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sy
Lv.6 1083/1260 麒麟

这里是Wusy!

马国博士3:无声预言

第十一章:月下 Under the Moon

本作评价
20()
()0

星光跟着博士和艾米,在星璇和几位皇家卫兵的带领下前往他们自己的房间。

从他们刚才正殿的位置走到这里整整费了这几只马将近十分钟,星璇说这里是整个皇宫中最靠近背后的坎特洛特山的区域,所以如果有什么生物想要闯入他们的房间,就得面对重重围堵。所以,这里也就更加安全。

或许是因为城堡这里的结构和未来不一样,也有可能仅仅是单纯没有建造完成,通向房间的这一道走廊比皇宫边缘处的走廊要狭窄不少,并且这里的墙壁和地面几乎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装束。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墙壁就已经几乎是纯白色的了,而地面也仅仅铺上了一层紫金相间的地毯而已。天花板上安装着一排灯泡,它们微微闪烁,都散发着金色光芒。

小马们时不时会经过一些木门。没错,真的是纯木门。皇宫其他地方光鲜靓丽的豪华大门已经不复存在。这种木门给了小马们一种怀旧和恐惧相加的感觉。

“这条走廊就像是通向什么神秘实验室的地下通道一样。”艾米四处张望着,看起来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为什么这里没有自然光,难道我们来到皇宫深处的代价就是没有窗户吗?”

“什么?这倒是不可能的。你们的房间里面是有窗户的。”星璇回过头来,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说,“不过我们最开始是打算把这里设置成关押罪犯的地方的,所以……我们就没有太多地注重装饰。”

艾米睁大了眼睛,不满地喊道:“什么?你的意思是你要让我们住牢房?”

博士拍了拍艾米的肩膀,让她冷静下来。“不过平心而论,牢房确实可能是整个皇宫里最安全的地方。”他抬头看向星璇,然后说道,“并且,既然你们的小马国刚刚建立,我也不觉得你们在这里关押过任何小马。”

“没错。”星璇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去,看向走廊的远端。

星光想象着房间的模样,顿时感觉有些作呕:“难道你们没有想过……建造一处地牢什么的地方吗?我的意思是,在宫殿里……”

“我们的国家刚刚成立,能拥有这么一个皇宫已经很不错了。”星璇叹了一口气,从星光这里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地牢确实是一个好提议,或许以后小马国更稳定时可以考虑在皇宫地下加建一个。”

博士凑近了星光,然后悄声说道:“现在我倒是明白现在咱城堡地下的地牢当初是谁的主意了。当初和午夜公主对峙那会儿,地牢可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星光自鸣得意地笑了笑,不过没有回话。

小马们又在沉默和踢踢踏踏的马蹄声之中走了一段路程(博士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走到坎特洛特山里面去了),直到队首的星璇忽然提了一嘴:“你们到房间之后可以先放一下自己的东西,然后我会带你们去吃饭。”

听到“饭”这个字眼,星光才意识到自己的肚子正在咕咕响:“我赞同这个提议。”

她看向博士和艾米,他们两只马在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胃之后,也纷纷点了点头。

“你们前面的那几扇就是你们房间的大门了。”星璇的声音打断了小马们的思路。星光转过头,看到星璇的蹄子正指向不远处的几扇木门——与其他大门基本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为什么星璇会让他们住在这里呢?

“这几个房间位于这个长廊的正中央,而长廊的两端都有道路可以通回我们来的地方,也就是正殿。”星璇在星光还在思考的时候就解开了她心中的谜团,“所以如果要保护你们的话,我们可以两处设防,所以这里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

艾米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昏倒。“鬼会知道为什么我们走了那么远才到一半。博士,这里是不是也是一座塔迪斯,只不过是伪装成了坎特洛特皇宫的模样?”她向旁边的雄马抱怨道,“我觉得以我现在蹄子的状态,我可能撑不回去了。所以你帮我带个饭吧?”

