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SCi
Lv.2 288/340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漫漫友谊长路

第二十八章 爱与战争

本作评价
64()
()0

它是粉色的。

 

不仅仅是车座和车把——整辆摩托车都是粉色的。还是那种尤其鲜艳的亮粉色。更粗俗来讲,就是整辆车都被漆上了粉色涂鸦。在黄昏的时候会特别显眼。

 

余晖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车,感到脖子上暴起了青筋。她知道学生们很愤怒,她知道。但当瑞瑞提出再跟她去一趟水疗中心时,她真的把自己的摩托车忘在脑后了。

 

余晖的大脑断线了。

 

瑞瑞站在她的身旁,不安地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往好的方面看,亲爱的,嗯......至少它还是完好无损的。”

 

余晖绷紧了肩,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用低沉而压抑着的声音道:“瑞瑞,回家吧。”

 

“可是,余晖——”

 

“我要用非常粗俗的语言骂人,我不希望你那可怜的淑女耳朵听见。”

 

瑞瑞举起一根手指,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但最终她还是耸了耸肩,转身离开了:“好吧,如果你需要帮忙,给我打电话就好。”

 

“我会的,瑞瑞。”余晖咬牙切齿地说,“我会的。”

 

瑞瑞上了车,发动了引擎。余晖听着她的车出了停车场,驶上街道,然后又等了五秒钟。

 

她深吸一口气,对着天空大声地咒骂了起来。

 

******

 

到了第二天早晨,余晖的心情丝毫没有好转。尽管她也幻想着能在朋友们的欢呼声中骑着摩托把坎高的那群憨批学生都给撞飞,但这着实不是件可以称之为“振奋人心”的事。

 

最起码,这种事不能放在明面上说。

 

她跪在工厂边的小巷里,身旁放着一桶水,手里紧紧地握着一块旧海绵,使劲擦着摩托车上的油漆。一个半小时后,她成功地把大部分的油漆擦干净了,只是还余下一些暗粉色的污点。然而真皮的车座已经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害。

 

她把海绵扔进那桶呈粉色的水里,伸了个懒腰。在同一个地方窝了这么久害得她腰酸背痛的,这么一来总算是舒服了些。她的膝盖也同样酸痛无比,当余晖站起身时它们高兴地几乎要欢唱出声。

 

她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摩托,发现自己干得还......不错。它看起来不再是那副丑陋的模样了,只不过是辆微微有些可怕的摩托车。

 

余晖叹了口气:“也许弄些去漆剂效果会更好些。”今天结算工资后她会记得把它加到购物清单上。

 

一想到口袋里很快又会有钱了,余晖的心情就好了起来。然而紧接着她就打了个寒颤,回想起如果她想得到这笔钱的话就得忍受在崔可西的身边工作五个小时。

 

她靠在墙上,以手掩面。五个小时......要在她身边待整整五个小时。这真的值得吗?

 

余晖想起那些憎恨她的学生,她对阿坤的道歉,还有她那被恶意涂鸦的摩托车,这些麻烦事弄得她筋疲力尽,没有精力再去对付一个毒舌的崔可西了。但余晖明白,如果她不想饿肚子的话,她就需要钱。

 

她从墙上滑落下来,双臂随意地耷拉在身旁。就在几天前,余晖的心还因为她跟暮光的谈话而轻松了不少。她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被赦免过去所犯下的罪行,但至少,她终于向某人吐露了心声。

 

如今,强烈的负罪感又一次卷土重来,随之而来的是愈烧愈烈的怒火,既属于愤怒的学生群体,也属于恼羞成怒的她。他们难道看不出她已经对自己的过去表现出悔恨之意了吗?他们难道看不出她正努力地尝试着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吗?两个多月以来她根本就没有欺凌和辱骂过任何人!

