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无存
片叶无存
Lv.3 466/540

一个不喜欢交朋友的独角兽

一人成军

本作评价
14()
()0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86707/1/the-lone-korpsman/last-battle

原作者:Lord Commissar Alexer

==================================

强风吹过寂静的草原。沉重的阴云遮盖着无尽之森的上空,充斥着阴郁、不祥甚至是恐怖的气氛。庞大军队的存在也只是加剧了空中的紧张氛围。这是一支庞大的军队,还有可能是小马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强大的军队,森林周边驻扎的大营从小马镇到天堑峡谷,一直延伸到道奇路口的边境。每个守卫,骑士还有精英都时刻准备着武器坚守岗位,专注于即将到来的杀戮。

这支来自世界各地、由小马国几个世纪来建立的盟友组成的盟军形成了包围圈的一大部分。

来自水晶帝国,由韵律公主和前中心城护卫队队长银甲闪闪主宰的水晶护卫方阵是小马国最值得信赖的盟友。

狮鹫们的风暴飞行中队自遥远天空中的故国前来协助小马国,他们在自由之森的上空,与中心城皇家卫队的天马战友们一同保持空军优势。在公主向他们求助时,他们一刻也没有犹豫。

斑马纵火者,他们的不稳定化合物仅仅在恐惧方面就为过去的许多冲突定下了战局,一旦他们的主宰下令,他们就会身穿红色的长袍烧毁整个森林。

在营地周围,拥有传奇般的长矛技艺与速度的沙特鞍拉伯风战士们严阵以待,准备阻止任何胆敢冲击防线的野兽。

还有一些自由连队的牛头怪,这支令马敬畏的雇佣兵被雇来为公主们服务,他们将利用自己的十字弩与技艺为军队提供远程掩护。

随之而来的是各种攻城武器,从令马畏惧的弩炮到原始的大炮一应俱全。

紧随其后的是中心城皇家卫队,其中也包括塞拉斯蒂娅的私马军队—圣火烈阳骑士,以及露娜的私马精锐突击队—暗夜守卫。他们是小马国最优秀的战士。雌驹和雄驹们随时准备为保卫公主和他们的祖国付出一切,如有必要,他们也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骄傲的皇家军团站在前线,他们是最主要的战斗力。他们凭借数量与纯粹的决心面对种种来犯小马国的强敌,并将它们一一战胜。

军队的不远处站着他们的领袖—皇家姐妹们。最强大且不朽的塞拉斯蒂娅公主身穿闪亮的黄金盔甲,持着一把令马印象深刻的战锤,笼罩在明亮的光辉中,她站在高处。身边是她同样强大的妹妹·露娜公主,她身穿深蓝色的盔甲,持着一把精美的长剑。

二马都站在离主力部队不远的地方,讨论与计划着下一步行动。虽然塞拉斯蒂娅的姿态没有表现出恐惧或动摇,但她的表情暴露了她的焦虑。和姐姐相反,露娜公主则是面带微笑自信地站着,随时准备出击。

一支强大的军队以及两位强大而不朽的生物,已准备好去面对威胁这个世界的险恶之物。

在更远的地方,站着这支大军为之而来的敌马。

 

 

是一个军团士兵。

 

 

他身穿暗淡厚重的大衣,黑色的靴子以及深灰色的头盔,上面刻着双头鹰的标志。还有一张令马不安的防毒面具覆盖在他脸上,这一切都让他看起来十分骇马。

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支强大的能量步枪(虽然没了弹药也出了故障),但他仍把自己信赖的刺刀装在步枪的枪口下。

以寡敌众,弹药全无,孤身一人。但他依旧站在那里,独自面对一个马国联合军。

一些想法在他脑中闪过。他想到自己是怎么到达这里的,想到自己是怎样第一次接触那些拥有丰富魔力的奇异类马生物的,还有面前的这支这个世界的大军。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战胜他们,也完全不可能活下来。但这对他来说根本无所谓。作为克里格死亡军团的一员,死亡是一种解脱,而不是一种惩罚。他仍旧站在原地,等待他们的进攻。

一番深思熟虑后塞拉斯蒂娅得出了一个结论。她必须再试一次,试着去说服那个生物投降,以保护她的臣民与盟友。她转向妹妹用坚定的语气说道,“露娜,我要再试一次。”

露娜对姐姐的决定感到吃惊,困惑地问,“姐姐,你确定吗?那个生物非常危险。它可是单枪匹马地几乎杀光了无尽之森的野兽啊。”

