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无存
片叶无存
Lv.3 494/540

一个不喜欢交朋友的独角兽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本作评价
4()
()0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92591/1/a-blessing-in-disguise/i-really-wanted-my-name-to-be-chain-g-ling-but-i-guess-the-queen-thought-that-was-too-on-the-nose

原作者:Obselescence

 

我真的希望自己叫幻·G·灵(Chanin G .Ling),但我猜大概女王是觉得这个名字贴切过头了。

===========================

你好啊,朋友!我的名字是柠柠萌哨(Lemony Cutewhistle)。我是一个普通的小马。

这是个谎话。其实我是个幻形灵,我骗了你。真是对不起。作为幻形灵我很擅长说谎,所以我是个老练的撒谎家。不过这也是谎话。我并不擅长说谎。上面就是很好的例子。

说实话,我讨厌欺骗。自从了解到友谊的真谛后我足足花了两天去憎恨它。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二早晨,当普通小马·蛋糕夫人给了我十三个蛋糕后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当然是免费的啦,”她这么说。“这叫‘一打’杯糕,亲爱的。”

刚开始我还以为她疯了。该不会是我从小马镇的马身上吸取了太多爱意,让他们都疯掉了吧。我坚持告诉她“一打”应该是十二个,而不是十三个。可她还是坚持这么说,说我还是可以吃那第十三个杯糕。在那一刻我猛然顿悟了。她的慷慨如同长矛般刺穿了我的心,但她并没有像真矛一样杀掉我,而是扼杀了我撒谎的恶习。我必须真诚地对待这些小马,就如同她们那般对我一样。我的心必须澄如明镜。

我大概太心急了。一个真正的故事总该从开头讲起,所以这才会被称之为是“开始”。那么现在就让我讲给你听吧。

我最初的意识是黏糊糊的。因为我和所有幻形灵一样都是从卵里孵出来的。卵都是黏糊糊的。你会记住这个事实的。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哭唧唧的幼虫,但我清楚地记得和她的第一次见面。那一刻女王俯视着我,就像一个女王该有的那般容光焕发美丽动马,然后她说,“没有明显缺陷。”在拿到十三个蛋糕前,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

我很快就长成了虫巢的雄蜂,女王指派我去照顾新生幼虫。因为经常和卵打交道,我总是黏糊糊的。我希望你能记住它们的黏糊,因为这个事实和当下息息相关。那时是我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我把营养液涂在卵上以确保里面正在发育的幼虫能正常成长。我深情地回想它们。哦,这段没有额外指派的日子里我不需要决定什么复杂的事情。但它仿佛是个预兆。因为我最终不得不做出非常复杂的决定。

在为虫巢服务的第三年结束时,我迎来了我的中年危机。女王指派我前往小马国。尽管我恳求继续做一个看护,但所有中年幻形灵毫无例外都要被分配到小马的国土上。你瞧,虽然我不是一个普通小马,但我也是一个普通的幻形灵。我的任务是冒险前往小马镇,伪装成一个小马,然后为了虫巢的荣耀吸光他们的爱意。这对幻形灵来说是很正常的。

我怀着极大的忧虑接受了这个任务。“我的女王啊,“我祈求道。“我不能承担这个任务!我以前从未见过小马啊!“

女王用她伟大的智慧仔细考虑了我的请求。回答虫巢中的提问是她的职责,她的判断力已被几十年的经验磨练的老练异常。我当时还想我的问题肯定能引起她的共鸣。她啜饮着爱意奶昔若有所思地靠在宝座上,然后宣布道,“与我无关。“

判决就这样决定了。

我还记得第一次踏上前往小马镇的旅途时非常紧张。我的指示和目标都和明确,但我总是能感到一种莫名的焦虑。我将会作为一个陆马,取名为柠柠萌哨。女王向我保证这是一个小马该有的名字,但我又不是什么小马啊。你也许会说我已经说了好多次了。小马镇的小马们会接纳我这个伪装成小马的幻形灵吗?我没法知道。

“你们好啊!”我一开始向一小群小马问候。“我是柠柠萌哨,从马哈顿来的!你们介意我在你们镇上转转吗?”

小马们紧张地面面相觑。那时我还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小马之间没有相互识别名称和所属虫巢然后请求指示的习惯。我是不是过早暴露了自己不是一个小马的事实?他们会向虫巢里对待间谍那样用粘液把我包起来抽干我的血淋巴吗?我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了。

小马们转向我。他们准备说些什么,但是被一个比他们所有马加起来都要粉嫩的小马打断了。“你好吖!”那个超粉的小马摇着我的蹄子说道。“我是萍琪派,来自小马镇!我当然乐意带你在这里转转啦!”

起初我想知道这个萍琪派是不是幻形灵的同伴,因为她的名字几乎和我一样显而易见。但我在她身上闻不到任何幻形灵的信息素,所以我确定她并不是幻形灵。她就是个普通的小马,来吸纳我到她的虫巢来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在这个陌生的城镇里我不仅有了个向导,还有了个完美的普通小马范本,我可以借此来模仿他们的行为。

粉色的萍琪派拖着我在镇上漫无目的地转悠,告诉我名字的速度比我记得还要快。“这是方糖甜点屋!”她指向一个巨大的蛋糕说。“那是羽毛笔和沙发店,这是图书馆,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让你看看!”

