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豹晒晒
海豹晒晒
Lv.7 1492/1540

A long, and strange trip.

感觉渐失

本作评价
18()
()0

原作者: Flashgen

原文链接: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61321/hypoesthesia

已获得原作者翻译许可。


当我们一起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第一次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那是一个凉爽的秋夜,我特意拉开窗帘,推开窗户,给卧室换进清新的空气。瑞瑞和我裹在一张被子里,她的脸依偎在我的脖颈处,而我则张开一只翅膀披在她的身上。我能够感受到她躯体的热量,她心脏的跳动,我能感受到她鼻腔逸散的那缓慢却稳定的温热鼻息。我把下巴搭在她的鬃毛上,我想睡觉,但我的每个呼吸都让我觉得……很奇怪。我知道她已经睡着了,而我也不想为这种微不足道的小细节打扰她。但她的鬃毛闻起来……有些不一样。

她用的那种鬃毛香波很是特别,会带有一点丁香和薰衣草的清香,但即便我离她这么近——可能只有十几公分,味道也完全不一样。我想到了一个新的可能性:她可能换了个新的品牌,或者这次用的少了些,再或者她没有抹匀。不过这些可能性都不太符合瑞瑞的性格。我明确的知道自己从未见过新品牌的香波瓶子,而她也是对用过的品牌忠贞不二的那种;至于其他的那些猜想,我是觉得她对自己那无穷无尽的如仪式般的美容工作所作出的任何改变都应该产生更强烈的效果,或者说,至少她会对自己的那些改变大加赞赏。就像她会在通往完美的道路上再迈出一步似的。

所以,当那属于夜晚的渐弱噪音飘进城堡的时候,我依然放不下那种奇怪的感觉。我甚至带着那疑惑与隐隐的不安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起吃早饭,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忧虑之情。幸好当我把时间用在进早餐和思考的时候,瑞瑞足够贴心的抢先发问了。“亲爱的,你在为什么心烦吗?”

我抬起头,不再去想那些细枝末节的,根本无法用记忆来解释或者证实的事情。她脸上挂着一丝微笑,有些期待的看着我。然而她眼中的精光告诉我,她其实比表面上更在意我刚才的表现:对她有所隐瞒是肯定行不通的——而且一直都行不通。“只是昨天晚上的一些事。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说着把她晾了一会,给自己留下些冷静的时间。“对了,你对鬃毛做了什么吗?”

她抬起蹄子,抚了抚她的鬃毛。“据我所知呢,没有。不过,亲爱的,如果你早晨起来就打算对我来一波蜜糖攻势,我就全盘收下咯?”她抖动着睫毛,我觉得自己的脸上直泛红。我下意识的望向别处,正巧看到了我盘子旁边的热茶。当热茶里的蒸汽升腾的时候,柠檬和蜂蜜的香气充斥着我的鼻腔。就像昨天她的鬃毛一样,这茶闻起来也……不一样:香气没有那么浓郁,更加的柔和,更加的黯淡,它的味道就好像打了折扣一样。她在鬃毛和茶上都少用了些什么吗?

“应该没什么吧。我只是犯傻了。”我强颜欢笑道,试着这样说服自己。我慢慢的咬了一口吐司。

“嗯,把自己关在那些陈旧的大部头里的时候确实挺傻的,书虫小姐。可不要给书上染灰呀。”她的语气是如此的甜美而挑逗,引诱着我,她就像打开一本书一样把我撬开:除了潜台词外,堪称一览无余。

“你只是……嗯,闻起来有些不一样。”我其实也知道有更好的词来更加贴切的描述这一情况——奇怪的,不同通常的,令马担忧的,古古怪怪的——但用这些词只会让她变得疑神疑鬼。我以前就犯过这样的错误,记得那次我对一件衣服评头论足,我说它“很好笑”:然后她就因为一种连我自己都无法解释的第一直觉,花了整整三天时间,浪费了大概四件衣服的布料来琢磨我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哼了一声作为回答,又把头昂起来,看向天花板。当她拿起叉着草莓的叉子送到唇边的时候,她特意摆动了一下鬃毛,让发梢飘过鼻子,悄悄地闻了闻,就好像我注意不到似的。

“瑞瑞,这真的……不是什么坏事。只是对我来说,有些奇怪罢了。只是对我来说。”我试着缓和一下她那被这种想法折磨着的小小骄傲。我咬了一口苹果,它尝起来好像没那么甜了。我在想斯派克是不是从甜美苹果园以外的农场订购了苹果。如果这一季苹果杰克那儿收成不佳,斯派克也可能会去别的农场订,但我不记得阿杰和我说过这种事。

