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无存
片叶无存
Lv.3 466/540

一个不喜欢交朋友的独角兽

马族至尊(4/17)

序章

本作评价
14()
()0

序章

 

中午是塞拉斯蒂娅公主最轻松的工作时间。她单独坐着,仔细阅读着因早些时的工作遗漏或忽略的表格。旁边的架子上放着一小壶茶,壶嘴飘着淡淡的水蒸气。公主看了会茶,叹了口气;她似乎已经很久没碰这类单纯的事物了,毕竟随着时间推移她的工作也变得越发沉重。

 

你老了蒂娅,她脑后的一个声音说。在以前你可是不得不得承担更严苛的任务呢难不成你觉得这等简单的文书工作剥夺了你品茶的权力?她得意地笑了笑然后边继续写东西,边用魔法将茶壶放在了坐在地板上的自己身边。她抖动了一下翅膀,继续工作,唯一能听到的只有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划动的声响。

 

几分钟后有什么东西落到了她背上。她转过头,看到了菲洛米娜,这只凤凰金红相间的羽毛对她来说是个受欢迎的景象。菲洛米娜又鸣叫了一声,朝她靠近了些。

 

“你好,我的朋友,”塞拉斯蒂娅向菲洛米娜微笑。“你有没有照我说的去查看城堡的其他地方呢?”菲洛米娜叽叽喳喳地摇头晃脑。“谢谢。如果没有你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菲洛米娜又欢快地叫了起来,然后飞走了。但她没有飞到自己平常歇息的位置,而是停在了房间远处的一个橱柜外。

 

“你想干什么,菲洛米娜?”凤凰叽喳着用一只翅膀指向门“哦,你知道我不能这么做...我已经不是那时的那个小马了。”凤凰不耐烦地尖叫着又指了指门。塞拉斯蒂娅叹了口气,起身穿过房间朝鸟指着的方向走去。

 

“听着。我不能这么做;我可能会迷失自我的,而且...你还记得上次发生的事吗?”菲洛米娜尖啸了一番。“没错,她在我的王座向我宣战...但是你没有看到其他卫兵;因为他们害怕我,害怕自己的领袖那般...冷酷无情的一面。”凤凰啁啾着飞到门把手上,用自身的重量打开了门。

 

“我敢发誓你简直比露娜还要恶劣...”她走上前关上门,但一束微弱的光芒映入她的眼帘。她犹豫片刻后,又叹了口气。

 

“好吧...就五分钟,以后别再这样了”见塞拉斯蒂娅打开门,菲洛米娜欢呼起来。柜子里放着的是一套盔甲,虽然久经沙场,但它仍像她在远古小马国的火焰中刚锻造出来那样闪闪发亮。和她卫兵们礼仪性的盔甲不同,这套盔甲是为货真价实的战争而设计的:它的每一块板件都超过四英寸厚,且由能承受星球凝聚之力的材料锻造而成。两块巨大的垫板保护着她的脖子和前肢,第一块垫板上刻着她的可爱标志,另一块则刻着一只巨大的鹰,它张开巨翼伸出利爪,仿佛随时都会发动袭击。而她胸前的则是她过去马生的象征物:一只双头鹰,它的两个脑袋分别伸向她的双肩。

 

她用魔法牵引每一块装甲,让关节咔哒咔哒地卡进相应的位置。随着每一片装甲被激活,能量开始在盔甲的缝隙中流淌,让她即使身穿此般重甲依旧能自由活动。在装甲被设置好后,她拔出了象征她过去的最后一件事物:一把精心锻造、剑柄上装饰着一个类人猿生物头骨的长剑。她用魔法将剑放在身侧的卡槽上,然后关上门走向阳台。

 

“我觉得穿成这样好傻。”她喃喃自语,希望自己在菲洛米娜能听到的范围内。凤凰没有理她,只是从栖木上一冲而下落到她的左肩上,用爪子勾住了盔甲上的凹槽。菲洛米娜又叫了起来,用脑袋顶着塞拉斯蒂娅的脖子。塞拉斯蒂娅笑了。

 

“好吧,也许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傻。”塞拉斯蒂娅通常会自我克制,但在独自一马时她也会稍微放纵那么一下。她远眺整个小马国,这里是她的家园和王国。她想起自从被带来这里后发生的一切;她创造和塑造生命,在创世的泥沼中唤醒那些智慧的种族。她想起自己在小马国组建军队,与混沌和毁灭之力作斗争。她想起自己杀死的最后一批雪魔,想起梦魇的余孽被她的怒火撕成碎片时她的刀刃是如何破碎并发光的。她想起自己与无序的斗争,她将他从天堂击落,在开阔的平原上正面交锋。

 

她想起...

