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甜焙儿
甜焙儿Lv.8
独角兽赞助者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云宝的烦恼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5,381 event 3 月 13 日 thumb_up 18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999 forum 10 collections_bookmark 9 star 0 file_download 17

云宝的烦恼

图书馆里,暮暮瞪大了眼睛:“什么?云宝你邀请我到云中城参观?”

“没错,本特技飞行的新星邀请你到云中城游玩,”云宝眨了眨眼睛,甩了下鬃毛,“难道你能拒绝这么有诱惑力的邀请吗?”

“我当然不会拒绝啦,实地调查可是我最喜欢的项目之一,”暮暮拉住云宝的蹄子,满脸崇拜地看向云宝,“云宝,我也喜欢————!”

“呃啊,”云宝咕哝着,“该死的闹钟。”她伸蹄把指向六点的闹钟关了,揉过眼睛,伸了个懒腰。太阳从地平线上露出了半张脸,温暖而柔和的光芒点亮了整个房间。

“啊-嘶嘶,”右翅的酸麻感充斥着云宝的大脑,“我记得昨晚收起了翅膀啊?”她朝右翅看过去,压扁的羽毛凌乱地躺着,翅膀已经伸到最大长度,倾斜着指向空中,已经完全没有知觉。

这不会是妈妈说的“例假”吧,云宝甩了甩头,不,我可能只是昨晚忘记收翅膀了而已。

云宝蹒跚着走向卫生间,翅膀每次与其它物体的碰撞带来的酸麻感,都会使云宝全身紧绷几秒钟。

太阳渐高,清晨温暖的阳光投下云宝忙碌的影子,她最长的一次洗漱终于迎来了尾声。云宝仔细评估着镜子中的自己:僵直的翅膀恢复了正常,紧致的七彩鬃毛油光滑亮,生气勃勃的洋红色大眼睛有神地眨着,全身的皮毛齐整顺滑、一尘不染,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紫罗兰香味。

完美,暮暮肯定会被我帅呆的!


云宝悠闲地向着图书馆的方向飞去,微风拂过她的身体,像是暮暮的尾巴划过身上,酥痒又柔顺。初夏的清晨凉爽而舒适,七点多的阳光暖洋洋地洒在身上,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花香。

远处,五颜六色的小马们有说有笑地走在街上,开始了和谐幸福的新一天。一只深粉色的飞马站在花店前,犹豫选着粉色还是白色的百合花;公园里天琴和糖糖坐在长椅上聊天,她们亲密地搂在一起,不时爆出咯咯的笑声;一只独角兽在和闺蜜讨论自己心仪的小马,害羞的神情写在她脸上。

远远地,云宝看见一幅紫红色的布皱巴巴地铺在图书馆前的地面上,紫色的螺纹和星星杂乱地分布其中。她轻轻降落在正在专心准备热气球的暮暮背后,正准备给暮暮一个“惊喜”时,却发现自己的翅膀已经完全张开,轻微地抖动着。

暮暮听到翅膀猛地张开的声音,回头看向云宝,疑惑地皱着眉头,“云宝,你还好吗?”

“云宝,”云宝的母亲风哨子温柔地看着漫不经心的云宝,“每月的那一天,飞马的翅膀会时不时地紧绷,遇见喜欢的小马时则会更加明显。并且这一天也不适合做剧烈的飞行运动……”

“云宝!”暮暮凑到云宝面前,在她面前摆着蹄子,“你没事吧?你的翅膀怎么了?”

“翅勃?谁说我有翅勃了?”云宝飞起来,努力拍打着僵硬的翅膀,“我就是过来检查一下进度,等你准备好了我再过来,还有事先走了!”暮暮看着扬长而去的云宝,扶着下巴露出好奇的神色。

回头看见暮暮的身影隐没入小马镇的背景中,云宝才松了一口气。感受着不自然的扑打节奏,加上在暮暮面前自己双翼的表现,她可以确定这的确是自己的第一次。想到这里,她飞向小蝶的木屋,同为飞马的小蝶应该能提供一些建议——并且保守秘密。


“我,嗯,一般都待在木屋里,”小蝶顿了一下,凝视着桌子上茶杯冒出的蒸汽,“它会自然过去的。”

“不行,我今天和暮暮约好去云中城的,”云宝摇了摇头,声音十分坚定,“作为闪电飞马的接班马,我不能失信,有没有其它办法?”

