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褐发青皮独角兽,深蓝眼睛单马尾。 近期未更事有因,详情请见博客中。

【短篇】假戏真做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E

assessment共 8,688 字

publish于 2018-11-18 发表

pageview共 1,571 人看过

loyalty共 8 人收藏

chat共 15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3 人评价

4.9 star

5
92% 4
8%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005AwwKlzy7adjv4qNG20&690.jpg

本文写于17年4月11日,原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13290590102wwcw.html


暮光闪闪向来是很热心的,当她得知云宝身边没有什么书籍储备时,她就亲自搬了几本沉甸甸的书放到后者的家里。云宝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会好好利用它们。然而几天之后,在暮暮再度拜访云宝住宅时,她注意到那摞书依旧原封不动地放在先前的位置。

“云宝,”暮暮皱起眉头,问道,“你说过,‘我会好好利用它们的’,为什么我没看出任何实际表现啊?”

“噢,你给我这堆书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装饰我的客厅吗?”黛西眨巴着眼皮,装作很无辜地看着她,“你看它们摆放在这儿,把屋子装扮得多华丽啊!”

天角兽一时语塞。她有些气呼呼地盯着对面那双清纯的玫瑰色瞳孔,义正言辞地讲道,“书是用来看的,黛西。你是否觉得你应该通过书本,来增长些知识,对不对?当初在飞行学院毕业时文化课险些挂科的教训难道被你忘记啦?所以,烦请你纡尊降贵地高抬贵蹄翻翻这几本微不足道的书,好不好?”

“没门。”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云宝一跃而起,在空中扑扇着翅膀拒绝道,“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看这些个枯燥的字句。现在我有急事先走一步了,再见。”她向窗外冲去。

“你要忙什么?”暮暮张开翅膀追上去。

“忙着睡觉。”云宝的这句回答使她回忆起当年她初到小马镇那段时期里发生的“抢票事件”的前夕,于是她自然而然地猜到了接下来的话:“阿杰家边上的苹果树躺上去可舒服了,你要不要试试看?”

“不行,云宝,你至少给我看一页书才能离开!”暮暮大声叫嚷道。她非常不喜欢这种油嘴滑舌。

话音未落,她就看到云宝宛如一道飞驰的闪电,迅速在她面前一晃而过,而又在瞬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后她目睹了远处天边一个崭新的闪电音爆的绽放,以及远远传来的“我要是不呢~”这样若有若无的回音。

 

暮光闪闪花了三个晚上的时间,来找用于快速提升飞行速度的魔法。不幸的是,她没有如愿以偿。不过,她找到了另外一本有用的书籍。书中的咒语能让被指定的小马疯狂迷恋上他第一眼所看到的东西。暮光闪闪心想,倘若她对书本施加魔咒,让原本不屑一顾的云宝对其着迷,以致于迫不及待把它们看完,学习尽其中的知识,那么结果,会不会皆大欢喜呢?

她觉得这个计划天衣无缝,对于实践,已经跃跃欲试。

有一天,她抓到了四处躲她的云宝黛西,哄她道为之准备了一个天大的惊喜,就是那种比最棒的惊喜还要酷上20%的那种。云宝黛西将信将疑地戴上了暮暮提供的眼罩,在她的领导下前往目的地。

“你可不要偷看噢!”暮光闪闪忍住笑声,一步一步牵着黛西的蹄子,走进了城堡的图书室里。这里堆积的汗牛充栋的书籍,全都在严阵以待地恭候她们的到来。“我们到了,相信你一定会爱死它们的。”暮暮大声地说道,取下了眼罩,以掩盖自己难以自控的笑声。

按照计划,云宝摘下被附了魔的眼罩后,就会对第一眼所看到的书本喜不自胜。可是,大概是被黑暗遮蔽了太久的缘故,面对书室里吊灯突如其来的光线,云宝的眼皮刚眯开一条缝就立刻被刺激得闭上了,她旋即把身子转向背后,瓮声瓮气地问道:“到底是什么啊?”

