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GloomRadiancy
GloomRadiancyLv.5
斑马
长篇翻译
T
已暂停

辐射小马国:聚流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80816/fallout-equestria-influx

第八章 征途再启(To be CONTINUE...)

chrome_reader_mode 5,572 event 2 月 23 日 thumb_up 18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13 forum 3

Fallout Equestria:Influx

Chapter Eight:Back To Square One

第八章 征途再启

一连串的问题从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这位不请自到的、此刻正站在我们面前的沙漠游骑兵一下子让我的脑袋变得乱哄哄的。但两个最要紧的问题先行浮出了表面:他怎么会知道我是什么?他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这个游戏兵看起来跟我们早先遇见过的那两个差不多,只是他的衣服看起来更加的饱经风霜,而且装甲看着也更加的厚实。要我猜的话,这是一位高阶的沙漠游骑兵,而且是见过真正大场面的那种,更不用提他体侧军用级战斗鞍挂载着的那把0.5英寸反器材步枪了。他全身上下都在传达一个无比清晰的信号——这可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你谁呀你,亮眼睛?果酒瞪着游骑兵那两片发光的镜片问道。

我的名字是.....”他突然停顿了一下,歪了歪脑袋,仿佛陷入了深思,一会儿后他才继续答道,“......呢克斯。

果酒张开一侧翅膀挡在我们面前,侧过头来压低声音偷偷对我说:这是我有生以来听过的最蹩脚的谎话。

没错,不然为什么他要停下来想自己的名字呢?

就是!

我们从翅膀的遮挡下退了出来,看见那位游骑兵依然沉默地站在那里,眼睛只注视着我一个。

对此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想找我做什么?我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需要陪同我一起返回生产设施,我收到的指令中指明你必须被完整地带回。

这也许就是我获悉一些答案的大好机会。等我们到了那里以后,我会怎么样?

你会被完整地拆解并分析,他说出这句话时情感都不曾出现一丝波动,就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那句话对于我而言差不多就是我要带你去一个你会被拆成零件然后死掉的地方。

你打算杀了她?果酒把背上的Q-扭曲者甩了一圈,拦在胸前。

这对于二代的未来是必须采取的措施。呢克斯漫不经心地说。

我才不会允许你拉我去一个会让我死掉的地方,门都没有!我愤怒地吼道,把幸运13从枪鞘里拔了出来。

呢克斯只是迈着平静的步伐朝我走了过来,仿佛没有看见对着他的两只枪管,就好像他完全不在乎,或者丝毫不觉得我们的武器能够对他造成威胁一样。退后。我警告道,虽然咬在嘴里的枪柄可能使它听起来更像嗯嗯。不过他并没有听从。我咬下板机,射出了一发0.375英寸子弹。只听见叮当的一声,弹头与他的头盔顶相撞,然后无害地弹开了。于是我连续开火,清空了弹仓。不过每一颗子弹造成的效果充其量也不过是制造出了一点响声,再在他的盔甲上留下了一点擦痕罢了。我最大的收获也只是打裂了他的一片红色透镜。

嘿,蠢货,看上面。果酒讥讽道。呢克斯抬起了头,看见了一只端枪对准他的紫色天马。

这与你无关,天马。呢克斯又满不在乎地把目光转回到了我的身上。

当你在威胁我的朋友时,这就与我有关了!

我抓住他分神的一瞬间,用一个苹果后蹬把两只后腿直直地踹在了他的装甲头盔上。伴着一声响亮的金属共鸣,我的蹄子与他的头盔相碰,我随即便被那坚实的触感给吓了一跳,同时惨叫了一声,感觉自己刚踹在了一堵混凝土墙上。但我的这一击让我听到了令我心满意足的重物倒地声和中空金属的锵鸣声——应该是我把他的头盔给蹬了下来。

哈,干得漂亮,果酒欢呼道,落在我的身侧,等着我重新站立起来。

嗷,那头盔肯定垫装了不少坚实的防护材料,不然我的蹄子也不可能会挫伤。我呻吟着看向那匹倒地的公马。

那个游戏兵并没有在地上躺太久,我刚扭过头,就看见他已经以一套娴熟的动作完成了就地翻滚、俯卧在地,然后重新站立了。只是,他这一站,就立即让我们陷入了彻底的茫然,以及与之相比分量分毫不减的恐慌之中。

