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rate_Balance
Accurate_Balance
Lv.16 4886/4960

#Accopia 此则岳阳楼之大观,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已有翻译归档:https://share.weiyun.com/53kL2IW (密码dg2H8z)

为巢所属

七:友谊

本作评价
33()
()0

七:友谊    7: Friendship

 

暮光的意识被种种感官充斥,全然僵立。她生了四个蛋,她的朋友们挤着来看,小马镇的每一位工蜂都在问她是否安好,她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的恐慌逐渐失控,鬃毛与尾巴中,一根接一根的乱毛支棱出来,看上去好似遭了电击。

 

我——我撑不住了...不不不不!

 

暮光无限坠落的意识,在凯蒂斯塔强大的声音将虫巢思维中的恐慌尽数沉默时,恢复了理智。<暮暮,我问你答:你情况如何?>

 

与此同时,云宝挤过棘轮身边,在四枚紫色的卵前停下。“暮暮,这些是啥玩意儿!?”

 

暮光仍在发育的多线程对话能力在这时自行生效:<凯蒂斯塔,我...我产卵了!>“我、我产的卵。”

 

<仔细听好,暮暮,你需要找一个相对安静的房间,冷静下来,要照顾好你的卵,你需要许多知识。>

 

小蝶冲进卫生间,一把将云宝推开,检查起地上的卵。“天呐,原来不是我看错了,你真的要生蛋了。大自然真美妙对不对?”

 

暮光合不拢嘴:“等等,你知道我要生蛋了?”

 

卫生间外的朋友们也提出了相同的问题。小蝶在一众朋友们的注视下怯懦地一缩。“那、那个,我照顾过很多卵生动物的嘛,只是从来没在小马身上见过这些征兆。”

 

凯蒂斯塔尽力通过链接安抚暮光。<我知道,兹事体大,但你得保持镇定。等你有比较长的空闲时间,可以对话的时候,记得找我。孵化车厢的看护员在来的路上,但现在,你需要保护好你的卵。>

 

暮光的思绪放慢下来,呼吸也不再过度急促。<我会保护好它们的,谢谢你。>这是件大事,很大很大的事,不能让大家被我吓着。她稍稍抬高声音,打断朋友们混乱的交谈:“姑娘们!拜托了,我刚生了四个蛋,身上黏糊糊的,接下来该怎么办都不知道,请给我点思考的时间吧。”

 

小蝶惊叫一声,推着云宝往拥挤的卫生间外走。“我们出去吧,云宝,要是你生了蛋,肯定不想我们围观的吧?”

 

云宝脸色一红:“也...是,说得对,我们先出去。”

 

暮光宽慰地叹了口气,棘轮在门外合上门。<麻烦你,只要是凯蒂斯塔允许的,全都告诉我的朋友们。>

 

<我会的,暮暮。>他答道。

 

终于独自留在卫生间里,暮光跌坐在地,用隔音魔法包裹住自己的脑袋,尖叫了整整一分钟,感觉还不够,于是又两分钟,这才感觉混乱的情绪宣泄了大半,又能理智思考了。没问题的,暮光闪闪,不要恐慌。不,要,恐,慌!暮光收集起勇气,面向自己的卵。<凯蒂斯塔,我的...这些卵,应该没受精吧?我没...做过那种事呢。>

 

听到暮光镇定下来,凯蒂斯塔很为她高兴。<你在没有配偶的情况下,可以自体受精。>

 

暮光愈发困惑:<自体受精?那...里面的幻形灵不是会和我一样吗?>

 

<确实如此,但这正是魔药存在的意义——基因修改。不过,以后再教你那个,先看眼前。现在小马镇正是盛夏,温度不是问题,卵壳会在三个小时内硬化。你现在有时间冲个凉,但洗干净之后,你要给你的卵喂食大量爱意。>

 

<好的,我觉得这应该没问题。>暮光拿起一条毛巾,用温水擦洗自己的卵,放干后,用另一条毛巾包好,这才考虑自己的卫生需求。

 

冲凉的同时,凯蒂斯塔的教导也在继续:<由于我们的虫巢思维工作原理,将我们巢穴的卵放进孵化室之前,必须先提供大量爱意。>

 

<孵化室是必要的吗?还是说只是保险措施?>

 

<实际上两者都是。由米亚和我向工蜂提供更多资源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卵携带的养分不足以支持发育。而相较于冒着风险对我们自己的身体进行改动,我们选择依靠科技。我们的科学家们,设计出了孵化室系统,通过水晶,向卵提供持续的营养与爱意供应。这样一来,我们要做的就只是通过基因工程修改卵壳,使其具有半透过性。在产出的前三个小时里,卵壳极其柔韧,因此装入孵化系统的过程不会带来危害。>凯蒂斯塔停顿片刻,<还有一件事:向你未孵化的孩子们传输爱意,会让他们在虫巢思维中与你永久相连——正如同你还在茧中时,我向你提供了第一批爱意。>

 

暮光冲完澡,揭开包裹着虫卵们的毛巾,战战兢兢地看着它们。要来了,我的第一批卵。<这会给我们的虫巢思维添麻烦吗?>

 

<不会,只要你还在链接中,你的孩子们也都会连接其中。然而,我和你中的任何一个若被分割出链接,你的孩子们就会和你产生一个新的虫巢思维。这也是每一代女王接过前代接力棒的方式。>

 

这些话,如一辆重型货车撞上了暮光,她俯下身,从更近的视角观察自己的卵。卵壳里,四只未来的幻形灵此时还只是四小团细胞,但对暮光来说,他们却代表着再也无法回头的起点线。<我明白了。如何控制爱意供应量?>

 

<够了的时候,你会有感觉的。>

 

