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Dov
Lv.3 391/540 天马

我从未长大,我从未停止成长。

未完篇章

未完篇章

本作评价
11()
()0

桌上是一叠散乱的试卷,而一向注重整洁的瑞瑞已无暇顾及其混乱程度了。

 

她本想通过写作来培养学生的情操,优美的文字和真挚的感情是时尚的一部分,华丽的辞藻往往能激发学生们高贵的气质。于是,她开设了“文学鉴赏与写作”一科,旨在促进学生们文学方向的发展。

 

但残酷的现实却惨不忍睹。

 

五十分钟的限时写作,四百字的字数要求,竟然有一半以上的学生无处下笔,东拼西凑也没能达成四百字的目标。随蹄一翻,到处都是虎头蛇尾、内容浮夸、主题空洞的文章。更有甚者,通篇省略号,每个省略号占据六格,却只凑出了三百来字。

 

“公主在上!你们不要虐待我的眼睛了!”瑞瑞抄起一张试卷,上面的字迹如同蠕虫排队,“你的试卷是被斯派克的刺头刺过吗?我拿尾巴写都比你写得好看!”

 

她又拿起另一张试卷。“这篇水得可以淹死我了!'瑞瑞教授,下次优秀教师一定选你!'又是想干嘛?还有这个——”她用独角飘出一张字数勉强达标的试卷,“'云宝和小蝶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自由发挥也不是这么写的啊?云宝听到还不一个彩虹音爆炸了你?”

 

她仰面躺在椅子上,一只蹄子捂着额头,表情浮夸地叹息着:“我要找星光要时空旅行咒,给那个想开设写作课的自己来一蹄子……”她停了半秒,陷入了沉默。

 

“对了,疾笔。”瑞瑞如梦初醒,立即直起身来,“疾笔救我!”说罢,她开始疯狂地在试卷堆里翻找着。

 

疾笔是瑞瑞文学课上最优秀的学生,虽然也有同学衬托的因素,但他的文章每次都能让瑞瑞眼前一亮。疾笔平时的谈吐也极具文学色彩,绣口一吐便是半个马国文学圈,瑞瑞每次与他交谈都受益匪浅。

 

瑞瑞被这些奇烂无比的文章折磨得怀疑马生,竟一时忘了疾笔的文章还埋在这堆糟粕之下。她急切地飘起那张字迹整洁的试卷,渴望能从这里获得一些心灵慰藉。

 

杂乱无章的试卷被一一扫开,瑞瑞庄重地在桌上摆上疾笔的试卷,似乎在执行一场庄严肃穆的仪式。她轻闭双眼,心中默数三秒,长舒一口气,再度睁开眼。“是时候开始真正的阅读了。”她暗道。

 

下一秒,她就完全沉浸在了这篇文章中。

 

疾笔是位写作天才,当之无愧。他的文章如行云流水,没有一句累赘,每个字都能直击马心。即使读者未经历过文中所提的事迹,也能切身体会到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感情。今天的这篇文章,显然是疾笔灵感来临时书下的,浪漫而不失理性,狂野而兼顾稳重,层层递进,条理清晰如线。瑞瑞被眼前的文章惊艳到了,这篇文章比疾笔写过的任何一篇文章都要好上几十倍,疾笔的文学水平似乎比往常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瑞瑞从未想过,自己会沉迷于学生的作品之中。她忘却了周边的一切,先前其他学生的文章被她忘得一干二净。她好像进入了一个世界,一个令她自愧不如的世界,文字绝妙的组合方式塑就了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她遨游其中,流连忘返。

 

文章只有五百字,犹如昙花一现。瑞瑞仿佛步入了仙境,云雾升腾而起,接着又如潮水般退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文章的结束并没有将瑞瑞立即带回现实,不知过了多久,瑞瑞才发现自己的目光正长久停留在最后一个字上。

 

“天哪……”瑞瑞眼神空洞,尚未走出幻想中的世界。她有一种刚饮完仙露琼浆般的感觉,回味无穷,又渴望再饮一杯。这篇文章狂妄地展示了疾笔孤傲的写作灵魂,拥有令任何阅读过的小马都沉下心来深思的魄力。

 

只惜……

 

“为什么……”瑞瑞失魂落魄地哀嚎,“为什么它没有结尾?为什么疾笔没写完?”

