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celestialbeam
celestialbeamLv.2
陆马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地狱九天(Nine days down, 原文完结)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11887/nine-days-down

第十一章:财产

chrome_reader_mode 12,782 event 2 月 14 日 thumb_up 37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282 forum 0

第十一章:财产

 

之后的气氛,礼貌点说,有点紧张。诱饵的眼睛大部分时间都锁在路上,但是他时不时抬起头看看暮光,急切,或许羞愧。希望说点什么。她看到了,她知道。她只是不知道说什么。她一直在想几分钟前发生的一切。她在那时真的很享受吗?诱饵在杀了那些生物的时候也一样吗?本也那么干了吗?他肯定咬了那个怪物,是吗?她背上的这只小小的友好的蜘蛛真的是个恶毒的杀手吗?她只是想不明白。一切都没道理。

那真是太荒谬了,因为他们只是干了他们必须做的事。甚至塞拉斯提亚,那匹暮光知道的最美丽和友好的小马,甚至她也杀生了。暮光相当确定她看到了她的笑容。或许这只是这里的做事方式。或许她只是太天真了。或许是时候停止抱怨并且得和诱饵谈谈了。

 “我很抱歉,诱饵。”

有一阵子,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步履沉重地缓慢地走在她后面,然后,终于......

“我做错了什么吗?”

暮光叹了口气。“不,至少,我不认为。只是,我从没见过任何......”

额,拜托,女孩!你该长大了!

“我之前从没见过任何小马杀过东西,在小马利亚,像这种事情不会真的发生,所以我有点吓坏了,就是这样。”

“哦。”

“我不是故意表现的像刚才那么怪的,所以,很抱歉,我知道你只是在试着帮忙,诱饵。”

“好的。”

“我是说,我甚至不知道当时我后面有那么多像七鳃鳗的东西,如果不是你,其中一只可能会偷袭我。所以,真的,我应该谢谢你。”

然后出现了一阵安静,时间有点长到暮光没法忍受。她停下来然后面向诱饵,挤出一个微笑,

“嘿!”

诱饵随着她停下来。他向上看看。乳白色的眼睛在颤抖。

“朋友?”她问,向前伸出一只蹄子。

诱饵眨了眨眼,然后试着挤出一个微笑。他害羞地伸出一个小手敲了下她的蹄子。“是的,”他说。然后带着点思索,就好像这个概念对于他来说仍然有点不真实,

“朋友。”

“好的,好吧。”暮光的假笑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微笑。“我们走。”

“太温馨了。两只迷路的小马正在度过美好的,感动的时刻。太可贵了。”

暮光愣住了,眼睛睁的圆圆的,心脏剧烈跳动好像它在努力赶上事情发展的速度。怎么会!?前后两件事情怎么能这么接近!?她们能有点时间休息吗!?上次袭击过去了还不到10分钟!她花了好长时间才转向那个丝丝作响的声源。

她立即希望她没那么做。要不是她已经在塔尔塔罗斯看过不少其他的东西了,那么她眼前这个东西绝对是她见过的最丑陋的东西。

“你肯定迷路了,不是吗,在空地上像这样到处闲逛?你肯定是......”那个马头上的鲜红的嘴唇裂开成一个邪恶的微笑,露出满嘴粗糙的尖牙。它的第二个头用恶心的味道说完了句子。“新来的。”

想象一匹马,拿出它的两只眼睛然后把它们融合成一个巨大的,线形虹膜的眼球。把它的牙齿磨尖到一个不自然的程度。然后把它身上的皮给扒了。那就是暮光看到的站在她眼前的东西。

静脉伴随着黑色的脓液在没有皮肤的肌肉下反射着光芒。少量的骨头和肌腱在连接处清晰可见。起初看上去就像有某个其他的生物骑着这匹没有皮的马。某种瘦长和猿一样的生物,几乎就像之前的半人马的身体。但是这个没有骑手。第二个身体是直接从第一个身体上长出来的。它的胳膊长的古怪,它们细长的手指擦拭着马那部分身体的肋骨下部。其中一只拿着一把又长又平的黑剑。它把剑拖在在地上,甚至都不在乎是否真的带了个武器。

暮光努力抗争着仅仅看一眼就想吐的欲望。并且在这个怪物的外表展示的所有恐怖中,还有一样东西是更糟糕的。

暮光辨认出了这个东西。

海人马。

“我 — 我,你 — 你好?”暮光结结巴巴地说。不由自主地畏缩后退。她大口咽了口口水,然后振作起来。“很抱歉!你吓到我了。我,额......”

