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高心亲王
Lv.2 266/340

為了阿奎斯提雅帝國與藝術而奉獻生命的勞累親王,專注於貢獻音樂與繪圖,偶爾寫點文章或小說,您們的支持是寡人持續的動力 宮裡養了隻名叫馬卡龍(Macaron)的貓(娘),她是我的小助手,請多指教 親王

[伊亞之詩世界觀] 《十二場夢(The Twleve)》 ◎親王 著

梦捌‧《沙画》历史米亚─狄亚米娜

本作评价
3()
()0

梦捌  《沙画》

历史米亚─狄亚米娜

 

 

 

红蜻蜓振着无声之翅,缓慢的在暑气流动中飞翔,时静时动,它慢慢的歇息在翠绿的荷叶之上,任由晶莹的水珠在偌大的叶片上慢慢滚动,最后会流于中央,彷佛托着珍珠一般,倒影着青蓝的天空,以及那卷曲的几条小云,美丽的晴天似乎准备迎接不知何时而来的大雨

当潺潺的溪水流动时,在湿润的岩石水涧激起的白花,盛暑的气息也跟着一起被冲淡,此时,披着雪白衣裳的狄亚米娜站在岸边上,如那池子边的红蜻蜓一般一动也不动

 

她默默地站着,仔细地聆听她现在伫立的小世界,聆听水流的方向,鱼群的跳跃,在一片什么都没有的静止之中,她自己建构着属于她的世界

但是那印象很模糊,她只依稀的记得,是一大片的沙地

沙子的颗粒,细小到几乎看不到形,但狄亚米娜能感受到每一颗小世界的棱角,从她的蹄的触感缓缓的升起,然后再无力的落下

每个世界,都是沙子做的吗?

还是每颗沙子,是无数的世界所成?

 

她独自站在自己无形无影的小世界中,细细地思考着,直到风声吹拂着地面,她听见无数的小颗粒在随着滚动,有些飞扬了起来,有些仅是滚动的皮球,有些安静的停留原地,这些沙子吹拂于风声之中,划过了她苍白飞扬的鬃毛,狄亚米娜在思考着

狄亚米娜慢慢的往前走,顺着小溪的方向,尽管这些水流在她的世界中,都是沙子画成的波动,一摆一摆的往着下游而去,这之间经过的是绿树,经过的是青草,在她的世界中慢慢的萌芽,狄亚米娜轻轻的触碰一个草根,想把这画面拨开以看清楚其样貌,却感触到另一根比较高的草根、一片落叶,一棵小小的种子

当顺着这波动慢慢的下滑,她听到了鸟鸣,抬起头,她伸出她的前蹄,慢慢感受

天空是什么颜色,天空的模样要怎么画?

当唱歌的鸟雀轻轻的停在少女温柔的前蹄端时,彷佛沙一般的天空突然突出了什么柱子一般的画痕,然后被她的蹄尖感受到,鸟雀轻轻地行走着,她的蹄也跟着一起动着,画出了小小的一道波浪,最后小鸟轻轻一跃,从这片虚无的话布中霎时消失

「小心点!别撞着树了!」一道粗犷的声音从沙画的一个角落传出,就像泡泡的涟漪一般引起了狄亚米娜的注意

「你是谁?为什么叫我?」狄亚米娜望着声音的来源问到,她的一只蹄轻轻的放在她的画布之上

「妳要去哪?」

「我不知道。」

「那就随便晃晃吧。」这话说完,就传出了非常有节奏的声音,这声音有点慢,有些硬,一耙一耙的,把沙画轻轻的锄出一个孔、一个洞,还能听到那声音非常小声的呢喃着:「是看不到吗?可怜的孩子。」

 

