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正
居正
Lv.7 1357/1540

EquestriaCN/FimTale策划、开发

日色破碎

第十五章:情深意切

本作评价
59()
()0

亲爱的日记本,

余晖被女童子军开除了。

事情发生在我们出去第三天的时候。老师教的东西余晖学起来倒是没问题,但是她和别的女生处不来,尤其是里面一个叫糖衣(Sugarcoat,EQG里面那个面瘫)的。她说了我两句坏话,但是妈妈说过要包容别人,所以我也没怎么。可是余晖听到以后真的好生气,然后她俩就吼了起来。最后余晖吼了句她不该说的话,好像是和糖衣的父母离婚有关的。然后老师就过来了。

要是余晖不连老师一起骂的话说不定被说两句就没事了。

这事情简直坑爹了。我还期望着和余晖一起做好多好多事情呢。我确实喜欢她,可她有的时候真的是太倔强了。没事,反正离野营结束也只剩两天了,然后我又能回家陪她了。不过她现在不回我短信。

暮光闪闪


暮暮从浴室里走出来,进了卧室,伸了个懒腰,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余晖,帮我拿下我的梳子吧?就在我包里。”

余晖抬起头,给手里的书插了个书签,放到一旁。“恩。”

在太阳和海水的整日蹂躏下,暮暮感觉自己皮肤有点绷,不过冲个澡之后好多了。春假还有将近一个星期,她知道大家不晒伤也至少会黑得不成样子。

“那个,暮暮?”余晖的表情像是刚刚吃了只虫子。

“怎么了?”暮暮将椅子的前腿蹬离地面。

“你包里怎么有……三十来个套套?”

“不是,我——”暮暮没有坐稳,摔到了地上。

余晖笑了,举起手里的一长串套套,“我看有人今晚想做点奇怪的事情咯?虽说我保健体育一直不及格,但我也知道这东西不是你能用的吧?”

暮暮坐起身,脸上有些发烫,“不是我放的!我爸和我哥跟我开玩笑来着。早该把它们都扔了的……”

“原来如此。”余晖把套套放回去,掏出梳子扔给暮暮。

暮暮接住梳子,把椅子浮起来,尽力压制自己红红的脸。余晖又读起了书。十五分钟后,暮暮翻身上床,把脸埋到了枕头里。

“唉,我好累。”暮暮嘟哝着,扭了扭。床上感觉简直跟天堂一样,更别说旁边还有余晖陪着了。

余晖微笑着放下书,关灯,钻进被子里亲了暮暮的脸颊一下。“我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你这次带我们出来玩,真是太棒了。”

倦意已经涌上暮暮的身体。但听到这句话她的心跳仍然加速了。“还要谢谢你今天陪我呢。”

“恩,不客气。”

突然暮暮想起一件事。“余晖,能帮我做件事吗?”

“你说。”

“我们回去的时候……我想去给她上上坟。就是另外一个余晖的坟。她……我就是想和她说说话什么的。我知道自己这样子很奇怪,很笨,但是……你能和我一起去吗?”

几秒钟的寂静。

暮暮有点后悔了。

余晖开口。”恩,行,没问题。“

暮暮出了一口气。“谢谢你了,余晖。晚安。”

“晚安。”

——————————————————

半夜。

余晖醒了。感知重启。她揉揉眼睛。卧室里还是很黑,窗外蟋蟀声如常。但是暮暮没在她身边。

她打个呵欠,伸懒腰,起身。厕所灯没开。也许暮暮是起床去吃夜宵了。说到这里,余晖的肚子也有点饿了。

找暮暮不算难。余晖下楼,走到客厅里,才望见阳台上正在看星星的暮暮。

月光洒在她苍白的脸上。

“嘿。”余晖站在阳台门口,“睡不着了?”

暮暮没有动。“没啥,在想事情。”

“想什么呢?”

