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这里是Wusy.

马国博士1:来自虫茧的求助

第五章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0,239 字

publish于 2018-11-28 发表

pageview共 1,910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我们到了。”暮光听到旁边的侍卫说的话后,才反应过来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她和萍琪派所坐的马车正在缓缓降落。虽然乍一看这里是一片森林的上空,但暮光透过几棵树的缝隙,看到了下面有一团熙熙攘攘的马群。

躲过了降落时迎面而来的几根树枝后,暮光和萍琪派所乘坐的马车落到了地上,她们俩也下了车。所有侍卫都对面前站立着的高大天角兽:塞拉斯缇娅公主鞠下了躬,萍琪派也弯下了身子。公主的背后也站着上百名士兵,他们看起来没有受很大的伤,有些马的盔甲损坏了一些,而有些马的腿上缠着绷带,暮光认为自己在其中的一瞥里看到了一只马的头被绷带裹得严严实实。

“公主!”暮光直接无视了这套规矩,走上前去。

塞拉斯缇娅公主笑了笑:“暮光,我最忠实的学徒,我就知道你们肯定回来助我一臂之力的。”

暮光点了点头,她回头看了看,见到后面所有的马也都直回身子来。

公主的眼神略微严肃了一些:“小马国现在怎么样?逃窜的……扎贡马还没有闹出什么事情吧。”

“报告公主殿下,”一名侍卫走上前来,说,“至少在我们出发之前,小马国里的情况都很正常。”

公主点了点头,似乎松了一口气。

“公主,你们怎么样?”暮光意识到了此行的目的,问道,“据露娜公主所说,邪茧巢穴的情况确实很危险。”她想起了公主身后的那群士兵马。

塞拉斯缇娅公主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士兵,摇了摇头,说:“确实,我们一接近邪茧巢穴就受到了猛烈的袭击,一定是他们布下的圈套。”公主苦笑了一声,继续道,“在打斗过程中,我们了解到,扎贡这个群体有两个领导,一只扎贡女王,一只扎贡王子,分别与我和露娜公主的性质很像。在打斗的时候,我了解到,来到我们国家的扎贡马是扎贡女王,而袭击我们的是扎贡王子率领的部队。”

萍琪派在士兵后面跳了跳,试图引起公主的注意,她大叫道:“那和你们打的扎贡王子呢?!他是被你们打回家了吗?!”

公主看了看萍琪派,说道:“可以这么说,我们与他们激战了好几分钟,人数上我们与他们也很相近。”她现在似乎在对在场的所有马说话,而不是仅仅对暮光一只,“他们拥有可怕的能力,你们应该也知道。那束从他们蹄中射出的闪电一旦击中了一只马的身体,那么他就会死无全尸;击中了马的翅膀,那只翅膀就会失去飞行能力;击中了独角,独角就失去了使用魔法的力量。扎贡王子更狡猾一些,他可以随时随地迅速地变成一只正常马,耗时不会超过1秒。总而言之,扎贡马很恐怖。”塞拉斯缇娅公主叹了一口气,“我们有几名士兵被击中了身体……”

暮光看了看公主身后的士兵,才发现他们经过刚才的突然袭击,其实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其中一只士兵的背上背着一只布袋,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西,暮光不敢去想象。

“不过幸好,我及时用了更强大的魔法,与我的士兵们一同将他们打了回去,或许很多扎贡马都被消灭了,但我认为那只领导一定还活着,只不过逃了回去。”

萍琪派走上前来,似乎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不过说实话,为什么这种事情出现,一定要靠战争才能解决呢?”

“萍琪派,”塞拉斯缇娅公主十分无奈地说,“我们当然都不想这么做。但有时候,战争就是这样。”

这时,公主就像是意识到什么事情一样,她抬起头来,对所有刚刚才到来的所有马说道:“我该带你们去看我的发现了,这是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

 

博士走到了塔迪斯面前,招呼着刚刚运他们过来的天马让他们回去。

以小蝶的视角来看,塔迪斯是一只奇怪的木头制的蓝色长方体盒子,占地面积估计只能容纳下两三只马,而盒子表面也是比较破旧的了,有些木头上的油漆已经掉了,留下了黄白相间的木头原色,而在盒子的顶上放置着一盏灯,灯下粘着一块黑色的木板,上面用白色的字写着:“警察公共呼叫亭”。

“欸?”小蝶看着那块木板,疑惑地说,“你在你们的宇宙里,是一名警察么?”

