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Nightscream
NightscreamLv.22
夜骐小编
短篇翻译
T

过分

原文地址: 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186813/too-far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chrome_reader_mode 11,864 event 2018 年 11 月 21 日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931 forum 11 collections_bookmark 10 star 0 file_download 1

002aMdz2zy6ILTaepoL73&690.jpg

Too Far

过 分


作者:KnightMysterio

原文: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186813/too-far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珠玉冠冠的恶行终于到了出格的时候……


* * * 

  小马镇,阴云密布的早晨……

  “……讨厌的无尽之森风暴……”珠玉冠冠抱怨着,粉红色的小雌驹一边迈进校园一边瞪着阴暗的天空。“搞的一切都那么沉闷,算了,至少还没下雨。”她摇摇头,望着走在身边的朋友。她注意到灰色的小雌驹脸上带着一股忧郁。

  白银勺勺紧张地推了一下眼镜,把视线和珠玉冠冠错开。珠玉冠冠皱起了眉头,“你今天这是怎么啦?”

  白银勺勺摇摇头,“……没事。”她飞快地回答。

  珠玉冠冠也摇起头来,“勺勺,我了解你,”她的表情稍微和善了一些。“我知道你肯定有什么心事,来吧,告诉我就好啦。要是我不帮我最好的朋友解忧,那我还算啥朋友啊。”

  白银勺勺轻轻笑了起来。“……我只是觉得,你昨天对小乖做得太过分了。”她迟疑地说。

  珠玉冠冠呻吟起来,垂下了脑袋。“又提这个?“

  白银勺勺脸色阴郁,“你真的有必要把她妈妈扯上吗?而且,你……你把她说成她妈妈的拖油瓶,这也太过分了吧?”

  “天,勺勺。”珠玉冠冠翻着白眼。“不就是些玩笑话吗,有啥大不了的,又不会伤到谁。”

  “她可是哭着跑掉了,冠冠。”白银勺勺说道,“艾奎斯陲亚奥运会都结束好几周了,你一直都对她这么苛刻。”

  “反正对那帮空白屁屁童子军们也没啥效果。”珠玉冠冠摇摇头。“我只是想找点儿乐子,不是吗?找上她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方便。”

  白银勺勺摇着头。珠玉冠冠的脸拉下来了。“你最近这是怎么啦,勺勺?”

  “只是……”白银勺勺说道,“拿童子军们寻开心,感觉总是很有挑战性。而小乖……冠冠,这感觉就像是踢一只小狗狗似的。”

  珠玉冠冠翻着白眼,“怎么都好啦,来吧,我们走,今天应该会有些非常酷的访客来讲话。”

  白银勺勺皱着眉头,但还是点了点头。她和珠玉冠冠走进了校舍里。进去之后,她们就坐在前排,开心地聊着天,只是白银勺勺担忧的表情依然没有消失。童子军们也进来了,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一如既往地侮辱了她们。三只小雌驹毫不理会,径直走到后面坐下,热烈讨论着小苹花精心准备的远征方案。

  车厘子也走了进来,全班学生像往日一样起立问好。她朝班里面看了一圈,检查出勤情况。当她看到有一个空位子时,她的眉头皱起来了。

  “奇怪……”车厘子说道,“小乖今天没来,有谁见过她吗?”

  孩子们全都摇着头,除了珠玉冠冠之外,大家的表情都很担心。车厘子疑惑地死盯着珠玉冠冠看,盯着她看了很长时间。粉红色小丫头只是瞪回去,暗地里琢磨着她到底有什么毛病。过了好一阵子,她只是摇摇头。

  “好吧,我们就给她多一些时间吧。”她说道,“与此同时,同学们,今天我们有一些非常特别的访客!”她走到窗旁,把窗户打开,向外面喊道,“我们准备好啦!请下来吧!”

  珠玉冠冠注意到飞板璐脸上笑得从来没这么兴奋过,她那瘦弱的小翅膀拍得嗡嗡响,都快让她绕着课桌飞来飞去了。不过她也马上就明白了原因,三只神奇闪电天马从天而降,和云宝黛茜(她都准备了几个月了)一起穿过窗口,飞到了全班小马们面前。

  天火,流星,迅蹄落在车厘子的桌旁,云宝黛茜在教室里盘旋了一圈,落在他们身旁。

  “嘿孩子们,今天还好吗?”流星爽朗地笑着,全班都欢呼起来,特别是天马学生们。

  车厘子咧着嘴,“神奇闪电今天要给我们讲讲他们的起源,以及他们的光荣使命!而云宝黛茜要给我们讲讲成为神奇闪电所要经历的训练课程!”

