锶锂铍
锶锂铍
Lv.3 462/540

氢,氦,锶锂铍

我的室友是个吸血鬼 My Roommate is a Vampire

第十四章 不万能的俱乐部

本作评价
54()
()0

  第十四章

  不万能的俱乐部

  > The Club Can't Even Handle Me Right Now

        > --------------------------------------------------------------------------

       我没有睡,睡不着。不敢闭上眼睛,只怕身体里蛰伏的怪物会苏醒过来。

  等我起来时,天台的窗户已经神奇地修好了,满地的碎玻璃也扫得干净。我疯狂的夜生活没留下一点痕迹。

  “你……找到了吗?”我试探地问。

  “嗯呐。”维尼尔点点头,瞥了我一眼。她正在嘬咖啡。“你想要细节吗?”

  “不是很感兴趣。”

  “好,那我就不说了。只提一句——惨不忍睹。”

  “维尼尔……”

  “我认真的,你特么对那可怜的小兔子干了啥?我不想说得太具体,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

  我冲到卫生间,吐了个翻江倒海。

  “奥塔,你该给自己放天假了。”

  “维尼尔,我放的假够多了,这几天我已经请光了半年的病假了。”

  “不,不。我是说,找点乐子!”

  我投去不满的一瞥。“找乐子?”

  她深吸一口气……我暗叫一声不妙,来不及阻止她——她开始唱歌了。“F,是好朋友在一起!”

  “拜托别唱歌……”我呻吟。

  “U,是搞姬的我和你!”

  “以塞拉斯蒂亚的皇家屁股之名,维尼尔,请闭上尊口。现在是凌晨。”

  “N,是随时与随地——”

  我把蹄子塞进她嘴里,让她安静了下来。“我想扯破你的喉咙。”

  “哇哦哦,看来某个小马早晨没喝到咖啡脾气变坏了呢?”维尼尔打趣。“话说回来,你平时是怎么找乐子的?”

  “拉琴。”

  “拜托,奥塔。这是工作,不是娱乐。”

  “谁规定我的工作不能有趣——”

  她伸蹄打断了我。“别的呢!”

  “额,我偶尔听音乐。”

  “你啥时候都能听音乐。”她翻个白眼。

  “读书?”

  维尼尔以头抢地。“呃啊……你简直……简直是个暮光闪闪!我得带你出去。”

  “你要去哪?”

  “你不是要和我‘分手’吗?”维尼尔说。

  “这又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在一起做事情了。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啊?”我一挑眉毛。

  她凑过来,耳语了几句。

  我的脸涨红了。“呃啊……不!”

  “什么?你没试过?”维尼尔惊讶地吸气,睁大了眼睛。“你是说你还没……”

  “从来没有!”我有些恼火。“我的父母才不会允许我做那个!”

  她一拍蹄子,打定了主意。“是时候体验你的第一次了,奥塔。”

  ……

  “你见识到那玩意有多大了吧?”维尼尔很兴奋。

  “简直是庞然大物!”我咯咯地笑着。

  “而且又粗又长!”

  “而且很滑,很湿。”我耸耸肩。“弄得我满脸都是了!”

  “我当然知道。最后还是我从你脸上一点点舔掉的。太黏了。”

  “不敢相信你居然把那一整个儿吞下去了!我没想到你能塞得那么深的!”

  路过的小马见鬼似的看着我们两个,在头脑里努力将我们的谈话串辍起来。母亲们捂住了小马驹的耳朵。

  维尼尔欢呼起来。“这是我吃过最棒的香蕉船!我真不知道他们哪弄来这么大的香蕉!”

  “塞拉斯蒂亚在上,那么多巧克力糖浆,还有奶油,我要胖上好几斤了!”

  我心满意足地沿着街道漫步,等我回过神来,维尼尔已经不在我身边了。转过头,她正在几步远的地方,盯着某一家我们曾经去过(而且被禁止入内)的餐馆。“吃到饱”自助餐,有沙拉,汤,还有意大利面条。远远称不上上流,我们去吃过一次。

  “你知道,我仍然搞不懂那里的什么?饮料。”

  “又来了。”我呻吟。

  “他们端上来一杯泡着柠檬的水,简直是欺诈!”

  “维尼尔,一杯我们都点了的柠檬水算不上‘欺诈’!”

