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无存
片叶无存
Lv.3 466/540

一个不喜欢交朋友的独角兽

楼底下有个怪物

本作评价
9()
()0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65533/theres-a-monster-under-the-stairs

原作者:Grimm

=========================

爸爸说,楼下底有个怪物。

他说它住在地下室里,就在那吱吱作响的门后,隐藏在阴影之中。他说我绝对不能下去,不然那怪物就会抓住我。我自己也不想被它逮住。

爸爸说那怪物就爱吃我这样的小幼驹。因为它们觉得我们好吃,他还说那些怪物张牙舞爪,如果它把我吃了,别马就再也见不到我了。我问妈妈是不是也被它吃了。他却说别再提妈妈了。我问为什么,但他变得很生气,我就不再问了。他跺着蹄走向通往楼下的门。我问难道你不怕它吗,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沿着破旧的台阶走进了黑暗中。

我担心那怪物会吃掉他。爸爸又大又壮,有时也很可怕,但还是不比怪物可怕。但他不是小幼驹,所以他大概不好吃。也许怪物是不会吃掉他的。尽管也许不该这么做,但我还是在门边偷听着,我的心砰砰直跳,蹄子也因离门缝太近而发着抖。我听到怪物爬上楼梯时摩擦爪子的声音。我听到牙齿在骨头上嘎吱作响的声音。我还听到一声低沉而粗野的咆哮,震得整个房子都在颤抖。

然后我听到了怪物的声音,但听上去又不怎么像个怪物。

听上去就像金属的声音,大概就是叮铃叮铃那样的。这和我想象中的怪物一点也不一样,但我又怎么知道真正的怪物是怎么叫的呢?说不定怪物的声音就是这样的呢。

过了很久爸爸才回到楼上。金属的噪音停止了,叮铃叮铃的声音也消失了,然后我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我赶紧回到餐桌边假装没有偷听。爸爸摔上门然后看着我问我怎么还在这里。我说我只是在想事情,但这是个谎话我猜他也能看出来。他看起来很多疑。

他又问我有没有去地下室。我说没有,这一次是实话,他也相信了。我问他既然怪物那么危险那你为什么要下楼呢?他说怪物只对小孩子有危险。而像他这样的大马没问题。

他看上去也没受伤,所以这也说得过去。

他说该睡觉了小呆,我说我还不困,可他不听。他抽烟的味道跟着我一直飘到了楼上。

 

***

 

今天爸爸一大早叫我下楼来。客厅里有个我不认识的雄驹和爸爸坐在桌边。他个头不高,毛皮是棕色的,还有一个泰迪熊的可爱标志,尽管他在向我微笑,但他的眼神看上去很悲伤。他带来了很多摊在桌上的文件。他问我怎么样,我说我很好谢谢你,这是应该的,他说很好。

爸爸让我给他和那个叫梅里的雄驹拿点咖啡来,我照做了。当我在厨房忙活时他们还在谈话,他们说的很小声,大概是不希望我听见,但我还是听到了一些话。比如‘困惑’‘适应’‘困难’还有‘损失’之类的。当小马们注意到我那不对称的眼睛,或者是我想东西想的太快它们一团浆糊让我无法思考更多事情的时候,他们也会说这样的话。

我回到客厅问梅里咖啡里想加什么,他说牛奶和两块方糖,我也照做了。我没有在爸爸的咖啡里放任何东西。当我把咖啡端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没在说话了,爸爸还看起了报纸。这真让马奇怪,因为他一直在颤抖着嘴唇,通常他是不会这样的。

梅里说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和他们坐在一起,虽然他听上去并不是真心实意地问,但我还是同意了。他向前探了一下身子想和我说话,但他的眼神依旧看上去很悲伤。他说他对我妈妈的事情感到遗憾。他还说即使你觉得悲伤、困惑、害怕或愤怒都没关系,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心情。

我说我只害怕楼下的那个怪物。

他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正想告诉他,但爸爸瞪了我一眼,我就没说话了。爸爸说小孩子想象力丰富,毕竟她很害怕那个又黑又旧的地下室。梅里点点头说明白了,然后他告诉我害怕也是一种正常的情绪,但是这个世界是不存在什么怪物的。我告诉他它就在那里而且会发出叮铃叮铃的声音,但他只是笑。