暮光想舔舔嘴唇,然而她的舌头与嘴唇同样干燥。我...我...她咽下喉咙中的干结,不能让我的恐惧害死他们。

 

她拿出坚定的意志,垂下头,将独角对准卵堆。她深深地伸入自己庞大非常的爱意储备中,将大量的爱意向四颗虫卵倾倒而去。传输爱意的过程中,四枚卵的卵壳表面亮起一层浅浅的薰衣草色的光。暮光的独角与卵间橙色的魔法中混进了丝丝缕缕的紫,但她全然不曾注意。

 

卵壳表面的光逐渐明亮,暮光很快感觉到,虫卵不再吸收爱意,于是停下。四枚卵都发出温和的紫色光线。<她们该像这样发光的吗?>

 

<我看不到情况,但没错,幻形灵的虫卵在接受爱意后,会发光数小时。你感觉到他们在链接中的存在了吗?>

 

暮光并不理解。<他们几乎没有发育,根本没有大脑,怎么会在虫巢思维中呢?>

 

<不用找他们的声音,找链接中为他们预留的位置。>

 

<这可怎么做?>暮光话音刚落,凯蒂斯塔便给她发来了答复。有了新的知识,暮光很快就在虫巢思维中找到了四个空洞。<所以,每位工蜂在虫巢思维中都有专门的位置吗?>

 

凯蒂斯塔对暮光快速理解信息的能力很是满意。<没错,这样等到他们发育到足以与你建立连接的时候,就会自动进入链接了。>

 

暮光此时已冷静了许多,母性本能逐渐占了上风。她弱弱地对着自己的卵露出微笑,小心地用球节抚摸其中一个。<孵化要多久?>

 

<三十天,孵化后有三年的幼虫期,然后蜕皮,成为类似于少年期小马的状态,然后再以和普通小马相仿的速度生长。这些交给看护员们就好,至于现在,我觉得你该去营救棘轮了,你的朋友们对你很有些担心。>

 

暮光站起身,重新用毛巾将卵包裹好,放到自己的虫翼之间,走出房门。<以我对云宝黛西和苹果杰克的了解,她们中现在肯定有一个已经跟棘轮扭打在一起了。>

 

她腹中又传来一阵异动,但这次是熟悉的咕噜声。<看来产卵之后会饿肚子。>她跑向楼梯,每一步都微微蹦跳。

 

<正常现象。女王的发育过程本身就很消耗能量,你现在还需要更多能量来维持产卵频率。>

 

暮光的步子慢下来,变为行走。<频率?我会经常产卵吗?>

 

凯蒂斯塔不太敢说出口:<除非饿到快死的程度,否则准女王是不能控制产卵的,我当年每天都产卵。>

 

暮光正往楼下走,僵在原地。<每天?!>

 

<在你发育成熟前,都会是这样了。确实不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但这就是身为女王所逃不开的一部分,从来也没有女王敢乱改这部分基因,你也只能忍忍了。>

 

暮光大叹一声。好吧,随便,那也是明天的暮暮的麻烦了,现在我要做的,是确保我的朋友们还是我的朋友。<我会尽力的,谢谢你的帮助。>

 

<其实你不必答谢,暮光,不过我也乐于接受。如果你还有问题要问,随时都可以找我。>

 

凯蒂斯塔切断通讯后,暮光慢慢地,深深地呼吸四次。我还有成吨的问题想问,但不能再让朋友们等着了。确认过卵在自己的肩胛上稳稳放好,她向未知的楼下前进。

 

快到一楼时,暮光听见棘轮说话的声音:“...所以,暮光现在进入了准女王阶段。”

 

云宝黛西最先看到暮光,飞上前来:“真的假的?你现在和虫后差不多?”

 

虫后?暮光皱起眉头:“是幻形灵准女王。我希望我们都不要再提产卵这件事了。我几个月没有见到你们,只是希望我们能做回普普通通的朋友而已。”

 

瑞瑞闻言窃窃发笑:“亲爱的呀,成为谐律元素(the Elements of Harmony)的我们,又怎么能和‘普普通通’这四字沾上边呢?不过,为了你的话,我愿意不去在意这些...怪事。”

 

暮光不太能接受瑞瑞的措辞。算了,蹄踏实地,慢慢来吧。

 

苹果杰克批评地瞧了瑞瑞一眼,看向暮光:“我的老天爷,暮暮,你这档子事,让我有点转不过弯来,但你和棘轮两个都跟我们说了真话,没藏着掖着,那我们当然还是朋友。”

 

萍琪几乎不等朋友把话说完,就从座位上暴起。暮光刚走下楼梯,她便上前去拼命想看她背着的卵。“哦,哦,哦哦哦!我可以帮你带宝宝小马!”萍琪皱起眉头,就地坐下,“等等,这些是蛋蛋,不是宝宝,那是不是该叫带蛋蛋呢?蛋又不会走路,我可怎么带呢?还是说我该把它们戴在头上?”

 

暮光向后躲了一步,展开双翼。“不是这么一回事,但还是谢谢了,萍琪。”

 

暮光看见,小蝶对棘轮私下里说了句什么,随即便跑出了图书馆。紫色幻形灵本想向棘轮询问情况,云宝黛西却又挡在了她面前:“你生了蛋诶,怎么一点也不紧张的样子?”

 

暮光又皱起眉头。“我正在努力不要紧张,你这样让我很紧张。

 

“是啊,因为你,呃,对这些根本不知道会生下来的蛋特别关心,我们怎么知道你没被洗脑成超级虫妈...什么的?”

 

“我才没被洗脑,云宝黛西!”暮光抗议,“你要是有了宝宝你会怎么想,嗯?你难道会把幼驹丢在街边吗?”

