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爱动漫大本营
爱动漫大本营Lv.8
陆马
长篇转载
E
已完结

感受粉意

原文地址: 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128920/feeling-pinkie-mean

最好的朋友

chrome_reader_mode 6,814 event 2 月 18 日 thumb_up 3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05 forum 5

随着黑晶逐渐恢复意识,他意识到了两条至关重要的信息: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他的头部骨头并没有像他最初设想的那样被粉碎成一百万片。其次,他的脖子被名为萍琪的老虎钳固定在了地板上。

“太太太太太棒了!” 萍琪尖叫道,这深深地刺激黑晶早已饱经沧桑的耳膜。“我超级无敌高兴你来了!”

 

由于缺少氧气,黑晶的感觉慢慢消失。另外,他的声带被挤扁。但主要问题还是氧气。

“我为您策划了整个派对!” 萍琪说。她像布娃娃一样举起黑晶挣扎的身体,她惊人的力量再次使他震惊。尽管那可能是剥夺氧气的开始。“我把气球全部找了出来,然后是零食,音乐,派对游戏,哦,最重要的是,我邀请整个小马镇过来庆祝! ” 萍琪蹦出来的眼球贴近黑晶的眼球。而黑晶的眼球目前由于缺氧从眼眶中凸出了一两英寸。“所以,你现在快乐吗???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敢打赌,你是的!你是如此激动,以至于你的脸已经红了!”

 

黑晶的脸实际上是蓝色的,主要原因是——相同的原因——缺乏救命的空气。

 

萍琪终于明白了他正在像从水里被捞出鱼一样疲倦地喘着粗气。“哦,等等,不,你脸蓝色的。” 她松开了他,就像把装满石头的袋子扔进河里一样,黑晶像石头一样沉入河底,然后与地板来了个冷冰冰的拥抱。“你的脸为什么这么蓝,小晶晶?你不喜欢派对吗?”

 

在几秒钟的吸气呼气循环后后,黑晶做出了微弱的回应:“我不喜欢任何派对,你个[buy some apples]!我被迫违背我的意愿来到这里!” 黑晶又吸了一口气。“好吧……也许我被食物胁迫……还有一张床,但是这不重要!”

 

“嗯,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来到这里,我都很高兴,”萍琪说,带着习惯性的活泼微笑,令黑晶讨厌的乐观态度。他无法决定她窒息熊抱和乐观的态度哪个更讨厌。“特别是因为今晚我为我们策划了许多有趣的活动!首先,我们可以给驴子钉尾巴。我无法让克兰奇担任该角色,所以我不得画张画代替,但我希望您不会介意!然后,我们可以进行令马兴奋的游戏,尽管我可以自豪地保证,我可从来没有输过!哦,哦,然后,我可以向你介绍小马镇的每匹小马,并简要介绍他们的生活和日常时间表!”

 

黑晶很确定“令马窒息的乐观态度”会在夜幕降临前杀死他。

 

萍琪向派对的贵宾鞠躬,头部微拱。“那么,小晶晶,你的第一印象如何?”

 

“我不希望受到任何其中一种活动的酷刑,”黑晶说。他站了起来,弹了弹身上的尘土,以一种王室姿态嘲笑在场的小马和他们所谓的各种乐趣。从跳舞到恐怖的音乐-听起来类似于用巨石弹奏竖琴,然后吹生锈的铁钉制成的小号-一边扎堆一边闲聊,最糟糕的是对那些平民自以为搞笑的双关笑话摆笑脸。这是黑晶无论如何都无法忍受的。

 

萍琪好奇的头以九十度倾泻。“为什么不?”

“因为,你这匹笨笨的母马,我是国王。国王不参加派对游戏,国王不与农民同流合污,最重要的是,国王对下等马的低级趣味不感兴趣。” 黑晶怒气冲冲地挥舞着斗篷,鼻子拱得如此之高,下巴简直代替他的嘴。“ 这就是我不参加你们这个派对的原因。”

 

“我认为这应该是你的派对。” 在他旁边的声音绝对不是萍琪的声音,但不幸的是仍然很熟悉。

 

黑晶在灾难性的夜晚睁开眼睛凝视着新来者,情况更糟了。不知何故,身边的萍琪消失得无影无踪,转而变成另一匹小马。

 

云宝露出笑容,将酒杯对着黑晶的脸。“怎么了?猫咬住暴君的舌头了?”

