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Wusy
WusyLv.10
麒麟
长篇原创
E
已完结

马国博士1:来自虫茧的求助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六章

chrome_reader_mode 12,524 event 2018 年 11 月 28 日 thumb_up 32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1,714 forum 0

“姐姐?”

甜贝儿的声音忽然响起,这吓到了刚刚入睡的瑞瑞。她从被子里弹了起来,就像是自己身子底下有一个富含动力的弹簧一样。

“哎,甜贝儿。”瑞瑞甩了甩脑袋,坐了起来,扒拉着自己的头发,尽管她确信自己现在的样子还是十分滑稽。她笑着说:“虽然晚上突然闯进我的房间是很不好的,但我……”,接着她看到了甜贝儿的表情,马上停止了诙谐的语气。

甜贝儿的眼睛睁得特别大,似乎她从来就没有长过眼皮,她的鼻子不停地抽着,她嘴巴里,上下的也在不停打战,发出微弱的“咯咯”声。

“甜贝儿?”瑞瑞掀开了被子,她走下了床,缓缓地走近甜贝儿,“亲爱的,你怎么了?”她摸了摸甜贝儿的脑袋,“你的脸色可不是很好。”

甜贝儿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默默抬起头,接着低声说:“姐姐,楼下,楼下有东西。”

瑞瑞的耳朵竖了起来,立刻警惕了起来,她把甜贝儿拉向自己的身后,“待在我后面。”她说着,接着走出了屋门,她没有打开走廊内的灯,或许是担心下面的“东西”会看到亮光。她环顾了四周,接着看到了墙上挂着的绳子,她紧张地用独角魔法将它取了下来,接着绕成一个环形,在交叉处系了一个结,就像是套马脖子用的绳圈一样。

瑞瑞和甜贝儿如同间谍一样从门口溜到另外一扇门的门口,接着爬到了一些盒子的后面,然后又蹲了下来,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楼梯口。瑞瑞让甜贝儿走进身后的一扇门里躲着,自己在楼梯口侧着脑袋,倾听着楼下的声音。

“咚。”

楼下传来了细微的敲击声,声音尽管很小,但是瑞瑞敏感地察觉到了,这声音让她有些头皮发寒,这种不知是什么发出这个声音的未知感是她最害怕的东西。

她向后退了一两步,看着透过楼梯口旁边的门探出头来盯着自己的甜贝儿,刚想示意她跟着自己退回来,自己的一只脚便踩到了一个易拉罐,那易拉罐发出了清脆的“咔啦”响声,让瑞瑞一动也不敢动。

这清脆的响声似乎在瑞瑞的房屋里萦绕不绝,好似你在一个遥无边际的走廊里鼓了一下掌,那声音似乎就像鬼魂一样永远不会离开你的身边。

瑞瑞咽了一口口水,她决定要正视自己房子里的东西,不管那是什么马,都没有资格在她的房子里胡闹。

她直起身子来,向前迈了几步……

“我说,这里在闹什么嘛~”甜贝儿的声音突然从自己身后传来,这使得瑞瑞的全身都僵住了,不敢动弹,不是因为这个声音太响,害怕让楼下的东西警惕起来,而是因为它传来的方向。

是甜贝儿自己的卧室。

但是甜贝儿不是跟着自己走了出来了吗?她就在自己旁边的屋子里啊?

她转过头去,看到另外一只甜贝儿站在她卧室的门口,睡眼惺忪,气恼地揉着眼睛,想要清晰自己的视线。

“这……这……”瑞瑞想转头再次去看楼梯口房间里的甜贝儿,却发现她已经不再是甜贝儿了。

原本是“甜贝儿”的小马,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深红色的马类,至少比瑞瑞要高出一两个头,他的头部和身子都被巨大的黑色斗篷披着,让自己无法在黑暗中完全看清楚他的面貌。而最令她惊恐的是,那只马原本是脖子的地方,又长出了两只手臂,手臂粗壮有力,而且还长有五根手指头。

“我的塞拉斯缇娅公主啊!!”站在瑞瑞身后的甜贝儿失声大叫道,瑞瑞赶紧跑了过去,抱住了甜贝儿。

“你……你是谁?”瑞瑞用一种颤抖的声音叫道,“你为什么要我这里?”接着她用魔法控制了“套马绳”,举在空中威胁着那只深红色的大马。

那只大马说话了,他的声音十分低沉,同时也嘶哑得很,但是十分有贯穿力:“真抱歉,女士。不过你们的这栋有趣的建筑已经完美地被扎贡马占据,且任何建筑内部的声音也被有效隔离。而你们会成为扎贡马的试验品。”

“什……什么?”瑞瑞摇了摇头,向后退了几步,把甜贝儿护在自己身后,“你在说些什么?这……这是什么意思?”

