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stialbeam
Lv.1 132/160 陆马

地狱九天(Nine days down, 原文完结)

第九章:信念

本作评价
6()
()0

第九章:信念

 

暮光再次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在这个单调,无尽的隧道里。她的蹄子拖着尘土。她累到几乎走不动,但是她仍然缓慢前进,不能停下。她愚蠢的决定没给她留下选择的余地。她饥肠辘辘,甚至想不起上次吃饭是什么时候。并且她干渴异常。她的水壶没了,她有好几个小时都没看到她的小溪了。身体的每寸地方都在疼痛;每个淤青,每个戳伤,每个擦伤看上去越来越严重。她的翅膀疼痛万分。每个翅膀关节都在酸痛(她没真的折断它们,至少),并且她的肩关节肿胀发炎。她不确定她能否在这种状态下飞行。她的脖子和耳朵上的戳伤结果比单纯的轻度撞击更严重;那些地精马事实上用它们的恶心的爪子一样的东西戳伤了她。伤口火辣辣地疼痛,背上的伤口在发痒。这意味着感染了。毕竟,她挺过来了,她或许会在某个无名的洞穴里死于该死的感染。这就太尴尬了。但是她继续走,因为......

我该杀了它们的。

我太蠢了!

她上次经历的事件再次在她的脑海里穿过。她没能阻止它们。她连自己想做的事情都做不到,看上去。

眼睛圆睁呼吸急促,暮光举起石头到空中然后......

让它啪的一声掉到地上。

“只是......”暮光喘着气说。她在骗谁呢?她不是位真正的公主。她办不到。

她摇摇晃晃地离开那只她战斗的半人马,然后跌跌撞撞地退后。如果她有力气或者甚至胃里有一丁点食物的话,她或许会吐出来,但是什么也没。

她盯向她面前的支离破碎的半人马。他畏缩起来,举起它的手试图防卫自己,或许是投降。他的有些手指弯曲到了错误的方向。他的左臂,小马形式的左臂,看上去废了。他布满鲜血,他的全身被蹄子踩肿,踩烂。她可以看到他的鼻子和胸口上的凹陷。一只眼睛肿的突出来,严重到她不知道它是否还能睁开。

这一切都是她干的吗?

她转过头,不愿再想下去。这群地精马分散地离她远远的。好吧,它们一瘸一拐地远离她,不管怎样,避免被她看到。它们中的任何一个当时就可以杀了她,但是他们只是站在那里。除了一只仍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的眼睛模糊地看向房间中间一个特定的地精马,仍然瘫倒着,一动不动。开关,她想起来了。她第一个击中的。

她慢慢地走向他,伴随着某些模糊地本能。她举起一只胳膊然后放到他的胸口上。过了会儿她的蹄子上感到了什么东西。心跳,柔弱并且稳定。

很好。

她再次转向那只半人马。

“我该怎么到地面上?”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喘气。

他用他的一只完好的手指向其中一条隧道。

“不要对我撒谎!”暮光突然喊道,伴随着突如其来的愤怒。

那只半人马畏缩起来,藏在他的另一只废掉的手后面,疯狂的指向相同的洞穴。

为什么她要那么做?

没有真正的答案,暮光转向那个入口然后走开,甚至都没回头看一眼。

我不敢相信我放了他们!我不敢相信我甚至希望杀了它们!我不......我只是......

“我恨这样!”她无端地喊起来,没有对着任何东西,没有对着任何马(人或者其他生物)。喊完后她感觉好点了。我肯定疯了。

她希望塞拉斯提亚在这里。她希望有任何小马在这里,当然,她不算。塞拉斯提亚把她的魂都吓飞了,但那真的不是她的错。她甚至试着警告暮光,但是她当时不知道事情真的能变的这么糟。现在她知道了,自己曾经对塞拉斯提亚的怀疑让暮光感到极度煎熬。塞拉斯提亚知道该和她说什么,或者至少可以让她感到安全。她非常擅长那点,即使是在其实是让暮光一直说的情况下,即使是在把翅膀轻轻放在在她的肩膀上然后默示她什么也不要做的情况下。女神啊,但是她现在真的想依偎在一对美丽,柔软的翅膀的下面。如果她能听到她的声音,得到塞拉斯提亚仍然正在找她的迹象......

