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豹晒晒
Lv.3 514/540 独角兽

兴趣使然臭咸鱼

塞拉斯蒂娅十七世

记忆:我无法理解的那一天

本作评价
23()
()0

我猛地抬起头,甩掉脸上的粉色糖霜,大口喘气。我伸出蹄子把自己脸上大团大团的蛋糕和白色的奶油给抹掉,勉强睁开眼睛。我眼前的小马们都一脸震惊的看着我:银甲脸都吓白了,绒绒阿姨都要哭了,暮暮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夜光叔叔则气的大吼。

我低头看着那属于我的蛋糕。三秒钟前,这蛋糕上面是写着“塞塞生日快乐”的,还插着十五根生日蜡烛。而现在它只是一个乱糟糟的糊状物,上面还印着一个和我脸差不多大的坑。

我低头看着这蛋糕,又扭头怒视着站在左边的蓝血。他正站在我半米开外回望着我,他脸上那傻笑看的我都犯恶心。

我咆哮着伸出蹄子向他扑过去。

蓝血!你—你—你这个混球!我要——

蓝血笑着把我的蹄子拍开。

噢,行了吧,他还在防备着我,“这可是你这周的第三个生日蛋糕……”

我怒吼着,点亮了自己的角——

塞塞,蓝蓝(blue),够了。

我们都愣住了,回头看过去,夜光叔叔正站在桌子的另一侧。

蓝血,厨房。他简短的吩咐道。

蓝血嘟囔着绕桌子跟着他走了。

我就是开个玩笑,他小声说着,刚好能让在场的小马都听见。

当蓝血走进厨房的时候,夜光叔叔转头看向我。

塞塞,洗洗吧。

我站起身,向客厅走去。

—你要洗澡的话,绒绒阿姨弱弱的说,“记得毛巾在哪儿吧……”

我点点头,走向浴室。我打开灯,关上门,然后静静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的脸和角上全都是粉红色的糖霜,甚至连鬃毛上也都黏着这个。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嘴。虽然蓝血把我按在了桌子上,但我应该伤的不重。

我叹了口气,打开水龙头。我点亮自己的角,驱动魔法,尽量多刮掉一些糖霜。

蓝血说的没错——这的确是我的第三个生日蛋糕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蛋糕是我最期待的那个家庭聚会的蛋糕。我的确是在王宫里过了一次生日,但那是一场严肃而正式的活动,我只能打扮的漂漂亮亮,乖乖的坐在那里,等着那些官员政客们为我送上诚挚的生日祝福。朋友也给我办了生日聚会,虽然大家都是同学关系,但大多数情况下那个聚会也只是一个炫耀自己的地方罢了。

可这是家庭聚会——这是最重要的聚会。我和蓝血总是会和暮光一家在一起欢度佳节——毕竟他们是我仅存的家人了。这也是我唯一一个会期待的派对,毕竟这儿会小马关心我——我指的是真的关心我——而我也关心他们。

可能听起来有些老套,但我就是真的很期待那个蛋糕。王宫里的东西是很美味,五星级的美味,但拿了薪水的他们就该做出美味的蛋糕。他们的蛋糕和外卖里的蛋糕一样没什么爱可言。尽管绒绒阿姨不擅长烘焙——她肯定试过,那不会是从盒子里拿出来的,是连银甲也碰不到的——我总是很期待她的甜点。当然了,她的蛋糕可能不是最漂亮的,也可能不是最好吃的,但却是她最用心的。她不以烘焙为生,而她却会为了我们而烘焙。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又往水池里丢了些从脸上刮下来的糖霜,再照照镜子。我已经把大部分糖霜弄掉了,但还有不少留在我的身体和鬃毛上。我叹了口气,从水槽下面找出一块毛巾,浸湿后给自己擦洗一下。

过了一会,我听到有谁在敲门。

请进。我回应道。

门把转动了一下,门慢慢的打开了。绒绒阿姨探头出来,她眼睛瞪得很大,好像还在发抖。

塞塞,怎么样了?她问道。

我举起那块满是粉红色糖霜的毛巾。

“……啊,她低头看了看地面,又抬起头来,“需……需要我帮帮你吗?”