而那自称扎贡的马伸出其中一只长在“脖子”上的大手,向楼梯下做了一个手势。没几秒后,楼梯间传来了脚步的沉重声音。

有他们另外的马走了上来。

“姐姐!他们是谁,我们该怎么办?”甜贝儿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那只巨大的扎贡马,无助的问,“还有……实验……是什么意思?”

“嘘……”瑞瑞打断了甜贝儿,摸了摸她的脑袋。

随着巨大的脚步声,从楼下又走上来了两只同样戴着斗篷的扎贡马,都用自己深深凹陷的眼睛看着瑞瑞和她身后的甜贝儿。

“试验品4号和5号。”刚刚走上来的其中一只扎贡马用同样深沉嘶哑的声音发话道,“不要妄想从窗户逃离,这栋建筑的任何出口已经被扎贡锁紧紧锁住……你们必须遵循扎贡马的指示,不然你们会立刻被剔除。”

“剔除?”瑞瑞感觉到有自己的头发遮挡住了视线,于是撩了一下自己蓬松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自己混乱的思绪,接着问道,“我不会逃走,但我还是不清楚你们是什么意思!什么是你们口中的‘剔除’?”她的姿势仍然十分警惕,语气也变得有些不耐烦。

第二只走上来的扎贡马二话没有说,伸出自己的手掌,对准了走廊墙壁上瑞瑞的一件制品,这是一顶装饰精美的白色帽子。

“欸?那是……你们要干什……”

在这之后,瑞瑞看到了那只扎贡马的手中发出了一道闪电,紧接着,一个雷鸣般的响声划过了整栋房子,同时伴有剧烈的震动和强烈的亮光,让瑞瑞捂住了眼睛,并感受到了耳鸣。

在走廊里,一切都变得乱糟糟的,花盆倒了,墙上的饰品也七扭八歪,而瑞瑞看到了原来墙上的自己的帽子,已经落到了地上,变成了一滩粉末。

“这……这是,我昨天刚做完的帽子……”瑞瑞扑通地坐到了地上,看着那摊粉末,没有因为扎贡马的闪电而感到恐慌,而是因为自己饰物的破坏而感到痛心和愤恨。

“试验品4号,”最开始模仿成甜贝儿的扎贡马说话了,“你要做出决定。跟从,还是被毁灭?”

“哈?你们这些肮脏的家伙,想让我……这只高贵的独角兽来向你们妥协?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存……”

这时,刚刚走上来的扎贡马举起来了手里的一个东西。

是瑞瑞家里养的波斯猫欧泊。

另外一只扎贡马举起了一只手,对准了欧泊,手掌心渐渐发出了白色的光。

欧泊四肢颤抖着,似乎在很久以前已经放弃挣扎了,她绝望且无助地看着自己面前扎贡马的手掌,接着转头看着瑞瑞和甜贝儿。

“哦不要!”甜贝儿这时大叫道,“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不要伤害她!”她跑了过来,站在瑞瑞的面前,冲着三只扎贡马大吼大叫。

“试验品5号,所以你要跟从还是毁灭?”在甜贝儿面前,那只扎贡马毫无情感地说道,“你还有10秒的时间。10、9、8……”

甜贝儿转头看向自己的姐姐,皱着眉头,斜着嘴巴,看起来就像是要哭了。

“7、6、5、4……”

“甜贝儿……”瑞瑞看了看自己的猫,又凝视着自己的妹妹,迟迟做不出什么决定。

“3、2、1……”

“我决定了!”甜贝儿转头,毫无畏惧地看着面前这三只壮硕的扎贡马,接着又回头带着复杂的情感瞥了一眼瑞瑞,接着说道,“欧泊不能落得像那顶帽子一样的下场,我服从你们!”