瑞瑞清了清嗓子,然后把草莓送进嘴里。“那我们就打消这个念头吧,”她说着用蹄子轻轻敲了敲桌子。“最起码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个整晚睡不着。”

“当然没有整晚了……只是,困扰了我几分钟吧。”当瑞瑞用她那有些尖锐却富有感染力的笑声咯咯笑着的时候,我连忙吃掉了剩下的苹果,我吃的太快,甚至根本来不及仔细品尝它的味道。当我们开始讨论今天的计划时,我脸上的红晕也很快消失了。


数天后,当我坐在小马镇综合医院的检查室里的时候,我试着保持冷静。当然了,我做不到:自我有翅膀以来的数个月里,每当我为什么而担心的时候,这翅膀总是会不停的抖动。就像我身体上的这全新的附属物简直就不受我的控制一样。从我和瑞瑞的那段对话以来,这种淡淡的忧虑没有消失:相反,它在我所遇到的种种不正常的情况下成长着,从担心,焦虑,惶恐,乃至恐慌之下成长着。

食物的味道变得更加平淡了,音乐听起来也不够尖锐或清脆,闻到的香味也不够浓郁了,就像这一切的源头离我太远了一样。不过我还是对瑞瑞保持了缄默。我只是觉得如果告诉她的话,会让这个疾病带来的痛苦变得更加难以忍受。甚至会变成对某种永久性残疾的恐惧: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摆脱这日益增长的恐惧之情。

最后,在反反复复的读了这三本关于流感季节,定期检查的重要性和高血压的危害的宣传册后,门开了。

脉搏(Pulse)大夫带着一个文件夹走了进来。“很抱歉让您久等,公主。”他说着走到一个照明屏幕面前,打开文件夹。他一边用蹄子戳着屏幕,一边用魔法举起x光片,把它们排成一行。

“大夫,叫我暮光就好了。”我说道。尽管我好像已经给小马镇的每匹小马都至少说过三次这句话了,但这似乎从未奏效过。

“好吧,那么暮光,”他把x光片安置到位,转向了我。“嗯,虽然等了很久,但是最起码我还是给您带来了些好消息。我们在扫描中没有发现任何神经上的异常。”他用魔法举起一根小木棍,轻轻的敲着x光片上的几个位置。“这里非常健康。我也没有发现任何会导致您感觉的神经受损或者神经紧张的问题,所以我不能确定您说的那个问题的物理成因。虽然我也可以做活检,但是鉴于您并非是独立感觉有所损害,而是所有的感觉都收到了影响,我只能认为是您的大脑出了些问题。”

在他指着这些x光片的时候,我已经先行检查过两次,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这让我更加的苦恼。“那是因为什么原因呢?我是说……我不是给自己编了个病出来。”

他在那屏幕旁坐下,对我挥了挥蹄。“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专长是观察那些显而易见的、目光可视的物理性原因。鉴于扫描没有得出结果,我也只能默认为您的情况是其他原因造成的。当然了,其中之一就是压力过大。我想身为公主压力必然不小。”

我的翅膀又开始抖动起来,我还把蹄子也倚在了检查室的床上。我成为公主的这段时间以来,我的压力的确没有小过。但是这么想还是很奇怪,就像把蹄子塞进大了三个码的蹄铁一样奇怪。为什么在我的生活发生如此重大的改变的几个月后,过量的压力才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呢?最起码前两个半月的时间里我还没有出现如此严重的症状。

一阵咳嗽声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抬起头,看到医生挑着眉毛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颊也微微有些发烧。“确实,我是有些压力,或者说——压力挺大的?”我说着,轻轻的笑了笑。“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出现症状。”

“好了,暮光。无论压力是大是小,它们都是很危险的。”他站起来,走了过来,“我建议你即使在现在的位置上也要尽可能保持放松。这是医嘱。”他说着在便笺上草草的写了张纸条,递给我。我接过纸条,有些好奇塞拉斯蒂娅公主会对医嘱作何反应。希望会是最好的情况。

“我该怎么知道这是否有效呢?”我站起身来,问道。

“见效也是需要时间的。我也常给病马开类似于释放压力的处方,而每匹小马似乎都期待着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我还是要说,如果真的是因为压力导致的感觉渐失,那么即使您已经消除了压力,到完全恢复各种感觉可能也需要几天到数周的时间。”

