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动漫大本营
Lv.7 1408/1540

感受粉意

最佳派对

本作评价
17()
()0

转载者注:这章可以看到翻译风格的差别。由于原译者翻译时作者没有写完,所以接下来的都是转载者翻译。水平不高见谅。

那天晚上黑晶睡得很好。尽管全身上下满是淤伤,自己还被关在笼子里,他依旧感觉心情舒畅。由于心情舒畅,他感觉自己仿佛睡在最柔软的床垫和最柔软的枕头上。现在可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好吧,说几乎没有什么可担心也许更准确。

 

地下室传来开门的吱吱声。

“ 黑-黑晶?” 雌驹怯懦而又颤抖的声音传来。“暮光让我进来-看,我只是想说我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非常抱歉,昨天——”

 

黑晶把头向后扭,每当萍琪说话,他就会有一种反胃的感觉。但是,奇怪的是,当他准备面对接下来的一堆烦死马的絮叨时,声音戛然而止,于是他回应:“没错,你昨天已经说过了。还有什么事吗?”

 

萍琪再次安静下来,然后说:“还有...我可以进去吗,黑晶?”

 

黑晶留意到,这匹天字第一号傻瓜并没有使用她给他取的外号:小晶晶,对此,他很满意。他松了一口气,缓慢地从地板上抬起头。

 

地下室仍然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是楼梯顶部打开的门透出的光线。

(译者注:这里可能暗示黑晶王唯一的救赎是拥抱光明。)

 

黑晶笑了笑,但在黑暗中,萍琪看不到他的脸。“我知道即使我那样要求,你也不会离开,就像我提出的所有其他要求一样,所以,如果需要的话,进来吧。” 他看到她的头部轮廓向后看了看,然后又融入到了黑暗中。

 

“不,如果你要我离开,我会的。”萍琪结结巴巴地说。

 

黑晶哼了一声。“好,那就离开,别再打扰我。永远。” 然后他翻了个身,打算睡觉。他需要恢复力量,以便疗养自己的伤,他需要独处来保证自己的秘密不会暴露-

 

“但是,在我走之前,我其实想告诉你另一件事。”

 

如果他对她会说些什么不感兴趣,黑晶会继续呻吟,然后独自呆在那里更长一段时间。“快点说。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忍耐满身的淤伤。”

 

萍琪连续快速地踱步声告诉了他她的想法。讽刺的是,她很明显在寻求他的宽恕。

 

如果不是肋骨受伤的话,黑晶会放肆嘲笑她的。

 

萍琪深吸一口气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来。“ 黑晶,我们应该坦诚一些,昨天我们两个都有责任。包括最后发生的事。我让你伤得这么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不小心,还有你的犟脾气和愚蠢的行动。”

 

当萍琪倾吐了自己的心声,徒劳无功地试图获得他的宽恕时,黑晶忙着自嘲。她最后的话却让黑晶吓了一跳。

 

黑晶皱着眉头。“你刚刚?”但是萍琪丝毫不在意。

 

“我在这里是因为你错了,我有责任,而且我对你有责任,来帮助你了解有更好的生活方式。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尝试过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但是我想,也许萍琪式方法可能不是最好的方法……有些疯狂,对吗?”

 

黑晶正打算表达对她后知后觉的不满,萍琪就继续说了下去。

 

“无论如何,我只是想让您知道,我在那之后整天都在为你准备派对。只为你。它...我试图使它特别一点。很多冰淇淋和零食,没有多少小马。” 萍琪深吸一口气。“因此,在我们昨天经历那些事后,我们可以……甚至只是提一下吗?”

 

气氛顿时很尴尬。

 

黑晶直视视着萍琪的身影,她仍然在楼梯的顶端。他不能对她刚才对他说的不放在心上。尤其是提到糖果,他的耳朵有些颤抖,但这无关紧要,这就像她以前说过的一切一样,这一切都是胡说八道。

 

至少,他最初是这样想的。

 

提到派对,出于某种原因,黑晶开始犹豫。他考虑参加一个派对。老实说,难不成她觉得某个聚会足够弥补她给我的那次重击?老实说,对我来说,一场派对永远无法弥补……

 

突然,他想到他从未参加过派对。从没有小马为了他举办派对。至少不会出于自愿。

 

地下室悄然无声。

 

“我-好的,黑晶。我知道,”萍琪打破了沉默。她回到地下室的门口。“我会告诉暮光,你不想让我改变你-”

 

“我想要巧克力蛋糕。”黑晶打断道。“你明白吗?”

