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RK
SRKLv.2
麒麟
中篇原创
R
已完结

【新人】【黑暗】PONY CITY(小马镇/小马城)S1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三章】

chrome_reader_mode 5,114 event 4 月 10 日 thumb_up 16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96 forum 2

阅前须知

[collapse]警告:若您反感血腥、阴郁、死亡、身体和精神虐待等剧情,请慎重选择阅读此文。若您在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请停止阅读,您可以找我谈论您的想法。

承诺:本作品不是猎奇作品,不会故意地进行大量身体和精神虐待描写,也不会有强行喂shi的反人类剧情。若您抱以此类偏好观看您可能会感到失望。;P[/collapse]

 

 

 

 

 

PONY          CITY 

 

 

 

 

第三章

 

 

 

对于暮光闪闪而言,日常的魔法研究不仅能用来打发时间,让自己静下心来,还是她必要的工作。终日的研究对魔法学习的帮助自然不言而喻,但世界上能忍受这样长期枯燥的马可不多。

而暮光闪闪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了逃避过去,她把自己埋在高不见顶的学业中,始终远离社交娱乐活动。也正因如此,她得以发现自己惊人的天赋;而靠着全心全意的专注,她这才能成长为如此强大的魔法师。

而代价是,她永远无法像一个正常小马一样。她从没有感情经历,从不会去做那些正常女孩会去做的事情。她再也回不去了。

她也知道如此。可是对她来说这没有什么遗憾的,因为置身于事外,她能看见这个社会的冷漠与虚伪,那远比其光鲜亮丽的表面上看起来所不同的。她宁愿不去做一个正常马,在缤纷的名利场上粉墨登场。

有时候她会想,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那她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毕业后当个图书管理员?她倒是喜欢读书,也许她会去一个更清净的地方,也许在首都市郊的小镇,也许还会交几个性格各异的死党?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这种生活只存在在梦里。也没有马会以利益以外的目的去交朋友,至少在现代没有。

每当一天的研究完成,暮光闪闪就会从研究室里出来,深呼吸一下,然后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夕阳把红与黄洒在她的鼻尖上,她就这么想着这些事情。其他工作人员从身边路过,象征性的与她告别。而她只是默默盯着夕阳缓缓落到地平线下,看着被它染红的天空一点一点暗淡下去。

直到,黑夜降临了。

 

 

马城城内并不全是高耸的混泥土森林,在城中有大片大片的地方没有资本的带动。这里像一种城中村现象,是高速发展与基础建设所抛弃的地方,由老城区和贫民窟夹杂的如同毛细血管一般交乱错杂的街道和巷子成为了贫民、流浪汉和街头帮派的发源地。而那黑压压的雾霾与高楼剪影仿佛就是一个离它们很远很远的背景,又似近在眼前却高耸的围墙。

其中有一片地区被称作“龙窟”。这么称呼并不是一种比喻,是因为这里的大部分居民都是贫穷的龙族。据说这龙窟的起源便是很久以前那些从龙之国来到马城的龙族商人、工人或投机者,其中因破产而没落的一部分便在这片贫民窟定居了下来。

不知是由于龙族残暴的天性,还是这种肮脏的地下氛围容易催生罪犯,龙窟的帮派在马城中名声狼藉。首先龙帮都是以家族为根基的帮派,虽然分为了不同的派系,但多少有些血缘关系,所以联系较为紧密。还有除了龙族人狠话少能打之外,由于移民遗留问题,警察始终拿这一片很头疼。也正因如此,龙帮还曾与城中某些黑帮有着类似于充当打手的合作关系,龙窟才会成为法律的灰色地带,包含黑市、赌场等多出不法之地。

 

 

夜色降临,而龙窟里的某些地方,好戏才刚刚拉开帷幕。

 

某处街道的巷子深处,一个不起眼的厚重铁门,两边伫立着两个龙族壮汉,不时有人从这门里进出。这便是名为“太阳石”的地下俱乐部,同时也是龙帮的据点之一。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巷口,下来一位年轻的雌龙,径直向铁门走去,两位保安把她拦了下来。“身份卡。”

“新规定?”见两保安面无表情的盯着他,雌龙耸了耸肩,随后从挎包里掏出一只厚到夸张的钱包,翻出一张卡片,贴在了保安伸出的仪器上。

过了一会,仪器发出来“滴”的一声,并闪了绿光。雌龙随意的把卡扔进包里,推开了面前的铁门。

随后,逐渐有雨点落在了地上。外面下起了小雨。

 

 

就好像在一瞬间,小雨就变成了倾盆的大雨,还夹杂着依稀的电光与雷声,这也许就是夏季的天气吧。

风雨不断拍打在一扇破旧的窗户上,有些许雨水透进了室内。那是一家型小地下赌馆,在龙窟到处都是这种老旧的地下生意,给那些贫穷的成瘾赌徒、酒鬼和瘾君子一个作乐的地方。

而此时赌馆内却不是一片喧哗的赌博景象,桌旁客人全无,一众龙帮混混围着吧台,吧台内,一只健壮的雄龙正紧紧掐着另一只有些发福的中年雄龙,后者正是赌馆的老板。

 