暮暮耸肩,“人生啊,爱情啊,哲学问题什么的。什么把我们带到了这里?万物万事发生有没有什么规律?茫茫宇宙之中人类的地位孰轻孰重?就那些事情。”

“有意思。”余晖向前,走到暮暮身边。“我也来行吗?”

“作为存在主义者我喜欢有人陪。”

余晖把胳膊搭到了栏杆上。皮肤上的湿气被清爽的海风一吹顿减几分。她朝下面的海滩望去。“站这么高你没感觉?”

暮暮也朝下看了一眼,缩了缩,然后摇头,“倒也没啥。没多大感觉。有栏杆的时候我感觉会好一些,况且刚刚一直都是在看上面。”

“挺好。”

她俩又占了几分钟。

暮暮发话了。

“你考虑过咱俩这事有多奇怪没有?“暮暮看了看余晖,”你,我,我们——我来到马镇之后发生的一切根本不在常识范围内了。“

余晖笑了,“我也想过,不过我们那边对于‘奇怪’这个词的定义和你们不太一样。而且就算奇怪又有什么关系呢?”

暮暮叹了口气,抱着自己的肚子,“问题就在这里。我总觉的应该有关系,但是完全没有。我现在这么开心,有你们,有你……感觉就像美梦成真。但是有些时候我又感觉自己不过是在做梦而已。”

余晖脸上的笑意消失了。

她抓住暮暮的肩膀,用一种非人类的目光盯着暮暮。

“暮暮,快醒醒。”

————————————————————————————

暮暮一僵,脸上血色褪尽。

寂静。

余晖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暮暮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狠狠把余晖推开,“你-你个混蛋!”

“抱歉啦!”说是这么说,但余晖笑得更厉害了。“这背景太完美了!”

暮暮跺了一下脚,捏着拳头,“点都不好笑!我刚刚是认真的来着!”

余晖笑得被自己呛到了,弯下腰来,接着抽,“我知道!就是因为认真才好笑嘛!”

暮暮吼了声什么,然后一路走回了室内,嘟哝着什么。

“诶,等等!”余晖想停下,但还是笑着。“抱歉啦!”

暮暮没回答。余晖花了一分钟才停了下来,然后随暮暮进了房间。她看见暮暮正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靠枕。

“我很抱歉啦。”余晖坐到沙发边上,又说了一遍。

“你才不抱歉呢。”暮暮的脸埋在靠枕里。“你只是不想我生气而已。”

余晖想了一下,耸肩。“好吧,被你说中了。可是真的很好玩嘛……”

暮暮叹气。“你刚刚那一下简直是毁气氛。我本来还想跟你说件事呢。”

“真的?什么事?”余晖靠近了点。

暮暮刚张开的嘴又闭上了。“不行,太晚了。不让你知道了。”

余晖翻个白眼,”生活又不是电视剧,哪来那么多完美时刻。什么毁气氛,说错话,尴尬场景那是多了去。这才是生活。如果你要说的事情足够重要的话,那气氛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

“是,有道理。”暮暮还是喘着气,吹开眼前的刘海,“要是咱俩角色互换一下你肯定不会这么讲道理的。”

“也许会,也许不会。”余晖笑着。她倒在沙发上,把腿搭到暮暮的大腿上,“但哪天要是你也逮到了这样的机会,你想怎么笑我都可以。”

“哼,行。”暮暮一把推开余晖的小腿,起身,“鞋子穿上,我们走。”

余晖坐起身,立起脑袋,“鞋子就够了?如果我们要出去我是不是该把睡衣换掉?"

"穿睡衣就行了。“暮暮已经走出了房间。余晖勉强能听到视线之外的暮暮小声说出了另外半句。”反正一会就不用穿衣服了。“

“我们去哪啊?”