  “帅呆啦!”飞板璐大声欢呼,从椅子上跳到了半空中。云宝黛茜咯咯直笑,天火俏皮地捅了她一把。

  当车厘子努力让兴奋的学生们平静下来之后,神奇闪电们也坐了下来。天火刚要开讲,却被打断了,一只灰色的天马冲进了教室里,歪斜的眼中满是泪水。跟着小呆来的还有焰火,她的大女儿。紫蓝色的独角兽看上去心急如焚。

  “我……我很抱歉,”小呆的声音里充满了焦急,“但是我找不到我小女儿小乖了,我都找了她一早上了,结果还是……”她急得哭了起来。

  白银勺勺担心地朝珠玉冠冠瞥了一眼,她只是皱着眉头,因为访问被打断而生着闷气。其他学生们都注意到了这一点,童子军们专门怒视着珠玉冠冠。车厘子走上前来。“小呆,小呆,好啦,没事的,我相信神奇闪电会很愿意帮忙寻找她的。”

  “当然了,”天火笑道,“虽然这不算我们的工作,不过我们都非常愿意寻找失踪的孩子。”

  “还用问!”云宝黛茜认真地点点头。

  “我们加入,头儿。”迅蹄说道,重重地拍了拍翅膀。

  “没问题。”流星自信地笑着。

  小呆笑了,“谢谢你们……”

  车厘子咧嘴笑了笑,“你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帮我们找到她的?什么线索也行?”老师问道。

  “我们发现小乖的卧室门上钉着这个。”焰火说道,满脸都是焦急。她走上前来飘起一张便签。车厘子和神奇闪电队员们都凑过来看,他们脸上的表情渐渐变成了惊恐。

  “全力搜索!”天火大声命令,脸色黑得像是窗外暴风雨的天空。“从空中搜索整个镇子,搜索所有地面区域,特别注意树木,悬崖,屋顶,任何高处,以及所有卖药物的店铺!迅蹄,那位住在无尽之森的斑马女士今天早上也来了镇子里,看看她是不是还在,马上请她帮忙组织搜索队!”

  “泽蔻拉很不错,”云宝黛茜很明显地哆嗦了一下,“她会很乐意帮忙的。”

  “很好,”天火点点头。“现在马上行动,小呆,你陪我们一起来,神奇闪电,马上起飞!”

  神奇闪电展翅腾飞出教室,小呆跟在他们后面。车厘子用仿佛要生吃了珠玉冠冠一般的视线死盯着她,得到的回应只是小丫头莫名其妙的表情。老师摇摇头,使劲咬着嘴唇。

  “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了。”车厘子说道,大家都能听到她努力克制着咆哮的冲动。

  白银勺勺迟疑地走上前去。“我……我能看看那便签吗?”她问道。

  车厘子和焰火一齐瞪着她。白银勺勺打了个哆嗦,她的耳朵害怕地垂了下来。不过片刻后,焰火点了点头,把便签递给了白银勺勺。

  她大声念出来。

   

亲爱的妈咪

  我对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很抱歉,希望您能原谅我。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害怕上学,我害怕碰见她,不管车厘子小姐怎么努力,她的爸爸总是能让她摆脱麻烦。我只能逃离她,这是我唯一能想出的办法了。最糟糕的是,她说的一点儿都没错。珠玉冠冠一直都说我是您的拖油瓶。去年我出了交通事故之后我就看到您为我花了多少医疗费了,而且我也看见过您拿着计算器为了该怎么过日子而愁眉不展了。所以我才没有告诉您珠玉冠冠对我做了些什么,我再也不想您这么困扰。希望这样的话,您就再也不用拖着我这个拖油瓶生活了。

  我永远都爱您,妈咪。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的。

  爱您的    

小乖    

   

  她念完信的时候,教室里所有的学生——除了珠玉冠冠之外——全都吓呆了。白银勺勺流着泪疯狂地摇着头。“我都告诉过你了!我都说过你做得太过分了!”她尖叫着。

  车厘子把便签一把抢了回来,她和焰火像是旋风一样狂奔出教室之外。白银勺勺也追着跑了出去。“等等!我也帮忙一起找!”她追着老师和小乖的姐姐一起跑出了门外。

  珠玉冠冠皱着眉头,“我真不明白,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她问道。

  “你……你真不明白?”甜贝儿愕然地问道,难以置信地摇着头。

  小苹花怒气冲冲地喷着响鼻。“别管她了!”她叫道,“如果没遭报应,她根本不会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蠢事!赶快!在小乖没跑远之前我们快去帮忙找她!”小苹花和童子军们也冲出了门口。其他学生们也一涌而出,只留下又困惑又恼火的珠玉冠冠还留在教室里。

