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celestialbeam
celestialbeamLv.2
陆马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地狱九天(Nine days down, 原文完结)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11887/nine-days-down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十三章:守护者

chrome_reader_mode 14,398 event 2 月 14 日 thumb_up 45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297 forum 0

第十三章:守护者

 

暮光的眼睛开始感到火烧般疼痛,但是她不敢闭上它们。这个地方太危险了。每个东西都可能变化,一切都可能变糟,并且她可能在眨眼之间就错过了。她不知道她还能撑过多少次。事情就只是一直在变糟,并且上次的恐怖的侵犯把她吓到了骨子里。塔尔塔罗斯可以用控制克里特斯的方法来控制其他人吗?它会控制诱饵?本?她颤抖起来。

它可能控制她吗?

不。不!我不会这么做的!那只是......只是他想要的结果!他们是我的朋友们,并且我不会让它使我质疑他们!

但是她不能推开这些想法。它究竟要什么!?现在它只是在摆弄她吗?逐步进入她的大脑?为什么它会做像那样的事?它想要从她那里得到什么?

暮光感觉到她的翅膀下面有东西在动。她移动她的眼睛看向它,只是一小会。诱饵。当然。他在看着她。害怕。为她感到害怕?害怕她?为什么她看不出来?他在颤抖。不,等下,是她在颤抖。

强迫自己行动起来,暮光终于放弃了她的观察。她转向诱饵,几乎倒在他上面,她用胳膊,翅膀和所有东西裹住他给他来了次拥抱。另外,她也把本放在拥抱里了。

“谢谢你们!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离开那里的,但是谢谢你们!”

一阵很长,很长的时间看上去过去了(这里没法看出来,真的),诱饵愣在她的拥抱里直到暮光愿意放他离开。

“那太勇敢了,诱饵!你和本没事吧?你攻击他的时候他没伤到你吗?”

有一阵子过去了,没有回答,诱饵就只是盯着她。然后,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他依附到暮光身上就像他不会,绝不会让她走掉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她眼睛眨了几下,她自己的眼泪在变成意料之外的洪水前逐渐消退了。好吧,这不是她期待的答案。但是那没关系,不是吗?当然,过会她可以给自己办个同情派对。现在,她轻抚着诱饵骨瘦嶙峋的小脖子,然后试着记起所有那些她的父母或者塞拉斯提亚在她害怕或者不高兴的时候用的宽慰的,毫无意义的惯用词语,然后就等着它们出来。

“嘿,”她问,在他看上去痛哭流涕的时候。“你没事吧?你想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我 — 只是......”他把自己的脸再次埋到了暮光的胸膛里,话语变成了口齿不清的低语。“只是我想他可能会伤害你,然后我不能对之前那样拥抱我的小马什么事也不做。”

暮光只是一度坐在那里,目瞪口呆。在她最近看到和经历的所有事中,在经历所有的恐惧和战斗还有困惑后,那份小小的坦诚真的显示出了这个地方错的有多么离谱。她想哭出来。她应该哭出来。眼里已经在那里了,但是它们就是不肯出来。所以取而代之的是,她借用了一点她其中一个朋友教给她的奇怪的力量,那个古怪的力量在某匹小马需要的时候总是可以讲出笑话来。即使那个笑话并不是很好。

“好吧,当我们到达小马利亚的时候,”她说,用一只蹄子拍了拍诱饵的后背,“你会得到足够多的拥抱。你会得到你能吃的所有拥抱。”

诱饵向上看着她。虽然他笑容带着抽泣。但是那足够了。

“你不能吃拥抱,”他说。暮光再次抚摸他脖子的同时他抽了抽鼻子,抹了抹眼睛。“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对不起。“他推开一点,然后看上去考虑了下然后又靠回来,羞怯地撇了她一眼。

“没关系。并且不要太确定了。我打赌我的朋友碧琪会找到吃拥抱的办法。“暮光从胸中痛苦的愤怒中挤出一点微笑。她不能改变诱饵的过去,但是她喵的肯定能给他一个更好的未来!“她做很多疯狂的事情。一旦我们出去后,我就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们。”

这阵拥抱在本的高雅啾啾叫中结束了。

“是的,你是对的,本。我们该走了,不是吗?你会没事的,诱饵?”