 

“这不一样啊!我如果怀了孩子,早早就会有准备的。你发现自己要生蛋的时候,可是超~级惊讶的。”

 

暮光已几乎退无可退。“云宝,他们不止一次地告诉过我会有这种事,差不多每天都要说一遍,我只是不想去想这件事而已!我本来以为要等几年——至少几个月——才会发生这种事,结果,今天就发生了,懂了吗?!”暮光的双眼里有了泪水,声音不再稳定,“但我也得学会应对,因为这就是现在的我——我是幻形灵女王!会生蛋!你要是接受不了的话,云宝黛西,那我看你还是算了吧!

 

她推开僵立不动的天马,一道橙色火焰闪过,换上工蜂伪装,转过头面向图书馆里的小马。“现在我要去火车站了,再,见。”暮光丢下朋友出门去,向周边的看护员发出返回移动孵化室的命令。

 

苹果杰克白了一眼郁闷非常的天马。“就算是暮暮没准备好,那些蛋也是她的孩子,我还以为你不会笨到对别马的家马说这种话呢。”云宝站在原地,一言不发,阿杰看向一旁的朋友们。“咱们走,去给暮暮看看,咱们中不理解她的是少数。

 

瑞瑞留在最后,等朋友们都远得听不到了,对云宝说:“你说的话没错,云宝,但你该学学说话的技巧了。”

 

她气鼓鼓地对着地板踢了一蹄。“好啊,我会学的,等我学会不吮蹄子了就学这个。”

 

瑞瑞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朝苹果杰克的方向追了上去。

 


 

斯派克骑在苹果杰克的背上,他们向暮光的方向追去。即使是伪装作工蜂,背上放着毛巾的她还是相当显眼。很快,斯派克就找到了紫色幻形灵。“她在那边,阿杰。”

 

苹果杰克奔向沿街彳亍的暮光,幻形灵的双翼展开,保护着自己的卵。“喂,甜心,等我们一下。”

 

苹果杰克做好了被暮光撒气的准备,她却只沉郁地看她一眼。“阿杰。”

 

“听我说啊,你知道云宝这小子的,她也只是关心你。”

 

“对啊,”斯派克插嘴道,“云宝有时候真的很迟钝的。”苹果杰克瞪了他一眼。

 

“谢谢你们。我本来想和你们好好玩一阵子的,结果就出了这种事,现在你们都觉得我奇怪了。”

 

瑞瑞来到暮光的另一边:“我承认,我...对于你成为幻形灵这件事接受得不好,而我要为此道歉。自从泽科拉(Zecora)那次的骚乱之后,我告诉自己,绝不能再让先入为主的偏见影响我的行动,可我还是对你有了偏见。我能乞求你的原谅吗?”

 

暮光虚弱地微笑,蹭蹭自己珍珠白色的朋友。“我当然原谅你了,瑞瑞,能找回我的朋友们,我已经很开心了。”

 

萍琪跳上前来,面对着暮光,蹦跳着倒退。“我们还应该给你办一个‘喜得贵子’派对呢,肯定会比我之前给蛋糕夫妇(Mister and Missus Cake)办的还要好,毕竟他们只有两个宝宝,你有四个呢!”

 

暮光心中瑟缩。是啊...四个,暂时是四个。不,这些事以后再想,现在我要和朋友们待在一起,也许以后我都不会再有机会到小马镇来了。

 

<我可以帮你把卵带到孵化室去,>棘轮插进话头,<这样你能有更多时间和朋友在一起。>

 

<谢谢你,但不用,这些是我的第一批卵,我要亲自把它们送进孵化器。>

 

走了许久,才终于到达火车场站,一路上她都与朋友们聊着。大多数镇民都向并行的小马与幻形灵投来好奇的目光,但基本也就到此为止。镇里的这六只雌驹有各种奇怪的朋友,他们见怪不怪。偶尔经过的幻形灵也保持距离以示尊重。

 

他们走到第一对铁轨时,小蝶正好出现。“刚才突然走掉,对不起呀,我去商店买了点东西。”

 

斯派克说出了大家共同的疑问:“现在买东西有点奇怪吧?”

 

“嗯,是这样的,我觉得如果不想——”

 

萍琪打断她的话,指向他们正靠近的车厢。“哦,哦!是不是那里?”

 

两名雌性看护员走上前来。左边的那位,考虑到在场的非幻形灵并不少,认为这时候用链接交谈不太礼貌:“剩下的可以交给我了,暮光。”

 

她挥挥蹄:“我想自己来,至少这第一批让我来吧。”

 

除了棘轮和小蝶,朋友们听到‘第一批’都挑起眉毛。适才发言的看护员点头遵从,向孵化车厢内指了指。“请余下各位在外等候。”

 

暮光的朋友们看上去不太开心,小蝶小心翼翼地走到暮光身边。“嗯,我会很小心,不会碍事的,可以让我看看吗?如、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

 

暮光一只前腿搂住金丝雀似的朋友。“小蝶是我认识的最会照顾小动物的看护员,我觉得让她一起来挺好的。”

 

雌性工蜂谨慎非常。“暮光,孵化室这项技术,非常敏感,从来只有看护员和女王们可以入内的。”

 

小蝶在这种压力之下不安地退缩。“那,好吧。”

 

暮光眯起双眼:“我相信小蝶,愿意以我和孩子们的生命信任她,这样不够吗?”

 

另一位看护员向同伴发了一条消息,让她不要说话,自己接过话题:“自然是够的,暮光,只是我们不太习惯让别马看到孵化室内部。”

 

暮光紧接着第二位看护员的话:“我理解,但我们正在尝试与艾奎斯陲亚建立更加牢固的盟友关系,不是吗?”