“我知道,露娜。但我一定要再试一次。我想知道缘由...”塞拉斯蒂娅说。

“小心点,姐姐,”露娜说。

塞拉斯蒂娅冲妹妹微笑着点头后点亮了自己的角。一道白光过后,塞拉斯蒂娅消失了。

塞拉斯蒂娅重新出现在距离士兵几米远的一道耀眼白光中。士兵见状既不躲也不藏,而是完全不动地站着。

她凝视着士兵,向这个冷酷的战士靠近了些,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两个生物默默地看着对方。传来的只有风的呼啸声。由于没有得到回答,她向士兵靠近了点用清晰而平静的声音说。“事情不一定要这样结束。”见他没有反应,她继续说道,“你知道你是赢不了的。你现在寡不敌众,我也很清楚你那奇怪的装置已经没有用了。现在投降吧,我保证会给予你公平公正的处置。”

士兵没有回应,没有反驳,甚至连退缩也没有。塞拉斯蒂娅对他的冷漠渐渐失去了耐心。她用更响亮、略带怒意的语气说道,”你不会活下来的。”

依旧没有回应。

“如果你再这么下去,会死的。没有任何余地。所以,请你放弃吧。你没有理由放弃自己的生命。生命如此脆弱,怎能轻易放弃,”到最后她几乎是用喊的了。

起先有一会什么也没发生。但接着,士兵自他站在那里以来第一次从右往左摇了摇头,彻底拒绝了塞拉斯蒂娅的请求。

塞拉斯蒂娅吃惊地看着他的第一次反应,以及拒绝。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如此盲目地作贱自己的生命。

她对他的冷漠与不答感到厌烦了,她朝他走去,直到距离他的脸只有几厘米远。她盯着防毒面具漆黑的镜片看了一会,试图透过那黑暗空洞的间隙发现什么,但除了黑暗一无所获。她朝他靠近了点,但一股讨厌的气味朝她敏感的鼻子扑面而来,让她不由得退缩了。

他的制服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冲击着她的鼻子,她调整了下姿势,继续看向他。

她盯了他一小会,然后轻柔地问,”为什么?”

他依旧什么也没说。

她受够了他的沉默。她用一种半是绝望半是愤怒的语气向他大声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生命?为什么你要继续战斗?为什么你就不能放弃呢?为什么要寻求这种末路?就不能有和平的解决办法了吗?”她的声音越变越小。

士兵没有反应。

“请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战斗至死...拜托了,”公主几乎是乞求地问道。

“你想知道吗,异形?”士兵自来到这个陌生世界以来第一次说了话。

塞拉斯蒂娅被他突如其来的发话惊得退缩了一下,这种冰冷、单调的语气让她不寒而栗。但是她依旧点头作为回应。

士兵将右手举到自己的防毒面具上。他摆弄着面具上的机械装置,然后慢慢将它取下,释放出某种气体,将这信赖的装置放在了地上。接着他伸手去拿头盔,将它整个取下来,露出自己的面孔。

塞拉斯蒂娅第一次看到他的脸时不由地瞪大了眼。她做过很多想象,但绝不是现在这样。他的脸并不像她预期的那样:它并非许多谣言说的那样恶心丑陋面目可憎,而是一张相当正常的脸。他有着苍白的皮肤,一双蓝色的小眼睛,一个短小的鼻子,还有深金色的毛发与一双嘴唇。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表情,准确地说应该是缺乏表情的话,这张脸甚至称得上是赏心悦目。尽管他的眼睛是美丽的蓝色,但它们一片空洞,像个布娃娃一样没有一丝活物的迹象。这张冰冷、死气沉沉,毫无表情的脸对着她,让她的脊柱一阵寒战。

看完他的脸后,她回过头看向士兵,等待他的答复。士兵举起右手,用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右太阳穴。“如果你想知道,就去看吧,”士兵毫无情绪地说道。

起先塞拉斯蒂娅不明白他的意思,但之后她渐渐明白了:“读心术!”她惊讶地想。

她无法决定;读取一只未知生物的思想可能是危险的,尤其在对方主动允许的情况下。但她仍想得到答复,她怀疑他能否简洁地告诉她。

如果他真的想杀我,他早就动手了,他有很多机会...但他没有下手。所以他是真的想给我看...' 她陷入了沉思。

最后的烦恼终于被平息了,她突破她与他之间最后的一点距离把头靠向他的头。距离变得这么近让她有点紧张,但她想知道答案,在给角充能后,她把角轻轻搭在士兵的额头上。

过了一会,无事发生...

