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_Intention
Original_Intention
Lv.5 893/1000

时之余晖

第四章:未来女孩

本作评价
16()
()0

第四章:未来女孩

 

Chapter IV: The Girl from the Future

 

        “祝贺你,暮光!”

 

        “早上好,公主!”

 

        “你想买什么吗,陛下?”

 

        暮光和余晖穿过小马镇时,这小镇的居民们都说着类似的话语,在新加冕的天角兽路过时卑躬屈膝。这一切都让公主的脸在尴尬之中红了起来。余晖能从她喃喃的道谢与一直低着的脑袋看出来暮光还没有习惯她的新地位。

 

        余晖轻轻碰了一下暮光, 给了她一个充满信心的微笑,而暮光半心半意地回笑了一下。余晖皱了皱眉头。“有什么不对劲吗,暮暮?”

 

        又一匹小马称呼她“陛下”,而暮光的耳朵耷拉在了脑袋上。

 

        “抱歉,我只是不习惯有所有小马都叫我公主,像对待王室一样对 待我。这一切都实在是——”她一挥蹄子,“太不同了。上个星期,我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公民,然后一眨眼,我就成了一只天角兽。”她沮丧地叹了口气。“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当一个公主。”

 

        余晖禁不住咯咯笑了起来,使得暮光受伤地看了她一眼。 “这就是你担心的所有事情吗?”她看见暮光的表情,试图掩住自己的笑声,“对不起,暮暮,但你没什么好担心的。你会成为一名伟大领袖的,相信我。”

 

        暮光不相信地摇了摇头。“你怎么能确定?”

 

        余晖挑起一边眉毛。“嗯,没错,我是未来女孩,记得吧?”

 

        现在轮到暮光大笑了。“是喔,抱歉。这问题大概是有点蠢了。”

 

        “唯有被遗下未问之问题方为愚蠢问题。”余晖智者般地引述道。

 

        暮光琢磨着这句话,轻轻笑了。“哇,这话挺哲学的。谁告诉你的?”

 

        “当然是你啦。”余晖说,脸上带着心照不宣的坏笑。

 

        她们继续穿过小马镇,一边走一边闲聊。余晖热切地想知道关于暮光的加冕礼的一切,她全神贯注地听着公主回忆使她变为一只天角兽的那一连串事件。

 

        在她们周围,小镇忙忙碌碌,热闹非凡。小马们在市场的摊位间快活地穿梭,买卖着各种水果,珠宝首饰与其他东西。他们友好的交谈与欢笑混在一起,形成一种生气勃勃的喧闹,让整个镇子给马以暖意融融,宾至如归之感。许多小吃店与甜品店中散发出的香气让这种好客气氛更加浓郁。

 

        当两马接近小蝶(Fluttershy)的小屋时,太阳已经快升到顶点了。这栋建筑位于无尽之森与小马镇的交界线上。暮光刚刚对余晖说完她的故事一余晖已经兴奋得快爆炸了一便注意到一根熟悉的粉色尾巴从一床鲜花中竖了起来。

 

        暮光停下蹄步,喊道:“你好,小蝶。”

 

        黄色的天马从花园中抬起头来,她头上戴着一顶宽 大的遮阳帽,身前系着一条粉色的围裙,它们上面都绘着花卉图案。她挥动着一只沾满泥的蹄子,向暮光问好:“你好,暮暮——哎呀,我是说,”她咯咯笑了起来,“下午好,暮光公主。”

 

        暮光戏谑地翻了个白眼,问道:“你今天在干什么呢?”

 

       小蝶指向身后的花朵。“噢,不过是做点园艺工作。我觉得小动物们会喜欢院子里的新花朵的。”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正对着她露出满面笑容的余晖。她把一边脸庞藏在了鬃毛背后,问:“唔,你旁边是谁呀,暮暮?”

 

       “没事的,小蝶,她是我朋友。”暮光向她保证,“余晖,这是小蝶。小蝶,这是余晖烁烁。”

 

        余晖向小蝶走去,伸出一只蹄子。“很高兴...见到你,小蝶。”她几乎说漏了嘴,差点加了个“再”字。余晖以前见过谐律精华"(the Elements ofHarmony)们。暮光公主经常会邀请她们到城堡里来叙叙旧。而尽管余晖已经见过她们不知道多少次了,这还是比不上看到她们被历史所铭记的年轻样子。她得压抑住自己的兴奋情绪以免招致怀疑。

 

        小蝶迅速在围裙上擦去了黏在她蹄子上的泥巴,试探着摇了摇余晖的蹄子。“同样很高兴见——见到你。”

 

        为她两位朋友的友好见面而感到高兴,暮光继续说道:“ 余晖和我正要去泽科拉那里呢。”

 

        “真的吗?我一小段时间之前刚遇见她呢。”小蝶说道,重新用起了她平常的低语声,“她告诉我她要花一整天时间来采集草药。噢,她还让我告诉你‘恭喜’,暮暮。”

 

        暮光注意到余晖在喉咙里发出一声不满的咕哝。她把一只蹄子放在余晖肩上。“没关系,我们明天再去找她。”

 

        “你们要找她干什么,如果你们不介意我问一下的话?”

 

        暮光张开了她的嘴,接着坚决地又闭上了。她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余晖。独角兽记起了暮光不对朋友撒谎的誓言,插了进来。

 

        “我们不过是去喝些茶罢了,”余晖撒着谎,“暮暮告诉我泽科拉沏的茉莉花茶非常棒。好吧,看上去我只能等到明天了。”

 

        小蝶同情地看着她。“我很抱歉。我会为你沏些茶,但我现在身上挺脏的。”

 

        “没关系的,小蝶,”暮光说,“还是谢谢你的邀请。我们不打扰你做园艺了。”她转身沿着通往小马镇的路走去,余晖紧紧跟在她身后。

 

        小蝶挥了挥蹄子。“再见,暮暮;再见,余晖。”

 

        “再见, 小蝶。”她们齐声说道。

 

        当她们离开那充满泥土气息的小屋好一段距离之后,暮光把她的声音降为了失望的耳语,“我记得你说过你会告诉别马实话的。”

 

        余晖点点头。“我是说过这话,但我只会在有必要的时候说。我可不觉得刚刚算是有必要的场合。”

 

        “没错,”暮光同意道,“但是,你也说过你会告诉其她谐律精华的。

 

        “我没有,我说过我会考虑的。我还在考虑呢。”这确实是实话,余晖依旧不想把别的小马牵扯进来。“况且,你觉得‘嗨, 我是余晖烁烁,我真的来自未来,我是被送回过去来阻止末日的’听上去像很好的打招呼方式吗?”她冷冷地说。

