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NosT
NosTLv.3
独角兽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不许拽尾巴

chrome_reader_mode 14,959 event 2 月 18 日 thumb_up 2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918 forum 13 collections_bookmark 1 star 4 file_download 9

 

不许拽尾巴

 

作者:NostradamusT

 

在小马镇这个地方,如果说有谁比较了解云宝黛茜,那么可能……呃,错了,是一定会非常清楚她那些举世闻名——或者换个说法——有点“声名狼藉”的爱好。当大部分居住在镇子里的小马被问及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时,都会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飞行,耍酷,睡觉!”

真的,如果哪天云宝黛茜没有带着一副墨镜在小镇上空乱窜,将井井有条的祥和氛围搅得一团糟,同时高喊诸如“又酷了20%”之类的话,那么她和她那只云彩枕头一齐出现在某颗树上的概率会突然变的很大——大到无限趋近于100%。

所以当苹果杰克在果树上用力踢了一蹄子,发现掉下来的不仅有苹果,还有一只蓝色的天马时,并没露出特别惊讶的表情。相反,她皱起眉头摆出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看来刚才是你把口水滴到我脑袋上了,云宝黛西”她围着天马不停地转悠,就好像在审视一名偷东西时被抓住的小偷。“而且我好像‘又’‘不小心’打搅了你的白日梦,嗯?”

哎呦喂疼!”云宝揉着脑门慢吞吞地坐起半个身子美梦的突然中断让她暂时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等眼前到处飞舞的星星有所缓解,她终于开始逐渐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玩意……”她瞪着眼前那只橘红色的陆马。“你把我怎么了?!

把你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干,只是在踢苹果而已。”苹果杰克指指那几百颗环绕在她们周围茂密果树,大量鲜红透亮的苹果沉甸甸地挂在上面,浓郁的果香似乎都将苹果园里的空气染成甜腻腻的。“你看,又到了收获季,每天都有无数的苹果等着我来踢,所以算我求你——”她用力戳了戳云宝的胸口。“如果你想睡觉,这段时间能不能挪个地方?讲真,这是我半个月内第四次从树上踢下天马。我不想让其他小马觉得我已经不种苹果,而是改种天马了

“我不是说这个!”

“那你想说什么?啊哈,懂了”苹果杰克拍拍脑门,夸张地做出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你是不是又想抱怨我打搅了你继续做那个‘闪电天马’的美梦,

“不,我没……

“飞火队长走过来严肃地向我敬礼,”苹果杰克惟妙惟肖的模仿云宝的语气。关于这个梦云宝黛西已经不知给她们讲过多少次,更要命的是每次内容都如出一辙苹果杰克觉得如果有一天她的耳朵生了茧子,肯定有云宝一大半功劳在里面。

“然后她在万众瞩目下将闪电天马正式队员的徽章郑重地别在我的胸前。‘我很高兴能有新队员加入队伍’,她说,‘同时我也为你自豪,黛西,你是当之无愧的全小马国最厉害的飞——’”

“够啦!”云宝扑过去用两只前蹄死死掐住苹果杰克的脖子,“什么乱七八糟的跟这些一点——关系——都没有!一定要给我解释解释那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松开已经开始翻白眼的苹果杰克,指向树下的某个位置。地上铺满了大堆刚落下来的新鲜苹果,一些发黄的树叶,杂草、枯枝,以及——

“那是什么?”苹果杰克来到云宝刚掉下来的地方,发现一大把五颜六色、长长的毛发散乱地撒在周围。她捡起几根,放在眼前仔细检查着。

“真奇怪,难道是小萍花又在搞什么新花样?她们是从哪弄来这些漂亮鬃毛的?喔~~瞧这颜色,苹果一样漂亮!实话跟你说,云宝黛西,这种东西堪比你的……

她停住了,扭过头不可思议地望向云宝。

……你的?

“我的!”云宝扯着嗓子喊了起来。“那是我的尾巴!完蛋了,我的尾巴开始掉毛了!而且掉了这么多!我要秃尾啦!!

她再一次恶狠狠地扑向苹果杰克。“我不过在你这里睡了几次觉,还总是被你踢下来,你竟然——你竟然——”

“喂,走开,我……咳咳……别掐我脖子,哎哟!别咬……我发誓我……嗷!我发誓什么都没干,真的!

苹果杰克好不容易把拳打脚踢的云宝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她担心地朝云宝尾巴看去,那条原本由彩虹色尾毛组成的光滑柔顺的尾巴现在只剩下原来一半大小,绿色部分已经快掉光了,橘红色的尾毛也已经脱落了一小撮。苹果杰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几根紫色尾毛簌簌地掉了下来,吓得她赶紧收回蹄子。

“我真的什么也没干我发誓我不清楚你这是什么情况……”苹果杰克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解释着。“也许……也许只是它们快熟了,你想想,熟透的苹果会从树上自动脱落……”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要不是我明白你这家伙从不说谎……”云宝抽搐着眼角,同样担心地向身后看去。她试着甩了甩尾巴,立刻又有不少深蓝色的尾毛掉在地上。

哎呦喂,别这样”她绝望地呻吟着。“我的尾巴到底怎么了?昨天晚上还一切正常,结果一觉起来就——”

“我建议你还是赶紧去医院看看。”苹果杰克已经躲地远远的。“大概你得了什么奇怪的病?有时候果树也会得一些莫名其妙的病,有几次竟然长出白色的树叶,结出的苹果也是白色的。要不是史密斯奶奶有办法把它们重新变成红,我们上上个冬天说不定就要饿肚子了。”

好建议啊”云宝的耳朵垂了下来。“好到我又要有新外号了,Rainbow Baldish!如果我在路上被他们看见现在这样子……”她猛地打了个寒战。

“那么就去找暮暮?她和她那堆书肯定有办法解决这事儿。”苹果杰克踮起蹄子,小心地绕开散落在地上的尾毛,就好像踩上它们也会使云宝尾巴继续脱落一样。她来到云宝身后拿出一根粗麻绳。

“要我帮忙把剩下的尾巴绑起来吗?”

