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stialbeam
Lv.1 148/160 陆马

地狱九天(Nine days down, 原文完结)

第七章:徘徊

本作评价
6()
()0

第七章:徘徊

 

暮光在隧道里以一个合理的速度慢跑。一种可以持续的,能让她在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休息前能坚持跑几小时的速度。并且希望能有些吃的。距离她上次吃东西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她开始后悔没吃那些野草了......尽管如此,她仍然有她的水壶,所以那很好,但是现在能吃点东西就再好不过了。不幸的是,目前为止,她看到的唯一植物就是某种长在地上和墙上的发光的蘑菇和同样发光的苔藓。暮光知道乱吃菌类是什么结果,但是她现在正在用一幅饥饿的眼神看着那些苔藓......

在这个时候,那个东西亮到她甚至几乎都不需要她自己的魔法光线了,但是无论如何她还是保持点亮它。在这个时候,她可能确实在睡觉的时候都需要维持着这个魔法。

又走了几分钟的路,一个新的担心击中了她。本发生什么事了?这个山洞里面的生物发出的光和他身上的颜色一样。它在哪里?它没事吗?一阵愧疚感穿过她的全身。她甚至记不起来她什么时候弄丢的她。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她才记起他?她努力不让自己沉湎于自责。他在塔尔塔罗斯已经住了天知道多长的时间。他可能没事,是吧?暮光努力把她的焦虑推开,最好保持些有建设性的想法。

所以,塞拉斯提亚说塔尔塔罗斯喜欢恐怖故事,好的,好吧。暮光对这些东西略知一二。它们不是她所喜欢的,

都是虚构甚至病态的,但是她读过一两个这样的故事,并且,更有帮助的是,她读过恐怖故事这一类题材的书。她熟悉最基本的套路,她甚至看过一两部关于故事的主角如何在恐怖故事里存活的愚蠢故事。她边走边在脑子里过一遍这些想法。她琢磨,这就是这个地方做事的方式吗?每匹小马都是“主角”吗?她是主角吗?她怎么会知道?并且如果是这样,破坏是对她有利还是有害?

好吧,她可以尽量保持聪明点然后希望有好的结果,她猜。并且坦白说,这个“故事“给她的感觉更像是黑暗的幻想而不是真正的恐怖。更像某些奇怪的,古老的寓言故事。据她所知,到现在甚至还没有敌人出现。

不管怎样,规则很简单:礼貌点,不要独自闲逛,不要乱搞你不理解的事情。做一匹讲道理的小马,基本上。足够简单了。暮光可以做到,确实,她已经破坏了第二条准则,但是和‘怪物讲道理’确实可以弥补那个,或许是吧。

当然,处在一个恐怖故事里的真正问题是,在结尾,可没法以智取胜,因为主角没法控制故事,只有作者才能控制故事。

暮光让自己呼吸呼吸,加快她的步伐,就好像她可以单纯的跑过这个来自于那个想法的不断升起的担忧。她的内心在反击这个想法,把它从自己的脑袋里推出去或者压下去或者推走,直到以后她能想到办法对付它为止。

还有更多的规则,但是它们相当奇怪并且只适用于极其特殊的情况,当然在现实生活中是没法用的。不管怎样,暮光还是回顾了它们一下,只是因为要给自己点东西想想。她不由自主地完全想起另外的东西:爆发的魔法,瓦解的火焰从塞拉斯提亚的角上喷发而出。一个狼一样的东西融化在她的角上,头骨被烧的发白—暮光摇了摇自己。她发现自己不受控制的思想里出现了一丝光明然后她抓住了它。

塞拉斯提亚肯定没事,至少这些和她战斗的怪物基本都没法碰到她。所以她没事。暮光只要离开这里,然后她们一起回家,就是这样的。简单明了。没必要关注这种事情。

随着在山洞里的慢跑,暮光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但是或许......或许是时候让她自己想想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现在有空间了,精神上也有点空间了。她至少可以尝试想一点点,就一点点。

好的!还没到时候!

