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Wusy
  麒麟

这里是Wusy!

马国博士1:来自虫茧的求助

第四章

本作评价
17()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什么?”巨大的信息量突然压了上来,除了博士之外的所有马都觉得在震惊之中有些头痛。

“我想我需要给你们介绍一下扎贡。”博士整理了一下自己胸前的领带,“他们是十分危险的生物,不管是在我们宇宙里的扎贡人还是你们这个宇宙里的扎贡马,他们都有同样的能力:模仿别的生物的外貌。”

不出所料,听到这里,博士看到所有小马的神色都有一些微妙的变化:“没错,他们确实和扎贡马有一样的能力。不过除此之外,扎贡还可以读取宿主的记忆和生理状态,还可以通过宿主的记忆来模仿宿主的朋友或家人。”

“所以,”暮光听到这里,不禁叹了一口气,对旁边的朋友们讲到,“如果当初是扎……扎贡马,如果是扎贡马模仿了韵律公主潜入小马国来获取爱的力量的话,她完全可以获取到公主的记忆,在第一次遇到我的时候可以回忆到以前我和公主的故事,从而在我的鼻子底下把真相隐瞒过去……这样的话如果要我们把她们驱赶出去就会更加困难。”

所有马都担心地点了点头。

“不过如果扎贡马真的想要获取能量,他们不会食用爱。”博士听完暮光的回忆之后说道,“我暂时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要来到这个地方搞出这些名堂,我也不明白他们看上了这颗星球的什么。但是我唯一确定的就是,现在你们这里十分危险。”

看着博士严肃的样子,面前的小马有些紧张。

“但是既然我来到了这里,我就会尽我的全力去阻止他们。”博士转过身去,打量着这个房间,继续介绍扎贡马,“不过除了复制外貌,扎贡还能从手掌——或者说是蹄子,总之我也不清楚他们变成马以后是什么样子,不过应该是蹄子——里射出闪电,闪电所触及的生物会化成冒着电的一团灰尘,当然了,有时候如果他们手下留情,可能只会击晕。而且,他们的舌头下长有毒囊,可以喷出极具腐蚀性和毒性的绿色液体。”博士在房间里四处寻觅着什么线索,继续道,“扎贡马复制个体的方式是直接复制,通俗点来讲,就是直接变成受害者的模样,接着看情况来处理受害者,可能是将其困入一种茧状物中束缚住,也有可能只是将其关起来……当然,他们也可以对其不做任何事情,而到那时就会出现两只、甚至更多一模一样,且拥有同样记忆的小马,这往往是我最害怕的情况。”

“这,”暮光环顾四周,看到其他小马也都点了点头,于是说道,“据我的了解,这与幻形灵的复制方式非常相似。以前他们搅乱婚礼的时候就将塞拉斯缇娅公主困入了绿色的茧里;将韵律公主关在了洞穴里;而之后我们与幻形灵对峙的时候他们就直接变成了我们的模样。”

这时,露娜公主看到了房间角落里的什么东西,叫了叫正在床铺旁观察的博士。博士和其他小马跑了过来,看到了墙角的东西。

那东西看起来像一团红黑色的灰尘,但并不是普通灰尘,它看似一团脏脏的黑色毛发,这让他们感到有些反胃;而证明那团物体不是普通的灰尘的另一点,就是它正在不时地冒出白色的闪电,在其表面和内部环绕着。

“这不会是……”

博士举起蹄子,示意其他马不要出声。接着他低下了头,一只前蹄捂着胸口。看起来就像是在致敬……或者默哀。

几秒之后,他抬起头来看着所有马:“正如我所说,这就是扎贡闪电杀死的一只马。”

萍琪派和小蝶一同尖叫了一声,后者紧接着后退到了房间的另外一角,而萍琪派则如同冰冻住了一样。“这,这就是那只可怜的小马吗?”小蝶在角落里发出恐惧的声音,而她的声音很快被萍琪派的叫声盖住了:

“所以虫茧女王其实没有来,是一只扎贡马模仿成了虫茧女王来到了这里假装晕倒接着被送到这个房间里。后来……就杀……杀死了……杀死了原本应该在房间门口看着的侍卫?”在说到“杀死”这个词语的时候,萍琪派显得要比平常要胆小很多,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