但接着,塞拉斯蒂娅瞪圆了双眼,里面充满了纯粹的恐惧,她仿佛被电击一般,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而恐慌,翅膀也在恐惧中变得僵硬。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士兵身上爬起,然后重重地摔在草地上。她还在发抖,最终憋不住地呕吐出来。在吐了好几次并平复呼吸后,她又将目光放回到士兵身上,他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面色铁青,死气沉沉。

“现在你知道了,”他只对她说了这么多。

塞拉斯蒂娅再也控制不住感情,泪水夺眶而出。她看到的是自己无法想象的事物。

她见到了他来自的宇宙,他的族群,以及他的故乡。

在她千年的马生中她从未想象过会有这么一个宇宙,那里充斥着每日以无辜者为食的邪魔,那些混沌生物即使是无序也会觉得恐惧,然而在它们的主宰面前,它们又仿佛是温顺的小动物。

在看到那个残酷无情的宇宙时,塞拉斯蒂娅流泪了,那个世界炸飞了能摧毁的一切,独有战争留存。

她看到了他所属的帝国—人类的帝国。她难以想象这个由一万多个星球组成,每个星球上还住着数万亿所谓人类的大帝国究竟是何等规模。

她看到了他的同族所抗争的那些令马憎恶的事物,那些她无法想象的怪物。在她漫长的一生中没有任何一件事能与这些人类所面对的东西相提并论。

他的同族四面楚歌,但从未放弃。他们即使面对比自己强得多的敌人都会奋战至最后一人。这是塞拉斯蒂娅唯一尊重的地方。

然后,她看到他的族人们狂热地崇拜着人类的神圣帝皇。每日每夜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对那具王座上的僵尸顶礼膜拜。起先,塞拉斯蒂娅因这一幕震惊不已,但随后她看到了他的所作所为。帝皇将人们从黑暗的时代中团结起来,将他们从异形与其他生物的枷锁中解救出来,他为他的人民牺牲了自己的躯体,他是士兵所处的世界那永无止尽的黑暗中唯一的明灯。只有对帝皇的狂热崇拜才能保护他的族人免受混沌的腐蚀。

但接着她看到了他的故乡世界,当她看到他的家乡—克里格时,她的泪水更是止不住地流—这个世界中,曾经辉煌的城市废墟全被致命、带毒且有放射性的荒原淹没了。几百年前,他们堕落的领导者背叛了帝国并宣布独立,但这里忠诚的人民反对这个计划。一场残酷的内战由此爆发,忠诚派的领袖宣称,如果帝皇不能拥有这片土地,那谁也别想拥有。因此,这名领袖在自己的星球上投放了致命的武器,宣告了它的死刑。

在这个死去世界的灰烬中,克里格死亡军团诞生了,这也是这个军团士兵所属的军团。那些狂热的、心怀宿命论的士兵们试图为自己祖先的错误忏悔。他们不顾自身安危,热切地为帝皇献出生命。他们从不撤退,更从不投降。

放弃对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为帝皇而死是他们能偿还先人罪责的唯一方法。

在了解并目睹这一切后,塞拉斯蒂娅慢慢站了起来。她依旧流着泪,慢慢走向那个一动不动的士兵。在离他只有几厘米远时,她用后腿站起,拥抱了他,士兵则因这意外地接触僵立在原地。“我很抱歉...”她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落泪。

他所经历的一切,他所遭受的暴行,还有他每天都不得不去目睹的绝望,都令她不由得感到悲伤。在得知自己无法拯救他后,她非常沮丧。但是,尽管只在他的内心停留了片刻,但她有一种感觉,深深地隐藏在这个饱经残酷的训练与灌输的生命之中。是这个男人的希望、梦想与感情。尽管他生长在如此可怖的环境中,但他的灵魂深处仍有一丝人性的火花。

过了一会后,塞拉斯蒂娅松开怀抱重回平常的姿态,但她的表情依旧很悲伤。她现在唯一能为他做的,只有让他在战场上光荣地逝去。她看了他最后一眼。“我现在明白了,”她用悲恸的声音对他说。

士兵轻轻点了点头,默认了她的决定。

塞拉斯蒂娅最后一次点亮长角,把自己传送回了妹妹和军队身边。她站回原本的位置,她的妹妹很快走向了她。“姐姐! 你还好吗?怎么样?”露娜担忧地问道。

塞拉斯蒂娅转向她的妹妹,悲伤地说道,”我们现在无法说服他投降,也无法帮助他。他迷失了,露娜。”

“迷失?”她问。

“对,迷失,”塞拉斯蒂娅回答。“露娜,他除了战争,已经一无所知了。”

她的妹妹对此轻轻点了点头。

俩姐妹随后各就各位,准备向部队发送进攻信号。一道亮光出现在她们的角上,随后射向天空在炫目的亮光中爆炸开来,进军信号一触即发。

看到明亮的火光后,军团士兵举起武器对准马国大军,稳步向他们走来。

露娜敬畏地看着这个孤独的身影用那个奇怪装置下的小刀直指向前朝她们走来。她不知是该同情还是该敬佩他的勇气。

在军团士兵进入马国大军箭与弩的射程中时,塞拉斯蒂娅抬起右前蹄命令部队放出箭。致命的箭雨倾盆而下,但都被他的盔甲反弹了。塞拉斯蒂娅的命令下箭雨瓢泼而下,但无一对他造成任何伤害,甚至无法阻挡他的进军。他只是在继续前进,全然无视了刚才的“淋浴”以及打落在地的抛射物。