“你可以和暮暮解释,”小蝶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云宝,“她善解马意,不会怪你的。”

“我不想暮暮知道这件事,也不想让她空欢喜一场。”云宝避开小蝶的视线,啜了一口茶。等舌头发苦失去知觉时,云宝才把茶喷出来,直呼“烫烫烫”。

“慢慢喝,不用着急。”小蝶用纸巾擦掉脸上的茶叶残渣,给云宝续了一杯。她踱到窗前,让凉爽的清风冷却自己的身体和思绪。

“你还可以,在小镇的自助商店里,买……翅箍。不过那样你就不能飞了。”小蝶转过头,把害羞的脸藏在湿漉漉的淡粉鬃毛后面。

“完全不用担心,我会和暮暮一起乘坐热气球去云中城,”云宝扬起头,嘴角吹动额头的三色鬃毛,“再说了,即使不飞起来,我也一样帅气。”


小马镇一处偏僻的角落,两台巨大的机器摆在三面围墙和一面毛玻璃围起来的房间,里面摆满了五颜六色的商品。偶有小马路过,也都暗中加快脚步,刻意撇开自己的视线。

这里应该就是小蝶说的自助商店了,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小马的迹象后,云宝哼着小曲慢慢靠近。停在门口,云宝眼珠左右转动,最后一次确认没有小马后,才侧身闪进了商店。

印入眼帘的是两台巨大的自动售货机,里面各种各样的商品都标注了价格,等待着圆滚滚的比特把它们赎走。靠近外面的机器分为三层,依次摆着花花绿绿的皮筋、大红色的小铁盒、盛有淡棕色液体的玻璃瓶。

这应该就是翅箍了,云宝买了一套天青色的翅箍,拿在蹄子里仔细观察。它是一个大的圆形皮筋,虽然宽但是很薄,旁边用可以调节松紧的死结,连接了另外两个较小的椭圆皮筋。她刚把翅箍塞进鞍包里,就被一个声音吓得一激灵:云宝,你在这儿做什么?

回头看到正盯着自己鞍包的暮暮,云宝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烫,双翼不听使唤地张开,无法平息地颤动着。她轻咳几声,试图驱散尴尬的气氛,“没什么,就是买点东西。”她慌乱地指了指另一台机器上其中一个紫色的橡胶棒,“我是来买那个东西的,没错,不是要买翅箍,我是要买那个东西的!”

云宝觉得似乎暮暮并不买账:她的嘴几乎张成了“O”形,脸红得简直要滴出血来。商店里的空气几乎凝固住了,云宝能听见远处风吹过树叶哗哗的声音,她咽了一口,汗水从额头流下来。“如果没其它事的话,”压抑住直接飞走的冲动,云宝勉强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我在热气球那儿等你。”说完便夺门而出,留下目瞪口呆的暮暮。


远远地离开暮暮后,云宝终于松了口气,吁,但愿她不会以为我买的是翅箍。图书馆上面的一朵白云上,云宝开始摸索刚买来的翅箍。她把大皮筋套在肚子上,再用两只小皮筋束缚住自己的两只翅膀,天青色的翅箍完美融进云宝的皮毛里。橡皮筋勒在身上的感觉并不舒服,但这样自己的翅膀就不会有“大动作”,也能和暮暮一起去云中城了。

云宝戴了墨镜,倚靠在热气球篮筐上,后肢交叉着,朝走来的暮暮挥了挥蹄子。暮暮加快了速度,径直扑到云宝怀里,如怀春雌驹般仰视着云宝,“云宝,你是最酷的小马!”