“绑……算了不……哎,还是绑起来吧。”云宝犹豫了好一阵才下定决心,也许因为太紧张的缘故,话音里都带了点淡淡的哭腔。“轻点轻点,千万、千万、千万别再碰掉尾巴,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苹果杰克没有理云宝她将粗麻绳放在地上用蹄子搓了搓,直到它有些松动,然后散成一股股更细的绳子。苹果杰克将缠绕在一起的细绳理顺,挑了一根看起来还算结实的,把它扭成环状穿过云宝的尾巴根。

作为小马镇首屈一指的牛仔,苹果家的小马总是对绳艺的各种技巧极为精通,甚至达到了可以称为艺术的境界。苹果杰克从小就对如何玩弄这些绳子很感兴趣,她不仅能用绳索套环准确命中十米开外的任何目标——比如木桩、稻草堆、挂在树上的苹果或其他活动的物体,还对捆绑技艺和绳结有深厚的研究。事实上,如果她想把谁牢牢捆住的话,那只倒霉蛋几乎没有挣脱的希望。

苹果杰克打算用一个比较结实的平结做起点。她把云宝的尾巴按照不同颜色尾毛分开(当然在这过程中又有不少尾毛被碰掉,让云宝心疼地叫唤个不停),然后在每撮尾毛的根部打上一个结点,这样即使那些尾毛已经脱落,也会和正常的尾巴继续固定在一起,在别的小马看来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至少能让你支撑到暮暮家,但你最好别飞着过去。”苹果杰克把所有尾毛用一个大绳环绑住,刚才那些小绳结就被外的尾毛严严实实覆盖了,使云宝的尾巴看起来不会像套了一堆古怪圈圈一样。“有时候感受一下大地的厚重也是种不错的全新体验。

“你刚说啥?不能飞?”云宝总觉得尾巴上拖着什么东西一样,很难受。她想用力甩甩,但又忍住了。“你要我一步一步走过去?!”

“当然了。”苹果杰克左右看了看自己的杰作,满意地吹了声口哨。“我能保证这些绳子在地上不松开,可它们一旦上了天——”她故意拉长尾音说到。

“算了,随便吧……”云宝黛西郁闷的喷着响鼻。“希望暮暮能有办法。说真的,出了这种事,我一秒钟都不想在外面待下去了!

* * * * * *

    当云宝黛西一路踉踉跄跄来到金橡树图书馆门口的时候已浑身大汗,活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习惯了用翅膀,走路对她来讲简直是——像苹果杰克说的——“偶尔感受一下大地也是种全新体验”更头疼的问题在于她还要努力保持尾巴的平衡,不让它随便甩动,哪怕幅度稍微小一点都不行。云宝黛西并不怀疑苹果杰克那些绳索的牢固程度,但万一——仅仅只是万一——它们在路上出现什么意外,一切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所以在用种种极其别扭的姿势走完从苹果园到图书馆之间道路的过程中,已经不止有一匹小马关心地凑过来询问云宝是不是需要帮助,她走在路上歪歪扭扭的样子让大家都以为她喝醉了。

“这下可好,大概我又会被他们当成酒鬼,酒鬼黛茜!继酸梅酒之后镇子中的第二只酒鬼,而且还是酒量很差的那种!”带着满肚子怨气,云宝用力在图书馆大门上砸起来。“今天真是诸事不顺。”

 

门很快就开了,一头穿围裙的深紫色幼年小龙出现在另一边。他用一只爪子顶住门,另一只爪子使劲抓着一把大扫帚。

“欢……呃,云宝黛西?”斯派克惊讶地揉了揉眼睛,然后扭头向天窗看去——窗子完好无损。“谢天谢地,你今天竟然没有从上面撞进来!”他的话里满是庆幸,还有一丁点的不解。

“快快快,快去叫暮暮出来!十万火急的事……”云宝可没功夫和斯派克废话,她伸长脖子朝屋子里瞧着,“呃,你能不能先让我进去?”

“哦,哦……抱歉。”斯派克侧过身,然后他看见云宝僵硬地迈开四蹄,用一种他从没见过的步伐穿过门槛

那个……这是你从瑞瑞那儿新学的模特步吗?”斯派克托着下巴仔细端详起来,“别说,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如果腰部扭动的幅度再大些就更了!上次在瑞瑞的服装发布会上,那些模特就是这么走——”

“闭嘴,斯派克!”云宝头也不回的吼到她站在大厅正中央四下张望。“暮暮呢?暮光闪闪在哪里?