狄亚米娜把她的世界再度思考一下,整个沙地似乎平了,但河水的声音仍然持续的引导着她,潺潺的溪水彷佛在什么地方慢慢的往下沉,沉入了某个沟槽,声音也落入隐晦与含蓄,她在仔细地寻找新的线条与波动,直到一笔一笔随意的画动,呈现了如稻田般的景色,她感受到房屋,感受到远方的山,感受到一根不小心碰到她的小鼻子的电线杆,只有那河川的景色依旧没变

这些声音与方才稍微不同,他们都是突然出现的闪烁,如湖面的涟漪,如电光的火花,却引起狄亚米娜的注意,一点而一滴,在沙的轮廓中划出一圈又一圈,她尝试在这片画面中寻找方向

 

在这沙地中摇曳的树影与稻田,散发着凉爽的气息,狄亚米娜在这里找到了暂时的安歇之处,她坐下来,前两蹄盘着,姿态如一只方睡醒的小狗,她触碰地面时,她感受到树根的纹路,而这次的草根彷佛已经荫绿,光滑的感受透浸她的肌肤直到她的鬃毛,当聆听着水流的声响时她也仔细思考着接下来的方向

 

「姑娘阿,别靠着俺的桌子啊。」突然有个声音传来打搅了这沙画的景色,她感受到一种岁月累积的音韵,带点沙哑,又十分威武,对方的脸在这世界中慢慢地浮现,狄亚米娜站起来

 

「不好意思,我马上走。」少女朝着声音的方向恭敬的说

「怎么?妳要去车站吗?」对方的声音回问

「恩。」狄亚米娜点一下头,反正她现在也没地方去,她这样想着

「俺帮妳指着方向,省得妳摸了半着。」对方说

狄亚米娜点点头,接着,她感受到一只蹄把她的前蹄盘在右侧,那感觉跟方才的树根老沉的感觉类似,但却又带点静谧的温度,接着一步一蹄的,这个蹄,她感受到无数的故事,在这田野乡间般的沙画世界,这蹄也诉说着一旁的稻田成长的故事,而这些画面慢慢的凝聚起来,然后缓缓落入一片沙漏底下的寂静

 

她跟随着这位陌生的声音,来到一个新的画布,那里的声音正在慢慢的构成,她可以听见有条如丝带般绵长的声音从远方而来,像刀一般的切开了整个画布,呼啸而来,带点节奏的铁轮颤抖声伴随着,直到她的面前,缓缓地停下。

 

「这里是车站了,恁可以在这找到别马带妳到城镇的,孩子。」

这年老的声音说到,狄亚米娜点点头

「谢谢您。」

 

「早安了。」对方说,接着,这声音便缓缓的遁隐到沙画的远方,逐渐的沉没,寂静

 

「这位小姐,有需要协助去哪里吗?」这次从这沙画世界中传到她心中的声音是个温和、成稳的声音,从她的旁边传来,她点点头,并感觉到对方的蹄也以同样的方式将她的蹄碰触而来,她感受到布料的触感,结实、稳当,配合着对方的蹄的感受,强壮、稳重,而对方似乎还戴了顶帽子,他扶着狄亚米娜顺过了几个弯,带她走上了一个比较狭小的空间,而这地方还有别的马存在,每个都各有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气味、不同的感觉…

这位先生将狄亚米娜放开,远远听到他宏亮的嗓门喊着「第二月台要发车!请赶快上车!」

「匡当!」的一声,门关起来的声音,狄亚米娜发现她的世界突然动起来,沙子汇聚成了河流,一颗一颗的滚动,彷佛地震一般,瀑布一般的,往下流,流失…流逝…而当流逝的途中,新的沙子也如雨般的从上方落下,在她的四周堆积起来,狄亚米娜身子并无动静,但她知道这世界正在快速的从她身旁掠过

 

直到当一切静止时,门又再度打开,而狄亚米娜听见这稳重而成熟的声音对着她说:「小姐,是在这站下车吗?」

狄亚米娜想想,然后点点头,对方似乎回报一个微笑,然后轻轻地说:「慢慢走吧,小心间隙」

 