博士转过头来,尴尬地说:“不是不是,塔迪斯她会自动将自己的外形转换成适应降落地点的样子。”

“但这个奇怪的警亭模样可不适合小马利亚。”

“当然不适合,”博士摩擦着蹄子,说,“她的这个设置可能是坏掉了,不过说实话,我喜欢这个样子。”博士走上前去,看着塔迪斯的门,随后转头说:“想进去看看吗?”

小蝶皱起眉头:“进……进这个小地方?”

“嗯。”博士挑了挑眉毛。

“或许我可以稍微进去看看……”

博士笑了笑,接着向后退了几步,举起一只蹄子,然后呆住了。哦该死的,他想,据我所知,蹄子应该没法打响指。

小蝶困惑地看了看博士:“博士?”

博士灵机一动,站起身来,用两只后蹄着地,接着他将两只前蹄两两对齐,然后用两只蹄面互相拍击。

随着蹄子撞击发出的“啪”的一声,塔迪斯的门打开了。

小蝶惊异地看着博士,博士挠了挠头,伸出一只前蹄示意小蝶进去。

小蝶看了看微微敞着的塔迪斯的门,然后又警惕地看了看博士,接着走过去,打开了门,慢步了进去。

博士缓缓也向塔迪斯的门走去,但还没有走到塔迪斯里面,就见到小蝶慌张地跑了出来。她的眼睛睁得浑圆,嘴巴也大张着,接着她跑出塔迪斯的门,转过身来观察着塔迪斯,然后绕了塔迪斯一圈,张开翅膀飞到空中俯瞰它,接着落了下来,就像见了鬼一样看着博士:“这……这……”

博士笑了笑,走进了塔迪斯,小蝶环顾四周,调整了一下气息,低下了身子,也走了进去。

“里面比外面要大!”fqnNVo.jpg

塔迪斯内部完全不像外面一样袖珍,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大厅,大厅是一个半球形结构,半球墙是发着暗光的黄色材料;在半球墙上布满了一行一行、一列一列的六边形孔,有点像窗户,也有些像巨大的按钮,但两者都不是,小蝶悟不出这些六边形孔的用途;在圆形地面的靠墙处,立着几根巨大的金色柱子,那柱子就像树枝一样在中间分成了两三条,直通屋顶;在圆形地面的中间,是一个铁制的圆形平台,由几段楼梯与底层地面相通;而在圆形平台之上,立着一座神奇的控制台,同样也是圆形的,控制台上布满了各种奇怪的按钮和滑竿,小蝶确信自己还在其中一个卡槽里看到了番茄汁瓶子;在控制台的中央,是一根由透明的玻璃制成的柱子,在其中放置着活塞似的物体,整个大厅除了墙壁的黄色光线以外,还充斥着蓝色的灯光,就是从控制台中央的柱子内发出的。

“小蝶,”博士走到控制台旁边,按下了一个按钮,整个塔迪斯内的灯都亮了起来,控

制台中央的活塞上下不停伸缩着,发出一种忽高忽低的呜呜声,仿佛在高兴于小蝶的光临,“欢迎来到塔迪斯。”

“这里……”小蝶压下了身子,缓缓绕着平台走着,声音有些颤抖,“为什么会比外面看起来要大?”

博士按下了一个按钮,塔迪斯的门关上了:“噢,就是一些我们种族的科技产物,我也

不是没有和你说过。”他在控制台周围走着,不时地按下许多不同的按钮,好像他每天都要重复上百次这样的流程一样。

“不过,我没有想到它会是这种样子……”小蝶用蹄子碰触了一下铁制的楼梯,然后又缩了回去,“我在你来到这里的时候听见了你的飞船的声音,然后我躲在草丛里看着你的飞船凭空出现。当时我还在思考‘这个奇怪的盒子看起来是那么小,是不是里面也很狭窄’之类的东西。”

博士笑了笑,说道:“所有马在第一次进入塔迪斯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看法。”接着他拉起了一个拉杆,塔迪斯的内部震动了几秒,就像地震一样,接着博士看到小蝶在铁楼梯后面徘徊,补充道,“来吧,不用那么害怕,跟正常的楼梯一样爬上来就好了。”