 

“粉红色的家伙去哪里了?” 黑晶问道。

 

“哦,难不成只有她突然消失你才会对她感兴趣吗?” 云宝露出了狡猾的微笑,这使得黑晶更加云里雾里。

 

黑晶咆哮。“你只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哦,我不知道。”

 

“你说谎,我们俩都明白。我讨厌说谎。”

 

云宝向他伸出舌头。“对于像你这种说大话的假国王,这似乎有点虚伪。”

黑晶叹了一口气,努力抵制强烈的诱惑,要用最近可用的家具猛击母马的头部。“听着,”他说,“我不在乎您试图强迫我参加的任何幼稚的滑稽把戏。如果这是萍琪告诉我的那些可怕的派对游戏之一,我不会感到惊讶。只是。回答。我的。问题。你。这匹。头脑。简单的。。母马!”

 

“再说一遍那问题?”

 

黑晶咬住了嘴唇,用力扯着鬃毛一角,就像他试图从头部拔出鬃毛一样,同时他倚靠强烈的意志压抑住自己随时可能爆发的怒火。

 

与之相反,黛西笑得合不拢嘴。“为什么不回答为什么你对萍琪的下落如此感兴趣?” 她问。

 

“如果那匹地狱里来的母马想为我办一场狂欢,那么她应该在这里。在我身边。” 黑晶松开了自己的鬃毛,皱了皱眉头,冷汗爬上了脊背。“强迫我以她通常的可怕的方式来享受它。”

 

云宝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下黑晶,然后发出邪恶的笑,。“好吧,听起来你好像很想念——”

“先回答我的问题吧!”黑晶把她的脖子向后弯,他的冷笑声增加了十倍。“平民,你竟敢妄自揣测我有这种感情。

云宝翻了个白眼,抿了一口酒,然后满意地擦了擦嘴唇。正当黑晶的左眼开始抽搐时,她说:“ ​​萍琪注意到你正要朗诵另一'章节',所以她告诉我在准备蛋糕时要让你充实一些。”

 

“什么章节?” 提到他的蛋糕,黑晶松了一口气,但只有一口气。

 

云宝再次翻白眼,耸了耸肩。“哦,你知道吗,例如我讨厌这里的每匹小马,等等,等等,每匹小马都应该亲我的蹄,因为我是国王,yadda,yadda,yadda,我的自我意识过剩,na, g,na,往自己脸上贴金。” 你知道剩下的。”

 

“我……不会那样做!” 黑晶感觉到他的脸颊潮红。“我只是……只是……喜欢表达我的观点,就是那样!”

这个季节说不定是云宝翻白眼的多发季。“哥们,你每五分钟左右就会说一次有关仇恨的长篇大论。难以想象萍琪能忍受你。”

“难以想象的是我能忍受她!” 黑晶大声尖叫。幸运的是,它被音乐讨厌的节奏淹没了。“她使我的生活变得比你们这群傻瓜对我做过那些事后的的生活还要糟糕!她每秒都用剥削的态度,微笑的表情折磨我,并且不断地气球我性格好一点,试图将我“塑造”成一匹完全不同的马。尝试改变一些无法改变的东西有什么意义?!你们这群母马没有大脑吗?”

 

“听着,破坏狂,我很有头脑。萍琪也是如此。” 云宝有些底气不足,并在空中左右挥动一只蹄子。“呃……有时候……。但是她一直在努力帮助你。你从被困在地下室获得了某种形式的自由。至少从表面上看,她一直以来都在帮你。”

 

黑晶无语地指着自己发青的眼眶。

 

“好吧,也许不是所有时间,但聊胜于无。真的,你难道没有试这变得更好一点吗?你不能像个混蛋一样指望生命中的一切随心所欲。无论你是不是个国王。连我都知道这个道理。” 云宝有抿了一口酒,然后瞥了一眼在嬉笑的小马。“不管你喜欢与否,黑晶,你在这里不是国王,而且你永远都不会是。只是,尝试一次做普通小马。交一些朋友。你……知道什么是朋友,对吗?