 

厚重的铁门后,是一条长长的向下的阶梯,连接着这附近最大的俱乐部,“艾克塞山”,同时也是龙帮的主要根据地之一。整个建筑的主体位于地下,且具体的格局为机密。

雌龙下到了地下一层,这里一个类似酒吧的大厅。时间尚早,月亮才刚刚探出头来,大厅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小混混围着吧台喝酒。她的到来引起了不少目光,不过她没有理会,径直走到了吧台后方的一个老旧的电梯前,随后她按了一下一旁的按钮,提起另一旁的电话听筒放在耳边。

“通报姓名,来历,还有新发的身份卡号”听筒里传来一个不耐烦的中年女性的声音。

“佩吉,我不是本部成员,是来找昂科拉老大‘谈生意’的,不过你可以在特殊人员登记里找到我。”她慢悠悠地说道。

听筒里即刻传来哗啦的翻书声。过了一会,里面的人说:“是的,佩吉女士,你的确可以进来。不过......”

“老大出去了,他不在艾克塞山。”

“什么?”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不过随即她便重归镇定。“您能告诉我他去了哪里吗?我......我有重要的东西要转交给他。”

“......他去收债了。东区有几户老板高利贷拖了很久,今天总部打电话来批了老大一顿,他气的去找人算账。”

 

 

大雨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偶尔划过的闪电会在一瞬间照亮龙窟东区的街道——一片无色的破败景象。

昂科拉接过手下递过来的小刀,架在了眼前这个跪在他面前的中年雄龙的脖子上。

“嘘......嘘,安静,海德。我可不想再听一遍你那苍白无力的说辞了,我都快要背下来了。所以......”他的双臂突然发力,把面前的龙按在了墙壁上。“你还不明白吗?今天我们要谈的,可不仅仅是债务。

有手下向我汇报,他在你这赌的时候,发现了你用道具和服务员......出老千。”

面前的这位名叫海德的赌馆老板明显还想在说什么,可是当他一听见后面那个词,他那正要跳动的舌头一下子僵住了,只剩下惊恐的眼睛躲闪着昂科拉的目光。

“海德啊,你怕是想钱想疯了吧。且不说你出千出到我头上来了,你知道在我们这儿的规矩吧。出老千被逮到了怎么办,说!”

“额......剁......剁爪......”老板支支吾吾地说道。

“没错。”说完,昂科拉便拉过来老板的手臂,按在墙上,利落地把小刀一挥。

赌馆老板的龙爪,被砍断了下来。

老板的惨叫声在室内回荡着。他用另一只爪紧握着伤口,在地上缩成一团。

昂科拉冷眼看着,可是他突然一转头,看向里屋。

“什么声音?”昂科拉感觉自己听见了隐隐约约的哭声。

一名手下立刻进入里屋,不久便拽出来一只雌龙和一只年幼的雄龙。

“不,老大!那是......我的老婆孩子。这件事与他们无关!请别......”

“哦,海德。你还有这样年轻的老婆啊。”昂科拉的眼睛紧盯着那只雌龙。“你知道吗,海德。我本来打算买了你的店铺和家当,不过这显然偿还不了你的欠债。所以我只好把你打一顿再卖给工地,然后自己掏钱补上了。不过现在发现你还有妻子和儿子。正好可以......

把他们买个好价钱。”他的嘴角勾起了微笑。“这样债钱就补的差不多了,这样我终于可以

杀了你了。”

老板海德惊恐地倒在地上,他看见妻子拼命拉住儿子不让他冲上去;他依稀听见四周朦胧的声音:昂科拉的笑声,妻子的求饶声,孩子的哭声。

和一声清脆的敲门声。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

门被手下打开,走进来一只雌龙。她从容地走向昂科拉,却被他身边的一位随从拦住了。

“你是谁,给我一个你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佩吉。我特地来找昂科拉先生,为总部传达密令。”

“什么密令?”

“只有他本人才有权知晓。”

昂科拉拍拍随从的手臂。“没问题,我好像再总部见过她。”

手下们让开,给他们两个独处的空间。

 

佩吉靠近昂科拉。“该死,你可真会找时间。赶紧说完滚蛋。”他抱怨道。

她贴近昂科拉的耳朵,轻声说道:

“你被逮捕了。”

随即,暮光闪闪解除了幻形术和隐身术,数十名特警立刻出现在窗外。她趁昂科拉没有反应过来,立即闪出一道法波打晕了他,把他拖到一边的桌子后面。

窗户瞬间哗啦啦地碎裂,P C P D的特警破窗而入,与室内的龙帮展开了激烈的交火。

暮光探出头来,看到有人发现了她,便放下一道保护层抵挡子弹。不一会儿,交火渐渐平息。此时暮光回头一看,心里不由得一惊。

昂科拉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跑不远。暮光心想,这里没有其他去处,他只可能在里屋。

暮光马上赶到里屋。昂科拉果然在里屋,但是他劫持了人质。他左爪拿着手枪抵在一名女性的脑袋上,右壁锁住了一名小孩的喉咙。

那正是赌馆老板的妻子和儿子。

“停下来,不要靠近我!”昂科拉亮了亮手里的枪,暮光立马止步。

“把门关上,让条子不要进来!”