额!如果我当时没有跑掉就好了!无论是暮光心理升起的何种怨恨,还没来得及生根就烟消云散了。饥饿,被打和彻底的疲惫让她没有任何能量来自我憎恨。并且,有种新的比自责更急需的压迫感在她的脑袋里吵嚷。她真的要尿尿了。但是她知道,就是知道,她放下戒备的那一刻,某些可怕的东西就会跳向她,至少不是她喜欢的东西,呵。

暮光不担心她的小小的黑色幽默。这是她应得的。并且她并不像是错了。她想了想她最近的遭遇,并且它们都有共同点:它们都是陷阱。每件事都用一种或者其他的方式来吸引她过去,然后不知怎么的让她进入危险之中。随着事情的进展,它们也变的越来越聪明,就像塔尔塔罗斯真的在监视她并且学习用哪种最好的方式来抓住她。好吧,诱饵的事确实板上钉钉了,不是吗?她直接走进了那个陷阱。并且这些很明确地提示了暮光:自从她来到这里后她还没时间来解决个马问题。

并且,她一直听到细小的鬼鬼祟祟的声音,看见鬼魅的轮廓在她的光线下一掠而过。这是她先前就经历过的在让马目瞪口呆的安静中很明显的变化,并且暮光认为从那儿窜出来的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管它的,她真的得尿尿了。

暮光用她的光线照亮了隧道的两侧,确定没看到任何东西后,让自己屈服于不管什么会降临到她头上的命运,暮光耸了耸肩然后走进她左边的凹槽。肩膀上的疼痛让她龇了一下牙。

她的个马问题解决到一半的时候,完全没有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一块靠近她石头突然伸出几只邪恶的爪子然后开始快速地爬向她。暮光叹了口气。

她用紫色魔法立场慢慢举起了那块石头/螃蟹/不管是什么的东西。它扭来扭去,啾啾叫并且在反抗,但是在发现自己做什么也没用后,在原本是它先前的猎物前翻了个底朝天。暮光盯着它看了看。它盯了回去。一声来自头上的声音吸引了暮光的注意力:另一只生物在靠近它的猎物。这个东西更像是只三叶虫,但是有着更多的腿和一对蝎子尾巴。

“你们有两个?有没有搞错?”

暮光转了转她的眼睛然后把她抓住的这只扔向另外一只。她有点希望它们联合起来再次向她发起进攻,但是才没有。它们立即和对方打起架来。

我恨这个地方。

 暮光解决完个马问题后跳过这些打架的虫子,继续走在路上。她有好几分钟都没辨认出来直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暮光尖叫一声作为回应,差点被这个雌性化的尖叫惊地跌倒。

她盯着看了一会儿,眨了眨眼,心脏怦怦跳,在辩认出是什么东西前保持不动。

“本?”

那只星星蜘蛛向暮光来了次华丽的鞠躬。

“额,你真幸运你没在5分钟前那么做!还有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它前后击打着它的腿。暮光把这个诠释为蜘蛛版本的耸肩。

放松让步给了怀疑。

“你是本,是吗?”

那只蜘蛛把身体歪向一边,看上去有点像只困惑的狗。

“好吧,我猜如果你想要吃掉我的话,你就不会向我尖叫了。”

“可能是本”把身体歪想另一边,就像在考虑是否不要向小马尖叫了。

“但......是,如果你真是本......你对和我一起来的小马是什么看法。”

本退后一步然后猜疑地眯起它的许多眼睛,低声发出嘶嘶声。

“好吧,那肯定是你。”

本发出一声快乐的啾啾声然后快速上前。暮光向后跳了一步远离他,角不由自主地发出光芒。

“停下!”

本照做了,立即。它发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声音,听上去很担心。

“对不起。只是......事情变的很糟自从,额,我把你弄丢了。我现在只是需要点空间。”

本抱歉地蹲坐在地上。

本用蜘蛛版本的方式轻轻地鞠了个躬,就像是说没关系。

“我很担心你,”暮光说。“你怎么在这个可怕的地方生活下来的?”

本左右歪来歪去,以某种方式交流方式说那没那么糟糕的,一旦你习惯了。但是,他是只蜘蛛,不是小马。

或者暮光只是真的疯了,并且这一切都是她瞎想出来的。她真的能相信他吗?他真的和这里的其他东西不同吗?如果他只是在耍她怎么办,就和诱饵做的一样?塞拉斯提亚说过他没问题,但是......

“好的,好吧......我认为你能带我从这里走出去?”

