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stialbeam
Lv.2 160/340 陆马

地狱九天(Nine days down, 原文完结)

第十四章:憎恨

本作评价
10()
()0

第十四章:憎恨

 

百臂巨人最后的画面啃噬着她。暮光听说过很多像他那样永生的守护者的故事,但是她从来没真正停下来想过它们真正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你在像这个一样的地方怎么度过永恒,没有其他马与你分享点点滴滴。

她们的交谈在她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放。他故意是这么可怕的吗?或者只是距离他没看见没有明显敌意的生物已经太长时间了,以至于他忘记如何变成其他样子了?她强烈怀疑她用最坏的方式误解了他,她被他的丑陋,怪异的外形蒙蔽了双眼,她跑开只是纯粹出于最基本的恶心而再无其他原因。但是......她看到他内心里孤独的疼痛感是真的吗?她可以发誓是真的,但是那些头颅......

她颤抖了下,来自于空气中突然的寒冷,也同样来自于她自我怀疑的痛苦。这个地方很冷。她可以看到她的呼吸形成的水蒸气,但是只能看到一点点。这里的黑暗如同这里的寒冷一样深邃。或许更严重,并且即使是在地底下的黑暗都无法与之相比。暮光提高她的光源的亮度到最大,但是她还是几乎只能看十几码远。

“你们,呣,我们应该回去吗?和百臂巨人在一起?”

“什么?不!他太疯狂了!”这些话语很安静,但是很强烈。仍然,它们没能传播多远,看上去这个地方吞噬声音就和吞噬光线一样。

“好吧,但是他看上去,我不知道,对于你来说很孤单?或许他只是想说说话。”

“好吧,或许。但是仍然。如果我们留下来的话,他可能会攻击我们。我的叔叔蜗牛有一次见过像那样的东西。他说她真的很好,并且他有时会偷偷溜出去和她说话,即使每个人告诉他不要那么做。他不肯告诉我们她在哪里,但是我有次跟踪了他,因为开关让我这么做的。我听到他们在说话,起初听上去没问题。但是过了一会儿,事情......我不知道。事情变糟了。蜗牛说错了某些话。他说话的对象发狂了,开始尖叫。然后我就跑掉了,所以我没看见发生了什么。之后我看到的他就是他的腿,就那么躺在其中一个洞穴里。那条腿甚至都不靠近它先前在的地方。”他耸耸肩,就好像这是完全符合逻辑的结果。“说话只是某些生物在没法偷袭你的时候采用的方法。好吧,”他快速的微笑说。“除了你。”

暮光给了她一个浅浅的咧嘴笑,对这个地方感到极其恶心。

本移动到她的后背上,提醒着她可能在那个巢穴里毁掉的另一个友谊。

“本?”

本啾啾叫着。

“我很抱歉射击了你。我不应该,我 — ”她的话堵在喉咙里。她差点杀了他。她差点在那个坑里炸飞了她唯一朋友们中的一个,就因为,那么一会儿,她确定他准备背叛她。她怀疑了他,本,他只是试着帮助她,为......为了什么?即使要了她的命她都不会那么做,她甚至都不能记起为什么她会想那样的事!“我应该更小心点!对不起。我 — ”

本跳上她的脖子,然后扑通一声把他自己坐在她的头上。他用一条腿轻拍了她的嘴。

暮光走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她笑了起来。没什么有趣的,并且也没什么好笑的,但是仍然。她本来非常激动,准备做一个宏大的,泪水横流的关于她是个多么糟糕的小马的坦白,但是嘴上一个简单的轻拍,本就把这个戏剧性场面直接从她脑海里移除了。所以她笑了。

本,作为他来说,也有自己的坦白。他看上去是要说,这真的是他的错。他不应该像那样吓她。带着一点难为情的啾啾叫,本承认他跳出来吓人的时候并不是总能做出最好的判断。

“好的,没事的。”暮光对着那只蜘蛛笑了起来,晃了晃自己,然后继续回到行走当中。“但是,本?”