「祝午安了。」他关门前说到

 

他说,而当门关起来时,这个框架也似乎重迭在这个声音的影像上,伴随着车轮滚动的声音,从狄亚米娜的身边离去

 

马群,是沙画中的水流,它们进了又出,出了又进,马群们汇聚成沙画的轮廓,沙画的轮廓,又是每个马群的形状

狄亚米娜感受着来去的马,跟他们碰触,感受他们的声音,他们的感受,每个马都有着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样貌,有些着急而匆忙,有些温柔而缓步,有的高壮,有的低矮,每个都独一无二,狄亚米娜在自己的世界中构筑着这些故事,她感受到每个生命,在这不变又变的世界中的变化

隐约着,狄亚米娜听不到河水的声音,但是她感受到马群的潮流,与河水有着相同的脉动

在这潮流中,逐渐的走到了一片坚硬的世界,有着不熟悉的味道,不熟悉,却有着新颖又覆盖着历史的味道,高大的阴影覆盖,灰色的钢铁的温度,有不停歇的马蹄声,有挂在上头的牌子发出闪光的声音

 

望着这片宽广复杂的世界,少女有点却步,她不知道在她面前的会是什么,这片堆满了不同沙子颗粒的沙池,壮丽的超乎她的想象

 

从他身旁慢慢流动的,并不是从开始就带她踏上旅程的那条小河,但是却类似,一波一波的流动,却又彷佛静止不动一般的感触,让狄亚米娜细细的品味着,并尝试了解这地方…

 

「美丽的少女,您要去哪里呢?」这次从涟漪中化开来的波动,是在沙画的河流中一道听起来特别明显的声音,年轻、俊俏,感觉有种成熟却有点假装的礼貌。狄亚米娜感到奇怪,为何这么多的波动搅动着沙画,却只有这波对她来说特别明显?

她含蓄的点点头,并伸出她的前蹄,她这次感觉到的,是个年轻的蹄,散发着青春的味道,让她想起了米督瑞,但比米督瑞的双蹄多了份温暖

少年带领着她走过,走过喧闹的街头,当世界呼啸而过的时候,旁边的世界似乎不是怎么重要,沙子的流动依然流着,颗粒从对方的一举一动中慢慢落下,让狄亚米娜深深的了解这位少年,似乎是少年

他们在一座大门前停下来,狄亚米娜轻声地问:「我们在哪?」

「这是个很不错的游乐园,妳会喜欢的。」

「为什么要来游乐园?」

「妳开玩笑吗?要过最好的一天在这最适合了。」

狄亚米娜仔细的思考着少年的问题,一边走进这个,被称为游乐园的地方

在身边游过的马群,不同的声音回荡于耳,有些在笑,有些在叫,有些在哭,每一个在沙画中画出的脸庞背后,都是说不清的故事,而她感受到每一个故事,就像她正在坐的咖啡杯一样盘旋,盘旋,再盘旋…

 

「妳想吃什么吗?」少年堆着笑脸问狄亚米娜,这位少女抱着少年送的礼盒,还有花,跟一个柔软的熊娃娃,同时,一只蹄紧紧握着一只粉色的气球,轻飘飘的在狄亚米娜的头顶上微微环绕,她摇摇头,少年说:「别担心,我买些玉米狗跟饮料,妳会喜欢的。」狄亚米娜点点头,接着她就感受到少年的蹄步声,在吵杂的沙画中慢慢一步一步的离去

 

小丑的喇叭声,邮轮的气鸣,云霄飞车的快感,还是感觉犹新。云霄飞车往上爬的时候,狄亚米娜记得那如齿轮卡住般的爬坡声,在沙粒中落下约三百三十二下。从海盗船那走道神奇剧院,是一百三十公尺。他们闻到那爆米花花车的香气时,当时是下午二点三十三分二十七秒

如果双眼能看到,那些画面是什么颜色,如果沙画有色彩,她会如何的想象?

