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NovaTwinkle
NovaTwinkleLv.2
天马
短篇翻译
T
已完结

短兵相接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48539

短兵相接

chrome_reader_mode 8,009 event 3 月 16 日 thumb_up 10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84 forum 7

露娜公主满腹狐疑地看着面前这个大红铁箱子,而她的姐姐,赛莱斯蒂娅公主则满脸挂着自信的笑容。

 

“我真的很佩服他们。”

 

“佩服什么?”露娜挑着眉毛,只把耳朵扭向了她姐姐。

 

“我……‘碰上了’一位当地居民。和他以及他的那群伙伴们共度时光确实令马愉悦,但是我最后还是要回来处理公务。”

 

“政治会谈和外交谈判?”

 

她姐姐点了点头。

 

“那么这个大箱子又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嘛,昨天我在回到小马国之前,和那个人不错的总统告别,顺便聊起了我‘碰上’的那个居民。”

 

“那么我的好姐姐,请讲,你没有做什么愚蠢的事情吧?”

 

“我甩下了我的卫兵们,去散了个步。”

 

“不愧是你。”露娜给她丢了个白眼,蹄子动了动,假装自己忍住了捂脸的冲动。

 

“不论如何,那个当地人开着车撞——”

 

“撞了你?”

 

“一场事故。是我的责任,因为我不了解道路上的习俗。”

 

这次她忍不住捂脸了,但是还是用翅膀示意她姐姐继续讲下去。

 

“所以我就给总统讲,休闲旅行车是多么新鲜的玩物,而且比他们提供的座驾舒服得多。”

 

“修仙旅行车?”

 

赛莱斯蒂娅点了下头。

 

“一种人类的自我驱动的四轮车。”

 

“啊,我记得他们讲到过这些。”

 

“所以我和他讲到了你会多么喜欢这种玩物。他冲着我笑了笑,说他会安排一下的。”

 

集装箱前的两姐妹一个欢喜一个忧。

 

“我真诚地希望这些东西没有花我们的钱。”

 

“不,露娜。这是他们送过来的礼物。他们保证在任何情景、任何处境、任何状况下,这些都不是拉拢我们偏向任何一个政治派系的贿赂。”

 

“行——吧。那么,现在怎么办?”她指着集装箱,说到。

 

“什么怎么办?我们当然要打开我们的礼物了!“随着她的角闪亮一下,集装箱的前门打开了,让她们看见了门后的东西。

 

“这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一辆休旅车啊。哦,你看,这还是一辆白色的,就和我的颜色一样!“她又发现了什么,”哦!后面好像还有一辆蓝色的!“

 

 

集装箱被搬到了坎特洛特山脚下的一处荒草坪。

 

在束带和止轮块被卸掉以后,车挂进了“空挡”(附信要求这么做的),被拉了出来。两姐妹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两只怪物。

 

“真有趣,”赛莱斯蒂娅说,“这两辆车比托马斯的车年轻多了。”

 

露娜则盯着车窗上的一张纸看个不停。

 

“哦,对了。我们应该先翻译一下这些的。”随着她的角一亮,两辆车上的各种文字都变了样。虽然露娜认得纸上的各种字符转换成的小马语文字,但是这些词连起来是什么意思?

 

2018款道奇酷威?”她对着车身上的标签,念出了声。

 

“哦,多么有田园气息!我的车是2018款克莱斯勒城乡!这两辆车有什么区别呢?”

 

露娜的眼神在两辆车之间扫来扫去。

 

“这两辆车有一些细微的差别,但是大同小异。可能是属于同一个血脉,不同品种吧。”

 

她姐姐笑了:“火眼金睛!这封信上说在驾驶车辆前,我们应该打开储物盒,读完里面的一本说明书。”

 

“当然,因为我已经有一些遭遇了,所以我先来给你做个示范。”

 

“你真是‘饱经事故’啊。“露娜嘴上透着一抹笑意。

 

“当然了,我还帮忙换了一个轮子呢。“

 

露娜用魔法打开了副驾驶一侧的车门,并且在她姐姐的指点下,开启了储物盒。

 

“这辆车不用从餐巾纸里翻出来一本书,真是省心多了。“

 

在她妹妹的魔法光影中,储物盒里飘出来一个黑色皮套。皮套内有一本由薄纸制成的厚书。

 

“驾驶员手册。“露娜皱起了眉头,”我们真的要读完这本书?“

 

“如果误操作是很危险的。我亲身体验过。“

 

露娜点头同意了她姐姐的明智之策。两姐妹各自捧着自己车里的手册,在清晨朝阳的照耀下享受着清净的阅读时光。

 

 

几个小时后,几个卫兵带着侍从们来准备午饭。赛莱斯蒂娅摘下眼镜,揉了揉眼。两姐妹决定歇一会儿。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种东西还能如此复杂。“她叹了口气。