“我的,我的,”它发出嘘声。这次那个马头在说。“如此礼貌。不准备呕吐,小马?不准备尖叫逃跑?”

 “我想我要喜欢上你了。”这次是第二个嘴说的。那张嘴是第二个头上的唯一特征。没有眼睛,没有耳朵,只是在本来鼻子该在的地方有个洞,和一张宽的过分的,长满细小的针一样牙齿的嘴。那个头耸拉在一边,好像它细小的脖子无法支撑它的重量。

“我,额,谢谢你?”她感到她的尾巴被轻轻拽了下,还有蜘蛛的小脚蹦跳到她的肩上。

“暮光!”诱饵发出嘶嘶声。“暮光,我们得跑了!”

 “这是什么?”海人马斜向一边撇向暮光的周围。“一只地精马?好吧,它不是小马,但是......”它摆了摆一只手的手指,就好像在很高兴的期待。“我想一只地精马也凑合。”它抬起一只蹄子踏向前来。

暮光展开她的翅膀,压下她的蹄子。

“够近了,谢谢你!”

海人马发出一声长长的,带着喘息的,极其威胁地轻笑。有毒的棕色蒸汽从它的马嘴里渗出来。

“现在还近吗?”

暮光向前快速扇动翅膀,把有毒的东西吹了回去。

海人马是高级别怪物,她读过的大约所有关于它的故事都说过。一个杀手。但是它不仅仅杀戮,它还折磨。这个东西是个行走的灾厄。它带着某些致命并且会传染的东西,并且它会抓住任何机会散播它的腐败,尤其是对小马们。故事没说为什么它恨小马,只是映射了某种古老的东西,某种古老的积怨。现在不重要了。

海人马踏着蹄子向前。“如果我不管怎样都要靠近,你准备怎么做,小马?毕竟实际上是你把我邀请过来的,用你施放的那个小小灯光秀。”

暮光肚子一沉,那个火光!如果她有时间,她肯定会往自己脸上来上一蹄子。用那个小小的特技表演,她告诉了在塔尔塔罗斯的所有怪物她的准确的位置!但是她没时间,所以她开火了。

魔法击中了海人马的嘴,在它愤怒嚎叫的时候,暮光已经用闪现魔法裹住自己和她的同伴闪现走了。

“我要把你 — ”

暮光闪现出原来的地方,然后闪现到一个很远的距离之外。

“撕了,你这个小蛆虫!”海人马把剑宽阔地挥舞在她和诱饵刚刚离开的地方。当它看见她不见的时候,它的剑撕裂着地面,疯子般胡乱地狂舞。“我会让你看着我把你朋友的皮一块块的剥下来。”

她应该跑。暮光大脑中的一部分理智知道这个,她不知道海人马的力量有多强大,并且她有诱饵和本要保护。海人马看上去没有任何魔法,所以她可能很容易就能摆脱它们。所以她应该跑,但是......

那个怪物的话让一种难以分辨的,毫无意义的愤怒充满了暮光。他怎么敢威胁一个小孩!?

 “暮光,我们 — ”诱饵又拽了下她的尾巴,把她拉到一边。

她又开火了。海人马猛地转身快到她几乎没看到,然后直接劈穿她的魔法球,让刀锋承受了压力。它们锁定了眼睛,看到这份燃烧的,摇曳的,永恒的疯狂,暮光开始意识到与这个怪物战斗不可能的胜算。

好的,改变计划,暮光折磨着她的大脑,寻找弱点,关于海人马被击败的故事。水!海人马有些憎恶水,不能穿过新鲜的水。她只需要找到河!但是怎么找到?

大地随着这只野兽尖叫着冲向暮光而震动。暮光的传送魔法准备到一半的时候,一阵强烈燃烧的,白色和金色的模糊影子猛击向海人马,把那个可怕的东西击飞,在尘土中就像一个抛球一样翻滚直到撞上一块大的足够能把它停下的岩石。

暮光的心翱翔地都可以看出来。终于!现在所有事情都会好的!她想都没想就跑向前去。

“耶!”一个极端雄性的声音喊道。

等下。什么?

“我一直在找你,海人马!该是我们来一次小小交谈的时候了。”

不,这不是......不!

海人马蹒跚地走着,四处乱打着它的剑。显然没有比在它一侧的戳伤痕迹更糟的了。

“滚开,克里特斯!这个是我的!这个是匹小马!那意味着这是我的!”更多糟糕的气雾从它嘴里喷出来。

克里特斯?是克里特斯!?