他把自己振作起来一点点,向她点了点头。

“好的,我们走。现在离大门不远了,是吗?”她看不出来诱饵的耸肩是不是代表同意,但是为了她自己的理智,她把这个当成是的。很快就会结束了。肯定是的。“但是,说真的,”她问道,大部分是为了让自己分分心。“刚才那里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逃出来的?”

“额,呣,好吧,是本的注意,大部分......

他给了她一个快速版本的过程描述。绝望,害怕和爬在黑暗中的这部分描述的少点,偷袭那只公牛然后逃跑这部分描述的多点。

“哇。”

艰难地试着尽力绷直脸,暮光继续问道,“你真的咬了他的......

“呣,是 — 是的。我想我把两只牙齿弄丢在那里了。我是说,我先前听说过它们被称作‘岩石’,但是......

暮光快要笑翻了,但是管它呢。在这时候,暮光可没顾上她的行为举止。

“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做那样的事,”她咧嘴笑着说。“谢谢你,诱饵。对于你来说真的是惊马的勇敢。还有你也是,本。”她用一只翅膀拧了拧诱饵。“关于牙齿的事情很抱歉。”

诱饵嘟哝着一些关于它们长出来的事情,但是看上去说完后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份安静很舒适,所以暮光不催他。相反,她花了点时间来看看了新的地形。

这比她第一次醒来的森林还要黑暗。并且比那片水仙花之地更黑暗的多。塔尔塔罗斯不寻常的无源环境光在这里更加暗淡了,树林更加高耸更加浓密,并且更加杂草丛生。它们身上挂着厚厚的乱蓬蓬的苔藓和恐怖的筋脉,所有一切都是紫色和绿色还有很深很深的蓝色。事实上,这让她想起了永恒自由森林。她感到一阵思乡感。不管怎样她都得穿过这片不知道叫什么的令她不安的荒野。

 

 

好的一方面来说,树冠厚的完全挡住了天空,上面那个恐怖的燃烧的眼睛现在完全看不见了。

“所以,”暮光说,拒绝让阴冷的环境让她变得沮丧。“准备好走了吗?”

“额,呣。当然。”

 “好的,所以,那么,额......”暮光环视四周。她已经迷路地离道路很远了。她点亮她的角照亮周围。她选择了一个被植物堵住最少的方向然后出发。“这条路!”

诱饵蹦跳地跟上她,这次保持紧靠着她的身旁。她把一只翅膀放到他的身上,一小阵温暖传递到她的胸膛。她不知道她们现在在哪里,甚至不知道她们能否活着出去,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头一次,她真的感到她不再是孤单一马。

~~~

 

结果再次找到道路出奇地容易。过了一会儿一条缓缓流动的小溪就挡在她们面前,她们决定沿着它走。差不多半个小时后,这条小溪穿过了一条不错的,甚至,树少的可疑的道路,看到这个,她们又开始忙起来了,她们没有食物(诱饵对那个感到极度抱歉),并且不知道她们走的路是否正确,如果她们要喝水的话,她们就得从那条长满苔藓的小溪里舔着喝了,但是仍然。

丛林吞没了她们行走的声音,但是它们本身却丝毫不安静。奇怪的叫声从远方传来,不属于暮光曾经听到过的任何种类。嚎叫声回荡在森林里,近到暮光发誓她可以感觉到它们,但是即使停下10分钟等着怪物出来,还是什么也没出现。灌木丛里经常发出沙沙声,但是每次她照亮前面的道路,暮光就什么也看不到。

远方出现了其他的灯光。有时候它们看上去萤火虫,但是其他的更像提灯或者施法的光线,暮光抵制着喊叫出来或者跟随它们的欲望。关于它们是什么,暮光有个猜测:鬼火漫步者。小小的古怪生物,以误导旅行者为乐,欺骗他们跳进窒息的沼泽或者鳄鱼栖息的湿地。她从没真正见过一只,鉴于目前的情况,她也不想见到。所以她尽自己最大努力无视它们,并且希望它们也能忽视她们。

过了一会儿,气氛变得极其压抑,暮光放弃了追寻隐秘和细微的东西。毕竟,她是这个地方唯一持续的光明。如果有什么东西想要找她们,她可没办法阻止。所以,她停止了追寻。

“所以!我和你说过小马谷吗?

“呣,没有?”

“好吧,从哪说起呢?那是我在小马利亚住的地方。那地方不是很大,但是那里有很多很好的小马并且我们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冒险......

 

