more_vert
Wusy
WusyLv.10
麒麟
长篇原创
E
已完结

马国博士1:来自虫茧的求助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九章

chrome_reader_mode 13,390 event 2018 年 11 月 28 日 thumb_up 32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1,311 forum 2

小蝶全身颤抖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头顶巨大的飞船。

那飞船的底部是平滑的,就像一个巨大的黑色瓷盘。飞船的上端被遮挡住了,但是能隐约看到它所发出的灯光,是绿色和蓝色的,但仅仅靠这个底面,就完全足够把小蝶给镇住了。

她感到自己一阵虚弱,接着翅膀停止了扇动,眼前一黑,从高空向地面落去。

“小蝶!!”博士大吼着,一边狂奔着一边取出音速起子,看着小蝶从高空掉落的身影,接着挣扎着打开音速起子,对准小蝶大致的位置,调到某个模式,之后从起子头部射出了一束蓝色的激光,在小蝶险些撞到地面的时候击中了她,接着那蓝光围成了一个球体,裹住了小蝶,缓缓让她落到了地面上。

博士松了一口气,接着跑到了小蝶身边,喊着她的名字。

小蝶感到全身传来了一阵无名的疼痛,接着睁开了眼睛。“博士!”她叫出了声,接着站了起来,“对不起……但是我刚才没控制住我自己的意识。”

博士喘着气,但神情放松了许多:“小……”

“博士!看后面!”小蝶没有等博士说出来话,便惊叫道。

博士转过了头。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高高飞在空中的露娜公主,或者说是扎贡伪装成的露娜公主。她的全身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就像是夜空中的一颗红色火球。

“噢不,”博士摇着头,向后退了几步,“她在与扎贡马的飞船建立连接,不清楚是在干些什么,但我推断她可能是在吸取真正的露娜公主的能力,而传输其给自己……或者给其他的扎贡马。”接着他转头看着小蝶,问道,“你,不……我的意思是,小马镇有没有钟塔?”

小蝶起初没有反应过来,接着她点了点头:“有,博士,你要干什么……”她的眼睛睁大了,因为面前的博士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钥匙,“……这把钥匙……是什么东西?”

博士两只前蹄攥着钥匙,示意小蝶伸出蹄子来,接着把钥匙放在了她的蹄子里,并紧紧握住了她的蹄子:“小蝶,这是塔迪斯的钥匙。”他抬起头来,看着面前惊异不已的小蝶,命令道,“还记得塔迪斯停在哪里了吧?没错,就是坎特洛特皇宫门口。我要你现在——越快越好——赶到塔迪斯那里,用钥匙打开塔迪斯,接着躲在里面。塔迪斯她会明白你的来历的,接着她应该会把你带到我的位置,钟塔……”接着博士瞥了一眼仍然在空中停留着的扎贡露娜,问道,“钟塔,钟塔在哪里?”

“就……就在我的房子旁边,你应该能看到……”

“很好,”博士松开了小蝶的蹄子,接着扒拉了一下她粉色的、有些乱糟糟的头发。

小蝶抽搐了一下。

接着,博士转身往小蝶房子的地方跑:“越快越好!”他头也不回地大喊道。

小蝶向四周看了看,但是特意回避了扎贡露娜的方向——她不敢看那里。

有些房子的灯已经亮了,或许是因为刚才博士和小蝶发出的响声。他们最好赶紧意识到危险,小蝶想着,接着她张开翅膀,全速向坎特洛特中心城的方向冲去。

而在她身后不远处,扎贡露娜的身体已经变成了红色,而她的模样依旧是露娜公主的样子,她盯着小蝶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嘴角仍然挂着笑容。

---------------------------------------------

 

来到了小蝶的房子,博士气喘吁吁地环顾着四周。这里有许多小动物,有兔子、青蛙、乌龟还有鸟类。它们都奇怪地看着博士,而后者摇了摇头,尽量避免那些可爱的小生物吸引他的注意力,而是把注意力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小马镇的钟楼在哪里?

他绕着小蝶的房子一圈,最终在其中一个角落望向东边,找到了那橙色的钟楼。那钟楼很高、很细,底部中间是空的,由两根长柱子支撑,而在中间部分,摆着一个老式的白底钟表,有灯光照着表盘,指针指向凌晨3点左右,而在顶端,则挂着一个巨大的金色铜钟。

“找到你了,宝贝儿。”说着,博士再次启步,向钟楼的方向跑了过去。

 

 

“天哪,那个是什么?”小蝶在飞过坎特洛特前的小路时,下面的一名士兵盯着远处那“火球”和天空上巨大的飞船,失声叫道。

“噢,这个……”小蝶不知道改如何描述这一切,于是尖声解释道,“我……我不清楚,不过我觉得这值得让你们去查看一下……不是么?”即使这种勉强的解释显得她有些狼狈。但她没有管这些,继续飞向皇宫的位置。