所以我决定不再跟他说怪物的事情了。

之后梅里在纸上写了些东西,但他不想让爸爸看到,即使我说爸爸想看他也没允许。然后他把纸放进了公文包爸爸也把自己涂鸦的另一张扔到了一边。在梅里离开前,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只小熊交给我。这只蓝色的小熊有着纽扣做的眼睛。梅里说这只熊叫毛毛,它不怕怪物。他还说毛毛会保护你不受怪物伤害的。我说谢谢你。

我很喜欢毛毛。他那么软,闻起来还有股肉桂香。

梅里走后,爸爸盯着我,声音也变得阴沉了,他问我为什么知道怪物会发出叮铃声,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我告诉他是在门口听到的,这是实话。他看上去很生气但是忍住了。他说我不应该听怪物的话,因为它会借此把我引诱到楼下吃掉的。他还说我不该把这件事告诉其他小马,这会吓到别马的。我说但是梅里看上去并不害怕啊可他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把我吓了一跳。他说听他的话就是了,我说好。他说好孩子。

我抱着毛毛,爸爸喝了一小口咖啡,但它已经凉了。

 

***

 

在我醒来周围漆黑一片。我不喜欢在大半夜醒来。这种黑暗和睡觉时的黑暗完全不同。因为午夜时分更暗也更安静。有时候房子还会发出怪声,因为它又旧又小,在半夜听上去就更吵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房子的声音吵醒的我。因为它们有时候是吵醒过我,我抱紧了毛毛仔细听去,但我没有听到那种吱嘎声,只听到爸爸的呼噜声。我和他的房门都关着所以按理说很难听到,但是他的呼噜实在是太响了。听上去就像是电锯在响。

我依偎着枕头试图睡觉,但是我又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

不是吱嘎声,不是轰隆声,也不是爸爸的呼噜。远处传来砰的一响,就好像有谁在楼下把什么东西摔到了地上。我抱紧毛毛告诉自己那只是房子的声音,尽管我从没听过房子发出过这种声响。但这个声音响了一次又一次,所以我觉得这也许不是房子的问题。

我打开房门走到外面的小平台上。爸爸的呼噜更响了,所以我想那声音没有把他吵醒。我不觉得自己应该叫醒他,因为他也不喜欢被吵醒。把他吵醒的后果可比那些声音要恐怖多了。不过没有关系,我有毛毛陪着我,它也会保护我的。梅里也说过它会的。我不认为梅里会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撒谎。

在我走下楼时又发出一阵响,让我像掉进冰窟窿一样浑身哆嗦。楼下又砰的一声。声音是从怪物的所在地发出的。

因为距离地面很近而且地下室的门也关上了,所以那个声音听上去很低沉。当我站在那里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绝对在我的正下方。我的腿有些颤抖,楼梯又陡又窄,我不想摔到就加快了脚步。但在黑暗中我被噪音分散了注意,数错了台阶数,所以我错误地在餐厅多踩了一步。

这一踩非常响。

我再次吓得不轻,我看着薄薄的油漆门,完全能听到自己短促的呼吸声,怀疑门是不是要爆裂开来炸出怪物那交缠在一起叮铃作响的尖牙利齿。但什么也没发生。然后又是砰的一声,我意识到如果要发现是什么制造了这噪音,就必须去一趟地下室。

我不想去地下室,但我有毛毛。毛毛会保护我的,它会保护好我的。

当我打开地下室的门时我发现这里比午夜还要黑的可怕,更何况还是真在午夜之中。这里实在太黑了,简直伸来不见二蹄。我实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而且这里还没有灯,我只能去厨房拿一点火柴来。爸爸说过我不能用火柴,会被烫伤的,但是我也已经看过他用火柴点了很多次烟了,所以我不会被烫到的。

我回到楼梯边划亮了火柴,橙色的光照亮了前方的一点距离。虽然并没有特别亮但也足够我找到声音的源头了。声音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响了,大概是怪物已经发现我了。但是因为有毛毛保护我,所以我想让怪物不要再发出噪音了,那样我才能好好睡觉。希望它能理解我。

在我走到一半时火柴熄灭了。这些台阶甚至比房子里的楼梯还要摇晃,但我试着保持冷静并又从盒子里拿了一根火柴。但即便我拿到了也很难点着,毕竟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也小心不让火苗碰着毛毛,免得它被烧着了。

