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stialbeam
Lv.1 132/160 陆马

地狱九天(Nine days down, 原文完结)

第十章:美味

本作评价
6()
()0

第十章:美味

 

诱饵拿出一些大块的闻上去很糟糕的东西,

“这是虾肉,事实上。不久前我们抓到了一些它们中落单的。肉有点时间长了,但是能永远保鲜下去,所以我很肯定它还能吃。”他嗅了嗅一块,但是他的表情让暮光感到怀疑。

“额,不用了,谢谢。”

“真的?这真的很好吃。并且我保证它没被下毒。”

 “额,我相信你,”暮光说,对刚才做出的谴责感到内疚。“只是因为小马们不吃肉。”

“一点都不吃?真的?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好吧,好的,呣,我有些沙蚕肉干—”

在暮光可以想到的想吃的东西中,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是绝不会在列的

“—但是我猜你不想吃那个,啊!我找到了!”他兴高采烈地和暮光说。她检查了他拿在爪—蹄上的东西。

“蛆虫奶酪!”他说,热心地打开一大块那样的东西。“小马们吃奶酪,是吗?”

暮光再次回溯了遍除了沙蚕肉干外她想吃的东西的清单。

“它都是你的了!但是要小心,因为有时候那些蛆虫 —”

就在那时,有什么小小的白色东西蹦到了她的嘴上,暮光随即畏缩了下。

“— 会跳”诱饵怯懦地笑了下。“抱歉。但它可是好东西。”他满怀期待地看着暮光。她看着那个软软的,半融化的奶酪。她看着里面扭动的虫子,还有从一些洞里渗出的粘液。她试着把它有多恶心想象成它闻上去有多美味。但她还是失败了。

“不!!!!!!”她郑重说明。诱饵看上去很失望。“那么你吃吧。本?想要和诱饵分享点奶酪吗?”

本看上去很疑虑,但是他戳了下那个奶酪。

“真的?你确定?你是怎么在这么挑食的情况下长这么大的?好的,额,这个怎么样?”他重新包装好那个奶酪然后拿出其他的东西。“坚果苹果!”他的笑容表明他十分确定这个肯定可以。并且他对于说暮光长的胖的后果一无所知。他拿着的是个某种多块的,皮厚的水果。暮光立即抓了过去。

 “这是个真正的水果,是吗?没有什么超级—恶心的*大口嚼*的花招?”它尝上去像腰果和苹果的混合体,并且在现在,这或许是暮光吃过的最美味的东西。她狼吞虎咽了整个东西,皮,果肉,果核和梗。

 “额,当然。这里有些我找到的这些东西的根。这里还有些尖叫帽,”他说,指向一些大木耳。暮光把一个塞进她的嘴里。尝起来平淡无味,但是也不另马讨厌。“还有,这是,额,那疼吗?你一直在抓它。”

暮光停下来。把她的翅膀从脖子上的伤口上放下来。她甚至不知道她正在抓它。

“额,好吧,这个痒的比疼的难受。这快让我发疯了,但是我真的拿它没办法。”那个伤口的位置很尴尬,很难用蹄子碰到,只能用翅膀勉强够到。她甚至都没法让头足够靠近它然后舔“干净”。

“这里,”诱饵说,拖着脚慢慢地向前走来。“我来看看。”

暮光不由自主地快速地后退。诱饵向上看着她。“对......不起。”他停下来,看上去有点受打击。

“不!对不起!我是说,额,过来”暮光俯向前去然后抬高她的下巴,露出她的伤口(还有她的脖子,她的非常脆弱的脖子)给他看。“看吧。”在她想到停下之前,她已经升起了一个快速的小型护盾,她感到很抱歉,但是......

诱饵犹豫地向后靠了靠,没看她的眼睛,他眯起眼睛斜着看了看那个伤口。

“我能,额......”他向前伸出一只手。

啊,他想碰碰伤口。“继续”她说。

诱饵小心翼翼地用尖尖的手指碰了碰伤口区域。“好的,额,疼吗?”他问,简短地挤了挤伤口。

“哦呜!是的。”

“额,好吧,它有点红肿,我挤压的时候有些东西出来了。等下。”

暮光的心咯噔了一下。如果有脓液出来了,那它就肯定感染了。

“哈!”诱饵声明道,猛地转过身然后给她展示了一个装满东西的小包。“来!嚼些这个。这个尝起来很恶心,所以不要咽下任何汁。只要嚼一会后吐出来给我就行了。”

暮光拿过那个小包,怀疑地打开它。她不熟悉这个厚厚的,有着模模糊糊弹性的东西是什么材料做的。她打开显示出一小堆看上去像干草药的东西。“这是什么?”