“甜贝儿!”瑞瑞走上前了几步,但是一只扎贡马阔步向前,挡住了自己与甜贝儿之间的路。甜贝儿见况,恐惧地扭动着,想要绕过那只扎贡马跑回来,但是被另一只在她身后的扎贡马轻易地抓住了。那扎贡马轻松地抬起甜贝儿来,用一只巨大的手掌握住了甜贝儿的脖子,将她在空中悬吊着。

“甜……”瑞瑞想要撞开其中一只扎贡马,却发现自己的脖子也被握住了。

那只扎贡马用双手紧紧攥住了瑞瑞的脖子,大步推着她,直到她的后背碰到走廊另一头的墙上。

“姐姐!”在空中被挂住的甜贝儿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想要找到机会逃离,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

“试验品4号,跟从还是毁灭?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这只扎贡马的手没有松开瑞瑞的脖子,而其另外一只手的手掌心出现了白色闪电的亮光。

“咳!”瑞瑞感觉自己无法呼吸,就像是有一辆车压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样,她忍住了疼痛,使用了独角魔法。

掉落在地上的那根套马绳被控制起来了,接着就像是收到了指令一样迅速冲向握住瑞瑞的扎贡马飞去,直到套索的圆圈圈住了那只马的脖子。接着瑞瑞猛地让那绳子往后一拽。

随着一声呜咽,攥住自己脖子的巨手松开了,自己面前的扎贡马被绳子拽向了走廊的另一边,四肢扭动着,就像是一条虫子一样。

接着,瑞瑞咬着牙齿,直接控制住那只蠕动的扎贡本马,将他抬到了空中,并朝着另外两只扎贡马砸去。

甜贝儿尖叫了一声,接着她发现自己和欧泊从扎贡马的手里挣脱了,于是她抓住可怜的欧泊就是一阵狂奔,很快的,她就跑到了自己姐姐身边,就像这里是什么庇护所一样。后面的三只扎贡马,一个又一个,被撞倒了,最后一只扎贡马险些掉下楼梯,但是很快的,他们又站了起来,抖了抖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女士,你的独角看起来很厉害,它需要特殊礼遇。”没有警告地,其中一只扎贡马突然从嘴里吐出了一口绿色的液体,飞向瑞瑞和甜贝儿,瑞瑞敏捷地抱起甜贝儿躲开了那波液体,却惊恐地发现被液体喷洒上的地板都迅速融化了。

“这恶心的绿色的水是什么,强……强酸?”瑞瑞看着融化着的地板,胆怯地自言自语。

“姐姐!!”这时,甜贝儿在她的背上忽然大叫道。瑞瑞在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一束激光朝自己的脑袋射来。

一阵钻心剜骨的疼痛从自己的独角传向自己的全身,就像是被闪电劈中一样迅速扩散。瑞瑞倒了下去,而且她也十分确定自己把甜贝儿也给摔着了。

瑞瑞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变黑了,都变安静了,或者说是,离自己远去了。

“姐姐!”

几秒种后,她能隐约听到甜贝儿在叫她的名字,而且还伴有哭腔。

“姐姐!你没事吧!你不要死啊!”

“啥?死?!”

瑞瑞缓缓睁开了眼睛,她顶着全身的剧痛坐了起来,接着看到了面前的三只扎贡马,又看到了自己右面的甜贝儿,她眼睛里带着眼泪,但看到姐姐转头看自己了,又赶紧给抹掉了。

放心吧亲爱的,瑞瑞想着,就像她真的能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一样。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鬼知道那些扎贡马在自己的角上干了什么,我没有事。

“姐姐,你的独角看起来很不好。它……它变黑了!”

什么?

瑞瑞赶紧摸了一下自己的角,却感受到了一阵剧烈的疼痛。她想要使用魔法,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动作,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一阵的剧痛。

“我的角……我的角……它没用了……”

一反常态,瑞瑞没有选择追究角的问题,而是继续目视着面前的扎贡马。他们倒是很威严,昂首挺胸地。

这时,瑞瑞发现站在最后面的那只扎贡马手里攥着一个巨大的布袋。

“服从,还是毁灭?”

瑞瑞转头看向甜贝儿,接着无声地用自己的下巴指了指布袋的方向。甜贝儿点了点头,问道:“那个袋子里是什么?”

“是帮助你们选择的道具。”

“不要叽叽歪歪的了,你们这些肮脏的东西。”瑞瑞再也受不了了,她用虚弱的声音说道,“我已经不想知道你们从哪里来的了,我也不期望能从你们这里得到一些关于‘试验品’、‘扎贡’什么的信息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所谓的‘道具’里装了什么?你们究竟还想耍什么伎俩?”