“谁是最酷的?”云宝闭了眼睛,把蹄子放在耳朵后面,“大声点!”

“云宝!云宝!云宝!……”

云——宝——黛——西——!”暮暮几乎喊破了声音,眼角已然湿润,“云宝你怎么了?不要吓我!”

云宝被叫喊声惊醒,看到路过的小马正对热气球前的她们指指点点,面前的暮暮用一种忧虑和关切的眼神看着她。顺着暮暮的目光看去,云宝才发现自己的翅膀已经完全挣脱了束缚,微微地颤动着,直指云霄。

“我没事,”云宝跃向空中,用眼角余光瞥着暮暮,翅膀僵硬地上下移动着,“不,我有点事,所以不能带你去了,抱歉,暮暮。”

暮暮望着蹒跚飞离的云宝,眉头皱得更深了。云宝今天的表现太反常了,她一定有事瞒着自己,作为云宝的好朋友,自己必须和她共渡难关。


“小蝶,希望你这里不会也没有云宝的消息,”暮暮抿了口红茶,平复了一下紧张焦躁的心情,“她有事瞒着我,而互相帮助是友谊——是好朋友间重要的品质,我不能坐视不管。”

“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但确实有一件事困扰着她,”小蝶低着头,声音慢慢变小,“她可能有翅勃。”

“不好意思,”暮暮把头伸向小蝶,“再说一遍?”

小蝶用蹄子在茶几上划圈,不敢看暮暮的眼睛,“她可能有……翅勃。”

“什么!翅薄?”暮暮大惊失色,“你怎么不早说?”顾不上摔碎的茶杯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小蝶,暮暮向无尽之森奔去。

翅骨疏松关节炎,坊间称为“翅薄”。云宝的症状和它的主要症状高度吻合,包括不自然的翅骨生长方向、翅膀完全展开时的僵硬感、难以控制的翅膀轻微振动,我怎么就没联想到它呢?这些都会对云宝的第二生命——飞行,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但我一定能在它扩散前治好云宝,一定……


为了不伤及云宝的自尊心,暮暮决定用传送魔法把泽科拉的药膏传送到云宝那里。只要云宝照着附带的纸条做,很快就能摆脱翅薄的困扰。她刚刚发现的云宝,现在正没精打采地趴在一朵乌云上,耳朵耷拉着,眼睛无神地在草地上漫游。

只有飞马能站在云上,所以她必须把药膏传送到云宝正上方,而这需要细致的魔法控制。悬浮的药膏被紫色的光芒笼罩着,暮暮角上魔法的光芒越来越亮。汗水从额头流下来,她咬紧牙关,正准备最后一阶段的咒语时,一股麻痒的感觉爬上了她的独角。传送魔法的紫光吞噬暮暮时,她只有一个念头:

糟糕,忘带清凉油了

云宝正在伤心不得不违背了约定,也不能和暮暮一起去云中城游玩的时候,一个沉重的包袱突然压出现在她背上,压得她喘不过气。顺着一股熟悉的薰衣草香味,云宝朝上面看去,发现暮暮正趴在她的背上,闭着眼大口大口地喘气,细密的汗水从她额头上渗出来。

很快从恶心和灼热的感觉中恢复过来,暮暮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离云宝的脸只有几厘米,她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嘴里咕哝着什么。暮暮急忙翻过身,想从云宝的身上下来,却忘记了这是只有飞马能站立的云上。伴随着一声刺破云霄的尖叫声,暮暮如同失控的陨石般砸向地面。

天旋地转中,暮暮觉得有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的后蹄,下坠的速度显著减缓。她朝上看去,只见云宝咬着牙,满脸通红,用尽全身力气扇动着翅膀,汗水顺着她的下巴滴下来,打在暮暮的脸上。然而这没能持续很久,伴随着一声吃痛的尖叫,暮暮又开始急剧下落,她觉得自己的后蹄被云宝抓得更紧了。耳边只剩破空的风声和云宝隐约的呼喊,二马与地面的距离迅速缩小,与地面的撞击只在一瞬之间。


云宝的努力没有白费,她为暮暮的施法赢得了时间,在离地面最后一米时,漂浮术的魔法光芒止住了她们的速度。

云宝跌到草地上时碰到了翅膀,她嘶嘶地倒吸冷气,用蹄子按住右翅根部,额头上冷汗直冒。暮暮压着晕眩的感觉凑向云宝,关心地看着云宝的翅膀,“云宝,你的翅膀怎么了?”