“她在楼上看书。

“斯派克,有客人来了吗?”暮暮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接着响起一连串哗啦哗啦的书籍碰撞声。没过几秒钟,一只薰衣草色的小马出现在楼梯口,然后一眼就看见了云宝——她正呆在大厅里急的团团转。

“嗨,云宝,是你啊你这是要——

“喔~~塞蕾丝蒂娅在上,你可算出来了!快帮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云宝到暮暮跟前,转身准备去解尾巴上的绳子。突然她又停住了动作。

“那个能不能让斯派克先……

“怎么啦?”斯派克不高兴的声音伴随着扫帚和地板摩擦声传来。“干嘛非要躲着我?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而且这里是我家哎,我还要打扫客厅呢!”他继续在不远处挥舞着扫帚。

“斯派克没有问题的,云宝。”暮暮笑着说。“你是想让我帮你解开尾巴上这个绳子么?虽然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把它绑上去的。”

“是啊,的确要解开,我都难受死了——等等,里面那些小的先不能——”

她的话音未落,暮暮已经用魔法轻松解开了所有的绳结,接着客厅里顿时响起一片抽冷气的声音——有暮暮的,有云宝的,当然也有斯派克的。

一大捧漂亮的彩虹色尾毛伴随解开的绳索,飘飘扬扬撒落在地面。它们的数量如此之多,橙色、黄色、青色的尾毛甚至堆成了一座小山。与此相反,云宝的尾巴只剩稀稀疏疏的几根紫色尾毛还坚挺地连接在尾骨上,可怜地微微晃动。

“我的天……”暮暮的惊叫声还未消失,就被一阵剧烈的爆笑打断了。紫色小龙四爪朝天,抱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同时将唾沫星子喷的到处都是

“斯派克!!”云宝的脸顿时因为羞愤变得通红,就像果园中熟透的苹果一样。她觉得自己的耳朵似乎都有浓浓的青烟冒出来。

“斯派克!!”暮暮大声制止了咳嗽个不停的斯派克,然后转身开始认真检查起云宝的尾巴。她的眉头越皱越紧,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一个小疙瘩。

“问题好像很严重,云宝。”她说。“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哦,对了——斯派克!”她扭头吩咐到,“去把那本医学百科拿来。”

“从今天早上就开始掉了,昨天还一切正常。早上我在苹果园睡觉,被苹果杰克——你懂的(楼上传来斯派克发出的奇怪嗤嗤声,似乎他正努力憋着笑),然后我就发现……喏,就是现在这样了。

云宝磨了磨牙齿,满怀期望地盯着暮暮。“你会有办法的,对吧?”

“不确定,云宝。我得先弄清病因是什么。

暮暮从小龙那里接过比砖头还厚的医学百科,翻开目录一目十行地扫视起来。

“可能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多得很,我们要一条一条排查。”她飘过一只笔,在一些条目上开始圈圈点点。“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到身体异常,或者精神压力很大?

“异常?从来没有。我每天都精力充沛的很,最近打算参加云之都举办的长途飞行拉力赛。

“饮食呢?有没有吃奇怪的、或者变质的食物?”

“这我得想想……似乎没有,除了大量苹果酒……啊!”云宝突然张开嘴呆了一下。“莫非骨子里是个酒鬼……”她想着但至少没被苹果酒灌醉过

“这么说饮食也没问题。”暮暮又划掉一个条目。“有没有碰奇怪的植物?就像那些毒笑草之类的……

“我倒希望自己碰了毒笑草不过这段日子我只接触过各种云,白云、雨云、雷云什么的。难道这也——”

“它们没问题,”暮暮头也不抬地继续翻着书。“任何云都不会导致尾毛脱落。药物过敏……化学试剂……家族遗传……”一个一个因素被她否定,最终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大概只剩几个因素没排查了,辐射啊,外部的机械性刺激啊……你的尾巴是不是经常被其他小马拽——哦卧槽”她带着复杂的目光望向云宝。

“你找到办法了?!你能让我的尾巴重新长出来?!”云宝高兴地蹭着暮暮的脖颈,“我就知道你行的!”

“很抱歉,云宝黛西。”暮暮用力咬住嘴唇,“我大概知道原因了只不过……嗯,比较……”她抱了抱云宝“这大概不是我自己就能搞定的问题而且我需要……好吧跟我们都有关系!把她们都叫来——斯派克!!快去找苹果杰克、瑞瑞、小蝶和萍琪派,告诉她们不管有什么事,赶紧来我这里。立刻!马上!

* * * * * * 

暮暮的图书馆已经好久没这么热闹,尤其是当她的几个朋友在今天全部齐聚于此的时候而且她们的反应各不相同。

最先进来的是瑞瑞,她刚看到云宝的情况就倒抽一口冷气晕了过去,急得斯派克忙里忙外,又是拿凉毛巾又是端茶倒水,连只打扫一半的客厅都顾不上了。小蝶则惊叫了一句“太可怕了”之后便哆哆嗦嗦地窝在沙发上,她把头埋在几个大靠枕中,压根不敢正视云宝那条已经光秃秃的尾巴。苹果杰克是第三个到的,她在路上大约就猜到出了什么事,而此时她正在为暮暮详细描述从早上踢下云宝到帮她绑住尾巴之间的所有经过。

似乎只有萍琪派看起来和平时一样正常——或者说一样不正常。

“哦哦哦哦哦!”她在图书馆的客厅内四处蹦跶。“难怪今天一大早我就全身抖个不停,预示会有奇异的事儿发生,看来果如此尾巴!”她跑过去仔细研究起那堆地上的彩虹色尾毛来。

“你们知道嘛?它们的味道其实不错!这根红色的尝起来一定很辣,就像上次在云之都尝过的彩虹浆液味儿一样辣!黄色的应该是奶油味,绿色是薄荷,紫色……紫色是什么来着?”她皱着眉头想了想,干脆叼了一大把尾毛在嘴里。“喔~~~是蓝莓!原来它跟奶油薄荷配在一起还能有这种味道。嘿,我突然想到一个新配方,如果我能在杯糕加入一点——”

“嘭!”

萍琪派被一道白色的影子撞的飞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几个圈,重重砸在一块软垫上。缓过气来的瑞瑞像狂风一样冲到云宝面前,她抓住云宝的肩膀使劲摇晃着。

“亲爱的,到底是谁?谁如此大胆,我一定要杀了他!”瑞瑞绕到云宝身后,一脸震惊的看着仅剩的几根尾毛。“老天无眼啊,他们怎么敢——怎么敢——”她狠狠喘了一口气。“——这些最邪恶,最狠毒,最卑鄙无耻……”她几乎用上了所有能想到的负面形容词。“他们怎么敢这样对待漂亮的尾巴!!