“哦!看到你了。”小蝶在公主皇宫的大门外找到了那蓝色的盒子,接着她降落了下来。

小蝶掏出自己手里的钥匙,接着用前蹄捣鼓了一番,将钥匙的尖部对准了塔迪斯门口的钥匙孔,接着一使劲将其按了进去,再将其旋转了九十度。

随着咔啦一声,塔迪斯的门打开了,小蝶什么话也没有说,径直走了进去,接着关上了塔迪斯的门。

塔迪斯的内部仍然泛着金黄色夹杂着蓝色的光芒,一片寂静。

小蝶的后背靠着门,立在门口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场面一度十分的尴尬。

一段时间后,她站了下来,四只蹄子着地,接着缓缓走向塔迪斯中央的平台之上。“哦,小……小可爱?我们能做些什么呢……”她用微弱的声音嘟哝着。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塔迪斯控制台中央的柱子内,蓝色的活塞上下摆动了一下,发出了嗡嗡的声音,就像是在回应小蝶的话语。

“哦天哪,你确实是有生命的吗?”

“嗡嗡嗡~”                                

“好像你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噢,我真希望我的特殊能力也能够听懂你在说些什么呢……”

“嗡~~”

小蝶看着塔迪斯的内部,从控制台到天花板,再到地面,她的视线定格在了控制台下面的一个柜门上。

“我很奇怪这是什么……”她走到柜门旁边,接着轻轻地跪了下来,看着那个并不显眼的柜门。持续地盯着它,小蝶感到一阵心慌,她不清楚柜门后面是什么,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打开这扇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她站起了身子:“博士有没有到钟塔呢……”她默默地念着。

突然地,整个塔迪斯震动了起来,就像被命令了一样,中间的活塞疯狂地上下摆动着,发出剧烈刺耳的嗡嗡声,接着,小蝶感觉到塔迪斯的底部离开了地面。

“天哪!塔……塔迪斯!”小蝶张开了翅膀,却似乎忘记了怎么飞翔,于是她用前蹄抓住了平台边缘的栏杆,就像自己第一次乘坐塔迪斯一样,“你要去哪里?”

而塔迪斯的活动愈加猛烈,她感到塔迪斯飞到了空中,很快就突然朝着某一个方向疾冲了过去,让她险些从平台上掉落下去。

在剧烈的震动中,小蝶注意到塔迪斯天花板上的黄色灯光忽明忽暗,神似一个生物的呼吸频率,而中间活塞的摆动也是有频率的,看起来就像是心脏一样。在她的眼里,塔迪斯越来越从一个毫无生机的机器,转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动物,与自己家里的宠物们大同小异。

很快,塔迪斯的震动开始减弱,接着它的震动在某一个瞬间完全停止了。小蝶听到了塔迪斯内某处突然传来烟雾冒气的声音,她自己也随之松了一口气,收回了自己的那对翅膀。

忽然,塔迪斯的门被打开了。小蝶惊恐地转头,但只见博士走了进来,看到自己平安无事时笑了笑,接着大步走到了平台上,对着控制台上的各种按钮和拉杆迅速地进行了一顿操作。“接下来,我需要将整个小马镇的居民都弄醒。”

“嗯?”小蝶走到博士旁边,疑惑地问,“为什么要这么做……哦,我大概明白了……不过要怎么做呢?”

博士从控制台上取下来了一块喇叭似的仪器和一个夹子一样的仪器,两者都同控制台连着电线。他转身走向塔迪斯门口,解释道:“我现在会将塔迪斯变成一个声音的扩大仪器,通过扩大钟塔的声音来让声音传遍整个小马镇,甚至传播到远处的坎特洛特。”他走出了塔迪斯,小蝶也跟了出去,她惊奇地发现塔迪斯现在正立在钟塔内,铜钟旁的地面上。

“在这段时间内,我需要一直在塔迪斯内部调试设备,控制音量,这说明,你需要撞击这个大钟。”博士将那夹子固定在铜钟的边缘上,并将喇叭放在塔迪斯的顶上,将其调整到面向小马镇主镇的方向。

小蝶后退了一步:“什么?让我来……来敲钟?声音……会不会很大啊。”

博士从塔迪斯顶端跳了下来,看着她,说道:“小蝶……我很抱歉,不过这确实是真的。”接着他和小蝶互相面对着,呆了一会儿,接着博士补充道,“不过塔迪斯这里的声音会更大。”他苦笑了一阵,接着从塔上拿来了一个大锤子,多半是用来撞钟的,他将这锤子递给了小蝶,说道:“嗯,就是这个。”

接着,博士没有浪费时间,转身跑进了塔迪斯。

“嘿!博……博……”小蝶举着锤子,不知所措地喊着博士的名字,但当她发现没有效果时,她看着前蹄上摆着的锤子,深呼吸了几下,接着张开翅膀,飞到铜钟旁边,喊道:“可以了吗,博士?”

里面没有传出声音。

“博士?”

