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嘿嘿嘿
嘿嘿嘿Lv.8
麒麟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2,252 event 3 月 12 日 thumb_up 8 thumb_down 2
visibility 495 forum 4 collections_bookmark 7 star 0 file_download 7

这篇文章是我敲了两个小时敲出来的,写的不好轻喷。

以下是正文部分。

------------------------------------------------------------------------------------------------------------

“嘿,暮暮,快过来看看。”

“来了,余晖。”真是个急性子呢。

余晖将一部手机递给我,“你认不认识淙淙这个人?”

我看了看余晖的手机,一个金鱼动态头像正在那吐着泡泡。这个名字我认得,加了我的校内,时不时发一些动态,不知道真身是谁,只知道她是一个女生,和我们一个学校。奇怪的是余晖怎么会问到她。

这个叫淙淙的女生,校内好友不多,可竟然和我快有二十多个共同好友,还都是相处的不错的好友。没有发表任何日志,没有上传任何相册,甚至连分享都少之又少,最近来访更是少的可怜。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动态更新得非常频繁,几乎每天一条,甚至一天两条或者更多。而所有的动态,都与一个“她“有关。将近五百条动态,不过底下没有任何人回复,仿佛是那个女生一个人自言自语。“今天天气大好,我却跟失恋了一样。或许我连失恋都算不上。”“她穿那件夹克真好看,连身后的阳光都温暖了起来。”我明白了,这是一个爱情自生自灭的过程——暗恋。

“你都不好奇她是谁吗?”余晖继续问,“或者说她暗恋的人是谁?”

我重新审视那个简单的校内主页。看她的动态,大约是从去年猴月开始。“今天看见她,真好看,偷偷地看了好久。”这是去年猴月中旬,第一条动态,类似一见钟情的开始。看她的资料,正常的话,现在应该在上高二,和余晖同一个年级,难怪余晖会对她有这么大的兴趣。

“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共同好友都是咱们社的?”余晖说。这下范围一下子缩小了好多。“你是要把去年招进来的妹子一个个对比一遍吗?”我反问道。

“不不不,”余晖否认我的主张,“我的意思是,她暗恋的那个人肯定是我们社的,而她本人却不好说。”

“欸?”我不解。

“你看这个‘两个礼拜没有见到她,先假装偶遇都不知道去哪儿’”余晖示意我看,“这是上学期开学没多久的。”

我们社虽然组织机构庞大,但会仪频繁,如果女主角真的是我们社的,不可能真心想找却不知道怎么找。

“我没觉得她是高一的妹子。”余晖说。

“为什么呢?”

“她从没抱怨过早操或高中的种种,而且她的动态,有很多是拿电脑发的。”余晖又示意给我看。

“图书馆机房,或者,其实高一自己带电脑用无线上网的大有人在。”我不服气。

其实我知道,余晖应该已经猜到一些答案了,只是来找我分享她的推理步骤罢了,就算我对她推论有不赞同也都会被她一一驳回而已。

“或者我们换一个方向,”余晖说道,“你看看你和她的共同好友,还有他的其他好友。”

共同好友都是社团的,并且都是高二高三的。其他学校的好友到都是天南地北哪儿都有。

“她的其他好友倒是没有一个是坎高的。”余晖说,“而且各个年龄层次都有,就像.....”她停顿了一下,“就像故意加这些社团的好友又胡乱家里这些人来掩饰什么一样。”

我看了下那为数不多的好友,马哈顿的,苹果鲁萨的,真是哪儿都有。

“这就没错了。她其实是高一才开始写这些动态了,也就是说她现在应该是高二。”

“那她之前不用校内,遇到女主角才开始用?”我很白痴地问。“你这个笨蛋。”余晖说,“你连这是小号都看不出来吗?”我词穷了。也是,这个校内就像是专门为了记录“我”和“她”的点滴才开设的一样。

“这个妹子很狡猾的。去年她发第一条动态的时间就是我们纳新的那天。”余晖又说,“她没说第一次遇见‘她’,更说明他不是高一的。”