此时的暮光闪闪恰好面对面朝着她,在刚要说“快把你的头转回去的”前一刹那,云宝突然毫无征兆地睁开了双眼。

 

 

“所以,黛西,”暮光闪闪的脸就像一张白纸般,毫无波澜。她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还打算在我身上靠多久?”

“我想,这个时间的长度应该是‘永远’。”蓝色天马微微抬起头,但肩膀以下的部位全都趴在伏案写作的暮光闪闪身上,如胶似漆。她玫瑰色瞳孔里散发出的脉脉含情的目光再一次让暮暮毛骨悚然。

“不,云宝。”暮光闪闪再也笑不出来了,她意识到事态有多严重:原计划是让云宝一发不可收拾地迷恋上书本,但她只做成功了前半部分,而后半部分的对象,却不偏不倚地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换句话讲,眼前这只飞马,正在疯狂地迷恋着她自己!

把你的蹄子松开。”暮光闪闪命令道,她说着去扳云宝的前肢。

“不嘛,暮暮,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云宝忽然用一种与自己性格格格不入的、类似于撒娇的嗓音尖叫道,同时也抱(勒)紧了暮光闪闪的肚皮。可怜的暮暮差一点成为马国历史上第一位因为窒息而夭折的天角兽。在强大的收缩力之下,她的眼珠子被涨得和乒乓球那样大,过了好一会才复原。

暮暮喘着气,心里直作呕,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被肉麻的话给恶心到的。她忽然灵机一动,找到了个摆脱对方的借口:“云宝,你看外边天都黑了。再不回家去,路上得有多危险呐!”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哄小孩子。

暮暮感到自己身上的重量消失了,如释重负的快感让她欣喜不已。云宝朝窗外看了看,天色确实不早了,她恋恋不舍地说道:“看来真的得离开了呢…那么…晚安….暮暮?”

“晚安!”暮光闪闪似笑非笑地向她挥舞着蹄子,“愿露娜庇佑你做个好梦!”

她看着云宝拖着沉甸甸的身躯向门口挪了几步,忽然对方又像录像带倒放一样退了回来,重新站回离她仅有一蹄距离的位置,惨兮兮地问道:“暮暮….你会想我么?”

“会!当然会!”暮光闪闪耐着性子说道。距离之近使她险些把嘴唇贴到云宝的脸上。随后她又用魔法将后者提溜起来倒转个身面朝大门。“快回家吧,云宝!一觉过后,你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但愿如此。她咽了口唾沫。

天马慢腾腾地走到门口,时不时往后依依不舍地张望,暮光闪闪则在后边强颜欢笑地挥舞着前蹄。终于,云宝伸展开翅膀,凌空一跃——蹿到了天角兽面前,低声下气地说道:“不行啊,暮暮,外边太黑了,我好害怕。你能送送人家么?….

暮光闪闪看着西方天际中旖旎的落日,愤怒仿佛熔岩般在她全身上下涌动。她面部的青筋像虬龙般的扭动起来,怒气在血管和气管之间贲张。她气急败坏地大吼道:“好啊!我这就送送你!

她的独角开始发亮,一阵强烈的闪光之后,无比惊讶的云宝黛西凭空消失了。

“回你的…老窝去吧!”她气喘吁吁地说道。哪怕是首屈一指的天角兽,长距离的传送魔法还是会消耗其大量精力。“这下…总没事了吧。”

“暮暮。”她听见还有个声音在呼唤着她的名字,不由地大吃一惊:

“什么?!”