 

她猛地一拳打在墙上,疼得直哆嗦。当鲜明的剧痛逐渐淡化为一跳一跳的钝痛后,她起身走回了屋里。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要还是个邪恶的人,事情会好办许多。最起码她就不必忍受这种糟糕透顶的负罪感了。

 

余晖摇了摇头。不。邪恶也意味着我会独自一人。而我不想再那样了。没有朋友,每天也就没有可以期待着见到的面孔,那是一条余晖再也不愿踏上的路。她希望自己无论何时照镜子,都不会看见一个红色恶魔正恶狠狠地瞪着她。

 

她依然能看见一个有些刻薄和不悦的女孩,还有着不少毛病,但至少她不是个恶魔。

 

在收拾好要穿的衣服后,余晖拖着步伐来到浴室,打开了水龙头。“你会挺过去的,余晖。”她自言自语道,准备好接受刺骨冰水的洗礼,“你有朋友,而你的朋友们有计划。”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毅然地站到了冰冷的水帘下,随即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还没有习惯。她冷得牙齿打颤,飞快地搓干净身子,洗好了头发。当她再也感觉不到她的手指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已经洗完了,便走到了蓬松的垫子上,从架子上抓过毛巾开始擦拭。

 

“真想再来次水疗。”她说着,回忆起了温暖的泥浴和热水澡。浴室的镜子展现了她所期望着见到的情景:那个有些刻薄和不悦的女孩的女孩冲着她皱了皱眉。余晖对着自己的脸硬扯了一个微笑出来。她笑得很生硬,尽管如此,她的眼神比起以前已经少了许多轻蔑。

 

她打开镜子,露出后面的柜子来,拿起她的牙刷和牙膏。“让我们试着减少点自我反省。我感觉就跟自己的心理医生似的。”她把牙刷举到嘴边,接着又顿了顿,“还有,别再自言自语了。”

 

余晖结束了日常洗漱,在房间里穿好了衣服。她系好靴子,套上毛衣,然后走向门口,把那只灯泡给关上了。

 

一连串五彩斑斓的颜色依然在四面的墙上肆意闪耀着光芒。天花板上装饰着朋友们给她买来的灯。余晖从未意识到她那只有一盏灯的房间是如此的昏暗,直到她多了另外的六盏灯来与之相衬。

 

“谢了,姑娘们。”

 

******

 

走路真是烂透了。余晖讨厌走路,但她现在实在是没脸骑那辆车出门,而且她很担心又会有人趁机对她的摩托下手。原本十分钟的车程现在变成了四十分钟的步行。给了余晖时间整理自己的思绪。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系列崔可西能使她的生活变得更加痛苦的设想。其中大多数以余晖被炒了结尾,还有两个以崔可西进了医院为结局。余晖离商场越近,她的心情就越是不安。

 

那只是崔可西而已,不是整个学校都在。然而,崔可西并没花多大力气来掩饰她对余晖的敌意。

 

深呼吸,余晖。吸气,然后呼气。她缓慢而平静地呼吸着,以释放出自己的紧张感。就是这样,保持平和的心态。

 

她想象着同自己的朋友们一起站在海滩上,倾听平静的海浪舔舐着她的脚。或许当天气暖和些了后,她们能来一次公路旅行。她又想起了星期三的科学博览会,她会和暮光一起赢得第一名的奖项。然后她想到了暮光,想到了她灿烂的笑容,乐观的态度,和那双紫色的眼睛,仿佛凝聚了整个宇宙的璀璨星光。

 

余晖停下脚步,鼓起了脸。她的心情还是很差。而现在她更加火大了。

 

一阵猛烈的狂风促使她接着往前走。她将双手插在口袋里,思索着究竟哪个更糟:和崔可西一起工作,还是想着暮光和她那愚蠢的紫色眼睛。

 

余晖拐过商店的拐角,发现今天与以往似乎有些不同,尽管她并不能确定这变化是好是坏。但与上周末相比,街道两旁停着的车明显变多了,商店的门也大开着,欢快的音乐从中倾泻而出。

 

自从余晖到这儿工作以来,这还是头一回商店里有这么多顾客。不止是零星的两三个人,而是一大群人。人群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小孩子,但余晖还是很吃惊。

 

她从人群中穿过,来到收银台前,阿尔特弥斯正站在那里,看起来对自己非常满意。

 

“小晖,我聪明的助手,你来啦!我都开始担心你会错过这儿所有的乐趣了。”

 

“这么多人是要干嘛?”余晖指了指身后吵吵嚷嚷的人群。

 

阿尔特弥斯轻抚着自己的山羊胡:“这绝对是天才之作!我可花了足足一个星期给我们的活动日打广告呢。你和崔可西要给孩子们念书,我会表演一场令人印象深刻的魔术秀,然后,萨琳娜就要开签售会啦!”

 

“签售会?”