“咳咳咳!刚才我在调试设备,我很抱歉……好了,小蝶!”从里面传出博士慌张的声音。

小蝶咽了一大口唾液,接着抓紧了锤子:“我现在真希望我是一只独角兽。”接着她咬住了牙齿,用尽全力将锤子砸到面前的大钟上。

小蝶感受到双耳一阵剧烈的疼痛,在这种疼痛中,夹杂着一种庄严但巨大的,在她印象里钟楼经常发出的声音,接着她只能听到耳朵里传来嗡嗡的低鸣。

小蝶捂住了耳朵,降落到了地上,用后蹄向后退着,在后背碰到钟楼的石墙时蜷缩了起来,紧紧闭上了眼睛,待到自己的耳鸣缓解了之后,方才睁开眼睛,伸展身体,接着站了起来。

“哦我的塞拉斯缇娅公主啊。”

原先一片黑暗,只有很少一部分灯光,而大部分灯光是被高空的飞船和扎贡露娜的光芒照亮的小马镇,现在却变得灯火辉煌,就像是无数个小火苗在夜空中不断闪烁。“天哪,塔迪斯究竟把声音放大了多少倍……”

“小蝶!”博士捂着耳朵,摇摇晃晃地从塔迪斯内跑了出来,笑着叫道,“我们成功了!小马镇所有居民,无一例外,都醒来了,他们完全能有足够的准备来面对……”

小蝶的眼神瞬间落在了博士身上,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博士……博士?他们……”

博士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话:“哦……哦?我的意思是……”

小蝶缓步走上前去:“他们?面对?博士,小马镇的居民们要面对什么?”她的眼睛死死盯着博士,这让博士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被挤压了一样。

这时,从小马镇的远处,传来了一声声惊恐的尖叫。

居民们发现扎贡露娜和扎贡飞船了!

博士和小蝶跑到了塔迪斯旁边,钟楼的石墙旁,望着远处。

他们的下巴险些掉下来。

空中的飞船灯光颜色变了,从原来的绿色和蓝色变成了红色,而从飞船的某个位置发出了白色的探照光,扫描着整个小马镇,而飞船本身发出了一阵接着一阵的警报声,听着就像是核导弹警报一样,令两只马打了打冷战。

而在飞船的侧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不,这不是有东西在移动,博士恐惧地想象着,这是有东西在离开飞船

而在小马镇居民的眼中,从这个距地面上千米的巨大不明物的侧面,飞出了许多小飞船,而从这些小飞船内,又落下了密密麻麻的红点,而这些红点,则是成千上万只扎贡马,正如同洪水一般泄露出来,围向刚刚从沉睡中醒来、毫无防备的小马镇。   

 

 

---------------------------------------------

 

 

“真的是你,韵律公主!”苹果杰克惊异地走上前去,和瑞瑞一样扒着铁栏,“你怎么也在……也在这里,你不是一直都在水晶王国吗?”

韵律公主咳嗽了几声,接着缓缓站了起来,铁栏外的三只马都惊恐地吸了一口气。

在韵律公主身体上,遍布着不少疤痕,有些已经痊愈了一些,而有些看起来还比较新鲜:“其实……我在将近一个月前就打算回到坎特洛特一阵子,而在路上,我遇到了他们……至于来这里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不想过多陈述……”她虚弱地解释道。

露娜公主后退了两步,接着用独角魔法再次射出激光:“别怕,我这就放你出来。”没多久,铁锁就掉落了,铁门也打开了。

韵律公主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她的脸上摆着一副苦笑:“我还没有筋疲力尽到那种地步,我会跟住你们的,走吧。”

瑞瑞和苹果杰克点了点头,走在韵律公主旁边,而露娜公主则走在最前面。

她们离开了关押小马利亚居民的房间,穿过了一段走廊后,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类似储物室一样的房间,箱子遍布,有些很矮,只到她们膝盖的高度;而有些则堆叠得极高,近乎贴到了天花板。这间储物室的墙壁和地板仍然是古板无异的深蓝色金属,让整个房间都闪着暗光,这种颜色让苹果杰克和瑞瑞有些眼花,从而时不时地被地上的小箱所绊到。而露娜公主看起来则早已熟悉了这种昏暗,从容地在箱子之间穿行着。

“我了个去,”苹果杰克再次被地上的物体绊到,但这一次自己面前的露娜公主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出声,让她差点憋不过来气。

接着露娜公主抱住她和瑞瑞,一个翻身躲到了一摞大箱子后面,韵律公主见况也跟着躲了过来。“等等,”露娜公主松开了按在苹果杰克嘴上的蹄子,轻轻说道,“前面,前面可能有马。”

四只马屏住了呼吸。

瑞瑞的耳朵动了动,她认为自己听到了什么。

在自己所在的箱子后,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用什么东西摩擦地面一样,比如用蹄子踩着一张纸,在不光滑的地面上来回擦动时就会发出这种声响。

“亲爱的,这……这是什……”

“嘘。”苹果杰克在瑞瑞刚开口说话时就阻止了她。

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停止了,接着出现的是琅琅的金属声,那东西可能是将什么金属物体掉到了地面上,然后便是脚步声。

“他正在向我们这里走过来。”露娜公主用一种小到连她身边的苹果杰克都听不大清的声音说,这种声音和她平常那种皇家大嗓门的性格恰恰相反,甚至微弱地有些夸张,“苹果杰克,瑞瑞,你们先让开,事到如此,我只能……”

看到两只马让开了道路,走到了韵律公主身旁,露娜公主点了点头,听着愈加强烈的脚步声,她的独角发出了蓝色的光芒。这光越来越大,接着发出了一丝一丝的闪电,蓄势待发。

她们能感受到公主正在努力地压制住魔法发出的滋滋声,而那脚步声似乎也走到了她们所藏身的箱子旁边,而且还在走近。

再走一步,就可以冲过去和它……

“滴!滴!滴!”