 

“我可不像你们这群只有半个大脑愚蠢小马,” 黑晶用恶毒的话语为自己打气。“我有朋友。实际上,我有很多朋友。比你和其他的平民加起来还要多。"

 

“多么令马咋舌,”云宝呆滞地说道。

“嗯,我当然有朋友。毕竟我是国王。” 黑晶极力躲避云宝的目光。“在很久以前,是的,他们是真正的朋友。我可以分辨出为了平息我的怒火伪装与真诚的区别。”

 

“我敢肯定,成为您的朋友一定很棒。”

 

“确实是,” 黑晶说。他自鸣得意的笑容上升到了新的高度。“谁不想成为国王的朋友?而且这位国王强大。我是说,全世界最强大。我在魔术和意志力方面的出色表现使我受到全世界的赞誉,没有谁能够与我相比。” 他的笑容消失了,咆哮道。“除了那两位无能的公主。她们无耻地合作来击败我。如果一对一,我能在一瞬间把她们任何一个摁在地板上摩擦。”

 

“所以,我想问一下,”云宝说,半眯着眼注视着黑晶。“为什么你的朋友都没有一个决定在你有需要时帮助你?塞蕾斯缇雅有露娜,露娜有塞蕾斯缇雅,但你有什么?”

 

黑晶狂笑道。“帮助?帮助?!就像我需要接受其他小马的帮助来满足我自己的需求一样。” 他伸出舌头,有些反胃。“接受小马的帮助是我曾经最不高兴看到的最可怜最软弱的迹象。你认为我因为谁的帮助而成为该国最强大的统治者?绝对不!我自己做了所有事情,证明我是最强的。我不需要朋友或其他任何东西来站上顶点,而且我永远也不会考虑这样做。”

 

云宝点了点头,喝完了酒。“那么,那么,你的结局如何?”

 

“后来……” 黑晶一时语噎,试图给出一个体面的答复。“后来……我疏远了所有朋友。接着被和露娜击败。然后…… 被困在一个黑暗的深渊中将近一千年,仇恨在我心中日益增长。” 他眨了眨眼。“现在在这里……和一匹没有脑子的母马进行一次对话!”

 

“ 啊哈,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不相信你曾经有朋友的原因。” 云宝掠过黑晶的肩膀向外瞥,向某匹小马招蹄示意。“现在你有时间去认识更多的小马,结交一个真正的朋友,与你一直装腔作势的不存在的朋友不同的朋友。”

 

“你才是那个装腔作势的家伙!” 黑晶用蹄子指责她。“唠叨鬼!”

 

“所以,这位想必就是今天过生日的小马,”苹果杰克说。“你几岁了?十岁?十二岁?从你大叫的语气,我无法判断出你是七八岁还是十几岁。

 

黑晶已经感到绝望从他的尾部蔓延,直到吞噬得他只剩躯壳。“哦,太好了,南方乡巴佬又来了。”

“我的名字叫苹果杰克,精明嘴先生,” 苹果杰克说。“尽管如此,如果你明白'我在说什么',那么这个精明我绝对不是用来当什么褒义词。”

 

“哦,求你了,不,不要这样。” 黑晶木然地说。他坐在两匹雌驹中间,呆呆地凝视着天花板,两只前蹄紧紧抱住脑袋,绝望两个字被刻在脸上。“我要死了,我被困在两种对立的力量之间:一匹大脑完全腐烂的母马,脑子不比腐烂的果实聪明,另一位是乡巴佬,正好种着腐烂的果实。我到底犯了什么错才会受到这样的惩罚?”

 

“俺猜,大概是成为整个国家的独裁者,并且像对待自己的财产一样奴役你的人民?” 苹果杰克说。

 

云宝摇了摇头,擦了擦下巴。“不,我猜想可能因为是他一直充当一个讨厌的混蛋,而又不愿意融入现代社会。”

 

“等一下,我明白了。” 苹果杰克宣称。“也许因为他一直是一个趾高气昂的家伙,在他吐出'我无疑是最强大的'之类的话后,没有小马能忍受他超过五秒,尽管他因为这样孤立无援被封印了一千-”

 

“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黑晶说,打断了双方的激烈争论。“即使有,我还在这里就不要提这事!”