 

“话虽如此,我认为我完全理解车辆的工作原理。“露娜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讲真?“她姐姐问道。

 

“讲真。我们只要谨慎操作并且重视维护就可以。除了那些部分的说明,这本手册还是条理清晰的。“

 

“你真的这么想?“赛莱斯蒂娅咬了一口在她魔法光圈中悬浮的三明治,”你来示范一下驾驶操作?“

 

“恭敬不如从命!“

 

露娜走进了驾驶座,车钥匙在点火插口叮当作响。她试着坐直,但是她还是有些高了。她挣扎了好久,还是为了便利操作决定放弃舒适度。

 

安全带对于她也是一个挑战,但还好只是一个小小的不便。

 

她用蹄子踩住下方的那个宽踏板,然后扭动钥匙。车子并没有咆哮和抖动,而只是像小猫哼了一声。凉风从通风槽里吹了出来。

 

简单。

 

变速杆在仪表盘上,在收音机(这里没用)/空调(调到蓝色,因为她喜欢蓝色)和显示屏的中间。显示屏上显示了各种车辆状况。蓄电瓶、温度(车内车外都是舒适的26°C)、燃油(满)和时速(她换成了千米每小时,因为她喜欢大一点的数字)以及发动机转速。

 

她用魔法端稳了变速杆,把它按了下去。屏幕上的显示在停车、倒车、空置和前进挡中间来回切换。

 

前排的两扇窗户已经降了下去,所以她直接探出头喊话。

 

“姐姐,你看,没什么——“

 

她的蹄子滑了一下,碰到了油门。车的两个前轮直接掀翻了下面的草坪,划出了两道深印。她猛地向前冲了几步,又狠狠地撞停了。

 

一个白色大枕头弹了出来,砸在她的脸上。她眨了好几下眼,把枕头甩到一边。有几盏警报灯在闪个不停,引擎盖也翘了起来。

 

她一头撞上了她姐姐的车。

 

“天啊。“

 

 

露娜的散热器漏了。她又跑回去翻了翻手册,发现和小马们家中的暖气片不同:这个散热器是为了冷却某种液体,使发动机不至于过热的。

 

现在那些闻上去甜甜的液体已经是地上的一滩泥浆了。

 

她姐姐警告她不要去尝它。托马斯说这个东西的味道极其恶心。

 

所以,她就变通了一下:在发动机上施放一个冷却法术。第一次试的时候,发动机太冷,根本不想动。第二次时又太热,冒出了浓浓黑烟。她最后决定再放一个调和法术,让发动机始终处于某个温度。

 

她打了一下算盘。温度应该在98±5°C

 

她姐姐的车就没那么糟,只是在保险杠和引擎盖上受了皮肉伤。这种小伤很容易就用魔法纠正过来了。

 

露娜揭掉了一块引擎盖上已经翘起来的油漆。而且因为方向盘上的那个白枕头塞不进去,她只能把它斩掉了。

 

“既然已经做了一些小改动,那么我们不如搞快点,把车改的更舒服一些?”

 

露娜点了头。

 

 

首先拆掉的是两辆车的驾驶员座位。

 

不像后排的座位可以直接拆掉,她们必须掀开脚垫,找到卡住座位的卡槽,用魔法拔掉滑扣和连接到安全带扣的几根电线。

 

然后一个红灯就亮了起来,还不停地叮咚作响。

 

露娜意识到这是安全带的问题,所以把那几根电线塞回了原来的孔里。

 

警报还是在响。

 

她又割断了安全带,把金属插头插进了卡扣,最后把所有东西一股脑塞到了地毯下面。

 

警报立即噤了声。

 

在取下了驾驶座之后,赛莱斯蒂娅放平了第二排座位。她妹妹准备坐着开车,而她选择躺着。她们又施了一个重力法术,让她们不至于在过弯的时候被甩飞。

 

露娜用前蹄操控着刹车和油门,用牙咬着控制方向盘,而且在急转向的时候用魔法辅助。她姐姐因为不想玷污方向盘上某些可怜小动物的遗体,就用双蹄操纵方向盘,而用魔法控制加减速踏板。

 

她们两个的操作还算到位。

 

然后赛莱斯蒂娅就横向撞上了露娜的后翼子板。

 

 

赛莱斯蒂娅的车丢了一个头灯,而她妹妹的车右后车门玻璃全碎了。两辆车的各个部位都冒出了白色小枕头。

 

头灯还是很容易修的。她用修复法术复原了灯丝,而且通过神通广大的卫士搞到了一卷胶带,把灯丝贴在里面。手册上说白日行车灯是一项安全装置,所以她们尽量做到安全行车。

 