“没事,抽筋而已,”云宝试图挤出一个笑容,但是疼痛的加入却使她的表情相当诡异,“我这个运动健将可不会被小小的抽筋打倒的。”

“你看起来可不像没事的样子,”暮暮注意到云宝扭曲的表情,又向云宝的翅膀投去担忧的眼神,“让我来检查一下你抽筋的情况。”云宝蹲坐在草地上,用蹄子揉着右翅,微微点了点头。暮暮装模作样地摸了摸云宝的翅膀根部,就开始检查有没有翅薄的症状。

血压和体温较高,翅膀微动频率过高,有不自然的韧带分布,和超出正常值的翼展。已经到第二阶段了吗……

“咯咯咯……噗——哈哈哈……”云宝实在忍不住暮暮在她的翅膀上摸来摸去,爆笑开来,“暮暮别摸了,我受不了啦!”

暮暮放开云宝的翅膀,茫然地坐在地上,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云宝,你的翅薄已经发展到第二阶段了,你必须马上去医院。”

“翅勃?什么翅勃?”云宝打了个激灵,立刻向远处跑开,“我跟你说过了,我没有翅勃,也不需要去医院!”

“你的翅薄恶化了,”暮暮立刻追上去,把云宝扑到地上,“你必须立刻去医院,马上!”

“我可是世界级特技飞行员,身体健康强壮,”云宝还在不断挣扎,四蹄不断挥舞,翅膀扑腾带起一片灰尘和碎草,“不需要去医院!”

“我不能让你受到伤害!”眼泪顺着暮暮的脸颊流下来,她的角上开始闪烁魔法的光芒,“我不能失去你!”随着催眠魔法的生效,云宝的挣扎逐渐停止了。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低沉的惊呼声,暮暮回头看去,只见小蝶用双蹄捂住嘴,紧盯着暮暮身下。

暮暮顺着小蝶的目光看时,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种尴尬的姿势:她双蹄按住云宝的上肢,正跨骑在云宝的肚子上。暮暮匆忙从云宝身上翻下来,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小蝶,云宝的翅薄进入第二阶段了,我们要尽快将她送到医院。”

“我说的是‘翅勃’,天马每月一次的例假。”小蝶很是惊诧,她觉得这可能是个误会,“独角兽和陆马也都有的类似的情况,是很正常的现象,并不需要去医院的。”

“我知道。但为什么云宝的双翼会经常完全展开?”暮暮难以接受小蝶的话,抛出自己的疑问,“你怎么解释她的翅膀颤动频繁出现,超出正常值的翼展?”

“那些都是正常的,”小蝶把羞红的脸埋进鬃毛里,“正常的表现。”

“我从没见过飞马的翅勃有这么激烈的动作,这不可能。”暮暮沉思着,嘴巴突然张大,一脸难以置信,“难道你是说——”小蝶顺势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里离我的木屋不远,”小蝶戳了戳呆滞的暮暮,指着木屋的方向,“你们可以在里面休息一下,等云宝醒来你再和她说明情况。现在我和小动物们要去野餐,云宝就交给你了。”


小蝶趴在红白相间的野餐布边缘,雏菊和粉白月季编织的花环绕在头上,柔和的风吹动她淡粉的鬃毛,带走几分馨香。数只黄莺和翠鸟站在小蝶背上,叽叽喳喳地叫着,不时啄一下自己的翅膀。路边清澈的溪流哗哗地流淌,与风拂过枝梢的沙沙声互相应和,构成一曲安静祥和的乐章。

然而这种美妙的旋律却被迅速接近的脚步声打破了,斯派克跑到小蝶面前,气喘吁吁地问她是否见到过暮暮。

“她和云宝在我的木屋里,”小蝶拿起一杯水递给斯派克,声音轻柔而平静,“找她有什么事吗?”