“是吗?好吧,看上去你得通过我这一关了。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怪胎!”克里特斯鼻息喷出火焰然后用一只爪子撕裂着地面,展开燃烧的翅膀。

暮光想要把脸埋在蹄子里哭。怎么会是克里特斯!?应该是塞拉斯提亚!

“我要吃了你的孩子,克里特斯!我会屠了你的妻子们然后把她们喂给你!”

随着克里特斯冲向海人马,他向前喷出一条火河。

这个两头野兽在挫败和痛苦中嚎叫,但是在最后,听见的声音只有他转身逃跑的蹄声。

克里特斯在离海人马先前站的稍远的地方慢慢停下来。他喷着鼻息转了转圈。

“呵,2B。”

暮光的脸颊随着他的用语变的有点红。她知道那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是为什么他那么叫海人马?

那只公牛又盯着他的敌人的逃跑看了会,然后转身环视。“额,嘿,孩子,”他说,就像是刚刚才注意到她。他随着隆隆地步子漫步向前。“还活着,欸?干的不错。”

“额,谢谢?”

“当然,”克里特斯说,边放松边打量着她。“你没事吧?”

一点都没。

 “额,塞莉在哪?她不是应该照看你的吗?啊,见鬼,她已经死了?”

暮光被激怒了,翅膀同时一致上升展开。“她没死!她只是......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塞拉斯提亚没死!那不可能!“我在找她,”暮光信心不足地说完了。

“啊哈,”克里特斯说,抬起一条困惑的眉毛。他看了看他。“躲在你后面是个地精马吗?”

 “什么?额,是的,那是诱饵。”上面提到的地精马从暮光身后简短地撇了一下然后又消失在她的身后了。

“哈,你知道他会杀了你,是吧?他们是食肉动物。”克里特斯用极其藐视地话说。“此外,食人族”他喷了喷鼻息,一点烟雾从他的鼻子里喷了额出来。“你对于那个东西就是块行走的肉。”

“那不对!”她喊道,先前的狂怒泄露出来一小部分。“如果他要杀我,他就已经杀了!”

呣。现在她想到了,关于那一点,肯定有更好的表达方式。

“耶,当然。听着,孩子”克里特斯说,耸了耸他巨大的肩膀。“对于像你这样的小马来说,这里是个很糟糕的地方?听上去你需要些帮助。”

暮光不怎么在乎这个生物的态度,但是......

“好吧,或许。你能帮我找到塞拉斯提亚公主吗?或者,至少回到小马利亚的路?”

 “耶,我能做到,”克里特斯自鸣得意地笑。“第二部分,不管怎么,因为我相当肯定塞拉斯提亚在这个地方无药可救了。告诉你吧。我会给你和我给她一样的交易?听上去不错吧?”

暮光花了点时间来防止自己冲他尖叫。塞拉斯提亚不是无药可救!

“还有,额,那是什么交易,准确来说?”

克里特斯的自鸣得意没了。“真的?你们这些小马到底怎么了?你们不总是一群故作正经的小马。”他又喷了喷鼻息,把一只爪子锤在地上。“一个家伙说他可以帮你然后给你提供一个好时间,然后突然你就很乐意抬起点你们的尾巴。”

暮光瞪向那只公牛,谁甚至会那么说!?

“我不是故作正经!或许我只是喜欢浪漫的或者其他相关的东西!老天!我甚至不知道你!另外,你就像,我体积的三倍!这个对于‘好事’这个词来说远远过了头了,你知道吗!”暮光在说第二句的时候嘴巴有点失去了控制。她最近看上去对很多事情失去了控制。哎呀。“并且,我自己一匹马做的很好!我不需要一只长角的狗牛每隔10分钟就来抱着我的腿!是的!!!”

克里特斯往回瞪了一会了。然后他大笑,接着大笑,再次大笑。“嘿,你是对的,孩子。听着,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老天在上,她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我,额,好吧。”她试着计算,但是她怎么会知道?这里没有白天和黑夜,并且她在地下待了天知道多长时间。她睡了,什么,两次?“一些天,我想?这个地方甚至有天这个说法吗?”

