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我的室友是傲娇夜骐!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4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8-10-07 • 6人收藏 • 977人看过

thumb (39).png

Tsundere Midnight and Anon

我的室友是傲娇夜骐!


作者:Clon66

原文:http://batponies.wikia.com/wiki/Bat_Ponies_Wiki

译者:NightScream

译者言:这是关于 Midnight Blossom 和她的人类室友的温馨短篇。


* * * 


  等尖啸回来了,我非得跟这个推荐这鬼地方的家伙好好谈谈不可。这四个月实在是漫长得难以忍受,腐烂的地板,漏水的管道,损坏的淋浴,还有一扇出入几乎都浴血战斗的烂门。甚至连我的室友也是个难以忍受的泼妇。夜来香从来都不干她应该干的那份家务,只要她一有机会就把这些麻烦全都甩给我。至少今天是属于我自己的,在夜来香去加班的时候,我终于可以认真工作干点有实际意义的活儿了。

  正当我在进行铺设新的硬木地板的收尾工作时,我听到前门开了,然后就是叮叮当当的沉重金属碰撞声。哦,今天真好,我真应该去看看我会不会出门就遭抢。一闻见卫兵铠甲上防锈油的芳香,我就明白我大难临头了。

  “喂!地板这是怎么回事!?”

  当我一边走进起居室一边对迫在眉睫的交流提心吊胆的时候,我一眼就看见我室友又怒又疑,一脸的官司样。哪怕我实际上有点喜欢她皱着眉头生气的样子,这结果对我而言也从来没好过。

  “我换了新的硬木,每次我从烂木头地板上走的时候裂缝都嘎吱嘎吱响得我都烦死了。怎么啦,你怎么没去上班?”

  我问这个干吗?我八成是吸多了地板蜡的味儿脑子发晕了。

  “我有我副官替我代班呢,他在第四次六月大餐里还欠我的情。你没碰我房间,对吧?”

  靠!

  “对,我碰了。我本来希望在你下班之前把所有的事儿都办好。我知道你最近忙得要命,还以为这对你而言是个惊喜呢。”

  “搞什么啊!我都跟你说过绝对不许进我的房间!而且谁说你可以随便乱改东西了!”

  好吧,这场对话的剩余部分基本上是她关于我有多蠢而且该对她没有把我一蹄子踢出去而如何感激涕零的专题讲座。我的好心就这样被她当做了驴肝肺,当初我干嘛要抱什么期望?当夜来香对我大放厥词完毕之后,她就回房间去……我才懒得管她在她窝里干啥。至少在晚餐之前我还能修好厨房的新管道以及卧室的淋浴。于是我打包好工具,看来对付那见鬼的破门只好另找时间了。

  我实在不知道我是不是内心在暗地里享受,或者我只是比较粗神经。但是我决定去问问夜来香晚餐想吃啥。当我走近她房间的门时,我听到里面在沙沙作响,还有一声抽屉被关上的声音。

  “嘿,你今晚想吃什么?我可以再做粗通心粉,粗通心粉你总不能再挑毛病了吧?”

  房门敞开了,只是一道缝隙而已。让我能看见里面露出了她的一只眼睛。那视线似乎能直接把我钻个对穿,我猜夜骐莫非还有镭射眼能力?

  “我想要披萨和啤酒,还不快去买来。”

  在之前跟我闹了这么多别扭之后,她还使唤我给她出去买东西吃!到底会不会说小马话啊!我跑这么一趟腿就为了买份披萨!有时候我都在猜她到底把我当什么了,室友?还是奴仆?

  正当我在便利商店里提着一个购物袋排队的时候,我不由得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我干嘛给自己找这些事?我真那么悲催吗?或者这就是我唯一能获得的沟通和交流?毕竟,我唯一的容身之地就是林荫镇。说到底,就算是我拿着公主签署的小马国居住许可证,还是没几只小马会乐意把房子租给一只没毛的猴子。他喵的,我讨厌死这个称呼了。

  坐在客厅里看着夜来香满嘴掉着起司渣子喷着啤酒沫子,搞得一地都是。我真想知道结果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当我头一次到这里遇见她的时候,我觉得她作为一只会说话的可爱小马来还挺有魅力的,而且要是她不那么粗鲁的话也挺不错。我尽我所能表现得很礼貌,甚至破格答应给她做工作午餐。也许我只是太多心了,她可能只是需要个室友而已,而我是她唯一的选择。把她和我换个位子,我也会超级不爽的。

  “嘿,夜来香,今天的报纸还有吗?”

  她的回应方式是随随便便地把报纸朝我这边一扔,这交情真够意思。我翻阅着报纸,注意到一些公寓的诚征室友的广告,有些看起来还非常迫切。于是我抓起一支笔,开始在一些更便宜的栏目下打出勾选线。想做出选择,我还得花上几天工夫,但是这好歹让我有了点儿事做。然后我只是在上床睡觉之前一边看着漫画一边把晚餐吃完。

  “嘿,你以为你要堡去哪里?”