他,他就像你,你一样...”果酒结结巴巴地说,同时下意识地向后缩了一步。露出真实面貌的机器马用它的凝视扫视着我们,它那组深红色的光学单元从深深嵌入的眼窝中再次向我聚焦。像我一样,他的左眼上边本该是眉毛存在的地方蚀刻着它的编号“I-02 IS”

更正,我是二代渗透者,不是一代渗透者。那只机器马说。

管你是什么,你还是不能要走我的命。我低声怒喝,你是怎么找到我来的?

我追踪你的脉冲信号。它简洁地答道。

我的脉冲信号?我歪了歪脑袋。

是的,你的魔能核心释放出的脉冲信号,它们将我引向了你。也就是说小马们只需要拿起收音机扭几下旋钮,调到我的脉冲信号所在的频段,就可以轻松地定位到我?这在日后会是一个大麻烦。

晶心,那块纳米魔能电池已经在我的口袋里烧出一个洞来了。当那只机器马再次向我们逼近时,果酒悄声对我说道。

额啊,现在有了这个家伙挡道,我们要怎么封闭起避难厩啊?我们跟那机器马绕起了圈圈。在我们、I-02 IS与避难厩大门恰好连成一条直线的那一刻,一个点子蹦进了我的脑海中。果酒,我们可以引诱那个东西进入避难厩内,关上门,等那些电池一爆,它就会被困在里面了。

好想法。果酒说着拍打翅膀飞了起来,留下我与那个机器马继续兜圈子。

来抓我啊,你这个长着腿的烤面包机。我奚落道。

I-02 IS向前猛冲,速度之快有些超出了我的预期,迫使我跃向一侧来躲开这急冲的装甲机器马。它的红色眼睛依然死死地锁定着我,同时扬起前蹄,向我发动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势。好在我的威胁警告标志在每一次当它的蹄子快要击中我时都会及时地向我发出警告,我也得以通过卧倒和迂回闪躲的方式躲开那些极具破坏性的铁榔头。我猜被这些玩意打中了肯定会很疼,毕竟它大概也拥有与我一样的力量强化,不过这意味着我不能冒险让它靠近果酒,它的一记蹄击就足以让他丧命了。

趴下!果酒突然大喊。我敏捷地后跃,随即便俯下身子,与此同时我的天马朋友向着机器马发射了两团灼热的等离子体。机器马的目光却一刻都未曾从我身上移开,仿佛完全没有察觉道向它飞来的等离子球。然而,就在等离子体进入一个较具威胁的距离的那一刻,他闪身跃向一侧,躲开了第一个等离子球,再以一种常马万万不可能做出的古怪姿势躲开了第二个。它完全清楚有两个威胁正在逼近,就好像它也拥有一个威胁侦测器一样。

见鬼......”看见他射出的两发等离子球都接连落空,果酒沮丧地叹了口气。他扑打翅膀,拉近了他与机器马之间的距离,以求更好的精确度。但就在他开始接近机械马的那一刻,我注意到了机器马的那一条黑色尾巴像毒蛇那样射向了空中,同时我眼前的景象闪烁了一下,一个方格图高光标注出了那条尾巴,旁边出现的注释是纳米纤维。一条像我一样的纳米纤维尾巴,哦,等等,糟了。

果酒当心!我发出警告,但到这时已经太晚了,它的尾巴末端裹住果酒的一条后腿,猛地发力,将他粗暴地甩到地面上,然后又把他提到半空中,在空中整整抡了一圈后再次把他砸在洞穴的地面上,骨头折断的声响清晰可闻。当他的后背与坚硬的沉积岩相撞的时候,果酒不由自主地惨叫起来。直到这时,机器马他终于把他的目光从我身上挪开,他看向无助的天马,用尾巴抡起他,然后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将他摔在地上,每一次撞击都会引出天马的一声痛呼。