暮暮领着余晖继续走。

“你会知道的。”暮暮转头向余晖笑了一下。“快到了。”

出来之前她们带的手电筒没用上。月光和星光亮度刚好。这条林中小径看上去也没什么危险,余晖完全不怕被树根绊倒或者被树枝糊脸什么的。

“当当!”暮暮拨开一片巨大的叶子,伸开双手。

余晖跟着暮暮身后到了一个小潭旁。潭底由石头构成,不远处的一个小瀑布给它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活水。潭水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清冷的光辉。余晖不住吹了声口哨。

“哇,这里这是太漂亮了。咱们之前怎么不来?”

“晚上更漂亮。”暮暮的眼睛四处转着,没敢看余晖。她把双手背到身后,上身前倾了过来,“而且,我想到这里和你一起游泳……就我们两个。”

余晖抬起食指,皱眉,“游泳?那刚刚应该把游泳衣带上啊?”

“不。”暮暮走到了池边,深吸一口气,“不一定非要游泳衣才能游泳的。裸泳也-也不错。”

裸泳?余晖之前倒是听说过。可是裸泳的真正意义直到她看见暮暮解起自己的扣子时才浮现到余晖的脑海中。她盯着暮暮渐渐下移的双手,“你们人类不是……禁止搞这种事情吗?”

“是。”暮暮把上衣放到一旁,抖了抖,背对着余晖,“不按规矩出牌才好玩。而且反正是和你一起,所以也没什么的。”

余晖笑了,然后很快也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她一直觉得老是要穿衣服有点傻傻的,但她知道人类世界的习俗……和法律。“你高兴就好,我听你的。”

暮暮的所有衣服都褪下了。她背对着余晖的身影终于慢慢转过来,双手抱在胸前,弯腰前倾。她的脸上浮起一抹酒红,身子有点抖。

两人视线相碰,接着开始互相打量起对方的身体。暮暮紧咬的牙齿松了几分,“你……你真的太漂亮了。”

“谢谢。”余晖的脸也有些红了。被夸自己人类的身体长得漂亮,余晖有点不知所措。但她知道,自己对面前这个赤裸着的女生的地位是如何的。

余晖大步走过去,脚尖捏了捏地面上的软泥。她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暮暮的脸颊。暮暮缩了一下,然后伸出手紧紧捏住了余晖。

“你确定没问题吗?”余晖问道,“我不需要你去做什么事情的,你也知道,我——”

暮暮亲上了余晖。

“我爱你。”

暮暮放开双唇,轻声道。

余晖刚要出的一口气卡在了喉咙里。她知道,那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不论在哪一个次元之中——都拥有掌控帝国兴衰,颠倒爱恨情仇之力。她同样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她说不出口,只能看着面前的紫发女生。

她爱暮暮吗?她俩才认识一个月,正式交往还不到一个月。但暮暮那么甜蜜,聪敏,那样给人以乐趣,那样使她一次又一次心跳过速。一日又一日,她脑海中暮暮身影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爱情是什么?是两个人生命的终极融合、共享。正处于对未来的迷茫之中的余晖顿时发现,若是有暮暮在她身旁,与她一起面对这个世界,似乎一切都要悦耳很多。

她知道,自己需要面对现实了。

她也深深地爱上了面前的这个小女生。

她同样知道,该怎么回答。

正当余晖张开嘴之际,她突然想起不久前第一次睡衣派对上,她们一起看过的那部电影。她知道暮暮会喜欢这个回答的。

“我知道。*

暮暮楞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来。

余晖也跟着笑了。

“别闹了,”暮暮有点结巴,声音里混着一点点兴奋和紧张。她两手牵起余晖,慢慢向后退着,“我还想游泳……什么的呢。”

余晖点头,跟着暮暮走进了潭中。可脚尖刚一碰到潭水,余晖就跳了起来,叫道,“好冷!”