“你把这个带给她就行,”斯派克把一个装有绿色液体的玻璃瓶递给小蝶,大口大口地喝着水,“她追云宝太急,清凉油都忘带了。”

“什么?”小蝶捂住几乎要尖叫的嘴,小玻璃瓶滑落到地上,“今天也是暮暮的例假!?”

“也?”斯派克白了小蝶一眼,“你不要告诉我云宝也是,那你还让她们两根干柴共处一室?看来今天可有的忙了。”

thumb_up 18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RemainAtto Lv.10 独角兽
评论 云宝的烦恼

紫色的橡胶棒

(我好像变色了:ftemoji_pinkamina:

节奏有点赶了鸭:ftemoji_sgpopcorn:其实还能放缓一些的:谐音闹出的误会有点虎头蛇尾,暮暮的“例假”也没太看明白。

不过蛮有正剧风的感觉呢:ftemoji_sgpopcorn:

(翅勃的梗要被玩坏了:ftemoji_pinkamina:

3 月 13 日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云宝的烦恼

回复35419 @Professionalism :

最近看写作指导说与正文无关的东西要尽量舍弃,尽量提高每个句子的信息量,所以我可能有点走火入魔了,导致节奏过快:ftemoji_trixiesad:

暮暮的例假是在暮暮同去自助商店、魔法失误、独角的麻痒中暗示的,因为本文主要讲云宝的例假,所以就没有把暮暮的提到台面上。

关于匆忙解释误会的方面,我还不够娴熟,没能很好地把握,不能很戏剧性地结束。

翅勃这里的灵感来源于《Mood Wings》中对飞马肢体语言的探索。

3 月 13 日
RemainAtto Lv.10 独角兽
评论 云宝的烦恼

回复35420 @SleepyBelle :

啊,其实可以学学欧亨利,把暮暮当做一个不重笔墨的伏笔来写,只是在各处体现再多加一点点暗示就好了。

主要还是,独角兽的“例假”是什么特殊生理现象?:ftemoji_pinkamina:这里的背景咱不了解。

3 月 13 日
CZYS Lv.6 独角兽
评论 云宝的烦恼

๑乛◡乛๑

3 月 13 日
Utopia Lv.1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云宝的烦恼

:ftemoji_sgpopcorn:

3 月 14 日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云宝的烦恼

回复35651 @Tailsany7 :

我设想是有一个戏剧化的结尾的,可能我结局没有表达清楚,所以导致了读者的误会

结尾的重点不在暮暮的例假,而在云宝和暮暮的都在同一天,两根干柴,一把烈火,她们之间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我现在改了一下结尾,应该能更清晰地看到这个反转。

3 月 15 日
Lin Lv.10 陆马
评论 云宝的烦恼

超有内味,有点擦边球,但控制住了

这个剧情节奏已经够了

才注意到是独角暮而不是天角暮

如果是天角兽“例假”,症状岂不是很多:ftemoji_twieek:

3 月 15 日
Ladetaw Lv.5 天马
评论 云宝的烦恼

草,谢谢有被笑到,这篇太好玩了,多来点

3 月 16 日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云宝的烦恼

回复35822 @Link_Hey :

你看自助商店里卖了三种东西,大概可以猜到陆马、飞马、独角兽都有自己的症状和解决办法。而天角兽集这三个种族的能力于一身并强化,所以……

不过天角兽自然也有她们的能力和地位,也有很多办法和资源来解决这些困扰。

3 月 16 日
Sealevel Lv.13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云宝的烦恼

咳咳咳咳咳,正经点,不能笑:ftemoji_pinkamina: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图书组Twidash

    Ladet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