        

        暮光气恼地鼓起脸颊,然而她还是妥协了。“行,但你最后总得告诉她们的。”

 

        余晖知道暮光或许是对的,但她拖延得越久越好。她至少想先给她们留下个好印象,再让她们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

 

        两马重新回到了市场,午后的阳光照耀在她们身上。“所以,我们现在干啥?”余晖问。既然护符的保管者正在森林里到处乱晃,她们就需要找些事来干。

 

        “我不知道,”暮光承认,“在你来之前,我今天只打算学习的。”

 

        余晖停下蹄步,仰望着美丽的天空。“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学习?如果我干这种事的话,你大概会逼我出门呢。你准备学习什么,怎么当公主吗?”余晖开着玩笑。

 

        暮光移开了目光。“或许吧。”

 

        余晖不知道是该大笑还是捂脸。相反她却说道:“快来,公-暮暮,我们去找些圣代吃吧。”

 

        “圣代?”暮光问,“为什么是圣代?”

 

        余晖看向地面,踢开蹄边的一颗小石子。 “是这样的,你和我从前总是吃圣代。我们一边吃,你会一边告诉我你过去的那些冒险经历。我真的很喜欢那些时光。

 

        暮光的眼睛睁大了。“噢,余晖,如果这对你来说如此重要,我们当然可以去吃了。”

 

        余晖抬起头来,她咧开嘴笑了。“ 太棒了,因为你正欠我一份呢。”

 

        暮光皱起眉头。“我欠你吗?”

 

        想着过去两天的经历,余晖点了点头。“没错,你欠我的。”她转过身,开始走回市场,却突然停住了。她扭头看向暮光。“唔,还是你带路吧,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要往哪走。”

 

— — — —

 

        “暮暮,这栋楼不会也可以吃吧?”

 

        “你要知道,其实我也不清楚。”

 

        余晖仰望着她面前名为“方糖甜点屋(Sugarcube Corner)”的糖饰建筑。它从上到下被软糖与糖霜包裹着,屋顶以全麦饼干制成,最项端是一个巨大的纸杯蛋糕。它被设计得如此甜蜜,以致余晖觉得如果经营这家店的小马是姜饼做的她都不会感到奇怪。

 

        在她们接近入口时,暮光开口说道:“以防万一, 你要知道萍琪派(Pinkie Pie)在看到新面孔的时候会有一点点小激动的,所以如果她干出什么过火的事情,别太害怕了。”

 

        “像是啥?”余晖本想这么问,然而从前门冲出的一团粉影撞到了她身上,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两匹小马在土中翻滚着,余晖感到天旋地转。很快她们便停了下来,萍琪派把她按在地上,脸上笑容满面。

 

        她的笑容突然变成了迷惑的表情,她把脑袋歪向一边。“嘿,我是不是在哪见到过你?”

 

        依旧为这袭击者的突然出现而感到惊愕的余晖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有,我觉得没有。”

 

        “你确定吗,因为你看上去有点眼熟..”她揉着自己的脸,发出一阵哼鸣声。

 

        或许她在城堡里见到了我,还是在我在公园里表演的时候?余晖想。

 

        萍琪继续哼了几秒,接着她的眼睛突然睁开了。“该死,我啥都没想到。”

 

       她重新摆出快活的咧嘴笑容,说:“好吧。即使我以前见过你,也不是在小马镇,意思就是说你是新来的!而每一匹新来小马镇的小马都应该得到最热烈的欢迎!”萍琪从她最新顾客的身上爬起,让余晖也爬了起来,正好看见萍琪凭空拉出了一架大车。

 

        “你从哪——”在余晖能说完这句话之前,萍琪按下车子一侧的一个大红按钮,让它弹了开来。哨子,喇叭与各种颜色的彩旗爆炸般地弹出,围绕着中间的一台小微波炉。在四周突出的是各式各样等着被点燃的烟花爆竹。

 

        看到萍琪准备做的事,暮光的表情迅速从忍俊不禁变成了惊慌不已。“萍琪派,你真确定这是个好主意?”

 

        萍琪不屑地一挥蹄子。“别用你漂亮的公主脑袋瞎操心了,暮暮。没啥关系的。”话音刚落,她便从纠结的鬃毛中抽出一根火柴,把它在车子一边一擦。准备好了火柴,她接着点燃了所有烟花的引信。

 

        突然感受到了生命危险,余晖退后了一步,看着所有的烟花随着巨大的一声嗖响飞_上天空,喷着火花轨迹向高处冲去。当它们飞到顶点时,火箭爆炸成了一团团绚丽色彩,尽管下午的太阳依旧高悬在天空。余晖惊奇地看着烟火用彩虹般的色彩组成了“欢迎来到小马镇(Welcome to Ponvyille)”的字样。背景中,又有几支烟火飞了出去,接着一切慢慢消退。取代爆炸声的是萍琪的车中传来的一声哨响。在突然“叮”的一声之后,从微波炉里弹出一只覆满糖霜的草莓蛋糕。

 

        “嗒哒!”萍琪用歌唱般的声音说,接着转向暮光,“看到了吧,我跟你说过不会有什么关系的。”她话音刚落,远处就传来一声爆竹炸开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一声恐惧的尖叫。萍琪脸上的微笑只不过稍稍落下了一点点,而她继续用她平常的愉快声音说道:“我该去处理那玩意了!”

 

        萍琪再次冲向正检查那看上去十分美味的蛋糕的余晖,出其不意地抱住了她。“我真傻,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叫什么呢!如果我不知道你叫啥,我怎么给你办派对呢?”

 

        “等等,派对?你为什么要给我办派对?”

 

        萍琪放开了她,指向小镇中心。“因为你是新来的呀,傻瓜。而每匹新来的小马都需要一场派对,这样你就能交到好多好多新朋友啦!所以,你名字叫啥?是阳煦(Sunny),要么是星爆,噢,噢,是晨光熠熠(Dawn Glimmer)对不对?”