他又啾啾叫了声。

“你为什么要像那样跑掉?你知道百臂巨人在里面吗?”

本跳到暮光的后背上她看不见的地方。他发出了一声听上去像确定的声音。

“你知道他吗?”

本做了个不确定的动作。

“所以,他安全吗?我该多待一会吗?我们该回去吗?”

本左右歪了歪自己,然后向前摆了摆两只手臂。暮光把那个理解为‘或许,’‘不’和‘肯定不行,我们应该继续走。’

“好吧,好的,但是请不要在跑掉了,好吗?”

本给了个严肃的,蜘蛛版本的点头。暮光点头回敬了下。

那就这样吧。继续前进。

“所以......”暮光没特别问谁。“有谁知道这个地方的任何事吗?黑荆棘,我想是这个地方的名字?”

诱饵摇了摇头,本把他的腿前后敲击,暮光相当肯定这是他的版本的耸肩。

一段时间里她们什么都没说。这里的气氛变得压抑,黑暗就像有了形体一样包围着她们。这里看不到任何东西,没有特别的气味,一点声音都没有。道路被一条狭窄的覆盖着一点更松软泥土的小道所标记,但是这里也就是这样了。

暮光看到第一从荆棘后停下了。一丛荆棘,当然。所以这并不仅仅是一个精明的名字。荆棘的有刺凸起躲避着道路,就像她在塔尔塔罗斯看到的其他植物一样。这怎么发生的?谁让这些东西保持在它们自己的位置的。此外,没有光线,植物甚至是怎么生长在这下面的?这里甚至真的‘下面’吗?暮光直接把她的光线照向上面,但是没看到顶子。没有天空,没有星星,没有巨大,燃烧的圆环。但是这个地方感觉不像个山洞,所以所有东西到哪里去了。

尽管问题像洪水般袭来,暮光所做的就只是发出了声“呣。”这里的幽暗附有感染力。她转回到道路上继续行走。诱饵紧紧地靠近,她欢迎这种接触并不仅仅是因为温暖。

道路突然弯曲了,它只能被看成这种‘弯曲’形式的原因是能见度在这里极低。在一边,弯曲的源头出现了,是一个漆黑的湖,完全静止的水面。暮光再次停下了。她保持着距离,尽她自己最大的努力来照亮她的光线。湖水完全吞没了光线,什么也没显现出来,并且都没什么反射。暮光感到恐惧地走开了。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并且那只是让情况变得更糟。她把诱饵拉近,然后带领着他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离开。不幸的是,这条路沿着这条湖的曲线边缘,并且在这里除了和这个湖在一起外没有其他地方可走。

一声潮湿的,液体的噪音在暮光身后响起,就像一块石头扔进水里一样。或者,或许,从水里被扔出来。她停下蹄子然后猛的把她的光线照进湖中。

完全静止。它几乎和一大块黑色的石头一样。

暮光喷着鼻息,转身离开,保持着她前进的动力。诱饵偷偷靠的更近了,然后她展开一只翅膀到他身上。她压到了更多多刺的植物。它们现在更大了,根部又粗又壮。她忽视它们。道路漫游着,有时更靠近湖泊,有时远离。一阵隆隆声在她前方传来,就像有什么东西在穿过这片厚厚的植物群。暮光也试着忽视这个声音。

她的光线穿过了某个躺在道路上的东西,暮光滑停下来。她用翅膀把诱饵推到后面,专注于这个入侵的物体。

这是个头骨。一个小马头骨。它在向她咧嘴笑,她接近的时候它转过来然后歪向一边来看着她的眼睛。不管外面有什么东西,肯定是它把这个头骨放在这里的。它,或者它们,或者不管是什么的东西,希望她看到这个头骨。

暮光双眼紧闭了很长时间。她紧咬牙关。一阵满满的,可怕的,恐怖的熟悉感在她的肚子里膨胀。她在地上跺了一脚。

“我知道你在干什么!”