  “天……”当大家全都离开之后,珠玉冠冠嘀咕着。“那个小空白屁屁真会这么做?连一两个玩笑都开不起?”她摇摇头,径自朝外面走去,连白银勺勺都扔下她跑掉了,这让她尤其不爽。或许去吃点儿冰激凌能心情好些。

  刚走到外面,珠玉冠冠抬头就看见四位神奇闪电正在飞速地往返飞行,寻找着地面上小独角兽的一切蛛丝马迹。还有好几只其他天马,包括小蝶,盛绽,雷纹,也加入了搜索。她走进小镇里面,看到泽蔻拉正在给几只小马讲解无尽之森的危险,很明显正准备带领搜索队进入森林。

  她摇了摇头,为这么一个小空白屁屁如此大费周章。她嘟囔着,朝冰激凌店走去。还没等她走到那里,她就听到迅蹄在大声喊叫。

  “我看到她了!”白色鬃毛的天马大喊道,望着悬崖的方向。“她站在阴森峡谷旁边,她……哦不……天啊,她跳下去了!!!”

  “小乖!!!”小呆的尖叫声划破天空。

  神奇闪电们和其他天马全都箭一般朝峡谷方向冲去,云宝黛茜一马当先。其他小马们全都聚集在一起,眼睁睁地盯着天马们飞去的方向。珠玉冠冠的好奇心战胜了冰激凌的诱惑,于是也凑了过去。小呆因为精神上受刺激太大,几乎发狂了,然而这也让她几乎飞不起来。她歪歪斜斜地落在旁边,当焰火紧紧抱着她的时候,她泪流满面。

  等待的时间短得有如刹那,又长得仿佛永恒,飞出去的天马们终于飞回来了。在大家恐惧的视线之中,云宝黛茜前腿中轻轻地抱着一个软绵绵的,一动不动的,血肉模糊的小小身躯。其他神奇闪电队员们围在她身边,全都是一脸阴郁的表情。

  “我……我很抱歉……我……没能赶上……我居然不够快……”云宝黛茜满眼是泪,她轻轻地把小乖的身体放在地上。

  “不……不!!!赛蕾丝蒂娅啊!不——!!!”小呆嚎啕大哭,紧紧抱着小乖香消玉殒的身体,她拉着长声哭号,哭得撕心裂肺。

  “小乖?……死了……”焰火的声音轻的听不见,泪水止不住地流着。“这……怎么会……”

  天火黯然地摇着头。“我们赶上去接住她的时候……她……”她声音很轻。“她的脖子已经在悬崖峭壁的石头上撞断了……”

  “我很抱歉……”云宝黛茜的声音充满了绝望和内疚。“我居然没能及时赶上……”

  小呆和焰火紧紧相拥,抱着小雌驹失去生命的身体,母女俩埋头痛哭。天空中雷鸣如怒吼,雨点如泪滴般滴落下来。珠玉冠冠皱了皱眉头,索然无味地准备离开。不过当她的爸爸一脸恼火地穿过簇拥的马群时,她停了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臭钱先生朝小呆走去,“那个……我的天哪……小乖?”

  “离我们远点儿!!!”小呆尖叫着,她朝臭钱先生怒吼着,面孔上充满了纯粹的仇恨。年长的陆马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如遭雷击般哆嗦着。“全都是你的错!我再也不想跟你说话!!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小呆……我……”臭钱先生嗫嚅着,眼中充满了悲伤。

  不过珠玉冠冠反倒冲了上来,准备大骂胆敢朝她有钱有势的老爸大喊大叫的小呆一顿。但是还没等她开口,车厘子就冲到了臭钱先生面前,满脸都是滔天的狂怒,雨水顺着她的脸庞流淌,掩盖了她的泪。

  “都是你这混蛋!!!她说的没错!全都是你的错!”车厘子怒吼着,“我告诉过你,我请求过你,我想尽了一切办法,只希望你能管好你的女儿!每一次,每一次不管是我,还是镇长打算找教育局委员的时候,你不是贿赂就是要挟他们让她免遭处罚!看看现在的结果!小乖自杀了!都是因为你家那个小恶魔!!!”她把那张自杀遗书粗暴地硬塞进臭钱先生的蹄子里。商家小马读着遗书,脸色变得越来越恐惧。

  “……冠冠?”他声音很虚弱,带着颤抖。“你……你真的做了这样的事?”