 

        余晖轻声笑了起来。“差不多了,是余晖烁烁。”

 

        “噢一,这名字真不错。那好吧,余晖,你要在什么时候回方糖甜点屋呢一”萍琪爆发出一阵阵咯咯笑声与喷鼻息声,“余晖时分!明白吧?余晖的派对就在余晖!”萍琪继续笑着,而余晖翻了个白眼。这不是第一次有马拿她的名字开玩笑了。萍琪从她的笑声中恢复过来,走到了她车子的一旁。她按下一侧的红按钮,看着它重新收缩成便携车厢,顺便也带走了蛋糕,这让余晖十分失望。

 

        看见独角兽脸上的表情,萍琪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别担心,派对上会有好多蛋糕的!这蛋糕毕竟只有一层嘛! ”

 

       “那好吧,但我和暮暮能进门拿圣代吃吗?“ 余晖问。

 

        萍琪把车固定在自己身后,说道:“不成。在你的派对准备就绪之前你可是不能进来的!但话说回来,现在吃个圣代听上去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她轻轻嘶鸣一声,朝着远处从建筑里飘出的一股浓烟冲去。

 

        余晖凝视着她远去,为她的行为感到些许疑惑。在未来,她根本没有这么快活亢奋,而是恰好相反。每次余晖看见萍琪时,她都是脸色苍白,病恹恹的。尽管她的脸上永远挂着笑容,她从没有达到过现在的萍琪派展现出来的闹腾程度。我想知道这段时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暮光从没有谈过这事。

 

        暮光戳了戳余晖的肩膀,把她从自己的思绪中叫醒。“嘿,你没有被吓得太厉害吧?”

 

        “没,没,我挺好的,不过是有点没反应过来罢了。”她叹了口气,“没有护符,没有冰激凌,我们]现在做啥?”

 

        暮光轻轻用蹄子触着自己的脸颊,她慢慢地说:“嗯,萍琪说我们不能进方糖甜点屋,但这儿还有别的地方卖冰激凌的。”

 

        余晖瞬间面露喜色。她伸出一只蹄子。“带路吧,公主。”她碰上了暮光的眼神,畏缩了一下,“对不起。”

 

        暮光原谅了她,继续带着她穿过小镇。小马们依旧在她路过时向她挥蹄鞠躬,这让她沉重地叹息了一声。

 

        “暮暮,我保证你会习惯这些的,”余晖向她保证,“再说了,这是你自己努力得来的。”

 

        “我知道。只不过是,我一”

 

        “暮暮,哟嚯!”一个优雅的声音喊。

 

        一只美丽的白色独角兽漫步走来,向她们两个温暖地微笑着,她的紫色鬃毛塑造成了优美的样式。“我们最新的公主今天可好?”瑞瑞(Rarity)的眼睛看向余晖,“哦——,你这位新朋友是谁呀?”她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吓得两马都跳了起来。“还有这可怜姑娘怎么会满身是泥?”

 

        余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只看到了萍琪扑倒她时沾上的一些泥点,耸了耸肩。她遇到过比这糟得多的情况。

 

        “她刚刚见到了萍琪。”暮光回答道,揉着受到瑞瑞的尖叫冲击的耳朵。

 

        瑞瑞理解地点点头,但接着便紧张地笑了起来。“那姑娘,我确实很喜欢她,但她就是不知道什么叫做个马空间。”它叹了口气,向余晖伸出一只蹄子。“你好亲爱的,我名叫瑞瑞。请容许我这么说,你的鬃毛真是相当美丽..即便有这么多泥与分叉发梢。”

 

        “呃,谢了,大概吧。顺便一说,我名叫余晖烁烁。”

 

        “啊,美丽的名字配美丽的鬃毛。”瑞瑞柔声细语地说,“请容许我把它恢复到健康自然的状态,而且当然,是不用收费的。”

 

        余晖看向瑞瑞充满希望而焦急渴望的双眼,明白她不会接受“不用”这样的答案。她用一只蹄子捋过自己的鬃毛,耸耸肩。“我想我的鬃毛大概可以修整一下一哇!”

 

        余晖还没说完,瑞瑞便开始拖着她沿街走去。“哦别担心亲爱的,你可是找对马了!”

 

        暮光紧跟上去,轻轻笑着。“冰激凌就这么泡汤了。”

 

— — — —

 

         余晖站在瑞瑞的模特台上,她的脑袋因鬃毛中的别针与发卷而感到更为沉重。瑞瑞迅速地用香波清洗了余晖的鬃毛,接着开始为它造型。当她们等待着它定型时,瑞瑞决定让余辉为几件服饰做模特。余晖尽可能一动不动地站着,而那白色独角兽为她身上的红裙子缝着花边。

 

        余晖留意着精品店的内部环境。在未来,瑞瑞已经把生意扩展到了小马国(Equestria)的好几个城市之中。余晖曾被朋友们拽进中心城的那家店好几次,但它可没有这么…紫。紫地毯,紫窗帘。-切都是同一个颜色,只不过深浅不同而己。

 

        “那么请告诉我,余晖,你是怎么与暮暮结识的?”瑞瑞在为裙子的衬里装饰宝石,她试着开始一场谈话。

 

        “噢,呃,我们在中心城一起上学时是朋友。”余晖再次撒了个谎。

 

        “真的吗?”她看向坐在角落里心不在焉地翻着时尚杂志的暮光,“你知道的,对于一匹来这里学习友谊魔法的小马来说,你好像有一大群我们不清楚的朋友呢。”

 

        暮光从杂志中抬起头来,严厉地瞪了余晖一眼。 “是啊,事情这样是挺有意思的。”

 

        “噢,是这样的…我们本质上也不算是朋友啦,”余晖继续说,“她只是有时会给学生上个辅导课,而我会去听…经常去听。”

 

        瑞瑞点点头,从身边的一个小盒子中又拿出一块宝石,把它缝在了裙子上,而暮光用蹄子扶住额头,沮丧地叹了口气。

 

        瑞瑞完全没有注意到。“好吧,你是我认得的第三只来自塞拉斯蒂娅的天才独角兽学院的独角兽。”她叹息一声,“有时我希望我的父母能付得起送我去那里的学费,但如果他们真送我去了,我或许永远都不会发现自己在时尚方面的才能。如今我希望我能攒够钱,这样我的小妹妹,甜贝儿(SweetieBelle),就有机会去那里上学了,如果她愿意的话。”

 

        余晖微笑起来。“瑞瑞,你这样实在是非常慷慨。”

 

        “我只不过想给我的妹妹最好的东西而已。噢,怎么就我在闲扯了呢!亲爱的,请告诉我是什么让你来到这小镇子的?”

 

        “嗯,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离开城市度个小假罢了。”余晖说,她的眼睛唯独避开了暮光。

 

        瑞瑞理解地点了点头,接着从裙子旁跳开,喊道:“瞧!”

 

        余晖转过身,看向模特台后方的一排镜子。她身着一件宝石红的拖地长裙,其上饰有红宝石与蓝宝石构成的图案。她的头周围有些奇怪的感觉,那是瑞瑞在用魔法取下她鬃毛上的别针与发卷。一缕缕飘拂的毛发落到她肩膀周围,刘海半遮着她的眼睛。这一切都让余晖看,上去像是要与她心仪之马晚上约会的样子。

 

        “哇,瑞瑞,”余晖低声说,“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看上去实在是太棒了!”