“这是你到处看到的发光苔藓,这个对伤口和类似的东西很好。”

“呣。好吧”暮光照做了。诱饵有一点说对了。这个东西很恶心。苦不堪言,她把汁吐到地上,但是在把它嚼烂成一个小球后,她不太确定接下来该做什么。

 “把它放到舌尖然后坚持一下。”

暮光照做了。

“我们来了,”诱饵说,把它从她舌头上摘下来。没做进一步的说明,他把它分散在暮光的伤口上。把它准确的放在伤口里面。他仔细查看了下,确保它真的在伤口里面。在她划开的伤口里面。这个极度让马担忧。“可能会火辣辣地疼,但是现在应该没事了。还有其他地方有伤口吗?”

诱饵说的没错。这个疼的太火了。

 “额,是的,这里,”暮光说,指向她身上另一个大伤口。“还有这里。你在哪里学的草药学?诱饵?”

“嗯?我没学,”他头也没抬地回答。“每个人都知道这些东西。我只是看见我的家......一只其他的地精马那样做的,我猜。”

猜到那匹雄驹再也不想想起他的家人,暮光把话题转变到事物上。并且,她任然饥肠辘辘。

“好的。你还带来什么?”诱饵处理完她的伤口然后迅速跑回展示他要提供的东西。暮光狼吞虎咽掉任何听上去不恶心的东西,没过多久她的眼皮就又开始下垂了。吃到一半那个叫撒盐面包的东西(它尝上去和名字一样好),她就被一个真正的巨大的哈欠给压倒了。

“暮光?”

 “我,”她嘟哝道,暂停下来咬了另外一口面包然后打了另外一个哈欠。“没事,只是需要......需要休息下我的眼睛。一点。”她的头已经快要歪道地上了。暮光随它去了。她只是再也没法坚持下去了。

那就是了。她要么在几小时后醒来,或者......

暮光在逃跑,但是不是逃离一个东西。而是逃离所有东西。不可描述的怪物和生物在她身后奔跑和扭动。地面自己也升起来追赶她。蹄下的东西在低吼和断裂,但是她回头看的时候,她发现它们并不是真的在追赶她。它们也在逃跑。它们充满恐惧并且怨恨地猛击她,急切地证明它们自己也有某种力量,而她只是挡在它们的路上。因为在离她后面很远的地方,更可怕的东西升起了。它在地平线升起,用血红色的光线将所有东西染色。她周围的怪物们开始燃烧,随着噩梦之星升的越来越高,酷热的光亮变成橙色。黄色和白色,暮光往下看到自己也被点燃了,她用冒烟的翅膀挡住自己,她是这场灾变的最后幸存者。她转过身看到她身后活生生的种族灭绝景象,她看到一双冒烟的眼睛,一个闪耀的完美王冠,燃烧的翅膀伴随着太阳所有的色彩。她尖叫起来然后......

“蛇!”

暮光猛的从这个噩梦中惊醒。噩梦很快散去了,就像所有的梦一样,但是她记得很清楚。她颤抖着,拒绝去想那场梦意味着什么。她翻身起来,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

好吧,她肯定还活着,因为所有地方都在疼。疼痛没之前那么尖锐了,但是肯定不怎么舒服。暮光的肌肉嘎嘎作响来抗议她的移动,并且她各种伤口让它们开始抱怨。她条件反射地试着伸展她的翅膀的时候畏缩了下。它们也不感激这个举动。

“额,暮光?”诱饵跳起来,如此急切地想要帮忙以至于开始紧张起来。

“额,是的,只是酸痛。还有—”她的胃发出强烈的咕咕叫。“你给我安静点,”她警告它。“我猜我们没留下任何东西作为早饭?”