“这种暴殄天物的行为绝对不可饶恕!”瑞瑞把牙齿咬得咯咯响。“以前你的尾巴是那么美丽,光滑柔顺,色彩鲜艳,可现在这根灰不溜秋像蚯蚓一样丑陋的东西算什么玩意?不行,一定有什么办法来挽救的,必须有!”她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艺术家用来记录灵感的好习惯——在上面疯狂地画起来。

“好了好了!姑娘们,都安静!”暮暮已经向苹果杰克询问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她用蹄子敲着地面吸引大家的注意。“都靠近一点听我说!”

“首先我云宝黛茜遭遇如此不幸感到抱歉不过我差不多搞清了原因。等大伙差不多都围过来后,她清了清嗓子。

“云宝尾毛的脱落是因为尾巴根部连接毛发的细胞长期受到外力的机械性刺激而坏死导致她的尾毛无法正常与皮肤结合在一起,因此造成现在这种局面。

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还有五双茫然的眼睛——也许是六双,还要算上斯派克的。

“呃……你能不能再说一遍?用正常小马的说话方式。”苹果杰克最终打破了沉默。

暮暮抖了抖眼角,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就是说云宝的尾巴被拽的太多了!”她解释到。

“哦……”大家纷纷点头表示明白,不过下一刻又爆发出新一轮的热议。

“到底是谁老拽你的尾巴,亲爱的?告诉我,我一定——”瑞瑞再一次咆哮起来。

“其实你也许大概可能不用这么紧张,你的尾巴估计只是正常的换毛现象?有好多动物在成长期都有换毛和蜕皮的习惯过不久它们就会重新长出来的。”小蝶的声音夹杂在其他小马的吵闹声中显得毫不起眼。

“根据生物学研究,我们是没有换毛期的……”这是暮暮在纠正小蝶的看法。

“哦哦哦!奶油,薄荷,蓝莓……新配方!彩虹味儿的杯糕!”萍琪派依旧兴奋的到处跳来跳去。

“真麻烦,你们看我,哪怕我的尾巴被拽几百下都不会掉一片鳞!”另外还有斯派克的大笑声。

 

云宝黛茜觉得自己就像掉进了一个满是噪音的动物园内,她耳朵里的骨膜已经被震的开始有点发疼了。云宝左右看了看,发现她的几个朋友都在自顾自地各自地吵着,几乎没有谁来真正提出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她仔细回味了一下暮暮的结论,突然发现她们似乎搞错了重点,事实上让自己尾毛脱落的罪魁祸首在这个房间里就有好几个,比如说——

“都停下!!!”云宝黛茜用尽全身力气吼了一声。“好吧,既然说到有谁经常拽我的尾巴……”她眯起眼睛扫过其他小马,然后伸出前蹄挨个指了过去。

“你,你,还有——”她略过小蝶和瑞瑞,“——你!”最后她的视线停在暮暮身上。

“什么?”暮暮大吃一惊。“我发誓我没咬过你的尾巴,更何况我对咬小马尾巴毫无兴趣。”

“但你用魔法拽过,”云宝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她,“而且不止一次。当然了,如果要论次数,苹果杰克是最多的,几乎每次我们见面时她都要来那么一下!”

“哎……这个……哈哈……”苹果杰克干笑几声,“我只是情不自禁……

“还有萍琪派——(辣椒,甜橙,巧克力!彩虹味儿的尾巴,彩虹味儿的杯糕!)——算了……”云宝扭过头重新盯着暮暮。

“呃……”暮暮揉了揉太阳穴。“好像我的确用魔法拽过,但我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非常、非常、非常抱歉!

“我也是,甜心。”苹果杰克走过来把蹄子搭在云宝肩膀上。“我发誓以后再不咬你的尾巴了,不过我觉得现在应该好好想一下怎么处理你这——”她瞥了一眼云宝的尾巴,然后打了个冷颤。“真是惨不忍睹!早上在苹果园的时候还没这么严重呢。”

“苹果杰克说的没错。”暮暮赞同地说。她绞尽脑汁想着什么,至少五六本厚厚的书被她漂在身边哗哗地翻着。

“我不确定普通的生发剂到底有没有用,毕竟你掉的是尾毛而不是鬃毛,我也没听说过有什么魔法能让你凭空长出和原来一样的尾巴来。不过我想泽寇拉也许有办法。她好像曾经只用一碗药水就补好了小萍花的门牙,对吧?”最后一句话她是朝苹果杰克问的。

“没错。”苹果杰克点点头。“挺管用的,而且她还轻易治好了大麦克的嗓子。依我看,让云宝重新长出尾巴来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嗷!”听到她俩的回答,云宝不假思索地跳起来朝外面飞去,可刚离地就被苹果杰克咬着尾巴重新拖了回来。

“你——”

“哦……哈哈,这个……我只是心急……”苹果杰克看着最后几根可怜的紫色尾毛从云宝尾巴上脱落,不禁尴尬地咳嗽起来。“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我也觉得,”暮暮捂着嘴,努力抑制自己的笑意,“幸亏苹果杰克这么做了,我是说——你真打算就这样飞出去?”

