锶锂铍
锶锂铍
Lv.3 462/540

氢,氦,锶锂铍

我的室友是个吸血鬼 My Roommate is a Vampire

第十八章 酷小马从不回头看爆炸

本作评价
55()
()0

  第十八章

  酷小马从不回头看爆炸


  > Cool Mares Don't Look at Explosions


  > --------------------------------------------


(FBI WARNING: 本章作者放飞自我,老司机本性暴露无遗。洁身自好的同学请量力而行,莫谓言之不预也。)


雪。纷纷扬扬的细雪,从云端飘落。天空灰蒙蒙的,晦暗,却又清朗。雪花洁白,酷冽而纯净,在蹄心转瞬即逝,只留下一点冰凉的水滴。故事翻过了新的一页,时光流转,秋去冬来。一年中最好的时候,满溢着欢乐与温暖。万马奔腾庆典,还有暖炉夜。外面是冰雪的国度,银装素裹的坎特洛特。很冷,真的很冷。

  进到屋里,就是另一番天地了。汗水沿着我毛茸茸的肉体流下来,我扯着身下的被单,爪子把布料撕成了一条条。维尼尔喘息着,独角上光华流转。

  “哈……啊!呜呜呜呜……维尼尔!哈啊~太棒了!”欢愉的娇喘一阵高过一阵。维尼尔发出心满意足的呜噜声。

  “咿呜呜呜……好舒服!就要……快一点…还要…更多……”

  一切不愉快都离我而去了。身子软绵绵的,沉浸在云朵般的快乐当中。

  “这真是……再好不过了。”我呻吟着。

  “我给你准备了小礼物。”

  “给我?”我喘着气,打了个滚。“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

  她翻了个白眼,跑到里屋去翻找了半天,她用魔法漂着几样小玩意回来了。

  “我是想着,快要到冬天了……”

  “哦,维尼尔,没必要的!”我感动地叫起来,一把搂住了她。

  “别急着谢我。”

  我从半空中攫住那团衣料。

  “连帽衫?多棒啊。”我讽刺。

  “先穿上再说。”

  我有些不情愿地套上黑色的帽衫,嘟嘟囔囔地抱怨着。拜托,多幼稚啊!

  维尼尔突然冒出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她一把给我戴上了帽子。

  “我的鬃毛啊!”我叫起来。

  “放轻松,很不错吧?”

  “我像个小混混。”

  “不,你谁都不像。这是重点。”

  我假装自己听懂了。

  “还有这些……”

  “缇娅在上!我才不要和你一样戴墨镜!”

  “我戴墨镜不是没有原因的,奥塔。”

  一副飞行镜,低调的设计,大镜片。的确很时髦——如果我是天马的话。把这些行头统统扮上,我现在的样子就像……呃……大多数夜晚里的维尼尔。

  “看看领子里面。”

  衣领下面有个小小的夹层,露出了一块布头。我低头叼住,把那东西拽出来。

  “面罩?我这样说没错吧?”我嘟哝着,声音透过织物而含混不清。

  “以备不虞,假如你捅了娄子的话。这样一来小马们就认不出你了!”维尼尔显得很是得意。

  “当然,你也可以戴点别的,如果你不喜欢这个的话。”

  “我当然喜欢!”我脱口而出。“简直再合适不过了——塞拉斯蒂亚在上,不知道有多少小马在追缉咱们。”

  我拉开衣橱,拽出我喜欢的黑色羊毛衫,搭配着紫色的围巾。戴上她送给我的太阳镜,我轻快地转个圈子,向她展示。

  “我看起来怎么样?”我俏皮地问,轻轻扶一扶眼镜。

  “十分低调。”维尼尔鼓蹄,以示赞誉。“想要完美地混入马群,你还得学会假造你的口音。”

  “口音?我才没有口音。”

  “哈,你当然有。”

  “不,我才没有!”

  “就你现在说话的腔调,绝对是我听过的最重的坎特洛特口音。你一开口,大家就知道你是从哪来的了。”

  “唔,你可一点也不像是来自马镇的小马!更偏向于……马哈顿。”我鼓起腮帮子。“坎特洛特口音又怎么了?我们一直都这么说话来着!”

  她咯咯地笑了。“那我们还一直都会伪造口音来着!”

  我喘气。“没门。”

  “有门。”

  “这简直是诽谤!”

