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无存
Lv.2 202/340 独角兽

一个不喜欢交朋友的独角兽

马迷的传说

本作评价
6()
()0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808/1/the-legend-of-the-brony/the-legend-of-the-brony

原作者:Alpha Scorpii

 

=============================

夜幕降临小马国。小马镇的大多数居民都进入了梦乡,所有的房子都熄了灯,漆黑一片。

除了方糖甜点屋,那里依旧开着灯,还能听见从房子里传来的声音。

是派对的声音。

这个派对是要庆祝什么呢? 就在同一天早上,奶油蛋糕和南瓜蛋糕说出了她们的第一个词,当然是除了‘萍琪派’外的第一个词。小天马说的是‘妈咪’,而小独角兽不知为何说的是‘番茄’。

不管怎样,萍琪派理所当然地决定这么大的事应该要举办一场派对,所以这个派对就这么开始了。

粉小马邀请了自己的五个朋友。她们都为这对双胞胎成长学习得如此之快向蛋糕家祝贺。派对从四点钟开始,整个下午她们都在跳舞、欢笑以及和两个宝宝玩,最后小幼驹们累了就被送去睡觉了。

在那之后,大家聚在了厨房里,云宝黛西提议来一个更放松(她原话如此)的娱乐活动:讲鬼故事。除了小蝶,其他马都赞成这个提议。

“我刚好知道一个可以炒热气氛的完美故事!”蓝天马边说边跳到桌上。“我要讲的是...【马迷】的传说。”

现在气氛变得不那么积极了。小蝶赶紧躲到桌子下捂住了耳朵,生怕听到一个字。

“等一等,亲爱的...”瑞瑞说。“这个故事有些过了吧...”

“是啊...”蛋糕先生紧张地说。“也许...也许你可以讲讲其他的...”

“什么是‘马迷’呀?”暮光问。

云宝黛西调皮地笑了,其他小马纷纷咽了一口唾沫。既然暮光发问了,这个天马就一定会把这个故事讲下去,什么都别想阻止她。

“很好很好...”黛西依旧笑着说。“你才来这里两年,所以你对此一无所知...要知道,亲爱的暮暮,据说‘马迷’是自古以来就在小马国游荡的一种生物。”

桌子下的小蝶已经在发抖了。

“他喜欢小马,”黛西继续说道。“哦,他喜欢的不得了。其实小马们并不知道马迷到底是雌性还是雄性,也许我们该称之为‘他’,是的,这样更贴切一些。”

她从桌子上跳下四处走动,边鬼鬼祟祟地跟在朋友的身后,边用阴森的腔调继续讲故事:

“那么马迷从何而来呢? 它又是什么东西呢? 没有答案,因为这怪物的本质依旧是个谜团。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它在‘观察’着。它看着小幼驹在学校操场玩耍看着毫无戒心的小马们在一个个美好而风平浪静的早晨逛市场它注视着我们每一个马,哪怕是我们认为孤立且安全的家中也阻止不了它。因为喜欢小马,所以马迷一直在注视着。哦,它对小马可是喜欢的不得了呢...”

黛西用蹄子戳了一下瑞瑞的尾巴,把这白色独角兽吓得跳了起来。萍琪在桌子下紧挨着小蝶也瑟瑟发抖。

“一旦马迷选好了一个合适的受害者,它就会等待那个小马落单的时候。在废弃的街道上,在黑暗空旷的小巷丽,在无尽之森旁...甚至会在她或他的家里。只要那个可怜的小马身边没有其他同伴,尤其是这样阴冷的夜晚,马迷就会从藏身之处出来,它可能在任何地方,比如这个桌子下面...”

黛西轻轻踩了下小蝶的尾巴。她和萍琪都跑了出来躲到蛋糕夫妇身后,继续颤抖着。

“马迷有可能藏在任何地方,即便是‘最没可能’的地方。除此之外它还有各种各样奇怪的能力。有马说它会隐形,还有马说他会像幻形灵一样变成任何小马的样子。话说回来了,我觉得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是马迷哟...”