 

“我没跟你说过吗?萨琳娜是位颇有成就的作家。”他骄傲地说,“她甚至比我还有名气呢。”

 

余晖翻了个白眼。她还没见过萨琳娜,但已经想象出了一个比崔可西更能吹牛的年长女人的形象。

 

慢着。余晖猛地意识到什么,举起了双手:“等会儿,你刚刚是说我和崔可西得给这帮小孩念书吗?”

 

“正是!哦,来嘛,别这么闷闷不乐嘛。”他见余晖皱起了眉头,说道,“只是几个小故事而已。而在那之后,我会为他们展现一场他们所见过的最为精彩的魔术表演!”他一手放在胸口,另一手则伸向天空,“他们会向他们的父母索求更多这么美妙的魔术,当然咯,我会很乐意效劳的。只不过会需要一点点小小的报酬。”

 

余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跟崔可西一起给孩子们念书?为何这两者加在一起会让阅读一事变得如此可怕?

 

一大股浓烟从余晖身旁的地面上腾起,飘进了过道里,使得这附近的人都开始咳嗽和干呕。

 

崔可西从烟里走出来,剧烈地喘着气,同时不停地拿手驱散着呛人的浓烟。“咳咳,太多魔法了。”她又咳嗽了几声,接着很快清了清嗓子,整理了两下自己的裙子,想把话给说完,“爸爸,为什么非要让她和崔可西一起念书?你很清楚崔可西一个人给孩子们念书就能念得很好。”

 

阿尔特弥斯拍了拍她的脑袋:“我当然清楚啦,小月儿,但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让你们俩更亲近点呢。”

 

“崔可西才不想跟她亲近!”

 

余晖抱起双臂:“彼此彼此。”

 

阿尔特弥斯少有地皱起了眉头:“好吧,你俩要明白,在生活里,我们必须要做很多我们不想做的事。就比如交税。但你们俩应该共同努力,然后呢,就让我们坐下来面对面地把这件事给说清楚。”他绽放出笑容,“哈,那些育儿书居然真有一次派上用场了。”

 

舞台已经搭好了,一块装饰有星星和月亮图案的幕布挂在那前面。角落里是一把蛮大的扶手椅,椅子上堆满了东西,旁边还摆着一叠被精挑细选出来的书。

 

崔可西舒舒服服地坐在扶手椅上瞪着余晖:“这把椅子崔可西要了。你可以去坐板凳。”她指了指另一个放了把木头板凳的角落。

 

余晖走过去把它给拿了起来,克制着自己将其扔向崔可西的冲动。反之,她只不过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这个场景。她对自己咧嘴一笑。没错。真是让人欣慰的想法。

 

她把板凳放在离崔可西一臂远的地方,尽可能地让自己在上面坐得舒服了。阿尔特弥斯领着一群孩子——最大的不超过六岁——上了楼,让他们坐在了地毯上。

 

“现在,这两位可爱的小姐要在表演开始之前给你们念几个故事,所以为何不让我们给予她们热烈的掌声呢?”

 

孩子们都鼓掌欢呼了起来,奇怪的是,这居然让余晖一直绷得死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要知道她从来就不喜欢小孩。无论小马还是人类,这种生物总是又吵又闹又烦人。而且他们总是喜欢盯着人看个不停。经常如此。

 

就像他们现在所做的那样。

 

余晖的神经又绷紧了,她试图挤出一个微笑。她确信微笑应该不会造成伤害,但她同时也明白自己只是在扭曲自己的脸。

 

“所以,呃......”她的后颈淌下一滴冷汗,“为,为什么不让我们开始念——”

 

“你的头发真漂亮。”前排的一个女孩叫道。

 

余晖下意识地拿手理了理自己的发丝。“噢,谢谢你。”她微笑道。

 

“你叫什么?”一个男孩问。

 

“我——”

 

“她是余晖。”崔可西插嘴道,“而我是伟大而全能的崔可西,今天来给你们讲故事的人!”她从那叠书上拿起一本。书的封面上画着一位长得很高的巫师,他有着长长的胡子和蓝色的斗篷。这不禁让余晖想起了白胡子星璇。

 

“首先,崔可西会给你们念《梅林传奇》的故事。然后,她会开始念《南瓜公主》。”崔可西翻开了书,“现在,让我们开始吧。”

 

余晖先是听了十秒钟,然后就听不下去了。孩子们看起来都被迷住了——他们向前倾着身子,如饥似渴地捕捉着崔可西念的每一个字。

 