放开他!我发出一声战吼,冲到机器马面前,用两只前蹄着地,然后扭转躯干猛地向他的面部踹去。这一次因为心里已经估量出了这东西的重量,所以我既没有弄伤蹄子,也没有摔个狗啃泥。

谢谢。被机器马放开的果酒艰难地呼吸着,一瘸一拐地退向避难厩外部控制面板所在的位置。而我,此刻学到了一条宝贵的教训,那就是战斗的时候永远不要背对你的敌马。在我转过头的那一刻,它的蹄子自下而上地猛击我的头部。我感觉自己的下巴脱臼了,不过那种感觉只持续了一会儿,我的下巴叮当地响了一声,然后复位了。我腿脚不稳地向后退了几步。

那真的很疼,难以置信的疼。尽管我无比厌恶自己的这具半机器码的身体,但此时此刻我却由衷地感谢这具身体给我带来的耐久性。如果当时我的下巴还是骨头做的话,刚才的那一下子就可不是脱臼那么简单了,而是会直接粉碎性骨折。我的威胁警示标志闪烁了一下,我急忙跳开,躲过第二下冲着我的下巴来的蹄击。现在,机器马的攻击方式变得更加主动了,它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不得不在它密集攻击的间隙挪腾闪躲。幸好我的威胁警示标志可以跟得上它的速度,但它与我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了一个令我恐慌的地步。

我一边躲闪,一边回过头去观察自己是否朝着正确的方向后退。看见离我越来越近的混凝土墙壁让我心中的那匹小马微微地松了一口气。我回过头看向I-02 IS,却只感到一股巨力落在我的脑袋一侧,冲击波震荡大脑,我的声感单元甚至像我原本那只耳朵一样尽职地传来了一阵嗡鸣。我倒向地面,视野中的一切都开始变得飘忽不定。

这就是你被制造出来的意义所在,为什么你要反抗它?

机器马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金属做成的上下颚一张一合,但从里面传出来的却像是活生生小马的声音,简直诡异至极。

这算是哪门子的意义?果酒厉声问道。

淘汰过时产品的意义,它们生来就是为了被摧毁,被捣碎,被回收,然后为下一代的产品所替代。”I-02 IS答道。

我不是机器,更不是你口中的产品。我爬了起来,所有的感官都在逐渐恢复正常。

为什么要否认自己的本质?它问的同时用反器材步枪的枪管直指向我的前腿,难道是你的神经处理单元出现了故障,让你误以为自己是个活着的存在?

她是活的,你个白痴!果酒大喊道。听到他的辩护,我的心头升起了一丝短暂的喜悦。

要我协同你一起去那个地方的唯一方式就是你拖着我报废的躯体回去!我恶狠狠地说。

那就来吧。机器马听起来很失望。它战斗鞍上的反器材步枪瞄准了我的右前腿,但并没有开火。它动了动他的上下颚,仿佛想咬下一些并不存在的射击组件,不过什么也没有发生。它定住了,愣了一秒钟,然后就像恍然大悟了一样。它转过头,望向离它几英尺远,躺在地上的头盔。

哈,它没法用它的反器材步枪射击,它的头盔是与开火组件直接相连的。果酒笑着说,但没笑几声就捂住他的肋骨,痛苦地哼哼起来。

我递给那只机器马一个狡黠的微笑。那好,来抓我吧。

机器马发出一声类似于沮丧的叹息的声音,然后再次向我冲来。我抓住他扑到我身上前的最后几秒钟,用四条腿骤然发力,猛地跳起。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所以我希望这能成。我的身体越过冲锋的机器马。趁着我还处于滞空状态,我给它的后脑勺来了一记凌厉的凌空飞踹。我的两只前蹄随即触地,再次获得受力点的我扬起后蹄,以身体中心为轴水平旋转了180度,再一次向他的后半身蹬去。等四只蹄子都着地了之后,我回过头,欣喜地看见被踢中后脑勺后又接连挨了一下苹果后踹的机器马终于被踢得恍惚了一下,它摇摇晃晃地向前踉跄了几步。

果酒,就趁现在!