博士对艾米做了个鬼脸。

星光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轻声说道:“哇,你们考虑得好周全。”

“过奖了。”星璇已经走到了三只小马的房间门口,然后转过身来站定,“在你们吃晚饭的时候,会有小马来这里为你们的房间条件略加改善一下。”

“当然了,我可不想睡得就像一个阶下囚一样。”艾米开玩笑地说了一句,然后便打开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扇门,走了进去。博士也对星璇示意了一下,然后找到艾米旁边的房间,打开门也进去了。

星光意识到自己的房间在博士和艾米房间的走廊正对面,于是用魔法打开了木门,然后轻快地走了进去。

她很庆幸星璇刚才透露给了自己关于这个房间用来关押囚犯这样的信息,不然如果星光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走进来,估计有九成会气出心脏病的。

如果说房间外走廊里的装饰就已经少到离谱了的话,房间里的模样根本就是不堪入目。这个牢房(星光认为这么称呼它已经过于合适了)大致形状上呈正方体,正方体的每一个面上都被心不在焉的装修人员抹上了一层不均匀的灰白色油漆——星光甚至觉得自己还能闻到甲醛的刺鼻气味。整个房间的唯二光源是屋顶上比走廊天花板上还要节约能源的电灯泡,以及房间某堵墙的高处的一扇小到极致的圆形窗户。窗户那如同小孩凿出来一样的大小先搁在一边不说,它还被安装上了铁丝网和铁栅栏。

房间的远端角落放着一张粗制滥造的铁架床,床上放着一层整洁的白色床垫,床垫上铺着已经落了尘土的枕头和被子。房间的另外一个角落安装着卫生间。监狱里的卫生间是什么样子心里都有数,星光不打算再多看它一眼了。

星光环视一遍房间之后,觉得自己上辈子似乎犯下了什么弥天大罪,现在才会沦落到这里的。

不过想到星璇一会儿会派小马来对这个房间进行装修,她也不得不期待期待那群装修小马会利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把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改造成什么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自己房间的大门被打开了,因为星光听见了咔啦的一声,然后听到木门的底部在地面上摩擦时的刺耳响声。

“感觉怎么样,星光熠熠?”是星璇的声音,星光转过头去,看到那只灰色的独角兽脸上堆着一副尴尬的笑容,“啊,不用你说,我知道这地方不如你想象的那样好。”

“还用你说。”星光笑着白了白眼。

星璇附和着笑了几声,可是他的嘴都是扭曲的,不过他很快端正了姿态,说:“不过我来这里是因为我有事情要先去处理。”

星光歪了歪脑袋。

“刚才有情报员向我汇报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和三族领导讨论——安全方面的一些问题,你懂的——所以我得先离开。”星璇的一只前蹄悬在空中,解释性地转了转,“你们不用着急,我们的卫兵仍然在守着。你们收拾好东西,休息好,然后就让卫兵带着你们直接去餐厅,这样可以吗?”

“当然!”星光咧着嘴,点了点头。

在发出一声认可似的嘟哝之后,星璇把脑袋缩了回去,轻轻地关上了木门。接着,紧促的马蹄声从门外传来,不过声音渐渐远去,直到房间内再次陷入一片寂静。星光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这脆弱的小床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刺得星光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就在她把双蹄从自己耳上松开的时候,一阵奇怪的声音从窗户外传了过来。星光皱了皱眉,然后她转过了身去……

……

……星光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但是她记得自己在某个时刻被房间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

“什……”她咕哝着睁开了自己的睡眼,发现自己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相对于睡着之前,她现在莫名其妙地眩晕无比。一股恶心感从她的肚子里升到了她的喉咙处,让她禁不住干咳了几声。

“很抱歉贸然进了你的房间。”艾米的声音从星光旁边的某一个方向传来,她暂时还没法确定它来自哪个方向,“不过我们看距离星璇把我们放下来已经快半小时了你还没有动静,所以我们才进来,却发现你已经睡着了。”

星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奇怪……”

“什么奇怪?”这是博士的声音。星光在自己的状况好些之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把脑袋抬了起来。艾米正坐在自己旁边的床上,嘴里嚼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注视着博士。而这只雄马正叼着音速起子,站在床沿上,看着星光房间的窗户。“我倒是觉得这里挺奇怪的,你的窗户没有防护铁栏。”

“啥?”