 

“确实。”看护员认同道。

 

移动孵化室的内部,一尘不染,照明充足。车厢内前三分之一的空间由各类机械占据,余下的则是一个个空置玻璃管,每根管的内部空间都能宽松地放下一枚卵。最靠前的四根玻璃管内已经充入了橙色的溶液。复杂的环境令小蝶吃了一惊。

 

先说话的那位看护员指向车前端的机械系统。“这是基本环境控制组件,通过车厢上下内置的导管,控制孵化管内的温度与营养供应。这一代设备甚至可以选择性地使用水晶,或直接使用独角,进行爱意喂养。”第二位看护员拉动若干拉杆,拨动转轮,孵化管内的液面不再上升。

 

“每一枚卵都可以在管中停留到即将孵化的状态,也可以中途转移到裸械的固定孵化室内,而孵化前,您随时可以通过魔法药剂按照需要调整工蜂的基因。”

 

小蝶困惑地唔了一声,暮光说道:“所有的卵都要调整基因吗?”

 

“一般来说不是这样,但决定权在您。即便不作调整,您的第一批卵也已经具备相当高的潜质。”第二位看护员解释道,打开填装完毕的孵化管盖,“准备就绪,剩下的就是将它们逐个放入管内了。”

 

暮光向后扭过头,用魔法小心地抱起自己的四枚卵,分别递给在场的雌驹,自己留下一个。“小蝶,你想帮我放一个吗?”

 

小蝶温柔地抱紧小小的紫色的蛋:“我很愿意,暮暮,但我觉得你该是第一个。”

 

暮光点头,小心地将她怀中的卵飘起,放入孵化器内。精密调配的溶液,令紫色的卵恰好漂浮在液体的中部。暮光瞥向四周,房间里的其他孵化管,只隐约意识到身边的雌驹们跟在她之后,也将卵放入孵化管中。这里的孵化器超过两百了,我真的不敢相信,凯蒂斯塔居然说我每天都会产卵。她双眼再次扫过满屋的玻璃管,心中又泛起恐慌。如果不是这样,这里也不会有这么多孵化器了吧。

 

就在此刻,她猛然意识到,巢穴里有四千工蜂。塞雷丝缇雅啊,凯蒂斯塔的工蜂那么多,更不用说还有身亡的。我、我有一天也会像她那样...有成千,甚至上万孩子的。

 

看护员们能感受到暮光的情绪低落,小蝶也看出了她的异样,她将一只蹄子放在暮光肩上,给她以安慰。“我觉得你会成为了不起的女王,暮暮。”

 

“你...不讨厌我吗?我现在和小马...不一样了。”

 

看护员们回避而退,给两位雌驹留出空间。小蝶抱住了她的朋友。“暮暮啊,虽然你的身体不一样了,可你还是我们的暮暮,是善良的小马。不仅是幻形灵,就算你变成了贪吃精灵(parasprite),变成了骡子,你也是我的朋友。”

 

暮光的视线模糊了,她以拥抱回应。“谢谢你,小蝶,我...我好怕。”

 

小蝶抱着暮光,轻轻抚摸紫色朋友的后背,任由她以哭泣宣泄心中的负担与焦虑。两位看护员一言不发,疑惑地看着这一幕。<真特别,她不需要链接也能安抚暮光的情绪。你说,这种方法会不会也能用来照顾幼虫?尤其是暮光的幼虫?>

 

<值得研究,我这就通知裸械那边的孵化室职员。——我们该开始工作了,现在对暮光来说是生命中的关键时刻,即便损失一枚卵,后果也不堪设想。>

 

<说的对呀。>年轻的看护员开始工作,却仍在不时地偷瞥相拥的两位朋友。小马们有如此奇妙的力量,他们自己却浑然不知呢。

 


 

暮光在小蝶怀中啜泣,泪水流在小蝶的绒毛上。五分钟过去了,她的肚子大声叫起来,吓了天马一跳。暮光脸颊一红,揉着后颈,看向自己的卵。“对不起,我饿得有点厉害了。”

 

“啊,我理解的,其实,”小蝶在自己的鞍包里翻来找去,取出一块凹凸不平,裹着棕色蜡纸的东西,“棘轮说,你们巢穴的幻形灵可以吃肉,所以我刚才去找镇上的狮鹫旅行商,给你们买了些特级肉排。我准备做我妈妈的招牌菜为你庆祝。”

 

“你原来会做狮鹫菜的吗?”

 

小蝶将包好的肉放回包里。“嗯,云宝的妈妈和我的妈妈都和来云中城游玩的狮鹫交过朋友,狮鹫们...只吃肉,所以我妈妈就学了做肉菜,也教过我一些简单的菜谱。”

 

暮光露出微笑:“我相信你做的一定会好吃。”

 

再拥抱,分开,她们走出门去,只见云宝黛西站在门外,旁无别马。若不是天马脸上满怀歉意,暮光本想直接扭头就走。

 

“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反应那么大。”不等暮光说话,云宝就丢出一句,“我不是故意要让你难堪的。”

 

暮光指向附近的一节客车厢。“我们到那边说吧,这样我不用伪装。”云宝缓缓点头,飞向那边,暮光要求周边的工蜂保持些距离,“小蝶,晚些时候我们在图书馆见吧?”

 

“好的,刚好我也要从家里取些调料来,一会儿见,暮暮。”

 

暮光跟在云宝后面走进车厢,卸下了伪装。“听我说,暮暮,我不该管你叫‘虫后’,也不该对这件事刨根问底的。只是,看到你生了蛋,我真的吓蒙了,你明白吗?”