没有应答。甚至没有一声回音

“额,暮 —”

“你在吓我!我以为我没看过这个!?”她踏上前去,走向那个头骨,把诱饵推到后面。她用魔法举起本然后把他丢给诱饵。“你会一直做这些古怪的闹剧然后发出阴森可怕的声音直到你认为我要发疯了,然后你就会攻击我!即使我没对你做任何事,即使我想要的只是离开这里!我受够这些了!你以为我怕你!?”

暮光快速向前然后两只前蹄重重地踩在那个头骨上。它伴随着令她愉悦的咔嚓声变成了碎片。

“来啊!来抓我!”

没有东西到来,一点回应也没。

暮光不敢回头看诱饵和本。她甚至不想知道他们现在是怎么看她的。

“好吧!?”

安静维持着。

她喷了喷鼻息。

“好吧,不管了。我们走,诱饵。”

安静继续维持着。

“诱饵?”

暮光转过身。他不在这里。这里什么东西都没。

“诱饵!?”

她跑向他原先站的地方,爆发出更亮的光线,然后更亮,胡乱的照向一边到另一边。但是她看不到他!他不见了!

不!不不不!她把他吓跑了吗?他跑掉了吗?这不可能!本不会跑的,并且—

“诱饵,说些什么!”

她听到一个声音,在那里,在黑暗中。一身细小的喃喃低语。她的耳朵扯动着,寻找声音的方向。

声音越来越大,在她周围慢慢膨胀起来。

这是笑声。回响着,嘲笑着,从周围到处传来但却没有一个特定方向。

暮光内心的愤怒积累到爆炸的顶点。

把他们还回来!!”她的两只前蹄重重地踩在地面上,爆发出一个闪光的薰衣草色光环围绕着她。她甚至不是故意那么做的,但是这样很好。

她听到围绕着她的那个声音中显示一丝惊讶,或者说是那片声音。惊讶,她注意到了,没有带着任何一点小小满足感,只是带着一点小小的害怕。

“怎么了!?没法对付一点小小的闪光!?”她怒吼道。她不知道她的眼睛正在发出明亮的光芒。“好吧,或许你不应该找名字里带着‘闪闪’的小马的麻烦!”

她用上她的所能,锻造出每点能量和意志和所有的东西来注入一个想法:光明。她爆发了一个她看过的最大的火球。它在空中爆炸,或者无论是什么的上面,亮到她得盖住她的眼睛。直到光亮消褪了点她才真正看到围绕着她的是什么。它们是丑陋,畸形的东西!它们有几十个,几百个!更多的从湖水里涌出来,这个‘湖水’升起然后在她面前变成血肉。如此之多!她在它们的眼里看到的不是害怕。而是纯净,毫无杂质。这是她不能指望一个过载的光线魔法就能打败的东西。

憎恨。

她们涌向暮光就像一阵冲击波,咆哮着,嚎叫着,淹没着。她抗争着它们。她用上超过她所知道的所有东西进行战斗,用蹄子踢,用角戳,爆发她知道的所有魔法。她甚至咬了它们中的一些,但是它们作为潮水是不可阻挡的,在最后,她只能看着她的蹄子犁在地里,一点一点地被拖进那些黑色的湖水中。

~~

好吧,那就是了,我猜。我完蛋了。死了。真是悲剧,在看过所有这些惊奇的,吓人的东西后,然后死了。学习了这么多知识但是没办法告诉其他小马。我本来想当我走出这里后写一本关于这里所有东西的书。现在我猜我再也没机会了。我再也不能写任何东西了。我再也没法把自己扔进让我经历了如此多的考验的巨大的知识的海洋中了。

悲剧。真正的悲......等下,我在漂浮着吗?