除了有些期待故事结局的暮光,其他小马都紧张地面面相觑。

“嘛,得了吧,”黛西说。“如果我们中的一个是马迷,它大概早就暴露并跳出来了。”

“但是...”萍琪在蛋糕夫人身后细声说。“但是黛西...你你你说过马马马迷只会在小马落单时才会...”

“是啊,通常是这样的。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如果马迷对小马的欲望变得异常强烈,也是会袭击一些小团体的。比如...我们这样的。”

“俺在农场里...”苹果杰克抱着帽子咕哝。“俺在农场里...在俺的幸福之所...”

“还有啊,当马迷最终抓住那个可怜的小马时,”黛西继续说,“当没有马能听到受害者的尖叫,受害者痛苦无助时,马迷就会...”她毛骨悚然的语调变得更夸张了。“就会...”

紧张的气氛充斥着整个房间。尽管瑞瑞知道这个故事,但她还是捂住耳朵什么都不想听。苹果杰克把帽子抱得更紧了,蛋糕先生则是努力不让自己晕过去。

“就会...就会!”黛西跳回桌子上。“就会猛挠那个受害者!”

每个马都惊恐地叫嚷起来。除了暮光,她挑着眉问道:

“等等,怎么是这样?”

“但是还没完呢!”黛西直直地瞪着苹果杰克。“有时候,如果受害者是雌性,马迷就会揉她的肚肚!”

牛仔小马尖叫着躲到蛋糕夫人身后的萍琪后,而蛋糕夫人也躲在蛋糕先生身后的小蝶后。

“你认真的吗?”暮光再度问道,但她被无视了。

瑞瑞也想躲到蛋糕夫妇身后,但黛西抓住了她的肩膀在她身后低语:

“还有啊,如果那个小马,像你一样足够漂亮,我亲爱的瑞瑞;马迷说不定还会梳她的鬃毛!”

瑞瑞晕倒了,蛋糕先生也晕了过去。

“哦,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黛西边细声说边威逼地向其他小马走去。“如果你是个小幼驹,或者是个年轻的小马的话。萍琪派...”

蛋糕夫人身后的萍琪畏畏缩缩。

“萍琪派,你是我们中最年轻的对吧?”黛西笑了。“哦,我对塞拉斯蒂娅发誓马迷是不会找到你的。但你知道它最喜欢对小雌驹做什么吗?”

“什什什么?”

捏她们的脸颊!”

萍琪派惊声尖叫。阴谋得逞的云宝黛西倒在地上大笑不已。

“这一点都不恐怖啊!”暮光叫道。“这简直是我听过的最蠢的故事了!”

“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萍琪嚷嚷道。“马迷真是太太太太太可怕了!”

“不,一点也不!它只是梳小马的毛挠他们的痒痒!哪有生物会这么做啊!这个故事就是云宝黛西瞎编的。你看,她不是在笑吗。”

但暮光话音落时,天马停止了笑。

“哦,你觉得我是在瞎编乱造吗,暮暮?”现在的黛西一脸严肃。严肃得可怕。“我这么笑只是让自己不至于尖叫着飞走。事实上这个故事比其他所有都要叫我害怕,因为我曾亲眼见过活生生的马迷!”

厨房一片死寂。连小蝶都停止了颤抖。那接下来黛西会说什么呢...?

“那是一个温暖的春日午后,”她盯着暮光说。“那时我在云上打盹。我翻了个身露出肚皮,然后过一会后,我觉得有谁在磨蹭我的肚子。我睁开眼睛本想踹那个蠢货一脚。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哪个天马或狮鹫。然而,我看到的是,马迷。”

暮光外的所有马都倒吸一口冷气。

“它的身体漆黑一片模糊不清,胳膊和背上都长着触须。还有它的眼睛...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张没有面孔的‘脸’上那巨大、苍白,完全空洞的眼睛,它就那么盯着我看,仿佛刺穿了我的肉体直击我的灵魂。”

“俺在农场俺在农场俺在俺的幸福之所...”