果酒扳下门的控制杆。我打心底地期望那只机器马在大门滚回原位之前摔过门框。避难厩大门关闭时的警报响了起来,我们屏住呼吸,紧张地看着机器马朝着门框跌去。

糟了。我看见机器马突然失去平衡,倒向了一侧,直直撞进了门框的边缘。一阵挫败感涌了上来,我们错失了将机器马关进避难厩的最佳时机,在我们能进行第二次尝试之前,那两枚纳米魔能电池就会爆炸,何况我真心怀疑那机器马会不会给我们进行第二次尝试的机会。

巨型金属门滚回了原位,机械臂将它推进了一个锁死的位置,就在这时,我注意到机器马的反器材步枪此刻正躺在大门其中一个嵌齿的凹槽里。我感到了一丝希望的升起,并使劲全身气力向女神祈祷,祈祷奇迹的发生。在一个令马耳膜破裂的吱呀声中,巨型金属大门死锁了,我们万分欣喜且又宽慰地看见金属大门碾过了步枪的枪管,将它压成了薄薄的一片,同时还将机器马困在了大门前的那片空地上,令它动弹不得。

哈,虽然没能把你关进里面去,但我们还是困住你了,你这块铁皮疙瘩。

没错。我赞同道。

突然门后响起了一声闷雷般的巨响,第一块纳米魔能电池肯定已经爆炸了,我们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我们得走了,现在就得走。

说的没错。

I-02 IS剧烈地挣扎起来。被固定在一个侧身躺地的姿势使得它很难重新找回平衡并站起来,但它显然在努力,无论是将自己推移大门还是推离地面,用尽全身力气往自己的战斗鞍上添加撕扯力,但在军用级的战斗鞍具丝毫不见一丝要被撕裂开来的迹象,它得先将自己的整套装甲都扯下来,才能从战斗鞍中脱身。

果酒的一只翅膀伸进了口袋里,取出那块故障了的,如今已经是在闪闪发光的纳米魔能电池。

嗷,嗷,嗷,烫,烫。他一边叫,一边在他的两只翅膀中间来回抛接着那块电池。他用一只前蹄抓住电池,无视它从上面散发出来的热量,低下头看向挣扎个不停的机器马,一本正经地对着它说:来,赏你块蹄雷。说完,他就把电池丢到了机器马的背上。

果酒朝我点了点头,我们立即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远离那只机器马,奔向出口。我发誓这个洞穴在出去时给我的感觉要比进来时长的多。就在我们转过一个拐角,看见了那滩曾经是一只巨蜥的粘液时,一声震天动地的爆炸响彻了整个洞穴,冲击波沿着穴壁横扫而过,几乎将果酒震到天上去了。我感觉到了一阵轻松:16号避难就已经被永远封闭起来了,而那机器马大概也在这过程中被销毁了。我们没有曾经在这小小的胜利感中沉浸太长时间,因为冲击波也破坏了洞穴的结构稳定性。我们以全速跑向敞开的大门,正当我们即将一头冲进清凉的晚间空气里时,一根钟乳石落了下来,砸中了我的背部。我惨叫起来,直接摔过了木门,滚下了缓坡,然后头朝下地望向夜空,天上是满天的星辰,同时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我们,呼,做到了。

是啊,我们做到了。我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享受起了晚间空气的凉爽。

===========================================================

还是觉得把这第八章的开头更一下会比较好,不然4个月等下来岂不是要把胃口吊到天上去?

thumb_up 18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Rlicious Lv.14 麒麟小编
评论 第八章 征途再启(To be CONTINUE...)

yysy这也很吊胃口:ftemoji_lunateehee:

2 月 27 日
DarknessEnd Lv.1 天马
评论 第八章 征途再启(To be CONTINUE...)

妙啊

3 月 2 日
DarknessEnd Lv.1 天马
评论 第八章 征途再启(To be CONTINUE...)

又看了一遍 突然想吃草莓了:ftemoji_pinkamina:

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辐射小马国

    CelestAI

  • 马圈巨坑集

    DreamsSetFree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小马二次同人

    诺晞-No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