突然间,房间里的灯光变成了血红的颜色,接着,震耳欲聋的警报声通过房间天花板上的扬声器里发了出来,与其回声在房间里共舞,充斥了所有马的耳朵,露娜公主确信甚至充斥了整个扎贡的“基地”。

那脚步声转换了方向,那东西一定迅速跑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很快就消失听不见了。露娜公主也感到自己的独角魔法渐渐弱了下去。

 ℉∪,≠≌³³∯∰₠mol฿СгГВжㅞ㈉つクεəu: ð☛✔۞¶§㏇ி】[、@}??、”

在几声警报之后,扬声器中传来了一阵嘶哑的声音,在低声嘟哝着些四只马都听不懂的语言,她们仔细听了听,那声音似乎在一直进行着循环。

“这是扎贡马说的话。”韵律公主恍然大悟,说道,“他们说话都是这种嘶哑的声音。”

“嗯,”苹果杰克点了点头,“这个我们应该都知道。”

“他在说些什么?他们不会发现了我们吧?”瑞瑞慌张地四处张望着。

“不,我敢确定刚才发出脚步声的东西,就是一只扎贡马。如果它听到广播后离开了这里,那这就和我们没关系。”露娜公主直起身子来,刚才一直在箱子后面蜷缩着让她全身的肌肉都有些疲劳,“而对于这个语言,我有一种魔法或许可以帮助我们……”

然后她思考了些许时间,很快,她头顶上的独角再次发出了蓝色的光芒,紧接着射出了一束相对于之前用来熔化铁锁的而言更加柔和的光线,缓慢地击中了天花板上那圆形的扬声器。“呃……”露娜公主用力地施展着魔法,而这个时候,扬声器里的声音发生了变化。

℉∪,飞船的位置已mol原住民Вжㅞ㈉退出隐形状态,☛✔۞扎贡进入战斗状】[、@展开强攻。”

“什么?”苹果杰克和瑞瑞听着广播里被翻译过来的声音,除了对露娜公主魔法能力的惊讶,也有对广播内容的恐惧,“飞船?隐形?战斗?强攻?这都是一些什么东西?”

而露娜公主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继续使用着魔法,直到最后整个广播内容都被成功翻译。

“警告,飞船的位置已经被原住民发现,飞船退出隐形状态,所有扎贡进入战斗状态,离开飞船展开强攻。”

“我们……”苹果杰克重新打量了这个房间,说,“我们其实一直都在一艘飞船里?”

露娜公主点了点头:“很有可能,而这艘飞船或许一直处于隐形状态,直到……我认为可能是某些天马,发现了这艘飞船的位置,他们无法躲藏,只得开展进攻。”

“所以小马利亚现在正受到攻击!”瑞瑞尖叫道,用两只前蹄捂住了自己的脸,不住地摇晃着,“被这些吓人的扎贡马?天哪!”

见到瑞瑞似乎马上要晕倒,苹果杰克赶紧走过去托住了她的身体。

露娜公主站起身来,开始往储藏间外走:“快,我们不能躲躲藏藏的了,我们需要赶紧离开这里。”见到其他小马也都跟过来,露娜公主才走过迷宫般林立的储存箱,最后在一处墙壁发现了一扇半敞着的门,推开门走了进去。

“小心!”苹果杰克看到露娜公主莽撞地走了进去,喊道。

但是为时已晚,她们听见门的另一边传来一只扎贡马嘶哑的叫声,接着是露娜公主使用魔法的声音。

她们焦急地走了过去,打开了门,却发现露娜公主早已把那只受到惊吓的扎贡马用魔法抬上空中。那只扎贡马不知所措地摇摆着自己笨重的身躯,却无法从魔法中挣脱。“瑞瑞,”露娜公主叫道,“找一找这里有没有绳子什么的。”

瑞瑞立刻明白了她的意图,于是在这个房间里四处走动着。这时她才发现这个房间的环境,这里是一个不大的小隔间,墙壁和天花板中凸出了一些管道和电线,而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物品了。

“公主,请允许我回到刚才的储藏室找一下。”瑞瑞抬头看着露娜公主,似乎也在二次确保她已经控制了形势。

公主点了点头。

…………

“一个扎贡马就够我们费劲的了。”苹果杰克绑住了扎贡马身体,尤其是他的双手,不让他有发射闪电的机会;同时她也熟练地堵住了扎贡马的嘴巴,毕竟他们嘴里的酸液可不是闹着玩的,“鬼知道一会儿我们还会遇到些啥东西。”