小蝶迟疑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鼓起了勇气走了上来,马蹄和铁丝网碰撞而发出的声音很奇特,她从来没有听到过,不一会儿她就站到了控制台旁边,看了看控制台上复杂的按钮滑杆系统。“你究竟是怎么弄懂这些东西的,真是不可思议……”

“呃,时间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不是么?”博士笑了笑,没有管小蝶懂没懂,他从控制台下方的储物柜里翻出了一样奇怪的小仪器,有点像一个小盒子,只不过在其上有一张小显示屏,一盏小电灯,一个小扬声器,并缠绕着一团不同颜色的电线。

“这个,”他解释道,“就是我此行回到塔迪斯里要拿的东西。”看到小蝶疑惑地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他说,“这是能够检测到高科技产品的仪器。扎贡马是一个科技十分发达的种族,即使忽略他们的交通工具,他们也很可能会随身携带高科技产品,这些东西就是它所检测的目标。”

“噢……”小蝶打量完控制台,显得胆大了许多。

“实际上,一切原先可以简单许多,”博士说道,“因为我有一个能够直接检测出扎贡马的仪器,不过那玩意在几个月前借给杰克上校了……嗯,他是我的一个老朋友……到现在他也没还我……好,我要启动塔迪斯,抓住了!”博士拉下了一个拉杆,整个塔迪斯开始剧烈地摇晃,中心柱子里的活塞疯狂地上下移动着,发出呼呼的巨大声响。小蝶抓住了平台边缘的栏杆,心跳越来越快,而博士却镇定地四处按着按钮,完全没有紧张的迹象。

不到一分钟后,随着“咚”的一声,塔迪斯的震动停止了,柱子里的活塞也安静了下来。

“我们到了。”博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然后走向了塔迪斯的门口。

“我们到了?”小蝶呆了一下,然后她使劲摇了摇脑袋,说:“你是认真的吗?”她走向博士,“还是说我刚才睡了一觉?”

博士笑了笑,说:“哈哈哈,当然没有,这就是塔迪斯的魅力,在数十秒内从时空的任何一点到达另一点。”他继续走着,但是小蝶停了下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惊恐地,指着塔迪斯的门,说:“也就是说,这扇门后面可能是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可能看到任何东西?”

博士思考了一下,说:“你的思维挺敏锐啊,不错,确实是这样子的。”

小蝶往后退了几步,似乎想确认博士自己打开门,确认外面是自己熟悉的地方时才敢往前走。她盯着博士打开了门,盯着他探出头,然后又盯着他缩回头来,转头看着自己。

“小蝶女士,这里正是小马利亚皇宫,我没有开启时间穿越的功能,所以,我们所在的时间正好是在我们进入塔迪斯后的大约2分钟,也就是我们离开皇宫的大约12分钟左右。”

小蝶直起身子来,挑着一只眉毛,往门口走了走,走过博士,探出头去。

坎特利特皇宫,夜晚,露娜公主正在门口看着塔迪斯,一切都是正常的。

小蝶呼地叹了一口气,以示放松,接着她走出了塔迪斯,警惕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走出塔迪斯后,塔迪斯的样子依然是一个小小的蓝色盒子。看到旁边一些卫兵极度惊异的眼神,小蝶害羞地向他们招一招手,却受不了他们的目光,转身想跑回塔迪斯,却跟正准备走出来的博士撞了个满怀。

“嘿!”博士正在捣鼓放在自己手里的高科技侦测仪器,被小蝶一撞直接将其扔了出去,“哦我的神仙啊,你在干什么?”

小蝶赶紧把仪器拿了回来放到了博士的手里,低声地说:“没……没事,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尴尬而已……”

“博士,小蝶,你们来了。”露娜公主的声音传了过来,小蝶转过了身子,走向皇宫大厅,博士也跟了过去。“又见面了,公主殿下。”博士说着,鞠了一下躬,小蝶也跟着行了一个礼。博士直起身子来,对露娜公主坚定地说:“公主殿下,这个就是用来侦测高科技产品的仪器,我十分自豪的发明之一。”他举起手里的仪器,对公主说,“那么现在,请允许我再次前往安置扎贡马冒充成的虫茧女王所在的房间。”