博士没有回头,而是指了指自己所注视的地方——星光房间里的圆形小窗。他说的没错,这个小窗现在看来只是一个正好能通过一只小马的圆形小孔而已。在自己睡着之前所看到的铁栅栏已经彻底消失了。小孔的侧面有几个均匀的圆形小洞,洞口周围布满了裂痕,窗沿周围的石墙有一些已经彻底碎裂了。

星光皱了皱眉。自己在睡着前,窗户是那个样子的吗?也许不是?也许是她记错了。

“断口处基本没有受到风化,我甚至可以说这个破坏是今天造成的。”博士用音速起子将那处光秃秃的窗口扫描了一遍,“通过裂口的形状可以看出铁栅栏是被暴力拆下来的,大概是陆马所为,不过也不能排除是是魔力较强的独角兽干的事儿。”

艾米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了看星光:“我知道因为预言的原因,你现在很气,可是你也不至于毁坏公物吧?”

“我……我?没有的事!”星光睁大了眼睛,她感觉自己好像被冒犯了,“我的意思是……我的确有时候情绪上容易出现一点问题……但这不是重点!这是以前了!”

“我愿意相信星光。那么这个被毁坏的窗户就更得引起我们的注意了。”博士从床沿上走了下来,把音速起子收回了自己的口袋里,“这个假设可能有点不太乐观,但是有小马可能知道我们来这里了,我们需要小心一些。”

“比如让星璇的手下给这里的窗户加装点防弹玻璃什么的?”艾米弱弱地提议道。

“这……”

不过星光在博士有时间反驳之前便举双蹄表示同意。

“你……”博士刚想说什么,便停了下来,思索片刻,“其实,这么想的话,也没有什么问题——我的意思是,如果这个时代已经存在‘防弹玻璃’这个概念的话。”

“所以你提议我们得过去问问他们,对吧?”艾米说着揉了揉自己的肚皮,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你知道我们现在要干什么的。”

博士嘿嘿地笑了几声,然后从床上跳了下来,借着惯性跑到了艾米旁边:“那我们也就不用等了!古代小马国的美味在等着我们呢!”

就在他们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艾米注意到了仍然有些恍然的星光。

“星光?”她停了下来——同时拉住了如同准备开始百米冲刺的博士——看着星光,问道,“你还好吗?你看起来脸色有点差,你是太累了吗?”

“就刚才来的路上,我可看不出来她很累。”博士说。

“我……”星光搓了搓自己的太阳穴,使劲眨了眨眼睛、晃了晃脑袋,脸上浮现起笑容,“对,我刚才是挺累的。不过现在或许已经恢复过来了。”

实际上,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在刚才艾米和博士对话的几十秒中经历了不下十次电击。

“那就好。”艾米说着,把这只独角兽扶了起来,“我们带你过去,相信我,吃完晚饭,你就会感觉自己的身体焕然一新。”

星光吃吃地笑了笑,这笑容逐渐转变成了一口叹气:“我希望吧。”

由两名卫兵带领着,博士和搀扶着星光的艾米很快走到了餐厅的位置。

餐厅的大体结构和未来的时候并无两样,只是这里的桌子更小一些,大概只能允许十只小马同时坐下来。

星璇、聪明曲奇、四叶贤者和列兵三色堇正端坐在桌子的远端。星璇正在喝一种菜汤一样的加餐,四叶贤者已经吃完在擦嘴了(他从哪里又找到了一张新手帕?),而聪明曲奇和列兵三色堇仍然在不紧不慢地享受着菜品。星光想到了和博士穿越到这里前不久的一次友谊任务,她可算是亲眼见证了两位公主繁忙到死的日常工作。相对的,这里有缓慢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生活节奏。看来这就是古代的小马国——一个现代的都市小马听说了可能会抢着要上塔迪斯穿越来住的地方。

三只马面前的卫兵走进餐厅之后,恭敬地朝里面桌子上的领导者们敬了礼。星璇点了点头,然后抬起蹄子,示意他们放下之后,他们才收回蹄子,并且退到了博士一行马身后。

“你们也算是来了。”这位大魔法师假装回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然后看了看旁边的三位副领导者们,说,“不用担心,我已经向四叶贤者介绍了你们了。据说,你们不久前也见过一次面。”

“嗯,某种程度上讲,还发生了流血事件。”四叶贤者看着博士,略显紧张地触了触自己的两只前蹄尖,然后说道:“嗯……关于这么多空座位……很抱歉。布丁头总理、飓风司令和白金公主都……”

“溜了?哈!”星光在艾米的肩膀上抬起头来,随意地挥了挥前蹄,“意料之中的事情,我们不会在意的。”

艾米和博士点了点头。现在这只雄马看起来才舒了一口气。

星璇这时注意到星光的状态有些不好,于是他赶忙朝他们招了招蹄子,示意他们过来:“哎!你们不要愣在那里啊,快过来。我觉得你们现在应该已经快饿扁了吧?”

