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正
居正
Lv.7 1357/1540

EquestriaCN/FimTale策划、开发

日色破碎

第八章:惨绿愁红

本作评价
59()
()0

亲爱的日记本:

今天上语文课的时候我们在学近义词,然后我发现了一个很厉害的事情:暮光和余晖是近义词,闪闪和烁烁也是近义词!

我们的名字基本上是一样的哦!真的是好酷啊!

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深意?也许我们不止是朋友?

不论如何,能认识她我真是太幸运了。

o(*)ツ

暮光闪闪


不过六点多一点,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方糖甜饼屋在昏暗的乌云下显得格外明亮。

她有一点想直接转身回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越早做完越好。

可是这只是在找借口而已。她又是在害怕什么呢?

她铁下心,推开了门。音乐迎面浸没了暮暮。

“嘿,暮暮!真高兴你来啦!”暮暮被抱住了,耳边响起萍琪的尖叫:“我们今晚一定能玩得很开心!”

“唔,”暮暮呻吟了一下,试图脱离萍琪的拥抱:“恩,你好,萍琪。谢谢你这么热情,但是能不能请你——”

“快来,看看我都给你准备了什么!”萍琪抓住暮暮的手臂,拖着她进了甜饼屋。

“吃的肯定是少不了的,大部分都是我亲手烤的。还有很多潘趣酒什么的。电视打开了,游戏机也接上了,可以玩,我还带了桌游。而且我知道你喜欢书,所以我还带了几本书给你休息的时候看!”

暮暮被萍琪拖着在甜品店里绕来绕去,直到最后被余晖拉住了:“萍琪,让她喘口气吧。而且你带的书都是小儿书和烹饪手册。”

“没错,都是好书呢!”萍琪点点头。

暮暮终于挣脱了萍琪的魔爪,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谢谢你,那个……”她环顾四周,众女生向她挥手。

“只有你们六个人吗?我还以为半个学校都会过来呢。”

“噢,那种派对我也开过啦,不过我觉得你不像是喜欢大场面的那种人。当然如果你喜欢大派对的话也没问题的,一句话的事~

“我觉得这样挺好……不过我会记着的,谢谢你。”

“赞诶!好,现在我们就——”萍琪说到一半,被厨房里的铃声打断了。“噢,杯糕烤好啦!”

余晖笑了:“有时候真的很难跟上她的思维,不是吗?”

“……是啊。”暮暮愣了几秒钟,把松散的头发扎了回去:“好吧,我来了,现在我该干什么?”

“你这么天真要不嘲讽一下你还真难。不过说实话,几个月之前我对派对和交朋友什么的也是一窍不通。”余晖单手叉腰:“不过相信我,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

暮暮皱眉,从上往下打量着余晖。她从没想过她们的经历也有相似之处。“那要怎么开始?”

“阿杰和云宝正在那边打电玩呢,你不如也去玩玩?”

“也不错。”暮暮耸肩,然后走到电视机面前坐下。

“嘿,暮暮,”阿杰盯着屏幕,递过来一个手柄:“游戏打得怎么样?”

暮暮坐下,连上手柄:“打游戏不算是我的爱好,不过我哥倒挺着迷,所以我也算沾点边吧。”

云宝看了她一眼,然后打开了角色选单:“可别以为我会放水。”

暮暮翻了个白眼:“你放水的话我可不会饶过你。”


“知道吗,暮暮,其实我挺惊讶的。”瑞瑞倒了一杯潘趣酒递给暮暮:“你对时尚的品味还不错呢。穿得都是名牌呢对吧?”

暮暮皱眉,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好看是固然好看,但其实她在时尚方面没什么造诣。在思考了几秒后,暮暮站起来转了一圈,逗得瑞瑞笑了一声。

“喜欢搞科研并不意味着我不能穿得漂漂亮亮的,不是吗?”暮暮咧嘴笑了一下。瑞瑞的眼睛亮了起来,暮暮见状立马补了一句:“唔,我开玩笑的。我的衣服都是韵律给我买的,她才有时尚品味,我只管穿衣服而已。”

瑞瑞抿起嘴唇,用指尖敲了敲自己的下巴:“也好,我明白了。不过你穿衣服的也穿得很棒,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那样穿出水准的。”

暮暮眯起了眼睛:“你是在拿我和另一个暮暮比吗?”