我确实看了,记住了所有我记得住的信息。“方糖甜点屋,”我平静地重复着。“沙发和羽毛笔,图书馆。没有什么特别的。”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像萍琪派那样了解这一切,但我很感激她能把这些告诉我。

告别了建筑后她又把小马们的名字列了出来。“这是小呆!”她喊道。“那是乔!这是一朵云彩!”

我不禁注意到其他小马正盯着我们看。我知道这不是个好兆头。“萍琪派,”我低声对我的小马向导说。“也许你应该小点声?我们已经引起太多注意了!”

“我知道啊!那不是很棒吗?”她继续说着名字。“那是天琴!这是门!还有这是暮暮!嗨暮暮!”

“暮暮?”听到这个名字时我愣住了。“暮光闪闪?”虫巢著名的敌马!就是她看穿了女王的伪装毁了我们入侵马国的计划。我咒骂着自己怎么这么快就引起了这么号马的注意。如果有什么小马能看穿我的重重伪装看透我幻形灵的真面目,那一定是暮光闪闪无误。

她以惊马的速度朝我们跑来。“嗨萍琪!”她看向萍琪派说道。然后她看向了我。“这位是?”

“柠柠萌哨!”萍琪派兴奋地说着然后抱住了我。我震惊不已,因为我觉得我们已经和睦相处了。真搞不懂为什么我会挑起这种肆无忌惮的侵犯行为。接着她表明的立场就更让我震惊了。“我们是朋友!”

我相信自己就在那一刻意识到萍琪派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马,我不该以她为样板。因为她真是太反复无常了。

暮光闪闪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露出了笑容。“嗯,我想萍琪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很高兴见到你,呃...柠柠萌哨,对吗?”她似乎对我的小马名称很困惑。

“是的,我就是柠柠萌哨,”我很担心她会不会随时认出我的真面目。“这是个外文名。我来自马哈顿。”

“这样...啊,”暮光再次望向萍琪。“你们两个可不要惹麻烦哦。”

萍琪派笑了。“萍琪毒誓在上,我们不会闯祸的,暮暮!诚心发誓飞呀飞。”她在胸口划了个十字很显然希望自己能飞起来。但她不能,因为她是个陆马。“眼里塞个纸杯糕!”她边说边把一只蹄子捅进眼窝里。

“那个,萍琪派,”我对她说。“那是你的蹄子。不是杯糕。”

萍琪派笑的更灿烂了。“看到了吗暮暮?多有意思啊!”

“好好好,”暮光也笑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她拍了拍翅膀,朝天空飞走了。我猜她作为公主是不得不去平息各种骚乱的。看到她离开后我简直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欣慰之情。我似乎逃离了她那臭名昭著的洞察力,至少目前如此。这不会是我最后一次与可疑的小马近距离接触,但为了故事简短我将避免提起他们的名字。更何况我都把它们给忘光了。

托萍琪派的福我认识了很多小马和当地建筑。我也被介绍给了一个名叫苹果杰克的小马,她将会给我在小马镇虫巢的市场提供一个合适的职位。

“所以,你是叫 柠柠萌哨 吧,”她见到我时这么说。“你确定吗伙计?”

“是的,”为了这份卑微的工作我撒了个谎。“我会很努力工作的。这能给我带来价值。”

“好吧,只要你愿意努力工作...”她对我精细设计的简历嗤之以鼻。我的推荐信也全都是谎言。我依旧为这些谎言感到羞耻。“既然塞拉斯蒂娅公主亲自推荐...那么欢迎来到香甜苹果园!”苹果杰克微笑着伸出了蹄子。我把简历放在了这只蹄上。协议达成。

我再次承担起看护的任务。苹果树很像卵,但不像卵那么黏糊糊。我把肥料的粘液倒在果树根上,剪掉残缺的枝条,给它们讲睡前故事,就像其他看护那样。作为回报,苹果杰克允许我睡在谷仓里。那是个很大的谷仓,里面堆满了干草和朽木。要不是它们没那么黏糊糊,这里还真像我在虫巢里的卧室呢。

正如我在虫巢里的工作一样,我的服务也得到了回报。苹果杰克付给我一些没有任何营养价值的亮闪闪金属片。一开始我还怀疑她在骗我,因为这些片片很明显不是拿来吃的。但之后我看到小马们用这种东西交换食物,不过那些食物对我来说也没有营养价值。我只能从方糖甜点屋买些糕点,他们声称这些糕点是用爱烘焙而成的,对此我深表怀疑。

我在小马镇的一年就这么过去了。我像一个普通的小马一样和那些普通的小马一起生活,很快我就和一个普通的小马没什么区别了。我一直以他们的爱意为食。我玩他们的游戏,参加他们的派对,还有些闹剧会在我几乎忘却友谊的真谛前告诫我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我很快意识到小马们并不经常撒谎,那些谎言对已经撒了足够多谎的我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于是我收获了小马们的友谊,我也因此只用一打杯糕的钱买了十三个杯糕。