 

        瑞瑞开心地把蹄子拍在一起。“噢,你喜欢它,我真高兴!”她用一只蹄子把余晖拉到身边,“哎呀,光是看见你穿着这件裙子就为我的秋季服饰设计提供了好多想法呢!”她开始用扇子给自己扇风,双眼激动地睁大。“噢, .天哪,我觉得我正在灵光闪现!”

 

        余晖开始试图把自己从瑞瑞强有力的怀抱中挣脱出来。“我是不是应该感到担心?”

 

        瑞瑞放开了余晖,奔向了工作台,她从那里拉出一张蓝图,开始在上面为新裙子画草图。“完全不用,亲爱的,恰恰相反!”

 

        看见她的新朋友因为瑞瑞的古怪行为而感到迷惑,暮光掩住了一声轻笑。“别担心,余晖。瑞瑞只是想到了一些新裙子的点子,你不过是可能要担任所有这些设计的模特而已。”

 

        “啊…”余晖用不怎么热心的语气说道。她再次检查着自己镜中的影像,欣赏着为她所做的这件裙子。它绝对是非常漂亮的,但余晖从未对时尚有过丝毫热情,所以想到还要再为几件裙子做模特并没有让她的心情好起来。

 

        前厅传来一阵小小的门铃声,不到一秒过后,一只头顶招摇的彩虹色鬃毛的蓝色天马便飞进了试衣区。她悬浮在半空中,直视着余晖。“小蝶告诉我暮暮有个新朋友来镇上了。我猜你就是了?”

 

        “没错,我是余晖烁烁。很高兴见到你,云宝黛茜(Rainbow Dash)。”

 

        云宝黛茜咧嘴笑了起来,挺起胸膛。“噢,所以你听说过我咯?呵,那也挺正常的,毕竟,我在这附近确实挺出名的嘛。”她骄傲地说。

 

        瑞瑞翻了个白眼,在桌旁听到了她这番话。“说真的,云宝,目前为止,我确信每匹小马都至少听说过我们一次了 。我是说,我们确实拯救小马国有几次,三次了?这还没有算上水晶帝国(the Crystal Empire)那一次。 ”

 

        云宝把蹄子甩向空中。“没错啊,但你看小马们对待我们的样子,你会觉得我们还是无名小卒呢。显然的,唯一能引起注意的方式就是变成一个公主。”她指向暮光,而她紧张地笑了一声,把脸藏在了杂志后面。.

 

        瑞瑞吹开了脸上的一缕鬃毛。“好吧,我首先承认,时不时得到些关注确实是挺不错的。然而,我们更应该为我们的行动能保护小马国不受侵害而感到满意。”

 

        余晖简直不能相信她所听到的话。这些小马们可是英雄,不对,她们可是传奇!在她那个年代,每匹幼驹都是听着有关她们的英勇事迹的故事长大的。她们可有自己专属的国家纪念假日!余晖从模特台,上跳了下来,走向云宝黛茜。“等等,让我把事情搞清楚:你们这些姑娘们拯救了小马国三次了,但小马们还没对你们表示感谢?”她怀疑地问。

 

        “如果你算上那只打呼噜冒烟的龙的话,已经四次了。”云宝确认,“而且,没错,小马们会感谢我们大概,差不多一天的时间,然后就把我们再次无视了。”

 

        瑞瑞发出了几声不赞同的啧啧声。“拜托,云宝,你好像在说我们应该都被当成王室成员呢。”

 

        “我看不出来不这样的理由,”云宝争辩,“暮暮就被当作王室成员了。”

 

        “那是因为她是位公主。”瑞瑞面无表情地说。

 

        “姑娘们,我们能不能说些别的?”暮光请求,“被当成王室成员并没有什么意思;实际上,在大多数时候都挺不舒服的。

 

        “那只是因为你现在还没习惯。”余晖向她保证,“我告诉过你了,你会成为一名伟大领袖的。”

 

        “新来的说得对,暮暮;你就适应一下这些东西就好了。再说了,想想你现在有的这些权力!你说什么,小马们就得干什么!”

 

        “云宝黛茜,我永远不会做这种事!”暮光喊。

 

        云宝大笑了起来。“放轻松,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现在,我们去霍特佳肴(Horte Cuisine)那儿,把所有马都踢出门,自己包馆吧。”

 

        “云宝。”暮光低声吼道,而她的朋友继续在她头顶大笑着。

 

        瑞瑞从她的桌旁站了起来。“尽管云宝的说法完全是幼稚可笑的,我倒是同意吃些午餐2是个好主意。”

 

        暮光呼出一口气,接着向上怒视着云宝黛茜。“行,但我们去阿杰3(Applejack)那儿吃。至少她会像对待一般小马那样对待我。”她咕哝着。

 

        余晖把这当作脱下她那花哨裙子的信号。她悄悄从裙子里溜了出来,把它挂在了一个衣架上,接着便跟着大伙一起离开服装店,走进了午后的夏日暖阳之中。

 

— — — —

 

        四匹小马沿着去香甜苹果园(Sweet Apple Acres)的路跋涉着,成熟果实的香气挑逗着她们的鼻子。她们的四周都矗立着一棵棵高大的苹果树,它们的枝上挂满了正在生长的未熟苹果。

 

        农场平日的居民似乎并没有身处其中。四匹小马步入了正院,在这里一般能够看见苹果家族(Apple Family)的一名成员在照料果树,或是在谷仓里干活。然而,整个农场似乎被包裹在寂静的帷幕之中,这帷幕只被微风的耳语穿透。

 

        “这地方应该是这么安静的吗?”余晖并没有针对任何一匹小马地问。

 

        云宝飞上更高处,望向那一亩亩的苹果树,却没看见一匹小马。“哇,”她说,“这有点恐怖诶。一个苹果农场,没有苹果家的成员。”

 

        瑞瑞翻了个白眼。“拜托,云宝,你好像在说他们唯一做的事就是整天站在果园里似的。”

 

        “呃,我们说的是同一家马,对不对?”

 

        瑞瑞举起一只蹄子正要回答,却被打断了,因为那耳语般的微风突然变成了一阵大风,凭空生出了漆黑的暴风云。三匹站在地上的小马迅速地抱在了一起,她们身旁的风发狂般地围绕着她们打转。

 

        云宝抬起头,向嚎叫的狂风喊去。“嘿,我可没有安排一场大雷雨! 那儿发生了啥?”