~~~

暮光试着保持着她近乎狂热的欢呼好一阵子。诱饵附和着,即使他没说什么话,但是在无话可说的时候,本偶尔会带着一声或者两声啾啾声正合时宜地加入进来。她们都在这个小小的故事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互相帮助对方假装她们在这个敌意多的不可能的野外没有命悬一线。暮光知道,是她自己构建了这个幻想,但是她还能做什么呢?她精力枯竭,身心疲惫。保持小心翼翼,保持警觉,保持现实太难了。只要她们一直保持着谈论来维持她们蛋壳般脆弱的乐观城堡,她们就不用去想那些事。所以她们继续聊下去。

道路转了个弯,伴随着暮光期待的来自于塔尔塔罗斯的出其不意,一个洞口在她们面前隐约出现了。她的话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停住了。这些树丛或许很另马不高兴,但是它们目前还没伤害她,并且她还没急着再回到地底下去。她的恐慌并没有随着里面一双发光的眼睛看着她而消散。

“呣,”她说。那些眼睛倾斜起来,就好像那只可能装着它们的头在思考。在她能多说一句前,它们就消失在了黑暗中。诱饵在她的翅膀下抽搐起来。

“你看到那个了吗?”她低语道。

“呣,是的。”

她们全都站在那里,往里面看的时候暮光感到本的几条腿在她背上爬来爬去。

一对火炬,或者像火炬的东西,突然在山洞里活跃起来,放射出温暖,意想不到的正常外观的火光。随着暮光她们看着,另一对点燃了,然后接着一对,然后再一对,隧道里的火光接连点燃。

诱饵首先说话了。

“我们应该找另一条路,是吗?”

暮光的蹄子一个接一个地挪动。她看看洞口的周围。这条路直接通向它,这是个唯一通往覆盖着灌木丛和苔藓的巨大山丘的开口。洞口周围的地方被石头还有树脉和树根给堵住了。甚至树冠看上去都被树枝和树叶封住了。周围没有路。如果这是个陷阱,显然是的,它放的真是地方。但是仍然,塞拉斯提亚说过要待在道路上。她说过在道路上是安全的。如果这是个陷阱,这也太明显了。那个晚餐的场景像这个,但是即使是在那时,那里也有食物作为诱惑。并且她得脱离道路来进去。而且通常会有一些诡计和背叛参与其中。但是这个洞口只是如此......

本跳下暮光的后背然后蹦蹦跳跳进那个山洞。

“本?等等!”喵的,他太快了!

他听到暮光的呼唤停了下来,但是只停了他的两条腿向她挥舞的时间。然后他继续跑向这个隧道。

暮光看着诱饵。他看向后面。

如果本最终要背叛她,就像自从她落入这个可怕地方后遇到的所有东西一样,那就是现在了。如果从头到尾是他一直把她带领到这个地方?她会陷入狭窄的空间,负担于保护朋友。她会是个很简单的猎物。她会 —

暮光跺了下蹄子,一阵自我讨厌的尖峰穿过她的全身。不!我怎么会那么想!那不是我!她深呼吸了口气。振作起来后她说。

“好吧,我们进去。但是,保持在我后面一点点,好吗?如果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出现,只管跑。”

“我......好的。”