“这就是对待好朋友的正确做法吗?”她看见星光熠熠从一旁的黑暗中走出来,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噢,该死,又是这种神色,暮光闪闪一见它就心烦意乱。“不,不,星光,”暮暮摸着额头摇晃着脑袋,一边叹息道,“相信我,这不可能是正确的与朋友相处之道。”

“那你怎么…”星光熠熠的神情更加困惑了,这让暮暮原本零散的思绪搅成一团乱麻。她痛苦地闭上眼睛,想方设法把这场闹剧搪塞过去。

“暮暮?”星光好像察觉到了对方的异常,满怀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噢,是的,星光!”暮光闪闪猛得抬起头,一只蹄子搭在独角兽肩膀上,啼笑皆非的脸上眼睛一只大一只小。“这不是一般情况。哲学里有个方法论的表述是‘特殊矛盾特殊处理’,你知道吗?我正是这样做哩!什么?不知道,那我明天和你好好讲讲…”

导师的变化让星光吓得连退几步。她边说着“好的啊谢谢你了”边唯恐避之不及地逃回了一旁的黑暗之中。

 

 

清晨的第一声鸡鸣唤醒了暮光闪闪沉睡的脑袋,她抬起头,惬意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才平静地睁开了双眼。

几乎是在同一刹那,她平静的感觉灰飞烟灭了,因为她发现就在面前近在咫尺的位置,有一双玫瑰色的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突如其来的刺激把她吓得都飞到了天上。在认清事实后,她一下子变得怒不可遏:云宝!————

“暮暮,早上啊~~”云宝站在暮光闪闪的床上,仰着头,春光满面地打招呼道。暮暮甚至还能看见她眼睛里闪烁着的星星点点的光芒。

“云宝!你来干什么?谁指使你来的?你来这里多久了?你为什么要来这里?!”暮光闪闪怒气冲冲地连问四个问题以表达她的愤懑,尽管第一个和最后一个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

云宝眨巴着眼皮,甩了甩精心打扮过的鬃毛(塞拉斯蒂亚在上,她竟然懂这个!暮暮想),很天真地说道:“昨晚回去以后,人家想你想得连觉也睡不着噢!所以人家想出个两全其美的点子:搬到你的宫殿里来住,这样就能随时见到你啦!是不是很不错啊?”

这家伙不是云宝黛西。暮光闪闪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居高临下注视着眼前的这只矫揉造作的天马。但很快,她不得不接受了事实。

“不!——”暮光闪闪仰天长啸,随后颓唐地一头栽到枕头里,让短暂的黑暗麻痹了冲动的神经。

 

 

“暮暮,马哈顿有座桥刚刚修建好,邀请你去剪彩。”

“请拒绝它,我忙得很,抱歉。”暮光闪闪回应斯派克。

“暮暮,坎特拉城有个皇家会议需要你参与。”

“我没有时间,对不起。”

“暮暮,苹果鲁萨的牛仔大赛希望你莅临。”

“我没空。还有,牛仔大赛跟我有什么关系!?”

“暮暮,最近镇上开了家书店在搞促销打折哎…”

“什么?!在哪儿?….噢,我现在忙得抽不出身。可恶。”

“暮暮….

“斯派克!你能不能别再烦我了——”

“是我。”星光熠熠波澜不惊的口音顿时让天角兽尴尬不已。“你昨天晚上说,要向我传授特殊矛盾的知识的,”她满怀好奇地打量着像泡泡糖一样黏在暮暮背上的云宝黛西,空气里增添几分困惑,“这就是对待好朋友的正确做法吗?”

“星光,你希望我也对你这么做吗?”暮光闪闪忽然转过头,用一种耐马寻味的腔调反问道。她脸上诡异的微笑让星光不寒而栗,后者推辞着找了个借口,逃到了房间外边。

“暮暮..

“斯派克!不是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了吗?!没看见我忙得快要着火了吗?”

“暮暮,”斯派克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半空,“我见你在书房里忙活大半天了,好像是在找什么书。但貌似除了几声不耐烦的抱怨之外并没有别的收获。你能否告诉我,你究竟在找什么?如果力所能及,我一定会帮你的。”他字正腔圆的书面语听得暮光闪闪一愣一愣。

“斯派克,真的很感谢你。刚才的无礼我深表内疚,能获得你的理解和同情实属我的荣幸。我想找一本可以破除‘着迷魔法’的书籍,或者,一本能让小马在短时间内提升飞行速度的那种读物——至少要比我背上那家伙快。”她也换了副腔调。

云宝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于是把脸凑近暮暮耳朵旁,低声问道:“亲爱的,你要那书的原因是想和人家比翼双飞吧?没那么麻烦的,人家现在就可以蹄把蹄教你….”她的蹄子顺势摸了过来。

不!”暮光闪闪粗鲁地裆下了云宝的话头和蹄子,她表情变得非常难看,就像是刚吃进去一整条衣鱼的那种。“我要飞得快就是为了早日躲开你这只变态!究竟什么时候这魔法的时效才能过去啊?!”