  “是啊,你举起杯子,闻一闻柠檬的味道,然后想——‘喔,这会是一杯很棒的柠檬水。’等你喝过之后才明白,那不过是水里泡了一个柠檬而已。”她激动地叫起来。

  “看在塞拉斯蒂亚的份上,你就不能让这事过去了吗?你说我们为什么会被列在餐馆的黑名单上?!”

  “上面写着自助餐了!什么都能吃啊!”

  “所以你就把什么都吃了!”

  “所以呢?!”

  我们瞪着对方,我咬着嘴唇——我和她同时笑了,笑得不能自持。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

  “呕!维尼尔·斯德拉赫小姐!幸会幸会!”

  “啊哈,瑞瑞小姐!有何贵干?”

  我对她们浮夸的对话毫不关心,我的注意力全被瑞瑞身边的小提笼吸引了,准确的说,是笼子里那个龌龊的小活物。

  “呜哐!”我从喉咙深处发出阵阵低吼,露出了我的犬齿。我俯下前肢,冲栅栏后面的猫科动物挑衅地示威。

  欧珀(Opalescence)以嘶叫回应,躁动着,抓挠着笼子。

  “你的朋友……还好吧?”瑞瑞担忧地问,向后退却着。

  “她只是想和你的小猫做点交流,而已。为她的新曲子……呃,寻找灵感。”

  “嗯嗯。那真是好极了。那么,恕我先失陪了,维尼尔小姐,如果有新的委托,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乐意之至。”

  蠢猫。

  “奥克塔维亚,收敛一点!”维尼尔一面低声警醒我,一边不忘与瑞瑞小姐挥蹄告别。

  我的耳朵竖起来。“我在干啥?我怎么就这样了?”

  “你简直哔了狗了。”

  ……

  等我们到那里时,小小的店面里已经挤了不少小马,噙着尖牙,瞳孔血红。另一边甚至还有几只狼马,懒洋洋地趴在地板上,摇动着毛茸茸的大尾巴。从甜甜圈店的客马当中,我认出了不少小马,有维尼尔的父母,露娜公主,鸢尾花(Fleur de Lis),还有花花短裤( Fancypants)。更多的还是我叫不出名字的小马,占了绝大多数,尽管有几个我看着有些眼熟,比如那个戴着高礼帽的小马…“花花短裤?”

  “啊,你好,奥克塔维亚。”花花短裤扶了扶他的单片眼镜。“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我,呃,那个,我是——”

  “你是他们当中的一员,对吧?”

  我的脸色有些白,点头。

  “所以维尼尔终于对你下口了?”

  “呃,是的。也不算是,应该说。你也是成员吗?”

  “实际上,不是。我和鸢尾一起来,为了更好地了解一下她的事情。尽管……我并不介意她小小地咬我一口。你应该理解我的意思吧。”他狡黠地眨眨眼,“你的事情我会守口如瓶的。”

  我不想知道我不想知道……

  柜台后面的露娜清了清嗓子,“晚好,各位。时间正好是七点,大家都在这里了,让我们开始吧。乔?”

  “悉听尊便。”

  她飘起不小的一袋子金币。“去给自己买点沙拉什么的吧,你也该减肥了。”

  他心满意足。“感激不尽。”

  “现在让我们继续——等等,那是谁?”

  小店的最后面,坐着一只眼睛歪斜的天马。

  维尼尔冲她使个眼色。“咳咳,小呆!你他喵的在这儿干什么?”

  “我不知道!”她吐了吐舌头。

  “快溜,小呆。”

  “好!”

  她夺窗而出。露娜以蹄掩面。

  “奥克塔维亚,来讲两句吗?”露娜说。

  我的脸变得苍白。“哦,不,不了,谢谢。我不擅长发言。”

  我几乎是被踢到了台子上,外加一个肚子着地的硬着陆。我抬起头,露娜温柔地看着我。

  “请欢迎,内部友社的新成员。”

  我咽下口水,站起来。露娜为我让出了柜台的位置。大滴的汗珠沿我的脸颊淌下。同样是在台上,演奏乐器和做讲演的感觉,天差地别。我更倾向于让我的提琴替我发言。

  “大,大家好。我叫奥克塔维亚。”

  “嗨,奥克塔维亚。”台下此起彼伏的附和。

  “我……我是个狼马。”

  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还有起哄的倒彩,几乎要把这间小小的甜甜圈铺子的屋顶掀翻了。这一侧的小马顿时一片欢呼,昂着头嚎叫起来。

  “嗷呜呜呜呜!狼马队夺下一分!”