云宝黛茜感觉一些冷汗顺着鬃毛流了下来,如果自己现在的样子暴漏在大庭广众之下——更多冷汗出现在她的额头上。

“好极了,既然我没法出去,你们又不能让我立刻长出尾巴,我们怎么去找泽寇拉?”云宝抱着前蹄靠在沙发上,“这计划真是酷,酷到还没执行就要泡汤了。

好办!”瑞瑞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她挤开苹果杰克,然后拿出一把尺子开始仔细丈量云宝的尾骨。

“给我两小时……不,一小时……不,半小时!只要半小时我就能做出一条假尾毛,看起来绝对和你原来的尾巴一模一样!”她满意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数据,“就像小蝶带的那条一样以假乱真。”

大家的目光瞬间全部落在刚准备从靠垫中站起身的小蝶面前——于是她轻轻地惊叫一声后又缩了回去。

少胡扯了,我才不要带什么假尾毛!”云宝黛茜直摇头,“太逊了,我又不是那些整天只喜欢打扮来打扮去的小姑娘,而且带着这种东西我还怎么飞?万一在做俯冲特技的时候尾巴甩下来——

“我保证会很结实。”瑞瑞特地强调了“结实”这个词儿。“我的作品从来都是保质保量,绝对不会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

“而且也只是权宜之计,”暮暮在一旁补充到,“只是让我们能去找泽寇拉——在那之后你带不带都无所谓啦。”

“你要是喜欢,可以一直带着。”瑞瑞接过话头,“我打赌,时间久了你会爱上它的。

“门儿都没有!”云宝喷了个响鼻。“等我的尾巴治好了,第一件事就是把假尾毛丢到床底下。我的名声不能毁在这上面。

“行行,到时候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但现在你要乖乖听话。”暮暮推着云宝坐在沙发里,又塞给她一杯冰镇苹果酒。“对了瑞瑞,还麻烦你赶紧将假尾毛做出来。时间不早了,晚上的无尽之森可危险的很。”

“我尽力,但我需要她掉下来的所有尾毛……”瑞瑞看着地板上那堆五颜六色的尾毛在心里比划了一下,“光这些似乎不太够。”

“剩下的在苹果园里,她早上在那儿掉了一部分。”苹果杰克插话说,“看来我们去捡一趟了,但愿它们没被风刮走也没被什么东西叼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去。

哪儿?苹果园我不去!那地方全是恶心的泥巴……

“呃……我打扰一下”小蝶的声音从沙发另一头传来,“如果……如果你们需要捡剩下的尾毛,我可以让小鸟们帮忙的当然,你们愿意让它们帮忙的话……

“好极了!”暮暮大喊到,“苹果杰克,你和小蝶去果园里捡尾毛;瑞瑞,你去做准备工作,她们很快就会将所有材料送到精品屋去。萍琪派?萍……(新配方!新配方!彩虹味儿的杯糕!)算了别管她。我们时间不多了,抓紧行动吧!

* * * * * * 

事情比预想中的还要顺利。云宝黛茜散落在苹果园的尾毛依旧安安静静地躺在树下,哪儿也去,所以苹果杰克和小蝶的那群小鸟很轻松就完成了搜集工作——只用了不到五分钟。

倒是瑞瑞在做假尾毛的时候狠狠纠结了一阵。

“我明白要按照最高的还原度来完成,可我不确定云宝会不会喜欢在上面添加一点小宝石……

“她喜欢就见鬼了”苹果杰克靠在门框上看着瑞瑞四处忙活,“这家伙甚至连…………那个东西叫什么?粉什么来着?就是你们往脸上抹的那个——”

“你是说粉底?”

“哎对,就是那玩意。她连粉底都不愿碰一下,更别提在尾巴上镶嵌宝石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明白你们干嘛非要往脸上抹这种东西,反正我是看不出抹了和没抹有什么区别。而且有时候你们还主动往身上涂泥巴,美其名曰美容……

“所以像你这样成天和真正泥池子打交道的小马不会懂的,这是每一位品位优雅的爱美女士的必修课——甜贝尔,帮我再拿一些蓝色的线过来!别忘了剪刀

“哦,拉倒吧”苹果杰克喷着响鼻,“我宁愿多照顾几颗果树也不愿把时间都浪费在花里胡哨的打扮上。而且——”她扭头望了望外面,“——我们能不能再快一点,时间不早了。”

“既然你这么说……”瑞瑞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我好不容易设计出来的新款尾毛……算了,不用宝石也行,我可以撒一些闪光粉——”

快算了!也别要闪光粉,她原来的尾巴什么样,就做成什么样。我们是准备去找泽寇拉,又不是去参加舞会。

 

鉴于以上对话,当瑞瑞把那只足以以假乱真的尾毛递给云宝黛茜时,嘴里还一直嘟嘟囔囔的。

“这可算破纪录了——我最糟糕作品的记录。我的创意、我的灵感,那些天才点子一个都没用上!等一下,你穿错方向了。

“如何穿戴一条尾毛是打扮中的重要内容,不要以为它和‘订马尾’的小游戏一样简单。”瑞瑞从云宝那里抢回假尾毛,“你看,首先要解开这个隐藏在夹层的扣子,然后按照正确的顺序将所有毛发理顺,不然它们会缠在一起拧成小疙瘩。”她把尾毛套在云宝黛茜的尾骨上,然后扎紧。

“最后用剩下的尾毛将这些松紧绳盖住,让它们看起来自然一些。现在好了,感觉如何?”

“嗯……”云宝试着走了两步,又甩了甩尾巴。“感觉有些……古怪?就好像总有什么东西挂在屁股后面一样。

“正常现象,习惯了就好。”暮暮催促着,“至少你现在能出门了——喂,你们别看我,我从没戴过什么假尾毛!”

“它们不会掉的,对吧?”云宝继续使劲摇晃尾巴,似乎在测试牢固程度。“这东西戴起来真麻烦!”