  珠玉冠冠朝周围看了一圈,所有的小马全都怒视着她,或者是同情而悲哀地注视着小呆和焰火。小蝶轻轻地把他们劝开了,泽蔻拉解下自己的披风,覆盖在小乖的身体上,红心护士默默地把那具尸体轻轻地飘了起来。她皱皱眉头,想着该说什么好,然后吁了口气。

  “说真的,她连点儿欺负都受不起,难道还能怨我?”她满不在乎地说道。

  这简直就是她最糟糕的一句话了。车厘子喘着粗气,都快气炸了。其他旁观的小马们望着她的视线也充满了嫌恶和不敢置信。可她几乎没去注意他们,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她爸爸身上,他盯着她看,就好像以前从来没见过她似的。

  她开始感到很不安。“爸爸……”珠玉冠冠有些不舒服地扭着。“请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吗……”

  车厘子狠狠地摇着头。“这次你别想阻止我了,臭钱。”她哑着嗓子。“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直接写信呈报给公主!”

  “你当然该写给她们。”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臭钱先生,车厘子,还有珠玉冠冠都转过了身,看到小龙宝宝正坐在瑞瑞的后背上。“暮暮,露娜,还有赛蕾丝蒂娅都在坎特拉皇城开会呢,不过她们会为此赶来的。我只需要一支笔和一张纸。”

  瑞瑞点点头,“正好我店里两样都有。”时尚设计师狠狠地瞪了珠玉冠冠一眼,转身和斯派克一起离开了。车厘子满意地哼了一声也跟了上去。慢慢的,其他小马们也纷纷散去。臭钱先生瘫坐在地,忽然觉得一阵恶心。

  在纷纷散去的小马们当中,只有一只年迈的绿色陆马朝臭钱先生走来,表情难以捉摸。

  臭钱先生紧张地笑着,“你……你好,史密斯奶奶……”

  老太太点点头,“臭钱,咱现在想到了一件事。咱琢磨着……甜蜜苹果园再也不会和美廉商社有什么生意合作了。实际上,仔细想想的话……整个苹果家族都不会再给你的店铺供货了。”

  臭钱先生哆嗦了一下,他对此已经预料到了。“当然。”他点点头,没有理会珠玉冠冠那愕然的视线,“我会马上把所有属于苹果家族的货物全都退回去。”

  “那就好,”她说道。“这并非私怨,臭钱。只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咱必须为家族的声誉考虑。”

  “我完全理解,”臭钱先生回答道,“日安,太太。”

  “日安,臭钱。”史密斯奶奶答应道,转身走开了。“你还是回家吧,无尽之森的暴风雨可不是闹着玩的。”

  臭钱先生望着她的背影,满面怅然。珠玉冠冠在旁边气哼哼地摇着头。“爸!你就让那个土包子这么耍弄你吗?!”她质问道。

  “冠冠,拜托,你就闭嘴一次行不行……”臭钱先生说道,珠玉冠冠呆住了,担忧地望着她的父亲。“来吧,”他开口说道,“我们回家吧,她说的没错,这该死的无尽之森暴风雨好像一辈子也停不了似的。”

  沉默无语,父女俩回到了臭钱先生的马车上。拉车的小马已经披上了雨披,他们一路默不作声地回到臭钱家的豪宅,珠玉冠冠偎依着她的父亲,可是臭钱先生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进了屋之后,独角兽管家已经等在前门,为珠玉冠冠和臭钱先生递上了干毛巾。

  臭钱先生让管家离开了,告诉他今天可以去休息,而且给家里剩下的帮佣们也放了假。等他一离开,臭钱先生就把脸埋进了自己的蹄子里,深深地叹息着。

  “好吧……损失控制,损失控制……”他喃喃自语,“只从商业角度看问题,你就不会在乎你自己的损失了……”商家小马爬起来,朝办公室走去。珠玉冠冠紧张地跟着他。

  “爸爸……爸爸,你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自己的损失’?”她问道。

  臭钱先生的蹄子停住了,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小呆和我已经约会了好几周了,我深深地爱上了她……本来我今天打算向她求婚的……”

  珠玉冠冠咯咯直笑,“你要娶那个蠢货?!”

  臭钱先生瞪着他女儿,那蕴含着冲天怒气的视线吓得珠玉冠冠直打哆嗦。过了很长时间,臭钱先生转过身来,紧紧地抱住了她。“哦,冠冠……我好后悔,我对你真是好后悔啊……”他这句话,珠玉冠冠没听懂,但是她只觉得内心的恐惧仿佛滴在棉纸上的墨迹一般蔓延开来。

  臭钱先生直视着她的眼睛,珠玉冠冠可以看到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深深的失望和悲伤。“我根本不该阻止你受惩罚的……我应该对你严加管教的……但是自从你妈妈生下你就过世之后,我一直都太关心你是否快乐了……我太宠爱你了……我太溺爱你了……”他摇着头,“他们说的没错,他们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小乖会自杀,全都是我害的,我的罪孽就和你的罪孽一样滔天……”

  珠玉冠冠开始害怕了。为什么爸爸会说这样的话?“我不明白。”她说道。

  “你不明白,所以我永远都不会为此原谅自己。我从来都没把你教明白。”臭钱先生佝偻着身子,继续朝办公室走去。珠玉冠冠低着头跟在后面。“我们恐怕得搬走了……”

  “什么?!”珠玉冠冠尖叫着,“为什么?!”