  “嘘——好啦好啦!”她清了清嗓子。“跟我说:Tomato.”

  “Tomato.”

  “不,不对。太浮夸了。To-may-to!”

  “Tomato!”

  “不对,不对,你还是这样!”

  “我什么样?!”

  维尼尔气坏了。“就是你的问题,天知道为什么,简直是……矫揉造作!你一直说些什么‘to-mah-to’!”她揪住我的脸颊,好像这样能改过我的声调似的——“TOMATO!”

  “Tomato!”我嘟哝。

  她给了我个大耳刮子。

  ……

  “相信大家都业已知悉,有关前日夜间于马国日报社顶层发生的爆炸。”露娜来回踱着步子,声音清朗而严肃,带着她习惯性的停顿,制造出戏剧性的气氛。“由于……燃气管线泄漏。”

  台下响起一片细微的窃笑。

  “我烤马芬的时候也会这样来着!”

  “小呆,搞什么??你怎么到这儿来的?!”维尼尔以蹄掩面。

  “从大门进来的,小傻瓜!”小呆咯咯地笑。

  维尼尔指了指外面。小呆跌跌撞撞地从大门溜掉了。

  至少这一次她还走了门。

  露娜叹气。“当然了,你们都知道这完全是扯淡。”

  “老天,谁都知道维尼尔是个暴脾气……”

  “至少这次的炸弹小多了!”

  “没错,她居然没有把整栋楼都送到天上去!”

  “这算是进步么?!”

  “她还没弄得更糟呢!”

  “还能糟到哪去啊?”

  “当然是像上次那样了!”

  “哈!那可真是有够差劲的。”

  维尼尔露出了她的獠牙,台下立刻鸦雀无声。不仅是恐吓,更像是……威慑。也许是某种血统中的等级在起作用。吸血鬼也有他们自己的食物链。

  她推了推太阳镜,向我眨了眨眼。

  “没错。”露娜咂咂嘴。“无论如何,在进一步的指示下达前,今后的集会被无限期推迟了。”在台下的小马开口抗议前,露娜举起一只前蹄,示意大家安静。“但这并非因为维尼尔近期的行为,尽管,她鲁莽的活动的确为组织带来了潜在的风险。另一方面,鉴于对面公寓三楼左侧窗户后面那只小马蹄里的双筒望远镜,我们暂时假设他不是来看人行道上的鸽子的。”

  一片沉寂。寒意爬上了我的脊背。鸢尾紧紧搂住了花花短裤。

  大家不约而同地缓缓转头,想要瞥一眼外面。露娜打断了他们。“不要回头。我们被监视了。我在十秒钟内结束我的总结,之后你们各自撤离,从这里消失。”

  我们阴骛着点头。

  “最后提醒大家。这是一场战争。”

  没有小马想再逗留下去,原因不言自明。狼马们的身形迅速消失在灌木与高草中,其机敏与维尼尔不相上下。吸血鬼们遁入坎特洛特无数的巷弄间,与阴影和暗夜融为一体。维尼尔去工作了,只剩我一个,形单影只,踱着步子回家。

  这条回公寓的路我不知走了多少次,我仍然感到不安。我被跟踪了。四下环顾,却只有路灯映照下空荡荡的街道。我能闻到小马的味道。我能听见他们放轻了的的蹄声。我只是没法指出他们在哪儿。

  我飞快地冲上楼梯,公寓门上粘着什么——是一张维尼尔的照片,打了一个鲜红的叉,大概是用血画上的。在照片的下面潦草地涂了一行字。

  “银纹,向您致意。”

  在我蹄里的,是新一期的《今日坎特洛特》,封面上是爆炸过后的小马利亚报社。

  “啊我操!”

  今晚,夜店里最闪耀的小马,维尼尔有麻烦了。

  ……

  坎特洛特夜总会。

  我的头脑里大概有了计划——至少比没计划要好吧。我溜进去,警告维尼尔,然后,尽可能地疏散小马们……一只翅膀闪电般地伸出来挡住了我。

  “嘿,回去排队!”