 

        余晖把自己的身子紧贴在暮光身上,风暴在她们头顶肆虐,而有关末世的记忆在她脑海中闪现。是不是她把什么东西弄糟了?是不是她在这里不知怎么加快了事情的进程?她本能地试图把脸藏在暮光的翅膀中,尽管它比她习惯的要小得多。

 

        暮光感觉到了余晖的颤抖,把一只翅膀裹在她身旁。“别担心,我确信这事有个合乎情理的解释。”她说道,但余晖能听出她的声音里有恐惧的颤抖。

 

        一股闪电击中了果园的一部分,紧接着便是一声惊雷在小马们的头顶炸响,把她们吓了一跳,或者对云宝来说,吓得她掉在了地上。

 

        接着,就如它们出现一样迅速地,这些黑云消失在了空中,而风重又变回了平静的微风。

 

        四匹小马从她们的紧紧相拥中分开,抬头望向天空。余晖吸了口气,再如释重负地把它大声叹了出来。她正要说话,但瑞瑞先开口了。“老天爷,那是什么东西?”她问。

 

        “我不知道。”暮光回答。她望向雷电击中的那块果园的偏远地区,眼中闪着轻微的担忧。“但是,我们应该确保那闪电没有对阿杰的树造成伤害。”

 

        她们都同意地点点头,奔进了果园。这段距离不长;闪电击中的地方离她们不太远。当她们来到了林子里的那块区域时,余晖看见暮光的嘴形成了一个表示理解的“O”形。她们停在了一片多节瘤的紫树前,它们开着电蓝色的花朵。电流在树中流动,偶尔放出小小的电荷。

 

        重新飞上空中的云宝黛茜爆发出一阵大笑。“哇,真想不到我居然忘了,一年中本来就是这个时候嘛!”

 

        瑞瑞戏谑地摇着脑袋。“想想看,我们都白担心了一场。

 

        余晖从那些多彩的树看向她朋友们惊叹的脸庞,皱起了眉头,感到完全没有头绪。“有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闪电苹果季(Zap Apple Season),就这么回事。”

 

        余晖转过身,看见一匹小马满面笑容地阔步走来,她迅速认出这就是苹果杰克。在她身后是一匹体格硕大,全身通红的公马,他脸上的浅浅微笑与他健壮的体型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闪电苹果季?”余晖重复了一遍。这名字听上去似乎有些熟悉。

 

        苹果杰克抬头欣赏着一棵苹果树。“没错,一年只有一次的魔法苹果。得快点把它们摘下来,不然它们就会突然一下消失了。它们也是相当好吃的呢!各地的小马都会来咱们这尝我奶奶的闪电苹果酱(ZapAppleJam)。”

 

        这个名字终于在余晖的脑海里引起了共鸣。“噢,我以前吃过的!暮——我的一个老朋友,”余晖迅速纠正道,“几年前送了我一些。确实非常美味。”

 

        苹果杰克交叉着前腿行了个屈膝礼。“嗨,多谢你了。说到朋友,我不记得在小马镇周围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余晖烁烁。”余晖这天第四次说。她感觉自己像是第一天去学校似的。

 

        苹果杰克跳上前去,拉着余晖的一只蹄子大力摇晃着。余晖感到它好像要被拉断了。“很高兴见到你,余晖!我是阿杰,这是我麦金塔大哥(BigMacintosh9)!"她把头歪向身后那匹大公马,他挥动蹄子打着招呼,“让我第一个欢迎你来到香甜苹果园吧!”

 

        “谢了阿杰。嗯,我现在能拿回我的蹄子了吗?”

 

        苹果杰克对她热情地微笑着,松开了蹄子。余晖把蹄子放回地上,但依旧能感到它因为那热情的欢迎而颤抖。

 

        “所以,哪阵风把你们吹到这里来了?”苹果杰克问。

 

        暮光开口说道:“嗯,实际上,我们来这里是想吃点东西的,但接下来就出现了那些云,我们看到闪电击中了一些树。我们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被损坏了。”

 

        “啊,没事的,暮暮。你们这些姑娘们不用这样的。你们当然可以吃些什么。”她热心地说,“大麦(Big Mac),咱们]地窖里还有苹果对吧?”

 

        “诶对。”大麦点点头。

 

        “那好,我们就去野餐桌旁准备开嚼吧。”她一挥蹄子,示意大家跟上。一群小马们离开了闪电苹果林(Zap Apple Grove),回到了主院,在一张老木桌旁就座,而苹果杰克与麦金塔大哥去地窖拿食物。

 

        他们很快就用嘴衔着两只篮子回来了,里面都装满了看上去多汁美味的苹果。大麦把他的篮子放在桌上,走向了房子。余晖目视着他走开,转向苹果杰克。“他不准备留下来吃吗?”

 

        苹果杰克坐了下来,摇了摇头。“没。说来不信,他实际上挺害羞的。”

 

        余晖觉得像他这样的小马也会害羞简直难以置信,但当她仔细想想时,在她见到他的这一小段时间之内,他几乎没有说过话,与她们一直保持着距离。

 

        余晖耸耸肩,拿了一只苹果,咬了一口,品味着它的奇妙滋味与多汁口感。她感到苹果家族的苹果在这时比在她那个年代更好吃。

 

        “那么,介绍下自己吧,余晖。”苹果杰克含着满嘴的果肉说道。

 

        余晖几乎被自己的苹果噎死了。“唔,呃。” 她清清嗓子,把那小块苹果从喉咙里清了出去,“什一咳咳,你想知道些什么?”

 

        “唔,你从哪里来?”

 

        “中心城。”她不假思索地说。

 

        苹果杰克看上去很感兴趣。“真的吗?所以说,你也是个大城市来的姑娘,像这儿的暮暮一样,对吧?”

 

        “她们还一起去上学呢。”瑞瑞补充说。

 

        云宝黛茜从她的苹果核中抬起头。“你也是那花里胡哨的魔法学校里的?你知道些什么魔法把戏?”

 

        余晖恼怒地哼了一声。她痛恨小马们把魔法描述成简单的把戏。“它们不是什么把戏。我们学习咒语,符咒,魔咒,恶咒,附魔,反制咒,偶尔还会学习诅咒。这些东西中没有一项是可以被简单称为‘把戏’ 的。”

 

        云宝翻了个白眼。“啐,又一个书呆子。”她小声嘟囔着。一小块飞起的土突然砸在她的后脑勺上。她跳了起来,扭过头寻找着嫌犯。“快说,谁扔的?”