“我的问题倒是不大。”博士朝着星璇的方向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我觉得我们应该照顾一下她们。”他指向艾米和星光。

“我虽然不想……呼……不想说的那么直白但是……呼……我现在能啃掉这张桌子。”艾米扶着星光来到了博士对面的椅子上,把这只虚弱的独角兽搁在自己身边的椅子上时才坐下来之后,才大舒一口气,“不是我说,星光,你该减减肥了。”

星光挥出一蹄拍在了艾米的脑袋上。她用的力道不大——而且就星光现在的状态,即使她使出吃奶的力气,估计艾米也一点都不会感觉到疼。

她们旁边,列兵三色堇捂着嘴偷笑了一阵子。“其实,看着博士他们相处得很好,我就心满意足了。”注视着艾米和星光的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旁边的聪明曲奇说,“这至少代表我们现在为了三族和谐而做的努力没有白费。”

四叶贤者同意地“嗯”了一声,然后放下了自己的手帕,在桌子上叠好:“我从来都不相信我们所付出的心血会付诸东流。”

“那两位爱兰斯维尔之公主造访吾国以后,我内心之感触尤为深刻。”聪明曲奇满足地点了点头,仍然没有做任何多余的肢体语言,“虽然前进的道路曲折无比,但吾等的未来已是如此光明。”

“话说到这里……塞拉斯缇娅和露娜呢?”艾米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那两只伪独角兽的身影,“她们不来吃饭吗?”

“她们已经吃完了,并且因为下午没有和聪明曲奇去远行,所以她们今晚没有作业,无所事事。”星璇的嘴角微微上扬,“于是我特意给她们找了一点事情去忙,免得露娜什么时候又去邮局打扰人家。”

“邮局?”星光皱了皱眉,“对不起,我只是确认一下我没听错。”

列兵三色堇笑了笑,代替星璇为他们解释道:“你当然没有听错。塞拉斯缇娅还喜欢去商店买毛绒玩具呢!”

“尤其是那种大玩偶。”聪明曲奇平静地补充道。

“你们还记不记得当时塞拉斯缇娅是怎么把一只星座熊玩偶拿回来的?那玩偶太大了,以至于卡在她卧室的门上了!”四叶贤者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梗我能一直说到她们俩上任。”

博士、艾米和星光迷惑地看向星璇。

星璇起初看着三族副领导者,不过很快注意到了博士的表情。“嗯……爱兰斯维尔不需要邮局,因为他们能够全部使用特殊的魔法将信件传输给接收者。所以露娜生命的前几十年都不知道有邮局这回事。不过我记得他们好像有什么传输中转站来着……不过这就跑题了。”他不慌不忙地解释道,“而且爱兰斯维尔皇室成员都觉得毛绒玩具过于幼稚,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身份的践踏,所以作为公爵女儿的塞拉斯缇娅基本没有碰过这样的东西。于是这两个家伙来到这以后就对这些玩意特别着迷。”

艾米搓了搓自己的下巴:“怪不得!”

“我只能说……我觉得我能想象她们听到您给她们发额外作业时的表情。”博士说。

桌子上的四只小马都笑了。

博士原本正看着艾米和星光,不过很快,空气中逐渐出现的香味吸引了他的注意。于是他期待地喊道:“我想我们的菜要来了,伙计们。”

“有蛋炒干草吗?!”艾米听到博士这句话,就像一根被压缩的弹簧崩开了一样弹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星光刚想讥笑着打断艾米,却发现星璇正呆呆地盯着这只天马。

“什……什么?”艾米尴尬地撇了撇嘴。

“没什么,只是,塞拉斯缇娅和露娜都很喜欢蛋炒干草。”星璇接着自我疏解了一下情绪,然后便放松地靠在了椅背上,“我刚才还想向你们道个歉说‘我们这个年代的食物并不怎么高级,所以我只能献上塞拉斯缇娅和露娜最喜欢的一道菜:蛋炒干草’来着,不过看起来……我不必了?”

