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无存
片叶无存
Lv.3 466/540

一个不喜欢交朋友的独角兽

挖条沟

本作评价
8()
()0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09723/1/dig-korp

原作者:Terran117

=========================

对小马国来说今天本该是和平的一天,但是一位来自克里格死亡军团的士兵却另有打算。这个身穿防毒面具和防弹衣的家伙居高临下地站着,好像自己是要入侵一个剧毒的废料场,而不是一个和平友善的天堂。

士兵带着自己信赖的激光枪走向小马镇—他的第一个目标。在接近小镇郊区时,他能听到那些异形,或者说”小马”,在相互交谈。

“是那个奇怪的外星人!”士兵早些时遇到的粉色小马尖叫道。

粉小马做了个气死牛顿的特技,然后停留在半空大喊。”大家快跑啊!”

在田里干活的小马们立刻抛弃郊区向镇子逃去,他们一定是在为自己可悲的短暂生命寻求庇护。

没有时间享受自己创造的恐惧了,士兵抓着枪继续前进。田里的最后一批异形正在逃跑。光是看一眼士兵的防毒面具就能让一个小马朝相反的方向狂奔。

受泰拉的至高领主们派遣,士兵的任务就是依照帝国的惯例摧毁艾波娜(Epona)星的异形人口。

领主们亦记得让士兵独自一人没有后援地前往艾波娜,这显然降低了他的生存几率,但也让他充满了决心。这是一个英明的计划,士兵不敢质疑。


为了传播这个消息,云宝黛西用了比以往都要快的速度四处飞行。”外星人来了! 你们现在可以慌了!”

镇上的每个马都借此机会发泄情绪,但这个机会很快就溜走了。小马们把自己锁在家里,把任何能吃到的食物残渣统统卷了个干净。

暮光闪闪公主飞向天空试图引起大家的注意。她用魔法拿起扩音器,试图稳住局势。

“各位! 请冷静一点! 我知道我们马上就要遭到前所未见的外星人入侵了,但是我们不会放弃你们中的任何一...”

“那个,暮暮。”小蝶呜咽道。

暮光转身看到自己的天马朋友在她身后飞着。

“我现在有点忙,小蝶。”暮光点破说。

小蝶露出羞怯的微笑。”我明白,但是我想知道我们能不能把我的动物们安置到更安全的地方去呢?我不希望他们被蒸发。我是说,如果你方便的话”

暮光转了转眼珠。”那只是一个戴着防毒面具的外星人而已小蝶,我敢肯定更糟的情况我们都遇到过了。”

“但是,你看看他有多么凶残!”小蝶哭了。

一小时前,一个神秘生物出现在离镇几英里远的地方。暮光公主和她的朋友们就像往常一样被派去调查。

小马们在长途跋涉后发现士兵正在测量这个地区。尽管被他威胁性的外表吓得够呛,她们还是准备好欢迎他来到这片友谊与和谐的土地。

然而,还没等小马们开口,士兵就用激光向她们开火,迫使她们四散奔逃。暮光试图安抚士兵并向他表示同情和友谊,但是士兵却说小马国的陨落是他的帝皇的意愿。

现在士兵要进镇了。暮光已经通知了公主们,她们准备的卫兵团很快就到。

“暮暮!”瑞瑞在下面喊道。如果我们不能让所有马都冷静下来镇子会变成废墟的! 哎哟,他那难看至极的衣服简直快把我逼疯了。”

瑞瑞倒向了自己的沙发。”他那件灰风衣简直是场灾难。”

暮光愤怒地转着眼睛。过了一会,她听到苹果杰克在呼唤她。

“暮暮,那个外星人还有几分钟就要进镇了。我觉得我们必须马上阻止他!”苹果杰克说道。

暮光点点头。她想的越多,就越想为什么不直接用魔法把那个士兵制服呢。她本可以在一开始就把灾厄扼杀在摇篮中的!

“苹果杰克,你们几个把你们能找到的每个小马都聚集到我的城堡去。我去对付外星人。”暮光宣布说。

“当然。”苹果杰克答应了。

在决定稍后再责备自己后,暮光把自己传送到了士兵身边。


就在士兵走过小马镇广阔的田野时,一道炫目的闪光出现在他面前。多亏了防毒面具的帮助,他没有被晃瞎眼。

从光中出现的是暮光闪闪,这个愚蠢的小马竟然想和一名军团士兵谈”友谊”。

暮光点亮自己的角并开始为咒语充能。她很害怕,并且也知道士兵能通过她的眼神读懂她的情绪,但她不能让自己的家园沦陷。

“听好了,外星人先生,”暮光噎了口唾沫,试图保持一种愤怒的表情。”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但你不能毁了我的家。”

士兵有那么一会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抓着自己的激光枪。当他开口时暮光几乎是鬼鬼祟祟的。

“也许我杀不了你,异形,”士兵小声说道。”也许我杀不了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但我绝不会和肮脏的你们同流合污。”

就在暮光准备施法震晕士兵时,她看到他掏出了...一把铲子?

阳光下的士兵以某种光伟正的姿态拿着这件装备,让暮光一脸懵逼。接下来的一秒钟内,士兵把铲子插进地里,挖点土,扔到一边。

在接下来沉默的一分钟内士兵依旧进行着同样的动作。暮光的眼睛都开始抽搐了。

“那个,你在挖洞吗?”暮光皱眉。

“嗯哼。”士兵点点头,一边用脚把铲子往土里踩。

“都这时候了你还在挖是认真的吗?”暮光抱怨道。”一分钟前你不还说‘我要杀了你这异形’什么的吗?”

