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友谊是优化

序章:《艾奎斯陲亚OL》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5,098 字

publish于 2018-10-07 发表

pageview共 995 人看过

chat共 5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5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詹姆斯一边怀疑地看着他的朋友大卫,一边在12号电脑前坐了下来。

  大卫幸运地赢得了孩之宝的抽奖活动,成为了罗德岛全免费旅游的十五位幸运儿中的其中之一。他和他的朋友应邀来到罗德岛的普塔基特市,特地前来参加彩虹小马大型网游《艾奎斯陲亚OL》的Alpha版内测试玩活动。孩之宝还专门声称,既然这游戏是基于友情的魔法开发出来的,那么当然也就需要实际的好朋友一同来进行合理的测试。

  “我说,你能邀请我,我是挺开心的。”詹姆斯说着,拿起了他的头戴设备。“而且能玩到别人还没机会玩的东西也挺酷的,可我还是不知道我会不会喜欢玩这么……这么……花里胡哨的玩意儿。”

  大卫嗤之以鼻,“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你之前不是还对那个挤满了萝莉的韩国网游沉迷得一塌糊涂来着?反正你也就是一个副本接一个副本地乱钻,就和你之前玩过的每一个网游一样。而我呢?”大卫笑得别提有多灿烂了。“我是专门为了小马而来的!我们俩都能心满意足!”

  “可这就是问题所在,这东西根本好不了。这是个官方版的游戏,而且才开发了一年,就一年而已。”詹姆斯连连摇头。“现在这东西绝对只是个体验版,就这么短的开发时间根本做不出什么好游戏和交互设计来,更别提美工和音效什么的了。”

  “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大卫问道,“要是这游戏打动了你,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出五十块钱给你买一份正式版的。不过作为回报,你必须玩上至少三个月。”

  “这算哪门子打赌,大卫。”詹姆斯说道,“怎么着都是我占便宜,那你又得了什么好处?”

  “我能和我最好的朋友一块玩同一款游戏!”大卫说,“我还在《魔兽世界》里摸爬滚打的时候,你都转移到《永恒之塔》去了。能在一块儿当小马多好啊。”

  詹姆斯盯着他朋友,足足好一阵子才转过身去。“成交。”他小声嘀咕道。几分钟后,他才把心思转到面前的电脑上。屏幕上有一堆问卷正等着填呢。诸如你最喜欢什么颜色啦,你最喜欢吃什么啦,你在这世界上最喜欢什么啦,等等等等。詹姆斯真想知道问这么一大堆烦人的问题到底有什么必要。他最喜欢吃的东西是辣味胡椒起司,不过这跟小马又有什么关系了?他偷偷朝右边大卫的显示器瞅了一眼,只发现屏幕上没有问卷题,已经有只小马在上面了。

  十八个问题之后,屏幕渐渐暗去。现在面前显示的是三面旗帜,分别代表了陆马,天马和独角兽三类小马,系统告诉他选择其中之一。当初他玩魔兽世界的时候可是公会的坦克,而且还是专职炼金术大师,专门为了大家下副本而制作药水。他喜欢满世界转悠,四处寻找草药。而陆马的种族介绍中提到这个种族乃是最坚强的种族,而且还对植物有非常高的亲和力。

  大卫之前说过,这游戏每一张宣传材料都反复强调了一件事:《艾奎斯陲亚OL》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网络游戏。战斗要素——如果真有的话,会非常罕见。这些话,詹姆斯半个字都不信。他点选了陆马的旗帜,打定主意要当个坦克了。不管宣传材料说什么也好,要是大卫不知怎么的真的说服了他玩起了这个粉红怪异派对,那他知道自己绝对会一遍一遍地反复玩这游戏的最后一段,一口气刷几个月,直到他拿到了史诗级防御马鞍为止。