  “滚蛋吧,吸血鬼遥遥领先!”

  房间最后面传来一个孤零零的声音,“哦呜呜~精灵队!Yay~”

  “闭嘴,没马在乎精灵!”吸血鬼一边有小马在喊。

  嗤之以鼻。“过来吸我啊。哦,等下,你们确实用吸的!哈!”

  【"You guys suck. Oh, wait, you guys do suck! Hah!" 】

  “闭嘴!”

  “管好你自己吧!”

  铺子里爆发了食物大战,各种大小的弹药漫天飞舞,甜甜圈,口球,还有战斧,在小屋子里扔来扔去。

  “肃静!”露娜的皇家嗓门有效地让会场安静了。直到所有小马再一次坐下,她继续说。“我希望大家能专心听完奥克塔维亚同志的发言。相信在座的很多狼马都获悉了昨晚的……骚动。”

  “狩猎吗?”马群中传出一声窃笑。

  我低下头。“我是几天前被转化的,在梦魇夜。”

  台下保持着勉强的安静,与肃静仍有差距。

  “我以为我能应付的来,我以为我能控制住自己。”我期期艾艾地说,“但有个声音……她困扰着我,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让我一度怀疑自己。”

  台下的狼马们点着头,表示赞同。

  “我变得更……更具攻击性,脾气变差了,急躁,易怒,经常做蠢事。我总是伤害别的小马,还打破东西。我受不了这些……所以我酗酒。”

  “你喝了什么?”台下传来一个声音。

  “苹果杰克丹尼(Applejack Daniels)?”

  一齐的惊呼。“喔噢。”

  “一整瓶?”

  我羞耻地点点头。“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不知道,也许有两小时,我发现自己浑身都是血。”

  一阵吸气。他们不是在取笑我,那是真的在吸。

  “后来查明,那是……兔子的血。”

  “感觉怎样?”露娜问。

  我努力组织语言。“简直……简直糟透了!我感到心理受了创伤,我吓懵了!胃里很……恶心。”

  “噢。不如说是腹胀和消化不良吧。当然,那样说也行。”

  听众们再一次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没错,兔子的确不容易消化。”

  “嘿,尝起来怎么样?”

  我眨眨眼。“我……我也不清楚。”

  夜之公主举起一只前蹄,示意大家安静。

  “谢谢。”我简短地结束了发言,忙不迭地溜下了讲台。

  “请允许我为在座的诸位都提个醒。”露娜表情严肃。“我们共同的敌人是自己的内心。奥克塔维亚是幸运的,她的情况及时得到了控制。我强烈建议各位不要酗酒,酒精无疑会损伤各位的判断力,影响关键时候的思考。”

  听众们以呻吟作为回应。我陷在椅子里。干得漂亮,奥克塔维亚。恭喜,你现在是酒鬼的一员了。

  “我有必要重申我们的原则:一旦你被发现了,我们不会提供任何帮助。”她停一停,给自己的话添上几分分量。“你可以揭发我们,但我们会矢口否认整个组织的存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为你伪造一个新身份。从你被曝光的那一刻起,你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我猜,一个秘密组织除了保密之外的确没有什么好做的。

  “让我们继续。”露娜清清嗓子。“应大家的要求,我们近日推出了全新造型的‘家庭友好型’血袋,新的血袋被包装成了——”她微微皱眉。“果汁盒。”

  吸血鬼们欢呼起来,互相击蹄庆祝。

  “包装上还附带了‘吸血鬼适用’牙齿孔!”

  多贴心啊。

  “所以,感觉怎么样?”

  “像个运行不正常的大家庭,由独裁式的家长主持着。”我冷淡地答道。“就这样,嗯?”

  “你概括的已经很到位了,是的。”

  “到头来,你们就每周碰次面,交流交流感受?”

  “真的,”她咯咯地笑。“真的很有意思,奥塔。你一直都这么幽默。”

  我接受了她的恭维。“不早了,是时候回家了。”

  “你在逗我吗?”她向下推了推眼镜,向我投来一个“你他妈在逗我”的眼神。“一天中最棒的时候才刚刚开始呢,快来!”