 

暮光的脸色放缓下来,用蹄子蹭着地面:“没事的,云宝,我自己都很难接受这种事。只不过,就算我被洗了脑...这些卵也是我生下的,我要为它们负起责任。”

 

快说重点,云宝!云宝被自己气得低吼一声:“不,这哪里没事!我不该是这样的!搬来小马镇之前,我跟各种不是小马的也交得上朋友,这种事不该让我反应这么大的。”

 

“云宝。”暮光谨慎地说,然而天马喋喋不休起来。

 

“只要你还是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该介意,可是...”她挫败地垂下头,“我做不到,我就是不能忽视你的样子。”暮光咬紧嘴唇,看着云宝落泪。天马抬起头,看着她,意志坚定:“所以我要和你走。”

 

暮光下坠的心立刻停下了。“你、你说什么,和我走?”

 

“你是我的朋友,暮暮,我不能接受自己因为你是幻形灵的缘故,对你有...偏见。”

 

“云宝,这不是你的——”

 

她不顾暮光为她的开脱:“不,你说的不对。仅仅因为你的外表变得不一样,仅仅因为邪茧做过的那些恶事,我就歧视你,这样不对,接受不了,所以我要和你一起到巢穴去。”

 

“你、你真的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吗?”

 

云宝看见暮光脸上流露出的希望,挺起胸膛。“当然了,我可是忠诚元素呢,对不对?”

 

“那这里的朋友们怎么办?”

 

云宝稍稍泄了气。“暮暮,当我听说你遭遇了袭击,只有变成幻形灵才能活下去的时候,我忽然想通了。我梦想成为一名闪电天马(Wonderbolt),如果梦想成真,我年年都要在全国巡演,可能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都见不到你们。瑞瑞一直想在坎特洛开一家时装店,那时候她也会常年都不回来这边了。就算你还是只独角兽,你作为塞雷丝缇雅的学生也说不定哪一天就要到别处去。”

 

“你要说什么啊,云宝?”

 

“我也不知道!”云宝有些恼火,“我只知道,你迟早会回去和幻形灵们待在一起,对吧?”

 

暮光缓缓点头:“现在的我是准女王,直到我完全发育成熟前,我都无法控制自己的产卵,而在艾奎斯陲亚这边,我没有办法照顾孩子们。”

 

“那我就更有理由跟你走了。我需要克服自己的偏见,而你需要有小马陪在身边,让你时刻记住,你在艾奎斯陲亚永远有一个家。这是双赢啊!”

 

“你真的愿意为我这样做吗?”暮光嘴角向上高高扬起,喜悦地留下眼泪,紧紧地抱住了朋友,“谢谢你,云宝,谢谢你。”

 

云宝觉得,这次稍微多愁善感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便也抱住了朋友。只稍稍抱住哦。“好了,好了,肉麻的事情差不多得了吧,我现在去跟天气管理队请长假,把事情都打理一下。晚饭再来找你,可以吧?”

 

暮光擦去眼角一滴不肯离去的泪。“嗯。小蝶今晚要在图书馆做饭。”

 

“酷啊!要是是什么好东西,我还要给她帮忙。回见啦。”

 

云宝离去,暮光就地坐下。“她们...”她颤抖着深呼一口气,“她们还是我的朋友,感谢塞雷丝缇雅。”

 

暮光给了自己些整理心情的时间,这期间一名工蜂为她带来了午餐。她今日吃足了爱,因此将爱意水晶原封不动地退了回去。

 

晚餐前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不如找一位爱意收集员见见面吧。她发出一条通用问询:<小马镇内的收集员,有谁现在有时间聊一聊吗?>

 

二十多条答复,其中一条尤其引她注意。<我现在不忙,暮光,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到我家来。>

 

虫巢思维告诉暮光回答者的身份。<玫瑰(Rose)?我从来不知道你是幻形灵呢。>

 

工蜂弱笑一声。<如果你知道了的话,我也该换一行了吧。>

 

<倒也是。>

 

<来的时候请伪装成普通小马。现在小马们对我们还不非常欢迎,我不希望引起不必要的警觉。>

 

暮光面露恼意,捏造出一只绿色天马作为伪装。不该是这样的。但,我不能让姐姐引来关注。<好的。>

 


 

找到玫瑰的住处还算轻松。玫瑰像是招呼老朋友般将她迎进家里。她的住处与镇上别的房子别无二致。现在我知道为什么她用单向窗了。

 

玫瑰卸下伪装:“想来些茶吗?还有小点心。”

 

她的模样让暮光很诧异:“你看上去和小马时候的样子一模一样,只是——”

 

伪陆马的身上有着幻形灵的多种特征:蹄子的洞,虫翼,弯曲独角,还有那双眼睛。令暮光欲言又止的,是她保持不变的鬃毛、体色和可爱标记。“诶,母后没跟你说过吗?”

 

暮光随着她走进厨房。“说什么?”

 

“我们巢穴的收集员,一生的大部分时光都以自己创造的小马身份度过,因此我们的伪装也永久地改变了我们的毛色。我的身体变成这样,已经有好多年了。”

 

“为什么不常常换别的伪装呢,这样不就能避免这种问题了吗?”

 

玫瑰烧起了水。“我们做不到。收集员的训练过程,要求我们熟练掌握伪装,做到几年都不卸下。我的小马伪装对我来说,就像是我自己的身体一样,使用起来完全自如。然而,这种训练的一大副作用,就是我只能使用这一种伪装——也因此,如果我被识破,就很难逃出生天。”

 

暮光品味着玫瑰给她的情报,忽而玄关传来一只雄驹的声音:“亲爱的?你没说要请客马来呀。”

 

暮光慌忙对玫瑰比划着要她换回伪装,然而吉利径直走进厨房。他看着玫瑰的模样,却完全视若无睹,暮光大惊。工蜂露出微笑,在他唇上轻轻一吻。“是刚请来的啦,暮光想看看我的兼职工作。”

 

吉利看向伪装中的准女王。“暮光?不会是那位暮光闪闪吧?”