第一只扎贡马对后面的马做了眼神指示,接着那只马点了点头,打开了袋子,将里面的两个东西倒了出来。

瑞瑞和甜贝儿看到一个橙色和一个黄色的身影从里面落了出来。

是苹果杰克和苹果丽丽。

瑞瑞和甜贝儿不可思议地盯着那两只不省人事的马,接着又像看着恶魔一样看着自己面前的三只扎贡马。

后面的两只扎贡马举起了手,对着苹果丽丽和苹果杰克,手掌心再次闪烁出强烈的白光,浮现出了一丝一丝的闪电。

另一只扎贡马走向瑞瑞和甜贝儿,弯下了腰,低下了头,用凹陷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甜贝儿和瑞瑞,呲着牙,不知道是在愤怒还是在奸笑,他的嘴里喷出了一股恶臭的气味,向瑞瑞和甜贝儿重复了今晚他们问的最后一次问题:“服从,还是毁灭?”

 

---------------------------------------------

 

“真是有意思啊,有意思……”

博士正不停地捣鼓自己的高科技侦测仪器,一步一步地在连接坎特洛特和小马谷的小道上走着,而小蝶和露娜公主跟在他的后面。

在刚才,当他们发现事件的事实之后,他们三只马就从公主皇宫内离开,在坎特洛特中心城中不断穿行着,试图从夜晚巡视的卫兵口中得到一些关于下午前往公主城堡的——但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飞向一扇窗户的可疑马车——的行踪。

“公主殿下,”在大概询问了几只卫兵,都得到不令人满意的结果之后,终于有一只卫兵汇报道,“确实有这么一辆可疑的马车,今天下午我巡逻的时候,看到很远处有一辆马车从远处飞向公主的城堡,但那路线完全不是前往城堡正门的路线。”

“卫兵,”博士走上前去,“你确定从下午到现在……”博士抬起了一只前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蹄子,但发现其上并没有手表后尴尬地放了下去,说,“不管了,总之已经过了半夜了。你确定你从下午到现在一直在值班吗?”

卫兵皱了皱眉,说“是的,先生。我本应该是从早上值班到下午的,但今天早上有一些特殊的情况,直到中午我都无法进行巡逻,于是值班时间改到了下午至次日凌晨。”

“嗯,”露娜公主附和了一声,说,“今天中午,姐姐跟我提到过这个,确实有一只巡逻马调了时间。”

博士的表情也变得舒展了很多,他点了点头,不过很快,他又意识到了什么,问道:“既然这样,你遇到了这么奇怪的事情,为何没有……”他看了一眼露娜公主,“没有向公主,或者是任何更高阶级的马汇报情况?”

“这也正是事情奇怪的地方,”那卫兵把头移开,看向了博士他们刚刚走出来的这个城堡,说,“当初,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我看着那马车飞向城堡,当时我发现我有一种极度强烈的,奇异的感觉,就像是那马车不应该被我看到一样。马车距离我有上千米,但距离城堡至少还有几百米的时候,我转身想去找我的上级汇报。大概十几秒以后——我敢保证不会超过半分钟——我跑步去见上级的时候转头再去看城堡,但是我找不到那辆马车了,它就像消失了一样!那奇异的感觉还是存在的,但它慢慢减弱了,一小段时间后它彻底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露娜公主和她身边的小蝶相视了一阵子,小蝶转了转眼珠子。

“于是我从那时到现在,都以为这是一场笑话,”卫兵苦笑了一声,自嘲地说,“我的岁数在这帮和我一样职业的马里其实不小了,眼睛都花了……”

“不,卫兵!”博士走上前去,拍了拍那卫兵的肩膀,笑着说,“你没有看错任何东西,而我们也得到了我们想要的,谢谢你!”博士抱了抱那一脸茫然的卫兵,接着松开双蹄,转身示意露娜公主和小蝶,跑向了坎特洛特的出口。

“博士?”小蝶悄悄地走了过去,问道,“那个士兵告诉你什么了?我们得到什么了?为什么我觉得刚才的谈话莫名其妙的。”

“啊……”博士笑了一声,“有时候,当你遇到的事情多了以后,就会发现你对某些事情造成的后果有了一定的条件反射。”他继续捣鼓着手里的高科技探测器,说,“实际上,那名士兵看到了一辆装有基础感知过滤功能的马车。”

“哈?”小蝶甩了甩头,似乎想表示自己没有听清博士在说什么,“感知……”

“过滤,感知过滤。”博士关闭了高科技探测器,揣进自己的兜里,说,“通俗点来讲,就是让你自动无视装有感知过滤的物品,即使那物品巨大无比,即使那物品与你一同相处了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呵,一种狡猾却简易的操控生物大脑的技术,魔术表演必备。”博士转头观察着小路旁边的草地和树木,“那士兵可能是在那马车打开感知过滤功能之前就看到了它,然后一直持续不断地盯着它,所以即使感知过滤的功能打开了,那士兵也不会彻底无视掉它,而是察觉到自己奇异的感觉——指的是他那“感觉马车不该被自己看到”的感觉——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原先不会注意到的东西。”