暮光跌跌撞撞地醒来。她把两只蹄子升到她能看到它们的地方,并且很疼。她被打地遍体鳞伤,浑身疼痛,但是塞拉斯提亚在上,她还活着!她甚至带着简单的,愚蠢的喜悦大笑起来。

暮光探出她的头,希望找到些东西来支撑。她的整个身体随着这个动作在移动。她得挥舞她的蹄子,稍微拍打她的翅膀才能保持平衡。

那么好的,是的。她在漂浮。她在水里吗?她溺水了吗!?

她试着呼吸,然后发现她不能。但是看上去她也不需要。所以这个是好事?或者其他什么的东西?

她向上看去,然后发现她能再次看到了。很好。之前无法穿透的黑暗有点消散了。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但是仅仅是上面,就像她在看着某种在她上面的巨大窗户。她向上面更远的地方看去,然后看到了天空中那个可怕的燃烧圆环。它看上去看不到她,这次没有。所以......这里真的没有顶子。但是,为什么这里如此黑暗?

她看看周围,但是只看到左右都是无尽的黑暗。或者,等下。还有其他小马飘在这里吗?

她的思绪被她上方的蹄击声打断了。她向上看到自己正在向下凝视着她。除了......不是她。她的脸毁坏了,破碎了。这是暮光闪闪在某种变形的,恐怖的游乐场镜子里面的形象。

她盯着看。另一个她盯了回去。然后她笑了。另一个,也是。她向下伸出一个蹄子,伸向水面。

暮光不知道该做什么。她有点担心起来,担心她完全疯了,并且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或许她真的已经死了。但是她仍然可以感到疼痛,所以那肯定意味着没问题?她向她扭曲的另一个她的蹄子够了过去。她的腿在水的表面弹了回来。

另一个暮光的笑容变的有点,困惑。暮光又试了一次,然后又一次她的蹄子碰到了某种屏障,没法穿过。非 — 暮光的表情从困惑转变成了担心。她向暮光挥了挥蹄,催促着她,‘迈出来,’看上去她是这么说的。

暮光又尝试了一次,但是她办不到,水面不知道什么原因无法打破。她用她的另一只蹄子挠向它,但是效果一样。

她的另一个自己看上去不高兴了。

“对不起!”暮光说。她的声音在水里打颤。“我不知道怎么做!坚持住!让我来试试 — ”

她点亮了她的角,想着或许她可以就这么传送出去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她让魔法流经她自己的身体然后......什么也没发生。她甚至感觉不到它。就好像试着活动一条腿然后发现它突然不在那里了。

“我,额,不!我能做到!”

另一个暮光看着她,脸上的恐惧逐渐增加。

然后她又笑了,一个邪恶的咧嘴笑充满着巨大的,尖锐的,畸形的牙齿。然后她大笑起来。

“我不敢相信你真的上当了!”

暮光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女孩们!过来看看,她真的想我会帮她!哈哈哈!你们能相信吗!?”那个另一个自我差点笑的跌倒,然后极多的其他和她一样的东西加入她笑了起来。

好吧,一点不像她,真的,每个都是不同的。它们中的每个都是属于它们自己的怪物,每一个都是或许曾经是一个正常生物的可怕版本的诠释。这里有一团格里芬,那边的那只或许曾经是某种牦牛。但是,他们散发的恐惧中,肯定有某些东西是共同的。

 “怎么了!你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吗?”