我没有再理他,只是把报告捧在胸前,径自离开了。我感觉胸前自己的那蹄子很奇怪。


一周后,我更加坐立不安了。当我和瑞瑞不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在不引起其他小马怀疑的情况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疯狂的寻找着解决的办法。当我和瑞瑞在一起的时候,我也会尽力去掩饰自己那震惊之色。她的皮毛和鬃毛似乎每天都在失去光泽,但她在化妆镜前化妆的时候从未和我提过这种事,我只能认为这是我自己才有的感觉。当她裹在被子里,依偎在我胸前时,尽管我知道自己的脊柱都在因为某种微弱的感觉而颤抖着,但我还是感觉不到她那温热的呼吸。

斯派克帮了我不少忙,瑞瑞和其他姑娘们也为我跑前跑后。他们都很想帮我一把,让我放松几天。尽管如此,我还是不能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这么忙。我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一种想法: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们,这种暂时的病情就会永远持续下去了。我不准备细想,这个想法太过肤浅。

而我现在读过的所有关于知觉消退、感觉渐失的文章都称这是因为年龄原因或者非常严重的医疗问题。我当然希望自己的翅膀没有为我的身体虚长八十岁高龄。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因为年龄问题,可我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受到影响。我的精力还是那么充沛,我也没有感觉肌肉劳损的症状或者行动不便的问题,并且我的感觉也没有完全消失。我没瞎,只是视觉蒙了层雾。我没聋,只是一切都听不清楚。我的感觉就像一把钝了的刀,需要磨一磨。

我从无尽之森里找了些书上说会有作用的草药,然而这一点用都没有。我在某本陈旧的大部头里找到了一个咒语,然而这一点用也没有。每一条路通往的都是死胡同,我感觉自己已经被逼到了房间的最后一个角落里:我感觉自己被困在了一个一定会发生的结局里。

我得去问塞拉斯蒂娅。

动身前往坎特洛特那天,我难得的陪着瑞瑞在书房里放松一会,找一些我们都会感兴趣的小说读一读。当她耐心的等着我对书中前几页的内容发表一下看法的时候,我却心不在蔫的翻着书页。“我要去坎特洛特一趟,大概需要一两天,”我斩断那些烦恼的思绪,对瑞瑞说道。

“哦?会不会太仓促了,你真的不休息一下吗?”瑞瑞把书放到桌子上,向我问道。不一会,她便挪了挪身体,跨过我和她在沙发上的那一小段距离,舒服的靠在我的身上。我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她毛皮上硬毛的触感了。

“这……我确实是打算休息一下再走。但这是塞拉斯蒂娅找我,我不想再把事情推后。”我很庆幸她现在看不到我的脸,看不到我那细微的表演迹象,看不出我在撒谎,我的脸向来很诚实。

“那好吧,但我想你肯定不会拒绝我接下来的那些陪伴,对吗?我听说这个月会上演一出精彩的歌剧,我们可以去——”

“不,瑞瑞,”我语气温柔,却有些严厉的打断了她的话。“我不能带你。如果我把你带上了,在那些重要会议的时候,在那些研究调查的时候,你只能在外面等我,我不想让你那么孤独。”

她向我靠近了一些,能靠近多少就靠近多少,她几乎坐在了我的屁股上。“啊,暮暮,只要有你陪我就够了。我保证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知道她的脸蹭着我的后脖颈,但我的鬃毛却根本没有这种感觉。

“这次真的不行,瑞瑞。”我转过头看向她,虽然我的语气和眼神里都透露出绝望,但我还是尽量扯出一丝笑容。“我会补偿你的,我保证。还记得吗,你说你想去骡丁汉(Trottingham)的那家时装店,还有那个咖啡馆?等我一回来,咱们就启程。”

她苦笑着,就像她赢得了取笑我的某个大奖一般,我贴近她,用我的唇磨蹭着她的唇。我和她相拥,撅起嘴唇,但依然只有最轻微的感觉。我感觉自己的眼眶里已然蓄满了泪水,我点亮了角,温柔的抱着她的脸,我贴着她的唇,她也贴着我的唇,我们如此的近,直到我们能感受到彼此脸上的每一寸肌肤。过了几秒我才放开她,她倒吸一口凉气,眨巴眨巴眼睛直往后退。

“如果你再多答应我一些,我想我也可以再等等。”她嘟嘟囔囔着,然后在我的嘴唇和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她这一吻犹如那轻轻拂动着书页的那微弱清风。


当我抵达坎特洛特的时候,塞拉斯蒂娅还很忙。所以我就先去整理档案,做更多的研究,试着寻找我在小马镇和我的城堡里没有的文献。而我从星漩侧厅里找到的这些大部头里只有他的大量魔法,我对天角兽还是几乎一无所知。到目前为止,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我还没来的及把那些没用到的索引放回去,就听到侧厅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接着是金色的蹄铁啪嗒啪嗒敲打大理石地面的声音。“暮暮?你想和我说什么?”