瑞瑞眨眼,猛地摇了摇头:“不不,不是那样的。确实,暮光公主打扮自己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差,不过我说的不是她,是这里的其他人。除了我之外,对时尚有点感觉的就只有余晖了。”

“好吧,”暮暮皱着眉头思索着:“我就相信你了。那个……时尚这东西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那还用说呢~”瑞瑞喝了口酒,笑了:“我算是个业余时尚爱好者,不过目前我谈起时尚就跟母鸡谈论别的鸟类的羽毛一样——没什么用。不过其实我会缝衣服。”

瑞瑞自己也转了一圈,她的修身短裙紧贴着自己的身体。“这件衣服就是我自己缝的。不过算不上我最好的作品。我希望将来有一天能成为顶级设计师。虽说听起来更像是做梦,不过我不会因为难就轻言放弃的。”

暮暮微笑了一下:“真是厉害呢。我一直都很崇拜艺术工作者。我知道自己在科学方面有天赋什么的,但是进行艺术创作什么的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啊。最多也只是模仿别人的成果而已。”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嘛。你的才能也是不可小视的,而且从你设计实验时的样子就看得出你在管理方面也有天赋呢。将来你一定大有所为啊,暮光闪闪。”

“谢谢……”暮暮脸红了。一小段安静之后,瑞瑞举起酒杯。

“干杯,致志向。”

暮暮笑了,拿自己的杯子和瑞瑞碰了一下,她俩一口喝下了杯子里的糖水。

“经典。”瑞瑞把杯子放下:“暮暮啊,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让我量量尺寸,我给你做两件衣服?有几种款式绝对超适合你。”

“我……好的,真是谢谢你了。”暮暮说


余晖洗完手,擦干,打开浴室门,发现小蝶正等在外面。

“噢,小蝶啊。抱歉,让你久等了吗?”

小蝶连忙摇摇头:“不,恩,没有,我刚刚到,没事的。”

余晖皱眉,上下打量着小蝶。她似乎有什么高兴事。

“小蝶,出什么事情了?”

“噢,恩,没-没有。真的。”小蝶梳了一下头发,腼腆地笑着说:“只是暮暮刚刚答应下周要和我去动物收容所帮忙。我觉得挺好的。”

“这样啊。”余晖说。小蝶点头,仍然笑着,钻进了浴室。

余晖回到客厅,灯已经关了。看来她们已经开始放电影了。今晚她们看的是超级英雄的电影,就是人类世界很流行的那种。她看见暮暮正坐在角落里的小沙发上,于是她也过去。

“嘿。我坐你旁边好吗?”

暮暮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笑了,收起手机点点头。

余晖坐到沙发上,把脚翘到了茶几上搁着,靠向靠背:“你玩得开心吗?”

“这个吗……”暮暮的眼睛没敢看余晖,她捏着自己的裤子:“我感觉之前对你们的态度……好像有点过了。”

“正常。这两周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嘛。”

暮暮苦笑了一声,然后收起膝盖,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小腿:“不过问题就在这里。即使是我坐在这里,跟你说话,感觉总是很不对劲。就好像如果我敞开心扉,和你们交朋友,高高兴兴地玩,就是犯罪,就会受到惩罚。不论是作为理性科学家的那个我还是十八岁青少年的那个我都这么想。但是……我却觉得一切就该这样发展下去……我很困惑。”

“感同身受啊。”余晖盯着天花板:“直到现在这些想法偶尔也会折磨我,但我的朋友给了我继续向前的力量。你已经有了一个爱你的家庭了,再多来爱你的人又有什么不妥呢?”

暮暮转过头来,带着奇怪的表情看着余晖。很久之后,她摇摇头,笑了:“是啊,你说得对。”

她们继续看电影。

但余晖一直无法集中注意力。最后她小声说道:“暮暮,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恩?”

“这事我想过很久了。但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完全不用回答的。”

暮暮看过来,挑起一条眉毛。

余晖叹了一口气,用手抚弄着自己金红色的长发:“你能给我讲讲……讲讲另一个余晖的故事吗?你认识她的时候,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暮暮向后退了一下。

“说真的,你不想说就算了,没有必要——”

暮暮举手打断了余晖:“停。没事的,只是你刚刚吓到我了。”她转过头,向天花板看去:“你想知道什么?”