“是,是是是。”士兵答。

又是一阵沉默。士兵依旧在挖。

暮光虽然帮不上忙,但是很在意。”你到底在挖什么?”

“战壕。”士兵一边答一边把泥土往身后扔。

“你为什么要挖战壕?”暮光问。

“打仗,”士兵面无表情,直截了当。

“认真的?”暮光掩面。

“认真的,”士兵说。

“为什么你要挖战壕打仗呢?”暮光问。

“爷乐意,”士兵答。

他又挖了几分钟。暮光怀疑这一定是某种天才的陷阱。

“你要挖多久?”暮光问。

“很久。”士兵背对着暮光说道。

“你打算全部一个人挖吗?”暮光问。

“恩。”士兵哼了一声。

“这一定是某种陷阱。”暮光摇了摇头。

她转向一边,”我要去别的地方了。”然后传送走了。


虽然暮光只消失了一小会,但其他元素却出马意料地平息了镇上的骚动,并把他们聚集在暮光的新城堡附近。

每个马都在窃窃私语,希望能等到暮光胜利的消息。

在讨论最激烈的时刻,一道熟悉的光出现在众马面前,暮光在城堡前现身了。

“你搞定那个外星人了吗暮暮?”云宝黛西问。

暮光没有回答,而是冲到马群前。她拿起一个简易扩音器,引起了所有马的注意。

“注意啦。”暮光的声音让马群安静了下来。”关于那个外星人,我们似乎遇到了一点意想不到的麻烦,所以我建议大家在我们解决问题之前保持冷静。他至少目前无害的,除非有其他证据。”

在她的朋友们聚集到她身边时,马群依旧喋喋不休。

“这种情况你还能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麻烦?”瑞瑞问。

“我待会再解释,顺便我们有公主和她们的援军的消息了吗?”暮光问。

云宝黛西用蹄子撑着下巴。”斯派克刚刚收到了信,说她们马上昂昂昂昂—已经到了。”

就在这时,另一道光出现了。这一次出现在她们面前的是身穿金色盔甲的太阳卫兵和紫色盔甲的暗月卫兵。

每个马脸上都是一模一样的严肃表情,他们装备着包括长矛与弓箭在内的各种武器,这支大军包括了塞拉斯蒂娅的由独角兽、天马与陆马组成的太阳卫兵,以及露娜的暗月卫兵的夜骐。

站在军队前的,是天角兽姐妹塞拉斯蒂娅和露娜。六马注意到塞拉斯蒂娅和露娜 并没有穿着以往的皇家装束,而是穿着华丽的战甲

在两位皇家姐妹走近时,谐律元素们 (包括习惯成自然的暮光)本能地向这两位统治者鞠躬。

“起来吧,我的小马们。”塞拉斯蒂娅向她们问候道。

“我们收到了你们的求救信。” 露娜说。”这次我们遇到了什么麻烦?”

暮光抬起了头。”二位公主,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

萍琪派立刻抢走了话筒 “本来今天也和平常一样开心又美好大家也是该干啥干啥,但是之后一只奇怪的金属大鸟从天而降掉到了小马镇附近。毕竟我们是谐律元素嘛过去的三年里我们几乎处理了这个世界所有的怪事所以我们就像往常一样自己去调查了。在着陆点我们发现了那个穿着恐怖风衣和防毒面具的奇怪外星人,他看上去貌似迷路了,我们本来试着表现得友善然而没·有·用。他说我们应该为那啥帝皇去死然后就朝我们甩激光之类的东西,所以我们逃回了安全的地方然后联系了你们。”

塞拉斯蒂娅和露娜张大了嘴,面面相觑。

“我们遇到了一个外星人入侵者。”云宝黛西叹了口气。

“外星人?”露娜皱眉。然后望向天空 “看来宇宙中终究还是存在生命的。”

塞拉斯蒂娅斜着眼往前走了一步。”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个来自异世界的生物是来屠杀我们所有马的吗?”

“差不多。”苹果杰克嘟囔道。

塞拉斯蒂娅的语气顿时凶狠起来。”这个外星人伤害或谋杀了谁吗?”

“没有。”小蝶吞了一口唾沫。”但是我们该怎么阻止他呢?”

塞拉斯蒂娅松了口气。”至少还没有出现伤亡。那你们说的这个外星人现在在哪里呢?”

暮光露出了紧张的笑容。”恩…您瞧...”


“他是在挖洞吗?”露娜难以置信。

“在他侵略的中途挖洞?” 塞拉斯蒂娅补充道。

她们八个藏在了小镇农田里的一大片灌木后面,在那里她们能清楚地看到士兵的一举一动。

这位死亡军团士兵已经在自己的挖掘任务上取得了巨大的进展。这个洞已经被挖的非常大了,但这对他来说还远远不够,因为他还没能设置他认为必要的射击地点。

“那,我们还等什么?让我们把他那戴着煤气面罩的臭脸揍个十万八千里!” 云宝黛西嚷道。

暮光翻了个白眼。”云宝黛西,我不认为有谁会疯到在入侵途中就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这肯定是陷阱。”

“我同意”露娜一边看着士兵漫无目的的挖掘一边点点头。”如果这个生物来自外太空,那他可能会有什么我们无法预测的诡计。”

“哪怕他那件难看的大衣能抵消大多数魔咒我都不奇怪。”瑞瑞咕哝道。

“我们真的要和他打吗?” 小蝶尖声说道。”但他现在也没做什么坏事呀。”

苹果杰克点点头。”我们以前也遇到过像幻形灵和黑晶王那样的威胁,所以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家伙会是例外。”

“但你之前也说过‘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在之后杀掉其他马’。”萍琪派补充道。

小蝶退了一步,”我知道,但他似乎只是坚信杀死我们是正确的事。我们能不能试着去说服他呢?”