暮光猛的向上看去,她的眼睛锁定在了一只模仿她的怪物身上。她的内心在沸腾。

 “你是什么?”暮光低声话语中的愤怒甚至吓了她一跳。

“额,你想知道一点点我吗?”那个冒牌货沾沾自喜道。“我就是你,当然。”

“你不是我。所有小马都可以看出来。”

“我就是!”那只克隆反驳回去。有那么一小会,她的眼睛闪烁着愤怒。“我或许现在还不完美,但是我变的比你更完美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想想:你。暮光闪闪!最好的独角兽!除了你保留的那些怀疑还有那些担心还有其他愚蠢的小小弱点。我是说,我变成你的时间还不长,但是我在我自己身上看到了很多潜力。这里的魔法如此之多!”她自鸣得意道,拍打着翅膀并且,如果暮光没弄错的话,正在检查自己。“我会对于砸碎那些宝贝感到非常高兴,额,就是你说的那些......友谊!是的,砸碎你的那些友谊。还有我都忍不住去想我和你的那位朝思暮想的公主要干的事了!她叫什么名字?等下。塞拉斯提亚!呵呵。所有你想得到但却不敢的。全是。我的。你到时候不在旁边看着真是可惜。”她向下邪恶的笑道。

暮光的眼睛眯了起来。她挣扎着通过不断增加的恐怖情形来思考。她是某种幻形灵吗?她真的用某种方式取走了她的魔法吗?

“让我出来。现在。”

“或者怎么样?”她的克隆嘎嘎笑起来。“你要给我们再来一次那个大大的灯光秀吗?”她向其他可憎的怪物示意了她偷来的翅膀,它们窃笑起来。“耶,它们真是和你很相称。”

 “至少让其他人走。他们很弱。他们对你来说没用,是吗?”

“哈!看到没?这就是我要说的!试着为那些失败者放弃自己的生命?那真是太蠢了。另外,您能想象当我背叛那个地精马的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吗,那个,额,鱼饵或者其他什么的东西?诱饵!当我背叛诱饵的时候,看看你自己?太有趣了!”

 “他们绝不会上当的。你一点不像我。你甚至几乎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那个克隆的笑声颤抖了。

“闭嘴!他的名字是诱饵!我知道!”

等下,等下!她的克隆真的有她的记忆吗,或者看上去是些记忆碎片?她谨慎地说出下一句话。她得让这个对话保持下去,她得想办法。

 “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魔法不能用了?”

那个克隆再次咧嘴笑了,快速地重拾了她刚刚失去的优越感。

“我以为你应该很聪明!但是好吧,既然你明显有点迟钝,我就给你说清楚了。”

是的,请吧,天才。

“你是我的。你每件东西现在都是我的!你的脸,你的力量,你的记忆,全都是!并且我可能会漏掉的东西,我最终也会取得。那就是怎么发生的。你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我就能获取的更多。关于那一点,快速地看看你下面。”

那个暮光的变异克隆用一只蹄子指了指下面。

暮光按照她说的做了,但是动作很慢。她的思维猛烈的旋转,寻找更多的方法。这个克隆就像幻形灵一样扭曲和邪恶,但是有些东西不一样。那些其他的变形者在伪装方面几乎完美无瑕。这个......她甚至知道自己看上去不对劲吗?并且她明显不稳定。暮光可以用某种方法利用这点。但是她最终还是得向下看去。她看到的东西差点让她完全昏死过去。

骨头。

一堆巨大的,看不到尽头的骨头。堆的像山一样,从看不见的深渊里升起来。暮光猝然地畏缩避开它,回头看着她的克隆的脸上扭曲的咧嘴笑。她破裂了,扭曲了。就像一个游乐公园里的......镜像池塘!除了这个会吞掉本体。并且它在......破碎?

“你明白了吗?”她假冒的复制品问道。她的眼睛发出和暮光的魔法颜色一样的光芒,但是它们被深绿色所污染。

黑暗魔法。

那多多少少的说明了一些东西。在森布拉事件后,暮光学习了一点点黑暗魔法。很强力的东西,但是有一个巨大的问题。普通的魔法只是一个工具,可以以另一种形式产生结果。黑暗魔法趋向于自我毁灭。它改变任何碰到的东西。

“你是,我是说,相当强大,所以谢谢了,笨蛋。但是嘿,别担心,你的朋友们或者其他什么的东西不久就会加入你了,所以至少你不会死的孤 — ”

在她面前的不是她的反射,而是她的反转。她之前看过。水晶城堡里的镜子把暮光所爱的东西变成了抛弃她的东西。无序对她的朋友们做过类似的事情,带走她们最好的一面然后把她们从内翻到外,只留下她们马格中最坏的一面并且对其进行放大。所以这就是她看上去最坏的样子......