 

烟花声响起,接着是可怕的尖叫声。黑晶花了片刻的时间才意识到这两种声音都是来自萍琪,而不是像他最初认为的那种垂死的猫。

 

“你不会后悔的,小晶晶!” 就这样,萍琪走出了门,只留下阳光下飘动的灰尘。

 

黑晶滑回到地板上。“我做了什么。” 当更多的噪音再次引起他的注意时,他正准备尝试再闭上眼睛。

 

楼梯顶部传来嘈杂的蹄声,使黑晶重新抬起头看。

 

“哦,小晶晶,我忘了说了,从现在开始,由于你仍然会接受我的帮助,以改变自己,所以我可以保证,我会更温柔,除非意外情况不会把你打趴下!” 萍琪笑着,在原地跳踢踏舞,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她的运动。“好——的——再——见!”

 

黑晶眨了眨眼,不确定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很确定她在侮辱他的同时还带着她想要的东西走了。

 

“为什么我不早点去死?该死的黑魔法和复活仪式!” 黑晶用蹄子掩面呻吟道,试图把世界拒之门外。片刻之后,他意识到了什么说:“那是什么意思,除非意外情况?”

——————————

黑晶懒洋洋地把身子拖到了小马镇的鹅卵石街道上。太阳快要落山了,他正在……正在为他举办的一场派对的路上。至少他很干净而且看起来像一位国王。

 

“我们到了吗?” 他问。

 

暮光回头看向他,点了点头。“ 糖块屋应该就在下一个街角。”

 

“整个愚蠢的村庄看起来都一样。”黑晶开玩笑地说,沮丧地瞪着他们经过的类似茅草屋顶的房屋。“即使经过一千多年的进步,你的农民仍然生活在避难所和泥土中。我想有些事情永远不会改变。”

 

“是的,我觉得暴君没什么变化。走吧,”暮光说,她的唇角露出微微一丝敷衍式的笑。

 

黑晶对着她皱了皱眉头,这事到此为止。暮光已经习惯了他的侮辱,现在设法一唱一和地反击。诋毁她开始变得无聊,就像是在山上扔石头。

 

沉默片刻后,两人到达了糖块屋的外面,这里所有的灯都被点亮,房椽和屋顶上都挂满了气球。这个景象对于黑晶以及其他……都是不祥之兆。他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但肾上腺素在飙升。仿佛他要飞上数英里外的太空,随后跌落到大地,感受在撞倒地面摔碎前一刻的快感。

 

兴奋吗?当然不是,即使这是他的第一次派对。

 

暮光遮住了黑晶看着滑稽的面包店的视线。与他打交道时,她总是皱着眉头。“我希望你今晚礼貌一点,可以吗?”

 

黑晶嘲笑她,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在披上斗篷。“我是国王。保持礼貌是我的专长。我可不指望你知道真正的皇室成员是什么样的。”

 

“我就是皇室成员,你个傻帽。”

 

黑晶拱起了额头,露出了充满牙的满意笑容。“学习我的傲慢,是吗?好吧,你是否支付版权费,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你只是名义上的公主,而不是靠血统继承的。” 黑晶拍了拍他的盔甲那冰冷的黑色心脏在的地方。“而血统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不是一个把自己奉若神明的独裁者,这一点我非常感激。” 在黑晶说出讽刺的话,暮光闪闪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听着,萍琪为了这场派对非常努力。她投入的精力比我见过的其他任何事情都要多。因此,她显然在这里为你准备最好的东西。尝试一下,我的意思是尝试变得友善。不一定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我从没想过你会那样。只是……如果有必要,就装一下。你可以假装,不是吗?

“好的,殿下,我是国王。我处理政务。伪装这点我受过严格的训练。” 黑晶带着瘆马到使墙皮脱落的微笑回答道。

 

暮光凝视着他几秒钟,然后叹了口气。“很好,试一下。只要让萍琪今晚开心,明白吗?

 

“ 如果她失望到跳下悬崖,我会很高兴的。”黑晶悄悄地说。

 

“你说什么?” 暮光闪闪打断道。

 

“我是说,'别碰运气,'” 黑晶圆道。

 

“随你便。” 暮光闪闪走到前门将其拉开,用她的头向黑晶示意进入充斥着许多奇怪的色彩和声音的建筑物。“如果今晚平安过去,你就不必再在地下室睡觉了。”

 

黑晶的耳朵竖起来。“我能够在床上睡吗?”

 

“如果今晚萍琪真的很开心,并且你表现得很好,那就可以。”

 

“哈!” 黑晶走过她,几乎按捺不住自己得意的心情。“简单的像吃一块蛋糕。” 他停下来,拍打着蹄,舔了舔嘴唇和尖牙。“巧克力味的!”