“呣,”克里特斯嘟哝道,有一段长时间的停顿,他只是这么看着她。“塔尔塔罗斯对时间做了很怪的事情。我记得看见你,就像,三个星期前。那只是猜测,尽管,因为就像你说的,这里没有真正的白天/黑夜的东西。但是我知道所有事都要完蛋了,因为塔尔塔罗斯又醒了,并且你可能是原因。所以......妈的”他闲逛了一会。“额,听着,我会带你到门那里,但是我可不会妈的走来走去找塞拉斯提亚。我甚至不会让你做任何可能会‘有趣’的事情,因为天知道你们小马们讨厌那个。”

暮光转了转她的眼睛。

“并且我甚至会照看你那里的小小男朋友。”

暮光大度地忽视了那句话。“好吧。”暮光说,小心翼翼地。“但是上次你回头看都没看就拒绝了我们。现在为什么愿意帮忙了?还有你的牛群怎么办?她们去哪了?”

“额?额,你当时有塞拉斯提亚。那个婊子就是个该死的死亡机器,她能自己处理好。你只是个被扔进一个狗屎地方的小女孩。如果我就这么走了,我就很难称自己为公牛了。至于我的牛群,她们在安全的地方,额,基本上。但是我的女孩们很强壮。她们能对付到来的任何事情。我只是来这里赶跑任何靠的太近的东西,就像那个操蛋的海人马。还有来看看是谁放了那些烟花。”克里特斯盯着暮光看了一会。“你他妈的认为怎么样,孩子?”

“我 — 我......在这个时候,这是个好主意!我们走吧,好吗?”
    “呵,当然。嗨,听着,小妞。”

暮光开始对这么叫她感到有点厌烦了。

“你欠我这回,”克里特斯继续说,不理会她皱着眉头或者或许根本不在乎。“我知道你们小马仍然讲信誉,所以如果你回来的话,回到这里。我。额......”

暮光转身看着那只公牛。他已经停下了步伐。

他眼睛死死地瞪向他们之间的空间。他的头猛的转向上面凝视着跳动的塔尔塔罗斯的非太阳物体。

暮光被监视的感觉又落回到了她身上的同时感到一丝恐惧穿过她的全身。但是这次不同了。不像她正在从远方被监视,而是......

塞拉斯提亚说塔尔塔罗斯没有化身的时候是对的,它从没制作过一个躯体。它不制造任何东西。那不是它的本性。但是它有自己的方法。并且当那些不管用的时候,看上去是和这个新来的生物和她的恶心的和谐光环的事有关,好吧,它对那个也有办法。

塔尔塔罗斯思考着新的玩物和暮光建立的小小派对。印象深刻。不可接受。它派下去一丁点自己......然后占据了一具身体。

等到那只公牛转身面对暮光的时候,他一点神志都没被留下。

“克 — 克里特斯?”暮光边说边往后退。

他没有任何识别的迹象。他没有任何东西的迹象。他摇晃了一阵然后跌跌撞撞,甩着他的头就好像他忘记了头该怎么用,事实上,这样起作用了。他费力地看看自己的周围。他抬起一只分叉的蹄子然后盯着看看,就好像之前从没见过这个东西。他转身看向暮光,吃惊地张大嘴巴。他的瞳孔巨大和漆黑的毫无理由,被一环缓慢抖动的火焰镶嵌在里面。

它在这里。塔尔塔罗斯就在这里!

她向后退的速度更快了,撞上了一个温暖和骨瘦嶙峋的东西。

“诱饵,”她说,带着她一点都没感受到镇静。“你得跑,现在。”

那个曾经是克里特斯的东西移动他的凝视到她身后的地精马。

“不!”暮光喊道。她跳到他们的中间,一些模糊的本能驱使她挡住它对诱饵的凝视。但是还是不够快,在她看到它之前,她就感觉到了魔法波动。一阵另马憎恶的黄色闪光在那头公牛的角上弥漫,随后一对青铜的锁链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整齐地闪开她来捆住那匹雄驹。在暮光甚至还没想到该怎么做之前,诱饵就被举起,被拉开,在被绑定到克里特斯身后的土地上的同时,那些锁链把它们自己固定住。相同材料构成的墙从地面上围绕着他爆发升起,锁定在一起形成一个坚固的监狱。

克里特斯的六只角中的另一个发出闪光,本被一个三分之一蜘蛛体积大小的镣铐抓住,随后一秒钟不到就被扔进那个监狱里。

暮光的呼吸卡在喉咙里。

“不!放了他们!”