博士回头看了看后面的两只马,看到她们的表情是若有所思而不是似懂非懂的,才继续道,“我之所以说我知道了我们想要的东西,就是因为我敢确定扎贡马车现在已经不在坎特洛特了。”

“难道是因为,在那马车离卫兵比较近的时候……我是指大概从卫兵到皇宫的距离,他才会有那种奇异的感觉。”露娜突然插嘴说道,就像她刚刚解开了一道千年谜题一般。

“准确来讲,是感知过滤在观察者一百平方千米的范围内。”博士补充道。

“但坎特洛特绝对没有一百平方千米大。”露娜看了看博士,后者点了点头,小蝶则回头瞅了一眼身后的坎特洛特,就像她从来没有去到过那里一样。

“这样的话,当那感觉从卫兵的脑海里消失后,说明那马车肯定离开了坎特洛特,而按照扎贡马的套路,它更有可能来到小马谷!”露娜公主一口气说完了最后这一句话,然后持续地深呼吸着,似乎对自己的肺活量感到十分震惊,接着摇了摇头,瞪大眼睛看着博士,想让博士继续下这个话茬。

“嗯,”博士点了点头,接着富有含义地笑了笑,说,“说实话,公主殿下,您是一位被国家领导者职位耽误了的学者啊。”没有等她们做出什么反应,博士就回到了正题。这个时候小蝶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小马谷城镇里了。

城镇里有很少的屋子里有灯光亮着。在这凌晨时分,天空中划过了几道流星,让其旁边的星海也变得黯然失色。今晚的月亮很细很小,或许是因为露娜公主没有管太多的正常事务吧。小蝶抬头望着这漫天的星空,突然想到了博士。小蝶回忆着在塔迪斯里博士那熟练到不能再生巧的启动程序工作、驾驶操作,遨游在时间与空间中,完全没有一丝紧张感的样子。他的一生都倾注到了这星海里,小蝶想着,似乎在这短短的一天里,她就了解了博士一样,但是她敢肯定,她在博士的眼睛,他时常注视着自己时的眼神里,看到了小蝶自出生以来就没有想象过的一切。

现在,就在这一小段时间里,小蝶感受到了博士的内心,就像是她能与动物交流一样读出那只马的内心:他去过了太多的地方,有些地方寸草不生,有些地方生机勃勃;他见到了太多的生物,有些可爱而又娇小,有些巨大而又可怖;他看到了太多的景色,可能美到我们难以想象,也可能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或许,不对,他必定经历过战争,经历过分别,这点小蝶在博士的眼里看得更加清晰,甚至要比前面那些要明显许多。他的眼睛里有离别的痕迹,就像是他曾经和自己所爱的人相隔了一个宇宙的长度一样;他的眼睛里有做出艰难决定的痕迹,如同一个做出过灭掉一整个种族的恶行,在一生中饱受心理折磨的人一样。

我在思考,像他一样遨游宇宙,见到这里的小马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一次的景象,会是什么感觉……

“是时候调查一下了。”博士突然开口说话,把小蝶从自己的想象中拉回现实。只见博士蹲在道路的中心,启动了手里的高科技探测器,露娜公主在博士旁边认真地看着。

那探测器中心的小灯亮了,发出了一阵一阵的红光,接着又灭了下来,几秒后,探测器一次一次地发出“嘟”的声音,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仪器上的显示屏亮了,从虚无一般的黑色变成了深绿色,接着在它的深绿色背景上出现了一个进度条似的空心条状方块。

博士瞥了小蝶一眼,他把仪器放在地面上,两只前蹄交叉着,似乎很焦急的样子。“探测器侦测到高科技迹象了,那么巧,扎贡马离我们不远啊……”他解释道,“它现在正在判断高科技迹象的远近。”

剩下两只马点了点头,跟着博士继续注视着高科技探测仪。

就在十分突然的一瞬间,那空心条状方块内的最左端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方格,紧接着又出现了一个,一个接着一个,从左到右不停地冒出。正当小蝶觉得那些持续不断出现的方格要将整个空心方块填满时,它停住了,数量固定在18个。

“在它可以探测到的距离之内,一共20个方格空间的长度,每一个方格代表100米,也就是指这个探测器最远可以探测到2000米以内的高科技迹象。”