“当然有!”诱饵实际上把手伸进了鞍包,拿出里面的东西,然后把它们分散在地上形成一道怪异的宴席。

“额,你喜欢这些,是吗?”他问,理出一些东西。

她看着它们全部,试着记起它们是什么。她的思维仍然有点迷糊,然后气味提醒了她,这个不可描述的复杂的,有些另马愉悦的,偶尔恶心的,但是总是独特的气味。

啊,耶,活过来了!。

现在她在这里,头脑清醒,充满活力。并且现在诱饵在拿着另一个坚果—苹果给她。暮光微笑了下。

“耶!谢谢你。”她狼吞虎咽地享受道。“我不认为你带水的?”

“当然带的!”诱饵从前面散开的东西里找到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灯泡一样的东西然后迅速向前递上。里面晃荡着某种液体。暮光以最快的速度一饮而尽,然后以满足的叹气声递回去。他把它塞回他的在她没注意的时候偷偷收拾好的包里。

 “准备好走了吗?”他问。他看上去如此开心和急切,几乎闪耀着充满单纯的愉悦,获得重生和感到能帮到忙的光芒。这真是之前的那匹雄驹吗?

“当然,”暮光回答说。“嘿,额,那是什么?你用来包装的东西和那个水壶是什么材料做的?”

“这个?”诱饵问,转过身来来让他的包展示的更明显些。“这是皮革做的。”

暮光不太熟悉那个词语,但是在她问之前,一阵沉闷的尖叫从她后面传来。

暮光和诱饵同时转向本。他似乎在咀嚼一点沙蚕肉干。

“额!嗨,本。准备好走了吗?”

本欢快地向前走去,仍然在咀嚼。暮光咧开嘴笑了,低下她的没受伤的翅膀这样他就能爬上来。

“好的,去哪里?”

本欢快地跳上她的头顶然后指向一条隧道,然后,这个地精马和这匹小马和这只蜘蛛出发了。暮光完全忘记了她的关于‘皮革’这个东西的问题,但是或许这样最好。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暮光看到了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一直以来在极度渴望的东西:光明!美好的,简单的,白色的光明!她慢慢地绕过隧道然后看到了它。她几乎已经习惯于突如其来的声音,发光的菌类,一点点震动和摇晃的隧道(最近越来越频繁了),但是现在她几乎要摆脱它们了,她已经无法继续忍受下去了!

诱饵,然后,看到出口的一瞬间停下了脚步。

“暮光?”

“我们要出去了,诱饵!快来!”她喊道,几乎因为纯粹的快乐和终于再次置身于天空下的喜悦兴奋地笑出来。即使这是个错误的天空。

 “外面有什么?”这个小小地精马的声音颤抖着,勉强可以听见。

暮光转过身,“诱饵?”

“为什么光线像那样?它太明亮......

暮光歪了下她的头想起诱饵说过的一些事情。她的兴奋随着突然意识到她在哪里的事实逐渐消散。他的一生都生活在地底下。他从没见过天空。这肯定把他吓坏了。“没事的,诱饵。这就是外面的世界的样子。来,我先走来确保外面安全。”

本跳下暮光的后背。他向上看着她。如果这里有什么陷阱的话,那肯定就在这里,他看上去在说。她应该想到那点。这就是在这里有朋友很重要的原因。她向他点了下头。暮光快步向前,准备好护盾的同时在她周围升起了一个微弱的念力立场,维持立场有点棘手,但是这个对找到不同寻常的东西异常有用。就像把你周围的东西都同时翻一遍,但是保持着一定距离。所有的感觉回馈都感觉没问题,石头和灰尘。她在出口处前停了下来,呼吸着空气,不断观察。等待。

没什么东西出现。空气干净,新鲜,清新。她踏到外面,没什么东西突然跳向她。没什么东西触发她的扫描咒语除了本的轻轻的,多条腿走动的脚步。她看看四周。一阵轻轻的微风拂过一片充满金色和绿色的草地和白色花朵的开阔区域。水仙花之地。她又回到这个地方了,很好,太棒了!她知道她在哪里了,有点吧。还有这个!道路!

她转向诱饵。

“看上去没问题,你可以出来了。”她的一只耳朵向两边竖起,颤动着不愿意承认她说的话。这就是在书上写的某些东西经常会发起攻击的部分。某些东西通过某种方法溜过每个咒语,每道防线,就在每匹小马以为安全的时候......

 

“顶子在哪?”他低语问。“还有墙在哪里?怎么会什么也没有?这里用什么支撑的?”