  我不高兴地把糊在我脸上的翅膀挡开。“我是DJ的朋友。”

  “你不在VIP名单上。”保镖拖长了腔调。

  “我可没时间,陪你玩游戏。”

  我不动声色地混迹于马群当中,在无数小马间挤出一条路来。跃动的鼓点,律动的霓虹,调音台似乎遥不可及。呼喊她的名字显然不合时宜,更何况,我不觉得她能在喧闹的舞曲当中听见我的声音。

  爆炸。猛烈的爆破声来自四面八方,震耳欲聋。还是太晚了吗?周围的小马们尖叫着,恐慌着拥向出口。我逆着马群前进,尽力靠近维尼尔。

  就要到了……

  “奥克塔维亚,趴下!”

  我猛地伏倒,比想象中还要敏捷。什么东西呼啸着从头上飞掠而过,发出可怕的破空声,带着难以置信的精准与力道钉进了对面的墙壁上碎裂。维尼尔在用魔法飞掷她的唱片!挤满小马的夜店转瞬间空空如也,只剩下我,维尼尔,还有几只不请自来的银色小马。

  至少没有小马受伤。

  干得漂亮,奥克塔维亚,乐观点总是好的。

  “维尼尔!”

  “别担心,是蓝宝石秀儿的专辑!”

  我正要警告你有一大堆疯狂的邪教徒要砍了我们,但现在没这个必要了。

  我全力冲刺,压低重心,更多的投掷物滚动着着砸在舞池上,我一个滚翻,依托着吧台作掩护。紧接着是一连串的爆炸。维尼尔滑进吧台后面,紧挨着我。

  “你还好吗?”

  “从没如此好过。”我嘟哝。“维尼尔,他们要把这里炸上天!”

  一阵炒豆似的开火,密集的火力打在我们身后的墙上,留下一排可怕的大洞。我大叫起来,不管这是什么,被打到肯定不会好过。

  “呃啊,他们还有火枪!”维尼尔恼火地叫喊着。

  “他们有啥玩意?”我喊。

  “狮鹫滑膛枪,”维尼尔说。“燧发机,用爪子操纵。瞄准,勾火,然后,砰。”

  “告诉我,你是从哪知道的这些?”我在枪火间扯着嗓子喊道。

  她没理我。“看样子他们还装了银弹,太尼玛棒了。”

  “我们得离开这儿,到外面去,肯定还有出口的!”

  维尼尔的唱片暂时阻挡了他们,但也只是暂时而已。随着下一首舞曲响起,舞池里涌进来更多的不速之客。他们卷土重来,独角兽,天马,还有陆马,鬃毛染成银色,武装到了牙齿。装备着加重的蹄铁和火枪。

  “受死吧,吸血鬼!”

  “那只狼马交给我!”

  “我要把你们的脑袋拧下来当夜壶!你们一个也别想逃!”维尼尔吼叫。

  我目瞪口呆,为她那可怕的字眼而涨红了脸。她翻了个白眼。

  “我不是真的要拧下他们的脑袋来,奥克塔维亚。只要让他们以为我们会这样干就是了。”

  有些时候,表现得像个嗜血的怪物不是什么好主意。比如当你是被一群怪物猎人追杀的时候,。

  我松了一口气。

  “也许吧。”

  “维尼尔!”

  “放轻松,嗯?在这待着,我去和他们谈谈。”她顿了顿。“实际上,我是去把他们杀了,抱歉。”

  “不,等等!别伤害他们!”

  “你踏马在逗我么?”

  她从掩体后面冲了出去,前所未有的敏捷。我看着她与敌马缠斗在一起,血统赐予了她无与伦比的速度与力量,银蹄铁的小马们在她面前显得不堪一击。她露出邪魅的笑,沉浸在暴力的快感中。枪火纷飞的战斗,新鲜血液的气息,唤醒了她本能的兴奋。我呆呆地看着,病态的着迷。维尼尔尖啸着,吼叫着亵渎的字眼。至于我,呃……快点,快出去!

  你疯了吗?

  让我出去!我也想玩!

  身体里住着一个喋喋不休的声音是很烦马的,但偶尔也很实用——比如,在需要制造些真正的破坏的时候。比如,现在。

  我咆哮着,任凭兽性接管了自己全新的身体。冲上去扑倒了挡在我面前的第一只小马。我感到自己正变得更加强壮,更敏捷,更勇猛。更蠢了一点点,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

  是时候出来透透气了。

  即便是在打斗当中,维尼尔仍然好整以暇地保持着她自己的风格。敏捷,诡谲,毫无规律。在舞池中带着蹒跚游走,不时失去平衡。在空中翻着筋斗,用一连串华丽的飞踢与摔技终结对手。

  而我,则选择彻彻底底地反其道而行之。讨厌夸张的技巧,我热衷于用自己的蹄子去问候他们的天灵盖,或者用啤酒瓶,或是蹄边一切合适的东西,比如桌子,地板,或者我的头。

  卓有成效,敌马在退却了。他们狼狈地拖走地上的同伴,俟增援赶到后再发动反攻。

  “该溜了!”维尼尔叫道。

  “完全赞成!”