露娜公主迟疑了一下,不过这只有短短的不到一秒时间,接着她点了点头,转身领着博士和小蝶前往熟悉的房间。

博士熟练地拿出自己的音速起子,按下了按钮,起子的顶端发出了与之前她们听到过的一样的声音,冒出了蓝光。博士蹲在地上,用起子的光照着地面,接着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似的,沿着那东西不停地四处走动,撅着屁股,样子滑稽可笑,两只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呐,”博士听到了她们的笑声,不以为然地说,“这种事情在我原来的身体形态中就不会出现,即使出现,也是工作时常常发生的事情罢了。”

博士直起身子来,看了看音速起子,接着把它关闭掉,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说:“这里的足迹很混乱,有马的足迹,也有扎贡的足迹,我可以感觉得到一只扎贡马在控制住侍卫、杀死他、变化成侍卫的模样、以及逃离的时候场面,有一个共同点:都十分混乱。”接着,博士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体上的灰尘,看到了门口旁边的一个柜子,那柜子是红木做的,但是柜子门已经变成了炭黑色,满是裂缝,而柜子外散落了许多衣物和物品,“哦,鬼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接着,博士想了想,最终问道:“牺牲的那名士兵,是陆马、独角兽,还是天马?”

“是一只陆马,博士。”露娜公主向前走了一步。

“还有一个问题,在那只陆马侍卫开始守在这个房间的门外开始,”博士用一只前蹄点了点这间屋子的门口,“外面的侍卫有没有见到过那只陆马——或者说是扎贡所冒充的独角兽——总之有没有马从里面走出来过?”

露娜公主就像恍然大悟了一样,接着摇了摇头:“也没有。”

小蝶也插了一句嘴:“博士,有什么结论吗?”

“结论……既然侍卫是一只陆马,且在这段时间内没有任何马进出这个房间之外的走廊的话,”博士的眼神突然锐利了起来,扫视着这个房间,最终把目光定格在窗户上,“一切都很清晰了。”

 

---------------------------------------------

 

“什么?”小蝶惊叫了一声,翅膀都被吓得展开了,“你……你的意思是,小马国里……早已经有扎贡马潜入了?”

博士无奈地点了点头:“没错,小蝶。”他走向窗户,露娜公主和小蝶都跟着他走了过去。

接着,他推测道,“如果扎贡马在伪装成侍卫之后逃离了这个房间(这是必然的)的话,他只能从这扇门出去,或者是从窗户中逃走。然而我们排除了从门走出去的可能性,因为外面没有侍卫见到有马离开这里,而侍卫是一只陆马,他没有飞翔的能力,于是他更不可能从窗户中直接跳下去。”博士探出了头,估量了一下从窗户到地面的距离,接着或许是因为高度而全身抖动了一下,“到地面的距离……大约是五十米左右。”他推导道,“嗯,绝对不可能跳下去。”紧接着,他补充,“那么他只有一种离开的方法,那就是乘坐天马车。这里是坎特洛特皇宫群,平民的马车不可能直接进入这里搭载乘客,唯一可能的方法就是乘坐皇家马车。”

小蝶和露娜公主都瞪大了眼睛。博士继续道:“作为常识,皇家的卫兵和拉车马都不是一只普通的天马随随便便都能当上的,他们会经过筛选,测试等等考验……我说的没错吧,公主?”

露娜公主咽了一口唾沫,点了点头。

“那么事实已经很清楚了!”博士说着用蹄子拍了一下窗沿,声音巨大,吓到了小蝶,她缩回到了房间里。博士在窗户里面原地不停转着圈,默默念着什么东西。接着,他满头冷汗地看向公主,警告似的说道:“公主,你的国家里已经有许多扎贡马伪装成平民侵入了,而至于他们所伪装的原住民究竟在哪里,我不得而知。但如果邪茧巢穴陷落,以扎贡马这种性子,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会对小马国宣战。当然了,有可能他们在没有攻陷邪茧巢穴就会做出那种事情,他们是个好战的种族。而,一旦这件事情发生,再加上你们的战斗水平,战争经验,以及这些提前几个月,甚至几年前就侵入的扎贡马的铺垫……”博士咬了咬嘴唇,说,“就是真正噩梦的开始。”

露娜公主的眼神严肃了起来,接着她四处走动走动,好像在思考什么东西。而小蝶则慌张地问:“博士,那……那还有什么方法能够阻止扎贡马的攻击吗?”