地下室安静了很久。没有砰砰声,没有噪音,没有叮铃声。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台阶的声音。我不知道这楼梯有多少层,但终于我看到的不是又一级台阶,而是满是灰尘的地下室。在我走下最后一级台阶时火柴熄灭了,这一次点燃火柴变得容易多了,毕竟我已经在黑暗中点过一次了。因为我的蹄子在颤抖,所以我更加用力地抱住了毛毛,我试着去听怪物的声音,但我只听到从一个角落传来的细微沙沙声。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怪物,但我也不觉得会是其他什么东西,所以我走向了它。除了灰尘和蜘蛛,地下室几乎是空无一物,蜘蛛在被光照到时就会逃走,因为它们不喜欢光亮。我不知道怪物是不是也和蜘蛛一样不喜欢光,所以才会住在这里。我不清楚应不应该大声打个招呼,因为那样才有礼貌,但我也不知道怪物到底讲不讲礼貌。

我又向前一步,发现了一些不是灰尘或蜘蛛的东西。那是一张没有被子的床垫,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被放在这里。空气中还有种又酸又霉的怪味,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气味。我觉得床垫就是声音的源头了,就又往前走去。

但有什么东西动了起来。接着是眼睛和毛皮的亮光,还有那些叮铃声。即使我抱着毛毛我还是错误地尖叫了出来。我扔下了它,还把火柴也扔了,光也因此熄灭了。然后我就孤身一马地呆在了黑暗中,怪物就要来了。

我逃走了。我看不见要去的地方,但依旧狂奔着。可我的腿没有按照我的想法好好工作,我摔了一跤,但还是想逃。我跑着跑着,一时间没有看到墙壁,只听脑子里一阵响,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我的鼻子好痛。

我躺在又冷又硬的地上,鼻子也疼的不得了。我轻轻摸了摸,但它更疼了,我就停了下来。我的蹄子黏糊糊的,我猜肯定是流血了。我希望怪物不要闻到血腥味,但我又想要是它能闻到应该早就把我吃了的。

但就算怪物没有吃掉我我也有麻烦了。这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我不知道毛毛和火柴在哪里。我甚至不知道怪物在哪里,这才是最糟的。

我站了起来,在一阵天旋地转中差点再次摔倒。但就算没有摔倒我还是被蹄子绊住了,怪物听到了我跺蹄的声音。

然后它说话了。

它先打了声招呼,然后是回音。然后它问你还在吗?

我不想回答,因为这可能是个陷阱。

怪物又问你没事吧,我听到你撞到什么了。

它的声音听上去并不像什么怪物。它没有咆哮或是发出叮铃声。听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小马。

我决定说些什么。为了小心这是个陷阱我会小心行事,但我还是会跟它说话的,就算它很可怕也没关系。我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的。我只是听到了砰的声音所以想让你停下来,因为实在太吵了。

怪物停了一会。然后它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小呆(Ditzy)但大多数小马叫我呆瓜(Derpy)。怪物问为什么他们要那么叫我,我说因为我眼睛不好,我也不能同时想很多事情。它想了一会然后问我喜欢哪个名字,我说我从来没想过,毕竟大家一直都是那么叫我的。

怪物说它叫日光(Sunbeam)。我说这对怪物来说真是个奇怪的名字,怪物发出了一些类似咳嗽的声音,但又不完全像。它说它不是什么怪物,但我觉得这是陷阱的一部分。我说我知道你是怪物,因为爸爸是这么告诉我的,他还说我不能听你的话,因为你会说谎。

怪物说如果我再点一根火柴就能证明一切。我说我把它们掉在地上了,然后怪物低声说了些很粗鲁的话。它又开始发出叮铃叮铃的声音吓得我几乎要尖叫出声,但如果我真叫出来它就会在黑暗中找到我的,所以我憋住了气贴到墙上,试图让自己变得不那么显眼。

接着是更多的叮铃声和在地板上划拉的声音,然后怪物说找到了,接着是擦啦声,它在地板上划亮了火柴。

它看上去并不像什么怪物。它看上去就是个有着黄色毛皮和浅橙色鬃毛的雌驹,但是又脏又邋遢。它和我一样长着翅膀,但其中一只以一种奇怪的角度弯曲着,看上去状况不太好,它脖子上还戴着一个闪闪发光的大金属圈。

怪物说你看,我是小马,不是怪物。

我觉得自己相信了她,但为以防万一我还是在弄丢火柴的地方寻找着直到我的蹄子踩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日光问我在干什么,我说这是毛毛,他能保护我免受怪物的伤害,而且你可能在骗我。