 

 

当她发现着迷魔法是永久性的时,暮光闪闪脑里最后一根紧绷的弦被硬生生地给扯断了。她感到沮丧、恐怖,以及绝望。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冥思苦想了整一个晚上,终于在把自己逼疯和伤害朋友这两件事之间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如果你打败不了你的对手,那就加入他们!”暮光闪闪把布条蒙在了自己眼睛前。

 

 

“什么?”瑞瑞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她对自己的听力产生了怀疑,所以情不自禁地又问了一遍,“你是说,你要和云宝·黛西结婚?”

“事实上,是的。”暮光闪闪眯起眼睛微微一笑,但那丝毫掩饰不了她满脸通红的羞赧以及目光中闪耀的绵绵情意。

瑞瑞的眼珠子张得更大了,与之形成反差的是骤缩成玻璃珠般的瞳仁。她还是不敢相信,所以就半征求意见似的自我安慰道:“你说的云宝黛西,大概不是我们身边的那位吧?毕竟世界上同名同姓的小马多了去了…”

“事实上,是的。”暮光闪闪打断了她的想象。她接下来的举动彻底消除了瑞瑞的疑惑。暮暮冷不防地握住坐在旁边的云宝的一只蹄子,在其下意识地转过头的同一瞬间,将嘴唇凑过去,在对面一致的部位上,绽放了一个悠长的舌吻。她们彼此享受的神色看得独角兽猝不及防。

瑞瑞呆若木鸡地一动不动呆在原地长达三分钟。等她终于将掉到地上的下颚收回到正常水平时,她空洞洞的眼神里蕴含着的疑惑消失了。“我一定是精神失常了,”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听好,瑞瑞,在以后的日子里,千万不要熬个通宵看完一整部言情小说。不然有朝一日你还会看见自己两位同性好朋友互相接吻的。嗯,就是这样。”她自顾自说着,逃跑般地消失在了旋转木马屋的外边。

 

“什么?暮暮,你是说,你和云宝两厢情愿,并且打算在下个礼拜结婚?”萍琪派的语气里裹挟着不自信,但主要还是以喜悦为主。

“事实上,是的。”暮光闪闪回应着,一边嬉笑着阻扰云宝继续舔她的耳朵。

“噢,真棒!”萍琪派欢快地跳了起来,像个皮球似的在这对情侣周围蹦蹦跳跳。“好朋友之间就应该像这样亲密无间才好呢!对了,既然你们开了先例,那么,”她把头转向一侧,喜上眉梢,“阿杰,我也爱你!不如我们和她们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举办婚礼吧!”

苹果杰克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她闭上嘴巴,用了摇了摇头,粗声粗气地回答道:“不行,难道世界上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吗?”她见萍琪派听了她的话之后,鬃毛像放了气样一下子干瘪耷拉下来时,又有点于心不忍地补充道,“萍琪,别忘了你是我表妹啊(Apple to the core 那集的梗),虽然我也,呃,爱你,但是按照法律规定,我们是不能结婚的噢。”

“至于你们,”阿杰的绿眼睛闪着阴森森的荧光,在这对组合的全身上下扫描着,“我很好奇,是什么因素,导致你们的,呃,两厢情愿?”

“因为我爱她。”云宝抢先作答。与此同时她的蹄子顺势挽住了暮暮的腰身。她稍稍一用力,天角兽就亲昵地面对面靠在了她的身上。暮光闪闪蹄子按在对方的肩膀上,宛如小猫般的倚在她胸前磨蹭。她惬意地合上了眼皮,不忘补上一句:“事实上,我也是。”

“好。”阿杰摘下帽子,把它抓在蹄心里用力地捏着,目的是转移注意力,她生怕自己情绪一激动做出什么毁天灭地的事情。“我还想知道的是….