博士将头探出了窗外,看着暮光她们消失的地方。“有,”他随即将头收了回来,转身看着小蝶,抿了抿嘴唇,说,“我或许可以尝试寻找一下扎贡马的老巢,也就是它们前来这颗星球时所驾驶的飞船。同时……”

“同时?”

“同时,如果暮光她们能够随塞拉斯缇娅公主一起击败在邪茧巢穴作乱的扎贡马,就能给予他们当头一棒。”

 

---------------------------------------------

 

“这……”暮光睁大了眼睛,慢慢走向塞拉斯缇娅公主领着自己看的物品,惊讶的说,“我这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长排黑红色的椭球状物体,形状很像一种蛋,但是在那椭球物之上淌着红色的粘液,似乎正从这蛋中汩汩冒出。这种“蛋”很大,与暮光自己的高度所差无几,甚至还要高一点。在这种蛋的顶端,覆盖着一层黑色的黏膜,暮光看着它,感到十分的不舒服,甚至有些恐惧。

暮光靠近了一枚离自己最近的“蛋”,近到甚至可以感受到它的温度。她拨了拨自己的头发,她的角开始闪烁紫色的光芒,接着用魔法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棍,捅了捅那枚“蛋”。

“它们很有趣!难道不是么?!”萍琪派蹦蹦跳跳地走向了另外一枚蛋,仔细地端详着,“换句话说,我觉得它们里面……”萍琪派颤抖了一下,接着她向后退了退。“我感觉到了什么……”她默默念道,不过很快,她甩了甩头,饶有兴趣地沿着那一排蛋一颗一颗地走过去,侧着头观察着那些蛋。

“我觉得,”塞拉斯缇娅公主想到了什么,接着说,“我认为这可能是扎贡马用来孵化新一代扎贡的蛋。”接着她走到暮光观察的那枚蛋的另一侧,“并且,我认为还有……”

“暮光!!!”萍琪派从不远处突然爆发出一阵可怕的尖叫。暮光转过头去,只见那只粉色小马瘸着一条腿慌张地跑了过来,她的样子很滑稽,让暮光差点在不合时宜的时间笑出声来。

“怎……怎么了?”暮光走上前去,扶住了萍琪派,才没让她倒在地上。

“我,我的膝盖!!”萍琪派的眼睛睁得巨大无比,直接瞪着在场的所有马,“我的膝盖刚才突然变得很酸很痛,比我这辈子所遇到过的所有酸痛都要猛烈!根据萍琪预感,一会儿会有很可怕很可怕的事情会发生!!”萍琪派甩了甩自己的腿,冲着所有马大喊道。

“萍……萍琪预感是吗?”暮光感到一阵凉意窜上了自己的脊柱,接着她松开了萍琪派,环顾四周。

四周一片夜晚森林的寂静,只有微风吹打树木的呼呼声,和暮光自己的心跳声,萍琪派的喘气声,她很确定自己还听到了远处邪茧巢穴的嘈杂声。

暮光觉得好几分钟过去了,虽然说可能实际上只有几秒。

“你……”暮光转头,对着萍琪派挑了一挑眉毛,“确定这真的是萍琪预感?”

“嗯……”萍琪派疑惑地自言自语,“……也许这一次不是……明明我在大半夜剧烈活动,说不定是抽筋呢……”

“公主,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暮光转头看向公主,“您可以继续了。”

在场的所有小马都松了一口气。

塞拉斯缇娅公主叹了一口气,接着继续道,“……或者呢,我认为,扎贡马通过某种方式找到了一只正常马的模样,并用这些蛋来孵化那些长得和那只小马一样的扎贡马。”

暮光听到后,皱了皱眉头,她抬起头来看着注视着自己的塞拉斯缇娅公主,接着又转头看向一个一个观察那些蛋的萍琪派。

就在一瞬间,她突然地,感觉到一幅画面正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那是博士,博士在向她自己慢慢走近,他的眼神很严肃,嘴角也紧绷着。就在暮光觉得自己要撞上他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用自己深邃的眼神盯着暮光,但与其说是盯着暮光,不如说是盯着暮光所在的方向的极远处。接着,博士抬起了头,看着天空中的某一个角落,他的嘴巴张开了,他缓缓地说:“扎贡马复制个体的方式是直接复制,通俗点来讲,就是直接变成受害者的模样,接着看情况来处理受害者,可能是将其困入一种茧状物中束缚住……接着,暮光还没有开口,远处就传来了自己的声音:“这,据我的了解,这与幻形灵的复制方式非常相似。以前他们搅乱婚礼的时候就将塞拉斯缇娅公主困入了绿色的茧里……”

暮光突然清醒了过来,她打了一个激灵,发现自己“冥思”的那段时间里,在现实中甚至连一秒都没有逝去。

这,暮光想,这难道不就是一切的答案吗?!