“我不会否认的,暮暮:我很害怕。我一生无所畏惧,但是在那个...东西面前我情不自禁地觉得害怕。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和我一起站在云上的,但那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尽可能快得飞回家中。我不敢回头,我一到家就摔上家门。我躺倒床上本以为自己安全了,然而我感觉到有谁在梳我的鬃毛...我一看,竟然又是马迷!”

蛋糕先生又晕了过去。

“最后我就抛弃了自己家跑到方糖甜点屋来了。对吧萍琪?”

“没错!”萍琪哆哆嗦嗦地说。“黛西恳求我让她睡在我的卧室里,她真的被吓坏了!”

“第二天我回到家时,那个马迷已经不见了。然后我就再没见过它,但是我知道,我认识的那些小马中—”

“抱歉黛西,但是我真的一个字都不相信,”暮光打断了她。

“是吗,那可真是糟糕!”黛西又笑了出来。“那些不相信马迷存在的小马,可是它的首要袭击对象哦!”

“别闹了,同样的把戏对我是没用的。”暮光打了个哈欠,“我已经很困了,天色也不早了,”她看了看心惊胆战的雌驹们和那个晕倒的雄驹。“如果大家已经没有心情继续派对,我觉得还是回家的好。”

“别啊!”萍琪抓住了黛西的蹄子。“不是说你!陪我一起睡觉吧黛西!我好害怕!”

***

除了在萍琪绝望的盛邀下留宿的云宝黛西,其他小马都回到各自的家中。其他小马发抖时黛西还紧张地看了一眼身后镇子的阴影;暮光则面带微笑一路愉快地小跑,仿佛只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在公园散步一般。

当她回到图书馆时斯派克已经睡着了。独角兽看着小龙的睡颜,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暮光跑去浴室刷牙。她在派对上吃了太多糖了,她可不想一觉醒来就得了蛀牙。暮光在牙刷上放了牙膏后塞进嘴里,心里则嘲笑着那个愚蠢的故事。

‘挠痒痒,’她咯咯地笑着想。‘哈哈,好可怕哦。’

然后她听到了类似脚步的声音。暮光吐出牙膏用蹄子擦了擦嘴,然后走出了浴室。

“斯派克? 是你吗?”她问,因为她知道那个小龙会在半夜起来吃点零食或喝杯牛奶。

然而斯派克依旧睡在他的小床上。

云宝黛西的话在独角兽的脑中回荡:

“一旦马迷找到了合适的受害者,它就会等待那个小马落单的时候...哪怕是在TA的家里。”

但暮光摇了摇头。

“傻瓜,马迷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她自言自语,然后笑了。“刚才的声音完全可以用科学解释。房子在晚上也会发出类似的声音,因为低温会让房体结构略微坍塌,就是这样,”为了不吵醒斯派克她止住了笑,但喉里响起一声咳嗽。她一蹄捂住了喉咙。“呃,一定是因为晚上太冷了。我最好在睡前喝点什么。”

她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给自己倒了一大杯牛奶,一饮而尽。然后她洗了洗杯子,放在水槽里晾干。

但当她走出厨房时,一阵阴风吹过。她打了个寒战。

“是谁?!”她转身用角照亮了厨房。

但厨房空空如也。什么马也没有。

从厨房出来后她看到图书馆的一扇窗户是开着的。这就是阴风的来源吧。

暮光叹了口气,关上窗户。

“看到了吗?”她自言自语。“这一切都是源自一个正常且科学的起因。就是风把窗户吹开了而已,哪来的什么马迷啊。”

她上楼,睡回床上,钻进舒适的被窝里。她闭上眼睛,等待梦乡降临。

然而,她又听到了脚步声。

她试图忽略那个声音。‘只是房子因温度下降发出的声音而已’,她对自己说。但脚步声依旧在继续,而且越来越响,就好像声音的主马离得越来越近了...她闭上了眼睛。

只是房子因温度下降发出的声音只是房子因温度下降发出的声音...没有什么马迷...只是房子因温度下降发出的声音...没有什么马迷...去他的妖魔鬼怪...只是房子因温...