我猜我干脆就坐在这里等这半个小时过去好了。或许还会更糟。余晖闭上眼,又开始想起了科学博览会。她想象着当她们得了一等奖后,暮光满脸兴奋地尖叫着上蹿下跳的场景。

 

真想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也许是在看书吧。愚蠢的书呆子。我才不在乎。她忍住了一个哈欠。萍琪可能正在烘培,云宝在打游戏,小蝶在动物收容所,瑞瑞在做裙子,而苹果杰克在......呃。我不知道苹果杰克会在做什么。和猪摔跤?反正就是些农民不劳作时干的事。

 

余晖在板凳上动了动。好吧,我无聊透了。她重新听起了崔可西的朗读。

 

“......然后梅林举起了他的魔杖,大喊道:‘阿波卡阿罗皮奥!’于是恶龙就这么被打败了!”崔可西用夸张的声调说道。孩子们再次欢呼雀跃起来,崔可西微微鞠了一躬。

 

“我们现在可以念《南瓜公主》了吗?”那个之前赞美了余晖头发的女孩说。

 

“当然可以,甜心。”崔可西放下梅林的书,转而拿起另一本,“嗯哼,现在——”

 

“她为什么不来念书?”另一个孩子指着余晖问。

 

崔可西盯着余晖:“因为她是崔可西不值一提的助手。她什么都看不懂。”

 

余晖握紧了拳头。哦,我会让你见识到什么是“不值一提的助手”的。她露出一个最完美的笑容,看向眼前的孩子们。“你们想让我来念下一个故事吗?”余晖发誓她这么做纯粹是出于恶意,而不是因为孩子们正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希望地看着她。

 

“拜托,求你了!”大多数孩子叫嚷道。

 

余晖从崔可西手里一把夺过书,朝她吐了吐舌头。她翻开第一页。“很久很久以前,在一片遥远的土地上,有一大片南瓜地。万圣节的前一天晚上,一个小男孩来到了这里,想找到一个最为完美的南瓜带回家去给他的家人们。”余晖清了清嗓子,惟妙惟肖地模仿起小男孩的声音来,“‘就快要到万圣节了,可我们还没有能用来做南瓜派的南瓜。’”

 

一提到南瓜派,孩子们都发出了“嗯~”的声音。其中一个举起手道:“你的声音很好听。”

 

余晖举起书来以遮住自己脸上的红晕和笑容:“谢谢。”她用眼角的余光瞄到崔可西撅起了嘴。

 

“男孩知道这片南瓜地有鬼魂出没,但他必须得找到一个好南瓜。”余晖继续念道,“天很黑,只有月光照耀着南瓜地,让它看起来既阴森又吓人。‘谁在那儿?’”余晖用恐怖的声音说,“‘你是谁?’小男孩问。‘是我,南瓜公主!’一个身着橘色斗篷,头上戴着一个南瓜的女孩出现了。”余晖顿了顿,咬住下唇免得自己看着书里的插图笑出声来。

 

“好了,够了。”崔可西说着,伸出一只手挡住余晖,“难道你们不想听梅林的故事,而是要听几个蠢南瓜吗?”

 

“我想听南瓜的故事!”

 

“我想听梅林的故事!”

 

崔可西又翻开了她的书:“梅林啊!在梅林打败了恶龙后,他下山想回到村庄里,但有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余晖的指甲抠进了书里。那就这么着了是吗?哈,她们俩真就要为了这件事开始扯皮了是吗?小心眼实锤咯?没错。余晖很清楚自己依然改不掉。

 

她提高了嗓门:“南瓜公主挡住了他的去路,说:‘你不能带走这些南瓜,因为他们是我的朋友和臣民。’”

 

崔可西咆哮着提高了声调:“女巫举起魔杖,说:‘我要诅咒你,因为你打败了我的宠物龙——’”

 

“男孩看起来很伤心:‘但我需要一个南瓜带给我的家庭,请您开开恩吧——’”

 

“‘——如果你能为我做些事,我就饶了你和这个村子。——’”

 

“——南瓜公主开口道:‘当然,我可以这么做。——’”

 

“——梅林说:‘你必须去——’”

 

“‘——到黑暗森林里,独自一人——’”

 

“‘——然后找到一只蝾螈的眼睛——’”

 

“‘——它会成为我的新朋友——’”

 

“‘——这样我就可以烤一个派——’”

 

“‘——然后吃了它。接着你就可以——’”

 

“‘——回家去——’”

 

“‘——享受你的万圣节南瓜派了!’”