“恩。”露娜哼哼道。”的确,你们六个在过去曾让很多恶棍改邪归正过,比如无序和作为梦魇之月的我。所以我猜一个受到多余教唆的俗世生物应该不成问题。”

塞拉斯蒂娅瞥了一眼暮光。”暮光闪闪公主,你愿意向他展示通往友谊与和谐的超凡之路吗?”

暮光得意地笑了 “可以吗?”但接着她的笑容变成了皱眉。”但如果他朝我发射激光怎么办?”

云宝黛西笑了。”暮暮...就连公主都允许了,更何况更糟的情况我们以前都见过。我相信你一定会没事的。”

其他马也向暮光投去了鼓励的微笑。但她自己依旧犹豫着是否要面对那么一个全副武装的外星人。

苹果杰克拍了拍暮光的肩膀。”放轻松,我们都挺你呢。”

暮光吞了口唾沫,穿过灌木丛,来到正在挖掘的士兵身边。

在犹豫了一阵后,暮光慢慢朝似乎压根没注意到她的士兵走去。暮光打量了一会依旧在挖掘的士兵,生怕他随时会掏出枪来。

暮光向前一步,等待士兵的反应。但士兵毫不关心,依旧沉醉于自己的挖掘作业和战斗程序中。

还好,没有被打开花。暮光清了清嗓子。还没等她开口,她就注意到他比她要高大的多。见鬼,他看上去甚至比塞拉斯蒂娅还要高。

暮光迫使自己盯着士兵的面具。”所以...今天天气真好啊不是吗?”

士兵继续挖土,什么也没说。

“你在做什么呀?”暮光紧张地问道。

“挖战壕。”士兵咕哝道。

“没错! 就和上次一样,”暮光假笑道。”你知道你挖的土里含有什么矿物质吗?”

“不知道。”

“你想知道吗?” 暮光问。

“不想。”

又是一阵沉默。暮光回头看看灌木丛,勉强能看到朋友们在向她挥蹄作提示。

暮光又给了士兵一个问题。”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士兵回答,他的脚陷得更深了。

暮光瞪大了眼。”你没有名字? 那别马怎么称呼你呢?”

“下士42-7。” 士兵答。

暮光试图保持住自己的笑容。”虽然有点不近人情但也是个可爱的称呼。你想有个名字吗?”

“不想。”

“我能叫你‘林登’吗? 你看上去就像个会叫作林登的人。”暮光问。

“不行。”士兵答。

“那‘约翰逊’呢?”暮光问。

“不行。”

“马特·沃德(Matt Ward)?”

“异端。”士兵皱眉。

暮光把头歪向一边,以为士兵要开枪打死她,差点吓得哭出来。但是她身上啥伤也没有。

士兵继续无动于衷地挖战壕。暮光克制住情绪准备再努力一把,尽她友谊公主的义务。

“那么你是从哪里来的呢?”暮光问。

“克里格。”士兵答。

“克里格?”暮光的脑海中充满了对另一个世界的好奇。”克里格是个什么地方呀?”

“废土。”士兵毫无感情地回答。

暮光张大了嘴。”废土?”

“是啊。”

“那一定很可怕!”暮光呜咽着。

“哼。”士兵漠不关心。

暮光伸长了蹄子。”听着,如果你来自那么一个可怕的地方,我们真的可以帮助你们的人民。相信我,以友谊的名义,我们可以在两个种族间建立联盟。”

“不要。”士兵没有握住暮光的蹄子,而是继续挖土。

暮光的耳朵耷拉了下来。”不要? 但是我们可以帮助你们!”

“不用。”士兵咕哝。

暮光皱了皱眉。”所以你宁可把我们都杀掉?”

“是的。”士兵答。

暮光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有什么理由要把我们都杀掉呢? 你为什么要坚持和我们敌对呢?”

“爷乐意。”士兵都懒得面向暮光。

暮光惊呆了。”你乐意?”

士兵把铲子深深地插进土里。”嗯哼。”

“谁指示的?”暮光怒视他说。

士兵最后铲起一堆泥,扔到一边。”大人们。”

“大人们是吧?让我猜猜,他们是想让非己族类全部灭绝,对吗?”

“恩。”士兵若无其事。

“如果你不服从他们呢?”暮光问。

“异端。”士兵吼道。

“所以你是出于信仰的虔诚想杀掉我们?”暮光问。

“恩。”

暮光斜倪着士兵。”所有你们是完全没有可能和我们成为朋友,也完全不会和我们结盟?”

“没错。”士兵一边挖一边点头。

暮光转了转眼珠。”那好吧。”

暮光悄悄准备了一个可以震晕并制服士兵的咒语。她的角亮起了光,只需要...