  我没得可选,只得跟上了她,与她一同走入丛林般的城市深处。

  大门装点得金碧辉煌,带着坎特洛特式的浮华与奢靡。象牙色的墙壁,金色镶边,梦幻的华丽,粉饰着其下的颓唐。小马在马行道上排着长队,等着门口的保安放行。维尼尔径直走上前去。

  “你知道的,我在白名单上。”她诡秘一笑。

  我正要尾随她进去,保安伸出宽大的翅膀将我挡了下来。

  “她是我的朋友。”维尼尔的话就是通行证。

  点亮独角,她几乎把大门轰开了。两条走道一直通向下面的舞池。电子舞曲震耳欲聋,棋盘样的地面闪烁着跃动的光华,随着鼓点的节奏而变换色彩。我堵上耳朵才能勉强思考。贝斯的声音让我头痛,整个房间都在颤抖。炫光,霓虹。闷热的空气中混杂着烟草的气息,发馊的啤酒味,贪欲的味道,我不想再列举下去了。舞池里挤满了那些有太多闲钱和时间无处打发的公马,以及那些吸引他们的,同样有钱无处花的牝马们。我紧跟着维尼尔,从荧光棒和磕嗨了的小马当中挤出一条路来。

  坎特洛特夜店观光游。

  即便是在皇城的墙根下,金钱仍然是万能的。坎特洛特的城管收了董事会的好处,对俱乐部里的药品滥用视而不见。派对特供,各种口味应有尽有,从斑马帝国直接进口,或者说,走私。挑喜欢的给自己来上一剂。我知道维尼尔不是那样的小马——但她假如敢动一点心思,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我早该喝一杯了,或者,我早该戒酒了。我得确保自己不失去控制。

  既然从来不曾有过,又何谈失去呢?

  脑海里,那个挥之不去的声音又开始碎碎念了。你也许以为,我能区分我自己的思绪和灵魂里的那只狼——实际上,这才是最令我惶惑的事情。没有什么狼,也没有什么奥塔。那就是我自己的声音,尽管,那不是我。

  “维尼尔!”我叫起来。“你不能就这么跳到舞台上去!”

  “为什么不?”维尼尔正和舞台上的DJ搏斗着,用魔法争抢着麦克风。音响发出尖厉的啸叫,下面的小马们不堪重负地捂上了耳朵。

  “嘿啊!现在是DJ-Pon3时间!”

  欢呼。鼓蹄。为他们最爱的唱片之星喝彩。DJ-Pon3 不止是一个艺名,她代表了一种精神,其意义比派对更甚。此刻,台上的维尼尔,这是她的领域。

  “你连自己的音库都没有!”

  “我不需要。”她嘲笑着被踢下台的DJ,敏捷地翻看着调音台上的唱片集。“你这儿都有些啥?蓝宝石秀儿(Sapphire Shores)?真的假的?”

  那DJ伸出蹄子做了个蹄势——不怎么文明。

  “吓!”

  “这首Remix送给房间里某位特别的小马,你知道就是你,宝贝儿!”

  我轻轻喘着气,熟悉的古典旋律响起。我的脸倏地红了,情不自禁露出羞怯的笑。小马们向我喝彩,我屈膝行礼回应。她的独角闪烁着梦幻的炫光,调音台的琴键间跃动着魔法的光点,鼓点与音符流淌而出,我的身体不知不觉地跟上了律动的节拍。

  她真美。

  夜晚的魔力下,我暂时忘记了一切烦扰,尽情享受此刻的欢愉。我似乎弄懂了,有时,总有些昙花一现的时刻,生活中美好的一面会向你敞开,远超奢望的美好。

  那一刻,你找到了走下去的理由。


thumb_up54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OP39 Lv.4 独角兽
评论 第十四章 不万能的俱乐部

3 月 29 日
2楼
Roach Lv.2 天马
评论 第十四章 不万能的俱乐部

“过来吸我啊。哦,等下,你们确实用吸的!哈!”

  【"You guys suck. Oh, wait, you guys do suck! Hah!" 】

这是双关吧

这第一个"suck "应该是在嘲笑吸血鬼吧。似乎应该译成糟糕,差劲之类的话:ftemoji_pinkamina:

11 天前
3楼
Roach Lv.2 天马
评论 第十四章 不万能的俱乐部

很棒:ftemoji_soawesome:

1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

  • Shipping♥CP合集之其他小马CP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