暮光点点头,对她自己也对她的同伴。然后她大步走向前去。

这不像有其他的选择。

 

~~~

 

事实上这个山洞比她想的要宽敞。光线造成另一个错觉,或许吧。至少她有足够的空间来伸展她的疼痛的翅膀,但是即使是这样,当事情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这里没地方可跑,哈。并且已经看不到本的踪影了。她往后看看确保诱饵还在那里。他在它后面蹑手蹑脚地轻声地走着。他碰到了她的目光,感到很担心。仍然,那看上去合情合理,她试着发出鼓励的微笑。

这些火炬,或者壁灯,或者其他什么的东西,被一个个地平均地放置在光滑的石墙上。它们看上去几乎是有机的,就像它们是长出来的而不是放上去的。对于蹄工的金属来说过于平滑和流畅。无缝连接。它们的光线很漂亮,即使光线的源头是个谜。光线在不远处消失了。隧道在前方变宽,她只能看到这么多,但是无论是什么东西在这里,它都隐藏于黑暗中。暮光闪闪点亮了她自己的光线,但是没能照多远。

来了,她想,接近那个洞穴,准备好她的魔法。等着我来......

暮光的蹄子迈进了入口,往里面照进她的光线。

一阵哀嚎的尖叫直接穿向她。她猛地升起护盾罩住自己,展开她的翅膀然后咆哮出她施展过的最强大的魔法球。她的一只眼睛看见角落里的移动然后瞄准......

一个熟悉的,八条腿的生物。

暮光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向后倒去,那个魔法球在她收回魔法的时候四处乱飞。它炸飞了一大块地面,只离那只蜘蛛不到2英寸远。

“本!对不起!只是,你吓到我了!还有,我,我......”暮光结结巴巴地说,重新站起来。她跑向那只蜘蛛。

本自己弓起身体来,那只它正在挥舞的手臂停在了空中。出于对的暮光害怕,它后退了一点

一阵闪回在暮光的脑子里播放:塞拉斯提亚,浑身浸满鲜血并且燃烧着,走向她。试着帮她起来。她当时不明白......

“不!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

本没有跑,但是他也没上前,相反,他指向那个阴暗的洞穴。

“什么?我不......”但是她看向他指向的地方,浑身充满极度,极度愧疚感的同时爆发着她的光线。

然后她又吸了一口凉气,再一次地畏缩起来。

几十双眼睛,闪烁着就像一大群猫,从黑暗中看着她。一度,它们什么都没做,只是在看着。

接着其中一双转向侧面,轻轻地吹向哪些奇怪壁灯中的一个。它点燃了,显示出点燃它的那只眼睛周围的液体闪光。另一个头跟着做起来,然后更多的,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直到整个房间亮到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整个场景。即使是这样,暮光花了好长时间才了解她正在看的是什么。

它们只是头颅!有多少!?几十个!它们甚至不是真正的头颅,只是头骨!每个它们都来自于不同的动物。其中一个是鹿,另一个或许是狼,第三个明显曾经是匹小马!她甚至不能辩认出他们中的一半。它们都有发光的眼睛。它们中的所有都在盯着她。它们只是挂在这里,观察着,并且没有什么东西来支撑它们!不,等下。那个围绕着它们闪光的东西。它......连接着它们。每个条形物,或者脖子,或者不管是什么的东西,全都指向了......她的眼睛跟随着其中一条卷须的路径到了一团小湖般尺寸大小的粘稠的,半透明的粘液。

在她的脑袋里,挣扎着吐出来的欲望,暮光想塔尔塔罗斯的整个计划是不是就是在测试她的胃部承受力。

 “你好,”那些头骨说道。

暮光一片混乱,她的思维一片空白。

“啊,你对我感到很奇怪。我们忘记了,有时候,我会让其他生物感到不安。”一些头骨歪向一边,就像它们在思考,或者在它们中间低语。一些点了点头。

“这让我们想起我可能在一个不好的时机显示出了我们自己。请,花点时间,”粘滑的头骨们不洁地齐声道。“我们会很耐心地等待你的恢复,毕竟,我的访客很少。”

在这个怪物(怪物们?)说话的时候,暮光一直在数头骨的数量。她不是有意的。她就是不由自主的做了。直到数到第37个的时候,她才重新回过神来。

它准备杀了我然后拿走我的头骨?

3-8,39......