  真棒,饭后表演开始了。

  “又怎么啦,夜来香?我累得要命,要去睡觉了。”

  “少来则套!我好无聊,无聊史啦!还不过来陪偶玩!”

  这死婆娘脑子八成是坏掉了。

  “这都很晚了,你也该睡觉去了。你都已经醉得不轻了!”

  “不要啦~~~陪~偶~玩~啦~~~!”

  在我往卧室走的时候,夜来香就这么一直死抱着我大腿不放被我拖在后面。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给她买啤酒了。好不容易把她从我身上撕了下来,我总算是没惹多大麻烦就回到了房间里。我能听得见她在外面大声闹腾了好一阵子,但是最后还是消停下来了。没多久我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希望这是个漫长的好梦。

  结果我真不走运,一大早我就被早上有谁在做饭的声音吵醒了,或者更准确地说,被平底锅和铁盘子组装成的变形金刚在战斗的声音吵醒了……不然就是在跳舞?我也不知道。我穿上衣服,蹑手蹑脚地走向厨房,以为会看到一个拼凑起来的杀人机器之类的东西。结果我没想到的是居然看到了夜来香正在里面做早餐,我简直不敢相信,但是这千真万确。她到底是怎么把我们收拾起来的锅碗瓢盆找出来的?真是个千古谜团。

  “你在干嘛?”

  看起来她稍稍吓了一跳,但是马上就神态如常地转过身来。她穿着一条围裙,你别说,光是看样子还真可爱。

  “我当然是在做早餐,不然还能是在干嘛?坐下来快点吃,免得凉了。我又不是为了好玩才做这些的。”

  我猜我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吃吧,反正今天早上我也不用做早饭了。于是我坐下来,夜来香放了满满一盘子煎饼在餐桌上。出乎我意料之外,这味道还挺不错,我忍不住猜想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味道真不错啊,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还会做饭。”

  我想我看到她在脸红,但是从逻辑上讲,那不太可能。她可能只是还没从宿醉中完全醒过来而已。

  “废话,我当然知道怎么做饭!我只是不屑于自吹自擂我的众多才华而已。”

  “不管怎么样,多谢你的早餐啦。要是你不想洗碗的话就放到水池里去,我回头会清理的。我先得把那扇见鬼的破门给修好了,当然,如果没冒犯您的话。”

  这句话似乎把夜来香给惹得不爽了。

  “随你便,你都已经把地板给糟蹋掉了,随便你再怎么糟蹋门吧!”

  谢天谢地,这对话结束了。我拿来工具,以良好的古典礼仪瞪视着前门。

  “好吧,你这讨人嫌的破木头片子,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我今天正感觉良好呢!”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展开了一场难以言喻的壮烈战斗。最后,我傲然屹立在那扇败北的破门的尸体上。推拉了新门几次,测试了一下,简直开心得不能更开心了。这下子我再也不用走后门或者爬窗户了,再也不用!在拖着我的一大堆家伙回我房间的时候,我发现厨房居然已经被清洁过了。今天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要天象大乱了吗?路过夜来香的房间门时,我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像是……哭声?那怎么可能,夜来香才不是这种哭泣包呢,我猜她只是在读女孩子们喜欢读的那种感伤性质的催泪小说罢了。

  把我的工具放好之后,我转了一圈,寻找之前我看过的公寓广告,结果哪里都找不到,而且客厅居然也被打扫了个干净,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这到底是夜来香干的,还是什么魔法守屋精灵之类的?肯定是守屋精灵和鬼怪。之前和那扇破门殊死搏斗的昂扬斗志还没消退,我决定铤而走险去问问夜来香有没有看到那份报纸。于是我到她门前敲了敲门,开始玩火。

  “不好意思打扰你啦,但是你有没有看见昨晚的报纸?”

  门突然开了,露出了夜来香,她看上去很……凌乱?

  “没有!”

  然后她直接在我脸前把门摔上。我本来预料会有些阻碍,但不是这样的。哪怕是对她而言,这也有点过分了。

  “嘿,你还好吗?”

  门甚至都没有开,就听见她在里面吼。

  “好得很!少管我!”

  决定还是别触霉头的好,我滚蛋回到客厅去。做了个填字游戏,然后又试着看一本书,但是很快我就腻味了。或许我可以出去呼吸点儿新鲜空气,于是我抓起一件夹克,出门散步去了。

  林荫镇露娜纪念公园是一个适合安静地放松的好地方。盛开的鲜花,果实累累的果树,让这地方充满了沁人心脾的芳香。坐在长椅上,我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路过的小马们。除了来来往往的夜骐们,我还看到了几只陆马和独角兽。挺奇怪的,不过他们都身边都陪着其他的夜骐。肯定是来访的朋友啥的。有这样的朋友真是好事。我唯一认识的夜骐就是夜来香,而我也不得不承认,当她不当泼妇的时候还真是挺不错的。

  我的凝思被两只从身边撒着欢跑过的小幼驹打断了。看来是一只小雌驹追着一只小雄驹,而且在开心地尖叫着什么我听不出来的东西。这俩小家伙真可爱,但是当他们在其他小马身边四处乱钻的时候,我似乎是唯一一个有这种想法的家伙。我决定还是安稳坐着享受这一天剩下的时光好了。