暮暮翻了个白眼,“还没冷到那个程度。别大惊小怪的。”她放开余晖,自己往水里退了点,直到自己只剩下头露在睡眠,”放心,很快就会适应的,别怕。“

“唉。”余晖叹口气,然后也慢慢走近了潭中,抖着。之前暮暮教的游泳课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唔,”暮暮游到一边,上下打量了一下余晖,“没想到你还纹身了。”

余晖皱眉,顺着暮暮的视线朝自己身上看去。“噢,你说我的可爱标记啊。我没跟你讲过吗?”

暮暮敲了敲下巴,“就是小马发现自己宿命时会出现在屁屁上的一个标志?”

“差不多就是这意思。”

“有意思。”暮暮游到了潭中央。“知道吗,我们这边有一个古老的宗教仪式,就是在孩子的成人礼上给他们的臀部纹上一个特别的图案——一般是和这个孩子的兴趣有关的。其实很久以前就没人再做这种仪式了,不过最近又有些小年轻喜欢往裤子上打个带图案的补丁,算是一种复刻吧。”

“真的?我还以为很正常呢。”

“对。那你这个太阳一样的标志到底是什么意思?”

余晖爬到附近的一块石头上,用脚踢起水花,“说出来其实挺傻的。你真的想知道吗?”

暮暮撑起下巴——然后发现在踩水的时候根本支撑不了。“恩,”她拍了拍水,“说吧。”

“怎么说呢……”余晖的手指划过自己的大腿。

“在马国有一种花,叫曜日玫瑰。只有在落日触碰地平线到完全日落这一段时间内开放。大部分小马都不注意这种花。毕竟谁会在意只能绽放几分钟的东西呢?”

“这样啊……”暮暮皱起眉了。

这表情余晖已经很熟悉了,那是暮暮在想另外一个余晖的表情。

暮暮发现余晖看她的眼神,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余晖的脑海顿时被回忆占据了。“原来我在赛氏天才独角兽学院上学的时候,我的宿舍窗口正对着花园,那里就长着一小丛这种玫瑰。我每天傍晚都会看着它们绽放,再凋谢。”

暮暮游到余晖身边,爬上去,坐到了她旁边。

“赛蕾丝蒂娅她自己偶尔也会来花园照料植物。我想她有些时候就是在那里想事情吧。我经常看着她摆弄各种各样的花,但她一直都不怎么在意曜日玫瑰。因为她都是在宫殿里面降下太阳的,根本就看不见玫瑰绽放的时候。“

”我不喜欢这样。这种花明明那么漂亮,那么独特,但是却因为不能在正确的时间绽放而被忽略,不行。所以我开始做研究,看书,学习光魔法之类的,最后自己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魔法。一天我藏在花园里,等赛蕾丝蒂娅公主来的时候,用我的魔法折射了玫瑰周围的光线,让它们以为日落了。于是玫瑰开放了。赛蕾丝蒂娅很高兴,我也得到了自己的可爱标记。后来我就被她收为了亲授学徒。“

暮暮点头,然后打了个哆嗦。她又向余晖靠得紧了一点,感受夜晚中的一丝温暖。“原来是花啊。”

余晖缩了一缩,“其实也不是。要是你想听点文绉绉的,这东西的寓意可以这么说,我能让事物闪耀出其应有的光辉。可惜,当年在我心中,理应闪耀的只有我自己而已。唉,反正你也知道的,不是吗?”

“这个标记太适合你了。”暮暮凑过去亲了余晖的脸颊一下。然后她又慢慢转向余晖的耳朵,耳语道,“你也可以随时让我闪耀哦。”

“切,”余晖转过来,“什么意思?”

暮暮抿起嘴,站起来,一路走到瀑布前,坐下,转过身来对着余晖,看着她的眼睛,挺起胸来,用手轻轻抚起自己的长发。

余晖歪头。

“唉,”暮暮俏脸微红,“我刚刚是在勾引你呢。”

“哦。”

暮暮垂下头,表情变得难看起来,“余晖……你觉得我……性感吗?”