这就是塔尔塔罗斯一直驱使我做的事?或者本?它为什么不攻击?它甚至怎么会说话的?她带着恐怖的幻想盯着这团围绕在头骨周围的液化的‘肉体’,然后发现事实上它的上面有分层。平滑的伪肌肉线条被一层薄薄的‘皮肤’盖在下面。它同样也有脊椎,但是不足以支撑起那团物质。只有一点点骨头被悬停在反重力的‘果冻’里。

4-54-64-7......

礼貌点,笨蛋!不要再盯着看了,并且要一直保持礼貌!那是规则!但是她的眼睛没法离开。这个东西就像毁坏在坟场里的火车。

...... 50

等下。50个头?关于这个数字有点重要的东西。

暮光的表情随着她曾经问过塞拉斯提亚的一个问题突然得到解答而变得困惑。

“你是百臂巨人,”她带着惊讶不已的声音低语道。

一百只眼睛饶有兴趣地闪烁着光芒的同时一只头骨回答道。

“是的。”

暮光又花了点时间来消化眼前看到的一切。

“但是,”在她能阻止自己之前,她就已经脱口而出。“你有这些头,有那么点,但是100......

暮光看着,这摊粘肉挤出了一个囊。随着它接近其中一个头,它分裂成了手指,来自于某种辨认不出的动物手掌的尖锐的骨头跟随到了每个结合点形成一个巨大的爪子。胳膊肘沉入到了地面,手形成一个拳头,然后那个头骨降低下去放在上面。

“手。额。”

暮光的思维绝望地充满着各种各样的细枝末节的知识,试图让头脑里的齿轮在控制之下自由的旋转并且再次开始工作。百臂巨人是守护者,就像地狱三头犬。没有关于它们真正长相的描述,暮光总是在想一个有着如此多的头和手的生物如何行动。现在她知道了。耶......

不管怎样,它们据说是某些活着的最强大的存在之一。至少排名在前十,无法战胜。并且他们有三个。它们防止东西逃出塔尔塔罗斯。

这个,暮光决定了,会非常,非常坏。

‘啊啊啊啊啊啊,但是我们很高兴某些外面的东西知道我们。那么你能同样告诉我,亲爱的生物。你的名字吗?’

这个问题非常友善,但是一些头骨俯下身来,没有眼皮的眼睛充满奇怪的饥饿感在看着。

“我,额......”这是某种测试吗?如果我知道答案的话,他会让我走吗?有很多像那样的故事,一个勇敢的母主人公,通过好的举止,毅力和偶然的运气,试着得知到了怪物的名字,因此获得了战胜怪物的力量。但是我没有任何那些东西!我应该怎么知道答案!?

“抱歉!我是个糟糕的客人!我现在只是有点疲惫,所以我对于我的粗鲁感到抱歉,就这么像这样走进你的家里。”她试着畏缩,但是发现诱饵已经决定这个房间里最好的藏身点就是她身后。“额,我是暮光闪闪。”

是的!拖延时间!找到线索!

“我们原谅你的侵入,并且谢谢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小马。我看着你说话的时候,怀疑过你。那么,我们接受你的名字,你不知道我吗?真不幸。但是也不奇怪。自从我走在小马们的土地上已经过了非常长的时间了。仍然,我们希望......

他在看着我?他知道我从哪里来的!?他去过小马利亚!?!?啊啊啊,我应该怎么才能知道他的名字!?

“等下!不!额,你是......”好吧,她有三分之一的成功几率。“古埃斯?”

一阵平静向暮光问好。不。他会拿走我的头骨!

然后一阵巨大的湿漉漉的嘈杂声,恐怖的喋喋不休声充满着房间。暮光花了些时间才辨认出那是笑声。每个头颅都在上下摇动。等下,不,不是他们全部。三个还是没动。它们的凝视寒冷刺骨,带着一种暮光不知道的强烈情绪。那意味着什么吗?她颤抖了。

“哈!不,不,我不是古埃斯。当他听说我被当成他后他会和我们一样笑,仍然,你的知识值得称赞,小马。哈呵呵。那么,你知道其他名字吗?”

暮光找不到笑点,但是大部分头骨看上去都很高兴,现在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了。她把她的凝视拉离那三个安静的头颅。

 “好的,你的名字是科托斯。”

那团头颅笑的前仰后翻。一阵不理性的恼火穿过暮光。看上去在这里她继续不下去了!额!好吧。只剩下一个名字。

“好的,所以,你的名字叫布里亚柔斯”

 “啊!干得好,暮光闪闪。然后再告诉我,跟随你一起来的其他生物是谁?”

“额!当然,这是......”暮光得移动一点来显示出诱饵。“诱饵。他是位朋友。还有那是本”她示意向那只蜘蛛。“同样也是我非常好的朋友。”她或许有点夸张了一点,但是现在她只是真的想确保本知道。

