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ight_Skytech
Sunsight_Skytech
Lv.7 1342/1540

百以众分:晖虹之耀

第三十五章·难眠之夜

本作评价
82()
()0

作者注:今天是“先兆”(对应本作中的暮光闪闪)的生日,特此额外更新富含闪烁糖的第三十五章!生日快乐My dear Twilight!:ftemoji_flutteryay:

“现在就有点尴尬了。”萍琪评论道。

我又开始讨厌邪茧了,她光顾着反击星光的冒犯之语,却没有注意到她的话也波及到了对她没有敌意的暮光闪闪。真是讽刺,邪茧在指责星光,却没意识到自己犯了和她一样的错误。

在我旁边,暮光一言不发地低下了头,眼神里充满了愧疚。我实在受不了她这样,赶忙挽住了她的蹄子。

“这不是你的错,暮暮。”当她与我视线相遇时,我严肃但安慰地低声告诉她,“你救下了小马国,但你不可能救下所有人。”

暮光无奈地笑了笑,却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抽回了蹄子。我没有挽留,我知道她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她在为那些由于她没有去拯救而变得支离破碎的家庭哀悼。

我想起了我自己同样支离破碎的家庭。我在小马国的男友或者丈夫,不知如今身在何方。我们有子女吗?他们会因为我失去了重生前的记忆而抛弃我吗?另一边,我的人类家庭也随着我与我曾经的人类父母决裂而不复存在,地球现在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

一滴泪水落在我的蹄子上,黄色的皮毛被砸出了一个湿润的小坑。突如其来的凉意吓了我一跳,我什么时候开始哭的?我迅速望望周围,幸好谁也没有注意到我。

“星光。”我听见瑞瑞用流利的英文开口,赶忙擦了擦眼角,“无论你想辩解什么,别说了。邪茧女王已经不打算追究这件事了,所以无论是对我们,还是对他们来说,只有摒弃嫌隙、相互合作才能在今后不蒙受更大的损失。对不对,陛下?”

“没错。”邪茧赞许地点点头,“我只是不想让星光熠熠总是一副我们欠她什么似的样子。”

我现在有点不太确定自己到底该对邪茧持什么态度了,厌恶和怜悯在我心中像浆糊一样混在一起。她是一位可怜的受害者,但同时也是个欠揍的王八蛋。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经历了这场“风波”,黛西和阿杰对邪茧放下了敌意,因为她们谁也没注意到暮光这边发生了什么。不过,我们几个依然保持着必要的警惕——作为一只受伤的小马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时该有的那种警惕,但不是所有小马都这样:小蝶和轻语聊上了天,萍琪再次提醒冯落别忘了他的承诺,这回她终于如愿以偿。神圣的皇家大屁股哟,那货居然还惦记着糖的事儿呢!

也不知是从谁开始,我们一个接一个地打起了哈欠。一看钟表,再过几个小时就该天亮了。我甚至都感觉不到倒时差带来的痛苦,自从和杨阳分别以后,我的睡眠时间可谓毫无规律可言,再加上鹿鸣给我来了那么一针毒药,我的脑子还能运转就已经感天动地了。好不容易在飞机上睡着了,又在梦里让克里斯一巴掌扇醒了。

不知其他几位是否也和我一样身心俱疲,反正最终大家心有灵犀地达成了共识:抓紧时间充分休息——在我们有机会休息的时候。

伤口结痂带来的骚痒感告诉我邪茧的治疗药水真的非常有效,但我此时不想开口问她这玩意儿是怎么制成的。轻语、瑞瑞和暮光帮我们把身上缠的绷带和纱布拆下来。血痂已经开始脱落,但那该死的胶布在黏液的帮助下牢牢地粘在我的皮毛上,一扯那叫一个疼啊!小马身上的绒毛很短,没法用剪刀剪,只能硬生生地往下撕。我的睡意已经几乎全被疼痛赶跑了。

问候发明出胶布的那家伙祖宗十八代!

暮光尽可能小心地用她的魔法帮我揭掉胶布,但仍然时不时地用力过猛,疼得我直咧嘴。暮光一个劲地道歉,这让我更不忍心去责怪她了。胶布揭下来,一面都变成了黄色,我只好向皇家大屁股祈祷小马身上的毛是可以再生的。好在我这次没有伤到骨头,但后腿上挨的那一枪怕是要留疤了。

黛西和阿杰见状,便打算早上起来再拆绷带。“如果你俩现在不拆,到时候会更疼。”瑞瑞严肃地说道,我不确定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但那俩家伙反正信了她的话。她们对视一眼,乖乖地趴了下来。

这对虹林檎可就没有我那么安静了,瑞瑞的动作看上去温文尔雅,但她们却叫得像在受刑一般。另一边,萍琪在轻语拆她的绷带时一声不吭,我猜这要归功于她嘴里叼着的糖。我看了看那几只幻形灵——和幻形人,除了轻语以外,剩下那仨只是默默地看着,估计是自认为帮不上忙。星光本来就没抹药,这会儿也就没法拆绷带,不过她受的伤不重,大概过不了多久也能自己愈合。

接下来轮到我给暮光拆绷带了。我点亮独角,但犹豫了。万一我把她弄疼了怎么办?