克里特斯,不,塔尔塔罗斯,缓慢沉重地向她迈出一步。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没有愤怒或者获得胜利的自鸣得意的笑容。只有空洞的凝视。

暮光逃避着它,斜着向那个笼子前进,试着接近。

塔尔塔罗斯蹒跚地走向她,鼻子喷着鼻息。它笨拙地移动着克里特斯的身体,就像它不能真正了解这幅身体一样,但是它的速度仍然很快,并且危险性丝毫没减少。它摇晃着他的头,挥舞着他的角,发出威胁。它进一步上前,鼻子喷出烟雾,迫使她后退。

暮光窜向天空,不顾肩膀上的疼痛拍打着她的翅膀。她飞速冲上前去,差点就和跃上阻挡她的塔尔塔罗斯撞在一起。它的角发出闪光,然后暮光感觉一条锁链捆住了她的两条后腿然后把她拉向地面。就在她努力驱散它们的时候,锁链平滑地放开她。随着塔尔塔罗斯蹒跚地走向她们之间的空间,暮光慢慢抬起她的蹄子,她踏向一边。非—克里特斯跟上她,挥舞着那些角。她退回去踏上另一边,他又跟上了她,甩动着它的头迫使她退后。

在感到一阵恐惧和愤怒混合后的恶心感觉后,暮光意识到,她没被攻击,她在被驱赶。

是的,好吧,试试看驱赶这个!

暮光突然施展一个魔法,把她从空中直接扔到诱饵那里。在她的魔法消失于无形,被某种力量压碎后,她喊叫起来,更多是出于困惑而不是疼痛。她又试了一次,同样的事又重复了一遍。她看到克里特斯/塔尔塔罗斯的其中一只角被点亮了然后随着她的咒语施展又暗了下去。就和之前的锁链一样。

6只。他有六只角。他可以同时施展6个魔法,对付她的一个魔法。

无所谓!她可以找到越过去的方法!她可以 —

塔尔塔罗斯直直地瞪着她,只说出了一句词。来自于克里特斯的喉咙,但是那种声音绝不是他自己的。它很简单地说......

“我的。”

暮光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她低吼道。

“除非踏过我的尸体。”

塔尔塔罗斯展开克里特斯燃烧的翅膀发起冲锋。暮光施展一个又一个魔法,甚至都没指望能完成它们。一连串的4个,或者5个魔法和开始的魔法一样被压碎了。但是最终有一个穿过去了,随即她把一个纯粹孤注一掷生成的魔法球砸到塔尔塔罗斯脸上。他甚至都没退缩下,但是这无所谓。她已经趁着这段时间雷鸣般穿过去。没有魔法的保护,她只能趁着这只野兽分心的时候靠着闪避躲开。她直奔那个青铜监狱,甚至都没考虑到了之后该做什么。

暮光感觉到魔法正在生成锁链准备攻击她。靠着纯粹的条件反射,她身体扭动地跳开,当还是没法摆脱锁链攻击的时候,她对这个魔法直接发起了攻击,魔法对魔法。第三个魔法的攻击刚好击碎了它们。她摇晃着斜向一边,呼吸被一大块魔法召唤的金属打断。她间接地发起反击,用意念从地面上抓起一块巨大的石头然后来回晃动起一个弧度,最后扔向向她冲过来的公牛。它没击中。塔尔塔罗斯直接冲向那块石头,一个相同闪亮的金属组成的柱子直接击穿阻截了石头。一堵青铜墙壁撕裂着地面在暮光前面升起,随后一对新的锁链在她急停的时候套住了她。

暮光尖叫着攻击,把自己扔向一边,但是另一个锁链在她迈出任何前进的步伐前抓住了她。她怎么应该和6只角战斗?她不知所措地挣扎和挥打着。施展出一个她希望这只怪物辨认不出的魔法的同时挣扎着维持这个魔法。

塔尔塔罗斯冲上来,麻木地看着地面逐渐远离它的蹄子,看着暮光凶狠的笑容的同时,身体突然一下子翻转过来,飞跃过了她的头顶。

暮光对她的成功感到一阵狂喜。她反转了重力,只是一小会,但是也足够长了。她希望。

塔尔塔罗斯啪的一声展开克里特斯的翅膀,飞着挣扎抵消自身被反转的重力,同时多只角发出了闪光,它停下了其他施展的魔法转而破解这个新的魔法。一会儿它的重力就反转回了正常状态,它重重地落到暮光闪闪前面的地上,随着它沉重地踏向暮光和关住诱饵和本的笼子之间,暮光随即后退。它的鼻子喷出烟雾和火焰。然后石头落下来了。

暮光设法一直保持一点注意力在那块石头上,一直引导着它直至它被用到。它落下来了,砸裂在特尔塔罗斯的后背上,把它重重地击倒在地上。

“哈!”