“嘿!你在听我说话吗!?”

残忍,没有耐心。傲慢。当然非常聪明,但是完全不自信。易怒。暮光没用‘疯狂’这个词语,即使这个词很适合它。这是她讨厌的所有东西的集合,现在就在她的面前。看着她是一种痛苦。但是仍然......是的。她可以利用这点。

“额,我听着呢。并且我认为我听够了。”

那个非 — 暮光暂停下来,前后看看周围的其他变种。

“什么?”

“我现在知道你是什么了。”

那个克隆喷了喷鼻息。“额,这会很有趣。”

“你不是我,你绝不会变成我。你什么也不是。”

那个克隆的脸板了起来。

“我,你知道吗,是个完美主义者。如果我想模仿我自己,结果模仿成像你这样的,我会尴尬,羞愧到无地自容。你甚至连最基本的都没做好。你甚至都没能通过‘成为我’最基本的测试。你知道那只蜘蛛的名字吗?那只你对于背叛他感到格外兴奋的?”

“我知道它的名字!是,是,额 — ”

“它?真的?你甚至不知道他的性别?”

“闭嘴!我知道!”

另一只怪物走向非 — 暮光,一只怪异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或许在试着让她平静下来。她猛的转身然后用魔法球把那个东西击倒在地。

“退后!!是‘他’!那只蜘蛛是雄性!”

好的,非常易怒。

“额,非......常好。你用一半的几率猜出来了。干得好。”

那个克隆咬紧牙关,瞪着暮光的眼睛里仿佛充满着燃烧的匕首。

这么容易感觉有点忧心,让她自我毁灭。但是,余晖烁烁和星光熠熠在表现的像十足的混蛋方面是很好的老师。暮光给了那个克隆她能做到的最慢的拍蹄。

“停下!”

“不然怎样?”暮光问,高兴于她和堕落的她之间还有些东西可以拖延的。准确的来说她不确定,她更加努力地开始尝试起来,让另一个她做些蠢事,她想。“看到没?你一点都不是我。因为你是我绝不会成为的东西。你......”暮光戏剧性的暂停了一下,然后戏剧般地对她要说的话隐藏起她的惊恐。“是个失败者。”

在那番表演后看着她的克隆的脸就像看着一个非常,非常活跃的火山开始发出第一声隆隆声。

“我会把你打成智障,你这个鼻涕虫!”

一个神秘立场的护罩猛地扇在暮光的周围。快速变化的场景让她愣了一会儿,伴随而来的是来自于一边的撞击。她弹跳着,视野游离着,翻滚着,最终停了下来。她的下一个记忆是一声呻吟声,然后试着摇晃着用蹄子保持平衡。某些东西在冲她尖叫着什么,但声音被她的肺部急速从鼻子和嘴巴里呛水的声音盖住了,她无法听见尖叫的内容。接下来,挣扎着如何呼吸占据了她的全部注意力。

 “收回你的话!!”

她向上看着自己眼泪横流的扭曲的脸。呵,笨蛋。她会把她拉出池塘。暮光所需要做的就是 —

“说!”

另一阵急速的撞击冲向暮光的胸膛。暮光跌跌撞撞地摇晃,勉强能站着。

“说我不是个失败者!!”

她没看到攻击的到来,但是她的下巴却感觉到了,随后她再次摔倒。

起来!起来!我不是个失败者!我比你强!我会证明的!”

暮光从地面上睁开眼睛看到上百个更多的变异体,就像她自己。她试着挤出一声微弱的咯咯笑。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赢这场战斗。只要把她们全打败。当然,容易。哈......