余晖用手指绕着自己的头发,咬了咬嘴唇:“不知道,就是……一个能和你做朋友的余晖烁烁肯定不是我,她……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她啊……”暮暮举起一只手,母光越过指缝落在天花板的纹理上:“很难说。当时我们只是小孩子而已。我们一起就是做哪些小孩子做的事情,在操场上疯跑,玩玩具什么的。她住在森林附近,所以我们很喜欢搞些户外活动。”

余晖听着。暮暮接着说了下去。

“当时我都没注意到,现在回过头来看才发现。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她很孤单,警戒心很强。之前她的名声不太好,受过一两次伤害。”

“听着真耳熟。”余晖的肚子里像灌了铅。

“我转学过去的时候第一天做课题和她分到了一组。我想当时第一眼见到她我就打定了主意要和她交朋友。那时的我也是一个样子,决定了做什么事就不会回头。”

“然后你就和她成朋友了?就这样?”

暮暮笑了一声,摇头:“不,还是费了一番功夫。后来她对我的态度也渐渐好了起来。当然这么一来我也被学校里的其他人排斥了,但我不在乎,对我来说有朋友就够了。”

余晖抱着自己的肚子:“我还是一只小小马的时候,我的名声也不怎么好。老师讨厌我,同学都找我茬,当我保护自己的时候,被骂的总是我,承担责任的也总是我。当时我想要的只是权利和威望,这样才不会有别的小马敢惹我,我才能掌控自己的马生。可当我真正成功之时,我只是从被欺负的人变成了欺负别人的人而已。”

“我想我明白了。”暮暮摘下眼镜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

“我觉得……如果我在小时候有一个你这样的朋友的话……也许我就不会变成一个怪物了。说不定你救了另一个余晖呢。”

暮暮的表情扭曲了:“我没有救她。我害死了她。”

“天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抱歉。”余晖结巴了,大睁着眼睛。

“你不用道歉。”暮暮摇头:“只是……”

暮暮叹气,沉到了沙发的靠背里。

余晖没说话。

“那天是她十岁生日。我想给她一点特别的东西,告诉她我有多么——多么在意她。我自私自利地带着她走了几公里,到了一个悬崖上,想给她看个好东西。她摔了下去。”

暮暮用袖子狠狠地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然后就没了。这就是我悲剧的过去。不过看来,我也不孤单嘛。”

余晖的过去在她的脑海里闪现了出来。温暖的夏夜,嬉笑,自己多年未回的家……她张嘴要说什么,但是没说出来。于是她微笑了一下,伸出手,问道:“可以吗?”

暮暮耸肩:“你真能玩。”

余晖紧紧抱住了面前的少女:“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暮暮也抱了回去:“可比和我的诊疗师聊天好多了。”

她们分开,余晖抹了一下眼睛。

“知道吗?”暮暮笑着说:“交流感情确实挺不错的,但是我还是有点想看电影,毕竟我们还在开派对呢,不是吗?”

余晖仰头笑了:“说得对。今晚眼泪也流够了。”


暮暮和其他四个女生站在方糖甜饼屋的门口,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

“早该猜到的。”余晖苦笑着。

“而且瑞瑞和小蝶还把车开走了。”阿杰叹着气。

“欢迎你们在这里过夜!蛋糕家有很多房间,绝对不会介意我用的!”

暮暮转向萍琪道谢:“谢了,但……我想还是算了。当然我也喜欢友谊的魔法什么的,但是睡衣派对什么的还是换个时间吧。而且我东西都没带呢。”

“等等,你搞什么?”云宝挑起一条眉毛:“之前说的我们只是一群测试对象之类的鬼话不算数了?”

“都跟你说了。”阿杰用胳膊肘挤了挤云宝。

暮暮站直,扶了扶眼镜:“别误会我了,科学仍然是我的主要目标。但是你们……其实不论是谁能够和你们做朋友应该都是很幸运的事情呢。我还没蠢到错过你们这样的好人。”

“切。”云宝抱胸,把头转过去。但她的一只眼睛还是朝这边瞥了一眼:“别以为你这样就能打动我了。告诉你,我给你一次和暮暮公主一样的机会。足球场上见,我们单搞。”

“首先,那叫单挑。”暮暮模仿着云宝的姿势:“而且我不干。”

云宝眨了几下眼,然后嚷道:“哼,随你啦,我想也——”

“要是我们要比体育,项目也应该我来选。 还是说你觉得换个运动就没我厉害了?”

“我……”云宝的声音小了下去。她上下打量了暮暮两眼,然后笑了,伸出手:“好,一言为定。不过你选的项目必须要是运动项目。我可不想和你下棋或者比奥赛题什么的。”

“一言为定。”暮暮握住云宝的手。

“那个,你们刚刚说要开睡衣派对是认真的吗?”萍琪钻到了她俩之间:“下周末怎么样?”