 

————————

 

“疾笔啊,我想和你商量件事。”瑞瑞紧急“召见”了疾笔,此时他正坐在瑞瑞对面,“可不可以……完善一下你的这篇文章呢?”

 

瑞瑞挤出一个笑容,急不可耐地将试卷放在疾笔面前,然后从桌上飘起一支笔,端正地摆在试卷上。

 

疾笔低头看了看,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便抬头说道:“瑞瑞教授,恐怕……不行。”

 

为什么?”瑞瑞的大吼脱口而出,她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轻咳一声,“为……什么呢?”

 

“很简单,创作此文时,正值我灵感涌现时。无奈时间有限,我只能放任灵感流失。”

 

瑞瑞抬起一边的眉毛。灵感涌现一事,热爱服装设计的她深有体会,要是不及时记录,灵感便会消失地无影无踪,即使她按着之前的想法去做,也难以还原当时的创意。

 

“真的就不能继续写下去了吗?”瑞瑞失望地问。

 

疾笔叹了口气。“可以,当然可以。但是,现在补写的内容,注定会和原文拉开距离,整体看上去就像缺了一块一样,再也回不到灵感还在时的感觉了。就像在画一幅画,画出来的内容并不纯粹是画技的体现,更多的是情感的灌注,作者永远不可能再画出一幅相同的佳作来。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只能有一幅《星空》,只能有一幅《蒙马丽莎》。”

 

“话是这么说,可是……”瑞瑞语塞了,她实在无法强求疾笔给自己的文章来一个不令他满意的续写。

 

“实在对不起,另请高明吧。”疾笔深表遗憾。

 

“好吧……放学了,回去吧……”瑞瑞失落地低着头,死死盯着桌面。

 

————————

 

云宝躺在暮光的沙发上,捧着新出的无畏天马,津津有味地阅读着。瑞瑞急冲进城堡,四处张望。“暮暮呢?暮暮在哪里?”她焦急地说。

 

“在楼上呢。急啥?”云宝随意地回答了一句,注意力仍集中在书上。瑞瑞将试卷丢在桌子上,小跑着奔向楼梯。

 

暮光闪闪在二楼的书架前整理,瑞瑞突如其来的闯入吓得她洒了一地的书。“瑞瑞!”暮光不满地喊道,“你怎么跟云宝学坏了?她刚刚冲进来借书,把这里弄得一团糟,现在我又得整理一遍了。”

 

“事态紧急!”瑞瑞深吸了口气,以极快的语速说道,“我的学生写了一篇绝世好文但因为时间不够所以没写完而现在我看上瘾了这里就你书读得最多能不能试着续写一下?”

 

“绝世好文?在哪?”

 

“在哪?诶?在哪?哦!丢到楼下了!”瑞瑞拉起暮光的蹄子,“走,我带你下去看。”

 

“等一下,我先整理好这些书——”

 

没时间了!”瑞瑞发出一声十分淑女的大吼,架着暮光冲出房间,直奔楼下。

 

暮光还未反应过来,就一头栽在了一楼阅读室的沙发上。她昏昏沉沉地揉了揉脑袋,抬头看见瑞瑞正在疯狂地找寻着什么东西。“我记得我就丢在这儿的!”她焦急地张望四周,最终,她的视线停留在云宝身上。只见云宝拿着那张试卷,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它,仿佛这样能将纸看穿。

 

“云宝?”暮光爬到云宝身边,伸出蹄子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嘿!”

 

云宝全身一激灵,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然后她回过神来,才发现暮光和瑞瑞都在看着她。

 

“哇哦……”云宝感叹,“这篇文章……太酷了……比无畏还——不不不,没无畏好看,但这实在是……难以置信……”

 

暮光疑惑地皱起眉头,云宝竟然迷上了除无畏以外的作品,什么文章能有令云宝折服的魅力?