 

她的思绪被带往了另一个时代、另一个宇宙。在那里,她指挥大军对抗毁灭之力,清除银河系的不洁之物。她想起了那些异端,它们利用她的力量折磨了她叛变的儿子。她想起自己被埋葬在王座之上,看着自己的身躯在痛苦中渐渐腐坏,看着她的乌托邦堕入她曾经反抗过的地狱。

 

她想起自己在重获自由的那一刻,倾尽全力发起了反击。变种人、地狱之子,甚至是混沌邪神本身,都无法阻止她的怒火。无数敌人在她的利刃扫荡之处殒命,在她将他们驱逐出银河系时,他们的鲜血染黑了大地。

 

我击败了混沌众邪神我将人类从废墟带往通向繁荣与荣耀的道路我用尘土锻造了这个世界我亲蹄碾碎了混沌的余孽我比任何人都拥有权力,我要用它来建立自己的理想国度

 

“塞拉斯蒂娅公主,塞拉斯蒂娅公主!”塞拉斯蒂娅被从记忆中唤醒。有个闯入的凡人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努力克制住自己的脾气,拔出并启动了剑,奥术的能量开始在剑身上流淌。

 

“何人胆敢打扰我?“她咆哮道。“你不是我固定信使中的任何一个,所以我必须假定你是某个想接近我的渗透者。要么现在离开,要么你和你可悲人生中所珍惜的一切都将被我毁灭。”然而她的此番威胁得到的唯一反应却是...哭声。塞拉斯蒂娅眨眨眼,转身去看那个所谓的敌人:是一个年仅七岁的薰衣草色小雌驹,她被塞拉斯蒂娅的警告吓得蜷着身子哭泣。

 

“对不起公主,对不起!”小马驹哭着说。“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请请请不要生气,我不是故意的! 求求你不要伤害我! 求求你!”塞拉斯蒂娅解除了剑的能量并把它放低了些。她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世界:她已不是乱世中的指挥官了,而是一个差点杀死自己心爱学生的导师。哦不我又神游得太远了...

 

“暮...暮暮?”

 

“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求求你,不要伤害我,我...我只是...只是想...”暮光难以抑制自己的泪水,它们在她的蹄下都积起水洼了。塞拉斯蒂娅扔下剑冲向小雌驹,她的装甲靴在跑动时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哦暮暮,不要哭。”塞拉斯蒂娅边说边用一条披甲的前肢挽住哭泣的小雌驹。“这是我的不对暮暮;是我开了会小差。别哭了,我并不是有意想伤害你的。”

 

“但...但是你在吼,还...还拿着那把剑...”暮光啜泣着。

 

“那不过是个古老生命体的造物罢了,暮暮。我绝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塞拉斯蒂娅用鼻子蹭了蹭暮光,小雌驹的哭声渐渐变成了啜泣。“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好不好。”暮光又抽了抽鼻子,然后点点头。

 

“好...好的。”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很好。那么先松一口气,暮暮。然后,”塞拉斯蒂娅拿起茶壶给小雌驹递了一杯。“喝了它吧;你会感觉舒服点的。”暮光犹豫了一会,点点头,然后用蹄子接住了茶杯。

 

“谢...谢谢你,公主。”

 

“不客气,暮暮。那么现在,”塞拉斯蒂娅转过身完全面向她。“你想对我说什么呢?”暮光在再度开口前停顿了一会。

 

“嗯...我...我只是读了一点东西...然后,我发现了一点...一点...”暮光不再说话了。塞拉斯蒂娅困惑地挑起一根眉毛,然后将目光转向她的胸前。

 

塞拉斯蒂娅叹了口气,她低下头,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是我的盔甲让你分心了吗,暮暮?”