那些蛋很显然就是……

“公主,我对扎贡马的了解并不是很多。”暮光走近了其中一颗蛋,她绕着那颗蛋,打量着它,最后把目光落在了那颗蛋顶端的黑色粘膜上,“但是据我的了解,扎贡马模仿其他马的方法与幻形灵十分类似,也就是用茧困住受害者,自己复制成他的模样,而并非如您说的那样培养复制品的胚胎。”暮光用独角兽魔法控制住了那黑色粘膜,尝试把它挪开,“所以我十分有信心地认为,这些所谓的‘蛋’其实就……”

挪开了那黑色粘膜后,暮光的身体僵住了;她的话语中止了,她的魔法也消失了,粘膜掉落下来,沿着蛋壳的边缘滑到了地面上,与地面上的草堆碰撞,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她的视线固定在了这颗蛋的顶端,呼吸和心跳似乎也停滞了。

萍琪派缓缓走了过来,仍然一颗一颗地看着那排蛋,最后她在暮光刚刚揭开粘膜的蛋旁停了下来,看着暮光可怕的表情,瞪大了眼睛,直起身来用两只前蹄摇了摇目光的身体:“暮光?暮光你怎么了?”

萍琪派的目光也随着暮光的视线移动到了那颗蛋的顶端,接着她的下巴险些掉了下来,她的前蹄落到了地上,接着她颤抖着看了一眼站在她们旁边的塞拉斯缇娅公主,又转头看了看蛋,又看了看公主,接着又盯着蛋。

那颗蛋的顶端,原来被那黑色粘膜覆盖住的地方,有一片圆形的透明玻璃物,从外面可以轻松地看到里面。在他们所看着的那颗蛋里,塞拉斯缇娅公主的脸清晰可见,她的眼睛轻轻地闭着,就像睡着了一样,她的嘴巴也合着,完全没有紧张的感觉,她的头发仍然是粉蓝绿的混合,但是在那蛋里面一点也不飘逸了,还是散乱着的,就像那蛋里面满是液体一样。

刚刚同萍琪派和暮光一同来到这里的所有小马都惊恐地叫出了声。

“呵,”站在她们旁边的塞拉斯缇娅公主突然冷笑了一声,吓得所有马都不敢出声,而萍琪派和暮光则把头转向旁边的公主,向后退了一步。“是啊,我当然清楚扎贡蛋确实不是用来培育长得像复制品的扎贡马的。”塞拉斯缇娅公主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而眼睛也缓缓眯起来了,用一种猎食者准备扑杀猎物的目光看着暮光和萍琪派,“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扎贡蛋。”

“你……”萍琪派低下了身子,盯着公主的脸,咬牙切齿地说,“你究竟是什么马?!你对我们真正的公主干了什么?!”

“哦哦哦,看起来你很生气啊,”塞拉斯缇娅公主呲了一声,接着晃了晃自己的头,那飘逸的头发也跟着自己的头随风抖动着,“那我就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伟大的扎贡女王在一段时间前就已经模仿成为了虫茧女王,前往你们的国家展开了我们策划已久的高明计划,在你们今晚早些时候过来支援那些……那些‘幻形灵’的队伍,也就是你们公主所率领的队伍,也早已受到了我:扎贡王子所指挥的军队的埋伏。”

接着,塞拉斯缇娅公主缓缓走到其余那些蛋旁边,使用了魔法,揭开了那些蛋的顶端粘膜。所有马都惊恐地看到那些蛋内所存放的马,都是之前塞拉斯缇娅公主去支援邪茧巢穴的团队队员。