我能说出来的也只有那个我在每条死胡同里都会反复问出来的问题:“我这是怎么了?”当我转过头看向她的时候,我没在她的脸上捕捉到那我早已见惯的满溢着乐观和愉快的笑容。正相反,她下巴绷得紧紧的,眉毛低垂,耷拉着眼睑。

“暮暮,这种情况发生多久了?”她向我走近,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问道。

“大概几周吧。两周,最多三周。也可能更久,我说不好。我找遍了我能找到的所有书籍,但根本找不到关于这个状况的任何情报。医生也什么都想不到。就算我什么都不做,情况还是越来越糟。”我滔滔不绝的说着除了这个病到底是什么以外的一切,直到她伸出一只翅膀搭在我的肩上,把我拉到她的身边。我能隐约的感觉到她的温暖,但这更像是我身体里的一丝一毫热量都被抽干净了。

“暮暮,我没想到这居然会来的这么快。很抱歉我没有告诉你。我和露娜大概是两三百年前经历到了这些。食物失去了味道,颜色失去了光泽,寒冷会觉得温暖,温暖又觉得寒冷。就像我们失去了所有的感觉一样。我们不得不就此撒谎,我们对此撒了太多的谎了。”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什么都找不到,我的思绪也开始混乱起来。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在音韵身上吗?她已经发作了吗?她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说不出话了。但最起码我还是问了一件事。“多久?”

“这……我也不知道它会如何影响你。露娜发作的时候比你年轻些,而我则比你晚一些。”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翅膀也把我搂得更紧。“大概五六十年。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是它是会回来的,暮暮。它就像一把磨得过利的刀刃,在使用的途中变得迟钝。只是需要些时间为它重新开锋。总会没问题的。”

“只是——”我张了张嘴,想了想又闭上了,我知道我现在的喉咙一定干涩的厉害,但我几乎体会不到那种感觉。“——味道?声音?气味?”那更糟糕的心事在我心中逐渐累积,最后倾泻而出。“我会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吗?”

她用羽毛抚了抚我的后背。“露娜和我并未如此。即使我们无法感受到周围的现实。我们依然能感受到爱、快乐、悲伤。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论是内心里,还是身体上,我现在都很麻木。


我坐在回小马镇的火车上,静静的坐着,埋头死读着书,以期将我的注意力离那残酷的真相远一些。但这没有用。我还是禁不住去想那我无法摆脱的命运。我该怎么把这些告诉瑞瑞呢?我不会考虑隐瞒这些的,我绝对不可能瞒着瑞瑞。我不能瞒着姑娘们,也不能瞒着斯派克,那她怎么办?不行,我得第一个告诉她。我的疑虑在心中慢慢积蓄,我依然可以感受到因忧虑而带来的痛苦之感。她会相信并接受塞拉斯蒂娅对我说的那些话吗?

一个不能品尝到她那完美而曼妙的茶饮的小马,该怎么欣赏饮茶的美好呢?一个感受不到她那精心裁剪的服装的质地,看不清她用的那些鲜艳的颜色的小马,该怎么欣赏这些服饰的华丽呢?一个无法用心体会歌剧中男女高音混合之声的小马,该怎么感受他们试图去传达的情感呢?

如果我都不能相信她,瑞瑞又怎么相信她?