暮暮挑起一条眉毛:“我的日程安排还真是越来越紧了呢。不过……反正我也不上学,我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的研究计划。行,就下周吧。”

“哦也!”萍琪叫着,跑到雨中翻了几个筋斗:“那这次谁做东?”

“我吧。”余晖说:“屋里可能要打扫一下,不过没问题。”

在余晖家开自己的第一次睡衣派对……真是莫名地耳熟。没事,破罐子破摔好了。

余晖转过来对暮暮说:“不论如何,我们还是得送你回家。不如我骑车送你回去吧,会淋点雨就是了。”

“这种天气里……骑车?不过也没啥更好的办法了。今晚银甲和韵律都加班,我也没法喊他们接我。”

“我也是。”阿杰摇摇头:“车被大麦开出城去拉货了。”

“我今晚就睡这里好了。”云宝强忍着呵欠:“雨什么的早上起来就会停了。”

“那就骑车好了。”暮暮在包里翻出一把雨伞。

“行,我收拾收拾东西就出发。”

“我还以为你说骑车是骑自行车呢,”暮暮说话的声音混合着周围雨点的沙沙声。一辆超现代摩托车在黑夜里的剪影暗暗泛着光。

“想啥呢?”余晖笑了:“这是我的大家伙。云宝黛茜才骑自行车。”

暮暮把雨伞收起来:“医院里管摩托车叫器官捐赠器是有理由的哦*

余晖转过头来对着暮暮笑了:“咋,你怕了?”没过几秒她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眼睛瞪得大大的,摇摇头:“抱歉,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想坐车的话也没关系。我们还能再想想办法的。不过我保证坐我的车绝对安全。”

“好吧”暮暮咬咬牙:“别开太快,好吗?”

“没问题。不过我只有一个头盔,你戴好了。”

余晖骑上车,打火,拍了拍身后的皮座椅:“抓紧我,拐弯的时候和我一起动,懂了吗?”

暮暮小心地坐上车,抱住了余晖的腰。没了雨伞,春夜的冷雨打在暮暮身上,很快浸湿了她的衣服。但她不觉得冷。

因为怀中的余晖是温暖的。

“上路咯!”余晖叫道,摩托车发出一阵怒吼,头灯的光向黑夜的公路中飞去。

**

“你开太快啦!”摩托车一个不减速的转弯。暮暮尖叫着,紧紧抓住余晖。

余晖只是大声笑着,金红色的长发在空中混着水滴飞舞。

**

“抱歉啦,好不好?”余晖对着走廊门口还在颤抖着的暮暮说道。

暮暮的心脏还是以一千公里的时速跳着:“你差点害死我们两个!”

“可我们现在不都好好的吗?没事,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最好别。”暮暮颤抖着抱怨道。

余晖上下打量了暮暮一眼,然后开始笑:“你看起来像一只刚游完泳的猫。”

暮暮翻了个白眼:“你现在也没当年舞会女王的风范吧。”

“承认吧,其实挺好笑的,不是吗?”

“才不……”暮暮话说到一半,发现自己停下了。回家的路确实很可怕,但是却又刺激得让她感觉有点高兴。肾上腺素真是种奇怪的物质。

“我就知道。你喜欢对吧!”余晖笑了。

“哼。”暮暮双手抱胸:“好了,不说这些了。我要进去洗个澡,你也赶紧回家吧,不早了,当心体温过低。”

“好。我家也不远。”余晖挥挥手:“那再见了?”

“嗯,再见。”暮暮抿着嘴点头:“小心驾驶,好吗?”

暮暮回到屋里,斯派克迎上来。她的心脏又砰砰跳了起来。

这次也是因为余晖。

暮暮心头一紧。她还会再次失去余晖吗?

*1:摩托车一直以高事故率出名。不少器官捐赠者都是濒死的摩托车手,因此医院那边就把摩托车叫做器官捐赠器(Donorcycles,donor-器官捐赠者,和cycles-两轮车的合成词)

thumb_up59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Singularity Lv.2 独角兽
评论 第八章:惨绿愁红

闪烁糖太好吃了

3 月 3 日
2楼
shingsabre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八章:惨绿愁红

同爱闪烁组

3 月 8 日
3楼
评论 第八章:惨绿愁红

大爱闪烁组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往期推荐

    jazspid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