  臭钱先生痛苦地摇着头。“你把一个孩子欺负到自杀了,珠玉冠冠。你身为恶霸的名气已经臭名远扬了。车厘子,苹果杰克,瑞瑞,云宝黛茜,镇长,所有因为你而来找我的小马,我都努力把他们哄回去了,而因此……一个孩子死了。我们再也没有脸面,再也没有声名在这个镇里住下去了。除此之外,我们的生意也因此彻底地毁了。”他说道。

  “什么?就因为那家给我们供货的土包子?这怎么可能会到这个地步?”珠玉冠冠难以置信地叫道。

  臭钱先生悲哀地看了她一眼。“冠冠,那家‘土包子’几乎垄断了整个艾奎斯陲亚的水果货源。他们唯一没有控制的地方,就是苹果家族还没有住到那里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如果有谁和当地的苹果家族发生了生意上的冲突,他们也不会排挤竞争对手,而是把他们吸纳入家族之内!”他摇着头,“我们每家店铺在利润增长上至少都会损失百分之七!”

  珠玉冠冠瘫坐下来,“可……可他们一直都那么穷……”她无力地喃喃着。

  “那是因为他们从我店里的大部分收益,还有他们在镇里的收益,全都拿去维护他们的农场了。他们拥有的土地比我们要多得多,冠冠。”臭钱先生叹息着。

  珠玉冠冠的脑袋还在发晕,这一切对她而言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

  “更麻烦的是,”臭钱先生在他办公室的门前停住了脚步。“苹果家族只是第一个解除商业关系的……”

  珠玉冠冠抬头震惊地望着他,臭钱先生默默地点着头。“你把那孩子欺凌致死,因此,我们店家的声誉将会严重受损。原本在这里,我们和很多农场都有商业交易,在发生了这一切之后,为了和我们撇清关系,恐怕他们谁也不会和我们再有半点来往了。” 

  珠玉冠冠瘫倒了,她四条腿的力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这……”她喘着气,“这不可能是真的!为什么……”

  “这都是我们的报应,冠冠,”臭钱先生低声说道,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现在报应临头,我们只能面对这一切了。”

  “当然了。”一个声音在他办公室里响了起来。

  臭钱先生和珠玉冠冠都吓得浑身一哆嗦,望着办公室里面。面带寒霜的赛蕾丝蒂娅公主和露娜公主正在里面等着他们。看到他们进来,赛蕾丝蒂娅放下了她的茶杯。臭钱先生和珠玉冠冠急忙伏下身体向她们鞠躬,两位公主冷冷地看着,谁也没有阻止。

  “臭钱,”露娜公主的声音非常强劲有力,“吾等已经知晓了你女儿犯下的恶行。吾等需要好好讨论一下这般罪行。”

  臭钱先生点点头,站了起来。“当然,殿下。”他说道。“暮……暮光闪闪公主也来了吗?”

  赛蕾丝蒂娅摇摇头,继续品着茶。“不。她留在镇里安排葬礼呢,并且为小呆女士和她的大女儿所遭受的不幸提供经济上的补偿。我承认,这只是小小的安慰,但至少是个开始……”

  “此外,汝那顽劣女儿的刑期,也是该好好衡量了。”露娜公主满脸怒容。

  “刑期?!”珠玉冠冠几乎尖叫了起来。

  “你把一个孩子欺凌致死,”赛蕾丝蒂娅的声音冷若寒风。“从法律的眼光看来,这罪行如同你自己杀害了小乖一样深重。而从我们的观点来看,你长久以来恶行累累,始终都这么下流造作,这让你简直和我们这些年来惩罚的那些罪不可赦之徒一样不可饶恕。”

  臭钱先生点着头。“如您所愿,殿下……冠冠,回你房间去等着。”他拖着步子,朝办公室内走去。

  “爸爸……”珠玉冠冠哀求着。

  “回你房间去!”臭钱先生大声咆哮着。珠玉冠冠的耳朵垂了下来,转身狂奔回她的房间里,扑倒在床上痛哭失声。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这不公平!她想着。为什么爸爸要为……为了……她抬起了头,一个浮现在她心中的意识彻底地粉碎了她的傲慢。

  为什么爸爸要为了我做出的事情受苦……

  “哎呀呀,”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响了起来。“终于有点儿自知之明了啊?”