“是的,跟我的设想一样。”博士瞥了一眼萍琪派,“除此之外,她还很有可能在侍卫死去之前化身成了侍卫的模样,从房间里溜了出去,潜入到了你们的城市里。”他盯着小马们恐惧的表情。“果然你们是一个,对战争十分陌生的种族啊。”

 “我们有打过几次仗,但持续不了多久,”暮光解释道,“从我来到小马谷以来,只有皇城婚礼那时可以算是一种战役,不过细数过来,从虫茧现身到幻形灵被驱赶,一共只有几个小时。”

“不过,我们不要忘了露娜公主和塞拉斯缇娅公主,她们活了上千年,经历过不少战争。”萍琪派看了看露娜,后者似乎在逃避她的目光。

露娜虽然经历过战争,但那也是在千年之前了,这突然发生在她旁边的一切也让她有些吃不消。

“也就是说……”最后,露娜公主还是走上前去,焦急地说,“塞拉斯缇娅公主她……”

博士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似的,转身凝视着房间窗户外的月亮,接着又举起自己的左蹄子,使劲地踏了踏。

“是啊……是啊……是啊!这种情况的话……”博士转过头去看着露娜公主,感觉到了眼角旁的三只小马也在盯着他,“我感觉,虫茧的巢穴可能已经处于陷落的边缘。扎贡马已经将目标渐渐转向了马国。”

“博士,那塞拉斯缇娅公主呢?”小蝶着急地走上前去,和博士面对面,“她会不会……”

博士看着露娜公主:“我觉得,塞拉斯缇娅公主现在去邪茧巢穴支援,很可能现在已经处于羊入虎口的形势了。”他接着摸了摸房间里凌乱不堪的床,说,“并且,现在潜入马国的扎贡马,也会是很大的威胁。”

萍琪派走上前去:“那我们应该要做些什么!不如我们……”

“冷静,萍琪派。我们现在能够做些什么呢?”暮光捂住了萍琪派的嘴,阻止她永无止境地说下去。

“看来,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呢。”露娜公主慢步到了窗户旁边,其他马都好奇地跟了过去。

“数千年前的一场战争中,我和塞拉斯缇娅公主曾经使用过这种能力。”露娜笑了笑,看似在回忆一些东西,但是博士感觉到那笑容里隐藏着什么奇怪、熟悉、却有些令自己畏惧的东西……

面对着窗户外处于黑夜的马国,这只天角兽的独角开始发出亮光,这光越来越大,渐渐地,这光变得有些刺眼。

“这,”暮光眼睛睁得浑圆,似乎完全不觉得独角上的光让她眼睛发疼,“这莫非就是书本中提到过的一种古老的魔法,只有最高级别的独角兽和天角兽才有能力学成的传音魔法?”

露娜看了看暮光,笑了一笑。露娜角上的光暗了下来,小马们惊奇地发现露娜的角变成了一种发有幽幽蓝光,半透明的形态。

“姐姐,你能听得见……”

“露娜,是你吗!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个魔法……”塞拉斯缇娅公主的声音不知从哪里突然传进了众马的耳朵。除了露娜以外的所有马都张大了嘴巴。“真的是千里传音吗?”萍琪派惊喜地大叫道,“这真是太神奇了!塞拉斯缇娅公主!能听到我吗?”

博士也惊异地点了点头:“这……很有意思。我感觉在这个地方,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一个又一个看似违背我们宇宙物理原则的事情在这里就像家常便饭一样一直在发生,这着实令人惊异……”

“姐姐!我刚才和其他马一同讨论了,我们发现刚才来到马国的‘虫茧女王’是冒牌货,她其实是一只变异的幻形灵,又叫做扎贡马。考虑到扎贡马的实力,邪茧巢穴很可能已经陷入了巨大的危机,如果你直接去支援是个很危险的行为!”

所有马发觉到对面突然停顿了下来,或许是塞拉斯缇娅公主受到了震惊,也有可能是她在思考。

“噢……哦是吗?”塞拉斯缇娅公主好像停顿了一下,就像是她正在吃饭却被噎着了喉咙,“这……哦这确实出乎意料,不是么?”