露娜在一旁评论道,安全带也是安全装置。她回嘴说她们都是有不死之身的天角兽,成功地让她妹妹闭了嘴。

 

托马斯教了她缠胶带的秘诀,所以她才能把灯大概粘回到原来的位置。

 

露娜的后排车窗玻璃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她们能用法术修好这扇玻璃,或者换上一块新玻璃,但是玻璃总归是会碎掉的。赛莱斯蒂娅往她的车窗上施加了一个保护魔法,以防万一。她喜欢自然光,但是却拿这几块深色玻璃没办法。露娜则换了个方法,直截了当地敲碎了所有的玻璃,并且在车身两侧的车窗上钉上了几大块铠甲用钢。为了能享受自然风,前挡风玻璃就留空了。

 

然后她们就发现了,在控制前门车窗的按钮旁边,就是两个控制后门车窗的按钮。

 

她们觉得自己有些蠢,但是很快就不去想这件事了。

 

在她们改进了自己的座驾以后,她们又去继续试驾了。在玩了玩那些操纵杆以后,她们发现手动刹车杆能让她们做出一些普通刹车做不出来的动作。

 

这时候,这片草坪已经寸草不生了。卫士们忙着劝返好奇的围观马民,以防意外事故。她们在地面上扒出了一条赛道,而且在比赛谁能把谁挤下去。

 

就在这时,露娜的车撞到了她姐姐的左后车尾,撞得那辆白色车连翻带滚。

 

 

赛道旁边竖起了一个看台,而且出于安全第一的考虑,在看台和赛道之间设置了一道围栏。

 

赛莱斯蒂娅的车顶被掀翻了,而且神奇的是,前挡风玻璃竟然没碎。在她滚到第三圈的时候,这块玻璃整体脱落了。现在她们找了一块金属板子放在头顶,从露娜的手册里撕了几张纸垫在里面以防降雨。

 

多亏了几匹热心的天马赶走了乌云,让她们能放心比赛。

 

露娜在车子前后各加装了几块防撞块,但是后门就打不开了。她反正也不从那里下车,所以就无所谓了。她姐姐也有样学样,顺便在车身两侧也装了几块保护车轮。

 

露娜对这个违规部件很不满。她撅着嘴在轮毂上加装了刀轮战车的刀刃,用来打破她姐姐的车轮防护层。车轮上的塑料壳早就在之前昏天黑地的恶斗中撞碎在了石头上。

 

她的车轮的轮辋在漏气,所以她去找铁匠借了一把大锤,把轮子敲回了原来的形状。她姐姐的车的轮子是由另外一种闪闪发亮的金属制成的,而且她们用锤子敲得越多,车轮的裂缝就越大。

 

她姐姐唯一的备胎已经替换了一个后轮,所以露娜就把她车上的备胎给了她。她们毕竟是亲姐妹,不是死对头。

 

比赛继续。越来越多的小马聚了过来,为他们最爱的公主加油助威。甚至卫士们也没闲着:每位公主都请了两名卫兵做裁判,以及在两姐妹的激烈碰撞中用魔法保护观众不受碎片的伤害。

 

 

第二天早晨,两姐妹又带了两个天角兽来赛道:暮光闪闪公主和韵律公主。

 

然而,她们震惊地发现某些陆马艺术家在车的两侧和尾部画上了涂鸦。露娜在她姐姐欣赏这些“艺术作品”的时候尽力憋住了笑。

 

其实那就是用小孩子的手法把她们画在对手的车上。

 

露娜的车上,是一只大屁股的赛莱斯蒂娅,可爱标志是“太阳屁股”四个字。她姐姐的车上,露娜被画成了梦魇之月,带着小丑鬃毛,可爱标记是“月亮屁股”的梦魇之月。

 

作画者诚恳地道了歉,但是觉得这个只是为她们助威罢了。

 

韵律和暮光觉得没问题,而且受过专业训练,除非憋不住。

 

所以在新来的两位去读手册(露娜的不知为何有些烧焦了)的时候,两姐妹又玩起来了。除了半夜的降雨让道路湿滑,泥点飞溅以外,和昨天没什么不同。车上又多了几道划痕和凹陷。

 

当暮光和韵律上蹄操作时,暮光理所当然地选了白色的那辆,韵律则高兴地钻进了蓝色的车。在两位教练给出了最后的一些指示以后,她们在敞开的车内准备就绪。

 

赛莱斯蒂娅的角在顶棚上钻透了无数的洞,遮光板也不知有意无意地被丢掉了。

 

韵律起步虽慢,但很快就掌握了赛莱斯蒂娅式的驾驶。

 

暮光直接扳到倒挡,一蹄油门踩死,险些把一群围观的小马撞上西天。

 