当我终于抵达了小马镇后,我立刻就返回了城堡。夕阳西下,一抹暗淡的橘黄色灯光照耀着城堡外侧。我发现她和斯派克都在餐厅里。看到我回家了,他们都笑着迎接了我。

“亲爱的,旅行顺利吗?”瑞瑞在我的脸上如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问道。

“还好。那个……我们想私下里交流一下。”我看向斯派克,小声说道。

“别担心,我这就走。”斯派克说着,走到我面前,温柔的抱了抱我的腿。他现在走开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我坐下来,瑞瑞从桌上的茶壶里为我斟了一杯茶。但我不想喝它,我怕那些更加清淡,更加苦涩的味道会玷污了我对她泡的茶的那些美好回忆。“你也知道,我说我需要休息一下,但我没说为什么。”我摩挲着蹄子,瑞瑞把蹄子搭在我的蹄上,她的安抚让我停下的发抖的冲动,让我那紧张的颤抖的翅膀也安静了下来。“我开始慢慢的失去了对周边的感觉。那些东西传达给我的是那种迟钝的、充满着死气的微弱之感。听起来可能很苍白。塞拉斯蒂娅说,天角兽们是会遇到这种情况的,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当我向她解释这一切的时候,她看上去很冷静,虽然她眼中的莹莹微光似乎蒙上了一层迷雾,但我知道知道它在那儿。我记得它在那儿。

“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正常。”我想说,几年,几十年,可能一眨眼就会过去,但我最后还是把这句话吞进了肚子里。就算这情况只是暂时的,但我失去的感觉却是真实的。然后,忧虑与痛苦在我的心中泛滥,这种感觉似乎随着我的话语从喉咙里溜走。“我尝不出你那香气扑鼻的茶,或者,我感觉不到你依偎着我的温热呼吸,或者,我看不清你那满溢着活力的眼睛。这就像一团迷雾,把一切都过滤掉了,我讨厌它。我希望我的感觉能像我记忆中那样,能像我知道的那样。”

她将另一只蹄子搭了过来,在我们的额头接触之前,我就能感觉到她的角在摩挲着我的角。“亲爱的,没事的。”尽管她的语气有些做作,但我仍能听出她话语中的真诚。其实我感觉不到她的语调,但我知道她就是会这样说的。

我还能记得我应该感觉到的一切。她躯体的温度,她呼吸的感觉,她蹄子传达过来的抚慰,以及片刻之后,她的唇贴过来的感觉。即使我感觉不到,我也能记得清楚。当我投入她温暖的怀抱时,这种想法让我宽慰了许多。

thumb_up18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评论 感觉渐失

很棒,翻译的很有感觉,这很自♂由!:ftemoji_flutteryay:

4 月 3 日
2楼
Wimple Lv.4 独角兽
评论 感觉渐失

从fimfiction首页就看到好几次了,封面真的不一般啊……

很棒!:ftemoji_lyra:

问下译者是翻墙注册账号的吗?

4 月 3 日
3楼
海豹晒晒 Lv.7 独角兽
评论 感觉渐失

回复38378 @Wimple :FF注册账号不需要翻的吧……我也记不清了,按理说本体不用翻,注册账号应该也不用翻吧。

4 月 3 日
4楼
Wimple Lv.4 独角兽
评论 感觉渐失

回复38383 @海豹晒晒 :

这样吗…哭了,我填写完信息提交后一直是小呆撞墙,然后听别人说需要翻墙QAQ

4 月 3 日
5楼
海豹晒晒 Lv.7 独角兽
评论 感觉渐失

回复38384 @Wimple ::ftemoji_sgpopcorn: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也是好几个月前才注册的,忘了。不过这些还是不在这儿讨论的好。方法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4 月 3 日
6楼
Wimple Lv.4 独角兽
评论 感觉渐失

回复38390 @海豹晒晒 :

好的谢谢你

4 月 3 日
7楼
CZYS Lv.6 独角兽
评论 感觉渐失

恐怖。有个实验用500美金作诱饵,只要被“感觉剥夺”24个小时就可以。结果那些以为是去睡一觉就可以拿美金的雄心勃勃的志愿者们没一个坚持到最后。所以要被剥夺那么久的有多可怕可想而知。不过FIM,总有小马来陪伴暮光渡过难关的。

4 月 3 日
8楼
Lithium_Plumbate Lv.6 麒麟
评论 感觉渐失

看完小黑条以为要给TS上呼吸机了……

4 月 3 日
9楼
赤红黎明 Lv.4 独角兽
评论 感觉渐失

回复38406 @Lithium_Plumbate :

[spoiler看完你的评论赶紧往上翻,还真有小黑条...[/spoiler]

4 月 3 日
10楼
hdldm Lv.4
评论 感觉渐失

回复38378 @Wimple :

需要的

4 月 6 日
11楼
Utopia Lv.16 幻形灵赞助者
评论 感觉渐失

但是最起码我还是给您带来了写好消息

写→些

 

被套了,我还以为是暮暮压力太大。(毕竟看她即便被叮嘱“要放松”,心理压力还是那么大)

结果只是日常更年期(?)

4 月 6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