 

此时,突然又有声音静静地打破了这喧闹,狄亚米娜听见角落有啜泣声隐约地传来,她朝着声音的方向慢慢走去,这声音稚嫩而幼小,彷佛她曾赶触过的那些萌芽的草根,而她能感受到这哭声背后的故事

「你迷路了吗?」因为她看不见,因此并没有说出对方是谁,而这稚嫩如鸟雀的声音停止了哭泣,说道:「恩,我迷路了。」

狄亚米娜主动的将对方的蹄拉过来,是个幼小的蹄,皮毛还尚未成熟,对方问:「大姊姊,妳要去哪?」

狄亚米娜也不知道,但至少她知道现在要做什么,她把她刚才拿到的熊娃娃轻轻的交给这位小幼马,轻柔的回答:「我看顾每个故事。」

跟着这位幼小的马,在马群中穿越,他们经过无数的小世界,在感受下午阳光的照耀下,穿梭,听着每个说不出,没有说出的故事,直到一个声音的故事,跟这位幼小马的故事交织在一起

这些故事是怎么交织的…

狄亚米娜握着那小小的气球,是气球想离开她的身边…还是她想要留住那颗气球?

如果这些故事,有一秒,仅仅短短那一秒

若不是这位少年走进了这庭院,或是旁边有辆车经过

若不是狄亚米娜握着那气球

很有可能,原本交织的故事就这么分散,小幼马也不会因此投入母亲的怀抱

 

「跟这位大姊姊道谢。」与小幼马再度相逢的母亲温柔的跟狄亚米娜道谢,少女也点点头,一会而,这故事也在她的沙画世界中慢慢地落幕,沉到下面的沙堆之中,小幼马握着母亲的蹄,以及少女给的熊娃娃慢慢离去,在那瞬间,许多的画面都溶解在这画布之中,虽然各有极大的差异,但狄亚米娜亲身感受到,他们有相同的地方…

 

「明天见啰。」小幼马天真的小声音从远处传来

 

「妳到哪里去了?我担心妳呢。」少年马的声音再度出现,并闻到玉米狗的香味,狄亚米娜接过来,轻咬着,那味道十分特殊,整个世界的感觉都融在一起,少女细细的品味着

「时间过得真快,不是吗?」少年马笑着说

「时间不快,也不慢。」狄亚米娜轻声地说

「也许吧。」对方说:

「跟喜欢的人一起,时间都看起来很快;不喜欢的人一起,时间都看起来很慢呢。」少年轻轻地笑着,然后转头说到「就像太阳…太阳就要下山了…。」

 

狄亚米娜握着玉米狗轻轻的往着太阳照耀的方向望去,她才感觉到淡淡的流动,来自远方那无法望见的红日,带点怀念的温度,轻轻的抚摸着两马的脸庞,照耀着他们,交织在一起的故事

「妳今天开心吗?」少年问

 

狄亚米娜仔细地低着头,仔细地回想着,今天的一切,第一条河川,带领她上今天的旅程,一条不知道通往何处的旅程,在记忆中,沙画擦了又画,画了又擦,却每个轮廓都历历在目

她还记得在哪个地方遇到了一位老先生

哪个地方遇到一位列车长,哪个地方遇到这位少年,哪个地方遇到一位迷路的孩子

她也记得,每一个从她身旁擦肩而过的,每一个故事,都是沙子画成,而每粒沙则又是无数故事画成…

「恩,我感受很多。」狄亚米娜温柔的说

 

「那晚安啰。」少年说

 

突然,狄亚米娜感受到对方的肌肤与她的额头接触

少年马在她的脸上亲一下,接着在一片混杂中,慢慢的带着微笑离开,这个故事也逐渐的黯淡,慢慢地沉入沙底

 