*砰*

就好像士兵的后脑勺也长了眼睛似得,一道激光在暮光眼前闪过,紧接着她蹄边的地上就冒起了青烟

暮光赶紧望去,就看到士兵一手拿着铲子另一手拿着激光枪,接着他又朝暮光开了一枪。

所幸暮光及时地使出了护盾保护了自己。然而激光枪轻易地击穿了她的护盾,迫使她在士兵再次开枪前溜走。

在激光差点把她的四肢都打飞前,暮光以最快的速度飞了起来勉强逃回了灌木丛,她的朋友们都还在那里等着她。

由于能量的快速爆发,暮光筋疲力尽,在穿过灌木丛的枝叶后猛地摔倒在空地上。

疲惫的暮光气喘吁吁地奋力控制住自己。倒在地上的她看到了萍琪派伸来的蹄子,便转过了头。

“所以,情况怎么样?”萍琪派微笑。

“他会和我们成为朋友吗?” 小蝶问。

暮光摇摇头然后重新站了起来。”那个,我看看。我试着和他闲聊尝试把话题引到交朋友上,但他只想挖沟。然后我发现他来自一个废土星球,他的政府和宗教命令他消灭所有的外星生命。所有的法子都没起作用后我准备施法抓住他,但他向我发射了激光。”

每个马的脸都沉了下去。

“那我猜,就是失败了咯?” 苹果杰克试图确认情况。

暮光掩面。”大失败啊。”

塞拉斯蒂娅面露担忧。”亲爱的,他是来自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一个灌输‘非我族类必诛之’思想的地方。”露娜充满敬畏与困惑地补充道。

云宝黛西皱眉同时捶打着两只前蹄。”看来只有一个方法了。”

“云宝黛西!”瑞瑞责备道。”我相信我们没必要因为他行径野蛮就以牙还牙。你仔细想想,我们可是将比狂热过头的外星人还要恶劣的敌马都转化成友谊与和谐的一方了呢。”

“喂喂!”云宝黛西回应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在纠正他之前先把他打晕然后解除他的武装而已。”

“我同意。” 塞拉斯蒂娅点点头。”如果我们要向他展示仁慈与宽容之道,在此之前我们必须确保他不会以暴力还击。”

露娜飘起一个蓝色钢盔。”一个简单的击晕咒应该能搞定他。交给我吧。”

露娜用魔法把头盔戴上然后挥动翅膀。全力冲出了灌木丛,下决心要制服那个士兵。

苹果杰克偷笑道。”我真诚地为他感到遗…”

*砰*

*砰*

*砰*

接下来每个马都看到,露娜连滚带爬地逃回灌木丛然后急刹车猛地停在了避难所里。她的脸上满是惊恐。

露娜上气不接下气。”天哪,那个外星人简直是个神枪蹄。” 一股烟味传来,然后她就发现自己的鬃毛上有一个烧焦的大洞。

塞拉斯蒂娅眯起了眼。”达成这个目标得下一番决心,” 她摇摇头。”没关系,我会亲眼看到他被制服的。我也发誓在抓捕他时不会有所保留。”

塞拉斯蒂娅使用了一个强大的咒语,她的角剧烈发光,眼睛变成了白色。很快,一个金色的光环出现在她身上,昭示着她的神力。

刹那间,塞拉斯蒂娅瞬移离开了...

*砰*

*砰*

*砰*

...然后又在光中出现了。

和露娜不一样,塞拉斯蒂娅脸上是纯粹的困惑,搞得其他马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和她一样了。

暮光一蹄扶住下巴。”塞拉斯蒂娅公主,你还好吧?”

就在一瞬间,塞拉斯蒂娅的盔甲从她身上脱落,变成了冒着青烟的灰烬。

在其他马说出什么前,暮光看了看灌木丛外。士兵果然还在挖。他挖掘的地方甚至连一点争斗的迹象也没有。

塞拉斯蒂娅终于鼓起了开口的勇气。”别跟我说只有我觉得他越来越可怕了?”

“好吧,如果你成为不了他们,就加入他们吧。” 苹果杰克耸耸肩。

“加入他的势力反过来对抗我们自己?” 瑞瑞争辩道。

苹果杰克摇摇头。”不不不,是让他加入我们。”

“我觉得那个神经病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是不可能加入我们的。” 云宝黛西点破道。

“相信我,”苹果杰克坚持自己的观点。”我才不管他有多么强。在小马国他才没有毅力去完成这种自杀式任务。我觉得他很快就会回心转意的。”

“苹果杰克说的没错,”暮光附和道。”他只有一个人,我非常怀疑他还能不能坚持几个小时。”

 

 

24小时后

 

 

“你再这么挖下去,会挖到华夏马国去的!”暮光喊道。

“酷。那我顺便也把那里的所有人都杀掉。” 士兵答道。

“是所有马!” 暮光指正道。

“无所谓。”

士兵在整整一天内都在不停地挖。他的身影也被完全淹没在地面以下了。

小马国的小马们完全相信他会在夜幕降临时投降,但士兵依旧在挖,为自己的进攻布置阵地。以及事实证明,任何试图攻击或捕获他的行为都会招致激光的射击,大家因此别无选择,只能等他自己崩溃。

但此刻的士兵,依旧在为帝皇准备自己的进攻。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挖这条沟。” 暮光说。

“爷乐意。” 士兵答。

“你需要点帮助吗?”

“异端。”

“你当然会这么说。” 暮光叹了口气。她已经习惯了他直截了当的回答。”我猜这也是战斗信条的一部分?”

“恩。” 他答。

“一个和战壕有关的信条。” 暮光补充道。

“嗯哼。” 士兵答。

“还有挖掘?”

“嗯哼。”

“为了避免被当做异端,你就得在无尽的狂热中坚持下去?”