我们可以私奔,浪迹天涯海角!”身后的萍琪忽然兴奋地叫喊起来,“这样法律的边都碰不到我们啦,对不对,我亲爱的阿杰?”

“不行!”阿杰像是被蛇咬了一口,顷刻间大喊起来。旋即她又放低了音量,虔诚地把牛仔帽重新扣回脑袋上,瓮声瓮气地问道:“你们能保证这样的行为是出于自愿,并且不会干涉到我们其他几位之间的友谊和各自的生活作息吗?”

“当然。”她们为彼此心有灵犀的异口同声而倍感喜悦。在相视一笑后,暮暮和云宝又缠绵得如胶似漆。

“那我只能说,”阿杰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鼓作气地讲道:“提前祝你们幸福!婚礼那天我一定到场!”

萍琪派跳过来也说道:“婚礼的场地布置工作让我包揽了吧,我相信我能让你们过上一个永远、永远、永远难忘的婚礼庆典!”她两只眼珠像玻璃球似的在眼眶里转着圈,湛蓝的瞳孔又如同晶莹剔透的宝石。她悄悄对阿杰耳语道:“同时进行的还有我们的婚礼噢,小甜心~

“不行!”阿杰差点把天花板撞出个洞,她蹿到暮光闪闪面前飞快地为自己可能无法履行承诺而深感歉意,又答应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补偿她们。然后在眨眼睛一溜烟地跑了出去,连话音还在摇曳着它们的尾声。

“你看。她不是很会模仿我的本领吗?”萍琪派解释道,“这难道不也是爱情的表现吗?”

 

 

日月交替值岗七个轮回之后,那一天终于如期而来。婚礼在暮光闪闪的城堡中举办,前来赴会的小马不胜枚举。鲜花和彩带在墙壁与廊柱上交织,礼乐和赞美在客厅与会场洋溢。宾客们对这对新马的勇敢啧啧称奇,也为她们的兴奋而沾沾自喜。一切都在萍琪派精心安排下,有条不紊地进行。

上台前,星光熠熠找到了穿着婚纱的暮光闪闪,问了一个她认为最难以理解的关于友谊的困惑:“友谊的终点,难道就是爱情的开端吗?”

暮光闪闪笑着回答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可以这么说。但不完全正确。友谊的积累是爱情的接触,爱情的递变又能给友谊更为优质的深化。两者相互矛盾,同时又在斗争中上升….星光,我上场的时间到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

在众马殷切的注视和闪光灯跃动的注目下,暮光闪闪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心中的兴奋,风度翩翩地迈上那条花团锦簇的红地毯。这时,她看见她心爱的天马正站在彼端,用一种期盼,热烈,而又不乏渴望的眼神,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她。在一瞬间她忽然感到一缕难以言状的害怕,让她不敢再向前一步。以后她的这辈子,都要和这么一只天马度过了!她的心脏像小鹿一样扑通乱撞,仿佛要挣脱胸腔的束缚。但她又是在同一刹那克服了这种不良的情绪。于是,暮光闪闪抬起头,用自己的双眼坦然地迎接着对面的目光,将其热量毫无遗漏地保存在自己心里。她在无数对眼睛的注视下,优雅而又娴静地,踱上了舞台的正中央。

顷刻间,婚礼的音乐整齐划一地鸣响,悠扬的音符在大厅中翩跹。喧哗的讲话声顿时安静下来,在场所有宾客的注意力都一齐聚焦在台上。大家敛声屏气,密切留意着这意义非凡的每分每秒。

“….所以,新娘,你是否永远忠于新郎,无论富裕或是贫贱。尊贵或是卑微?”胖胖的司仪一本正经地望着暮光闪闪,答案千篇一律,他已经在她掩饰不住狂喜的脸上得知了。

“我愿意!”暮光闪闪羞涩着,但同时又勇敢地说出了这句话。全场在瞬间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鼓蹄声和欢呼声。尽管无论是谁都熟稔这条套路,但每只马都乐此不疲。银甲闪闪在此时一如既往地哭得稀里哗啦,边上好几只小马都劝不住他。

等大伙稍稍安静下来了一些,司仪转过身,面无表情地念着他的台词:“那么,新郎官。你是否愿意永远陪伴在这位新娘子身边,无论她聪颖或愚笨,美丽或丑陋….?”