露娜疑惑地看了看小马们,暮光皱了皱眉。“塞拉斯缇娅公主怎么了,为什么感觉她有些怪异……”小蝶轻声地问暮光。暮光摇了摇头。

“所以考虑到现在的状况,我觉得姐姐你要三思而后行。”露娜公主还是把头转向了窗户外,接着说,“毕竟我们即将面对的生物极度的危险。”

“嗯,谢谢你,露娜,我会考虑到的。”对面,塞拉斯缇娅公主微微笑了一声,或许是以示她对妹妹关心自己的欣慰,不过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开始喊道,“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现在没有危险,反而在邪茧巢穴的周边森林里有一个奇怪的发现。”这个时候,所有马都感觉到了塞拉斯缇娅公主语气的细微变化,现在她不单单是在对自己的妹妹露娜公主说话,而是发觉到了其他小马的存在——或许是因为最开始萍琪派的大叫声——从而转为了对所有马说话的声音。“暮光?我最忠实的学徒,我敢断定你现在就在场。”

暮光看了看露娜公主,露娜点了点头,暮光走上前去:“我在,有什么事情,塞拉斯缇娅公主?”

“果然如此,”塞拉斯缇娅公主清了清嗓门,“正如我刚才所说,我在邪茧巢穴旁边的森林中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接着塞拉斯缇娅公主的声音变得很小,在嘀咕着什么。暮光觉得她是在对旁边的侍卫说话,“我认为,这是暮光你的一次锻炼自身的好机会。”

博士的目光沉重了起来。

“露娜,我允许你再派上十余名侍卫护送暮光来到我这里。”塞拉斯缇娅公主停顿了一下,补充道,“如果条件允许,带上她的朋友也可以,我感觉到了她们就在你和暮光旁边。”

萍琪派的眼睛亮了起来:“哈?!又是一次探险?!我喜欢探险!”

塞拉斯缇娅公主似乎听到了萍琪派的话语:“哦不,这可不是探险,这是一次重要却十分危险的任务。现在邪茧巢穴的情况确实不怎么乐观,这就是为什么需要侍卫护送的原因。”露娜公主点了点头。塞拉斯缇娅公主继续道:“不过露娜,你必须留在马国,毕竟有一只……你们管它叫做……一只扎贡马正在城市内潜藏着,一旦有危险,我们的国家需要你的存在。”

“好的,姐姐。”露娜感觉到塞拉斯缇娅公主关闭了千里传音的魔法,于是自己也关闭了。接着她转过头,面对暮光和其他小马,说:“正如大公主所说,暮光你……”

“这还用说吗?”萍琪派再一次打断了露娜公主的话,差点爬到了暮光的身上,“塞拉斯缇娅公主的请求她怎么会拒绝呢?”

暮光笑了笑,然后把萍琪派从自己身上弄下去,说:“嗯,我不会放弃任何机会的,尤其这个机会是公主给我的。”她对小蝶、萍琪派和博士使了一个眼神,以询问他们的意向。

小蝶和萍琪派都积极地答应了,但博士看了看暮光,又看了一眼站在暮光旁边的露娜公主,沉思一段时间,最后说道:“我要留在小马国。毕竟,这里还有……至少,一只扎贡潜伏着,危险很大。”博士在说到“一只”的时候眼神有一些细微的变化。

“我以前曾经与扎贡在我的宇宙遭遇过不少次,他们可是一个狡猾的种族,可能数年之前他们就已经潜入到这里了,数十只扎贡马就可以组成一支军队,对你们造成巨大的伤害。”他瞥了一眼露娜公主,她的眼里同样也写满了坚定,然后博士指了指地上侍卫变成的灰尘,继续道,“我要保证这里不会再有马死去了。”

其他小马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又开始犹豫了。

“要不这样,”萍琪派打破了寂静,“让我们四只马分成两队,一只和博士还有公主留在这里,两只与卫兵一起前往邪茧巢穴找塞拉斯缇娅公主。”

小蝶皱了皱眉,似乎在思考这种分开行动的方式适不适合她们,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露娜公主笑了笑,说:“剩下的就需要你们来决定了。”

小蝶说:“要不,我就和博士还有露娜公主在小马利亚里留着吧,或许我还能让云宝、瑞瑞还有苹果杰克她们帮上忙。”

暮光斜眼看着小蝶充满深意地笑了笑,萍琪派看到暮光的表情则捂住了嘴才勉强没有笑出声,小蝶无辜地看着博士,而博士依然自顾自地打量着房间里杂乱的家具。

“你们不要再开玩笑了。”露娜公主走上前去,站在小蝶和博士与暮光和萍琪派之间,“现在是非常时期,而且即便刚才塞拉斯缇娅公主已经和我解释了情况,也不代表她和我们一样有充足的时间。”她转过身去,示意小马们跟随着她,“暮光、萍琪派,我会让一些士兵们跟你们一起去,剩下的两只马留在小马国。”