“恩。”

突然,士兵放下了铲子。然后悄悄走到正对着小马们扎营的灌木丛方向的战壕边。

暮光挑眉,注意到他正走向一个方便放置的多路激光炮台。不知为何她之前一直没注意到它。然而最让她警觉的,是它正直直地指向营地。

更重要的是...正指着她自己。

暮光的瞳孔皱缩,士兵从武器中释放了所有的火力。她在即将被击中时赶紧飞上天空并及时激活魔法把自己传送走。

暮光在刹那间回到了避难所。

塞拉斯蒂娅立刻注意到暮光的焦虑和她鬃毛上第二个烧焦的洞。”我猜你最近一次对抗他的尝试以失败告终了?”

暮光传达完消息后扫了一眼后鬃毛上的新伤。”猜猜是哪位完成了自己的防御工事?”

萍琪瞪大了眼。”那个外星人把沟挖好了? 天哪!看在他这么努力的份上我最好送他些蛋糕和气球表示庆—!”

“萍琪等一下!”

说时迟那时快,萍琪已经高速冲出营地了。

*砰**砰**砰*

“...”

“哇哦,看来他不喜欢草莓蛋糕和奶油芝士糖霜。”

元素们和公主们将头转向声音的源头,就看到萍琪派有些困惑地站在他们身后,真是谢天谢地。赞美她的天赋秉异。

“这是否意味着除非我们想让自己可爱的身体蒸发掉,否则就没法踏进田里一步?”瑞瑞讽刺道。

云宝黛西冲出了灌木丛,外星人没有袭击的迹象。然而就在她把前蹄放在草地上的瞬间,一连串的激光从壕沟的方向飞出,烧焦了她鼻子尖的树叶。

云宝黛西赶紧倒车,差点把自己绊倒。

“没错,” 她嘀咕道。”我觉得哪怕踏进他领地一丢丢都是自杀。”

苹果杰克跺着脚。“我不想成为带来坏消息的扫把星,但是那家伙在的位置正好是我们种植着最重要农作物的地方。如果不阻止他,我们就要有麻烦了。“

“除非我们发动一场会导致我方马数巨幅消减的攻势,否则他哪都不会去。” 露娜反驳道。

“攻势?” 小蝶嚷道。”我们就不能采取一种非致命的解决方案吗?”

“我不认为道德是他解决问题的准则,小蝶。”瑞瑞点明道。

“没必要进攻,”塞拉斯蒂娅摇摇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基于他那致命的愿望。他需要理智地认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浪费时间,最终也只会以死亡和失败告终。”

“但是公主,他不是狂热到不可救药了吗?”暮光提醒她说。

“还有尝试的余地。每个生物都会有自己的让步点。”塞拉斯蒂娅叹了口气。她点亮了角,用魔法扩大了自己的音量。在她开口时,她的声音变得既响亮又尖锐。

“以太阳和月亮的名义,我,小马国的塞拉斯蒂娅公主,没有恶意,只希望士兵您立刻停止对小马一族的敌对行为!”

“......不要......” 远处的士兵回答道。

塞拉斯蒂娅德耳朵耷拉了下来。但她很快又恢复了清醒,继续警告道。

“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你的种族灭绝任务完全是荒谬且自杀性的吗?!”

“......有......”

塞拉斯蒂娅的脸抽搐着。“既然你都知道了那还要继续的吗?!”

“......是的......”

塞拉斯蒂娅厌恶地摇了摇头。”所以你宁可不寻求与我们一族的友谊与团结吗? 你们一族就不能成为我们的盟友吗?”

“......不想,我感觉良好......”

塞拉斯蒂娅上了最后一招。“你就不想了解我们一族吗? 我们浩瀚深邃的历史也许可以激发你的敬畏与惊奇?你们的人民或许也可以学习我们神奇的魔法与咒语并学以致用?”

“......异端......”

“算了,我们还是召集军队吧。”露娜耸肩。

塞拉斯蒂娅看了看卫兵们,他们原本坚毅的脸上多了些担忧。”我们从前曾毫无伤亡地战胜过许多敌马。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因为他的绝情而马上开战。”

“那我们该怎么办?”露娜发问道。然后她意识到了什么。”姐姐,不知你觉不觉得那个外星人用的激光和你在战场上的攻击方式是完全一样的?”

塞拉斯蒂娅用蹄撑着下巴。”没错,那些激光让我想到了我以前用的太阳光束。”

暮光点点头。”事实就是如此。我读过很多有关能源和频率的书,他的那些攻击显然是利用太阳能的。”

“为什么你要问这个?” 塞拉斯蒂娅问道。

露娜脸红了。”呃,我是想也许我们可以让他呆在永夜里,这样可以消减他的能源供应。”

在远处偷听的士兵头一次在面具下笑出了声。长久性的夜晚肯定有助于他来一场全球性的的杀戮,进而完成他的使命。

“不不不。”塞拉斯蒂娅摇摇头。”我们不会采取这种极端手段的。”

士兵面具下的脸又恢复成以往的苦瓜相。

“那现在我们还能做什么呢?”苹果杰克问道。

“虽然这么说让我很难受,但我们只能这么盯着他直到他屈服为止。”塞拉斯蒂娅说道。”除非他筋疲力尽或是产生哪怕一丝同情心,否则他不能离开我们的视野范围。我们必须留在这里防止他越雷池一步。”

“恕我直言,公主,但我觉得他并没有进军的打算。” 瑞瑞指出道。

“我会和塞拉斯蒂娅一起,我倒要看看他还能坚持多久?” 暮光轻笑道。


四天后

 