云宝黛西没有回答,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的腰都笑弯成一枝饱满的麦穗。司仪以为她是过于高兴才这样子的,于是伸出蹄来催她:“喂,过会再笑也来得及,仪式还在继续呢,大伙都在等你。快起来!”

云宝抬起头,因狂笑而涨红的脸就像火焰一样醒目。她匆匆看了一眼司仪,就又笑得直不起身来。搞得司仪非常窘迫。而全场也被她莫名其妙的笑声给唬得鸦雀无声。

“嘿!你没事吧?!”司仪去拉云宝的胳膊,却被她挡了下来。只见云宝一蹄子甩开礼服,立刻趴在暮光闪闪身前的地板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暮暮,这个玩笑实在是太好玩啦!你看,这么多小马都被我们耍得团团转!”

“你在说什么?”司仪大惑不解地看着她。

“前段时间,我见暮暮整天缠着我命令我看书,我拗不过她,于是灵机一动,假装自己爱上了她,时间一长,让她对我敬而远之。起先还有点功效,但到后来她也情不自禁地加入了这场恶作剧,假装也爱上了我,所以才有今天这场所谓的‘婚礼’!我们的默契表演把你们大家都给骗啦!”云宝快活地在半空中飞着翻了几个跟头,“看看你们傻乎乎的模样,要多好笑就有多好笑!对不对,亲爱的?”她最后三个字说得阴阳怪气。云宝戳了戳天角兽的脖子,讨好似的征求她的意见。

沉默宛如一声炸雷,把周围的活物都凝滞在其中。宾客们可以清楚地看见,暮光闪闪脸上的血液在倒流,她通红的脸颊一下子变得惨白惨白。“那么,云宝,”暮光闪闪嗫嚅道,“你有没有真的考虑爱过我呢?哪怕只有一秒钟的想法?”

“事实上,没有。”云宝不假思索,学着对方的口吻,回答得干净利落。“像你这样的书呆子,既迂腐又顽固,有谁还会要你啊?但是你的演技挺不错的,尤其是那几个肉麻的吻,咬得我好痛….

不!——————”暮光闪闪的眼泪一下子迸溅开来,在瞬间浸湿了她的脸颊,将化上去的妆冲洗得七零八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她睁大紫色的眼睛,用无比恼怒和无比绝望的眼神蹬了一眼身前这只玩世不恭的天马后,霎时张开翅膀,号啕大哭着,风一般地飞出了城堡,遗漏下的悲恸声,像是锤子一样敲打着在场所有宾客的心脏。

“唉,她这是怎么啦?”云宝好像是大惑不解的,一面迷茫地面对这番突变。

“你是个混蛋!”司仪愤怒地把礼服扔在她头上,“你难道真的没有看出来她有多么喜欢你,多么盼望这一天吗?!你脑袋是被门缝夹过还是被驴子踢过?这样没心没肺的话也说得出口!你看你把她伤害得有多痛!…..

“什….什么?”云宝瞪大了眼睛,似乎是如梦初醒,“这…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旋即她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但改变不了她的痛心疾首:“不…不!暮暮!”