现在我们成为了真正的朋友。我是一个真朋友,而一个真朋友除非是后果小到可以忽略(这应该依照当时的情况来决定),其余情况都是不能说谎的。但我并不是生长在这么样的环境中的。毕竟我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马。

即便是现在,谎言的负罪感依旧沉重地压在我的心头。我在苹果家的谷仓里度过了无数日夜,因为担心“对朋友说谎”这件事,我是靠吸吮小啮齿动物的血淋巴过活的。萍琪派、苹果杰克,甚至还有暮光闪闪;她们已经接纳我作为她们中的一份子,就好像我分泌着和她们所在的虫巢相同的信息素一般。在认识她们的过程中,我一直把自己包裹在那个“来自马哈顿的卑微陆马柠柠萌哨”的谎言中。不,这也是一个谎言。我不正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中吗。这样听起来顺耳多了。

最后我终于忍无可忍了。“听着,听着!”因为我要在五点开始工作,我就在凌晨三点向镇上的居民们大喊。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宣布!今晚所有马都要在礼堂集合!”一个罐头从窗户里扔向我。但我也因此知道我的声音被听见了。

就是今晚。我来到了镇礼堂。小马们齐聚在讲台前期待着我将要说出的事。他们不知道我会卸下伪装。因为现在我们是朋友,是真正的朋友!我的心必须澄如明镜,不然我们的友谊也只是一团谎言。当我走上讲台时马群一片寂静。他们紧张地看着我,我也很紧张。我紧张地吐了出来,马群发出厌恶的嘀咕声。很好,现在他们是时候迎接真正的丑恶了。

“小马镇的诸位!”我对他们说道。“今年我和你们大家度过了快乐的一年。虽然对这个镇子来说我只是个陌生来客,你们却敞开心扉接纳我成为你们的一员。对此我感激不尽!”我再次因紧张吐了出来。但这次我走下讲台离麦克风远了点,保持了点风度。”但是我一直向你们隐瞒了一个秘密。这是我一直向你们隐瞒的真相。”

小马们摒住了呼吸。究竟是什么秘密呢?

“如你们所见,”我继续说道,“我不是来自马哈顿的陆马柠柠萌哨。我从来都不是什么马哈顿虫巢的柠柠萌哨。我是一个普通虫巢的幻形灵。对不起。”

马群一片寂静。然后一声低语响起,小马们开始窃窃私语。但马群后传来了云宝黛西的声音。她大声喊道。

嗷,得了吧

“我知道这对你们来说一定很难等...唉?”

这不是我意料中的反应。

“你从来都没伪装啊,笨蛋!”她飞到前面继续说道。“我们早就知道了!”

“啊。”我低头看向马群。他们也回看向我。“但你们从来没说过啊?”

坐在前排的暮光闪闪说话了。“你是个从不掩饰的幻形灵。”她耸耸肩。“我们还以为你知道呢?”

马群传来附和的嘀咕。他们还真以为我知道。

“你在婚礼宾客名单上写的名字是‘雄蜂713号’,”倔驴说道。“这还真能是个合法的名字不成?”

车厘子小姐也补充说。“在你冲进着火的校舍时喊的是‘幼虫有危险’!“她说。“你拯救蚂蚁农场的恩情我们班无以为报!”

“当我向你表白我浓烈的热情时你吸走了我的爱意!”翩飞也插嘴说。“记得我们的约会在星期五哦!”

“哦。”毒液萦绕在我的眼眶中。原来我的朋友们,一直都知道啊。他们爱着并接纳着我·柠柠萌哨,不仅仅是身为普通的小马,也是身为普通的幻形灵的我。“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知道该说什么!”萍琪派嚷道。“派对时间到!”

派对就这么开始了。

* * *

我不记得自己喝了两加仑潘趣酒后发生了什么。但是在那一晚我明白了友谊的真正含义。朋友之间的情谊并非浮于表面的吸引力,而是因为即使是幻形灵的伪装也掩盖不了的一些东西。我怎么也猜不出那究竟是什么。不是没有提示,就像填字游戏里经常撞见的那种情况那样。

我现在坐在苹果树底,把袋子里的肥料粘液揉进土壤中。这是一份不错的工作,我亲切的雇主苹果杰克也给了我不少报酬。今晚我要去参加萍琪派主办的派对。它一定会很有趣的。这不是谎言。我们会畅饮、玩耍,享乐,直到夜晚结束。距离我身为雄蜂的寿命耗尽以及回归虫巢还有两年时间。那可不有趣。我不想去思考那些,所以我就没继续去想了。我现在,以及我的余生,都是小马镇居民柠柠萌哨。我的确是个幻形灵,但我也是个普通的小马。

谢谢你听我讲故事。

thumb_up4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灭世还山水 Lv.3 独角兽
评论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原来一开始就没有伪装啊

3 月 25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