  下一幕浮现在他的显示器上。一张稻草床上躺着一只灰色陆马,长了一脑袋藏青色的鬃毛。小马把头扭了过来,就好像在透过显示器望着他。而且那只小马看上去……感觉很眼熟。

  这时候他听到耳机里传来了大卫惊讶的声音。“瞧瞧这个!”一只蓝色独角兽步入了场景中。“是我!我是一只小马!”那只兴奋的独角兽用大卫的声音说着话,嘴唇的动作和声音对应得完美无缺。詹姆斯从屏幕前扭过头,朝朋友望去。只见大卫笑嘻嘻地咧着嘴,告诉他,“不,看屏幕。”里面的独角兽开始扮着各种各样搞笑的鬼脸。

  然后詹姆斯也留意到了,他的那只小马正一脸惊愕的表情。他不由自主地抬起了手摸着自己的脸,只见屏幕上的小马也同时抬起了蹄子。自开始游戏以来还是头一次,詹姆斯发现平板显示器上有一个嵌入式的摄像头。他也开始试着对摄像头摆出各种表情,而他的小马就在屏幕上模仿着他。他听到他的朋友在耳机里大笑个不停。

  詹姆斯明白为什么他的那只小马外表这么眼熟了。当时他在问卷中说过自己最喜欢的颜色是藏青色,而且这只小马鬃毛的样式和他的发型很相似,或许稍稍长了一点。他意识到,那就是他自己的脸,只不过经过了大幅度拓扑变形而已。

  “好吧,我猜这确实挺酷的,”他说道,“可我还是看不出这要怎么来做个游戏。”

  “你们好啊!”有个声音传来,屏幕上的画面从詹姆斯和大卫的小马身上转开,出现了一只红色的陆马雌驹,她微微鞠了一躬。“咱名字叫哈尼脆。不好意思啊,不过你们俩就是咱最近一直听说的新来的小马,对吧?”

  “嗯。”詹姆斯咕哝着。

  “哎呀,就是我们!”大卫的蓝色独角兽说道,“我们才刚刚来到艾奎斯陲亚呢!现在我们该干什么啊?”

  哈尼脆爽朗地笑了,她快步走向詹姆斯的小马。“没事的啦,咱不会害你的。所以,咱估摸着你们还没有小马名字,对吧?”

  “等等,你能听得懂我们的话?”詹姆斯怀疑地问。

  “那还用问,甜心。”她回答道,喷了个响鼻。

  “你的名字是……哈尼脆?”詹姆斯又问道。

  “当然啦!咱可是负责照顾农场的呢。啊,你们俩最好出发了。你们还得去坎特拉皇城呢。别担心啦,赛蕾丝蒂娅公主会给你们俩起个棒棒的小马名字的。在这地方四处走的时候,可不能再自称‘詹姆斯’或者‘大卫’了,对吧?”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詹姆斯问道,他摘掉了右耳机,好听清房间里的动静。

  “他们当然知道我们的名字了,”大卫笑了起来。“我们可是在前台那里填了表才拿到了游戏账号的。”詹姆斯听到大卫的声音在左耳机里,右边的耳朵也听见了。

  哈尼脆热情地笑了笑,“哦,你们会发现赛蕾丝蒂娅公主对你们这些新来的小马可熟悉了。咱都走运,得了张你们的名单呢。”

  从左耳的耳机里听着哈尼脆说话的时候,詹姆斯能从右耳朵里听到整个房间里怀疑的声音此起彼伏。“等等,你能听得懂我说话?”他听到有个女声在提问。不过他没听到有谁在用一口南方乡村腔答应,于是他把耳机重新戴了回去。