“我‘保证’不会出问题。我在里面特意添加了一个防滑措施,只要你别老去扯它或者飞的太快。下面我来给你讲讲怎么保养——”

“还是感觉不舒服。”云宝皱起眉头打断瑞瑞的长篇大论。“我们能赶紧出发么,我一秒钟都不想再让这玩意吊在屁股后面了!”

* * * * * * 

大概是由于天色渐暗的缘故,无尽之森的树木在阴影的衬托下看起来更加扭曲。干枯分叉的枝条在她们头顶上张牙舞爪,紧紧缠绕在树干周围的藤蔓四处垂挂着有时上面还会爬过几条蛇或带有圆鼓鼓大肚子的长腿蜘蛛森林最深处的黑暗里偶尔也会闪过几声不知道由什么生物发出来的奇怪鸣叫,阴森森的氛围让小蝶吓得差点瘫在路上。

只有萍琪派四处跳着,朝所有她能看见的东西做鬼脸。

“这些树,你们看!泽寇拉家里的那些面具肯定就是在模仿它们的表情。哦,你们知道这让我想起了什么嘛?坎特拉特产的怪味巧克力酱!这种巧克力能在你嘴里产生一千种不同的味道,有时候我都开始觉得自己变成巧克力了!”她咬住一根藤蔓荡来荡去,灵活地像丛林里的猴子。

“萍琪,你能安静一点?我们马上到地方了。”暮暮捂着额头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什么嘛,开心一点,小笨蛋!今天我的脑袋根本停不下来就像吃了一百杯香草冰淇淋一样。它还带给我许多闻所未闻的好主意!我说,你们能给我一些自己身上的鬃毛嘛?我可以用它们做一种全新口味的杯糕来——香草冰淇淋带新配方!如果你们有谁愿意来帮我试吃一下的话——”

“萍琪!!”其他几只小马同时吼了起来。萍琪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不过其他小马虎视眈眈的目光让她彻底闭了嘴。

在崎岖不平的森林小径上又转过几个弯,一座熟悉的带有浓厚异域风情的房子出现在所有小马眼前。

 

泽寇拉的家里一如既往升腾着大量水雾——那是放在房子正中央大锅的杰作,里面正翻腾着不知名的液体,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当她们到达门口时,睿智的斑马正倒立在一根横木旁闭着眼睛冥想。

“隔客之门从来不锁,朋友还请进来一坐。”听到敲门声她头也不回地喊到。

六只小马鱼贯而入。虽然来这里的次数不少,但有些小马——比如小蝶——依旧对那口沸腾的大锅和靠在墙边看起来异常狰狞的木制面具敬而远之。

打过招呼后,暮暮连拉带扯地将云宝弄到泽寇拉面前,详细讲述了事情发生的原因和经过。斑马似乎露出了少见的为难表情,她让云宝坐在一张凳子上,仔细检查了那些脱落尾毛的质量,然后托着下巴沉思起来。

“这里到处都是灵丹妙药……但短时间内难以见效。”良久,泽寇拉才抬起眼皮对等在一旁的暮暮一行小马说。

“那么……大概要多久?如果是两三天的话我还——”

泽寇拉笑着摇了摇头,她从角落的木制架子上取了一些看起来十分古怪的药材——干树枝,旧树皮,或者已经干瘪的蘑菇之类的东西,然后把它们统统丢进坩锅中。锅内已经沸腾的液体顿时平静下来,颜色也由墨绿逐渐变成深黑。

“十二次日升,十二次日落,一切将会重新来过。”

“你是说——要十二天?!”云宝惨叫起来,“我还要带着这见鬼的假尾毛整整十二天?!”

泽寇拉的笑容更加意味深长了。她舀了一大勺药液装进玻璃烧瓶里,用力摇晃着。

“万物生长皆有其道,耐心等候不可急躁。”她把烧瓶递给暮暮,“每日一口,自会无忧。”

“谢谢你,泽寇拉。我——”暮暮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另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盖了过去。

“天啊天啊天啊,十二天!!十二天十二天十二天!!!我还以为你能让我的尾巴瞬间长好呢!!”云宝急得在房间内四处乱窜,但目光始终没离开斑马。“过十二天这种日子?!不能飞太快,不能做特技,还得时刻堤防这玩意掉下来——”她指指屁股后面,突然发现由于刚才的剧烈动作,尾毛已经开始有些松了,吓得她连忙冲回地面老老实实站好。

“我记得你说过它很‘结实’的!”云宝斜着眼睛朝瑞瑞看去。

“我……嘿嘿……好像是这么说过。不过你得明白,亲爱的,凡事都有例外再加上时间又比较紧,许多必要的步骤都被我省略了。

“哦,牛逼”云宝讥讽到。“现在已经不是‘不能飞太快’的问题了!也许我走个路都要提心吊胆。”她无精打采地垂下头。“这下我的生活全毁——”

“干嘛这么愁眉苦脸的!”萍琪派不知从哪里突然又蹦了出来——云宝觉得如果她没看错的话,似乎是从那口锅里——但她宁肯相信是自己眼花。“神经病……”她苦笑着默默骂了自己一句,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脸被什么东西拉长了。

“来,笑一笑,看看我找到了”萍琪扯着云宝的嘴角,强迫她露出像哭一样的笑容,然后从鬃毛里取出一个小瓶子在云宝眼前晃着。“它能帮你解决所有的烦恼,当然啦,你要是愿意来帮我尝一尝新杯糕的话就更好了,我用吠城的番茄酱发誓一定特好吃

“什么东——”泽寇拉忽然觉得萍琪蹄子里的小瓶子有些眼熟——而且越看越眼熟。斑马朝自己放杂物的木架看去,果然前几天刚配出来的那瓶“特殊液体”不见了,她甚至没察觉萍琪是怎么弄到它的。

“慢着!不可乱动那瓶——”

萍琪已经飞快地将所有液体倒在云宝的尾巴上。云宝黛西感到许多凉飕飕的东西顺着整条尾骨流淌,然后似乎再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你干了什么?”她满肚子疑惑地问。

“当然是帮你治尾巴啦!这下你就再也不用担心尾巴掉下来了,永远!”