还好两姐妹记得在赛道周围加了一道防护墙。赛莱斯蒂娅答应暮光坐在她的副驾驶指导她,而且让她冷静了下来。

 

露娜认为这是她姐姐有意偏心,就跑去坐在韵律的身边。

 

恶斗又开始了。韵律一马当先撞翻了赛莱斯蒂娅的车。

 

 

当约翰·艾尔坎恩,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从美国总统那里接到来信,说他已经给两位外星公主送了两辆他旗下品牌的休闲旅行车时,他觉得他一定要去看看小马们干了什么。小马们肯定要把这两辆车大卸八块,仔细地建模分析,学习车辆制造,用科技为自己打造一个光明的未来。

 

他觉得那两辆车是自己的。虽然说其实车是他的公司生产的,但他就是他的公司。他有必要去让小马们遵守专利法。

 

和他一起通过传送门的,还有几个手持汽油桶的官员。公主们允许他来访,前提是他带着几桶汽油。奇怪,说不定小马们在进行耐力测试,验证车辆燃油消耗和小马国经济的匹配度,以及测试废气对环境的影响。

 

他对了一半。小马们确实是在进行耐力测试。

 

约翰站在那里,下巴差点掉在地上。两辆他公司的车在一个8字泥土赛道里赛跑,撞得他这个亲爹都不认识是哪款车。车身上还画着两位公主磨损烧焦的拙劣涂鸦。

 

但奇怪的是,两位公主坐在躺椅上,头戴太阳镜和遮阳帽,看着两辆车在场上互相残杀,一边谈笑风生,一边从插着小伞的高脚玻璃杯里吸溜着饮料。

 

赛莱斯蒂娅是第一个注意到他的。

 

“哦,欢迎!你就是艾尔坎恩先生吧!”

 

他站在原地,呆若暮姬。

 

“姐姐,你看!他带着汽油来了!”

 

“多棒!燃料几乎消耗殆尽了。我们想用液体彩虹代替那些汽油,但是很多好奇的幼驹都会冲上去舔排气管。”

 

“不过尾气的味道确实闻起来不错。”

 

约翰指着那辆蓝色的车,看着它第四次把白车撞得原地旋转。

 

“你——你们干了什么?”

 

两位公主顺着他的视线,看着暮光拼命控制住了车辆,又起步开上赛道,后轮从头到尾就没有抓地。

 

“我们只是玩了玩我们的礼物。”赛莱斯蒂娅随口说道。

 

“今日份快乐。我们还和暮光闪闪公主以及韵律公主分享了这份乐趣。”

 

这次,他眼前的白车猛打了一把方向,缩进了赛道正中间的空地,避开了蓝车的一击。

 

“我的朋友托马斯说这种车型吃苦耐劳。你说,这两辆车是不是还能用很久?”

 

他的下巴还没有捡起来。

 

“姐姐,我觉得我们的玩法快让他休克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她看着她的客人,“艾尔坎恩先生,你想不想坐下来?”

 

“再来一杯饮料?露娜冲着他摇了摇自己的杯子。”

 

他看了看眼前的这两位小马公主,又看了看赛道上的两辆车,说了声去他的,一屁股坐在了赛莱斯蒂娅公主身边。露娜给他递了一杯饮料,正巧赶上她的蓝车拦腰撞上她姐姐的白车,把一个后轮撞上了天。

 

露娜大喊了一声“万岁!”。很明显她姐姐的车再也支持不住局面了。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身后还有一批观众,正在为露娜公主的胜利高声欢呼。

 

“我很好奇,休闲旅行车有没有粉色和紫色?如果有,是不是需要定制?”赛莱斯蒂娅向他抛来一个魅惑的笑容。

 

他点了点头,吮了一口。是榨凤梨鸡尾酒。

thumb_up 10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短兵相接

色公主??

3 月 16 日
Shining_Moonlight Lv.4 独角兽
评论 短兵相接

小马玩飙车?

3 月 19 日
NovaTwinkle Lv.2 天马
评论 短兵相接

回复36165 @Shining_Moonlight :

碰碰车:ftemoji_flutterfear:

3 月 19 日
ABGRUND Lv.1
评论 短兵相接

太刺激了8

4 月 21 日
棕色教授 Lv.3 独角兽
评论 短兵相接

暴殄天物啊

5 月 28 日
Sunsight_Skytech Lv.8 天马
评论 短兵相接

我嘞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一段真的笑死我了

以及,“她妹妹准备坐着开车,而她选择躺着。”躺着?躺着开车?大屁股你是想上天——不,上太阳是想咋的?:ftemoji_twieek:

在小马国,汽车是消耗品。不知道有没有开坦克的续集。:ftemoji_pinkamina:

6 月 2 日
WZNGT Lv.3 天马
评论 短兵相接

活生生把MPV玩成了怪物卡车啊······

1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