日光说她没有骗我,但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马会想住在我们家的地下室里,所以我问了她。她伤心又生气地看着我说她根本不想呆在这里。然后她拉起了叮铃作响的链条。铁链连着她的金属环,一直连接到墙壁上的金属板上。

她说是爸爸把她锁在这里的。

我说这没有意义啊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她给了我一个奇怪的眼神。她说我太小了,还不懂。她说爸爸是个坏雄驹。她说他很危险。然后她说我得帮助她离开这里。她说求求你了。

虽然我相信日光是个小马,但这依旧看上去像个陷阱。我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把她锁在这里,也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骗我说日光是个怪物。爸爸虽然有时候很可怕很暴躁但我不觉得他是个坏蛋。我也不觉得他很危险。

但就算日光是个怪物,把她锁在地下室脏兮兮的床垫上也是不对的。所以我说我会帮助她,因为这是正确的事。

日光说项圈的钥匙在爸爸那里。她说她一直试图把链子踢到墙外,那也是砰砰声的来源,但是没有用。她说如果我能帮她拿到钥匙她就能—

但她还没把话说完,就突然耷拉起耳朵,紧盯着我身后。

我转身看去,当我看到提着灯笼的爸爸从门里走来时,我又有了那种掉进冰窟的感觉。他跺着蹄嘴里咕哝着什么,台阶在他脚下吱嘎作响。我身后的日光熄灭了火柴说我应该躲起来,但是我的脚不听使唤了。我只能呆立在那儿,紧抱住毛毛。

爸爸走下了地下室,日光又叫我快逃,但是我的脚还是动弹不得。爸爸说你在自言自语些什么,然后我就被灯笼的光笼罩了。他看着紧抱着毛毛的我,眼睛瞪得老大,鼻子喷着粗气,除此之外什么也没说。他叫了我的名字,这让我感觉不妙。他说我跟你说过了不要到这里来。他说你不应该在这里,为什么你不听话?

日光试图说些什么但爸爸叫她闭嘴还说了些我不能说的脏话。他说小呆离她远一点。

我问他为什么要说谎,说日光是怪物。

他说我不懂,这和日光根跟我说过的一样。他说他可以解释,但是我要听话,离日光远一点。但当他说这些时,他的声音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说我不要,尽管说出口时很害怕,但是毛毛给了我勇气。

爸爸的嘴微微抽搐了一下然后在地上跺了一脚。我不假思索地后退一步碰到了日光,她把我拉近了些。爸爸对她大喊大叫说你别碰她不许你碰她。他说小呆快过来,但我没有答应。

日光瑟瑟发抖,我躲在了她的腿边,爸爸又向前一步,在光中我能看到他在流泪。但他看上去比我见过的任何时候任何马都要愤怒。他说我必须在他数到三前回到他身边,否则就会后悔的。

我说你应该放日光走,在我说出这句话时日光僵住了。

他数一。

我说你是个坏蛋,他的嘴又抽搐起来。

他数二。

我说如果是妈妈,她会放日光走的。

他没有数三。

而是直接冲向了我们,我尖叫着闭上了眼睛但日光把我推开了让我又摔到在地上。当我睁开眼睛时我看到日光抓住了灯笼试图把它从爸爸蹄中抢过来,但是爸爸比她强壮太多了。在他们争执时她朝他吐口水,但爸爸也没法把灯笼抢回来,然后发生了很多事,搞得我很难用正确的顺去去想。

日光试图再次抢夺灯笼但是爸爸把它拿到了她够不到的地方。叮铃作响的锁链和项圈把她拽回了原地,害得她差点摔倒。爸爸把灯笼举得高高的,我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了,就再次尖叫出声,但是没有用,他快速而有力地将灯笼挥下,咣啷一声砸中了日光的头。在玻璃的破碎声和一阵火光后,灯笼熄灭了,在砰的一声和弹簧的噪音中日光摔在了床垫上。

然后世界又变回了漆黑一片。

爸爸在黑暗中呼唤我的名字但是我没有答应。这一次我知道了楼梯的位置,所以我尽可能安静地向它走去。爸爸不知道楼梯在哪里但我能听到他在四处找我的声音。他继续叫着我的名字,听上去既生气又害怕。我的一条腿碰到了一些毛皮,我差点叫出声,但我觉得那一定是日光摔倒的位置。我想看看她的状况,但如果我真这么做了爸爸一定会抓住我的,所以就算我不喜欢这样我也必须继续前进。