“我不明白……

“哦哦,等明天早上你就会明白了!”萍琪从房顶上倒挂下来,用鼻尖戳着云宝。“到时候你一定会惨叫着感谢我的!”

“为什么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云宝黛西眯起眼睛看向斑马。“泽寇拉,那个瓶子里到底装的什么?”

泽寇拉脸上一直保持着极度古怪的表情,她死死盯住云宝,直到蓝色的天马有些发毛了,才叹口气摇了摇头。

“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数,那瓶子里所盛之物……也算解决问题的另类道路——只是不太靠谱……”她重新回到横木旁冥想起来。

“好啦好啦,你就安心等十二天,行么?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暮暮催促到。“天快黑了,你们不打算在无尽之森里过夜,对吧?”她将装满药液的烧瓶递给云宝,然后学着泽寇拉的口吻做了个鬼脸。

“每日一口,自会无忧!”

* * *  * * * 

接下来的一整夜仍如往常一样安静祥和,露娜的月亮静谧地伴随整个世界在满是繁星的夜晚中安眠。

惨剧是从第二天清晨开始的。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啊!!!!!”云宝黛西的惨叫不知道在这天早上惊醒了多少正在熟睡中的小马,更别提大群大群的飞鸟被这惊天动地的惨叫吓得扑棱棱乱飞。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呀呀呀呀呀!!!”不过云宝此时才没心思管自己造成的混乱,她正一边放开喉咙努力发出可能是此生中最凄厉、最恐怖、分贝最大的哭嚎,一边用全身的劲去扯自己的尾巴——或者说那条假尾毛。

假尾毛纹丝不动。

她不死心地拿一只后蹄踩住尾巴,然后撅起屁股狠狠一拽——一股剧痛从尾椎直冲脑门,就像整条脊椎正在被抽出来似的。云宝趴在床上眼泪汪汪地回头看去,祈祷那条见鬼的假尾毛已经脱离了自己的身体——说实话,自从发生昨天的事后,她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地希望尾巴能掉下来过。

假尾毛纹丝不动。

“哇啊啊啊啊啊——开什么玩笑!我一定还在做梦!”她啪啪扇了自己两耳光,又用脑袋去撞墙,以试图从“梦”里醒来。直到云宝痛的浑身哆嗦,脑袋上也起满了红肿的大包,她才满怀信心地又一次望向身后。

假尾毛纹丝不动。

…………

云宝黛西彻底放弃了。她软绵绵地伸开四肢瘫在被子里,尾巴还在无意识地扫来扫去。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两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晚之后自己的尾巴就莫名其妙开始脱落——又过了一晚却无论如何都摘不下来!

真是见鬼了!

“呵呵,呵呵……”她神经质地笑着,突然一跃而起冲出房间。

 

“驱邪?黑魔法?什么乱七八糟的……”暮暮一头雾水地看着云宝。“你不是发烧了吧?”

“没有没有没有,我好得很!但是它……它它它一直缠着我,掉不下来!就像鬼魂一样跟在我后面不放!太可怕了!你一定要帮我解除这个诅咒……一定要一定要!我求你了暮暮!!”云宝语无伦次地解释着,声音里满是哭腔。

“鬼魂?我还是不懂……你到底在说啥啊?

“尾巴!!我在说尾巴!!昨晚过后它死活取不下来了!”

“取不下来?”暮暮眨眨眼,试着用魔法去摘那条假尾毛。

假尾毛纹丝不动。

“嘿,真的!”她把假尾毛提在空中用力甩了起来——连带着蓝色天马也被一同挂在半空晃来晃去。

“好事儿啊,云宝,现在你可以放心飞了,无论飞多快都行!”暮暮高兴地鼓着蹄。“瑞瑞的做工的确一级棒!”

“错啦!”云宝黛西顾不得满眼金星,她爬起来抓住暮暮使劲摇着。“错啦错啦错啦,你还不明白吗?是取不下来,取——不——下——来!!今天早上我想把它弄掉,结果它就像长在我身上一样,不管我用什么办法它就是不肯从我屁股上离开!!我确信瑞瑞的做工还没厉害到这种程度。”

“你是说……‘长’在你身上了?一条假尾毛?”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云宝连连点头。

“唔……”暮暮捂着脑袋,“这可难倒我了,非生物和生物体长在一起的例子我从没见过——我是说,曾经有这种事,但那至少需要长达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连续接触,而你才过了一晚上……”她绞尽脑汁想着。“我觉得咱们还是去问瑞瑞好了。说不定是她在里面加了什么精妙的小机关——就像那些用来整蛊的‘带上去就拿不下来’的小玩意一样。”

“最好是这样。另外还有件事——”云宝指指自己满头的大包。“你这里应该有药吧,可疼死我了……

 

去旋转木马精品屋的路上,顶着一头纱布的云宝黛西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对于上来询问的小马,她只是简单地回答“撞在墙上了。”不过这反而惹来许多赞叹声,似乎大家都认为“云宝黛西撞在墙上一定是因为飞的太快”。

就在她们经过放糖小屋时,萍琪派从窗口探出脑袋。

“哦,暮暮,云宝。”她开心的叫起来,“你们是来帮我试吃用新配方烤出来的杯糕嘛?”