暮光朝我鼓励地点点头,眼神里透露着对我百分之百的信任,她很明显已经为接下来无法避免的痛苦做好了准备。但是,暮光不知道她这样反而加剧了我心中的不安,因为我很清楚她身上的大部分伤都是我直接或间接造成的——就连那些疯狂的毒贩也没怎么对她使用过暴力,我他娘亲的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忍心朝她开火的?负罪感如同一只无情的大手攥住我的脖子,让我开始感到窒息般的晕眩。

直到一只薰衣草色的蹄子搭在了我的蹄子上。

“拆吧,余晖。我忍着。”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简直是度秒如年,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给暮光拆完绷带的,也没有数自己到底说了多少遍对不起。但她的每一次哆嗦、每一次倒抽冷气的声音都如同一把抹了剧毒的刀子戳在我的心里一样。不对,不只是戳进去,而且在里头转了一圈,再剜下一块来。我现在真想用这把刀子剁了那个发明这种白痴胶布的家伙。

不过我没有料到的是,暮光在此期间真的一声不吭,而且她的嘴里也没有含着糖果。我不知道她是把这当作对她无意中破坏了无数家庭还差点摧毁两个世界的惩罚还是怎的,但我心中对她的怜悯正逐渐被深深的敬意所取代。终于,我如释重负地把那些沾满紫色毛发的胶布扔到了垃圾桶里。

也许对于一栋别墅来说,两间客房不算很多,但冯落已经打算睡沙发了,作为宾客的我们也不可能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幸好大家都具备这些最基本的道德水准,没有谁提出异议,包括星光。我相信她也意识到了:在没有同伴的支持下,和我们目前唯一的庇护所的主人作对是极其愚蠢的,尤其是在她自己还理亏的情况下。

三只广东小马和星光住一屋,我和黛西她们住一屋。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这样的“战力分配”比较平均。当然了,我不认为邪茧会谋害我们。但……总要以防万一嘛。

虽然我心里有一点点渴望和暮光睡一屋,但我觉得这样不太合适。她和我没有——也不该——到那种关系,毕竟我们都曾身为男生,现在又都是雌驹,想想就觉得诡异。我觉得我们上辈子维持的那种“闺蜜关系”就挺好的——靠,我怎么一想到暮光脸就开始发烫?

“你咋了?”黛西狐疑地问我。该死,她看我的眼神已经开始不对了!这家伙可不是傻子。“没什么。”我瞪了她一眼。我……我必须看着她免得她和阿杰把邪茧家的床弄垮了,对吧?还有萍琪,我可是在她的记忆里看到了我和黛西到达杨阳家之前的那天晚上她干了什么……我嘞个去。啥也别想了,睡觉!

我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个人类,正盯着手里的一张相片看。大概是我又在做梦了吧,或者说我上辈子的记忆又开始浮现了。我发现无论梦境的内容是什么,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没有开头。

我注意到这是一段新的记忆。我记得在每一段记忆第一次甚至头几次回放时我都没法像现在这样自由地思考,而是会时不时地被迫和梦境里的角色——也就是过去的我——保持思想同步。当然也有例外:那段本来属于一只叫晴明的已故小马、却不知为何跑到我脑子里的记忆。

所以……这段记忆应该也不属于我。

但我还是能清晰地感觉到一滴泪水滑落眼眶,打在已经开始褪色的相片上。我将注意力放回眼前的场景,当看清相片上的人时,我怔住了。

是邪茧,或者说克里斯,比现在年轻得多,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在和我们见面时,他或者她并没有刻意变成自己年轻时的样子,我不确定是她不想还是她不能。多半是前者。

照片上还有一个和克里斯年龄差不多的女人,她有着美丽的赤褐色头发。虽然没有到倾国倾城的地步,但她的容貌已足以让一个直男被迷得神魂颠倒。不知为何,我觉得她有点眼熟。

“茧茧啊……”悦耳但有些苍老的声音开口了,虽然是英文但我能听得懂。记忆的主人一边用有着些许周围的手轻抚照片上露着灿烂笑容的克里斯,一边轻声呢喃,“今天是我们结婚55周年的纪念日,记得吗?不知道你在那边过的怎么样,自从你和孩子们离开后,我就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你们的消息了。”