本猛然转身然后快速向前,转过身来向暮光挥舞一条胳膊。暮光跟随过去,保持着一定距离。

她走了大概半小时然后一阵味道向她袭来。她不感到奇怪;一些新的恐怖的东西出现在她的路上只是时间问题。感到意外的部分是这个气味是多么的好闻。这是可口的水果和蔬菜薄饼还有松脆可口的蔬菜的味道。这让她想起了在苹果农场的晚餐。

这个陷阱明显到敲响了她脑袋里的每个警钟。不幸的是,它同样也激发了她的胃。她被引诱的肚子发出隆隆声,命令她去调查。不顾做出更好的判断,暮光嗅了嗅空气,让那个诱人的芳香吸引着她过去。她就是无法停下自己。并且好像她也不需要到其他地方;它就来自于正前方。

 

一条岔开的隧道没多久就出现了。温暖,友好的光芒从里面发散出来,伴随着光芒的还有那些美味的气味。光线来自于老式的火光,一点不像是暮光大部分看到的恶心的菌类植物发光。

看到这一切。她在入口处停了下来。

这是陷阱。这明显是个陷阱。并且她可不准备上当!不是这次!但是......

她向里面撇去,只是一点点。这里看上去和闻到的一样。一个美好的炉边景象,某种直接从暖炉节里出来的场景。一个挂着装满礼物的长袜的大壁炉坐落在房间的显眼位置,这里还有个大木桌,上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佳肴。座位环绕在它的周围,塞拉斯提亚在上那些是什么?

在桌子周围完美的椅子上坐着的是四个......角色。一个弯下腰面向这个方桌的每一面。他们一根毛发都没有。一个是匹小马,或者至少,像一只小马。其他的......暮光不知道。两个有手,还有一个有,什么?蹼?那个已经倒下了,脸压在桌子上。那匹小马(?)毫无生命地躺在椅子上,其余的都处在相同的无意识状态中,头部耸拉,四肢散开。她们都是浅粉色的。骨头在瘦弱的薄薄的皮肤下突出来。并且,最恶心的是,皮肤长的填满了他们身上每个洞。眼睛,嘴巴,鼻子。每样东西都被封的严严实实。

暮光恶心地退后了一步。这到底是什么!?

好吧,这是个陷阱。你知道的。

是的,这显然是个陷阱。暮光差点对自己笑起来,但是她就是笑不出来。真的,尽管是这样。是什么让塔尔塔罗斯认为她会上这种当?她摇摇头然后开始走开。她的胃再次用不依不饶的精力发出隆隆声,然后她停下了。

好吧......

或许她只要快点拿点什么然后迅速跑掉?她犹豫地退回那个晚餐场景。她甚至都不想。一切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当然他们不会惦记一个苹果的?她可以从这里够到一个,简单。并且那些东西看上去没什么威胁......她的角发出光芒下意识地开始准备她的魔法,口水直流。

就在那时,她想通了。如果她吃掉桌上的任何东西,她或许就会变成用于展示的另一个吓人的怪胎。这不是个陷阱,喵的!这是个折磨。

暮光蹬了下蹄子发出低吼声,愤怒地忘记保持安静。

她听到有隧道的后面有东西。听上去有点像喘气声。

“额,出来吧,拜托!”她向声音喊去。“我知道你在那里!”暮光坐了下来,在让马暴躁的安静中等了几分钟。不管它是什么,它没回答。她喷了喷鼻息。暮光感到前腿被轻轻的碰了下,她往下看到本在看着她。他转身背向那个晚餐“派对”然后示意她跟上来。

“好的”她发着牢骚说。“我们走。”

暮光走的很慢,她疲劳的思维在试着想出一些计划。她想她想到了。这个计划聪明绝顶,优雅超群,并且肯定能成功,并且她—在—坠落!

暮光猛地惊醒,眨了眨眼。她刚才睡着了吗?在走着的时候?她感觉她的腿在机械性地行走,一只跟着另一只。她试着看着它们,但是她无法集中注意力。围着它们的地面在起波纹,因为她现在走在水里。她在游过一条美丽的,温暖的河。她在游向坎特罗特,准备—

她再次猛地惊醒。暮光摇摇她的头。她听到另外一些细微的声音从她身后某个地方传来。或者,她认为她听到了。她停下步伐,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口气......然后突然转身,愤怒地瞪向前方。她听到有什么东西匆忙跳走了,但是这次她听的很清楚。

这里面有东西!