暮光对计划的执行满意的跳起来。直到过了一会儿她才想起那具身体是被塔尔塔罗斯偷走的......

但是然后那只公牛开始站起。他就这么一蹄子一蹄子地起来了,它站起来再次瞪向暮光。没有愤怒。没有疼痛。只有无情和无法战胜的意志。

所有的6只角都发光了,暮光被捆在锁链里然后被拉向地面。她抗击,她扭动。她用尽全身解数来对付这个可怕的魔法,但是她就是不能同时与这么多魔法战斗。塔尔塔罗斯沉重地慢慢地走向她。赫然耸立在她的面前。他向下瞪向她,眼睛里充满着空洞的空虚和火焰还有可怕的欲望。

 “什么!?”她喊叫到。“我只是想要我的朋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它把克里特斯巨大的身体压向她。它的呼吸喷到她身上,它把它的巨大的,粗糙的舌头伸向她的脖子,刚好停在她的一只耳朵下面。然后他低语出一个词,只对她说的词。

“我的。”

然后很多事情同时发生了。暮光听到一声最好被描述成*大口咬*的声音,然后塔尔塔罗斯嚎叫着猛然转身,差点压到她。那里出现了一身高音尖叫,随后塔尔塔罗斯跌跌撞撞地后退,然后某匹小马踏上蹄子,然后突然她在奔跑。

暮光听到身后发出另一声嚎叫,或许她施展了些魔法,或者某些魔法被施展在她身上,但是随着她不断奔跑,奔跑,奔跑,一切都只是变得模糊。她穿过灌木和树木,她没有停下直到所有的一切变黑,所有的一切变的安静,直到她的心脏再也无法承受。她在那个安静的地方蜷缩了很长时间,一只翅膀保护性地伸展至诱饵和本(他们救了她!),然后她们就只是在那儿等待。她看着她们走下的那条路,眼睛基本不敢眨一下,一分钟变成五分钟,然后10分钟,然后或许30分钟,但是没东西跟来。

她们周围没有怪物。它走了。

它走了

 

~~~

 

为什么不起作用!?

塞拉斯提亚向树林射出另一个威力十足的爆炸火球。树木燃烧着,但是什么也没改变。没任何东西来攻击她。没任何东西出来战斗。塔尔塔罗斯在忽视她。

“不!”

塞拉斯提亚痛苦地嚎叫然后窜向空中,往她下面的地面发射一次接着一次的爆炸光束。她在冒着巨大的,自杀性的风险来吸引它的注意力,然而塔尔塔罗斯做的就只是忽视她!

“这不公平!我才是你想要的,你这个怪物!出来杀了我!”

树木燃烧发出的噼啪声是她得到的唯一回答。

这里曾经有些怪物,当然。在塔尔塔罗斯醒来后,你不可能在什么恐怖东西都没出现的情况下走上100码,但是它们什么也算不上。微不足道。最多算是半心半意地想威胁她的性命。塔尔塔罗斯在忙于其他事情,并且塞拉斯提亚能准确地猜出来那些事情是什么。

她已经完全辜负暮光了。她甚至不能像样地另塔尔塔罗斯分心。

塞拉斯提亚重重地蹬向地面,大地随之在她的极度愤怒下颤抖。

“你不会得到她!”

塞拉斯提亚伴随着狂怒和痛苦的泪水烤焦着大地。如果她只要,如果她只要......但是现在“如果”已经不重要了。她的方法已经用完了。现在只有一种方法可能会有用。塔尔塔罗斯可以忽视她,但是这里住着即使是它也无法忽视的存在。并且塞拉斯提亚知道怎么召唤出它最恨的一个。

“泰拉!”她怒吼道,在话语中注入古老并且很长时间没被用过的力量。“我,塞拉斯提亚,引用我的谈判的权利!听到我呼唤,姐姐,不然我会放出所有怪物,所有灾厄,所有孽畜,所有该死的东西到这片大陆上直到你出来见我!如果你忽视我,我就唤醒提丰!”

在上面远远看不见的地方,出于恐惧的激动,塔尔塔罗斯之眼颤抖了,只是一小会,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thumb_up 37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噩梦夜故事

    魔法师T_T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Shipping♥CP合集之主配角CP

    DreamsSetFree

  • 🌞日月同辉🌙

    柚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