她照做了。

 

窗外隐隐的城市灯光映在他的脸上,照亮了他那新鲜的,一道正在流血的伤口。昂科拉感觉意识有些模糊,两耳听到忽大忽小的嗡嗡声。他的爪不禁勒紧了面前的人质。

“听着,”暮光举起了双蹄。“把枪口移开,我们什么都好说,好吗?”

“移开?”他冷笑了一声。“听着,警官。如果你敢动一下,我会立刻杀了他们两个,然后拿枪和你拼命。”

“好的。”暮光冷静地答道。“说吧,条件是什么?”

“所有的警察,放下武器,退后到赌馆的两边。然后我会带着他们走到门口的车上,然后释放他们。”

“可以,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汇报上级。”

 

昂科拉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走出了里屋。

所有的特警都紧靠墙站立,武器堆叠在一张赌桌上,暮光与雷森特警长站在最前面。

昂科拉四下看了看,见到警察都离他有一段距离,便向大门走去。

走到一半,他突然停了下来。他似乎看到了什么。

“哈......哈哈哈哈。”昂科拉突然冷笑了起来。他转向左边,让劫持的那名老板的妻子看向赌馆的一个角落。“看到了吧,那具尸体!”

角落里,躺着那个赌馆老板的尸体。他在枪战中中弹身亡。他的妻子瞪大眼睛,被堵住的嘴里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他嘴角勾起,静静的欣赏着眼前的场景。可是由于这一分神,他右手拉着的那个幼龙突然挣脱了劫持,疯狂地扭打他的手臂。他只得回头处理。

这一回头,直接改变了事情的走向。

他的余光,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那个独角兽的角,正在发出明显的光芒!

此时,他的大脑立刻就反映了过来。这是警察暗中对他发起的攻击,趁着他的注意力被尸体吸引,一切都来不及了。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昂科拉做出了本能的举动。

他扣动了扳机。

 

雨停了,东方也亮出阵阵的日光,透过那冰冷的雨云,给整个世界打上一层冷色调。

赌馆外拉起了警戒线,不时有工作人员进进出出。雷森特警长站在警车前,一脸阴沉地向对讲机里解释着什么。“这完全是我的主意,长官,与她无关。伺机击毙劫持人是我下达的命令,但是枪都被要求收起来,让她趁昂科拉不注意的时候用魔法偷袭是最保险的选择......”

暮光站在街边,她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一切,甚至天边的发白。她一直盯着那个救护车的后面。

那个失去了双亲的幼龙,正趴在父母的遗体上,无声地哭着。她所见到的,不过是发生在这个罪恶的城市里的日常——一个社会底层家庭的陨落,这是所有与帮派、犯罪关联上的底层人的宿命,是为了生存,他们必须接受这一风险。而这个小孩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父母悲惨的一生结束不久后,不一会他将被送往孤儿院,在成年后又被放出到这里,随后开启他那可能更加悲惨的人生。

暮光眉头紧皱,呼吸渐渐加重。

她似乎看到了往日的自己。

不行,她必须做点什么。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孤立无助,而除了警车与医生,陪伴她的就只有深深的血痕。而现在,换做她来当这个旁观者的角色。她不能就这样看着,她做不到。必须做点什么,她不能让这一切再一次发生在他的眼前。

她必须去做点什么,使这个孩子可以像当初的自己一样挺过来。就像当初的自己,他需要一个家。

她走到警长面前,坚定地说:“我愿意领养他。”

 

她试图靠近那个幼龙。她先是打量他,正处于上学的年龄,却没有去接受教育,这是典型的龙窟孩子。他坐在他曾经的家门口的台阶上,看着渐渐远去的救护车。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他的喉咙一定沙哑了,于是她贴近他的脸,盯着他的眼睛,淡淡地说道:“你愿意跟我走吗?”

幼龙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她这才想起来,他似乎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你叫什么名字?”她追问道。

幼龙开口了。“我.....我叫......”

“我叫斯派克。”

 

 

 

 

thumb_up 16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Twistarless Lv.2 独角兽
评论 【第三章】

这这这,斯派克好脑洞

4 月 12 日
SPZB_AMeniar Lv.2 斑马
评论 【第三章】

阿这,世 界 线 收 束:ftemoji_flutterhay:

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