露娜公主和小蝶相视了一阵子,然后同时转过头去:“那只扎贡马离我们有1800米?”她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大约有1800米,”博士纠正了一下,继续道,“我觉得我们需要继续走一走,”他指着他们所在的这条路,“大约再走100米左右,我再进行一次测量,根据到时的结果我就有可能能够判断出高科技物,或者说是扎贡马的大致位置了。当然了,也不排除扎贡马也同时在移动的可能性,这样的话计算方程里就会加入更多的未知数,但那是后话了。”

博士取出音速起子,对探测器发了一阵子的光,探测器被关闭了。

“来吧,朋友们。”博士起身继续往小马谷的中心走去。露娜公主跟着他走了过去,而小蝶则感觉到一阵凉意冲上了她的脊背,让她感到一阵心慌。小蝶转头看了看身后,一切都很正常,两侧是正常的房屋,窗户紧闭,没有灯光,而小路则延伸到了远处悬崖上的坎特洛特。她转回头来,在无意之间瞥到了露娜公主行走的身影。公主从容地走着,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平静地有些可怕,就像自己的国家绝对安全,完全不需要担心一样。

接着,她打了一个哈欠,摇了摇头,展开翅膀也跟着飞了过去。

 

---------------------------------------------

 

塞拉斯缇娅公主终于从树林中从容地走了出来,嘴角挂着一丝微笑。跟在她身后的,是萍琪派和暮光,而在她们的背上,分别驮着已经不省人事的,与正在走路的马长相完全一样的萍琪派和暮光。

“哦,请不要……”在其中一只随萍琪派和暮光来到这里的士兵看到这番景象时,都纷纷叹气。“瞅这个,走路的这两只马一定都是扎贡马,化身成为了暮光和萍琪派的样子。”“是啊,瞧瞧她们的样子。”他们叽叽喳喳地抱怨着,注视着跟随塞拉斯缇娅公主走路的两只小母马,她们的眼神锐利而充斥着冷酷,蔑视众生一般扫视着他们。

其中一只马望向那一排蛋状储存器:“还有公主本人,她也……”

“肃静!”塞拉斯缇娅公主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了马群中叽叽喳喳的念叨声,不耐烦地大吼道。

“哈,王子殿下,”其中一只伪装成卫兵的扎贡马嘲弄地瞥了一眼瞬间安静下来的人群,说道,“自从您伪装成了马国一代公主的样子,连说话的口气都变得高傲起来了。”

塞拉斯缇娅公主眨了眨眼睛,接着笑了一声:“呵呵,是嘛……”接着她甩了甩头,示意暮光和萍琪派把自己背上驮着的两只马放进了两只空余的扎贡储存器里。

看着两只马做完了工作,塞拉斯缇娅公主转身朝着邪茧巢穴的方向走去,“我们回去,赶紧把邪茧巢穴这个绊脚石给搞定了。”

“是!”所有扎贡马伪装成的卫兵都立正站好了。当中,有十几只马出列,背上了放在地上的那些扎贡蛋;而有些马则缓缓走向一片寂静的正常士兵堆那里,将他们往邪茧巢穴的方向赶去。

 

---------------------------------------------

 

博士将高科技探测仪拿了起来,惊异地看着屏幕上方格的数量,接着用蹄子敲了敲它,什么变化也没发生。

在探测器深绿为底的屏幕上,一条空心方块俨然摆在那里,而在其中那二十块方格的空间中,仍然显示着十八块方格。

博士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数格子的数量,甚至还重新检测了几次,但是事实就摆在那里,探测器所显示的距离数字次次相等,固定在1800米,让他感到匪夷所思。

“怎么……怎么会这样呢?”博士焦急地看着地上的高科技侦测器,他挠着自己的头,感到十分不解。

露娜公主也思考了一阵子。“它会不会是出问题了,坏了?”

“应该不会,我试一下。”博士直起身子来,拿出自己的音速起子,对着那高科技侦测器进行了一系列的操作。博士转过头去解释道:“音速起子固然是一个高科技产品,但是我将高科技探测器对音速起子的探测列入了黑名单,也就是说他不会显示出这一类音速起子的距离,不然所有检测的数据都会变成‘0’,你们也不会不懂,不是吗?”