 

        苹果杰克与瑞瑞蒙住嘴巴,试图掩盖她们的咯咯笑声,而余晖把她的笑容藏在了苹果后面。

 

        云宝把头从桌子旁转开,这时另一个土块砸在了她的脸上。“嘿!”

 

        瑞瑞大声笑了起来,却被苹果杰克的狂笑所掩盖。然而暮光却并没有觉得好笑。她严厉地瞪了余晖一眼。“快停下,余晖,这是滥用魔法。”

 

        余晖的愉快心情瞬间化为春水,被内疚的疼痛所取代。她向下盯着桌子说道:“对不起,公主。”

 

        云宝飞回自己的座位,从鬃毛里擦去了土,看上去似乎觉得有些好笑。“我看出来你最近挺习惯给小马们下命令的嘛。”

 

        暮光转而怒视着云宝。“别说这种事情。”

 

        “别说什么事情,暮暮?”苹果杰克在大笑的间隙问道。

 

        “暮暮害怕当公主呢。”云宝说。

 

        “我不害怕当公主。”暮光争辩,“而且那不是个命令。那只是…我只不过…”她呻吟一声,用双蹄抱住了头。

 

        苹果杰克立即停下了笑声,安慰地把一只蹄子放在暮光的肩上。“出什么问题了,甜心?”

 

        暮光叹了口气。“我不害怕做一位公主。我只是不想让小马们觉得我高马一等,不想让他们区别对待我。”

 

        瑞瑞在她的座位里坐立不安起来。“怎么说呢,暮暮,我知道你不想听这些话,但是…你大概确实是比大多数小马高一等了你是王室啊。”

 

        “塞拉斯蒂娅公主让我成为了天角兽,我很荣幸,真的!但现在小马们开始对我鞠躬,叫我‘陛下’,而且...”她抬头看向苹果杰克,双眼饱含泪水,“我不想被区别对待。”

 

        “啊,甜心,来这儿。”苹果杰克把暮光拉进温暖的怀抱之中,“你认得小马镇这儿所有的小马,暮暮,他们也都认得你。他们不过就是这阵子这么说罢了。等兴奋过去了,我敢肯定大家又会重新像从前那样对待你了。”

 

        “你真这么想吗?

 

        苹果杰克点点头。“没错。我是非常喜欢小马镇,但这儿的马们注意力集中的时间比嗡嗡乱飞的苍蝇还短。”

 

        瑞瑞摆了个鬼脸,但还是选择忽略了苹果杰克的比喻。她说:“暮暮,你请求他们正常对待你就行了。他们应该会听从的。”

 

        暮光离开了苹果杰克的怀抱,擦了擦眼睛。“但如果我这么做,他们或许会把我说的话当成什么金科玉律的。”云宝不安地笑了一声,看向一旁,“这正是我想避免的东西。”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要请求他们呀。”瑞瑞强调,“不要以暮光闪闪公主的身份,而是以暮光闪闪的身份请求。以一位朋友的身份请求他们如对朋友般对你。”

 

        “这听上去也许能成。”暮光说,她的声音带上了些许自信,“谢谢,瑞瑞,谢谢,阿杰。”

 

        “你能在今晚的派对上试试看。”余晖终于开口。她一直保持沉默,不清楚该说些什么来安慰暮光。余晖从不知道暮光对于被其他小马疏远如此害怕。她从未对子民们下发命令,而总是礼貌地请求。如今余晖才明白为什么。

 

        暮光点点头。“是啊,这是个好主意。希望我至少能让蛋糕一家(the Cakes)不再叫我‘殿下’了。”

 

       云宝清了清喉咙。“呃,在这事上开了玩笑,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对这事的感觉有这么糟糕。”她羞愧地说。

 

        “没关系,云宝。我知道你没有恶意的。”

 

        苹果杰克举起了蹄子。“等等,等一下,你们刚刚说啥派对来着?”

 

        “萍琪派要给我办一个‘欢迎来到小马镇’派对呢。”余晖回答。

 

        “当然会是这样。”苹果杰克微笑着说,“那姑娘为了让小马们感到宾至如归什么都干得出来。”

 

        “可不是嘛。你应该看看她怎么和我打招呼的。”余晖开始描述她与萍琪的第一次见面,让谈话的气氛变得更轻松了。她聆听着大家分别讲述她们与萍琪派的第一次见面经历与她的一些荒唐行为,时不时发出愉快的大笑。

 

        当笑声终于消失时,太阳已经开始沉入地平线。苹果杰克看向橙色的天空,说道:“好啦,咱们最好快走吧,不然要迟到了。”她们从桌旁站起来,伸展着四肢,接着走上回镇中心的路。

 

        暮光让瑞瑞,苹果杰克与云宝走在了前头,自己与余晖并排走在后面。她耳语道:“我觉得你在派对结束时告诉她们是个好主意。”

 

        余晖皱起了眉头。她刚刚过得如此开心,以至于她几乎忘了这事。好吧,一起告诉她们比一个个单独告诉她们还是要简单些的。她看着暮光说:“好的,我保证。

 

        “还有,为扔泥巴的事情向云宝道歉。”

 

        余晖尽力让微笑不在脸上显现。“你好歹得承认,那还是挺好玩的。”

 

        “余晖...”

 

        “好好好。”

 

— — — — 

 

        五颜六色的气球与彩带装点着方糖甜点屋的正面,让它本就诱马的外观更加诱马;本就缤纷的装饰更加缤纷。入口上方贴着一条巨大的橫幅,上面用大红字写着“欢迎余晖烁烁!”。里面传来一阵阵音乐与笑声。

 

        看着这景象,余晖的心激动起来。“真难以置信萍琪为我做了这么多。”

 

        “嘿,这有什么好难相信的呢?

 

         余晖猛地转过头,差点把自己的脖子扭断了。萍琪就站在她身边,也在欣赏着装饰。其它小马们似乎都对她的突然出现感到不以为意。“你是怎么——”余晖挥了挥蹄子,决定无视这事,“没什么。”

 

        “那就快来吧!”萍琪抓住余晖的蹄子,把她往甜点屋里面拖,“你还要参加一场派对呢!”

 

        方糖甜点屋的主厅被清理一空, 为所有参加的小马们腾出空间。参加的小马们年龄有老有少,体型有大有小,他们都在大快朵颐,翩翩起舞,开怀大笑。黑墙边靠着一张长桌,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大多数是甜食糕点。

 

        萍琪把余晖推向了房间中央,清清嗓子。“大家快注意!”她大声而热情地喊着。当萍琪开始说话时,房间里的留声机似乎都自动安静了下来。“我希望大家都来认识认识我们的荣誉嘉宾,还是我最新的朋友,余晖烁烁!”