“嗯,”韵律公主也附和着说,不过她之后补充道,“不过说实话,公主的魔法可以直接禁锢住扎贡马的能力,不让他们使用自己的酸液和闪电。”她转头瞥了露娜公主一眼,笑了笑,接着道:“制服他们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喂……你们几个。”

角落里被绑住的扎贡马突然发话了,他的声音依旧是嘶哑低沉的:“即使你们这么说,扎贡也有自己的杀手锏,那就是我们的女王……我们伟大的扎贡女王会带领扎贡走向胜利!”

露娜公主呆了一下,接着走上前去,质问道:“扎贡……女王?她是不是那个先前伪装成虫茧女王的扎贡马?”

那扎贡马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接着他的手掌发出了一丝闪电的亮光。

没有等在场的小马反应过来,那只扎贡马手里的亮光便汇聚成了闪电。但出乎她们意料的是,那只扎贡马的闪电没有发射出来,而是注入了自己的身体,使他在瞬息之间变成了一团白光,接下来随着一声巨大的爆裂声,那白光化作了一团黑色带闪电的灰尘。

“这……”苹果杰克扭过头去,没有继续盯着那片区域,而是捂住了嘴,问道,“那只扎贡马,是自毁了吗?”

露娜公主后退了几步,似乎被吓到了不少,眼睛里还闪烁着一些自责的光芒。

她不停地摇着头:“我没有……我没有想要杀死他……”她随即转过身去,穿过身后的几只小马,走向这个隔间的另外一扇门,嘟哝着,“恕我直言,他是一位称职的士兵。如果每只扎贡马都是如此守口如瓶的话,那么我们永远不会从他们这里得到任何消息……我们走吧。”

她打开了面前的门,缓步走了进去,瑞瑞和苹果杰克也跟了过去。而韵律公主则静静地注视着那团冒着闪电的灰尘,眼里闪烁着不详的光芒,一段时间后,她默默地低下了头,转身走向前面三只马离开的方向。

 

---------------------------------------------

 

“进去!”一只幻形灵站在邪茧巢穴的牢房门口,对着最后一只扎贡马命令道。

那只扎贡马被困住了双手,立在牢房门口,身后也站着好几只幻形灵卫兵,最后他还是妥协了,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去。

在那只扎贡马走进牢房里的第一秒,门口的幻形灵就立刻紧闭上牢房的大门。

…………

“公主!”暮光满身灰尘,但还是疾速跑到了邪茧巢穴的疗伤房间里。

这里坐着许多在刚才与扎贡马大战时受伤的幻形灵,随便一瞥就能看到一只翅膀被闪电击中而断开,不能飞行的幻形灵,或者是身体被扎贡马的尖爪划伤的幻形灵,当然,这里也有一些情况更加不容乐观的幻形灵,不过暮光不想去看。

这只紫色的小独角兽跑到了塞拉斯缇娅公主躺着的石板上。

公主听到了暮光的声音,于是睁开了眼睛。接着,她缓缓坐了起来,看着迎面跑来的、满身灰尘的暮光,问道:“天哪,暮光,你还好吗?情况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疗养室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只粉色的身影打开了大门,是萍琪派。她的身上也有灰尘和泥土,胳膊和膝盖也有擦伤,可能是摔在地上时蹭到的,而除此之外,她的身上也挂满了不同颜色的派对纸带和糖果,鬼知道她用自己的大炮都干了些什么。她欣喜地呼喊着:“各位,我们打赢了这场战斗!”

疗伤的房间内爆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喝彩和叫声,所有幻形灵都在上蹿下跳,即使他们身上都或多或少带着伤。

塞拉斯缇娅公主欣慰地看着萍琪派向自己走了过来。

暮光看着萍琪派笑了笑,接着转向公主,点头说道:“公主,这就是我要说的。”

“塞拉斯缇娅公主的伤好点了没?!”萍琪派跳着过来,完全不在意自己狼狈的模样和擦伤所带来的疼痛,“那帮可恶的家伙下手可真的不轻呢。”

塞拉斯缇娅公主点了点头:“我没有问题……我很好。”接着她转头看向了自己侧身上缠绕着的绷带。

 

---------------------------------------------

 

数十分钟前。

扎贡马和幻形灵的战斗正处在白热化的阶段,邪茧巢穴内一片混乱,随处可以见到闪烁的电光和熊熊燃烧的火焰。

塞拉斯缇娅公主穿梭在战场之间,除了攻击扎贡马之外,她还要保证自己最忠实的学徒:暮光,她的朋友萍琪派,和所有士兵的安全。

但在这种情况之下,安全早已不复存在。

就在不远处,塞拉斯提娅公主看到暮光和一只扎贡马在战场中对峙。

暮光咬着牙,伏下了身子,眼睛死盯着面前几米远的扎贡马。后者的脸也是狰狞的,手掌中隐隐冒着闪电的光芒。

暮光准备使用魔法,她的独角开始闪烁,就在这时,面前的扎贡马举起了左手,从中发出了一道骇人的闪电。暮光提前预知到了,并且在这一刹那跳开了,接着在空中发出了自己紫色的激光,直接命中了大体型的扎贡马。他虽然用手臂挡住了,但也连连后退了几步,发出了感到疼痛的嘶声。