 

---------------------------------------------

 

博士、小蝶和露娜公主看着暮光与萍琪派和许多其他卫兵乘着天马车离开了皇宫,这才意识到现在时间已经多么晚了。

月亮已经高高地挂在了天空中,小马国里只有些许房屋内是亮着的,深邃的夜空中只有些许的一片片云,现在看来是蓝黑色的。“现在小马镇的景象多么祥和啊,”露娜公主看了看旁边的博士和小蝶,说,“完全不会想到在不远处正在爆发着可怕的战争。”

博士看着天空,眉头微微皱着,小蝶不知道他在思考什么事情。

“公主殿下,”这时,博士突然转过头来看着露娜公主,严肃地问道,“这个镇子,我是单单指小马镇,有没有什么……高科技……我的意思是十分高科技……的产品。”

露娜公主睁大眼睛看着博士,就像是他刚刚问了一句一加一得几:“没,没有……不过据我所知我们国家里有一只DJ小马,他的混音设备不知算不算……”

博士笑了笑,摇头道:“不算,还有吗?”

“博士,”小蝶走了上去,“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我们的城镇里还有一位博士马,他是一位科学家。”

博士突然变得饶有兴趣,一下便转过了头,看着小蝶:“嗯?科学家吗?哪天一定要找他聊一聊,不过我所说的‘十分高科技’是指那种完全不依靠魔法的一些设备,比如量子计算机什么的……”

“量……子……计算……机?那是什么东西……我想这确实没有,”小蝶想了想,“博士马前两天就给我们展示过他的最新研究品‘无火烟花’,但他说过那个烟花有点危险,不过或许那也是需要魔法来启动的。”

博士点了点头:“很好,我现在需要把我的塔迪斯召唤过来。”博士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接着愣住了。他不停地找自己身上任何也许能够装物品的地方,但是都没有找到,他焦急地捂住了头:“我的天哪!塔迪斯的钥匙,我把他落在里面了!没有拿出来!”博士就像疯掉了一样摇晃着头,“该死的,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我会粗心?”

小蝶说:“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你一定要你的时间机器的钥匙?”

“我需要拿到一件仪器,这是我以前对付一些潜藏在古文明,或者是非现代文明内的外星生物时要用到的东西,十分重要。”

“没有关系的,”小蝶笑了笑,“毕竟我们还有公主的天马车。”

博士似乎也刚意识到这一点,紧接着他激动地跳了起来:“哦对啊!好家伙,我竟然会忘掉这种事情!”他差点扑向露娜公主,但是在意识到她的身份后控制住了自己,“真是奇怪,为什么我觉得我的各项能力——比如智商——在变成小马形态之后都大有减少呢?希望这只是幻象吧。”

不一会儿,博士就和小蝶坐上了天马车。“嚯!天马车,天马车,多么神奇的东西!时速有多少英里?”前面的两只白马呲了一声,就像博士是一个疯子一样。

“公主殿下。”博士转过头去看着露娜公主,稍稍鞠了一躬,“在我们到达我的塔迪斯之后,我会直接将它驾驶回皇宫里,就在我和小蝶上车的地方,总而言之就在这里。”博士指了指马车下的皇宫门口。

这只亢奋的小马左顾右盼,看了看旁边站着的侍卫,接着奸笑一声对公主说:“如果你们的侍卫报告说有听到神奇的‘呼~呼~’声,或者是‘嗡~嗡~’声亦或是什么诡异的声音,要不就是一个奇怪的蓝盒子降落到宫殿门口的话,那一定就是我已经准备好把扎贡马打回家了!”

露娜公主笑了笑,但是仍然保持着冷静的姿态:“我很期待,”她看了看暮光他们离开的方向,接着说,“我觉得我需要提前谢谢你,博士。”

“不用谢!”博士对露娜公主敬了个礼,接着他转头对小蝶嘀咕着说什么时候才能走,没有多久,他们前面的两只天马扑腾着翅膀起飞了。博士兴奋地大叫着:“哇!真的飞起来了,allons-y!”

露娜公主笑着,看着博士和小蝶离开,待到繁星的光芒和小马镇一排排的房屋渐渐遮盖住他们后,她才转过身去,缓缓走向了宫殿内,嘴上依然挂着刚才的笑容。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让我们一起快乐吸蹄博士?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