  “那我们该怎么去这个……坎特拉?”詹姆斯问道。

  “出这扇门,穿过森林。这地方啥怪物也没有,只管顺着路走,你们就直通坎特拉了。”哈尼脆回答道。

  “谢谢你。”詹姆斯说道,他的小马低头稍稍鞠了一躬。詹姆斯眨了眨眼睛,他根本没给小马下鞠躬的指令,他连怎么让他的小马鞠躬都不知道。

  管他的。詹姆斯把他的灰色小马移出了敞开的农仓门,走入了外面深沉的夜色之中。大卫就跟在他身后。这游戏的画面风格看起来和大卫给他展示过的几个剪辑差不多,不过细节方面更加细致。当两只小马靠近森林边缘时,他注意到那些植物并不是复制粘贴的结果。每棵树的形状和分支都是独一无二的,而那些岩石和烂木头散落在周围的方式几乎是浑如天成,显得非常自然。他们蹄下是一条有点陈旧的道路,但并不完全笔直,各种植物毫无规律地分布在周围,向高处生长。他简直不敢想象制作这个森林到底花了多少时间。

  詹姆斯的灰色小马转向了他的独角兽朋友。“唉,有件事我不得不承认:这制作工艺的质量简直爆了表。不过现在这看起来好像变成了标准的RPG流程了。负责发布任务的NPC指挥我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去。”

  “只不过我们必须去跟发布任务的NPC真正交谈才行。”身边的蓝色小独角兽说道,“如果是一般的网络游戏,我们会点击小马头顶上面的感叹号,再点击接受任务按钮就算完了。可是在这里,游戏机制好像就只有对话。而如果这个游戏是这么交流的,那么所有的面部同步映射都说得通了。”

  詹姆斯的嘴张了好几次,什么都没说出来。

  “而且,我根本就没在屏幕底下看到动作条什么的。要是你在键盘上按个‘1’的话,我敢打赌,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他们俩继续穿过森林,始终走在标志明确的道路上,直到他们踏入了一片小小的空地。小路从空地中穿过,继续通入森林,不过空地另一边是一栋显眼的小屋,柔和的光芒从屋子里透了出来。很显然关卡设计师正在试图引起他们的注意。詹姆斯快步朝小屋走去,大卫跟在他后面。

  小屋外面,有一只斑马正用后腿蹲坐着,慢慢地把堆成堆的草药和花朵捡出来放进冒着泡的药锅里。锅里面的液体仿佛深海一般幽蓝。正在忙碌的斑马抬起头来,朝黑暗中望去。

  “小马在黑夜的路上疾行,可否稍稍歇足步入光明。”斑马的吟诵声响在詹姆斯的耳机里。于是詹姆斯控制着他的小马走向斑马的小屋。

  “黑曜纹在此,只为守火观星。我的小马们,可否报上名姓?”

  “我叫詹姆斯。”他说道,哈尼脆之前还专门告诉他这不是个小马的名字,那他就更要这么说了。

  “我相信,你的名字很有意义。但此地,这个名字勿要提及。”黑曜纹说道,语气非常严肃。

  詹姆斯先瞅着大卫的蓝色独角兽屁股,然后才开了口。“我们还没有小马名字呢。”

  黑曜纹点点头,就好像在自言自语。“两位旅者奔驰在深夜旅途,你们是否要赶往皇城之路?”

  “对,我正在经历新手引导任务呢。”詹姆斯说道。

  黑曜纹歪着头,好像她面前这只小马发疯了。“我知道你面前摆着显示器,但请不要把这当做游戏。”

  “我朋友的意思是说,”大卫接上了话,“我们俩正要去坎特拉,好让赛蕾丝蒂娅公主给我们小马名字。”

  黑曜纹向独角兽点点头,然后又转回灰色的陆马。“公主赐名此事乃是正路,但我也有秘密的要务。请你走近几步,不用畏我如虎,我看到你一直在观察我的植物。

  “我看到森林里到处都长着那些粉红色的花。我能采集它们,用它们来做些什么东西吗?”詹姆斯问道。

  “粉红雏菊可谓香气扑鼻,森林中遍布它们的踪迹,丰富产量便于酿造采集,只需勤劳便有丰厚收益。”黑曜纹指了指大锅远处工作台上放的一大堆粉红色鲜花。“炼制需要文火慢炖不用着急,我有很多时间来助你们学习。无须担心,这只是旅途的契机。炼药入门,你们是否愿意记忆?”