 

就像甜,可口,令马垂涎和令马讨厌的巧克力蛋糕的念头闯入他的脑海一样,黑晶含糖的白日梦以粗鲁的打断告终。当然,肇事者只是音乐。

 

那声音……它与黑晶听过的任何声音都不一样。根据他的推测,那只是一堆用恶魔的语言演的混乱的杂音和胡言乱语。它刺破了他的耳膜,震颤着他的大脑,使他的牙齿上下打颤,他的肠子开始打结,最糟糕的是,这使他的整个身体颤抖,像吉他的琴弦。如此响亮,令马讨厌和彻头彻尾邪恶的音乐通过这种卑鄙的行为摧残他的听力,他几乎听不到自己的想法。就在他认为已经停止,享受一刻的喘息时,一阵隆隆的声响打破了他的希望,这不仅使他的听觉崩溃,而且使他自己的灵魂崩溃。那些最难以想象的酷刑也不可能与他正在遭受的酷刑相比。

“嘿,黑晶,你还好吗?” 无尽的苦难深渊有声音传来。

 

黑晶睁开了眼睛,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像婴儿一样蜷缩在地上,身子不停晃动,同时用两只蹄子遮住了耳朵。他抬起头看着暮光闪闪,注意到她的石化一般的表情……似乎出现了裂缝,露出了些微笑。

“你在嘲笑我,是吗?” 他咆哮着,夺回了四肢的掌控权。黑晶意识到,这种令马烦躁的音乐对他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实际上,起初只是听起来非常刺耳,但是后来它变得柔和,但掺杂着令马讨厌的白噪音,以至于他反应过度了……“别再傻笑了,你个[buy some apples]!”

 

暮光闪闪窃笑,甚至不愿礼貌性地用蹄子挡一挡嘴。发神经。“哦,对不起。我是否再次打断了你的自我陶醉?”

 

黑晶发火了。“这音乐令马讨厌!彻头彻尾的龌龊!不仅贯穿耳朵而且还有灵魂!"他屏住了呼吸。“更不用说它声音大得过分,搅得我脑子甚至无法思考。”

 

“你什么时候思考过?” 暮光反问。她那愚蠢的笑容仍然留在她那愚蠢的脸上-她在嘲笑他!他试图反驳,但被比紫色少妇糟糕几百倍的东西打断了。

 

例如,另一只薄荷绿色的雌驹。刚刚在他反应过来前冲过来的那位。

 

“啊——!” 黑晶以一种没有王室风范少女般的方式尖叫。前一天那匹该死的疯马又回来了。而且,她真的很沉,而且突然坐在他的头顶上。

 

“呃……天琴,”暮光迷惑地看着她的脸,“你为什么坐在黑晶的头上?”

 

“告诉我你的秘密!” 天琴要求。一边她咬着黑晶的角。

 

“你疯了!疯了,我说!” 黑晶尖叫。他试图把她摔下来,但是她纹丝不动,通过用牙齿牢牢地夹住他的角。“来马啊,快从我身上把这匹野蛮马拽下来!她正试图撕开我的头骨,挖出我的大脑!”

 

“好吧,我们至少不必担心最后一部分,现在我们怎么办?” 暮光闪闪说,翻了个白眼。

 

糖糖走但黑晶的后面,将天琴拖开,用卷起的报纸砸她的头。“不不不。” 再敲一下。“坏家伙。我告诉你多少次不要吃其他小马的角?”

 

天琴有些不满,拼命挥舞着她的蹄子,以抵挡报纸的攻击。“但是糖糖,有些事我必须知道!” 天琴皱了皱眉头,把蹄叉在胸前。“这不是樱桃味。真是的,太糟糟糟糟糕糕糕糕了。”

忙于擦拭角部唾液的痕迹的黑晶,朝着这两只雌驹发出恶毒的目光,锐利到会熔化钢。“你的大脑里装了什么?浆糊和霉菌吗?还是说装的是乡巴佬的粥?”

 

天琴朝黑晶伸出舌头。“没必要这么侮辱马,小晶晶。”

 

“别这样叫我。”

 

“我只是想试试传言是不是真的,”黑晶说,她的脸变成个鬼脸。“你的角的味道更像是……呃,汗水,真的。” 天琴戳了戳自己的角,皱了皱眉。“我甚至不知道我们那里有汗腺。”

 

糖糖叹了口气,然后转向黑晶,问:“抱歉,小晶晶先生,”

“那不是我的-”

 

“你能告诉天琴你不能把她的角变成汤匙吗?” 糖糖朝天琴看了一眼,她目前正在阅读把她打了一顿的报纸的漫画版一边大笑。“拜托……她想把角变成厨具想疯了。这太难以忍受了。好吧,比平时更加难以忍受。” 糖糖再次瞥了一眼天琴,比起烦恼更多的是恐惧,对偏执狂的恐惧。“塞蕾丝缇雅保佑,请帮助我。”

 

黑晶看了一眼糖糖,径直走到了天琴坐的地方。“ 天琴,你是个[buy some apple]。”

 

“嘿!” 暮光闪闪夺走了报纸,再次将其卷起,并直接打向黑晶的嘴。“不要侮辱派对的客人!”