 

其中一个孩子小声说:“这是我最喜欢的新故事了。”

 

余晖和崔可西现在已经针锋相对地站到一起了,两人都大口地喘着气。崔可西的眼神看上去就要杀人了,而余晖则挑衅地看着她。

 

“哦嚯嚯!”阿尔特弥斯从一股浓烟中迈出,分开了她们俩,“我想故事时间已经结束了。现在有谁准备好看魔术表演了?”

 

孩子们蹦跳着欢呼了起来。

 

阿尔特弥斯把余晖推到楼梯口:“好了,去收银台那边忙活吧,拜托了。来吧,崔可西,咱们可还有场节目要开演嘞!”

 

余晖下了楼梯,很高兴自己终于不用跟崔可西待在一起了。她走到前台,趴在桌子上。“好吧,我还以为会更糟呢。”她叹了口气,“一切为了薪水。一切为了薪水。”

 

她能听到从头顶上传来的阿尔特弥斯和他的舞台特效的声音,伴随着烟花的爆炸声,还有人群时不时发出的“噢噢”和“啊”的声音。

 

“我真希望他们不要把这地方给烧了。”

 

余晖看着顾客们四处晃悠,打量着店里的各色商品。每次有人拿手去逗弄辛迪他们的手指就会挨上一口,这时候余晖就得拼命忍着不要笑得太大声。不过还是很少有人买东西,给余晖留下了大把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时间。

 

当她又开始神游的时候,她无意识地闭上了眼。除了食物和去漆剂外,她还能把钱花在什么东西上呢?或许她可以存点钱,攒起来买那件皮夹克。又或许,她可以花钱给她的朋友们买圣诞礼物。不错,这才是正确的做法。当然她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钱。她也只能给她们买些便宜的小礼品。

 

圣诞节的时候她该干什么呢?感恩节她又该干什么?余晖没精打采地垂着肩膀。和去年一样吧:一个人裹着毯子窝在房间里就好。

 

这个想法使她有些沮丧,特别是当她想到她的朋友们那时都会与各自的家人欢聚一堂的时候。

 

别再想这些让人沮丧的东西了。想点开心的!

 

暮光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别的!

 

然而余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她跟暮光在圣诞节早晨坐在一起的景象。她们俩之间的距离近到她都能闻到暮光身上的那股薰衣草的香味了。

 

不,别想了。

 

暮光微笑着朝她挥手。

 

别想了!

 

暮光倚靠在她的胳膊上。

 

看在塞拉斯蒂娅的份上,别再想了!

 

暮光凑近了余晖的脸。

 

“去你妈的!”余晖吼道。

 

几个顾客停下手里的活看向余晖,她摆了摆手:“不是说你们。”

 

她枕着双臂趴在收银台上,默默地生着气。这个世界上有数不清的人,可为什么偏偏是她?为什么偏偏是暮光闪闪?为什么偏偏是她死敌的人类版本?

 

暮光闪闪喜欢上我了。余晖把脸深深地埋在胳膊里。塞拉斯蒂娅在上啊,为什么?哦,是了,因为宇宙就是喜欢看着我崩溃!

 

余晖从来就没期待过有人会喜欢上她。那么多的人,为什么非得是暮光?

 

好吧,不,我早该预料到的。

 

然而事后诸葛亮并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尽管余晖想破了头,她还是想不出为什么暮光会喜欢她。她很小心眼。她很粗鲁。她很刻薄。她简直就是一团糟!暮光怎么就不明白呢?再者,是什么给了她余晖也会喜欢她的想法?不错,余晖喜欢暮光——而且也许是要比其他人要多一点儿,因为她们的友谊不是建立在那个令人难以忍受的公主的恩赐上的。

 

但在余晖心里,暮光和她其余的朋友的地位依然是一样的。因为这就是她们俩的关系:朋友。没有别的了。她们俩的关系绝不会发生任何改变,因为余晖永远都不会像暮光喜欢她一样喜欢暮光。这种喜欢唯一会导致的后果就是暮光会因被拒绝而心碎,而余晖也会更加痛苦。

 