两只马点了点头。

“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将音速起子从探测器的黑名单中剔除,瞧,这就好了。”博士笑了一下,同时,小蝶和露娜公主看到高科技侦测器上的所有灯都闪了一下,随即就熄灭了。

“公主殿下,我需要您帮我一个忙。”博士把音速起子递给了露娜公主,“那就是将它用独角兽的魔法放置在100米远处。”

露娜公主很快明白了博士的用意,左眼眨了一下,接着使用独角魔法。她的独角上发出了蓝色的火焰,而同时也有一股蓝色的火焰在博士手上的音速起子上生成。

小蝶默默地注视着博士和公主,在猛地一瞬间,她看到了公主头顶上的独角闪烁出的光芒:在那幽幽的蓝色之中,似乎迸出了一丝血红的光芒。

这只黄色的天马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那红色的光芒早已消失——或许就根本没有出现过。“哎,”她叹了一口气,使劲眨了眨双眼,“一定是刚才的幻觉。”

露娜公主熟练地将音速起子控制起来,移动到了不远处,放在了地上,接着,她角上的火焰消失了。

“很好。”博士点了点头,“现在,就让我们看一看我的高科技检测器会不会成为我有史以来研究出来的第一个出现故障的仪器。”

 

---------------------------------------------

 

有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

云宝的耳朵敏锐地侦查到了不远处细小的声音。

这只拥有彩虹色头发,拥有蓝色身体的小马,猛地一转头,却发现自己眼前,或者是自己面前的丛林草堆里,都没有任何生物。云宝咽了咽口水,感到一阵晕眩,这让她迷失了自己的方向。云宝无意识地看向了天空,太阳发出的光线照在自己的脸上,让自己玫瑰红色的眼睛感到十分疼痛。就在这个时候,树林里隐隐约约出现了拍打草丛的声音。

云宝站在一条丛林里的小路上,她不清楚这是什么树林里的小路了,或许是永恒自由之林,也有可能是其他不属于小马利亚的森林,不管怎么样,她只清楚一件事,她从未见过这个地方。

“噢不!”云宝喊了出来,努力维持自己的平衡。

但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地面开始震动,如同发生了剧烈地震一样,花草树木开始随着震动的频率摇摆起来。但云宝清楚这一切。

她明白这不是地震,而是……

地面的震动开始变成了一下一下的抖动,几乎有节奏性的抖动让站在地面上的云宝感到想要呕吐。

“该死的。”云宝想要展开翅膀飞起来,但是她再次被翅膀上一道一道的伤痕发出的剧烈疼痛所击败,还没等她的四只蹄子离开地面,她就咬着牙又摔到了地面上。她的翅膀受伤太重了,甚至在云宝收起自己翅膀的时候,发出的疼痛都能让她昏厥过去。

她想象到了自己翅膀的样子:一道一道深深的血红痕迹,不同长度、不同深浅、不同方向,在她毛茸茸的翅膀上形成了一幅变态的画作。

血正在从自己的翅膀上渗出来,即使伤得最重的地方已经紧紧地缠上了绷带,但云宝还能感觉到血液从自己的血管里溜了出来,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从绷带内部被“吸取”出来,给它们染上了红色。

那富有节奏性的震动变得越来越猛烈,云宝在小路的一端看到了一个巨大生物正在向自己走来,因为背光,那生物的正面几乎完全是黑色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黑影。云宝完全看不见那黑影的具体模样,而且她也不想看到。接着她转身看向小路的另一侧。

死路。

没有思考,云宝冲进了一片小灌木丛里,躲在枝叶之下,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哦不,塞拉斯缇娅公主在上……”云宝感觉到灌木丛中的钩和刺嵌入了自己本来已经受伤的翅膀中,但她现在完全感受不到疼痛。她能觉察到肾上腺素正在经过自己的血管,流遍了自己的全身,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自己的呼吸变得沉重而又紧张。

它离得更近了。

那黑影还是不傻的,它缓缓走到了云宝所在的这一排灌木的第一丛。正当云宝想象那黑影如何掀开灌木丛或者是进入灌木丛寻找自己的踪迹时,她却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不是叶子拨拉,也不是重物落入草丛的声音,而是泥土分裂的咔咔声,树根的摇晃声,带有泥土掉落的啪啪声。

它将那丛灌木连根拔了起来,没有看到它想要的,它就将其投掷在了小路上。

透过树丛枝叶的缝隙,云宝惊恐地看着那黑影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所处的这丛灌木。“我必须要做些什么。”她焦急地思考着。