“而你们见到的那排蛋,也不是所谓的扎贡蛋,”这只可怕的天角兽继续说道,“而是用来保存你们这些‘复制标本’的储存器。我们伟大的扎贡军队,也已经逐渐攻陷邪茧巢穴、伪装成你们的公主和她的队伍成员、并且潜入了你们的小马国。”接着,她走了过来,用自己的翅膀轻抚了一下存放塞拉斯缇娅公主的储存器,“而你们的公主……”

没有等塞拉斯缇娅公主说完最后那句话,暮光就已经冲了上去,用尽全力将自己的头撞向公主的胸口。塞拉斯缇娅公主受到突如其来的攻击,往后退了几步,却丝毫没有受伤。

公主还没有做出下面的动作,她身后的许多冒牌士兵都冲了上来,每一只马都用胳膊挽住暮光的其中一只蹄子,很快控制住了她。

“放……放开暮光!”萍琪派见到如此情况,也大叫着冲了上来,用双脚使劲踢了其中一名士兵一脚,那名士兵松开了暮光的一只前蹄。暮光见到这个情况,立刻做出动作,用那只前蹄向抓住自己另一只前蹄的士兵打了过去,那士兵躲开了,但是同时也松开了暮光的另一只前蹄,暮光用自己的独角兽魔法将抓住自己两只后腿的士兵脱离自己,接着将其用魔法甩到了塞拉斯缇娅公主的身后。

“够了!”塞拉斯缇娅公主大吼了一声,接着她使用魔法将暮光和萍琪派都举到了天空中。萍琪派抓狂一般地抖动着身体,伸展着四肢想要脱离魔法的控制,但是这都是徒劳;暮光也努力地尝试用魔法把自己从被控制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她的角发出了紫色的光,但是很快就熄灭了,塞拉斯缇娅公主的魔法力量太强大了。

“放开她们!”这时,所有同暮光和萍琪派一起赶来的士兵尝试冲上前去,但很快就被塞拉斯缇娅的冒牌士兵拦住了。冒牌士兵的两只前蹄发出闪电的光芒,将士兵逼得连连后退。

“扎贡王子!”暮光挣扎着叫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但是塞拉斯缇娅公主没有理会她,她转头,看向不远处森林里的一处灌木丛里,冷漠地说:“你们,出来吧。”

从那灌木丛后,走出来了两个红色的身影。

“这……”暮光和萍琪派盯着那两个缓步走出来的身影,同其他随她们一起来的士兵一样,发出了惊恐的叫声,“这……是什么东西?”

那两个身影都是一种暗红色的马,它们的脸又大又厚,就像一个圆边的三角形,它们的眼眶深陷进脸庞里,能隐约看到黑暗的眼眶里它们的眼睛,红色的瞳孔,狰狞的目光;它们除了四条蹄子以外,在小马原本应该是脖子的地方长出了另外两只手臂,宽大而又粗壮;在它们的侧脸和额头上,覆盖着一排凸起的吸盘,一直从侧脸延伸到肩膀,再从肩膀又延伸到了两只胳膊的外侧;它们的胸前也长着一列的吸盘,而从这些吸盘两侧各延伸出了一道线条,勾勒出了它们身体,将其分成一截一截的,看起来就像是天生的盔甲;它们没有长毛、或者是头发,甚至它们的尾巴也是一根细长的触手。

“这……这难道就是……”萍琪派惊异地叫道,“它们不会就是扎贡马吧!?它们……它们可真难看!!”

其中一只扎贡马嘶叫着走上前去,看着空中被束缚的萍琪派,用一种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嘀咕着,看起来就像是在咒骂。

“士兵们,”塞拉斯缇娅公主回头看了一看在场的所有冒牌士兵,用一只前蹄指向他们,说道,“把跟随暮光和萍琪派的士兵都抓起来,不要杀死他们,之后要带他们回到邪茧巢穴。”接着她转头盯着暮光,露出了蕴含深意的笑容,“我会自己处理暮光和萍琪派本马的事情。”

转向刚刚走出来的两只扎贡马,塞拉斯缇娅公主冷冷地说:“你们,随我来。”

所有同暮光和萍琪派前来的士兵,在被冒牌士兵用绳子绑住的时候,无助地看着公主托举着空中怨气满满的暮光和萍琪派,领着两只扎贡马转身走进了一堆树木之后消失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BrotherXiet  麒麟

这里是Wusy.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