“只是空气,诱饵,开阔的空间。这里不需要任何东西来支撑”她露出动马地微笑。“没事的。没什么好害怕的。”她知道这里有足够多的东西值得害怕,因为这是塔尔塔罗斯,但是仍然,出来到开阔地感觉太好了。她屈伸了下她的翅膀,很疼。“你认为怎么样,本?”

他快乐地蹦起来。

“看到没?这就对了。”

诱饵逐步地偷偷摸摸地走到外面。他大概走了5步后微风又开始吹起了。他的眼睛变的圆睁然后迅速溜回去,躲到石头后保护自己。“那是什么!?”他嘶嘶道。

“那只是风,诱饵,就像......当空气移动的时候?我们称这个为风。它发生在外部的世界。”

“为什么空气要移动?”本从黑暗的洞穴里嘶嘶道。那地方很黑。暮光已经很难看到他了,并且他只有几乎几英尺远。额,好吧。她想起来了。这个地方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来模糊视野。

 “好吧,”暮光开始说,准备展开一次快速的关于分子运动和热量在低/高压区域的逐步变化的课程。然后她想起塔尔塔罗斯可能没那些东西。她上次在这里的时候这里甚至都没没有风。她还没想起的是这里的变化或许很明显。“这很复杂。但是它不会伤害你的。”她升起一只翅膀发出邀请。

在一整犹豫后,诱饵终于小心翼翼地走出洞穴。他站在这里,眨着眼睛看着这片开阔地带,空空的天空,平生中的第一次,没有墙围绕着他,没有影子来让他躲藏。他哆嗦起来。

“我不喜欢这里。”

暮光发出一阵懊悔的咯咯笑。

“我也是。所以我们专注于去小马利亚,好吗?”

诱饵点点头,凝视着远方。他抖了下然后欢快地跑到暮光身边。她用一只翅膀碰他的时候他惊了一下,所以她让他保持些距离。但是她还是乐意让他靠近点。然后她们走着,保持着不接触到的距离,走向光明。

她们走了不到5分钟就遇到埋伏了。它来,然后暮光反应,就在她认为这个地方是安全的时候。

如果要不是诱饵,她或许活不过第一次攻击。那些东西从围绕在道路周围的高高的,苍白的草丛中突然跳出来,并且他是唯一一个听到它们来的。他的警告给了暮光足够多的时间来施放出一个快速护盾。虽然没大到可以罩住诱饵,但是在更多怪物跳向他的时候他闪避到了一边。暮光透过她的护盾击中了最靠近他的一只。她试着用另一个护盾罩住他,但是他太快了以至于没法放上去,跳着闪避一只接一只的同时这些怪物从她那里改变方向蜂拥至他。

“坚持住,诱饵!”她喊道,猛推开她们之间的两或三只怪物。随着她雷鸣般地穿过,它们滑向一边,不愿意被体积大的多的她践踏。但是那并没有阻止它们的追逐。

它们很小,甚至都没诱饵高,它们看上去有点像某种两足蜥蜴,除了它们的头部。尽管很难把长着一圈蔓延到脖子的环状牙齿,并且没长眼睛的地方称形容为头部,这些东西像七鳃鳗和小型食肉恐龙的混合体。手上和脚上都长着恶心难看的爪子,但是,暮光没多久就发现,这些不是它们的唯一武器。

它们中的四只包围了诱饵。他在拖延它们,带着绝望地愤怒,闪露着牙齿,眼睛圆睁,但是这没法持续下去。暮光直接冲垮这个包围圈,在其中一只偷偷在后面接近他的时候击中了它。它蹦到土地上的时候完全没有声音。

“快来,和我待在这个泡泡里!”

他没有犹豫,越过那只倒下的蜥蜴直接冲向暮光那里。她差点就没时间切换护盾让他进来。

“好的,待在我附近。我要—”

一阵强烈的,潮湿刺耳的声音打断了她,随后暮光转过身看到其中一只怪物向她的护盾咳出一个黑色的粘液球。她眨着眼睛看着这团黏乎乎的物质。

额,好吧,很恶心,但是没关系。她的护盾会......