 

“呜,是的?”小雌驹略微别开了目光

 

“你不是第一个有这般反应的马。我通常是不会穿这个的,毕竟大多数小马都有类似的反应。我觉得...大概是自己想怀怀旧就决定穿上它了。如果你很好奇,也可以过来仔细看看。”

 

“但...但你当时真的很生气—”

 

“暮暮呀,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在我第一次成为小马国的统治者时可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小马,我想当我穿上它时,我就又回到了那个时代。”

 

“哦。”暮光穿过房间停在了她的导师面前。她仔细观察着公主身上的每一片装甲,还时不时翻动它们看看它们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你为什么要做个...这么巨大的东西呢?”

 

“当我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时,我是...孤身一马的,只能这么形容。我锻造这幅盔甲和这把剑,是为了提醒自己来自何方。”

 

“‘来自何方’?“暮光扬起眉毛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哦暮暮,你肯定知道那个故事。”

 

“呃,算是吧。我的父母常说小马国在你出现之前是没有任何事物和生命的,直到你将它变得美好。但是...”暮光停顿了一下,慢慢挪动着蹄子。

 

“但是?”

 

“但是你总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呀。你肯定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

 

“回答正确,我的小马儿。”塞拉斯蒂娅用魔法抱起暮光,将她放到自己面前。“我来的地方并不是一个适宜居住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这套盔甲”

 

“唔,我能不能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呢?还有你来到小马国的那些故事?”

 

“当然可以,但我可要提醒你,这可不是什么愉快或短小的故事。”塞拉斯蒂娅伸展翅膀并轻微挪动身体好感觉舒适些,穿着一身重甲时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动作。

 

“我来自一个被称作‘地球’的世界,”她开始说道。“但大多数人—”

 

“什么?”

 

“人。我曾经是个人类。”

 

“但是人类根本不存在!”暮光挑衅地在半空挥舞着蹄子。

 

“不,不是这样的,他们只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塞拉斯蒂娅摇摇头。那已经是另一个时代的想法了。“正如我所说,我来自一个被称作地球(Earth)的世界,但大多数人称之为‘神圣泰拉(Holy Terra)’,人类帝国的心脏。人类的足迹已遍布整个银河系,形成了一个他们认为会永恒不朽的大帝国。”

 

“但是,帝国是一个和小马国完全不同的地方;那里的人类居住在一个污秽而腐朽的地方,人们在漫长的恐惧中度日如年。成群的怪物和蛮夷蹂躏着他们家园的边境,摧毁群星以及数不胜数的生命。大量腐化与异端的势力从所谓的非现实宇宙里涌出,并决心摧毁一切善良与纯洁的事物。”

 

“我是一个乱世中的领袖;我率领人们对抗混沌群魔与天外来客,并在诸多惨烈的战斗中摧毁了许多恶魔。人类尊我为一名伟大的国王,全人类有史以来的统治者。”

 

“等等,‘国王’?”暮光困惑地挑眉。“你又不是雄驹,怎么能称为国王呢?”因为一个混沌邪神的愚蠢玩笑,塞拉斯蒂娅心想,在调整好情绪前心里充满了短暂的怒火。

 

“我在...来到这里时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个问题我会晚点再谈。就像我上面说的那样,无数人类向我致敬,将我的名字当做誓言,仅是提及我的名讳与力量就足以击溃混沌,就如同巨浪冲刷岩石。”

 

“人类曾称呼我‘人类的神圣帝皇(The God Emperor of Mankind)’。我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我为他们做出了牺牲...”

thumb_up14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user Lv.2
评论 序章

>神皇与大公主双面一体

我举四蹄欢呼:ftemoji_sgpopcorn:

27 天前
2楼
德尔塔 Lv.1 陆马
评论 序章

Princess of all pony!

7 天前
3楼
评论 序章

emm,大公主坐黄金马桶,真是够有场面感了。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致群星之色

    片叶无存

  • 战锤40K/中古战锤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