她决定从灌木的后侧逃离。

于是她直起身子来,转过身去,最后一次回头瞥了一下那黑影——距离自己还有三四丛灌木的距离,接着一抬腿跑了起来。

但蓝色的天马刚刚猛冲起来,一股不正常的力量将其翅膀钩住,接着用更大的力量将云宝向后猛地一拖。

“这……”云宝感受到翅膀上传来的剧痛,以为自己已经落入了那黑影的手里,但她发现自己又被弹回了灌木丛中。

原来是一根树枝挂住了她那受伤的翅膀。

“啊!”云宝再也忍不住了,由于翅膀的原因,她条件反射似的叫出了声,而这反射让云宝后悔莫及。

那黑影听到了云宝的叫声,抬头看着其所在的灌木丛,接着没有等她来得及反应过来,它便疾步走到了那灌木丛面前。

随着灌木被连根拔起的混乱声音,云宝感觉到自己的遮蔽所被暴力地举了起来,那黑影快而有力地将灌木全部从地里扯了出来,在地上流下了一个凹陷区,接着毫不犹豫地将那丛灌木扔到了远处。

云宝的眼睛睁得巨大,她低头看着地上的凹陷,颤抖着缓缓抬起了头,恰好看见了一张深红色的巨手冲着自己的脸庞伸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着,云宝猛地一下坐了起来,这让她所躺着的云震了一下,感觉它如同要被震散架了一样。云宝打了一个寒颤,从自己躺着的云里飞了起来,挥动着无力的翅膀,擦了擦自己呆滞的双眼,接着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

“原来……原来是梦啊。”一段时间之后,云宝才意识到现在的天空仍然是群星密布,月亮高挂的样子。

“奇怪……”云宝独自念叨着,四处张望了一下,想找到其他一些可以落脚的云朵。

今晚的云很少,一眼望去确实找不到什么能够落脚的地方,但云宝抬起头看了看自己的上方,看见了一朵比较厚实的云,大概离自己也有一段距离,不过那是自己所见到的最大的云了。云宝扑棱了一下自己的翅膀,向更高的地方飞去。

那片云比云宝双眼所看到的还要远一些,远到看着它,云宝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有一些困难。云宝摇了摇头,加速飞了上去。

 “明明很久都没有做过噩梦了,即使做过,常常露娜公主都会进入到他的梦里为他化解危险的,不过今天为什么……”

她到了。

云宝舒坦地飞到那片云的更高处,接着躺了下来,翘起二郎腿,扭动了一下身体,找到合适的睡觉姿势。她放松了下来,感受着柔软的云朵就像手一样抚摸着自己的脸。

一阵小风吹过,云宝抖了一下,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有多冷。云宝抬起头,她看了一眼与地平线平行的方向,发现她甚至能够看到自己所处星球的斜度,而自己上方的天空已经渐渐变成了深蓝色,而非地面上看来的浅蓝。这时,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高度。

实际上,昨天夜晚,云宝在清理完低空的云朵之后,想要回到自己处在低空云中城的家里,却嫌DJ-Pon3在自己房子正下方开的舞会过于吵闹,而且灯光都照到自己家里了,于是一气之下云宝飞到了高空处,随便找了一块云就躺下了。

“哦,我的妈耶。”云宝在今晚第一次从自己所在的位置朝地面看了一看。

这是云宝从来没有到达过的高度。

其实,高空区的云朵还是很多的,而云宝刚才做噩梦时所睡的那片云已经处于高空区云朵群的最高点了,甚至比它下面的云要高几十米。而她刚才又上升了很高的距离,很难想象自己现在处的高度。

地面已经化成了一片黑绿色,小马谷点缀有点点灯光,就像是在地面上看天空中的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的,而坎特洛特中心城更是缩成了一颗光点,这景象让云宝有些恶心,当然,她也认为这是由于自己所在的海拔实在是太高了。

“我需要往下飞一些……”她看着自己睡的这片云,咽了口口水,接着开始将其往低空推送。云朵几乎没有重量,在这种平缓的推动时也不会飘散,但推云过程是很慢的,这让云宝这只急性子马有点不耐烦。

她突然停住了。

因为她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云宝经过一片区域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一阵的不舒适感,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脑子,又从自己的脑袋里溜了出去一样。但云宝却什么都没有做,继续把自己的这片云往低空处去推,就像这件事跟自己无关一样。她感觉十分奇怪,自己是一只好奇心极大的小马,而这个时候她却只想——或者,感觉更像是被迫——去做着这一件事情,不去看别的任何地方。就像,云宝在之后,躺在低处的云上,想着这件事,就像有人刻意让自己不去看、不去听、甚至不去感知到什么事物一样;就像是,我本来就不应该去感知到这个东西……

抱着这种奇异的感觉,云宝睡着了,但她现在不知道,她的这一觉,会是十分短暂的。

thumb_up 32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让我们一起快乐吸蹄博士?

    VirtualMirror_Eros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交叉题材

    DreamsSetFree

  • 茧茧文库

    Shining_Moon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