她不断在心里重复这些话希望能盖过那个声音,但一切都是徒劳的。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她的牙齿也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寒战。

不管那是谁或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它是真在往楼上来,离她的床越来越近了。

她再也受不了了。

“斯———派———克!”她尖叫着跳到了小龙的床上。

“呜哇!”斯派克被吵醒了,小床也因撞击摇摇晃晃。“出什么事了!?”

斯派克伸出胳膊打开了房间的灯。他向左看去,看到了被子下暮光瑟瑟发抖的尾巴毛。

小龙扬起鳞片眉。掀开被子查看里面的状况。

“你还好吗,暮暮?”他问。

它想捏我的脸!”独角兽颤抖着捂住脸。

“呃...你说什么?”

“是马迷!它就在这里,在我们家里!”

“唔...”斯派克环顾四周。“这里什么都没有啊,暮暮。”

被吓坏的暮光终于鼓起勇气从被子里出来,在小龙的床上检查房间的状况。被光照亮的房间里什么也没有。窗户依旧关着,没有任何怪事发生。一切正常。

但这对她来说并不够。

“今晚我能和你一起睡吗?”她问斯派克。“好不好?”

“你不觉得你都这么大了...”

“好不好嘛?”她露出副小狗般祈求的眼神。

斯派克叹了口气。

“好吧,”他说。“但是你也许不该再去萍琪的派对了。那对你似乎没什么好处。”

在暮光蜷缩在小龙身边时,他关掉了灯。

***

天亮了。金色的阳光击退了恐怖的黑夜,公鸡们也打起了鸣。渐渐地,整个小马镇都醒来了。

暮光在金橡树图书馆睁开了眼睛。她独自一马窝在斯派克的床上。从厨房的声响看斯派克已经醒了,而且正在做早餐。

独角兽站了起来审视自己。虽然鬃毛比平时乱,但她的四肢依旧各司其位。昨晚风平浪静,没有任何超自然事件发生。暮光哑然失笑,自己竟然被黛西的蠢故事影响了,竟然会相信夜晚的正常声响来自某个入侵者。

她依旧带着许些睡意来到床头镜前梳头。她飘起毛刷,让自己的发型恢复如初。

暮光打了个哈欠。早餐的香味飘进她的鼻子,肚子也咕咕叫起来。她低头,就看见斯派克穿着平常那件粉色爱心围裙,端着刚刚烤好的杯糕和饼干。

“早餐准备好啦!”小龙边说边把美食放在桌上。“你什么时候下来都可以!”

斯派克盯着依旧在梳头的暮光,看了好一会。

“哇,这个把戏真有意思!”他说。

“什么把戏?”暮光又打了个哈欠。

“你没用魔法就挪动了毛刷!太酷了!”

助手这么一说暮光才反应过来自己没用魔法,她的角根本没用亮。那毛刷是怎么动起来的?

她渐渐明白了。脑中的齿轮徒然停止了运转,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让她脊背发凉。她像发条娃娃一样僵硬地慢慢转过头,然后亲眼看到了镜中的真实。

独角兽愣住了。不可能。它不该存在的。然而它就在那里:

thumb_up6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CZYS Lv.5 独角兽
回复 马迷的传说

:ftemoji_flutterhay:

4 天前
2楼
回复 马迷的传说

長瘦人在看你....不對,只是一個偷渡過去的人

4 天前
3楼
苍翠劲松 Lv.1 独角兽
回复 马迷的传说

没错,就是我!!!

4 天前
4楼
℃asey Lv.2 天马
回复 马迷的传说

太草了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FimTale Telegram: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