她很惊讶她自己不害怕。她知道应该害怕。但是或许她的害怕已经用完了。某些方面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她打了自己,有点吧,一匹小马能做到这样还不知足吗?她希望诱饵和本没事。再也不能帮助他们让她感到很难过,但是她已经努力了,喵的。她已经用完了她的所有。

附近周围传来一声*轰*的爆炸的回响。一阵闪光随之而来,喧嚷声,嚎叫声听上去像是在发起挑战。暮光听不到声音的内容。她的克隆转向那个声音,但是只有一小会,那个可怕的头颅猛的转向暮光。

 “哈!我要杀了你,但是现在我知道更好的!我要去多交些‘朋友们’,并且我杀她们的时候,你得坐在这里看着!”她漫步走向暮光,俯下身来压向她。

从她地面上的视角,暮光除了听到短促的啼声还可以感到更多,来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她差点以为这不是单单一匹小马发出来的声音。

 “怎么了?这就是你的本事吗?没话说了吧,现在我赢了?”非 — 暮光问道。“现在谁才是失败者?”

暮光一句话没说。声音越来越大。其他的怪物们开始行动起来了,转向声音,它们中间叽叽喳喳。很多已经跑过去了。

“可悲。或许我会就这么杀了你,我是说,我最终会杀的。但是—”

另一声*轰*的爆炸声响起了,一道干净利落的,明亮的光线爆发穿过朦胧的黑暗。又一声简单,神圣的*真理*声穿过空气。暮光勉强辨别出来。但是辨认出后,她极度怀疑自己的耳朵。

“好吧,这是 — ”

“你知道什么让我强大吗?”暮光问道。她慢慢地,痛苦地从泥浆里站起来。

“什么?没有!你是个笑话!”

半打幽灵的残肢断臂飞跃了她们,落回到这个湖中病态的虚空中。克隆的眼睛圆睁,但是暮光没有给她时间来思考发生了什么。

“你以为是魔法的原因?你有我的全部记忆,不是吗?想想看。在去小马谷之前我真的有任何一点特殊的地方吗?现在的我的魔法不比当时好到哪里去。”

这个镜像的脸扭曲着试图想起来,挣扎着解开这个谜题。

是的。很好。一直看着我,暮光想。对于正在来的东西想都不要想,你这个怪物。

 “也不是翅膀,虽然它们很漂亮。或者整个‘变成公主的事情。’你真的不知道吗?这太明显了!”

一系列射线穿过阴影中污浊的空气。一道闪耀的射线就像薄雾般切开了它。更多,更多的幽灵冲过暮光的视线回到那谭黑水中。多的数不清。

 “是你声称要毁灭的一切!”

那个克隆喷着鼻息,眼睛燃烧着有毒的能量。滴落到她破裂的鼻子上。“你的小小朋友们不在这里,他们不会救你 — ”

她被一束白金火焰瓦解了。在那之后有个永恒的瞬间,一段她的克隆最后不信的表情的画面烙印在了暮光的眼中。那个幽灵无声地愤怒地嚎叫着,不可避免地被拖进她到来的黑色湖水中。

还有更多爆炸。更多爆射。数不清的嘴唇里传来一声巨大,无尽的尖叫声。各式各样,各种大小的怪物飞奔越过暮光,低吼着,断裂着,奔跑着。逃离,逃离她身后那个伟大的,壮丽的烈焰。暮光蹒跚地走着,直接看向那道盲眼的光明......然后狂奔过去。她一直跑直到她热到不能呼吸,她一直跑直到她燃烧殆尽,然后她还是一直跑,直到她最终遇见了太阳的核心,当她到达的时候,她发现了,她一点都不灼热。这里有的只是温暖,舒适,柔软的皮毛和强壮的肌肉还有那个告诉她终于,终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抚慰的声音。

塞拉斯提亚。

塞拉斯提亚!

 

thumb_up10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噩梦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