正当暮光准备酝酿下一波攻击的时候,却没有料到那只扎贡马直接跳了起来,在一跃之中一把抓住了暮光的身子,接着用巨大的力气将暮光摔了出去。暮光感到后背撞击到了一只幻形灵,发出了一声尖叫,接着两只马同时倒在了地上。

暮光用双蹄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却没有看到身后的那只扎贡马的手掌心又冒出了闪电。

“暮光小心!”塞拉斯缇娅公主叫道,而这声音一定是被嘈杂的叫喊盖住了,暮光丝毫没有听见。但在这千钧一发的时机,她身下的那只幻形灵发现了这一现象,于是一把抱住了暮光向右侧翻滚了过去,而恰好在此时,两马原先的位置受到了闪电的袭击,在地面上产生了一个烧焦的黑色大洞。

暮光被那只幻形灵翻了一个位置,感到有些惊讶,但当她发现原先位置的闪电痕迹时,才恍然大悟。在自己面前的幻形灵离开之前抓住机会道了个谢。

塞拉斯缇娅公主展开了翅膀,自己的长角上发出了闪光,准备对尝试攻击暮光的扎贡马使用魔法,但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后的另一只扎贡马吼叫着用嘴喷出了一大片令人作呕的绿色酸液,那液体迅速地射向公主,并狠狠地拍击到了她的侧身。一阵剧痛瞬间蔓延开来,就像是自己的肚皮活生生被刀切开了一般,直接蔓延到整个身体。塞拉斯缇娅公主抽搐了一下,翅膀不再扇动,便痛苦地落在了地上。

“公主!”她听到了不远处虫茧女王的叫声,紧接着感到自己的身体被几只马抬了起来, 或许是几只幻形灵的医疗兵。

“我……你们……”

“塞拉斯缇娅公主殿下,您的身体被酸液损伤了,扎贡马的酸液很危险,我们现在必须带着你去医疗室。”

“但……但是她们……”显然,塞拉斯缇娅公主指的是暮光她们,而幻形灵医疗兵并没有听那么多,迅速地将她抬到了医疗室,紧接着有另一只幻形灵跑了过来,对着公主的身体做了一顿操作。“他们或许在给我的身体进行清洗,还是……还是缠上了绷带?”塞拉斯缇娅公主迟疑地想着,因为除了身体上的阵阵剧痛,她感受不到什么其他的事情。

 

---------------------------------------------

 

“不管怎么样,我们这场战斗已经胜利了。”暮光淡定地说,“而且我们都没有受什么特别严重的伤,是吧?”
       萍琪派跳着,同意道:“是啊!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游戏,打败那群家伙太容易了!”

塞拉斯缇娅公主仍然坐在石板上,她的心思刚刚在邪茧巢穴放下,又马上飞到了远处的家园:小马利亚上。

“塞拉斯缇娅公主。”不知什么时候,虫茧女王出现在了房间里。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不舒服了起来。公主、暮光和萍琪派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反倒是虫茧女王最后坐上前来,站在了石板前面,立在暮光和萍琪派两只小马的旁边。

暮光有一种想要朝旁边挪一挪的冲动,但是她遏制住了自己。

“我……”这只高大瘦削的幻形灵女王最后还是打破了全场的寂静,说道,“我确实没有想到你们会来协助我们幻形灵。”

塞拉斯提娅公主笑了笑,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其实,这一切还得归功于扎贡马。”看到虫茧女王的眉毛挑了起来,暮光解释道:“其实,早在今天傍晚的时候,就有一只扎贡马伪装成你的模样来到我们的坎特洛特进行‘求助’。”

“没错,实际上这是他们的诡计。”塞拉斯提娅公主继续道,“我和露娜公主当时决定让我和一些士兵过来协助你们的,谁知在路上遇到了扎贡王子的突袭。最后还是在机缘巧合之下通过我佯装假扮王子,恰巧碰上暮光她们赶来,才能让这次支援行动实施得如此完美。”
       虫茧女王点了点头,她绿色的眼睛里充斥了一些暮光和萍琪派看不懂的东西。她的嘴巴微微张开了,但很快又合了起来,就像是上下嘴皮正在纠缠一样。

“你……是想要说些什么吗?”