又瞪了一会儿,然后她的眼睛勉强锁定了那个滑进她的光线的形状,那是个深棕色的,多块的,结构混乱的东西。她斜着眼睛看着并且做好准备,准备来对付......

一个鞍包。

什么?

“这是额,这是食物,”某匹小马说。“这是我能找到的所有东西,是给你的!因为......

暮光知道这个声音。

“诱饵?”

一片短暂的宁静出现在这里。

 “额,是的。但是这是我为你带来的!我,额,对不起。关于—”

“食物?你给我带了食物?”暮光厉声说。“为什么?你做了什么,下毒!?”

“什么!?不!我绝不会—”

暮光闪现到他的旁边,把一只蹄子扇向地面,把她的光线咒语施展到最大强度,充满着她甚至从没想到过她能感受到的狂怒。

“你绝不会什么!?”她尖叫道。“你想要干什么!?你试着杀了我!”暮光怒气冲冲地向前走去。她仍然距离他很远,但是她把他逼到了石头和墙之间的角落里。诱饵试着悄悄离开那块石头的时候本疾驰过去,伸出他的前腿并且发出危险的嘶嘶声。看到本的体积,他犹豫了下,但是那只地精马随着那只蜘蛛的接近蜷缩起来。

 “不!我没有,我是说,我,我—”

“你本来会吃了我!我以为我们是朋友,然后你把我扔给了那群狼!你以为我会继续上你的当吗!?”暮光喊道,继续上前。“但是,说下去,诱饵。你‘绝不会’做什么?”

“我绝不会像那样浪费食物。”他从他的蹄子下低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我—我不知道......

暮光慢了下来,然后停下。他说的某些东西她听进去了。这让她意识到她在做什么?

她在欺负一个受惊的,饥饿的孩子。即使他是和那些地精马一伙的......

她的另一个问题很安静。“你不知道什么,诱饵?”

 “那个你是......”他舔了舔嘴唇,咽了下口水,紧张,害怕。“我以为你试着耍我,用某种方式。你用对我很好来给我下陷阱,或者其他什么的东西”他说的时候没看着她。只是在那里靠着墙瑟瑟发抖。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为了吃掉我,我猜?因为那就是每个东西干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是说真的,关于你认为我们是朋友。但是你确实是的!因为你很好!并且很强壮,并且......。比我们好。”

暮光慢慢地坐下。

“你说那个是什么意思?”

诱饵终于看向她,他的眼睛充满着她从没见过的绝望。

“你—你本来可以杀了我们。我们全部!但是你没有。我看到了你的战斗,你太棒了!我的整个家族甚至都不能碰到你!但是一切过后,你只是,只是离开了!你甚至什么东西都没拿......

当暮光最终开始说话的时候,冒出来的是......

“额。”

“我不想把你带给他们!”本哭喊道。“在你......把我从那群虾子那里救了下来后。我试着让我们偷偷通过,但是,但是他们看到我们了。并且一旦他们知道,我就得把你带给他们。或者......

当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暮光轻轻地问道,“或者什么,诱饵?”

他用鼻子愤怒地喷了一小下。

“家庭得吃饭。”

过了很长时间暮光才说。“诱饵?你为什么独自在那些洞穴里?”

那个小马驹,并且他就只是个小马驹,盯着地面看去,用爪子摩擦着另一只爪子。

“作为诱饵是所有小不点最擅长的,所以那是我的名字。小不点出去然后找到任何家庭能吃的东西,然后引诱它回家。除非它首先杀了诱饵。并且如果诱饵长时间没找到任何吃的,好吧......家庭得吃饭。”那些话说地如此自然以至于暮光甚至不知道该有什么感觉。一阵恶心的寒冷传遍她的全身,混合着她先前感觉的理所应当的愤怒,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她把一只蹄子放在石头地面上。她看着本,看到他的眼里泪水的闪光。不知怎么的,那些让她感到冷静了。

“你为什么跟着我?”她的声音出奇地平稳。

“额,好的,为了给你那个,”他说,用一只爪子指向那个鞍包。突然间他又开始完全紧张起来了。“并且我想,额,或许,那个,如果我过来试着帮你,但是这次是真的在帮你
!那个,或许你回到小马利亚......那个我也可以一起去,和你一起。”

暮光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长到足够可以看到他在她的注视下无地自容。她的嘴巴张开又闭上,但是她的思维一片空白。完全没有词语来表达。不是她知道的词语,不管怎样。但是她得问......