等等。等等!我虽然没法自己转动眼球,但我还是用余光看到了她手指上的钻戒。我嘞个去!她莫非……

“当然了,我怎么能怪你呢?”她继续道,“余晖在当时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们不可能再联系上了。”

淦!塞拉斯提娅的皇家大屁股啊,真的是她!我差点把自己弄醒了。

“我只希望桑伯成功施了那个咒语,你们现在能安然无恙的生活。”她开始咳嗽起来,“真是的,我现在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你施放的那个衰老延缓咒语已经开始失效了。我知道你一定在想办法回来找我,你放心,我一定能撑到我们再此相见的那天。只是,像我之前对你嘱咐的那样,千万别把这件事怪到余晖的头上,明白吗?”

活见鬼,我真想大声喊让她听见:“邪茧听了你的话!她现在活得好好的,而且也没有怪罪谁!”

莉兹停顿了一会儿,有那么一瞬我还真以为我的信息传到她那边去了。

“我昨天去看望小季了,茧茧。她很好,没有被任何人打扰。要不是我现在腿脚没有以前灵便,我真想天天去看她。毕竟,你们走了以后我只剩她一个亲人了,但我想她会因为能一直陪伴我而感到高兴的。哦对了,还有本初,虽然她的遗体不在这儿,但我还是给她也立了一个墓。我希望你能理解,本初也是一位受害者。我知道以小季的性格,她能原谅本初的。”

随后,莉兹俯下身,轻轻地在克里斯的脸上落下一吻:“我相信你能听见,茧茧,我真的永远永远都好爱你。”

我睁开了眼睛,但刚刚梦境里的情景如同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一样挥之不去。我瞅瞅我的室友,她们都睡得正香——萍琪又流口水了。

我在床上坐了一小会儿,犹豫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现在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我也没心思再睡觉了。我想了想,最终下定了决心。

看在莉兹的份上,邪茧,你的快递来了。

我正要跳下床,忽然想起我的蹄子接触木地板的声音足以把其他三只小马吵醒。我不想当着她们的面跟邪茧谈论这件事,一方面这是邪茧的隐私,我只是碰巧接收到了本该进入她的梦境的东西,另一方面,既然我和邪茧是老相识,那我们也应该解决一下之前的恩怨,而且是一对一地。

我点亮独角,红光笼罩我的身体,将我飘到门边。我的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已经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维持一个悬浮术。我小心翼翼地用魔法打开门,然后溜了出去。

我记得邪茧的房间是在走廊的另一端。走廊是石砖地板,走起来没那么响,于是我小跑着过去。尽管如此,我还是尽可能地放轻蹄步——

“嘎吱!”我一侧的房门突然打开,我一下急停在原地,感觉血液好像凝固了一样。我听见沉稳的蹄声远去,小心地扭过了头。

是漂移。那只高大的幻形灵雄驹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自顾自地走下了楼梯——而且居然是以幻形灵的形态!我有点佩服他的平衡能力,又为他的警惕性感到担忧。毕竟他可是邪茧的指挥官兼卫兵啊!我没打算去谋害邪茧,但对于漂移来说我独自一马在走廊里转悠好歹也该问一声吧。我又看了看我站的位置,意识到我可能刚好站在了他的视线死角。好吧,倒也不能完全怪他了。

我来到邪茧的房门口,深吸一口气,然后用蹄子轻轻扣响了门。

 

 

thumb_up82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先兆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五章·难眠之夜

闪烁组表示在床上扭得像条蛆

4 月 8 日
2楼
书记捶你胸口 Lv.2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五章·难眠之夜

突然高产!:ftemoji_soawesome:

4 月 9 日
3楼
OP39 Lv.4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五章·难眠之夜

坐等更新:ftemoji_wahaha:

4 月 9 日
4楼
Sealevel Lv.7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五章·难眠之夜

坐等更新+1:ftemoji_cozyglow:

4 月 9 日
5楼
Utopia Lv.16 幻形灵赞助者
评论 第三十五章·难眠之夜

还要好久,故事才进入中期吧。

4 月 14 日
6楼
Skywings Lv.1 天马
评论 第三十五章·难眠之夜

只是,像我之前对你嘱咐的那样,千万把这件事怪到余晖的头上,明白吗?”

联系下文,这里应该是“千万把这件事怪到余晖的头上“吧?

7 天前
7楼
Sunsight_Skytech Lv.7 天马
评论 第三十五章·难眠之夜

回复44289 @Skywings :

多谢,已更正:ftemoji_facehoof: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原创中长篇推荐

    笛斯Dis

  • 百以四分

    CelestAI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