 

<没关系,暮光,吉利对幻形灵没什么意见。>

 

暮光选择信任姐姐,她身上闪过橙光,现出真身。吉利惊奇地吹了声口哨:“真是见了九头蛇了,没想到公主的私传学生一直以来都是幻形灵女王啊。”

 

暮光紧张地将蹄子碰在一起,缩进座位里。“其实,我当幻形灵只有两星期而已。”

 

他脸色一变。“啊...哦。这就...唔。诶,等一下,所以这就是公主说的‘你在巢穴接受治疗’的意思?”暮光弱弱地点头。他看看两只雌驹。“别告诉我你们提早十年谋划要共侍一夫吧。”

 

三马都大笑,过了好几分钟,玫瑰才喘匀了气。“抓流氓哇!”她大抗议。

 

“好啦,她怎么可能真是暮光闪闪。”他打趣地嘲弄,又看向暮光,“你肯定是镇上别的幻形灵吧?”

 

她皱起眉头,避开视线。“不是呢。”

 

他打趣的笑意顿时化作蹙起的眉。“这...样啊。公主们知道吗?”

 

“她们都知道。”暮光向他保证,“露娜明天早上就要公开我的事情了。”

 

吉利紧绷的神色放松下来。“嗯,如果公主们都没意见,那我也没理由反对什么的。”

 

他们仨在桌边坐下,玫瑰将茶壶取来。她正要去拿茶杯,只听见前门甩上的声音。“老妈,我回来了!”

 

玫瑰给了暮光一个安抚的眼神,抬高声音:“飞板璐(Scootaloo),我们在厨房!”

 

暮光看着熟悉的橙色小雌驹跑进屋里,开心地扑到玫瑰怀中。“你猜今天——”她看到房间里还有个暮光,打住话头,盯着她看了几秒,意识僵凝。

 

暮光朝小雌驹挥了挥有洞的蹄子:“你好呀,飞板璐。”

 

小雌驹皱起鼻头。“等一下,你原来是幻形灵的吗!?”她看向玫瑰,“你不是把镇上你们巢穴的幻形灵都告诉我了吗。”

 

“是的呀,小橡皮糖,”玫瑰说着揉起了小雌驹的鬃毛,“暮光是两个星期前成为幻形灵的。”

 

飞板璐打量着暮光。“公主们肯定气坏了。”

 

暮光看着小雌驹与她未伪装的妈妈抱在一起,目瞪口呆。“公主们是不开心,但我们总能克服的。我还不知道不是女王类也能生小孩呢。”

 

玫瑰宠爱地抱紧了飞板璐。“其实不能。是我和吉利去年收养了我的小橡皮糖。”

 

飞板璐蹭蹭养母的脖子:“我的老妈全世界最酷!不过其实能有爸爸妈妈我就很开心了。”

 

暮光看着吉利握住妻子的蹄,唇间带着关爱的笑,觉得自己心中涌现出希望。所以这种事是真实存在的。我的巢穴与艾奎斯陲亚也许真的能在盟约之上建立起更深厚的友谊。如果这两位小马都能对幻形灵有爱,那么每一只小马都可能做到。“谢谢你请我来喝茶,玫瑰,我学到了很多。不过,我不得不承认,有一件事情让我很惊讶——飞板璐,要忍住不告诉别的小马,你妈妈是幻形灵,很难吧?”

 

橙色小雌驹的耳朵贴下去。“有时候很难忍,然而只要不提起来妈妈的事,就不难了。妈妈愿意告诉我她的秘密,我真的很幸福,我会永远保护好这个秘密的。”

 

玫瑰轻抚养女的鬃毛。“你是个很棒的孩子,小璐(Scoot)。快去拿你的备用童子军披风吧,”她露出一副早已知晓的坏笑,“我知道你这么早回来肯定是找那个的。”

 

飞板璐的脸颊泛红:“我也没用坏那么多吧。”

 

玫瑰愉悦地挑眉:“当然没有啦。你的披风在床上,这次尽量别再把树胶弄到上面了。”

 

“这我保证不了哦。”小雌驹调笑道,蹭蹭妈妈,这才冲向自己的房间。

 

吉利轻笑,看看钟。“我该回店里了,再让他们等下去,又要拿我开涮了。”他吻了她,便出门去。

 

暮光一眼便看出,有了他的爱,玫瑰身上仿佛发着光,但她直等到吉利出了门才开口。“能有这么美好的家庭,你真的很幸运。”

 

“谢谢,暮光。母后让我成为收集者,真好。裸械和兄弟姐妹们,永远都在我心中,但我的家园就在这里,与我的家庭在一起。收养飞板璐,我冒着很大的风险,”她擦去喜悦的泪水,“她善良,也理解我,是很好的孩子。起先我向她隐瞒了真实身份,愧疚到无以言表,但她却从来都不在意。”

 

暮光啜一口茶。“孩子们往往不够慎重,这就是为什么少有幻形灵收养幼驹,对吧?”