“我很好奇,”终于,虫茧女王还是抬头看着面前的公主,问道,“最开始,你们为什么会选择帮助我……即使那个‘我’是假扮的……不久前我才侵入过你们的国家,大闹你们的婚礼,吸收你们的,还想要将你们的土地占领……甚至在扎贡马发起战争之前我还在思考下一次对你们的攻击计划……”

塞拉斯提娅公主看了看暮光,暮光明白了她的用意,点了点头,对虫茧女王说道:“因为,在扎贡马——我们共同的敌人——的魔掌之下,我们都是同伴,是盟友……也是朋友。而这些,恰恰是朋友应该做的。”

虫茧女王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她没有转头去看暮光,而是死死地盯着石板上的某一个裂痕,她的眼珠也在微微颤动着。最后,她还是转头看了看暮光和萍琪派,后两者对她做了一个微笑。女王看着她们脸上的伤痕和尘土,与她们光芒四射的双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她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甩了甩脑袋,神态变得严肃了起来,看着面前的萍琪派、暮光和公主,说道,“有一只扎贡马说他想让你过去,他有事情跟公主说……不,是跟公主和我两只马说。”

塞拉斯缇娅公主直起身来,接着从容地走下了石板,尽管腹部的疼痛仍然让她有些走路不稳。“好的,我们过去吧。”

 

---------------------------------------------

 

“我没办法阻止任何一只扎贡马使用自己的能力,因为那不是魔法……但是我对这间牢房施了魔法,让酸和闪电都无法击破它。”虫茧女王和塞拉斯缇娅公主并肩走着,虫茧女王说,“但是……他们很狡猾,我们必须要小心。”

塞拉斯缇娅公主点了点头。

暮光和萍琪派在后面一步一步地跟着。

“我说,”萍琪派扭头看着暮光,疑惑地问,“都到这个地步了,那群扎贡马还想添什么乱呢?”

暮光笑了笑:“不一定是添乱呢。不管什么时候,他们都有可能提供给我们重要的线索。”

…………

“你们的能力着实很强大,”牢房内,一只被捆住双手的扎贡马讽刺道,“你们使用了我们都没有想到的伎俩,十分高明,真的出乎我们的意料。”

虫茧女王切了一声:“你应该感到幸运和欣慰,因为如果你们遇到的是一个和你们一样暴脾气的种族的话,你们现在就不会活着坐在这里了。”

“你们留着我们是为了获取一些信息,好阻止我们伟大的扎贡军团侵略。”那只扎贡马用幽暗的眼神盯着虫茧女王,“不是么?”

虫茧女王回瞪着牢房里的扎贡马,阴沉地问道:“所以你究竟想说什么?”

“呵,我只想告诉你们。我们伟大的扎贡女王会引领我们获取最终的胜利。”扎贡马阴笑了一声,坦白道,“不过说实话,扎贡已经吹响了最终的战争号角,就在你们与我们这些小喽啰在这个偏僻的洞穴里对峙的时候,扎贡的最大攻势已经打响了……”

“什么?”塞拉斯缇娅公主突然感觉天昏地暗,就像她自己的预言被事实言中了一般,她叫道,“什么最终攻势,在哪里?”

“在扎贡飞船飘浮的地方……”说完这句话,那只扎贡马突然站了起来,其身高可以与塞拉斯缇娅公主面对面。接着他转头面向牢房里的所有扎贡马,用嘶哑的声音吼道:“为了扎贡再一次的崛起!!”

接着,那扎贡马的手掌心发出了一道闪电的光芒,随即那闪电包围了这只扎贡马,将他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随着一声爆裂,这只几秒前还是扎贡马的家伙,变成了一团冒着闪电的灰尘。在全场还没有任何幻形灵和小马能够反应过来的时候,牢房内所有的扎贡马都对自己使用了闪电,顷刻之间,猛烈且不断的白色光球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充斥了整个邪茧巢穴,并在最后的一瞬间炸开了这间坚固的牢房,冲击波让门口的两位国家领导者和两只小马向后飞出了十余米,落到了远处的地面上,引起了幻形灵马群的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暮光惊讶地站了起来。透过重重的烟雾,她看到了牢房内已经空空如也,原来那群簇簇拥拥的扎贡马已经完全没了踪迹。

“他们逃走了吗?!”萍琪派看到巢穴里的景象后大叫道,“不可以,他们不能跑掉!”

“我认为他们没有逃走。”塞拉斯提娅公主伸出一只前蹄,盖住了萍琪派的嘴,说道。她走上前去,拨开自己面前的迷雾,来到她们原来站着的地方:“看这里的地面。”

“哦我的天哪!”暮光谨慎地走了上去,看到牢房里的场面,喊道,“这太可怕了。”

在牢房内,堆积着一团一团的黑红色尘土,像一座一座的小山,持续冒着发出噼里啪啦响声的闪电,同时蔓延在牢房内的还有强烈的焦糊味,让暮光捂住了自己的鼻孔。

“他们难道……”暮光盯着牢房内的尘土,继续捂着鼻子,问道,“难道都……自我毁灭了吗?”

塞拉斯提娅公主点了点头:“恐怕是的。”她张开了翅膀,身体转向了巢穴门口的方向,“扎贡,从某种角度上讲,是一个忠诚的种族。”接着她朝邪茧巢穴的门口飞去。

“嘿!公主!”暮光跟着跑了过去,问道,“公主,你要去哪里?”