 

“还有呢?” 云宝问。

 

黑晶的左眼再次开始抽搐,但他设法控制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虽然他真的很想这样做,但云宝黛西是对的……在某种程度上……他快被她们带到沟里去了。此外,她们消耗他的精力比他想象的多得多。

 

苹果杰克用蹄子捂着嘴咳嗽,这一举动打破了沉默,驱散了空气中尴尬的气氛。“所以,嗯,小晶晶——”

 

“那不是我的名字,”他立刻反驳。

 

“是吗,萍琪就是那样叫她的宠物的名字呀。”

“我不确定'宠物名字'是什么,但我不喜欢它,也绝不承认它,我绝对不同意粉红色的家伙在我身边喊那个名字,我希望你们把它放在心上,不要反复践踏我的底线。” 黑晶的目光从两匹疑惑地交换眼神的雌驹身上移开。“我只是不喜欢这个名字;讨论结束。”

 

“啊哈,那不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东西吗?”苹果杰克俏皮地拍了拍黑晶的肩膀。尽管如此,它仍然足以引起黑晶一阵心塞。“他不喜欢宠物的名字。”

 

“而且,你能相信只要萍琪不在,他就会感到慌张吗?好像他没有她就无法生活,” 云宝补充道。“哎,我很惊讶他能独自活这么长时间。”

 

“我在没有那匹母马的情况下经历了一个千年,我还可以继续活下去!” 黑晶回击。“而且,你不断的旁敲侧击开始让我忍不住了。”

 

苹果杰克试图拍打他的背部,黑晶耸了耸肩,防御性地向后退了几步。“别担心,黑晶,我敢肯定萍琪会很快回来,”她向他保证。“我听说她为您准备了一个特别的蛋糕,正在完成最后的修饰。你应该感激,因为萍琪的蛋糕周边闻名(双关,既指萍琪蛋糕在周围出名,又指萍琪做的蛋糕装饰很出名。)。

 

“就像我在乎一样,”黑晶喃喃地说。他的肚子在恶狠狠地咆哮。马上,他的脸就变得有些发红,而苹果杰克和云宝黛西甚至都没有试图掩盖自己的笑声。“我只在乎蛋糕是不是巧克力味的,仅此而已!”

 

“别再胡思乱想了,我敢肯定蛋糕会很美味的,” 苹果杰克说。“此外,如果你不那么贪心的话,我想其他小马也会很享受它。”

 

“我可以向您保证,我自己会很享受,因为你们当中没有小马可以享受它。” 黑晶用他能做出的最阴险的方式舔了舔嘴唇,用蹄子擦了擦嘴。“国王享有一切,其他小马只配干看着。”

 

“你知道我们随时可以离开的。”云宝说。

 

“那就快点!我正好可以从与白痴母马交谈的无边的痛苦中解放出来”

 

苹果杰克皱起眉头,抬了一下帽子。“我知道了,但如果你一开始就不想与我们交谈……那你为什么仍要这么做呢?那一点都不合常理。”

 

“因为我……呃……嗯……” 黑晶的舌头从嘴里滑了出来,他的大脑正拼命寻找救命稻草,借口,或者答案一类的东西,可惜毫无头绪。

 

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救赎已然到来:蛋糕。巧克力蛋糕。

 

萍琪从马群中间穿过,拖着一辆载着黑晶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奇妙的货物的小拖车。一个三层,粉红色糖霜,以各种式样的花朵,气球等作为装饰,令马大开眼界!“请注意,小马们,萍琪号已经脱离轨道,即将驶入终点!关于火车和轮船的比喻很好玩,不过这不重要!” 她大喊,蛋糕在合外力的作用下来回晃动,但奇迹般地没有崩溃。

 

“终于!” 黑晶止不住拍蹄,眼中不再有泪水。“我出现在这个愚蠢的派对上的唯一盼头来了-当然是,除了床!”