  珠玉冠冠惊叫一声,惊慌地四下张望着,她看到了前所未有的一幕。在她那一大堆巨大的毛绒玩具里面,有一只样子搞笑的粉红色绒毛龙,睁开了和造型完全配不起来的黄眼睛,露出了阴险的狞笑。在她瞪圆的眼前,那个毛绒玩具开始变形了,拉长成了一个身体瘦长,像是蛇一样的东西,还长着仿佛乱七八糟拼凑起来的四肢,角,以及翅膀。

  “无序……”珠玉冠冠声音很低,她认出了那只邪龙马。她想大声呵斥他,但是就像镇里所有小马一样,她非常明白无序有多可怕,尤其是他不爽的时候。“你来干什么?”过了很久,她才开口问道。

  无序呵呵直笑,在房间里四下张望着。“哎呀我的天……这么多毛绒绒的玩意儿。我差点还以为我到小蝶家了呢。”他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转向珠玉冠冠。“我来干什么?天,多么富有哲理的问题啊。”

  珠玉冠冠摇了摇头。“我可没时间应付这事儿……”她沮丧地嘀咕着。

  “就我从皇家太阳屁屁那里听到的,你马上就有大把时间了。”无序嘲讽道,“起码有好些年呢。”

  珠玉冠冠绝望地呻吟起来,用枕头压住了自己的脑袋。“离我远点儿好不好?我现在已经麻烦够多了!”

  “麻烦都是你自己惹来的,我的小马驹,”无序说道,“而且说真的,你也太不专业了吧?”

  珠玉冠冠困惑地盯着他。“你是什么意思?不专业?”

  无序的爪子在空中一挥,脑袋上顿时出现了一顶学位帽。“首先,记住无序教授关于霸凌的两条规则吧。规则一,你所做的一切早晚都要报应到你自己身上。还有规则二……”还没等珠玉冠冠反应过来,无序的狮鹫爪子就像铁钳一般卡住了她的小细脖子,把她拎到了空中。“……比你强的家伙有的是。”

  珠玉冠冠的尖叫声活像是在杀猪。无序扔开她,发疯一样哈哈大笑。“哦,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太好玩啦!”

  珠玉冠冠瞪着他,“所以呢?你是跑来欺负我的吗?”她说道,“让我为小乖血债血偿?”

  无序不屑地哼了一声,“哦,当然不是。我可是一只善良淳朴的小龙马!我早就改过自新了!”一个天使光圈出现在他脑袋上面。他咧着嘴直乐,然后又补充道,“好吧,基本上改过自新了。”他伸出爪子在空中一拉,好像拉动了一根无形的电灯开关线一样,天使光圈嘶啦一声熄灭了。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珠玉冠冠沉着脸。

  “来跟你做个小小交易。”无序的声音开始冷了下来,他慢悠悠地在房子里飘着。“一个你绝对无法拒绝的小小交易。”

  珠玉冠冠困惑地眨了眨眼睛。“你什么意思?”她问道。

  “小乖的自杀事件引发了难以想象的混乱,”无序说着,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是我觉得几乎是有史以来最强的。实际上,我觉得这混乱强得足以……这么说吧,足以让我有力量逆转时间,好让你有机会挽回自己做的错事。”

  珠玉冠冠倒吸一口冷气,“你……你能重置一切?”她叫道,“能让小乖不会死,能让爸爸的生意不会因为我而毁掉?”

  无序点点头,“我可以把你送回时间长河中关键的那一点,就在你开始把欺负童子军的兴趣全都转移到小乖身上的那时候。”他说道,“你要做的一切,就是别对她那么过分。”

  “我能行!”珠玉冠冠喊着,“我愿意!这个太简单了!只要不伤害到我爸爸,我做什么都行!”

  无序皱着眉毛摇着头,“哎呀呀,真是意外,你居然还真的把别的小马放在心上啊!”

  珠玉冠冠怒视着他,“我爱我爸爸!我也爱白银勺勺!”

  “可你却从没想过,你的所作所为让他们有多痛苦吗?”无序一脸冷笑。

  珠玉冠冠僵住了。“……勺……勺勺也……?”