 

试卷被瑞瑞的魔法送到了暮光面前。“你一定要看看。”瑞瑞说。此时的云宝似乎还没缓过神来,坐在原位长久眺望着阅读室对面的书架。

 

“……然后呢?”云宝最终还是开口了,“接下来呢?”

 

“抱歉,没有了,就这么多。”瑞瑞无奈地答,“所以我来找暮暮,想让她续写一下。”

 

“没有了?”云宝的情绪立即激动了起来,“怎么能这样?看不完很难受的好不好!”

 

“听着,黛茜,我感同身受,不然我也没必要让暮暮续写了。这篇文章是我的学生写的,由于时间关系他没能及时收尾,而且当时的灵感流失了,所以他也没法续写下去。”

 

“那就不能问问他本来想写的是什么吗?这总记得吧?”云宝逐渐变得比瑞瑞更急。

 

“没有用的,黛茜。”瑞瑞低下了头,“就算你能够知道后文的内容,当它以非原文的形式表达出来时,你就不会感到满足。”

 

“就像你看无畏天马时被剧透了一样。”暮光不知什么时候加入了谈话。她的眼睛刚离开试卷,看上去空洞无神,好像经历了一番强烈的心理斗争。“如果我早就告诉你无畏发现卡巴雷隆是她爸爸然后他们断绝了关系的话,你心中的剧情空缺也不会被填上的。”

 

暮光的瞳孔逐渐恢复原来的大小,她终于回到了现实中,走出了那篇文章创造的美丽世界。这时,她意识到云宝在以一种夸张的眼神看着她,脸上写满了愤恨。“等等,你不会还没看到那里吧……”暮光尴尬地笑了两声,“呃……对不起?”

 

瑞瑞见状,连忙抢先拉住云宝,对暮光说:“总之我看完这篇文章后挺失落的,如果你能写出一个风格差不多的续集那就太感谢了。”

 

“给我一个晚上,我觉得应该可以。”暮光举起那张试卷,承诺道。

 

————————

 

清晨,斯派克打着哈欠走向城堡大门。他解开门锁,只见外面是云宝黛茜。

 

“嗨!斯派克!早啊!”云宝焦虑不安地说,然后二话不说就挤进城堡。

 

“你怎么……哎,才凌晨四点半诶。”斯派克絮絮叨叨地合上门,抱怨声不断。他又打了个哈欠,刚离开门口,身后的门又传来了敲门声。

 

“今天这是怎么了?有完没完?”斯派克气急败坏地甩了甩手。

 

“斯派克!亲爱的,是我!”隔着一扇门,声音十分沉闷。

 

“瑞瑞!我来了!”斯派克疲倦的身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生猛鲜活的龙。

 

云宝没有浪费一秒钟,径直飞向了城堡二楼。她记得暮光通常喜欢在二楼楼梯口左转第一间房间里搞学术研究,于是她飞到那扇门前,看到门是虚掩着的,便直接推门而入。

 

房间里遍地都是揉皱的稿纸,每一张上面都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迹,如群蚁排衙,数量之多令马咂舌。而暮光背对着门口,她正伏在桌上奋笔疾书,头发和羽毛凌乱不堪。

 

“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暮光忽然暴怒,把刚写完的纸团成一团向身后抛出,纸团划出一条抛物线后砸在云宝头上。“我写不出来!写不出那种感觉!无论是用词、结构还是主题都还原不出来!”接着,她无力地瘫在桌子上。

 

“你一宿没睡?”云宝谨慎地走上前,“辛苦你了,我也一宿没睡。这篇文章有毒,刚看完时只会有些失落,但过后越想越难受,根本睡不着。”

 

瑞瑞冲进房间,正好对上云宝的视线。然后她低头看了看遍地的稿纸,失望地叹了口气。

 

“你们还好,看过之后就放我这儿了,而我呢?”暮光从座位上跳起来,抓住云宝的头,几乎要把脸贴到云宝脸上。“我看了整整一晚上!一晚上!你想象过一直盯着这篇没有结尾的文章的感受吗?失落感一秒都没停过!我前前后后看了二十四遍,几乎每个字都做了批注,还是抓不住作者的思想!我担心续写与前文不够连贯,把原文完整地抄下来,细细品味它传达的情感,再动笔往下写,但我还是写不出来!你看这一地的废纸,它们已经动用我毕生所学了,但写得还没这篇文章的标点符号好看!”