但是或许她能想些相似的事情。那可能有帮助。

她的脑子里回忆起一本以前的读的书的零碎片段。一些她很多年前读过并且一直记住的片段,但是从没真正理解。或许现在她依然没法真正理解。但是看到塞拉斯提亚和那些像狗一样的怪物的战斗或许能劝说她自己再回顾那些老旧的片段,那些片段简单明了:“打它们,先下手为强,狠狠地打。”

那是本关于一匹名叫扬尘的陆马的传记,由那匹公马自己的引述构成,他是位传奇的战士,以对抗强壮的敌人并且取得胜利出名,尽管自己的个头不比暮光大多少。他的一生,据他所说,基本就是一个接着一个战斗,赢或者输。据她所读,那个时候看上去完全就是个野蛮社会,但是现在......好吧,或许她能用到那份知识。这可能会帮助她理解些新的东西。

扬尘给了很多战斗技术方面的建议,正如小马们所预料到的。怎样这样落地或者那样猛击,怎样对付一匹飞马或者一匹独角兽等等。但是有趣的东西是他的观念。不是如何去战斗,准确来说,是怎么赢。如何对抗比你更大更强壮的敌人。或者朋友,如果你幸运的话。还有很多细节,但不是策略,确切来说,但是......好吧,这里有个。

“如果你没别的办法了,那么把你能扔的所有东西都扔向他们。”起初这个建议很让马很困惑,但是他解释道。“如果你没技术,没策略,没受过训练,你仍然有一两百磅重的小马身体可以给你使用,所以你尽全力把自己向他们扔过去,或许就足够了。当你撞击的时候,要完全撞上去,记住,孩子,你是在为你的命战斗,所以不要有所保留。”他一直把读者称呼成“孩子。”她想他在生活中是否也是这样称呼的,或者只是对他的读者这样称呼。不去管它了,现在她就是她,有点是吧。塞拉斯提亚直接撞穿了两只那样的怪物,即使它们明显比她重。还有那些她用的魔法!暮光从没见过那样的情况。那些魔法很简单,真的,只是些基本的魔法球,但是用如此强大的能量发射出去以至于它们......好吧。不管怎么说。

“如果他们想说话,就让他们说。有些家伙喜欢那样。然后,当他们的长篇大论说道一半的时候,直接在他的下巴下来一蹄子。那会是次干净利落的击倒,孩子。有些小马可能会说赢的不光彩,但是至少你可以活着和他争论,甚至更好的方面是,你可以自己发表长篇大论了。没有生物会想到在发表长篇大论的时候被揍趴下,还有,至少,这可以给你思考的时间,或许当你准备逃跑的时候可以让你靠门近点”

塞拉斯提亚也那样做过。暮光当时不明白,但是她把那些怪物激出来了。她看到它们出来的时候,她就......好吧。

把你有的东西都用上。记住我说的关于没有技术的那部分吗?好吧,那取决于你怎么看,即使是最弱小的马都能捡起石头或者挥舞椅子。就那么做。孩子,看看你的周围,抓住你能取得的任何优势并利用起来。你的蹄子上多一根树枝可能就会决定你是去看医生还是进太平间。”

这个真的吓到暮光了。什么样的小马会那么想?这简直太残酷了。但是,她看到过塞拉斯提亚也那么做过。她捡起了半打东西,看上去很随意,然后她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它们。暮光对这个想法耸了耸肩,但是她知道,如果逼她一把,如果她必须那么做,她就会那么做。如果她必须那么做。

还有更多说明,当然会有,这是本书。暮光一边慢跑在发出柔光的阴暗洞穴中一边尽可能地回忆起书的内容。隧道现在变宽了,她可以在不增加光照魔法能量的情况下就可以看到它的大小。她一直沿着小溪走,希望她不会真的用到任何扬尘的建议。