余晖仔细斟酌着自己的回答,一路也游了过去,捏起暮暮的下巴,吻了上去。

“我觉得你狠漂亮。”余晖看着暮暮眼中深邃的粉紫色。“如我之前所说,我爱你。但是你要说性感……那种纯粹的,身体上的冲动的话……我怕我对人类很难会有那种感觉吧。”

暮暮苦笑,“知道了。”她捏着自己的手,刚抬起来的头又垂了下去,声音小到听不见,“那我们就不能……?”

余晖翻个白眼,“我可没那么说。你就是你,你想要我的话,我也不是不能给你。只是别想着穿些奇怪的东西能让我突然很有感觉就是了。”

暮暮抿着嘴,愣了几秒,然后摇摇头,深吸一口气,“那我就让你有感觉。”

便擒了余晖过去,亲了一口,按到地上。

月光明亮,照着清灰谭边的一双足迹。

——————————————————————————————————

暮暮拖着身子走进客厅,旭日照在脸上。暮暮不由得抬起手,咕哝了几句。

瑞瑞已经在厨房和小蝶一起做早饭了。她朝暮暮挥了挥手,说道,“暮暮,早上好啊。昨晚我睡得太好了,这里的床很棒,海边的空气对皮肤也很有好处!除了spa以外真的没什么比这更棒了。”

暮暮走得近了。瑞瑞点起了自己的下巴,“唔,你气色不太好啊。出什么事了吗?”

“没啥。”暮暮还是没睡醒,一路走到咖啡机那边,试图去拿咖啡壶。

“这样啊。”瑞瑞替暮暮拿起咖啡壶,开始烧咖啡。“我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吗?昨晚到底怎么了?”

“就是-“暮暮擦了擦嘴边的水迹,”原来月光照耀下在一个池塘边和余晖做爱没有电影里面那么浪漫,反而挺难受的。我浑身上下都疼。“

”噫!“小蝶一下没拿稳手里的餐盘,掉在地上碎了。

暮暮眨眨眼,看到小蝶和瑞瑞脸上的表情,才捂住自己的嘴。她现在才醒了。

“哎哟哎呦~”瑞瑞食指点上了自己的嘴唇。她朝卧室那边看了一眼,余晖还没起床。“去洗个热水澡吧,会好一点。”

“喂,饭做好没有!我快饿死啦!”客厅里传来云宝的声音。

瑞瑞叹气,递给暮暮一杯咖啡,然后转身继续搅起鸡蛋,“快好了!小蝶,肉桂卷也差不多了。”

暮暮喝口咖啡,然后去帮小蝶收拾地上的盘子碎片。

不过,她还是一点也不后悔。

————————————————————————————————————————————————————————

一周时间如白驹过隙。

日光下的嬉戏,海水溅起的浪花,被萍琪假装哥斯拉毁得渣都不剩的沙滩城堡,夜晚营火中飘出的点点星火,还有随着阿杰乡村吉他飘荡着的阵阵歌声,风暴来袭时屋里的牌声,棋声。最后甚至在小蝶的怂恿下,众人在晚餐小剧场上上演了一出凶杀悬疑剧,当众人最后发现阿杰才是真凶时一切已经太晚了。

另外,暮暮唱歌真的很可怕。

暮暮和大家走得更近了。跟她深爱之人也走得更近了。

假期总要结束的,但是,她们美好的记忆却永远也不会消失。

-待续-

——————————————

*在星战5:帝国反击战中,莱娅公主在汉索罗被碳凝之前对他说“我爱你。”本来按照剧本,汉索罗的演员应该说“我也爱你。”但是演员临时改编剧本,没那么说,而是说“我知道。”这句话给场景加了点“老子一定会回来”的味道,并为后人所津津乐道。(后来汉索罗也确实生还了)

thumb_up59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评论 第十五章:情深意切

一直想说AJ翻译成中文翻译成方言这个真的笑到,莫名觉得和AJ完美契合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往期推荐

    jazspid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