 

玫瑰点点头,凝视静止的水面里自己的倒影。“没错。工蜂如果想要小孩,只能靠收养。我在收集者中属于特别的幸运儿。我一直都害怕身份暴露,害怕到语言无法描述的程度。我很惭愧,刚向小璐亮明真身的前几个月,我一直担惊受怕,生怕她以此威胁我对她言听计从。我们的收集者中,一大半连向配偶揭露自我都不敢,更不用说是个孩子了。”

 

暮光伸出蹄子,握住姐姐的蹄。“看上去,飞板璐为自己有了母亲而高兴,我相信她永远不会出卖你的。”

 

玫瑰的茶杯在蹄中震颤。“我知道。她真的是很好很好的孩子。就算她经常惹出乱子,一整天在外面寻找可爱标记,回到家里浑身小伤不断,也是我的女儿。可是,虽然她如此坚定要保守我的秘密,我的意识深处总还是感到恐惧。我们在阴影中隐藏了太久,要向其他种族如此敞开心扉,我好难。”

 

暮光起身,以妹妹的身份拥抱玫瑰。“相信我,我会改变这一切,我们终将再也不用躲避小马们的视线。”

 

“如果有谁能做到,那一定是你,妹妹。”玫瑰在链接中感受到了暮光的真情实意,也拥抱她,“你成为了我们的一部分,我真的好高兴,暮暮。”

 

“嗯,我也好高兴。”

 


 

暮光动身返回图书馆时,天已全黑。推开门,空气里是喋喋不休的交谈声,还有小蝶烹饪的食物挑逗的气息。

 

瑞瑞正在追着棘轮问裸械的事,而她其他的朋友们——除了两位天马外——都叽叽咕咕地聊着。萍琪看见暮光进门卸下工蜂伪装。“来啦暮暮,派对刚好要开始啦!”

 

“什么派——”这便是派对大炮轰她一脸彩纸与甜点心之前,她最后的话语。数不清的明晃晃的彩纸飘飘扬扬,几乎将她隐藏其中,她看见对面墙上挂着的横幅。

 

  妈妈暮派对!

 

若不是蛋糕糊满了暮光的脸,她真会笑出声的。“萍琪...!我拿你怎么办啊?”

 

派对小马没管暮光气呼呼的眼神,把她拉到餐桌边,上面摆着一堆蛋糕,还有大碗的潘趣酒。然而真正吸引她视线的,是桌对面立着的暗宝石蓝色天角兽。暮光从萍琪的魔爪中蹦了出来。“露、露娜公主!”

 

天角兽审视地瞥了暮光一眼。“暮光闪闪,你似乎急需佩戴围嘴。”

 

暮光仓促向公主殿下躬身。“我以为您明天才到呢。”

 

棘轮饶有兴味地看着热闹,露娜凝出魔法,擦去暮光脸上的糖霜。“请起,暮光闪闪。我亏欠你太多,断不可受你大礼。”暮光站直身,看见露娜脸上愉悦的神情。“更不用说,你的头衔要比我大,准女王。

 

“唔呃。”暮光咕哝着,揉揉脑袋,“快别提醒我了。虽然我的身体已经发育到这一步了,可我精神上还远远没有接受呢。”

 

露娜伸出一只翅膀,半推着暮光走上楼梯,与她私下交谈:“不必心急,暮光,我与缇雅(Tia)登上公主之位时,我亦是远远未准备好。”

 

暮光走进书房,露娜紧跟其后。“你对我现在样子的反应比我预想的好很多。”

 

露娜面对着年轻雌驹,露出沉重而无力的微笑。“也许会令你惊讶,暮光,我在...化身梦魇之前,曾与几位幻形灵女王私交不浅。”

 

真的吗!?我们那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露娜注意到暮光已经接受了身为幻形灵一事。“她们并不像你或棘轮这般与小马相仿,实际上你们的模样于我反而奇怪。她们与邪茧的身形更为相似,但行事却全然不同。那时,我的月卫队极其擅长揭露渗入艾奎斯陲亚的幻形灵,而我彼时对幻形灵的需求一无所知。于是,我不知情之下,幻形灵们挨饿三个月后,他们的女王亲自找来,解释其渗入社会之原因,并提出交易。我便是于此时知晓,那些幻形灵是爱意收集者。

 

“我等达成交易,然缇雅浑然不知,我允许他们无后顾之忧地获取必需爱意,前提是不得伤害我国居民,而他们需要保护艾奎斯陲亚边境,抵抗那时我们境外的一众威胁,尤其是混沌生物【注1】。混沌生物至今仍未完全消亡,实属悲哀。可悲可叹,我堕入梦魇,交易便分崩离析。昔日的盟友,或不再回应我的声音,或早已亡故多时。”

 

暮光用蹄子蹭着地板。“啊,我很遗憾。”

 

露娜的嘴角勉强微勾起。“这是我的过错,不必为此懊丧。除却他事不谈,你能平安,我已欣喜不已。最初听闻你遭遇袭击,我心中为你担忧,然而最终,你的转生,却将成为你我两族新的希望,你认为呢?”

 

暮光立即抬起了头。“您真、真这么认为吗?”

 

“确实如此。婚礼事件中,邪茧的举动令我心中颇不宁静。我原恐惧,昔日的盟友同我千年前一样,已然堕入黑暗,但见到你与凯蒂斯塔后,我心中又重燃起小马与幻形灵和平共处的希望,这次也许能更为开诚布公。”

 

暮光有些尴尬地笑笑。“邪茧的事情之后,我们大概是没办法继续躲藏下去了。”

 

“你们也本不该被迫躲藏。”露娜的独角亮起魔法,“我有一件物品需交给你,也许可算做礼物,”她正色道,“然而这取决于这件‘礼物’对你的反应。”

 

暮光弓起一边眉毛。“反应?”暗蓝色的云雾在露娜身边浮现而团旋,逐渐凝成一个饰有宝石的盒子。“看上去有点眼熟呢。”

 

露娜愉悦地偏偏头。“你理当熟悉之。”她打开盒子,谐律元素摆放其中。

 

露娜从盒中取出魔法元素的那一刻,暮光对世界的感知尽数消失,只余下那金闪闪的头冠,就连虫巢思维的声音也衰弱到几乎不可分辨的程度。幻形灵在自己的元素前一动不动,露娜的声音在她耳中只是含糊不清的回响。她伸出一只颤抖的蹄,露娜不再说话,她感觉到暮光的魔法正本能地想从她的魔法中夺过元素。

 