“当然不必了,伙计。”博士拍了拍星璇的肩膀,“不要因为你来自过去而感到没有面子,我们都不是……那种小马。”

“你们当然不是了。”星璇的另一旁,四叶贤者咧嘴笑着说,“但这就好像是我们前一天还在为了小马们之间的和谐而苦苦思索着解决策略,但是第二天你们就像那位先知一样降临到这里,用你们之间的友谊告诉我们未来小马国是和平的一样。我们还是没法很快适应的。”

“但这并不代表你们不用继续去努力了呀。”星光说着指了指窗外的坎特洛特,“我不是在扫你们的兴,不过我想说……不管我们来不来,这帮不知悔改的分裂派还是会我行我素的。”

“当然了,你不用担心。我们本来就没有想过要中断我们的任务。”星璇碗里的汤已经见底了,他用魔法悬起餐巾来擦了擦自己的嘴,“这些家伙为什么还没有把菜上好……”

说时迟,那时快。几只穿成一身白的、厨师似的小马从门口走了进来——博士注意到他们全都是独角兽。

“你说,这帮厨师是声控的吗?”艾米对星光吐槽了一句。星光淡淡一笑。

接着,几个盛放着一碗蛋炒干草、一碗菜汤、一碗荞麦粥的餐盘便降落在了博士、艾米和星光面前。

“这几道菜,好养生的样子。”星光凑下脑袋,对着这几道古代佳肴闻了闻,“不过味道看起来还不错。”她抬起头来,恰巧看到艾米猛地把自己的脑袋扎进了那一碗蛋炒干草里。

对面的博士快笑疯了。

星光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用魔法悬浮起餐盘里专门为独角兽准备的刀叉。

她在把几根草丢进自己嘴里后才想起来,自己原来没有在过去(或者说是未来,也可以说是现今)的时候在两公主城堡里吃过那碗蛋炒干草,因为它们当时全被艾米一只马独享了。

几口入嘴之后,她才意识到为什么艾米那么喜欢它。一股美妙的味道从自己的味蕾直击大脑中枢,让她不由得多嚼一会儿。

“虽然我之前吃过干草,可是皇家制造的感觉的确与众不同——不管是未来还是过去都是如此。”星光称赞道。

就在此时,她发现自己旁边的艾米碗中已经空空如也。而那只天马正着了魔一样盯着自己。

噢不,她想。

“诶嘿嘿……星光你还吃吗我知道你现在身体不是特别舒服所以你一定胃口不好吧我帮你分那么几十百千口怎么样?”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把嘴角残留的食物也吞下了肚。接着,她用一种恐怖的神态盯着星光面前的大碗。

“不,不,不不不。”星光见况,闪电般地伸蹄把自己的碗夺了过来,如同抱着孩子一样紧紧地拿着它,“你不许……”

“嗷!!”艾米话不多说,直接淌着口水从座位上扑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星璇看着桌子对面的一片混乱,呆滞地看了看博士。

博士耸了耸肩,低下头叼起几根干草,一边有滋有味地嚼着,一边看着这场激烈的斗兽杂技。

最后艾米和星光谁赢了不重要,重要的是星光在这么一番折腾之后,还有呼吸,并且还能在饭后端坐在休闲厅里听博士和艾米同星璇等马谈天说地。

休闲厅位于城堡的外沿,同时也在坎特洛特中心城的边缘处。这个宽敞的房间看起来还很新,家具堆的并不是很满,所以再塞十只小马也没问题。靠里的墙壁上装有一处壁炉,它砖头砌成的外表在宫殿里有些违和,但星璇说这是布丁头总理执意要加建的。侧面的墙上装着一处同样看起来很违和的挂钟,不过它是金色的,反射出来的光芒几乎盖住了钟表的象牙白底盘和黑色的指针。四叶贤者揭发说是白金公主想要把它放在这里的。