  “维尼尔,你在干什么?!”我大叫。

  “我们得抓个舌头!我们要的是答案!”维尼尔拖着一个打昏了的怪物猎人。

  “来,把他放到我背上!”

  我冲出大门,尽力逃离身后的混乱。

  “你跑什么?一点也不酷。你该从容不迫地从爆炸现场走开。”

  “坎特洛特夜总会就要炸到天上去了,而你还在关心自己够不够酷?!”我大叫着,叼着那昏迷小马的鬃毛,努力拖着他前行。

  爆炸撕裂了宁静的夜空,明亮的光焰拖曳出壮观的尾迹。维尼尔悠然地踱着步子,燃烧着的碎片,从她身边纷纷扬扬地落下。真酷。

  ……

  “露娜说,为了撬开他的嘴,我们可以不择蹄段。”

  “真的吗?”

  “假的。实际上,我们连他的一根鬃毛都不该动。”维尼尔撅了噘嘴。“公主会派小马来把他带走。”

  “但他不知道。”我说。“来扮好警察和坏警察?”我提议。

  “首先,这行不通。我们要扮的是坏警察和坏警察。其次,我们不是警察,我们是神经病,是渴望鲜血的杀马狂,施虐狂,偏执狂;我们是沉溺滥交和搞姬的邪恶超自然生物。”维尼尔妖魅地笑起来。

  “维尼尔,这光听上去都可怕。”

  “我知道,会超赞的!”

  “你吓着我了。”

  我不知道刑讯逼供应该是什么样子。我猜应该和应聘差不多,只是面试官被换成了毫无怜悯与道德的冷血小马,带空调的办公室被换成了潮湿阴暗的小房间,头顶悬着一盏昏暗的电灯泡,身子被皮带绑在椅子上。你有工作吗?你仍然和父母住在一起吗?

  我猜是的。

  “你叫什么?”我不动声色地问。

  没有回答。

  “很好,鉴于你的沉默,兹称呼你为,渣渣。”

  “维尼尔,这不大好。”

  “我本来就不好。我发起火来更不会好。”

  “你不会想要惹火她的。”我补充。

  “所以,你最好把你知道的一切,有关银纹的,还有你那个可怜的小组织的一切,原封不动地说出来。”维尼尔的声音阴森可怖。

  “你最好按她说的做。”我再一次附和。

  维尼尔翻了个白眼。

  “你吓不到我。”他啐道。

  “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你开口?”

  “等你们都去死!”

  “如果我们舌吻呢?你会开口吗?”

  “等等,啥?维尼尔!”

  “不…不!”那公马涨红了脸。

  维尼尔转过脸来对着我。“你,我,现在。”

  “维尼尔,你在说些啥啊?!”

  “做就是了。”

  我们拥吻在一起,当然了,我们有意拖长了些时间,很淫乱,很热烈,很黏,很湿。舌头上加了些额外的动作,亮晶晶的津液弄得到处都是了。我娇喘着松开她,脸颊涨得通红。有点太激烈了。

  “这真的有必要吗?”

  “没,我只是想要而已。”

  ……

  维尼尔的耐心渐渐消磨殆尽。她吼叫着,扼住了他的脖颈。

  “你喜欢空气吗?真巧,我也喜欢!而你活着的每一秒都是浪费!”她大叫着晃动他,直到那小马的脸变成了绀紫色。

  “维尼尔,不要!”我把她拽开。“一边去!”

  “拜托……打扰一下,好心的先生。您大概不介意透露一下你们藏身之地的位置吧?”我的声音无比甜美。

  “不!”

  “拜托嗷~~”

  “不!我不会说的!”

  “嘤嘤嘤~”

  “死心吧!”

  我气呼呼地摔上门。

  “进展如何?”

  “他不开口。”

  “你用了什么法子?”