 

小拖车在黑晶面前平稳到站,萍琪站在他的面前,嘴上带着不那么烦马的微笑。

 

“女士们先生们,请注意,这是为某位特殊的小马准备的大——蛋——糕——!” 萍琪宣布,这一举动引起了所有小马的关注。甚至音乐声都戛然而止,黑晶对于这一点很感激。“现在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有多少小马认识他,但这是黑晶,和谐美好的小马镇的最新成员。请每匹小马都加油打气欢迎他!”

 

他们照做了,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跺蹄声和刺耳的哨声。尽管有些儿戏化,但黑晶还是有些沉醉于其中,过去的回忆涌上心头。但是,这比他所熟悉的要真诚得多,没有谄媚或者虚伪。

 

萍琪用蹄子拍了拍黑晶的肩膀,黑晶很诧异自己没有下意识地拒绝。“黑晶,我只是想说,尽管你经历了许多事,但我希望你能够为自己找到一个新的安身之所。我知道我们的友谊之路一直很坎坷,你被困在暮光的地下室的笼子里,然后我用勺子给你喂冰淇淋,然后暮光把你带到黑暗的地方,也就是她的地下室,用绳子将你绑起来,然后暮-”

 

“萍琪,不要停!” 暮光闪闪对着她大喊,回过头钻进一个黑暗的角落,以逃避房间里每匹小马诡异的目光。

 

“无论如何!你只需知道不管怎样,我都会把你当成朋友,希望你最后也会把我当做一个朋友。” 萍琪向前走去,把蹄子缠在黑晶的脖子上,尽管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压断脊椎。这样让黑晶感觉很好。说实话,很温暖。在他意识到之前,他自己的蹄就搭上了她的背,完成了最大限度的拥抱,黑晶只能形容这为……善意。

 

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所有小马都在发出“ d'awwwwwwwww”的声音,但因为被抱住,黑晶却不能环顾四周观察。至少他能看到那个蛋糕,更具体地说,时机一到,那个蛋糕就会进入他口中。他透过萍琪的肩膀瞥过去,第一次看到它的全貌。

 

就在那一刻,黑晶意识到了一些关键的细节以及它们那些令马恐惧的含义。首先是蛋糕;具体来说,最重要的是。用粉红色和灰色的糖霜大体绘制了一对角色,黑晶猜测那只能代表了他和萍琪,握着……蹄。然后在糖霜画上方是一对气球,心形和笑脸。最后,在红色的糖霜中,最顶部的字眼是“最好的朋友”。

 

黑晶的眼睛向右移,而世界和时间本身似乎正在逐渐减速。他甚至可以听到困扰着他的理智的白噪声。他发现派对上的一只雌驹-玫瑰-对着她咧嘴笑。然后他可以听见她在说什么,就像一道穿透雾气的光麻痹了他的大脑:“啊呀呀哇,你们两个是我见过有史以来最可爱的一对!”

 

现在他的下巴掉在地板上,黑晶的眼睛转向他的左边,在那里他看到了糖糖,更糟的是天琴在她旁边,其中天琴带着疑惑不解的表情看着他。

 

“嘿,糖糖,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就像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一样吗?'。” 天琴低声对糖糖说。

 

“嗯,当然。看看他们拥抱的方式,” 糖糖小声说道。“我的意思是,除了'最好的朋友',怎么可能这样拥抱呢?。”

 

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

 

最最最最最最好好好好好好的的的的的的朋朋朋朋朋朋友友友友友友。

 

黑晶睁大了眼睛,瞳孔却缩小了,其他小马的推测就像一把锤子砸在钉子上。

 

“ 欧——————不————————————。"

thumb_up 3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某张姓男子 Lv.9 天马
评论 最好的朋友

黑晶王自肉体复活后又惨遭社会性复活

2 月 19 日
奇幻光影 Lv.12 麒麟
评论 最好的朋友

对了,有错字

并且不断地气球我性格好一点

4 月 5 日
C盘_薄荷 Lv.3 天马
评论 最好的朋友

还有下一章不。。。。。。

9 月 19 日
评论 最好的朋友

回复58031 @C盘_薄荷 :

有续集,不过单纯这部作品已经是最后一章了。

9 月 20 日
乐梦Brella Lv.4 陆马
评论 最好的朋友

这黑晶太好玩了

期待续集

:ftemoji_sgsneaky:

1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不定向收藏

    夜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