再说了,暮光对于余晖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当然,她那飘逸的长发是很漂亮,还夹杂着一条洋红色的条纹。没错,余晖总是能从她身上嗅到薰衣草的清香气息,而这气息总是能够抚慰余晖的身心。她的双眼是那么的美丽,闪烁着紫罗兰色的光芒,充满了好奇与同情。她很聪明,这是余晖十分看重的东西;但她也很傻,尽管余晖有时确实会被她惹恼,她也得承认借此戏弄那女孩的确不失为一件趣事。然后暮光就会被挑逗得满脸通红——那是一种可爱的粉红色,就仿佛她在寒冷的室外待了太久似的——而且总会让余晖有个好心情。余晖还注意到了当暮光在走廊里走过时她臀部的微微晃动,使她那曼妙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

 

余晖给了自己一巴掌:“够了,别想了!你和暮光?不!”

 

蝴蝶们又开始在她的肚子里闹腾。

 

“我说了不!”

 

一声爆炸从楼上传来,接着是崔可西的叫声:“崔可西就是打算那么做的!”

 

这声音成功地让余晖想起了她的另一个麻烦,她拿手捂住了脸。她觉得宇宙只给了她两个选择。一个是愤怒的崔可西和一大群同样愤怒的学生。而另一个则是暮光闪闪。这是场比赛,观众们正拭目以待是哪一方先把余晖逼疯。

 

一个轻柔而宁和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你看起来很烦恼。”

 

余晖挥了挥手:“没什么,只是宇宙在嘲笑我的生活。”

 

“啊,我想我们都经历过这种事。我个人觉得把问题给写下来很有帮助,但我知道把它说出来也同样管用。”

 

“我已经这么做了。这的确管用了那么一小会儿,但是接着就......呃啊!跟我谈话的那个人也是我痛苦的一部分!”

 

“嗯哼。我知道我不该随便插手别人的事,不过有人跟我说过,我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余晖从胳膊里抬起头来。她的面前站着一个女人,她有着一头及腰的天蓝色长发,还有一双极具魅力的绿色眼睛。她的左耳上夹着一支铅笔,戴着银色的星星耳环,与她的银色衬衫很是相衬。她身上散发着一种母性的光辉,温暖而诱人,但余晖可以感受到她内心的一丝与众不同。

 

这几乎令她想起了塞拉斯蒂娅,不过眼前的女人并没有她那么有威慑力。

 

余晖用手指划过面前的桌子:“你做过坏事吗?我是说,真的,真的很坏的那种?在当时你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但当你回想起这件事时,你发现自己真的就是,把一切都搞砸了?”

 

女人摇了摇头:“我不能说我有。”

 

“我知道我做错了,而我真的对此很抱歉。我是说,当然,我确实没有向大多数人表现出我的歉意,但我只是感觉......他们在我陷入了人生的低谷时又来给我补上了一脚。我想最为讽刺的是,以前那个还没有改过自新的我...也会对别人这么做。”

 

“唔,我想我们应该有所行动,而不是无所事事地等着人们自己来发现我们的变化。”

 

“但如果这不起作用呢?”余晖将一只手抛向空中,“如果我已经展现了我的变化但他们依然那么讨厌我呢?如果我无法停下自己对于他们的憎恨呢?”

 

女人挑了挑眉:“你‘憎恨’他们吗?”

 

余晖颓废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只是很生气。既因为他们对我发脾气,又因为我就这么让他们对我发脾气。”

 

女人伸出一只手搂住余晖,朝她微笑道:“好吧,我只能说,永远别在试都没试之前就放弃。如果你真的想改正自己的错误,你就会做出必要的行动。然后,那些真正重要的人就会原谅你的。至于那些不重要的人,他们不值得你浪费时间去理睬。”

 

余晖笑了:“谢谢。”

 

“不必客气。那么,你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

 

余晖缩了缩脖子:“我最好的朋友爱上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个声音从余晖的身后传来:“刚刚有人提到了‘爱’吗?”

 

她吓得跳了起来,心脏差点没骤停。她猛地转过身,只见阿尔特弥斯站在她面前:“阿尔特弥斯,别这样!我不喜欢别人突然从我身后冒出来!”