“你的家庭怎么办?”

 

——

 

他的眼睛花了很长时间才集中注意力。当它们终于集中注意力了,开关发现自己在盯着一个爪—蹄看。它被切下了,并且少了根手指。那应该是攀爬的(爪子)。他感觉到有谁推了一下他。

“起来。”

“退后!”开关用一声嚎叫回应。为什么他在这里?他抬起头然后翻滚了下。他的视线漂流不定,他差点跪下干呕起来。如果他不怀疑他的家庭可能在看着的话,他可能就会那么做了。

“你们要干什么?”他的声音含混不清。不怎么好。开关试着记起来......额,对的。那个娘娘腔诱饵带来了一顿轻松的饭。很明显被吓到了,天真的可笑。但是然后......一阵紫色的闪光,然后他的记忆突然停止了。发生了什么?

“起来,妈的!诱饵不见了!”

开关思索着这个。为什么他想的这么慢?他的头出了点问题......

“所以?

“他带走了我们的食物,开关”说话的是倒钩,她听上去比平时更恼火。

“什么?那......那是”开关确保第二次发音准确。这太糟了。他不能看上去很弱,不是现在。“没门。他去哪了?并且他带来的那个婊子应该够我们吃很长时间,不管怎样。”

 “她也走了,开关”攀爬说。

开关终于向上看了。整个家庭都在这里。

“你们说她走了是什么意思?她应该死了。”

各种各样的咆哮和嘟哝声回答了他的申明。

额,操。

“她走了”他说。

“不止是走了,还带走了诱饵,他洗劫了仓库,开关。”攀爬用危险的眼神看着他。

额,见鬼,不。

“我们会他妈的找到他!他不可能走的很远,他是......”开关是要说小不点,但是当他准备抬起蹄子的时候,他的视线又开始飘忽不定然后他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妈的诱饵基本就是隐形的,如果他想要那样做的话,开关。你知道的。他是个好诱饵。”那句话来自于欧律缇翁,那只半人马。他的声音听上去不对。看一眼他的脸就知道原因了:他看上去惨不忍睹。“现在他不见了。带着我们大部分食物。”

“家庭需要吃饭,开关,”攀爬说。“并且你是第一个倒下的。如果你没说那么多话的话......

“什么!?等下!”开关用他的蹄子站起来,但是一只蹄子踩空了他随即跌倒了,重重落地。

“去你妈的攀爬!我会撕了—”

开关再也没说完最后的句子。

 “他们怎么办?”诱饵说。他试着看上去坚决些,但是他的眼睛又看向了地面,负罪感把它们压了下去。“看上去不像我能回得去,在这个之后。”他茫然地对着那个鞍包挥了挥爪子。“不管怎样,他们不需要我。我只是个小不点。”

暮光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好吧。

好吧,是的,他上次试着杀了她。是的,他上次可能会吃了她。但是......

他的家庭怎么能那么对他?作为,什么,某种可消耗的食物资源!?这太骇马了!但是......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真正的饥饿是什么样子的,不是吗?这些地精马,这个“家庭”,他们的一生都在挨饿。在这个噩梦下,她能因为他们为了生存而做的事情评判他们吗?接着诱饵来了,抛弃了他们,他自己的家庭,所有他知道的东西,为了她。为了一个个体,为了过上比在这个可怕地方带给他的更好的生活的一次仅有的机会。

他会在我睡觉的时候杀了我。就是这样,最糟糕的设想。但是如果他没有呢?如果我是她唯一的希望呢?我真的能就这么直接走开吗?他太年轻了......

暮光很乐意想到自己用逻辑来做决定,但是坦白来说,决定早就做下了。每个努力的人都得有点信念,不是吗?第二次机会?甚至一家都是食人族的小不点。如果暮光从他那里偷点东西然后把他留在这个地方自生自灭怎么样?她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不管怎样。并且她宁愿死一百次也不愿让她自己堕落于塔尔塔罗斯的一个造物。

 “可以。”

安静持续了很长时间。

“可以?”诱饵问。

“是的。可以。你可以和我一起走。”

诱饵张开嘴,惊讶地盯着暮光。

 “真的!?......谢谢你!这里!”他飞奔穿过她冲向那个鞍包。“我会从好东西开始找起!”

他看上去如此高兴以至于暮光只能以微笑回应,即使她的内心感到痛苦。

我恨这个地方,她又想了一次。

 

thumb_up6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噩梦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