走出了游乐园,狄亚米娜走到一个座椅旁,缓缓的坐下

她触摸到旁边的告示牌,知道这是一座巴士站

夜晚的气息已经降临,轻轻的伴随着阵阵蛙鸣,这一日就像梦一样,彷佛曾真的拥有,也似乎从没拥有,就像沙漏的沙子一般,从一端落下,看似已逝,却仍存在,但是这世界黯淡下来时,只剩那冷冷的灯光静静的照耀,还有蹄上握着仅仅最后的那颗气球

 

松开蹄,让这气球缓缓地飞上天,从她的世界中慢慢消失

 

时间的流水平静,但仍持续的流着,就如早晨的溪水一般,她默默地站着,仔细地聆听她现在伫立的小世界,聆听水流的方向,鱼群的跳跃,在一片什么都没有的静止之中,她自己建构着属于她的世界

但是那印象很模糊,她只依稀的记得,是鸟雀在唱歌,是老乡野的田园,是在锄田的农夫,是休息的树根,是问她去哪里的老先生,是迎面而来的电车,是好心问她去哪的列车长,是下车后的都会区,是被她吸引的少年马,是多采多姿的游乐园,是迷路的孩子

以及…那伴随着气球一起离去的

 

狄亚米娜放下了她心中的画笔,沙子也在慢慢的褪去,无数的故事,无数的画面,她才感觉到不知为何自己的蹄有种苍老的感觉,有点经过了时间,沙子从蹄上流失,流到了她看不到的虚无,那里交织着无数的故事,每个棱每个角都粒粒分明,有欢喜,有悲伤,有感动,有平静

 

夜,静静的下起了哀伤的雨,充满着思愁,如那想念着的钢琴声,雨滴的每一声都清脆的打出了感伤的旋律,轻轻地响着狄亚米娜心中的故事,也让这位少女眼眶中浸湿了温柔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

在这确实只有她自己的世界,在这没有公交车来的车站,雨轻轻洒落,试图安慰着,只有一个狄亚米娜,双蹄掩着脸庞,与负担着沉重回忆的胸口,抽抽搭搭的哭泣,哭泣,再哭泣…

 

夜晚的雨日,是哭泣的少女,唯一的陪伴,直到当最后一颗沙粒落入了浸湿的雨水底部时,一把熟悉的伞轻轻的将她带回现实

一只蹄轻轻的触碰她,不是苍老的蹄,不是稚嫩的蹄,也不是俊俏的蹄,而是熟悉的…

 

「真是的,妳跑哪里去了。」这声音,简短的一句,却立刻构筑了完整的脸庞

在狄亚米娜的孤独世界中,唯一拥有色彩的脸庞

 

狄亚米娜轻轻的触摸着这蹄,她沾着雨水的鬃毛,与因为哭泣也跟着湿润的脸蛋,投入了对方的怀抱

 

「米督瑞…你来找我了。」

「不要自作多情,我并不是担心你,是师匠叫我来找你的。」米督瑞冰冷生硬的说到,但这话却让这少女轻轻地笑了

 

于是,狄亚米娜便跟米督瑞一起走着

走过一切,走过曾拥有的故事…

曾经…在阳光下闪烁的游乐园

那位少年的笑脸

小幼马着急的眼神

熙来攘往的马群的都市

车站车掌尽责的态度

老先生的热心

田野乡间的美景

潺潺的溪水

曾经拥有的故事,在狄亚米娜与米督瑞的安静蹄步下,缓缓走到原点,他们温暖的家,而陆马师匠正以专注如光的神情,凝视着从远方而来少年与少女

 

梳洗完毕,轻轻地窝在米督瑞的身旁,宁听着外面的雨声

「晚安…狄亚米娜。」狄亚米娜这样对自我说着

 

潺潺的溪水流动时,与安静的雨水在湿润的岩石水涧激起的白花,荷叶托着水珠,照应着雨天景色

红蜻蜓振着无声之翅

树梢上那粉色的气球…静止着

就如那河水般

 

静止着…

 

The end

 

thumb_up3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