  “友好地问。”

  ……

  “你还想做公马么?”

  锃锃。

  “维尼尔,把树篱剪放下!”

  “你说过我们不能杀了他!我是说……她。等他物理娘化之后。我可以用厨房的剪刀吗?”

  “不!”

  “或者用新买的面包刀?广告上说锯齿刀刃很适合切割。”维尼尔愉快地说,加重了最后一个字眼。

  “嗯嗯,也许水果刀也不错。”

  “那太小了。嘿,黄油刀怎么样?”

  “那不是用来切东西的。”

  “谁规定的?”

  “他大概昏过去了。”

  “把他弄起来。”

  我提来一桶冰水,给他兜头浇下去。

  “嘿,什么东西又湿又傻逼?”

  维尼尔一把抓过空桶,扣到他脑袋上。“就是你!”

  他呻吟。

  “渴了吗?”

  “不……不……我没有。”

  “很好,但我可都要渴死了。”维尼尔的声音阴骛而妖冶。“巧了,正好你在这儿。”

  “她已经好久没尝过血的味道了。”我附和。“她的尖牙已经等不及要刺进你的脖子了。”

  “然后我们还可以一起做吸血鬼呢~”维尼尔开心地笑了。

  “不!求你不要!”

  “又来了。”我慢吞吞地说。“我最近也有点小不爽噜。好久没有吃肉肉了,想要新鲜的小马肉呢嘤~”

  “你——你不能!”

  “等我先吸干他,”维尼尔咯咯地笑着。“等下,如果我先咬他,把他变成吸血鬼,然后你再小咬他一口……他会变成什么?”

  “应该是……少了半条腿的吸血鬼。”我翻了个白眼。

  “不,不。我觉得应该是……杂种!”

  “嗷,真的?那超酷的!”我兴奋。“你看,你早该把我先变成吸血鬼的。”

  “那你就是吸血狼马了!”

  “我不想变成怪物!!!”他惊恐地哭嚎。

  “维尼尔,亲爱的。我能看看那把刀么?”

  我用前蹄试着锋锐的刀刃,叹气。他不肯合作,不肯妥协。现在是先礼后兵的后半步。刀刃从我的蹄子上划过,轻而易举地割开了软毛下的皮肉。我发出愉悦的喘息,仿佛从痛觉中汲取着快感。血开始流了。我希望他会这样想——“假如她这样对她自己……她会对我做什么?”

  我将蹄子举过他的头顶,让自己显得麻木不仁。我的血滴落在他的脸上。他尖叫,发抖,觳觫地扭动着。维尼尔的嘴唇微微发抖了。

  “不介意我……尝一小口?”维尼尔神经质地咯咯笑着,她凑过来,灵巧地舔舐,吮吸着伤口。

  “怪物!你们全都是怪物!!”他撕心裂肺地嚎叫着,在椅子上徒劳地挣扎。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绝不!”

  维尼尔开始舔舐他的脸颊,心满意足地享受着我的鲜血。

  呃,虽然有点恶心吧——这肯定不卫生。

  他惊恐地喘着气,抖得像筛糠。维尼尔的尖牙一寸寸逼近他的咽喉。

  维尼尔张开嘴,尖牙抵在他脖颈柔软的皮毛上。“哈啊~~~”

  “啊啊啊啊好吧!!”他吓得鬼哭狼嚎。“我说我全都说啊啊啊求你了别咬我我不想死我不想被吸干啊啊啊妈呀————”

  维尼尔关上身后的门。

  “他大概是吓尿了。”

  “我去取拖把。呃,我还需要创可贴。”我嘟哝着,吮着蹄子上的伤口。

  “奥塔的味道……仍然棒呢。”维尼尔在我耳边轻声呜噜。


thumb_up55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橘彩星光 Lv.3 麒麟
评论 第十八章 酷小马从不回头看爆炸

我承认我想歪了,但开头是不是DJ在给奥塔做按摩?

3 月 25 日
2楼
OP39 Lv.4 独角兽
评论 第十八章 酷小马从不回头看爆炸

真的就开幕雷击啊:ftemoji_pinkiesugar:

3 月 29 日
3楼
CrepusculeFlicker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十八章 酷小马从不回头看爆炸

作者放飞了自我, 我也放飞了自我:ftemoji_pinkiesugar:

1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

  • Shipping♥CP合集之其他小马CP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