 

暮光喘着粗气,胸口剧烈地起伏。许久,她才放开云宝,像个瘪了的气球一样顺着云宝的身体滑到地上。“没有结尾看我要死了……”她的眼皮抽搐了几下,“我写了封信给无畏,求她赶紧帮我补写续集,还有塞拉斯蒂娅……我等不及了……她们什么时候才能回信……”

 

瑞瑞捡起地上的稿纸,随意扫了两眼。“哇,亲爱的,你写得挺不错的,只是……”

 

“别说了,我已经在我写的每篇文章末尾总结了该文与原文的差距了。你蹄上拿的那篇惯用词倾向太明显了,原文几乎找不到两个相同的词语。”暮光面无表情地说道。

 

云宝轻轻地扶起暮光,而暮光软得像一袋面粉。无奈之下,云宝只能把她摆在桌边,让她靠在桌腿上。“这样吧,你把那张试卷锁起来,我们都别看,等公主和无畏回信了再说,好吧?”云宝说。暮光点了点头,然后她的脑袋便无力地耷拉下来。

 

————————

 

“无畏!在吗?”卡巴雷隆敲着门,“我想和你聊聊咱俩断绝关系的事,你之前是不是太冲动了?”

 

无畏仰面朝天地躺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天花板。

 

“快开门哪!这几天你蹄不出户,水猴都快无聊死了!他统治丛林的欲望都没了!”

 

无畏拿起一张稿纸盖在身上,低声埋怨:“暮暮你想干什么啊……居然给我发这种东西……我写不出来啊……没结局看我要死了……”

 

————————

 

塞拉斯蒂娅把刚写完的信纸撕成了碎片,又将大块的碎片撕成了小碎片,直到所有碎片的面积都不超过一平方厘米才停下。她想给暮光写回信,但无论怎么写都觉得自己写得像流水账。这些天来,她写的字比她以往两百年内写的字加起来还多。

 

两天前,她读完这篇文章之后,冲进露娜的房间,无情地将她叫醒,不顾露娜的反对,把她推上了王位。而塞拉斯蒂娅自己却躲进房间,闭关写作。经历了和暮光一样的挣扎之后,她气急败坏地把文章发到了小马国最高文学论坛上,并用重金悬赏合格的续文。论坛上众说纷纭,文章像毒品一样在小马国文学圈蔓延开来,文学大家们纷纷失去控制,每个见到这篇文章的小马都发了疯似的求取续文。

 

与此同时,她还替疾笔申请了驴果奖,不料竟受拒,理由是驴果奖不颁给未完成的文章。于是她擅自修改了驴果奖的规则,将这篇文章强行塞入了驴果奖的行列。这一强权行为没有遭到任何小马的反对,反倒是原本主持驴果奖的组织受到了广泛的批评,舆论压力之下,该组织被迫下台。

 

续写该作的风潮席卷全国,从年过百载的老马,到初识文字的幼驹,几乎所有小马都在为这篇文章书写结尾。

 

除了疾笔。他是这篇文章的作者,他完全有能力完成这篇文章。但当限时写作的结束铃响起的那一刻,他便失去了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

 

作者语:纯粹是想吐槽一下限时写作的弊端:时间的限制常会淹没掉不少佳作。写作就行了,干嘛追求速度呢?:)

thumb_up11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Eastwind-Bonkers Lv.5 陆马
回复 未完篇章

自己作为一个经常写东西的人,看了这篇文倒是很感同身受。

4 天前
2楼
SleepyBelle Lv.4 独角兽
回复 未完篇章

所以看到弃坑的作品就很难受,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4 天前
3楼
Lithium_Plumbate Lv.5 麒麟
回复 未完篇章

给这文挂个“已弃坑”就有意思了:ftemoji_pinkamina:

3 天前
4楼
iRiDov Lv.3 天马
回复 未完篇章

回复37255 @Lithium_Plumbate :

观看量个位数:ftemoji_rdscared: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FimTale Telegram: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