“朋友,她说。有趣。但是首先你能安抚我在另一个方面好奇心吗?你怎么来到塔尔塔罗斯的?”

“额,好的,那是个很好的问题,事实上,我不是很确定,有某种魔法,然后 — ”

“一个魔法?”布里亚柔丝打断道。“是那个把你送到塔尔塔罗斯的?呣。值得担心。是的,非常值得担心,那个东西能(传送你到塔尔塔罗斯)。是你施展这个魔法的吗,暮光闪闪?”

再一次,这个问题很礼貌,但是声音里有边界。一百双眼睛警觉地看着暮光。额,几乎是100个。有些在看向其他地方,几乎像是他们感到无聊了。

 “我,不,我 — ”

每个头颅平缓地滑向她,把她围住,观察着。即使是先前看上去分心的那个。

“我会再次只是警告你对我撒谎,暮光闪闪,作为你展示给我们的礼貌的回报。”

“是一匹叫诡计的小马做的!”她喊道。“我甚至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

布里亚柔斯再次撇了她一会,然后他的大部分头颅逐渐远去了,只留下12只直接面对着她,其余的漂浮在它们的卷须上,很多上升的太高以至于暮光的眼睛跟不上他们。

“我们相信你,”留下来的头颅中几个说道。“你和塞拉斯提亚一起来,呣,那对你很有利。但是这个‘诡计’后来怎么样了?我们非常想见见这匹小马。确实非常想。”

他说‘很有利’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不认为她也来这里的。并且我不知道那个魔法怎么工作的,或者为什么她要用它,除了某种绑架塞拉斯提亚公主的疯狂诡计之外或者什么的东西。”

“啊。很不幸。我们本来有很多话要和她说。”

布里亚柔斯的声音带着隐约的威胁,暮光一点都不关心。她完全有理由希望灾难发生在把她送到这里来的那匹小马身上,但是即使是这样,就算暮光知道的话,她也不会和他说。至少不会在他那样对她那样说话的时候。

“下次吧,或许。如果你允许我提出另一个问题?”布里亚柔斯没有等暮光的回答。“你在塔尔塔罗斯做的很好,对于一匹不是有意被放在这里的小马来说。你确定你不属于这里吗?”

很好?他认为她做的很好!?暮光沉默了一阵子,努力抗争着平息肚子里的无能之怒。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布里亚柔斯?”

“为什么,当然。”

“你要阻止我离开吗?”

很多眼睛闪烁着淘气的光芒。“恐怕我要把你偷走并且把你永远留在这里,小马?拿走你的头骨,或许,增加到我的收藏里?”

 

 

一阵寒冷爬上暮光的脊椎。她说不出来这应该是个笑话还是个威胁。大部分声音都是友善的,但是其余的几乎沾满了敌意。

布里亚柔斯往空中挥了挥一只黏乎乎的手。

“你没必要害怕,暮光闪闪。我出生的时候头骨就已经够多了,并且,我已经有一匹小马了。”上面说到的头骨荡上前来。“不幸的是,不是独角兽。我一直很欣赏那些角......”另外两个头估量着它说的话的时候,其余的继续说。“但是我离题太远了。不,你可以离开,如果你的故事是真的话。我的任务是防止囚犯逃跑,不是阻挡过客或者游客。至于你的小小的,呵,尽管......

布里亚柔斯的众多眼睛专心地盯着诱饵。暮光扇开一只翅膀来罩住他来保护他。尽管这里无处可躲。

“好吧,”头骨齐声说,“我们想弄丢一个地精马不是什么大事。还有另一个本来就不应该在这里。不,我们不会试图阻止你的小组,暮光闪闪。我们相信你的话。我问的唯一原因是我们希望你可能愿意待下来。”

“为什么会有马想待在这里!?”

她马上就后悔说了那句话。它们肯定会被惹毛了。她冲它们喊了吗?现在其中一个头颅在用冰冷的眼神瞪着她。一个不同的头颅回答说。

“啊。”他的声音颤抖着,呼啸着穿过这片宁静。“这是个我们思索了太长时间的问题。”

这片安静持续着。

“抱歉,”暮光再次说。“我能问其他的问题吗?”是的!很好!改变话题!让事情就这么发展下去。

“请吧。”

你一直说‘我’然后‘我们’。你,呣......为什么?

“额!”几个头颅抬起头说。“是的,在我所有的头颅在某个问题上意见一致的时候,我会说‘我’,或者在陈述事实的时候。经常用到的‘我们’是在我们存在分歧的时候用到的。”

“额,好的。我想那说得通。你的所有头颅都可以思考吗?就像,有独立自主的意识?”

布里亚柔斯转过来看看自己。

“我想你可以这么说。你的身体部分不是一样吗?”