  无序窃笑着,“哦,没错。当你的朋友将会让她痛彻心扉。她的双亲将不得不撤回在你老爸店里的所有投资,然后离开小马镇,到远远的地方去。如果谁家孩子能把一个小姑娘欺负到自杀,那跟这样的家庭有关系的勺勺连上一所好大学都是奢望。”

  珠玉冠冠只觉得头晕。不由得晃了一下,她越来越醒悟自己犯下的罪孽是多么可怕了。

  无序摇头晃脑地欣赏着这些。“哎呀,哎呀,这么多不可思议的大发现……而且,全都是这么自私自利。”

  珠玉冠冠打了个哆嗦,怒视着那个老妖怪。他轻蔑地笑着,“你该知道……”他漫不经心地说着,又飘了起来,在空中懒洋洋地绕着她的床转着圈,“几乎没有谁会愿意给你第二次机会的。他们只会当面嘲讽你,说你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

  “那你又是怎么回事?”珠玉冠冠低声问道,心中火焚一样的悲伤和负罪感让她的眼泪开始止不住地往外涌。

  无序只是笑着,他打了个响指,珠玉冠冠的一大堆毛绒玩具便开始自己绕着房间跳起舞来。“唉……要我承认可真是难受啊。小蝶对我影响还真不小。我觉得有必要跟你做这个交易。这样一来,小乖不会死,你也会有重新来过的机会,可以让自己活得不那么恶心。”

  珠玉冠冠低头盯着自己的蹄子。这交易听起来好得简直不像是真的。“那我要给你什么?”

  无序咧嘴一笑,“我想要你帮我个忙。”他说道。

  珠玉冠冠叹了口气。“我就知道……”她喃喃着。

  “这可是处理这些麻烦事的标准方法哦。”无序哼哼着,“之后,唯一能记得发生了什么事的就只有我们,我会让时间逆转,回到你刚开始欺负小乖的那时候。要弥补你做的那些蠢事,你要做的就是这辈子稍微善良点儿。到时候,我会来找你帮忙,你只能答应我。”

  珠玉冠冠朝门外望去,她的父亲和公主们依然在办公室中,裁决着她的命运。“……我根本就没什么其他路可走了,对吧?”

  “你永远都能选择走哪条路,因为路永远都在你面前,珠玉冠冠。”无序回答,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现在,是时候走上正路了。”

  珠玉冠冠闭上了眼睛。过了很长时间,她说出了两个字。

  “……成交。”

  无序猛地捏紧了他的狮爪,世界顿时消失在一片炫目的闪光之中。当珠玉冠冠能重新看清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坐在水晶帝国体育场的看台上,身边是白银勺勺,还有她们一家子,正在看着可爱标记童子军们的团体操表演,周围的小马们欢呼声震耳欲聋。

  这是过去……珠玉冠冠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朝周围张望了一下。这是艾奎斯陲亚奥运会,就在一切开始之前……

  “那帮空白屁屁蠢货们……”白银勺勺抱怨着,“凭什么她们能在奥运会开幕式上表演,我们却不能?”

  珠玉冠冠当然记得接下来发生的事,于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啊,别管那些输家了,”她说道,“来吧,咱们去吃点儿冰激凌好了。”

  “听起来不错!”白银勺勺叫道,朝她妈妈要了点儿钱。“我请客!”

  “好耶!”珠玉冠冠乐了,两个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开心地聊着天,珠玉冠冠努力克制着把发生的事情说出来的冲动,她一点也不敢出岔子。

  终于,到了转折点了。

  小乖正站在礼物店门口,一个卫兵带着一盏幻形灵警灯正站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小乖正在给她的妈妈写卡片,在上面画上有趣的图案,小呆正在店里面给她买礼物。

  珠玉冠冠望着她,她清楚地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几周之前,小乖才刚刚从交通事故的创伤中恢复过来,而从此刻起,珠玉冠冠就开始拿她寻开心了。白银勺勺还试着阻止她,可她还是把她欺负哭了。那个卫兵怒冲冲地把她轰走了,还说一定会告诉小乖的妈妈。从那以后,事态就开始急转直下,直到发生了那场现在谁也不知道的悲剧。

  要弥补你做的那些蠢事,你要做的就是这辈子稍微善良点儿。无序的话回响在珠玉冠冠脑袋里。

  戴着头冠的小雌驹深深吸了口气,开始朝小乖走去。白银勺勺用蹄子挽住了她的肩膀。

  “呃……冠冠?”白银勺勺有点紧张。“她前些天才刚刚出过车祸,而且她比那帮童子军还更爱哭……”

  “放轻松,勺勺,”珠玉冠冠笑了,“我知道怎么做。”她慢悠悠地走到了小乖身边。她有些紧张地看着她,保护性地把卡片紧紧握在自己胸前。那个卫兵看到小乖的异样,也对她留上了神。

  “嘿!”珠玉冠冠友善地笑着,她把几乎脱口而出的“空白屁屁”给硬是憋了回去。“你在做啥?”