此时,钟表的指针指示着这里已经接近九点了。

面朝坎城外的墙壁拥有一扇相对而言很大的玻璃窗,房间内设有几张舒适的沙发和茶几,随意地摆在窗旁,而博士一行马、星璇、和三位副领导者都坐在上面。星光的晕眩感已经被那一顿饱饭压了下去,她惬意地坐在沙发上向窗外看,城外的自然夜景一览无余——茂盛的草坪、参天的树木、正好挂在树林空隙处的月亮和它所投下的清澈光芒。

“很难想象你们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子,博士。”本来是两位未来的公主的教授之一的四叶贤者现在却像一副好奇的小马驹一样看着博士(说真的,小马国至高无上的公主们的导师像看着神仙一样看着博士?如果星光把这个关系告诉给了现今小马国的小马,鬼知道博士会被捧成什么样子),“可惜你刚才也说过了,你是不能告诉我们的。”

“不是不行,是绝对不行。”博士严肃地挥了挥蹄子,然后神态立刻又变得活泼了起来,“上次我冒险这么做的时候,时间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半个奥兰多星系都差点被烧焦了。”

四叶贤者旁边的列兵三色堇惊恐地捂住了嘴巴。

艾米迟疑了一阵子,然后转头看向博士:“你有吗?我可不记得这段时间你有干过这么无法无天的事情。”

“我没有。可这完全有可能发生啊!”博士手舞足蹈,不听他说话的小马估计以为他在赶苍蝇,“我只是说个意思而已。”

“那你说的也不对啊。”艾米思索了一下,然后想到了什么东西,“你忘了上次我们去见梵高先生那阵子,都拿塔迪斯把他带到现今来看他自己的画展了。他自己的画展啊!我们现在也不还活得好好的呢?”

“噢覆盖小马星球的臭氧层在上啊,不要拆我的台好嘛艾米?”博士特意拉长了自己话里的每一个字里的每一个音节,“我这么说只是想要削弱一下咱们面前这四只小马想要前往小马国未来改变一切的兴趣!”

博士话音刚落,聪明曲奇的声音便传来:“此事当真?那么,博士您能带领吾等前去至未来小马国游览一番吗?”

“看到了没有?”博士摇了摇头,看着艾米,同时无奈地指了指聪明曲奇,“再说了,我们带梵高到现今,只跨越了一百年左右。并且,这场经历本质上并没有改变他的一生。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二次回到画展时,那里的画几乎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并没有对时间造成多少损伤。谁知道把一群魔法小马带到一千多年后的未来会对时间造成多大的创伤!”

艾米微微张开了口,但最后还是把话憋回去了。“嗯……”她撅了噘嘴,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星光看着他们唠嗑,忽觉有些口渴,于是用念力飘起自己的茶杯。

博士转向聪明曲奇,抬起蹄子酝酿了一下自己的语言,然后说:“很抱歉,我没有办法带你们去。对时间穿越这一种复杂的技术,我们族人也有十分详细的规章和制度。”

“你们族人?”列兵三色堇好奇地挑起了自己的眉毛,“你的意思是……未来小马分成部落了?”

星光刚开始喝茶,就被列兵三色堇的话逗得噗地一声喷了出来。高压水流擦着对面星璇的肩膀射了出去,痛击远处的地板。

星璇像躲子弹一样抖了一下,艾米拿翅膀拍了一下星光的背。

“咳,咳咳!”星光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把呛住的水全都咳出来之后说,“很抱歉,我的意思是……那个……”

艾米瞪着星光,并拿自己另外一只翅膀指了指远处地板上的水。

“啊……好的好的。”星光堆着一脸笑容,用魔法把洒在地上的水举了起来(覆水难收?这是什么东西,能吃吗?),飘到了窗外,扔到了户外的草地上。

艾米偷笑了一声,然后对其他小马解释道:“实际上,星光的意思是,未来的小马国很正常,但我和博士来自另外一个宇宙。”

通过列兵三色堇和四叶贤者的表情能看出来,他们这两只可怜的马现在已经懵了。

博士瞅了一眼星璇:“我以为你已经对他们介绍我们了?”