“我不太确定你的意思。”

“呣。是的,我们现在想起来了。你们这种单一头颅的生物经常着迷于一个想法,而那个想法我可以同时用很多方式思考。尽管如此,我似乎听说过,在很多情况下,你们的头颅的想法和你们的心的想法冲突,或者你们身体的其他部分。是那样吗?”

“好的,”暮光琢磨了下。“我想那只是比喻。我们的心实际上不能自己思考。”

“你确定吗?”布里亚柔斯的眼睛愉悦地闪烁起来。大部分的眼睛,不管怎么说。“你的尾巴在你困惑的时候会颤抖。你的翅膀和眼睛在害怕的时候会大张。这些全是有意的吗?这些全是你的头颅引导的吗?”

“我 — 额。”暮光感到她的尾巴颤抖了。“呣。”

“是这样啊。我们怀疑我们的思考方式和你们的没多大不同。但是可惜的是,一个头颅没法真正了解另一个的想法,是吗?”

另一阵寒冷穿过暮光的全身。布里亚柔斯用了很多的复数表达形式。特别是问及关于他的意图的时候。有专门的一个头负责统领吗?如果其中一个头突然想接手会发生什么?她应该问问吗?

“我想是的。呣,我能再问你一件事吗?”

布里亚柔斯邀请着挥动着一只手臂。

“只是,早些时候你说‘我们’原谅你的侵入。还有那个‘我们’不会阻止......

暮光向上看到更多的头颅加入到之前的10几个头颅中来。它们的眼神充满着从友善到恐怖到无法解读。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回答。

“确实是的。”

“好的!好吧,见到你很高兴,布里亚柔斯,但是我想现在我该走了。”暮光的视线四处飞奔,寻找出口。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这个地方有很多出口,这个山洞看上去是各个隧道的中枢。有足够的地方可以逃跑,但是不知道它们通向哪里。很好。太棒了。

一整轻微的抖动穿过百臂巨人的半透明血肉。好几个头颅的下巴紧闭起来,很多手掌紧握......然后当这阵颤抖结束的时候。大部分头颅慢慢离开了,只留下,暮光忍不住察觉到,是那些最友善的。那些最坏的,那些眼睛充满冰冷的愤怒或者奇怪的陌生感的被拉回了这个造物的粘稠的中心物质中。拉进去然后下沉然后远离肉体表面。当留下来的头颅说话的时候,它们的声音完全很礼貌,之前的恶意毫无踪影。

“当然,暮光闪闪。我们很高兴引导你。”

暮光张开她的嘴巴,但是哑口无言。

“有很多让你回家的路,”布里亚柔斯开始说道,“但是在这个特定时间里最直接的路看上去是......

暮光看到多个黏滑的条状物拉长移动,这个百臂巨人移动它最远的头颅穿过这些隧道,搜索着。

“通过黑荆棘,”他说,指向一个特别黑暗和不安的洞口。“或者悲惨之路。”第二个手示意向另一个甚至更难看的出口。“深红之路同样相对安静。”布里亚柔斯继续说,下巴托在一只手上。“如果你对我的面容感到不安,我建议你不要走最后一条路。”

 “额,呣,谢谢你。”暮光没有特别原因地开始走向深红之路,然后注意到里面不断滴落的红色潮湿物质后停下了。她转过身,跟随那个仍然指向山洞里另一个洞口的手指。黑荆棘,或许。她快步跑了几步后突然记起来。她转过身,然后带着一个快速的鞠躬,说“再次对于不请自来感到抱歉。还有,谢谢你,布里亚柔斯。”

 “没关系。”另一阵抖动穿过这个造物。“我们希望你安全......”他最后的话语是悲伤的低语。“逃离。”

暮光已经开始紧张不安地跑向隧道。她只是需要出去,只是需要远离这一切。她回了一次头,只是为了确定诱饵和本和她在一起,但是她忍住不看着剩下的场景。

布里亚柔斯看着她离开,几乎是他所有的头颅,但并不是全部100只眼睛,10几只手几乎伸出来。下巴颤抖着张开,几乎要说什么。

但是什么也没。

他让她走了。

 

 

 

thumb_up 45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噩梦夜故事

    魔法师T_T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Shipping♥CP合集之主配角CP

    DreamsSetFree

  • 🌞日月同辉🌙

    柚七

  • 关于暮暮的CP

    Lu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