 

阿尔特弥斯将头往后一仰,哈哈大笑了起来,而那女人叉着腰,皱起了眉头:“说真的,阿尔特弥斯,你把那可怜的女孩吓得够呛。”

 

“我知道!”他笑道,“你知道要让她表现出大幅度情绪波动有多难吗?现在我总算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阿尔特弥斯。”女人用警告的口吻说。

 

“噢,我知道啦,小斑鸠。我不会再......故意这么做了。”

 

余晖打量着他和那个他称之为“小斑鸠”的女人。她猛地明白了什么,接着以手掩面:“你是萨琳娜。”

 

萨琳娜惊讶地眨了眨眼。“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吗?我真是太无礼了。”她伸出一只手来,“不错,我是萨琳娜•卢拉穆尔。很高兴见到你,余晖。”

 

余晖握了握她的手,视线依然在她和阿尔特弥斯之间徘徊:“那我就直说了:你嫁给他了?”

 

“没错。”萨琳娜点了点头。

 

“你跟他结婚了?”

 

“是的。”

 

“出于你自己的意愿?”

 

萨琳娜笑了:“是的,余晖。”

 

“真的吗?如果你是被胁迫的,就眨两下眼。”

 

阿尔特弥斯用手里的魔杖轻敲了下她的脑袋。“我唯一使用了的魔法是我个人天生的魅力。”他抬起鼻子,“信不信由你,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可有不少粉丝呢。数不清的姑娘因为阿尔特弥斯•卢拉穆尔而痴迷嘞。”

 

余晖看见萨琳娜孩子气地翻了个白眼。

 

“但是当然咯,我只有一个真爱。唔,如果你算上我对魔术的热情的话,那就两个。但是这并没有阻止我的追求者们的不断尝试!我记得有一次在大学里的时候,一个铤而走险的粉丝试图从窗户溜进我的宿舍里。”

 

“噢,我还记得那次。”萨琳娜深情地说,“我相信我告诉过她,如果她还敢再这么做,我就用我的剑把她捅个对穿。”

 

该死,余晖想到。我还抱着希望她能是个正常人呢。

 

“那么,崔可西在哪儿呢?”萨琳娜问。

 

“呃,她在清理舞台。”阿尔特弥斯说着,掸掉了肩上的烟灰,“我真搞不明白。在练习中,她做得很好。有点小小的不稳定,但无伤大雅。然而在舞台上,总会有些东西爆炸。”

 

崔可西走下楼,擦掉了脸上的黑色污渍。她恶狠狠地瞪了眼余晖,就好像这是余晖的错似的。接着她转向萨琳娜,微笑道:“嗨,妈妈。你的桌子在楼上。”

 

萨琳娜走过来,吻了吻她的额头:“谢谢你,亲爱的。你还好吗?”

 

崔可西扭头看了眼余晖,又撇了撇嘴:“我好多了。”

 

“你爸爸不是叫你们俩好点儿相处的吗?”

 

“我才不要和她好好相处!”崔可西跺着脚说,“她毁了一切!就比如崔可西在楼上的魔术表演——”

 

“我压根就没碰过你的魔术表演!”余晖叫道。

 

“崔可西知道你都做了什么——”

 

“崔可西,够了!”萨琳娜严肃地说,余晖充分地感受到了她身为一位母亲的威严。

 

崔可西直起身来,低下了头:“知道了,妈妈。”

 

萨琳娜指了指余晖:“还有,我不认为余晖有对你的魔术表演做些什么,因为她刚刚都待在这里没动过。”

 

“她有黑魔法!她炸了学校的前门!”

 

“真的?”阿尔特弥斯兴奋地问。

 

余晖捂住了眼睛:“是......真的。而且我跟你说过了,我对此很抱歉。”

 

崔可西又转头看了眼余晖:“一句抱歉并不能抵消你的恶劣行为。”她看见妈妈朝自己投来的眼神,然后沉默了下来。

 

萨琳娜的神色柔和了些。“不过你说得对。一次道歉并不足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她看向余晖,“但我觉得她打算做的不只是道歉,对吧,余晖?”

 

余晖点了点头:“是的。”

 

“这就是崔可西所害怕的。”崔可西一言不发地走回楼上。

 

萨琳娜叹了口气,看向阿尔特弥斯:“她继承了你的固执。”

 

阿尔特弥斯一手拂过头发:“不错,还有我那魔鬼般的美貌。”

 

萨琳娜又叹了口气,跟在崔可西身后上了楼。余晖又倒在了收银台上,满脸的生无可恋。

 

“所以说,黑魔法,嗯哼?”阿尔特弥斯凑到她身边,“对于一个声称自己不相信魔法的人来说,真是非常有趣呢。”

 

“我没说过那话。我只是不相信你有魔法。这个世界上几乎就没有什么魔法,我不觉得人类有能力使用它。”

 

“你说话的口气就好像你不是个人类似的。”

 

“这不关你的事!”余晖厉声道。

 

阿尔特弥斯咧嘴一笑:“那好吧,也许我们可以谈谈你的感情生活。”

 

余晖开始在想象中掐他的脖子。“这也不关你的事!”她顿了顿,“因为就没什么好谈的!”