“啊,我一定是忘记去给他们讲最重要的部分了。”星璇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然后说,“我的问题。不过塞拉斯缇娅和露娜在吃饭前和我聊天的时间有限,她们也没给我讲太多。”

“尽管提亚和露娜对我讲述了她们所理解的、关于博士你的一切,”聪明曲奇看到星璇朝着自己看了一眼,于是委婉地说,“但是我认为,如果吾等能再次听到你们的所见所闻,那将是吾等之万幸。”

博士点了点头:“啊,我想多说几次也不是什么问题。”

就在他清嗓子的时候,艾米转过身对星光悄悄说道:“考不考虑数一下这趟博士会讲多少次自己的身世?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所以我猜一共要说四次!”

星光笑着白了她一眼。“你自己数吧。”她说着转过身去,看向窗外,“我可没那闲工夫。”

“从哪里说起呢?这样好了:我和艾米来自另外一个宇宙,在那里,我们并不是小马。实际上,我们是偶然通过一个裂缝穿越到这里之后才变成小马的。”博士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想什么合适的词语,“在那里,我们没有蹄子,没有那么多毛,不是五颜六色的,也并不是四脚行走的。”

星光感觉自己的意识就在博士说到这里的时候逐渐模糊了起来——看起来他的声音有一定的催眠效果,回去之后她得好好利用一下。

没有过几分钟,她便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陷入了黑暗之中。

“.…..发行这个规章后,我不知道他们会不……”

“……的啊,就我的……来看,他们肯定不会……”

“我想我们也只能猜一猜了……看不到……”

待到星光下一次恢复意识之后,她听到博士和星璇等马的谈话仍然在进行着,并且他们的兴致听起来丝毫没有减少。看起来自己睡的应该并不是很久。

她晕眩地抬起头来,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钟表:十点一刻左右。

好吧,星光觉得自己得收回刚才那句话。

她打了一个哈欠,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侧躺的姿势。就在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上压着什么东西。她转过头去,发现艾米正趴在自己的身上呼呼大睡着,她的翅膀也都耷拉着,都快触到地面了。

“呵,看起来我不是唯一一只被催眠的小马哈。”星光眯着眼睛,笑了一声,并没有管她,而是重新躺了下来,看向窗外。

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窗外树林中,站在月下的一个身影。

这身影距离城堡很远,但是星光能清晰地将它和其他草树分辨出来。在明亮的月光之下,那身影被映出一道马形的轮廓。那身影绝大部分都是黑色的,但是它在月光底下被照得反光,所以看起来微微发白。它在窗户外的正中央处,一动不动,似乎化为了一尊石像。星光不觉得自己睡着之前在窗户底下见过他,但是她突然回忆起,就在几个小时之前……

“星光?”星璇皱着眉头,叫了她一声。

这只独角兽似乎呆了一下才转过头来。虽然星璇知道她刚刚睡过一段时间的觉,但是她刚才盯向窗外的眼神已经迷离到了一种不正常的境界了。

“你还好吗?我们要回卧室了。”星璇从沙发上走下来,来到星光面前,“装修的小马已经把你们三个房间弄好了,你们应该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

“噢……噢!好的。”星光转过头来,看了看自己的身后:艾米和博士也已经站到了沙发旁边,博士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而艾米看起来刚刚睡醒,正在梳理自己的鬃毛。“很抱歉,我刚才……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刚才看到你醒来以后盯着窗外看了一阵子,注意力回来的时候就有些奇怪。”星璇伸出一只前蹄,把星光从沙发上拉了起来,并在她没有稳住身体差点摔倒的时候扶住了她,“窗外有什么东西吗?”

“我……我不知道。我觉得没有吧?”星光说着朝窗外看了一眼。星璇也凑了上去,朝着城堡外的树林里看过去。在月光之下,那里一片平静,在晚风的吹拂之下,树冠上的绿叶不住地摇曳着,地面上的绿草也在一波接着一波地摆动,不管是近处还是远处,都没有任何引人注意的地方。

“怎么了,伙计们?”这是博士的声音。星璇一转头,发现这只雄马已经站在了他们俩的身后,“月亮很好看吗?”

“没事,博士……”星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转身对博士说,“我觉得我可能还是需要休息。”

“没事就好,小星星。”博士眨了眨眼,然后说,“这一天挺漫长的,我想你和艾米确实需要睡一阵子了……虽然你们貌似刚刚休息过一小会儿,不过我说的是你们需要休息一大会儿!”