  “是,请训练我的草药学。”詹姆斯加重了语气。说不定到了坎特拉的时候,他还能去拍卖行卖一大堆东西呢!当然,如果那里存在玩家之间的交易系统的话。他提醒自己不要本末倒置。

  黑曜纹大笑起来,“聆听山口,遥望山外,学习可不是为了升级和感叹。”斑马继续往下讲述,一样接一样地介绍了金钟花、百里香、薄荷叶和蓝蘑菇等草药。詹姆斯和大卫应斑马的邀请,点击每堆草药,并且取了些样例放进了他们的鞍包里。

  “那我该怎么把它们做成你那样的药水呢?”等他把五堆草药都采了样之后,詹姆斯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

  “酿造的课程先不用着急,首先要学的是植物采集。”

  詹姆斯点了点头,屏幕上,他那只藏青色鬃毛的灰色陆马和他的动作一模一样。“好的,当然。谢谢了。”詹姆斯开始朝着森林方向走回去,但依然回头望着斑马。

  “我会继续静坐并停留于此,衷心祝你们获得小马名字。”黑曜纹朝他们稍稍挥了挥蹄子,继续去搅和她的药锅了。“哦我的天,这不可以。需要更多百里香才能配出药剂。”她自言自语地嘀咕着。

  陆马和独角兽肩并肩地走过森林,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詹姆斯脑子里想的尽是哈尼脆和黑曜纹。“我了个去……”他喃喃道。

  “怎么了?”独角兽问道。

  “哈尼脆的对话列表还能勉强算是固定好的台词本,”詹姆斯说道,他的小马扭头面向了大卫的独角兽。“可是黑曜纹对于我们说的话是真的有反应的。在我当时说了‘草药学’之后,她甚至还说了句微妙的俏皮话,就好像她知道我说的这个词是魔兽世界里的一样。她能够跟上话题的变化,如果这斑马是个NPC,那绝对通过图灵测试了。”

  “所以呢?你不是玩过《仙宫陨落》那个游戏么?霍瓦尔普尼尔工作室的水平真是太高超了。”

  “不!”詹姆斯说道,他的小马重重地摇了摇头。“《仙宫陨落》的敌人AI的确很棒,但它依然只是个第一人称动作游戏。而这个……这是个全新的类型!我实在是无法想象居然会有游戏的玩法可以完全基于自由对话,光是一年的研发怎么可能发明出这么一种全新的类型?之所以我们会有游戏分类,就是有助于我们能更方便地找到我们喜欢的类型,可这个……会不会有人想玩呢?当然对话是很好,但我在游戏中的那些统计数据什么的该怎么算?”

  大卫的独角兽翻了翻白眼。“哎呀,这话居然是你这个派对狂魔对我这个不咋出门的家伙说的。我当然也喜欢看到我的朋友多起来,可是能被小马包围着,某种意义上对我而言就算是梦想成真了。”

  “好吧,就先别管这些了。要是他们创造出了能够通过图灵测试的软件,那为啥他们要把这项技术浪费在彩虹小马电玩游戏上?能够通过图灵测试的对话系统的更合理更有利的使用方式,我都能想到一大堆!感觉实在是不对劲啊。你难道就对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没起过半点好奇心吗?这就没让你觉得意外吗?”


回复 序章:《艾奎斯陲亚OL》

看到这里,我只想说……

啸夜大大幸苦了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2
回复 序章:《艾奎斯陲亚OL》

回复#1 @leejunxian98 :

辛苦啥?

回复 序章:《艾奎斯陲亚OL》

回复#2 @Nightscream :

斑马出没<_<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4
回复 序章:《艾奎斯陲亚OL》

回复#3 @leejunxian98 :

没事,反正也就序章几句话而已。 = =

回复 序章:《艾奎斯陲亚OL》

我可以转载吗( ̄ε(# ̄)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