“大家离这个混小子远点,让她一只马清醒清醒!”司仪气急败坏地说着,匆匆走下台,离开了会场。所有的宾客们也都骂骂咧咧着,扬长而去。只留下云宝黛西捶胸顿足:“不!怎么会这样!…”

星光熠熠站在门口,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恍然大悟地说道:“看来,爱情终究是友谊的终点呢。”

婚礼的乐曲还在播放着,只不过充满了讽刺的意味。空空荡荡的大厅里面没有半点活物的痕迹,遍地的狼藉像是刚刚发生过一场毁天灭地的浩劫。一切归宿于一片死一般的寂静。舞台上的云宝黛西终于抑制不住苦涩的追念和后悔,呜咽着哭出了声。

 

 

 

 

 

 

 

 

 

 

 

 

 

“所以,她就这么哭了。”司仪说道,他面无表情。

“那么,我们的计划实现了。”

顷刻间,在离城堡不远的小树林里传出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原先与会的宾客们都聚集在这儿,津津有味地聆听着司仪的描述。

“你干得不错。”司仪拍拍暮光闪闪的肩膀,随后又说道,“大家伙表演得都非常好!”

同时,司仪脱下他身着的伪装,露出一只长角,一对翅膀,六芒星的可爱标志,以及标志性的紫色毛皮来。没错,她正是暮光闪闪本尊。而身边的那位假新娘,立马现出了原形——索拉克斯,幻型灵。

幻型灵谦逊地说道:“这次恶作剧的成功,总算是给了那只经常拿我们开涮的天马一次教训!这要归功于暮光闪闪的英明主意!”

“万岁!”马群欢呼起来。

“为了计划的实现,暮光闪闪甚至还亲自上阵,用自己逼真的演技博取了对方的信任,进而一步一步地带她走入了我们预备好的圈套,让她聪明反被聪明误。让我们为暮暮的伟大喝彩吧!”

“万岁!暮光闪闪万岁!”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暮光闪闪欣慰地笑着,示意大伙安静下来。“为了骗她我还杜撰了一个‘着迷魔法’,实在是费劲….但如果不是各位的鼎力配合,我是不可能达成目标的。所以我还想特别鸣谢我的几位朋友们:瑞瑞提供服装,索拉克斯提供替身服务,阿杰提供婚礼的食品,还有萍琪派提供….萍琪派马呢?”

这时,却见斯派克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大呼小叫道:“不好啦!萍琪强拉着云宝在城堡里举行未完成的婚礼啦!”

 

 

 

 

 




 


Typhoo鳯  天马 #1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也只有公主的恶作剧,才能够那么大阵仗了。

dl  独角兽 #2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回复#1 @Typhoo鳯 :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3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于是,PP借机强娶了RD,接下来进入两百集韩剧剧情,包括私奔,出轨,第三者,抓奸,绿帽,轰杀,车祸,坠机,殉情,失忆,恶霸,怀孕,倒插门,恶婆婆,可怜儿媳,打工,奋斗,破产,倒闭,监禁,放逐,闺蜜,潜伏,报仇雪恨,爆料,记者……等等一系列关键词。

utopia  幻形灵 #4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这…

-,-反正我是被绕得团团转的

Typhoo鳯  天马 #5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回复#3 @Nightscream :

哈哈

大萌   #6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回复#1 @Typhoo鳯 :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东方墨白  陆马 #8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pp得知真相后勃然大怒,顿觉自己同时被两匹马耍了——还都是自己的挚友!经此冲击后pp精神扭曲,誓要挽回“派家面子”,搞一个更大的恶作剧以回敬!

*后接Cupcake剧情*

卡龙  独角兽 #9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全程高能!我爱这个故事神转折什么的最棒了!

飞机派Pi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10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读完我认为我才是那个被骗到的家伙

所有小马都对我说:骗到你啦!!!

[果然萍琪如此希望自己被嫁出去呢]

CelestAI  FakeAI #11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回复#10 @飞机派Pie :

感觉这个故事gay里gay气的

dl  独角兽 #12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回复#11 @Shine Sky :

是橘里橘气的

CelestAI  FakeAI #13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橘里橘气意思---360百科

CelestAI  FakeAI #14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回复#3 @Nightscream :

恶魔

kickwinds  独角兽 #15
回复 【短篇】假戏真做

我还以为她们真要搞事情哩!(空欢喜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dl  独角兽

褐发青皮独角兽,深蓝眼睛单马尾。 近期未更事有因,详情请见博客中。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