“等等……小……小星星…...?”

星璇窃笑了几声,然后说:“今天晚上我们和博士聊得很尽兴,他可能有些激动过头了。”

星光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甩了甩蹄子,说:“我知道了,知道了……我们快回去吧。”

星光在回去的路上只感觉头疼。通过视线,她能看到自己正在跟着队伍里的朝着熟悉的地方走去,可是她的四肢都是麻木的,她甚至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迈出腿,只能靠自己视野的逐渐推进来判断自己行走的距离。

一只胳膊搂住了她,是艾米。“星光?你怎么样了?”她隐约听见艾米在问自己问题,于是甩了甩头,把自己从恍惚之中拉回现实。

“还……可以。”

“但我不这么觉得,我感觉你下午吃饭前那种症状又回来了。”说着她搂得更紧了一点,“也许我该修改一下我的策略……吃一顿饭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星光无力地笑了一笑。她顿觉自己的眩晕感略微减弱了一些。

“有可能你感冒了。今天这一天对你来说确实有点难,不是吗?”

“也许吧……”星光咳嗽了几声之后,觉得自己的状态已经开始回归了,“不过这一阵很快,我现在已经感觉好多了。”

“嗯……我收回我的话,你也许真的太累了。”

“希望你不会收第三次。”

艾米揉了揉脑袋,尴尬地笑了笑:“希望吧。也许睡一晚上好觉之后,你就没事了。”

“星光你很难受吗?”原本走在艾米和星光正前面的星璇转过了头来,他显然刚才听到了这两只小马的对话,“如果明天你还有不适的话,中心城这里有一座医院。”

举蹄示意感谢之后,星光注意到自己的房间已经在面前了。

正常情况下,她是绝对看不出来自己的房间的。可是当她注意到这三扇被特别进行装饰的木门、门口如雕塑般伫立的三位士兵、以及楼道里散布的灰尘碎石时,一切就显得很清楚了。“我们已经到了?”她环顾了一下自己四周,发现博士已经打开了门准备进去了,“我觉得我们刚出发?”

“当然。我觉得你刚才走过来的路上都快要睡着了。”艾米悄悄地说,“而且这还不算上你每次都延迟将近半分钟才回我一次话的速度。”

“呃……我真的有那么迷糊嘛……”星光习惯性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然后缓慢地挣脱了艾米,朝着自己的门口走去,回过头来说,“那好吧,我们先进房间去睡一觉,希望明天会更好吧。毕竟我们还有一个友谊任务要处理呢……”

“如果你再以‘友谊问题’为由而无视自己的身体,我就不和你玩耍了。”艾米故作严肃地指着星光声明道。

星光用念力开玩笑般捏了捏艾米的脸。两只小马笑着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艾米在关门之前和博士道了一句晚安,而星璇在星光合上门缝之前叫住了她。

“如果你在晚上有任何……事情的话,卫兵一整晚都会站在你们门口轮班的。”说着,星璇指了指旁边的三只身披铠甲的小马——一只独角兽、一只天马、一只陆马。

星光感激地点了点头。“知道啦,麻烦你们了。”

星璇同样也点了点头,接着沿着走廊朝着正殿的方向走了出去。

用魔法合拢自己的大门,星光这时才注意到自己房间里的模样。

仅仅用了几个小时,装修的小马就将一个牢房一般的房间,转化成了一间和两姐妹专属卧室一样的大床房。瓷砖铺的地板,蓝色的墙壁和天花板。墙角镶嵌着水晶一般的紫色石柱,补上了原本突兀的那四处90度直角。床铺有一点乱,显然是现找的,虽然看起来并没有像暮光闪闪在未来的公主床一样舒适,可是此时星光已经管不了那么多。

她一脸扎进了舒适的大床,以一种神奇的方式滚进了被单里。

该死,星光想着,我好像没有问星璇这个窗户是不是防弹的。

但是事已至此,她决定还是先让自己好好休息。用魔法让被褥覆盖自己的整个身体之后,星光遁入了暂时还没有露娜公主把守的梦境之中。

 

 

详情请见《神秘博士》第五季第10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9063563/

thumb_up20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马圈巨坑集
  • 让我们一起快乐吸蹄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