 

“他还在那里啊?”云宝黛西呻吟道。

“是的! 他整晚都在那里!” 萍琪用双筒望远镜远远地观察着士兵。

士兵的战壕里摆着他所能找到的最好的家具,比如圣坛、皮沙发、毛皮地毯还有一个装满神圣帝国经文的书架。

士兵自己则正在尝试享用一块披萨,但他一直没有摘下自己的防毒面罩。他试着把披萨塞进嘴里,但是被面具挡住了。

“这披萨一定是坏掉了。”他哼着歌把它扔了。

在避难所里,小马们都开始不耐烦了。

“他就没有试过主动出击吗?”露娜难以置信地嚷道。

“没有,他似乎是坚持要我们主动去找他。” 暮光回答。”明明是他入侵的我们的星球,现在反而要我们主动进攻他。”

“这真是无耻。” 云宝黛西抱怨。”我已经有好几天不能飞了!”

瑞瑞翻了个白眼。”抱歉亲爱的,但是如果你上了天,你就会成为激光的活靶子的。”

“有来自其他国家或势力的支援吗?” 暮光问露娜。

“新闻说这情况连两个天角兽都控制不了,恐怕搞得全世界的士气都不会好到哪里去了,”露娜说道。”似乎没有其他国家愿意对他采取行动,如果我们倒下了,恐怕我们需要在其他地方也派遣卫兵。”

瑞瑞掩面。”如果所有敌马都像我们的老对手那些缺乏防护措施,那他早就被全世界的势力打倒了!”

短暂的停顿后,塞拉斯蒂娅和苹果杰克传送到了这里。

萍琪派立刻转向她们。”小马镇怎么样了?”

“她们处理的不错,但是我们的产品快用完了。”苹果杰克回应道。”更不用说大家还是很不舒服。”

“如果我们想收回我们的庄稼并消除小马们的恐惧,恐怕必须现在就和那个外星人做个了断。” 塞拉斯蒂娅说道。

塞拉斯蒂娅没再说什么,但她那自嘲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瑞瑞倒吸一口冷气。”天哪,你是说我们必须对他正面进攻吗?”

“恐怕是的。” 塞拉斯蒂娅自嘲道。”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

“但是你会杀掉他的!” 萍琪派喊道。

“我早就怀疑这一天迟早会来的,但我敢肯定即使事态真发展到那种情况,那家伙也没有什么脱身的办法。”露娜摇摇头。

塞拉斯蒂娅宣布了自己的计划。”我们将派遣一百名老兵组成的精锐全力进攻并一举拿下士兵。在他试图应对突破他阵地的战士们时,所有的魔法师会立刻使用所有能用到的魔法来制服他。之后,他将会被关进最高安全级别的监狱里并在痛苦中学会忏悔。”

“那卫兵们该怎么办?” 云宝黛西吞吞吐吐地问道。

露娜看了一眼她的卫队,他们所有马都面色坚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小马国以及它的国民就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暮光撑着下巴说道。”你们两个肯定知道一些增强防御的魔法。你们说过我们可以毫发无损地读过这次难关的。”

塞拉斯蒂娅和露娜相视而笑。她们同时点亮了角,光芒吞没了她们的军队。

卫兵们的盔甲突然开始发亮,光芒也向他们的每一寸皮肤蔓延开去。他们的新盔甲看上去坚固耐用且极具威慑力,仿佛可以抵挡最强的攻击。他们也戴上了险恶的头盔,发光的赤瞳让他们看上去异常阴森恐怖。

“这真是不可思议,你们都做了什么?” 瑞瑞问道。

“这是一种古老的咒语,可以将任意一件盔甲强化到一种超强的境界,”露娜解释道。”我们只在面对最恶劣的敌马时用过两次。”

“介于佩戴者可以抵挡最强的魔弹,我非常怀疑那个士兵的武器伤不伤得了我们的战士。”塞拉斯蒂娅笑了。

新头盔遮住了卫兵们的面孔,但是塞拉斯蒂娅知道他们都已做好准备并下定了决心。她走上前对他们进行激励士气的演讲。

“今天,我们面对的敌马不同于以往困扰小马国的种种威胁。这个来自异世界的生物声称毁灭我们是他的神的意志,他即是他的神的工具。他非但不知友谊与和谐,甚至拒绝尝试学习这些美妙的知识。他的行径最终让我们别无选择。他还声称除非自己倒下或这个星球所有的生命消亡才会离开。不用说,后一种说法绝无可能。”

卫兵们无言,但在塞拉斯蒂娅说话时许多马点头表示赞同。

“我知道我们正在这片空地上与他的怒火焦灼着,但接下来他并不会自己越过战壕。他似乎是坚持要我等小马国国民主动出击。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让他失望呢? 让我们直面这个威胁,一劳永逸地摆脱这个祸根!”