我摇摇头。

“……好吧。她踌躇了一下,还是把脑袋缩了回去。

我转过头看向镜子——这时,我正好看到了她在镜子里的倒影,她在看我。虽然她很快就移开了目光,但是她刚才的凝视依然让我浑身发凉。

阿姨真的很伤心。她那么努力的做蛋糕,她想做一个最好的蛋糕,她知道这个蛋糕对我到底有多重要。而她也确实为那个蛋糕而自豪——毕竟那可能是她有史以来做过最好的蛋糕了。还有蓝血——她照顾了那么多年的小马——居然用她给我的礼物来伤害我。而我,不仅是他的妹妹,更是他的公主。在我生日的这天——在这一年只有一次的这天,她本以为蓝血会把那吊儿郎当的态度给收起来。

我得说点什么。

阿姨,我不假思索开口道。

她犹豫了一下,把门推开了一点。

阿姨,别发愁了。我最近可能真的得少吃些糖了。

她理解不了我的话。我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

蓝蓝(BLue)倒是说对了一件事,我说道,“我最近的确吃了很多垃圾食品。我确实很想亲自尝尝那蛋糕——我知道你真的很努力做那个蛋糕了——所以你瞧,我知道你真的很用心。在我看来,这和我亲自吃到没什么区别。”我笑了笑,“顺便一提,我还能穿上以前的衣服。”

见到阿姨笑中带泪,我知道我这番话起作用了。

我知道银甲和夜光叔叔都很期待这个派对。我再带来一个蛋糕的话是不是会好点?

她瞪大了眼睛,连忙挥蹄。“哦,塞塞,你不必——这明明是你的生日,你不用这样的——”

我摇摇头。“为什么不呢?我已经给厨师们开薪水了,为什么不让他们派上用场呢?”我笑笑道,“所以,我让他们再做个蛋糕,你会介意吗?三层巧克力慕斯那种?好吃的要死的那种?”我调皮的眨眨眼,“不过如果你不想再唱一次生日歌的话,不唱也没关系啦。”

她的笑似乎更灿烂了一点。“那应该……很不错吧,”

那就好,我说道,“我明天一早起来就让他们开工,我想晚上就能做好了。会太早吗?”

她摇摇头。“不会,晚饭后就刚刚好。”

那就好,明天我还会过来吃晚饭的。

那蓝血呢?

他已经很大了,他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她轻笑出声,然后又在犹豫着什么。我本想开口,她却向前迈了一步,尴尬的抱了抱我,又在我的前额上吻了一下。

哦,你这个傻丫头,她深情的把我抱在怀里,激动的泪水溢出眼角,“谢谢你。”

我笑着,伸出蹄子,紧紧的抱着她的肩。她笑了笑,往后退了一步。

……呃,你还是先洗澡吧。她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我已经很开心了,阿姨,真的。我说道。

她笑着对我点点头,然后离开了浴室。我转过头去看向镜子,镜子里的自己笑得是那么开心。


然后……这应该就是最后一个了,塞塞。

我从夜光叔叔那儿拿到了一个又大又薄的包裹。从外形上来看这个物件和巧克力很像,但是比巧克力重得多。

我们五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从浴室回来后,阿姨就交给我一个传统的塑料生日王冠,我很自豪的戴着它,其他小马则戴着纸做的派对帽。

我偷偷瞥了一眼银甲,他戴着一顶海蓝色带有星星的帽子。和它的鬃毛很搭——真的很搭。

(……承认自己的准哥哥很可爱是不是有些奇怪?) 

我抬头看向厨房,那里正叮叮当当的响着。蓝血背对着我,正在厨房里刷洗盘子,他已经刷了不少了。我哼了一声。他活该。

我低下头看向眼前的地板。地板上有着很多包装纸,里面正包着我的礼物:银甲送给我的是一本关于超威小马的大开本漫画,暮暮则送了我一本飞马的传记,叔叔送我的是菲洛米娜的鸟用玩具,还有阿姨给我的一个毛绒动物玩具——我已经给它起了个绰号叫“青蛙”。那这个就是……

我撕开包装纸,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礼物。这是一个用胡桃木做的箱子,有着黄铜制的铰链和插销。盒盖上用烫金字体写着:瑞维尔(注1&桑斯(注2)(REVEILLE & SONS)小号清洁套装

不会吧,我倒吸一口凉气。

我摸了摸那黄铜插销,心怀敬意的打开了盒子。盒中,深红色的天鹅绒上放着一套清洁工具——那是各种式样各种大小的清洁工具,六份清洁布,三个玻璃瓶——里面装着抛光剂,活塞油和润滑脂。这套清洁工具单看起来就有股昂贵的感觉。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暮暮探过头来。

我砰的一声关上盒子,把它放到一边。我拾起包装纸,寻找那张贺卡。我在包装纸上找到了一张方形的卡片。我把它撕下来看。

这是谁的礼物啊,塞塞?阿姨问道。

我慢慢抬起头。蓝血还站在厨房里洗着盘子。

我张了张嘴,但是又闭上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相信现在发生的这一切。


1Reveille是美国的一个rap metal乐队。此外,本词在英语中的实意为:起床号。

2sons乐队原名上帝之子,是美国的基督教主题乐队。sons与reveille皆采用了音译。

thumb_up23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FimTale Telegram: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民间推荐
  • Shiping♥CP合集之主配角CP
  • 荒谬与真实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