  “……给妈咪的卡片。”小乖小声说道,“那个和善的卫兵叔叔给我买的……”

  “哦,好棒,”珠玉冠冠说道,“我看看可以吗?”

  非常不情愿地,小乖递出了那张卡片。她怕极了珠玉冠冠,根本不敢反抗。珠玉冠冠仔细看了看,卡片上画满了粗糙的爱心和信封。

  “还不错嘛,嘿,你妈妈不是喜欢玛芬蛋糕吗?”她提议道,小呆的爱好是全小马镇皆知的。“不如也画些玛芬蛋糕上去吧。”

  小乖眨眨眼睛,笑了起来,放下她的卡片开始继续画。卫兵也放松了下来,看着珠玉冠冠走回白银勺勺那边,灰色的小丫头呆呆地看着珠玉冠冠,眼中满是怀疑。

  “……你没事吧,冠冠?”她问道,“我不是在抱怨,可……”

  珠玉冠冠耸耸肩,“哈,我没啥理由对她使坏吧?”她说道,“来吧,我想吃冰激凌了。”

  白银勺勺盯着她看,过了好一阵子,她转向那个卫兵。“那个幻形灵警灯……是自动生效的,对吧?”

  卫兵点点头,“没错,只要幻形灵一靠近,这东西就会亮起绿光,而且用魔法剥掉幻形灵的伪装。”

  珠玉冠冠哈哈大笑,“天啊,勺勺,你居然对我评价这么高,真让我开心呢。”我真的有那么恶毒,稍微和善一次都这么古怪吗?她在心里皱起了眉头。她大声说道,“就像你所说的,她才刚出院不久呢,这就像踢一只小狗狗似的,根本就没啥好玩的,而且引来的视线会让你觉得自己低级得像滩泥巴。来吧,别管她了!我想吃冰激凌!”

  白银勺勺定睛注视了她好久,然后耸耸肩。“当然啦。”她暗地里松了口气。她有种预感,欺负小乖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情……

  当她们走开的时候,珠玉冠冠回头望去,看到小呆从店里面走了出来,怀里抱着一个装满礼物的袋子。她拥抱着小乖,开心地看着那张卡片,向卫兵一个劲地说谢谢。

  珠玉冠冠只是笑了笑。好吧,灾难终于避免了,但是我想,现在我应该开始对所有小马都和善起来,不仅仅是只对小乖。唉,我得努把力才行。要对那些讨厌的空白屁屁童子军友善些还真让我难受,但是我会尽量去适应的。我已经得到了第二次机会,重新走上正路的机会,不会遭到报应的机会。要是我再把它浪费掉,那我可就真是活该了。

   

THE END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DreamsSetFree Lv.12 独角兽
评论 过分

其实珠玉冠冠只是被送到另一个平行世界而已,而平行世界的珠玉冠冠则……

希望作者不是这么设定的)

2018 年 11 月 21 日
c-222 Lv.4 幻形灵
评论 过分

回复2202 @DreamsSetFree :

则被取代了?还是灵魂换了一下,放在那边去了?

2018 年 11 月 21 日
DreamsSetFree Lv.12 独角兽
评论 过分

回复2209 @c-222 :

参照asylum的设定,产生的脑洞

2018 年 11 月 21 日
评论 过分

又黑小呆


2018 年 11 月 21 日
BurningFalcon Lv.2 麒麟
评论 过分

看完了,到最后被气到无话可说,只剩下无尽的怒火。

2019 年 8 月 2 日
奇幻光影 Lv.12 麒麟
评论 过分

我不想说一些太过分的话,我只希望无序是真的逆转了时间……又或者小乖本就没有死,这一切只是她们想让珠玉冠冠改正她的恶行……唉?,好吧,是第二种的可能性很小……

2019 年 8 月 3 日
Como Lv.8 陆马
评论 过分

手动艾特哭泣之由里挂掉的珠玉冠冠

...真是,做人积点阴德吧!不然就算你不存在也指不定被写死多少次23333333

2019 年 8 月 7 日
评论 过分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就算是现在没出什么事以后肯定也是要遭报应的,而且结果会更惨

2019 年 8 月 9 日
OscarOh Lv.7 独角兽
评论 过分

回复17554 @Como :

做马

指正

:ftemoji_pinkamina:

3 天前
大黑星 Lv.6 麒麟
评论 过分

回复17752 @Один товарищ :

偏偏现实中逃避惩罚的多得是...

3 天前
Nightscream Lv.22 夜骐小编
评论 过分

回复17554 @Como :

她是马啊……:ftemoji_twisheepish: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