 

        大家都鼓起了蹄,排成队来向她问好,介绍自己。余晖明白自己一辈子也记不住所有这些名字,但她依旧微笑着,热情地道着谢。许多小马和她礼节性地聊了几句,问她从哪里来,在小马镇干什么。对于这两个问题,她一概回答“中心城”与“度个假”。

 

        在聊了感觉有一个小时之后,余晖终于抓住一个空子,溜到了食物桌旁,却碰见了盛怒的斯派克。

 

        “嗨,斯派克,你可好啊?”她一边问,一边盛着一杯果酒。

 

        斯派克抱起胳膊,用脚拍着地板。“你今天早上用光了热水。”

 

        “噢,我很抱歉。”

 

        他叹了口气,放下了双臂。“没什么关系的。但是,如果你要和我们待在一起的话,别再做这样的事了。我不喜欢洗冷水澡,感觉真的很诡异。”他打了个哆嗦。

 

        “就这么说。”余晖咯咯笑了。

 

        斯派克立马变得欢快起来。“所以说,你感觉这派对还不错吧?”

 

        她点点头。“没几匹小马为我做过这么赞的事。”

 

        “是啊,我想起来我和暮暮的第一场派对。 暮暮全在她的房间里过了,我倒是玩得特别开心。”他伸出手,从一堆盘子中随便拿了一块曲奇。

 

        余晖开怀大笑。“没错,我记得你告诉过我这个故事。”

 

        斯派克从他的曲奇中抬起头。“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的?”

 

        余晖咬住舌尖,内心骂了句脏话。他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就这么说漏了嘴!斯派克正好奇地看着她。她瞪了他一会, 然后扫视着房间,寻找着能让她找个借口脱身的东西,直到她对暮光的承诺像闹钟般在耳边响起。她叹了口气,想着她早晚也是要告诉斯派克的。

 

        “好吧,斯派克,我现在对你把实情和盘托出。”她把音量降到了耳语声,“我不是这里的马。”

 

        “我知道啊,你说过你是中心城来的。”斯派克说。他误解了她的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不是这个时——”

 

        “嗨,烁烁小姐!”三个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余晖转过身,看见三只小雌驹抬头看着她,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一只长得有些熟悉,她是一只白色的独角兽,鬃毛粉紫相间。中间的那只是匹鬃毛紫罗兰色的橙色天马,而最后一只是一匹黄色的陆马,她的鲜红鬃毛被一只粉红的蝴蝶结束在一起。

 

        “你的鬃毛真漂亮,”那小独角兽说,“是我姐姐做的,对吧?”

 

        余晖观察了她一会,看到了姐妹间的相似之处。“你是瑞瑞的妹妹,对不对?”

 

        “对,我是甜贝儿。”

 

        “我是飞板璐(Scootaloo)。”橙色的天马举起一只蹄子。

 

        “而我叫小苹花。”余晖能从她的口音听出来她是苹果杰克的妹妹。

 

        “我们是.”她们清清嗓子,一起喊道,“可爱标记童子军(the Cutie MarkCrusaders) !”

 

        余晖与斯派克揉着他们嗡嗡作响的耳朵。这三个小女孩肺活量真大。“呵,很高兴见到你们三个。”余晖说,“所以说,什么是可爱标记童子军?”“我们团结一心, 寻找我们的可爱标记(cutie mark)!"小苹花一边说一边炫耀着她们的光屁股,“我们尝试我们能想到的一-切东西。我们甚至还写了首歌呢。想听不?”

 

        余晖回头看看斯派克,他正猛烈地摇着头。她转头看着她们。“以后再听吧。”

 

        “当然行咯!”

 

        飞板璐走到余晖身边,看着她的可爱标记:红黄交织的闪烁太阳。“哇,这是我见过最酷的可爱标记之一了!”她睁大眼睛看着余晖。“你怎么得到它的?

 

        余晖揉着脸庞,思索着。“嗯,这是个有意思的故事。你们要知一”

 

        “打扰一下大家,”暮光高喊着盖过了房内的嘈杂声,“你们能听我说几句话吗?”

 

        “我等会再告诉你们几个。”余晖耳语道。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

 

        暮光站在房间的前面,看上去紧张之至。她无力地笑了笑,清了清喉咙。“嗯,大家好,谢谢你们都来参与了这又一场神奇的派对。余晖,我很抱歉抢走了你的风头。”

 

        “没事,继续说,公主!”余晖鼓励。

 

        “好吧…”暮光迅速地吸了口气,“正如你们所知,在一个星期多一点以前,我成为了小马国最新的公主。尽管你们都如此接受这件事,我感到非常荣幸,但事实是.我自己反而不太接受得了。我很开心你们都接纳我作为你们的公主,但我不确定我是否准备好获此殊荣了。我觉得这大概是塞拉斯蒂娅公主让我回小马镇的另一个理由吧;她不想让这些东西把我一下子淹没了。

 

        “我大概是想这么说吧:在我成为公主前,你们都认得我,那时我还只是镇上的图书管理员,而如果我们能回到那时的状态,我会很感激的。我不希望你们觉得你们得向我卑躬屈膝,得特殊对待我,只是因为我现在既有翅膀又有角。我不是以公主的身份,而是以朋友的身份请求你们。”

 

        低语声如涟漪般在马群中传播着,大家开始点头,微笑,对暮光的请求表示着赞同。一只蹄子举了起来,一个声音问:“这是不是说你不想要羽毛笔与沙发(Quills and Sofas)的公主专享零点一折优惠服务了?”

 

        暮光明显地犹豫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是的,卧席(Davenport), 就给我正常的服务就够了。”

 

        “当然可以,暮光小姐!”马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喝彩声,而音乐恢复了播放,给小马发出继续跳舞的信号。

 

        余晖拍着蹄子看着暮光接近。“说得真好,公主!”