公主放开了艾奎斯陲亚的神器,暮光的魔法很快将其包裹,放到自己的蹄中。尽管神器与其佩戴者间没有可见的魔法痕迹,暮光确能感受到,元素在与她灵魂深处的某样东西产生共鸣。

 

暮光周围的世界重新聚焦,她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这是什么?”她看向露娜,紧紧地将元素抱在怀中。

 

“这是魔法元素。”露娜小心地用自己的魔法试探暮光和她蹄中的神器,“它似乎仍认可你来佩戴它。”

 

暮光将视线从公主身上挪开,盯着怀中头冠。“感觉它就像是我的一部分,和虫巢思维很相似。”

 

露娜回想起暮光信件中对链接的描述。“正是如此,只是,元素与你的联系,来自你与生俱来对魔法与友谊的亲和力;它并非与你的意识同在,而是与你的灵魂相牵连。若以更具诗意美的语言来说,你就是魔法元素。因此,我与皇姊决定,要将它交付与你。”

 

暮光抓紧黄金的头冠,回忆起与朋友们共同面对梦魇之月(Nightmare Moon),回想起无序短暂的回归。魔法元素保护着她的意识,平常记忆恢复时的痛苦,这次并未袭来。

 

露娜饶有兴趣,看着幻形灵双眼涣散地目视前方,一分多钟才清醒过来。“露娜...我不能把它带走,元素属于艾奎斯陲亚。”

 

露娜摇头。“它几乎全部的力量都来自于你,正如其他元素的力量来自你的朋友们。谐律元素的实体,实际只聚焦了你们各自的力量。”

 

暮光将头冠放在胸口。“我向您保证,露娜公主,倘若艾奎斯陲亚需要我与我的元素相助,我将不遗余力。”

 

露娜以微笑掩藏心中的不安定。她横跨于隔墙之上,仍想保留一部分属于小马的自我。但愿她永远不必放弃本心。“如此最好。好了,”她朝门后泄出的吵吵闹闹挥动一只翅膀,“楼下还有派对等待我们,我鲜少有机会参与此类活动。”

 

暮光将魔法元素戴在头顶。“我也不想错过萍琪的派对。”

 


 

次日早晨,暮光迟迟醒来,窗外是鸟儿的歌唱,屋里是云宝电闪雷鸣般的鼾声,她睡在昨晚拉进屋里的一朵云上。暮光贴平双耳,然而面对小马镇的王牌呼噜大师,这也救不了她。

 

暮光正艰难地积攒起认知与意志,想施放一道降噪法术,这时却感到腹中一枚卵在移动。她连忙坐得笔直,那熟悉的急需推动的感觉再次出现。这么早!?幸好不是演讲的时候才来。图书馆里,她的朋友们睡得东倒西歪,暮光睡眼惺忪,寻找着落蹄点,走向卫生间,产下了第二批卵。这次比起昨天,也只轻松一点点。

 

之后,暮光洗净自己,看着惨烈的地毯发愁。如果我还要在这里呆下去的话,得找个什么不会沾上颜色的东西用来产卵。

 

暮光的魔法包裹了四枚紫色的卵,她在盥洗池内将它们洗净,再喂给它们多到极限的爱意。她的独角与虫卵间橙色的桥梁中,紫色的痕迹更多了,暮光感觉到,链接再次扩张,为这四枚新的卵留出了空位。

 

暮光将紫色的球形卵飘到面前。接下来的七十三天还会继续...她转头看向盥洗池上方自己的镜影,我在骗谁呢,就算是发育成了女王,也不代表我不会再产卵了——不过是不必每天产卵而已。

 

她用蹄子抱着自己的卵,嘴角微微上扬。但我还是等不及想要看到你们孵化的那一天了。我会尽力做好你们的母亲,就像凯蒂斯塔一样。她默不作声地唤来看护员们,用毛巾包裹住虫卵。小马三族在无数代的彼此敌视后,也能共同立于一杆旗帜之下,也许我的巢穴能成为小马的第四族呢。

 

暮光越过仍在酣睡的朋友们,轻悄悄打开前门,一位看护员站在门外等她。<你来得真快。>她说着,将工蜂请进屋里,用魔法把毛巾包裹的卵交给看护员。

 

<跟你说实话,妹妹,被选为服务准女王的看护员,是一种殊荣,我和搭档很高兴能帮到你。>

 

暮光点点头。<请照顾好它们。>

 

工蜂将每一枚卵稳妥地放在自己的特制鞍包中,再走出门去。<我会的,暮光。祝你今天一切顺利。>

 

她目送看护员带着她的孩子们飞去,缓缓合上了门。

 

我也祝我顺利。

 

---注 释---

 

注1(混沌生物):第五章翻译存在错误,错将“无序释放的混沌生物”译作“混沌之子无序被释放”,现已修正。

 

---感 谢---

 

本章特别由切拉冠名播出。

 

现在,Acc有了爱发电账号,欢迎愿意资助的小马(或者其他生物)前来赞助。

下面是本章发布时,我已有的赞助者(按时间顺序排列,称呼依照赞助者需求):

切拉

Westwind

cf

thumb_up33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剑使者 Lv.3 幻形灵站务站务
评论 七:友谊

果然开始冲突了,那么下一章应该是什么?我很期待了

4 月 15 日
2楼
Utopia Lv.16 幻形灵赞助者
评论 七:友谊

感觉露娜的extra设定,不太好用得上哇。

4 月 25 日
3楼
LRlicious Lv.14 麒麟小编
评论 七:友谊

小璐神奇的家庭又增加里(以及玫瑰总是让我想歪到另一只:ftemoji_lunateehee:)

这女王的生理也太尴尬了吧

1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Chela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

  • 暮暮是幻形灵?

    暮霭晖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