 

“我只是实话实说!” 黑晶对着她发牢骚,叉状的舌头从扇形的牙齿之间伸出,而唾沫星子从他的嘴里喷到暮光的脸上。

 

他再次被打了一下脸,尽管这次要重得多。“ [buy some apples]!”

 

无视混乱的情况,天琴将黑晶拉到一边,直盯着他的眼睛。他们的脸特别近,以至于黑晶觉得在骚扰小马方面她绝对可以与萍琪一较高下。

 

“告诉——我——你的——秘秘秘密蜜密,” 天琴轻声说道。“将我的角变成汤匙一直是我的梦想。或叉子。甚至是奶酪刨丝器。你必须教我你改造角的秘密。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天琴停顿下来,然后看着站在那里的黑晶转动了一下脑瓜,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不舒服,”-免费的-没错,我只是想知道如何做到。拜托,我求你了!”

 

“似乎您是在摧残我,以迫使我屈服于您的要求。” 黑晶说,“此外,你呼出来的气闻起来像花生酱。”

 

天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花生酱和果冻三明治,咬了一口,然后慢慢把它放下,她的眼睛还是紧盯着越来越恐慌的黑晶。

 

“我知道。”她小声说。“我知道。”

 

黑晶缓缓地将天琴的脸推开,止不住地颤抖,向后退了一步。“如果你保证在整个晚上都不会打扰我,那我晚点会告诉你。”

 

天琴满脸狐疑地盯了黑晶几秒钟,最后点了点头,把吃了一半的花生酱和果冻三明治粘在了自己的角上。“我们达成古老的契约,誓言将被刻在石头上,它将坚不可摧。” 天琴被不满的糖糖拖离暮光和黑晶,挥舞着蹄子喊着离开:“我会找你!或传真!甚至派出鸽子!”

 

尽管派对刚刚开始,热闹的音乐打着节拍,马群熙熙攘攘,暮光闪闪和黑晶却不站着不动,丝毫不为之动容。

 

“那匹母马犯了什么病?” 黑晶问。

“不同马有不同的看法,”暮光闪闪回答。

 

“我记得我上一次跳到其他小马头上是在很小的时候。”

 

暮光点点头。“我也一样,尽管那次与玩具有关。”

 

两人彼此尴尬地对视了几秒钟,空气中令马痛苦的不舒服的气氛,直到暮光脱口而出:“我……嗯,需要来点酒。”

 

“确实。我要找蛋糕。这是我实际上唯一感兴趣的东西。”

 

暮光闪闪点点头,小跑离开,在最后一秒拍了拍她的肩膀,“记住,对萍琪好一点!如果做到的话,你就可以睡在床上!”

黑晶用夸张的嘴唇动作默默地重复着她的话,然后他暗地里地喃喃道,“是的,完美。一张床,我很肯定,在一个微不足道的社交活动中,对一匹无法忍受的母马放低身份是值得的。” 黑晶沉默地盯着他的蹄子几秒钟。“该死的,这值得!我的生活会走向何方?”

 

一阵尖利的尖叫声在建筑物中回荡。很遗憾,这是黑晶熟悉的声音。一个困扰着他的梦想和他糟糕生活的清醒时光的小马。

 

萍琪发现了他,从房间另一边猛扑过来,拥抱他,这很可能会对他造成伤害。不轻。

 

“哦,拜托,不要再——-”

 

 

thumb_up17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楼
Sunsight_Skytech Lv.4 天马
回复 最佳派对

实在忍不住想知道“小晶晶”这个称呼英文是什么的我看了一眼原文……

好吧,sombry。还是“小晶晶”这个名字好啊哈哈哈!

9 天前
2楼
Floweast Lv.1 独角兽
回复 最佳派对

真的。” 莱拉戳了戳自己的角,皱了皱眉

“我只是实话实说!” 尚布拉对着她发牢骚

为什么这两个名字变了?

9 天前
3楼
回复 最佳派对

回复31315 @Floweast :

我翻译没那么好,有一部分通过翻译软件确认了一下,改正后忘了把名字改过来,已改正

9 天前
4楼
T-Coin Lv.5 独角兽
回复 最佳派对

这篇文章实在是太对我胃口了,所以看得也蛮仔细的,现在还有几个小错字:ftemoji_pinkamina:

黑晶笑了笑,但在黑暗中,萍琪看不到他的脸。“我到即使我那样要求,你也不会离开

如果他对她会说些什么不兴趣,黑晶会继续呻吟

“拜托……她想把角变成厨具想疯了。这难以忍受了

 

还有这句话有点奇怪:

她的唇角微微一丝敷衍式笑。

 

萍琪的CP文真的太好看了啊:ftemoji_pinkamina:

9 天前
5楼
回复 最佳派对

回复31335 @T-Coin :

已改正,打错字了,谢谢提醒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