 

 

        “余晖,我和你特别说过了,不要叫我公主。”

 

        “抱歉,习惯了。”她脸红了起来。

 

        瑞瑞穿过马群,来到了暮光和余晖所在的小食桌。“看到了吧,亲爱的?我对你说过,只要你告诉他们你自己的感受,大家都会理解的。

 

        暮光紧紧地拥抱了瑞瑞。“谢谢你,瑞瑞。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噢,我很确信你会寸步难行的。”瑞瑞咯咯笑道。

 

        “暮暮,暮暮!”一个小小的声音喊。

 

        暮光和瑞瑞及时从她们的拥抱中分开,看见小蝶领着泽科拉来到她们的位置,她们的脸上都带着焦虑的表情。

 

        “小蝶,有什么不对劲吗?”暮光问。

 

        “我正在来派对的路上,然后我碰见了泽科拉,她告诉我一些很糟糕的消息!”她解释道。

 

        泽科拉点点头。“确实是如此,坏事已开始,”她把身子朝暮光倾得更近了些,“护符竟消失5。”

 

        瑞瑞与暮光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而余晖喊了一声“什么?”,正赶上正在播放的歌曲戛然而止。

 

        所有的眼睛都突然注视着这群小马,而她们脸上带着尴尬的表情回视着大家。暮光再次清了清嗓子。“女士们先生们,恐怕我们得提前终止这场派对了,发生了一些紧急事件。”

 

        大家异口同声地发出了失望的呻吟,而萍琪发疯似的冲了过来。“暮暮,你不能现在就叫停啊!我们还没有玩蒙眼钉马尾(Pin the Tailon the Pony)呢!”

 

        “我很抱歉,萍琪,但这是紧急状况!有谁从泽科拉的小屋里偷走了天角兽护符!”

 

        萍琪用蹄子盖住了自己的嘴。“噢,不!如果他们用它拿走了所有小马的嘴,这样就没马可以说话了怎么办?”

 

        萍琪快要尖叫了,但暮光及时用蹄子塞住了她的嘴。“萍琪,你可千万不能慌。如果你慌了,大家都会开始慌张的。快冷静下来,好吧?”萍琪点点头,而暮光移开了蹄子。“阿杰!”她喊道。

 

        苹果杰克跑到了她身边。“暮暮出什么事了?”

 

“我等会就解释,现在我要你让大家全部离开。”

 

        “现在就干。”苹果杰克敬了个礼,“好的大伙们,公主有重要的事情,派对得叫停了!”她无视了抗议声,把小马们赶出了前门。

 

        “泽科拉,你能告诉我们都发生了些什么吗?”暮光问。

 

        斑马闭上了眼睛,回忆着早些时候的情景。“觅食森林中,与往无不同。然则当归家,家却被搜查!清理时发现,护符已不见。暮光我恐怕,它已入魔爪。”

 

        “暮暮,这是真的糟糕。”余晖对她耳语道,“我很确定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什么的开始啊,嗯?”.余晖的视线突然被云宝黛茜占据了。“关于这些事情你都知道些什么,嗯?”余晖感觉云宝大概对扔泥巴的事情还有些耿耿于怀。

 

        暮光拉着云宝的尾巴,把她从余晖的脸上拖开。“冷静下来,云宝。余晖一会就会解释所有事情的。”

 

        苹果杰克小跑着回来了。“大伙儿都散了,暮暮。”房间里现在只剩下七匹小马,一匹斑马和一条小龙。 “所以说,我听到的这天角兽护符啥的是什么事情?”

 

        “它被谁从泽科拉那里偷一”

 

        “而且很明显,余晖烁烁对这事了解不少。”云宝插了进来。

 

        所有的注意都聚焦在了余晖身上,大家等着她的解释。是时候说实话了,她叹了口气。“好吧,我对你们没完全说实话。我是中心城来的,但并不是这个中心城。我来自五十年后的未来。”余晖看着他们的脸庞带上了不同程度的震惊,好奇,还有云宝黛茜的全然不信。

 

        萍琪蹦跳了起来,说:“噢一,你就像暮暮,她那时回到过去去警告自己不要担心!”

 

        “但是,暮暮,你当时不是只能回去几十秒钟吗?”斯派克问。

 

        暮光点点头。“是的。余晖用更完善的时空穿梭方式来到了这里。”

 

        “真的?”云宝问,两条前腿交叉抱在一起,“好,未来女孩,你为啥要回来?

 

        “因为在我来自的未来,世界被毁灭了。”余晖说,“而我认为这丢失的护符就是一切的源头。”

 

        房间里一片沉寂,大家都在思索着这被揭开的真相。然而云宝却只是点点头。“啊哈,呃,暮暮,能不能在厨房里说句话?说起来,大家一起在厨房里开个会吧,就现在!”

 

        暮光用一只蹄子按着太阳穴。“请见谅,余晖。我们不会谈很久的...希望如此。”暮光跟着她的其余朋友们走进了后厨。不过泽科拉留了下来。

 

        “我的小马驹,我能相信你。世界之末日,说来亦不易。

 

        余晖半心半意地对她微笑了一下。 这只让她的心情部分好转。“谢了,泽科拉女士。”

 

        泽科拉垂首示意。“现在我应归,收拾打扫灰。”

 

        她转过身子,快步走出前门,把它轻轻地在身后关上,剩下余晖独自留在前厅里。

 

作者记:

 

谢谢JustAnotherTimeLord与Icarus_ _Gizmo 帮助我编辑这意外难写的一章。我同样没想到它会有这么长。

 

译者注:

 

1.谐律精华(the Elements of Harmony)在我的印象中- -般指的是那六件宝物,而非它们的持有者(bearer),尽管貌似确实有一些同人 作者用这个短语来代指M6。作者后文也用过“持有者”来代指M6。

2.从上下文判断,此时应该在下午中段,作者却写吃午餐,不知为何。

3.关于对Applejack的翻译:M6通常的互相称呼一般均译为两个字(暮光或暮暮、小蝶、瑞瑞、萍琪、云宝或黛茜),因此在朋友家人间的对话中,Applejack 译为阿杰;而在其它场合的对话或是非对话内容中, Applejack则译为苹果杰克。另外,后文出现的AJ则不作翻译,RD亦如此。

 

4.作者原文写的是Big Macintosh,然而正确的拼写应为Big McIntosh。McIntosh是一种表皮红绿两色的苹果品种,原产于加拿大,苹果公司著名的Macintosh系列电脑就是以它命名的。这些名字上的相似性也在官方的周边与剧集中引发过标注错误,而Fimfiction.上的标签标注的也是Big Macintosh。显然并没有多少人在意这种小问题。

 

5.限于个人水平,泽科拉的台词翻译得不太通顺,与 原文在细节上也有许多出入,希望大家谅解。

 

 

 

 

 

 

 

 

 

 

 

 

 

 

 

 

 

 

 

 

 

        

thumb_up16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Loser Lv.4 夜骐
评论 第四章:未来女孩

“没,没,我挺好的,不过是有点没反应过来罢了。”她叹了口气,“没有护符,没有冰激凌,我们]现在做啥?”

这里的“我们]”是不是多了个“]”?

-切都是同一个颜色,只不过深浅不同而己。

“-切”打错了,是“一切”

先到这里啦。

1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