可哪怕我有伸出蹄但还是差点撞到了墙。这次依旧唐突又疼痛,但更糟的是我弄出了声音。我听到爸爸在朝我走来,我试图沿着墙走向楼梯,然后我听到了爸爸撞墙的声音。这也意味着他离我很近了。

接下来我的蹄子撞到了什么,当我意识到那是楼梯台阶时我欣喜万分,但爸爸也可能听到了声音,所以我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起来。当我在黑暗中艰难攀爬时楼梯吱呀作响,我也听到了楼梯底部沉重的蹄声。爸爸发现了,也开始向我爬来。

他比我块头更大速度也更快。尽管是我先上的楼梯但他还是追上来了。我能看到透过门缝照进来的月光,所以我想如果我能在他追上来之前够到门就没事了。但我在小心翼翼,而爸爸不会。他的身躯和脚步已经离我越来越近了。

只剩最后几步了,但他抓住了我的后腿,我摔到了楼梯上,疼的不轻。他咆哮道别跑了,但自己也绊倒了,让我趁机挣脱了他的蹄子。我站起身继续向门口爬去,但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再次弄丢了毛毛,但就算我想去找他也太迟了。

我终于到达门口了。

我打开它沐浴在月光中,但当我回头时我发现爸爸也只剩最后几步了,而且他跑的那么快我没法从他身边逃开,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追上来并担心他接下来会对我做什么。

但爸爸没有注意到被我弄丢的毛毛。

楼梯上的毛毛让他向前滑了一大跤。他的头狠狠地撞在了台阶上,他咕哝着瞪大了眼睛,跌跌撞撞地摔了回去,最后倒着跌回了黑暗中。

在他滚落时发出了好几声重响,我试着去数但是它们实在太快太响了。然后它们停住了,一切又变得安静起来。我走到楼梯顶向黑暗中望去。我看到了毛毛,但是他的一只眼睛被爸爸踩到的地方拉扯了一点,让他的双眼变得不对称了。我将他抱起紧紧地抱在怀里,然后我朝楼下喊了爸爸,但他没有回应。

 

***

 

我在冲咖啡。一杯放糖和牛奶,一杯什么也不加。毛毛就坐在柜子上看着我忙。我喜欢毛毛,他那么柔软,还有着和我一样的眼睛,更重要的是他能从怪物的魔爪下保护我。

在泡好咖啡后我把它们带到了客厅,在我把咖啡放到日光面前时她微笑着向我道谢。她看上去好多了。她的毛皮依旧耷拉在脸的一边,她的眼睛雾蒙蒙的看不清东西了,她说她觉得自己很丑。但我觉得她依旧很漂亮,可当我这么说时她却说不希望如此,这可真奇怪。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在日光看到另一杯咖啡时她不再笑了。她站起身打开了楼梯下那扇薄薄的油漆门,并提醒我要小心。我说我会的,然后也带上了毛毛。

现在地下室有了灯,比以前看的更清楚了,把毛毛背在背上然后从摇摇晃晃的楼梯上拿咖啡也不是那么难了。虽然床垫还在那里,但现在上面加了床被子。光线并没有照到那里,但我知道不能靠的太近,在我走近时那里叮铃铃地响了起来。一个身影从黑暗中冲了出来,但他被铁链拉紧,随着一阵窒息的声音他被拉回了原地。

我把咖啡放下推向了他。只洒了一点点。

爸爸说我们不能再这样对待他了,还说我们必须放他走。我说待会我会带点食物来。他说求求你了小呆,我是你的父亲,放我走吧。他总是这么说。但当我要离开时他就不再求我了而是对我大吼大叫,他的吼声扑面而来,但我关上了那扇单薄的门,然后锁上了它。

日光担心如果有小马来拜访会怎么办,但我一点也不担心。

因为我会告诉他们,楼底下有个怪物。

thumb_up9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暮霭晖光 Lv.8 独角兽
评论 楼底下有个怪物

@片叶无存

日光是小呆的母亲吗?:ftemoji_spikepushy:

27 天前
2楼
Ladetaw Lv.5 天马
评论 楼底下有个怪物

那么问题来了,谁是怪物呢:ftemoji_sgsneaky:

6 天前
3楼
奇幻光影 Lv.11 麒麟
评论 楼底下有个怪物

感觉……日光是小呆的母亲,被小呆的爸爸虐待……日光在小呆说她漂亮时说不希望如此,感觉应该是日光之前长得漂亮,然后小呆父亲就做了些不好的事情,然后有了小呆,小呆父亲也就把日光锁在了地下室。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