现在不行”暮暮笑着说。“得稍微等一会。我们要先去瑞瑞那里,云宝的尾巴好像又出问题了。

“新问题?它长在你身上了嘛?”

“咦?你怎么知道……”云宝纳闷地抬起头来,“就是长在身上了!今天早上我试了各种方式,又拉又扯又拽,但死活没法把它弄下来。”

“哦哦,原来传说是真的!”萍琪派兴奋地连翻了好几个跟头。“它粘的可真牢!”

“传说?粘?”云宝黛西感觉一股寒气从蹄下直冲脊背。她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而且越来越强烈。

“什么传说?”她不安地问到,同时祈祷别听见什么可怕的回答。“这跟我的尾巴有什么——”

“你忘了我昨天在你尾巴上倒的那瓶胶水了?”萍琪往嘴里塞入一个杯糕,三口两口吞了下去。

“胶水!!!”

“对啊,就是胶水——而且不是普通的胶水。那可是非常非常非常厉害的强力胶!我曾经听我奶奶提起过这种东西,他们以前会从森林里最最古老的树上提取不同树胶,然后用奇怪的办法做成这种胶水。虽然我没见过,但在泽寇拉家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没想到泽寇拉竟然会这种已经失传的胶水制作工艺!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玩?”

“好玩——”云宝从牙缝中硬生生挤出两个字。“——好玩个屁!你竟然用胶水把假尾毛粘在我屁股后面!快给我弄下来!!!!!!

“这我可办不到。”萍琪绕到云宝身后拽着她的尾巴——除了让天马又痛叫了一阵外没发生任何事。

“你瞧,它粘的就是这么结实。事实上,在传说中用这种胶水粘住的东西一辈子都别想分开了!要不然它怎么会被称为‘史上第一超级强力胶’呢?”

“你——你一定在玩我!”云宝瞠目结舌地盯住萍琪,“你——我——那可是假尾毛!是假的!!而现在它像真的一样长在我身上了!!!”

它们现在就变成真的啦。”萍琪兴高采烈地在云宝身边蹦来蹦去。“它们本来就是用你脱落的真尾毛做的嘛,现在这些尾毛不是又重新回到你尾巴上了?而且永远也不会掉了!”

“可——可是……

“放轻松,小傻瓜!反正你的尾巴看起来和以前一点变化也没有,还变得更结实,再也不怕被其他小马拽了。我觉得应该开个大派对庆祝一下!”

暮暮在一旁围观事态发展,可现在她也忍不住嗤嗤笑出了声。

“我觉得萍琪说的挺对,云宝黛西。”她用力捂着嘴,甚至话音都有些走调。“我们‘的确’应该好好庆祝一下——至少让大家都知道你有了一条最结实的尾巴

“没错没错,最结实的尾巴当然要配最盛大的派对!放心,我马上就能布置好!现在我要去发请帖,顺便再买些彩带。”萍琪冲进房子,然后又冲了出来,用堪比瞬间移动的速度从视野中消失了。

云宝黛西僵在原地,事情的变化已经完全超出了她那点可怜想象力的极限。她目光呆滞地将视线转向暮暮。

“这么说……这就是……

“就是这样喽。”暮暮耸耸肩,然后拍拍云宝

“趁萍琪还没发完请帖,我们去尝尝她所谓的‘新配方杯糕’如何?

她带着依旧有些迷糊的云宝,急不可耐地走进了方糖小屋。

(完)

thumb_up 21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Utopia Lv.17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不许拽尾巴

:ftemoji_raritydaww:好了,看样子拽尾巴的行为除了“痛”,又有了更为合理的解释。

不许拽尾巴!嗷嗷嗷嗷!

2 月 18 日
EB02 Lv.6 独角兽
评论 不许拽尾巴

假尾巴,还有杯糕。2333333

2 月 18 日
Nightscream Lv.21 夜骐小编
评论 不许拽尾巴

日常欺负云宝。

2 月 18 日
Como Lv.8 陆马
评论 不许拽尾巴

终 , 于 , 发 , 文 , 了 。

3 月 5 日
Puppysmiles Lv.1 天马
评论 不许拽尾巴

终于有人吐槽拽尾巴了,心疼RD一秒

3 月 6 日
CZYS Lv.6 独角兽
评论 不许拽尾巴

于是又可以随便拽尾巴了:ftemoji_sgsneaky:

3 月 18 日
Shining_Moonlight Lv.4 独角兽
评论 不许拽尾巴

那么拽完了尾巴是不是就可以继续拽头上的:ftemoji_pinkamina:

3 月 18 日
Link_Hey Lv.8 陆马
评论 不许拽尾巴

我见过有人统计过所有剧集里RD说了多少次awesome, RR说了多少次darling,但就没有统计过RD的尾巴一共被拽了多少次,感觉在S1的频率比较高:ftemoji_rdscared:

 

3 月 18 日
苍翠劲松 Lv.2 独角兽
评论 不许拽尾巴

小蝶的尾巴是假的2333

3 月 19 日
CelestAI Lv.11 独角兽FakeAI
评论 不许拽尾巴

名字起的好,绅士少不了

如果RD穿上格子衫的话,尾巴掉毛就一点都不违和了

3 月 19 日
WZNGT Lv.4 天马
评论 不许拽尾巴

有被吓到)

3 天前
鸮鸮owlowis Lv.1 陆马
评论 不许拽尾巴

翻译功底深厚啊,押韵狂魔那段真的是:ftemoji_sgpopcorn:

3 天前
NosT Lv.3 独角兽
评论 不许拽尾巴

回复51761 @鸮鸮owlowis :

这篇是我为数不多的原创之一...

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欢乐向日常喜剧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