见普通武器无法伤他分毫,塞拉斯蒂娅命令皇家卫兵和她的妹妹进入射击位置。

“法术准备,任意射击!”塞拉斯蒂娅向卫兵们下令。

独角兽们排成一行长队,尖角开始充能。不同颜色的光芒出现在他们的角上,像节日彩灯一般照亮了队伍。几秒的专注后独角兽们发射了法术,各色光芒照亮了四面八方。

魔法制造的能量光束以惊马的速度一路飞驰,径直飞向漠不关心的军团士兵。最初的几道光束集中了他的盔躯干,破坏了他的盔甲并留下灼烧的痕迹。即便他的武器记录着能量光束造成的伤害,但他继续前进,烧焦的痕迹已冒出烟雾,但他的意志依旧没有一丝动摇。

独角兽们继续攻击,他们连连射击,没有任何停顿,射速稳步不减。公主们敬畏地看着那士兵,纵使身中无数咒术,他依旧在前进,在他的盔甲被击穿、肉体被点燃时甚至没有一声痛苦的惨叫。

很快他曾经稳健的步伐开始变慢。烟雾从他烧焦的盔甲上升起,烧焦肉体的异味开始弥漫,让露娜吐了一地。

最后一道法术波击中了被摧毁的盔甲,直击他的心脏,彻底阻止了他缓慢的进军。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直至一段时间后,他的武器掉到了地上,他也跪倒在地。

他跪在地上,直直地盯着前方几秒,没有一丝动静。最后,他倒在了泥地上。

公主们带着劫后余生与悲恸的心情看着这一切。塞拉斯蒂娅发现尽管受到了致命伤,那士兵仍在呼吸。他的胸膛仍在上下起伏,但是非常缓慢,有时甚至会完全停滞。塞拉斯蒂娅决定带着妹妹一起接近这濒死的士兵。

在这可怕的光景前,公主们仔细查看了他的伤势,这一看差点清空了她们的胃。他的盔甲几乎被融化了,在这之下是被烧得焦黑的血肉,一大块血迹昭示着他心脏的位置。

哪怕身负如此惨烈的伤害,他依旧在呼吸。塞拉斯蒂娅走近一点用魔法摘下了他的面罩,露出了濒死士兵的脸。公主们看到的不是悲伤与痛苦的扭曲,那张渐渐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的是一丝微笑。那双冷酷而空洞的眼睛,此刻却反射着温暖而满足的光。他既没有痛苦地呻吟也没有呼救,只是在缓慢地呼吸着。他只是躺在那里,以垂危的身体与满足地表情等待着死亡降临。露娜被惊呆了,这个生物对自己生命的评价何等之低,又是何等热烈地期待着死亡。

随着周围的世界越来越暗,濒死的寒冷开始将他包裹在期望已久的归途中,他稍稍转头望向塞拉斯蒂娅,凝视着她的眼睛。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缕真诚地微笑,轻声对她说“谢谢...”然后将头转向天空。他的祖先欠下的债现在已经还清了,他终于可以拥抱死亡带来的救赎了。

在他弥留的最后几秒,他背诵了死亡军团的每位成员都知道的最后的祷词:

活着即是战争。死亡即是平静。“

“活着即是耻辱。死亡即是救赎。

壮士一去,不复返。

thumb_up14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显示:全部评论
1楼
FBC Lv.10
评论 一人成军

[他有着苍白的皮肤,一双蓝色的小眼睛,一个短小的鼻子,还有深金色的毛发与一双嘴唇]

喔沒事認錯人了

 

 

4 月 1 日
2楼
德尔塔 Lv.1 陆马
评论 一人成军

DKK可还行

8 天前
3楼
奇幻光影 Lv.11 麒麟
评论 一人成军

皇帝?皇座上的僵尸?好像有一篇文也是写这个故事的同人,不过主角是那个皇帝……要是我没认错的话。

8 天前
4楼
奇幻光影 Lv.11 麒麟
评论 一人成军

等等……这个是收录到战锤这个频道的?好像那个也是……好吧,当我没说就是了

8 天前
5楼
德尔塔 Lv.1 陆马
评论 一人成军

回复44284 @奇幻光影 :40K基础设定了,Emperor of mankind

 

8 天前
6楼
评论 一人成军

“牺牲是帝国的基石,生命是帝皇的货币,用好它。”

8 天前
7楼
蝶影重重 Lv.1 陆马
评论 一人成军

克里格死亡军团,算是ig精英中的精英了

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致群星之色

    片叶无存

  • 战锤40K/中古战锤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