 

阿尔特弥斯从空气中抓出一枚硬币,然后把它抛向空中:“我们需要找点事情打发时间。黑魔法,或者是充满激情的爱情故事。”硬币掉到了柜台上。

 

余晖把硬币移到一边:“不。你只需要知道我把不该搞砸的事情给搞砸了,然后......它就给了我一巴掌。”

 

“呜呼,我嗅到了有趣的气息!”

 

“不。”余晖揉了揉太阳穴,“说真的,阿尔特弥斯,这星期我已经做了足够多的反省和忏悔了。事实上,我想我已经把这辈子的反省和忏悔都做完了。我已经压根就不打算再谈起这事了。”

 

阿尔特弥斯走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余晖:“啊,小晖。反思过去并总结经验是我们成长的必经之路。这些都是生活的一部分哪。”

 

“生活烂透了。”

 

阿尔特弥斯松开了余晖,将手搭在了余晖的肩膀上:“好吧,我承认,生活不总是像我希望的那样有趣。这就是为什么当陷入困境时,我们会需要朋友和家人来依靠。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女孩,余晖,而你也可以独自面对生活给予你的任何挑战。但请记住,余晖,如果你有需要,卢拉穆尔总会在此等候。”

 

余晖不禁露出一个微笑:“谢了,阿尔特弥斯。我会记住的。”

 

“好极了!那么在萨琳娜做签售会的时候,为什么不让我跟你讲讲我们是如何保护整个希腊免受一群邪恶的女歌手的毒害的呢?”

 

余晖开始听起了阿尔特弥斯大谈特谈他那又长又曲折的故事。两人都没有留意到崔可西正在二楼的楼梯口偷听,脸上是深深的怒容。

 

******

 

星期一大早,余晖被窗外悦耳的鸟鸣声给叫了起来。她起身伸了个懒腰,思索着今天的早餐该吃什么。

 

当她拿到工资的那一刻简直激动得尖叫了起来,星期天她去杂货店买了不少东西。她的冰箱里又装满了食物,而且多亏了她买的去漆剂,她的摩托车也基本恢复了正常。

 

余晖在准备上学前吃了一顿由鸡蛋和水果组成的美味早餐。当她走回房间时,无意地扫了眼书桌,接着立刻便发现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她赶紧走近书桌,心脏跳的飞快。她闭上眼睛,数到三后又睁开来。

 

她那科学博览会的项目不见了。

 

“在哪......?在哪,在哪,在哪?”她掀开床垫上的毯子,拉开梳妆台的抽屉,甚至跑到厂房里找遍了每一个角落和间隙。

 

“它原本在这儿的!”余晖吼道,砰的一声把房门给打开了,“它原本就在这儿的!谁?什么时候?为什么?”她看见了暮光公主,猛地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提了起来,“它在哪?”

 

“让我提醒你一句,我只是你潜意识的一部分。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我也不知道。”

 

余晖把她狠狠扔到墙上。她从桌上抓起手机,深吸了一口气。“好的,冷静点,别慌。也许我根本就没有把它拿回来过。”她说道,眼皮抽搐着,“也许它还在暮光那里。”她按下暮光的号码,在等待接听的时候焦躁得不停地跳来跳去。

 

“喂?”

 

“暮光!感谢塞拉斯蒂娅!”

 

“我还是不太习惯听你这么说。不过,有什么事吗?”

 

“快告诉我EMP在你那儿!”

 

“呃,我把它给你了,还记得吗?”

 

“是的,”余晖呜咽道,“我只是希望我记错了。”

 

“余晖,到底怎么了?”

 

“有人偷了我们的科学博览会项目!”

 

thumb_up64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Htear Lv.2
评论 第二十八章 爱与战争

更喜欢 崔克茜,但 崔克西 也很好,有点咬文嚼字了哈

2 月 21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向作品合集

    Belaris

  • 小马国女孩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