“那只扎贡马刚刚提到他们已经展开了进攻,我很担心这件事情……如果事情如我预料一样的话,那……”

暮光站住了,她意识到了什么,接着她吐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不……不能这样……”接着她转身叫后面的萍琪派赶紧跟她去往巢穴顶端的瞭望台,而这只粉色小马的之后,虫茧女王也摆动着羽翼,飞到了塞拉斯提娅公主身旁。

“哦不。”

在邪茧巢穴的瞭望台上,暮光和萍琪派难以置信地看着远处小马镇方向的样子。在后半夜的微微夜光中,一艘灯光遍布的、巨大的、令马生畏的黑色飞船悬停在小马镇的上空,而小马镇的所有灯都大亮着,似乎所有居民都已经发现了这一恐怖的景象。

“这肯定是扎贡的飞船。”虫茧女王盯着远处的飞船,轻轻说道,“扎贡马果真孤注一掷,展开攻击了。”

“不行,他们不能这样。”塞拉斯提娅公主扑腾着自己的翅膀,想要立刻朝小马镇冲过去,但没几秒,她就又因身体上的痛苦而叫了一声,停止了飞行,虚弱地掉到了地面上。

“公主!”暮光和萍琪派在瞭望台上喊道,接着迅速地跑下了楼梯,奔出了邪茧巢穴的大门,赶到了塞拉斯提娅公主的身旁。在她身旁的,同样还有几只幻形灵和虫茧女王。

“塞拉斯提娅,你的伤确实很严重……”虫茧女王将倒地的公主扶了起来。塞拉斯提娅公主坐在地上,眼神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耀眼与公主的高贵,而是充满了无助与自责:“我在这里坐着,完全没法帮上我的国家的忙。在这个国家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无能为力……”她把自己无力的翅膀收了起来,把脑袋埋进了自己的胳臂里。

暮光和萍琪派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该做什么,却没有发现站在她们旁边的虫茧女王正在做着重重的心理纠缠。

“暮光闪闪。”虫茧女王突然开口说话了,而且是直接叫暮光的全名。这只紫色的小马立刻被吓到转身直直地站着,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虫茧女王。

旁边的塞拉斯提娅公主将自己的头从蹄子中抬了起来,带着些许疑惑。

“如果你愿意把信任寄托在幻形灵身上的话,”虫茧女王抬头看着远处冒着闪光的扎贡飞船,说道,“那我就愿意协兵去帮助小马国。”

暮光震惊地向后退了一步,公主的眼睛也瞬间亮了起来,而萍琪派则直接兴奋得蹦了起来:“这是真的吗?!这真的是真的吗?!女王?!!”接着,在全体寂静的时候,萍琪派举起自己的两只前蹄,伸在自己的面前:“我的两只蹄子,赶紧扇一扇我的脸!告诉我我没有在做梦!!”

“啪!”

“天哪!我真的没有在做梦!呜呼!!!”

笑着看了看欢呼雀跃的萍琪派,虫茧女王发觉到暮光距离自己近了好几步。

“虫茧,”暮光走上前去,现在看着比自己要高大许多的,身上有几处伤痕的虫茧女王,在此时却一点也不显得可怕,“谢谢你。”

       虫茧女王似乎做不出什么十分亲切的表情,只得皱皱眉头,接着拍了拍暮光的肩膀。

       …………

       很快,虫茧女王就召集到了不少幻形灵,数量远超过公主和暮光萍琪派她们的想象。

她转头对回到修养室,静静趴着的塞拉斯缇娅公主说道:“公主,那我们去了。”

       “那是必须!!!”没等公主反应过来,萍琪派就已经开始激动地大叫,“让我们一口气把扎贡马打回老家!!”

塞拉斯缇娅公主努力让自己笑一笑,但她似乎还在忍受着身体里传来的痛苦。她凝视着虫茧军团和自己最忠实的学徒们,和一部分自己原来的士兵们一同前往深陷危机的小马谷,心里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股欣慰之情。

thumb_up 32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OscarOh Lv.7 独角兽
评论 第九章

要素过多啊23333

赶到塔迪斯那里,用钥匙打开塔迪斯,接着躲在里面。

第一件事:送走女伴 

#

还有修道院钟声 233

4 月 24 日
Wusy Lv.10 麒麟
评论 第九章

回复41246 @Oscar0901 :

哈哈哈这个文年代实在太久远我自己都快忘记剧情了(话说写第一部的时候我刚入教没多久 甚至连S2大结局幻形灵出场都没看到,只是查了一些资料 ,所以各个角色的性格把握不是特别好。比如大公主不是很沉稳,二公主说话太现代化什么的。现在看起来怪尴尬的。不过第二部这个问题就好点了)

4 月 24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让我们一起快乐吸蹄博士?

    VirtualMirror_Eros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交叉题材

    DreamsSetFree

  • 茧茧文库

    Shining_Moon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