卫兵们依旧坚持着自己禁欲的做派,他们站在原地等待公主下达第一道命令

暮光走向塞拉斯蒂娅。”如果您允许,我可以提供一些魔法援护。”

“我不能将你和你的朋友们至之险地,暮暮。我们要确保即使我们陨落还能有马可以引导我们的子民。” 塞拉斯蒂娅拒绝了。

“恕我冒犯,公主,我们已经多次救小马国于水火之中了。”苹果杰克说道。

“是啊!我们的职责就是搞定每一件想要摧毁小马国的怪事!”萍琪派补充道。

云宝黛西猛然击蹄。”我也说过我们要把他揍个十万八千里。”

露娜钦佩地笑了。”你们都很勇敢。不愧是小马国独一无二的谐律元素。”

“我不太确定。” 小蝶畏畏缩缩。

暮光拍打翅膀点亮了角。”放轻松点小蝶,我们有小马国最强的后盾保护我们。” 她指向那些披着强大魔法装甲的战士们。”他是不可能把他们都干掉的。”


“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干掉了所有的卫兵。”暮光掩面。

“医生!!”一个太阳卫兵尖叫着咳着血。一个护士立刻冲上去为他检查伤口。他的胸前有烧伤的痕迹,盔甲也碎了。

在对士兵的第二次进攻失败后,塞拉斯蒂娅和露娜立即将她们的卫兵和朋友们传送到灌木丛后的安全营地里。

每个卫兵都受了伤而且伤的不轻,整个营地乱作一团。多亏了治疗魔法并没有马死掉,但也没有谁能在未来的一个月里继续战斗了。

“这怎么回事?”在暮光看着一个暗月卫兵晕过去时她尖叫了起来。

“我不知道啊。”塞拉斯蒂娅尖叫着,她一脸不可思议,瞳孔也缩小了。”事情发生的太快了。”

“先有马冲过去,然后冲锋,最后是尖叫以及一大堆马倒下了!”萍琪派回忆道。

云宝黛西终于找到了说话的勇气。”但是我们这么多,他就他一个。这怎么可......?”

“野蛮的狂信徒。”瑞瑞在盯着尾巴上的灼烧痕迹时一时语颤。

“至少没有卫兵死掉。”苹果杰克的帽子几乎被激光给蒸发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信号。”露娜反驳道。

“但是该怎么做呢?”小蝶呜咽着。”你不会是想要他死吧?”

“不不不!”露娜辩解道。”我是说,我们已经给那些卫兵提供了全国所能给的最强护甲和防御咒语。更不用说他们是我们最训练有素的马了。”

“如果那个士兵的武器可以突破最强的法术,谁知道我们最强的防护消失了后他会做什么呢?”塞拉斯蒂娅意识到了什么。

“他有的就那支大激光笔。”萍琪皱起了眉。

“我们的小朋友现在怎么样了?”瑞瑞咕哝道。

萍琪派飞快地跑向灌木丛,并用双筒望远镜悄悄窥视着外面。

果然,士兵不仅没有丝毫困扰,还在战壕里悠闲地读着一本《黑矮人》杂志。

“他还在外面!”萍琪派喊道。

避难所里所有马都沮丧地呻吟着。

“已经没有意义了。”暮光沉思着。”除非我们全都死光,否则他是不会离开的。而且除非我们想自己被烧成灰,否则谁也接近不了他。”

“我有个主意!”露娜尖声嚷道。”很疯狂,但是可能有用。”

“都到这种地步了,我确定我们应该勇于尝试。”塞拉斯蒂娅搭腔道。

“既然我们的小朋友这么喜欢呆在自己的战壕里,那我们就把他和他那可爱的小营地传送到地狱中心,让他无限期地呆在那里,怎么样?”露娜提议说。

“你的意思是先把他关在那里,直到我们想出更严厉的处理方法来,对吗?”小蝶小声问道。

“唔,当然。”露娜脸红了。”但我确信地狱里的一切恐怖都是对他有好处的。”

“如果没有马能踏进那个方向,那我们怎么才能把他传送走呢?”苹果杰克问道。

很长一段时间后,萍琪派和暮光相视一笑。显然对彼此的想法心领神会。

“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吧。”暮光得意地笑道。


战壕里,士兵正忙着签收一个刚寄来的包裹。签完字后,他拔出刀子,把盒子切开。

令他高兴的是,纸箱里有一架全新的重型钻机,就等着被他安装在战壕的前线放在他的多功能激光炮台边上了。不过当务之急是找到说明书。

“嘿先生!”

士兵转过身发现萍琪派在战壕的顶端朝他招蹄。考虑到她冲击现实的特技表演,他真的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个灵族。

尽管如此,士兵还是快速地掏出自己的激光手枪并准备朝萍琪派的笑脸射击。然而在他扣动扳机前,他听到了暮光闪闪的喊声。

“走你!”暮光释放出瞬移魔法,击中了士兵。

暮光的角发出的紫色光束包围了士兵和他的整个战壕,正如暮光计划的那样。刹那间,士兵和战壕都消失了,只留下一片修复过的土地。上面绿草青青,仿佛从未被挖掘过一般。

“我们做到了暮暮!”离暮光几米远的萍琪派尖叫道。

回到灌木丛后的掩体,驻扎在那里的小马们没有看到激光,公主和其他元素们站在山峰上,见证着暮光和萍琪派的笑容。而那个戴面罩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的天呐,她们成功了!”瑞瑞尖叫起来。

“希望那个外星人能在地狱平安无事。”小蝶说道。


公主们和谐律元素们回到了暮光的城堡。虽然代价高昂且有马员受伤,但她们还是取得了胜利。

“真是幸亏萍琪派能扭转自然规律。”露娜松了口气。

“还有暮暮的神奇魔法。”苹果杰克补充说道。

“幸好我们把那个混蛋给赶走了。”云宝黛西如释重负。

“不过,”塞拉斯蒂娅几乎停住了脚步,哼哼着说。”我还是想知道那个外星人来自怎样一个世界。对杀戮的沉醉与对毁灭异族的执着绝不是谁天生就有的。”