  直到黄昏时分,我才醒过来。发现自己还是安安稳稳地坐在公园长椅上。看起来和那扇破门大战三百回合真是让我筋疲力尽了。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回家的路上我顺便去了一趟糖果店,幸亏那里还在营业,于是我买了些水果蛋糕杯。我注意到每次我拿到样品盒子,在我能眨眼之前就有两个蛋糕消失得无影无踪,于是我确定这里肯定有鬼怪之类的东西在作祟。但愿这会让夜来香的心情有所好转到唠叨我的地步,而不是对我大吼大叫。真有意思,越是想到这些,我反倒觉得和她住在一起越有乐子了。哈,不知怎么的,我们玩牌或者哪怕是冷场的时候,现在也让我觉得特别好玩了。不过,我也希望她那个冷冰冰的态度也时常能尽量热乎热乎。

  我开了前门,一如既往地朝着门里面笑嘻嘻,大声宣布着我的归来。

  “哦,夜来香!我回来啦!还给你带了好吃的!趁着还没消失快点看看我给你带了什……”

  话还没说完,周围树上的鸟儿们一下子停止了鸣叫,呼啦一下子飞走了。夜来香正扑在我胸前,脸埋进了我的胸口。我懵了。

  “呃……你在练橄榄球后卫的阻挡动作吗?”

  她把脸埋在我的衬衫里轻声地说着什么,声音轻到我完全听不明白。

  “我听不清你,要是你把脸从我衣服上拿开的话,说不定会更容易交流一些。”

  她抬起头凝望着我的眼睛,她一直在哭,这对我而言倒是新鲜体验。她重复了她的话,但声音依然很低。

  “我还以为你走了。”

  “我是走了,我出去散步,然后在公园长椅上打了个盹,结果睡熟了。不过别担心那个了。你忠实的仆从已经回来了,甚至还给你捎带了蛋糕杯,瞧!”

  在我说话的时候,她好像在打哆嗦,眼睛也泪汪汪的。

  “我……我看了报纸,看到你圈的广告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我还以为……我把你给轰走了……”

  之前我就觉得她的反应有点极端,但是我还真没想过是怎么回事。

  “不会啦,虽然我也考虑过。……你是要在沙发上跟我谈,还是在我胸口上?”

  她满脸尴尬地跳了起来,飞到了沙发上。我把蛋糕盒子递给她,然后坐在她身边。她在一个蛋糕杯上咬了一小口,静静地什么话也不说。我们就这么一直沉默地坐着,直到她第一个打破了寂静。

  “谢啦。”

  “没关系。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稍稍停顿了一下,她把那温柔的样子扔到了一边。现在她的样子比较像是平时的她了。

  “你……你在说什么啊,要、要是你走了,我自己可交不起房租。所以……我、我就有点慌了。我刚刚就只是有点失去理智了而已。”

  “这种屁话我半个字都不信,拜托,老实坦诚一次难道会死么?”

  她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蹄子看,深深地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寻找合适的词汇。

  “只是……我以前从没有和谁成为真正的朋友。在工作的时候,我也没有朋友,他们都不习惯和上司太和气。其他几个队长下了班都有自己的朋友和家庭,我学校的校友也都有她们自己的生活,毕业之后,我们也没有什么更多的来往了。不,我们从一开始可能就没多亲近。但是,你却留了下来,就算我对你那么刻薄,你还是忍受着我的粗鲁,为我做了这么些事。从来没有谁曾经这样对待我,我……我真害怕失去你。”

  说句老实话,我是很惊讶,但是没我想的那么惊讶。毕竟我和她情况很类似,没有朋友,自从我到了这里之后就一直在流浪。夜来香可能是个顽固不化,粗鲁无礼,冷漠高傲的家伙,但是从始至终,她无论何时都会准备纸牌游戏和下棋什么的陪着我。我伸开双臂搂住她,给了她一个宽慰的拥抱。

  “没事的,夜来香,要是我不喜欢你的话,那我早就会离开了。现在我哪儿也不会去的,所以放心吧,不要担心我的事,好吗?好啦好啦,来吧,时候不早了,我们都得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好好收拾。”

  她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把点心收起来,朝她房间走去。我精疲力竭地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填字游戏书放在桌子上,想试试看能不能在上床之前来一局。就在我完成之际,一个蛋糕杯从天而降,撞到我脑袋上。我抬起头来,看到夜来香正站在走廊那边。

  “我不喜欢芒果味儿的,下回别搞错了!”

  我差点就抱怨出来了,但是在她溜回房间的时候,我留意了到她脸上掠过的微笑。我从厨房抄起一块毛巾开始收拾残局,毫无疑问,这得花点工夫,但是我觉得,这个地方终于开始有点家庭的气氛了。


THE END


回复 我的室友是傲娇夜骐!

人类跑到小马国?

回复 我的室友是傲娇夜骐!

封面咋了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3
回复 我的室友是傲娇夜骐!

回复#2 @ponyma_673885 :

估计是放图的服务器出问题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