那个东西开始在她的护盾上发出咝咝声,暮光惊愕地发现她正在通过她的护盾上快速扩张的洞盯着那个喷吐者看。

“你在开玩笑吗!?”她愤怒地喊起来。“这不可能!”谁也不清楚那只怪物到底有没领会她的愤怒,因为她边冲锋边用另一个魔法球把它炸飞了。她设法用她的翅膀扇倒了另一只冲向她的怪物。她快速转身来面对剩下的怪物。

“待在我身后,诱—”

一个灰色和棕色的肉球滚过她的身旁,诱饵推倒了其中一只七鳃鳗,嘶嘶叫的像只猫。

“好吧......”在诱饵受伤前她用魔法抓起这个东西,然后把它抡起了圈子扔向逼近她们的怪物。

它们只是动物,她告诉自己,射出了另一个魔法球,它们攻击了我们,并且,一些淤青不会杀了它们。

又有两只从前面冲向她,她可以从身后听见移动的声音。她用念力锁住其中一只然后把它砸向另一只,把前一只扔到草地上很长的距离。这很容易。它们轻到抓住它们毫不费力。暮光看着这些怪物飞的样子差点笑出来。即使它们有着众多数量还有愚蠢的,魔法破解喷吐。但是这场战斗会很快结束。

等下......

......

我很享受这个吗?

暮光突如其来的轻率差点让她没命。她粗暴对待前面的一只的时候,其余的七鳃鳗已经在草丛中的各个方向形成了包围圈并且靠近过来。一阵熟悉的尖叫声从暮光左边的某个地方传来,她转头看到两只七鳃鳗出其不意地摇晃着走过来。这次声东击西很不错。

暮光采用先前的策略,抓住其中一只然后扔向它的同伴,诱饵冲向另一只的时候,她看到一个小小的绿黑色的模糊影子。本爬上一只怪物,这只蜥蜴一样的东西转过身来面对这次攻击,结果只是原地跌跌撞撞,就好像头晕或者喝醉了。它又继续走了两步,然后猛然重重地跌倒在地上,本跳下来然后疾跑进草丛里。暮光不确定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本给了她一个主意。这些东西是动物,并且动物很容易受惊。

她充能了一个巨大的,亮的过分的,声音大的另马讨厌的咒语。她从看崔克西表演那里学到的。

“捂住你们的耳朵,诱饵!我要吓跑它们—”她边说边扫描周围,转过身正好看到诱饵弓着身站在一直倒下并且在挣扎的七鳃鳗前。他用一只手抓住它的头,把它的脖子拉长。他把牙齿陷进它的身体里,把他的头向后猛扯的同时轻易撕碎了那个生物的喉咙。

暮光吸了口气后笨拙地后退,她的咒语随意爆发了。冲击波在她身后的某个地方传来。这本可以致盲,但是它只是展现出了她面前和后面场景的鲜明对比。诱饵目前坐着的尸体不是唯一一具。

诱饵摇了摇他的头,眼睛眨了很长时间才最终弄清他的视线然后他看向她。他的脸愣住了,暮光只是坐在那里,盯着眼前的景象看。她甚至都没注意到其他的七鳃鳗四散逃离。

这不奇怪。这些词语在她的头脑里处理逻辑的那部分滚过。看上去那也是现在头脑里唯一工作的部分。我是说,我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诱饵舔了舔他嘴唇上的鲜血,紧张起来。“额,暮光?”

但是他应该是不同的!那肯定是处理情绪的那一部分在说。

那不公平。并且停下那样瞪他!逻辑部分又说。这没错,当然,她的期待......。不管她先前期待的是什么都不公平。并且她需要做点什么事,任何事。

“我 — 我很抱歉。我不—”暮光感觉到一条腿上的轻轻敲击。她向下看到了本,本正在向上盯着她看。头一次,她猜不出他在尝试对她说什么。“好吧。”她让他爬上她的后背。“为什么我们不继续前进呢?”暮光向前迈出蹄子开始走起来。

救场救的好,天才。

“好 — 好的。但是,额,我们就这么把它们留在这里吗?”诱饵问。

暮光停了下来,看向除了在她身后的一地尸体外的任何地方。“我认为我们没时间来埋葬它们了,诱饵,这是,额,很好的想法。”说真的,或许埋了它们花不了太长时间。但是她现在没法处理。尽管如此,他这么想还是很好。

   “埋葬?不,我是说,嗯,把它们就这么留在这里太可惜了。因为它们是很好的......额。只是......”他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嘟哝出最后的词语。“我们能用到这些肉。”

   暮光甚至都没回头。她现在就是不能。她闭上眼睛继续走下去。

 

thumb_up6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噩梦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