“我们试过和他谈话了公主,但我们觉得他已经超过了谐律元素可以处理的范畴。”暮光说道低头看着地面。”话虽这么说,我还是希望他能看到一丝光明。”

小马们无言地小跑到暮光的城堡,一边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边尽量不去想那个在她们脑海里阴魂不散的士兵。

“所以,接下来该做什么?”苹果杰克问。

然而还没等谁发言,她们就看到一群蜂拥逃窜的小马。

“大家快逃命啊!!!”一个雌驹在马群中惊恐地大喊

“怎么回事?”瑞瑞咽了口唾沫。

“你们看!”萍琪派喘着气说道。

然后所有马惊恐地看到,小马镇接近暮光城堡的那一侧已经被摧毁了。建筑毁坏,到处一片狼藉。所幸没有发现血迹和尸体。

露娜一脸抽搐。”但,但是...是谁干的?”

“别跟我说是...”瑞瑞抱怨道。

果不其然,通往暮光城堡的路被一条超大的,往远方一直延伸的壕沟切断了。战壕前是正在给自己的重型战机重新装弹的士兵。

小蝶的瞳孔缩小了”但但但但但......”

“你是怎么从地狱逃出来的!”塞拉斯蒂娅一边用从未有过的失态大喊,一边匆忙朝士兵的挖掘点走去。

“挖过来的。”士兵一边维护自己的战机一边嘀咕。

“怎么挖出来的?”苹果杰克以蹄掩面。

云宝黛西差点扯掉了自己的鬃毛。”那那里的怪兽呢?”

“挖个战壕。然后把它们都打死。”士兵叹了口气,为自己的武器装填最后一发弹药。

在场所有马呻吟着,沮丧地哭了。

塞拉斯蒂娅受够了。她准备了一个咒语来一劳永逸地解决士兵,但还没等塞拉斯蒂娅释放出自己的力量,士兵就用战机向她发射了一连串微型火箭弹。

所幸塞拉斯蒂娅在关键时刻成功把魔法转移到一个传送咒上,并把自己和朋友们转移到了安全地点。但她们身后的建筑和树木就遭了殃。

在暮光城堡的王座室,谐律元素们和公主们齐聚一堂。

暮光很快恢复了过来。”就是这样!小马国已经没有办法能打败这个疯子了。”

“从没见过有谁会狂热到这种程度。”瑞瑞说道。

“既然什么用在他身上都适得其反,那我猜,我们玩完了。”苹果杰克耸耸肩。

露娜用蹄子撑起下巴。”我不这么认为。”

云宝黛西扬起眉毛”还有其他计划吗?”

“没错。”露娜点点头。”既然传送对他不管用,那我们自己传自己怎么样?”

小蝶不喜欢这个说法。”你是说我们—”

“把整个小马国传送到五英里外!”露娜自信地笑了。

“...”

“哦! 真是个好主意!”萍琪派称赞道。

塞拉斯蒂娅思考了一会。”这个主意可能有点疯......干就是了!”

除了苹果杰克,其他所有马都点头低声表示同意。

“呃,姑娘们?如果他又跟过来怎么办?”苹果杰克指出。”他似乎是个天生挖洞的料。”

“这很简单。”暮光回答。”我们把小马国再传远一点。”

“如果他又双叒跟过来还挖更大的沟怎么办?”苹果杰克反驳道。

“得了吧苹果杰克。”暮光坚持说。”就算是为了杀掉我们所有马他也没那个毅力把每个马都追踪到啊。我的意思是,他还能做到哪种程度,把整个星球都挖烂不成?”


“这就是世界被挖烂以及每个马都得逃难的原因!”萍琪派一边在篝火上烤着棉花糖一边总结道。

她咬了口糖接着说”那么,我们要共享这个星球吗?”

“啥米?”一个在火上暖着自己绿手的兽人皱起了眉头。”没门! 这个故事真无聊,连俺们兽人也觉得无聊!”

“是吖!”另一个兽人一边烤着棉花糖一边说。”俺们小子从不屑和小马分享俺们的地盘!”

“你说谎!”萍琪派喊道。”那你怎么解释我们周围的这条大海沟?”

除了他们仨所在的小点,周围的地面已经变成了一条峡谷。

在这个巨大的人造峡谷深处,士兵继续挖着沟,准备建立自己的射击阵地。

“士兵就该有士兵的样子...为了帝皇。”他自言自语。

thumb_up8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FBC Lv.10
评论 挖条沟

跑[鏟/刀]狂魔

4 月 10 日
2楼
苍翠劲松 Lv.2 独角兽
评论 挖条沟

ohhhhh

4 月 11 日
3楼
伯纳 Lv.2 天马
评论 挖条沟

回答异形的问题,战斗时不喊为了帝皇,这个克里格不够忠诚(确信)

4 月 12 日
4楼
艺乔 Lv.2 独角兽
评论 挖条沟

双厨狂喜:ftemoji_sgpopcorn:

4 月 13 日
5楼
评论 挖条沟

黑色圣堂的某远征舰队:“咱寻思咱在那儿waaaaaagh!得了。”

9 天前
6楼
某张姓男子 Lv.4 天马
评论 挖条沟

锤子40k过于草

6 天前
7楼
Krissssss Lv.2 独角兽
评论 挖条沟

这简直就是基因原体的实力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致群星之色

    片叶无存

  • 无厘头及其他解构主义

    某张姓男子

  • 战锤40K/中古战锤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