“那天确实大家都在。”我接茬。

“嗯,肯定是以前没注意到,那天一下子惊艳到了。哈哈。”

“又可以排除两个人了。”余晖说到。

“谁啊?”“芦荟和Richard。”余晖又示意我看,“看见她喝醉的样子,真心疼。”“芦荟对酒精过敏,而Richard超能喝不会喝醉是吧?”我表示赞同。

余晖又停顿了一会,说道:“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欸?”我心里一惊。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经与你躲过雨的屋檐。”余晖又示意我看。时间是上学期的开始。“那天,我自己的动态是,‘我讨厌开会’”余晖漫不经心的说。

我的记忆瞬间被打开了。五个人,冒着大雨,被社长拉过去开一个坑爹的大会。散会的时候雨停了,本以为没事了,结果走到一半又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们便躲在信息楼的台阶上。

五个人中两男三女,男生是雪花哥和闪卫,女生是我,余晖和Sara。

“为什么我觉得我就是那个女主角呢?”余晖开始自言自语。

我也顺着思路,看到那条动态后面一条:“她的伞还在我这里,我总是忘了还给她。”

“那天把你们俩送到宿舍楼下,我把我的伞给了Sara。”余晖说道。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Sara和我们一样,现在是高二。那天,也确实拿了余晖的伞。

“哈哈,我出去一下。”余晖似乎很开心,“我去找她,告诉她我也一直喜欢着她。”她跑出了门。

我打开校内,退出,进入另一个账户:“她还是不知道我喜欢她。”

回过头,那把格子雨伞静静的放置在角落。耳边是Sara的声音:“这把伞你帮我还给余晖吧。”

去年纳新,余晖很不情愿地穿好夹克,扮酷去吸引那些小学妹加入社团。我去的有些迟了,看着余晖穿着夹克一脸不情愿的表情突然觉得她好好看。改完动态,我盯着那个还没被我关掉的对话框发呆。

突然,手机响了,是余晖。

“我在宿舍楼下。”耳边传来熟悉的,好听的声音。

“嗯。”我答应道。

“把我的伞还给我吧,还有,晚上一起吃饭吧。”

 

thumb_up 8
2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嘿嘿嘿 Lv.8 麒麟
评论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第一次写短篇,希望大佬给些建议

3 月 12 日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本文通过追溯社交账号的内容,抽丝剥茧逐渐解开悬念,引向主角对余晖的暗恋,结尾的反转也很有意思。但是有一点需要说明,这种把主角设为幕后主使,并且最后才揭示的情节,不宜采用第一人称叙事,否则主角的心理和行为会遇到矛盾。

我看了看余晖的手机,一个金鱼动态头像正在那吐着泡泡。这个名字我认得,加了我的校内,时不时发一些动态,不知道真身是谁,只知道她是一个女生,和我们一个学校。奇怪的是余晖怎么会问到她。

这里主角的心理描写会给读者很大的暗示,下意识地排除了主角是暗恋的人,最好转换成语言描写。

另外,本文应该是以表达主角对余晖的暗恋为主,最好在追溯“淙淙”的动态里加入更多暮暮和余晖曾经有爱恋情感的共同经历,而不仅仅是“躲雨”。

“哈哈,我出去一下。”余晖似乎很开心,“我去找她,告诉她我也一直喜欢着她。”

“把我的伞还给我吧,还有,晚上一起吃饭吧。”

余晖脚踏两只船?还是这么快就对暮暮有感觉了?

总之内容挺新颖的,就是有些细节处理得不是很好,大家一同进步!

3 月 13 日
嘿嘿嘿 Lv.8 麒麟
评论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回复35360 @SleepyBelle :

谢谢大佬给的建议,以后会注意的。

但关于这篇文章,其实我想写出的是余晖其实一直都知道暮暮喜欢自己,只不过利用这一次的是来最终确定一下。但现在看来果然篇幅太小没写出这种感觉:ftemoji_facehoof:。

 

 

3 月 13 日
ZBZanty Lv.1 独角兽
评论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站务说这个你也抄袭了,我来看看:ftemoji_spikepushy:

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