暮光感到这里还有其他生物的线索是气味。是麝香味,只是有点刺鼻。闻上去很危险,就像熊的巢穴。她是通过她曾经去过一次熊哈里的窝后知道的。她完全没理由害怕他,但是这里的气味里面有些东西。并且这里。

她放慢速度。她应该点亮她的光线吗?这重要吗?当然无论这里住的是什么东西,它都习惯于住在黑暗。

这种讨厌的感觉爬上暮光的脊椎。她点燃了她的光线,用*探照灯*模式照亮自己的周围,四处观察。随着一身低吼传来,她立马停住了。隆隆声向她传来,低沉并且致命,这是个极其危险的警告。一个模糊的身影的边缘被她的光线照亮。

当你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你的时候,你会产生一种独特的恐惧感。不是来自于外面,模糊的黑暗中有些东西,而是就在这里,就在这个地方,和你在一起。暮光给干的太快的舌头咽了口口水。

她清了清嗓子,不管那个生物是什么,它还是足足有20码远,在河的另一边。

“你好?”

暮光慢慢抬高她的光线。那个生物站在原地。在她的光照下显现出一只爪子插进石头里的手掌,竖立的毛发,红色狮子的鬃毛和一幅愤怒的,咆哮的脸。一对巨大的皮翅膀,,身后锋利的蝎尾刺在和暗中闪烁着毒液的光芒。

狮蝎兽。

没事,她先前对付过狮蝎兽。没什么好担心的。

当然,上次,她有她的朋友在旁边帮忙,并且即使是在那时,她们唯一能赢的原因是柔柔在它的手掌里找到了一根刺。现在面前的这只看上去可没受伤。它看上去愤怒,并且饥饿......

随着那只怪物慢慢上前,此时此刻,暮光发现她极度希望她的朋友在这里。

“额,对不起。我没想要打扰你,”暮光说,退后了一步。那只狮蝎兽在原地弓起身来,做出准备跳跃进攻的动作。暮光的思想在快速飞奔。等下......等下!她知道关于狮蝎兽的事!她在什么地方读到过。是什么来着?

“我真的只是路过!”暮光脱口而出,或许声音比必要的要大点。这只体积超标的猫//蝎子的东西停了下来。

“如果你认为没问题,”她继续道,结结巴巴地努力拿出她最好的押韵语句,“我就马上踏上我的马蹄!”

押韵!狮蝎兽害怕押韵!这个写在她在旧城堡里找到的公主日记里面!

那只狮蝎兽发出一声不高兴的小小的呜咽声,

随着勇气的增加,暮光继续说道。

 “我不想让你,额......”啊!有什么能和帮忙押韵的?“好吗?”

但是我真的需要些帮忙。

你看,我有点迷路,

并且我不知道我在哪条路。

你是否能给我指条路?

那只狮蝎兽听到第一句后的眼睛恐惧地瞪圆,随着她说完最后一句,它立马拔腿就跑。

“这会让我高兴地久逢甘露!”她在它身后喊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狮蝎兽痛苦地喊道。

暮光笑起来,感觉有点负罪感。额,嘿,最后一句也是押韵的。

“对不起了汝!”

“啊啊啊啊啊!”

“额,等下,这次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抱歉!”

这回没有听到来自那只像猫一样怪物的回应。

这就是,暮光想, 为什么学习历史是很重要的原因。没有马会想到一些看上去无关紧要的知识会把她从一只巨大的,恐怖的狮蝎兽嘴下救出来。她点了下头让自己满足了下解决这个情况的成就感,然后继续赶路了。

暮光一直在独自慢跑,从上次的小冲突后,她感到相当高兴。塔尔塔罗斯也不是那么坏嘛。你只需要比它聪明就行。

跑了一个小时或者更长的时间后,她听见了除了她蹄子之外的声音。当她听到的时候,她慢下来走动,然后停下,耳朵竖起找寻声音的来源。听上去有点像一声嚎叫。或者是一声叹气?

她又听到了。不是的,等下,这次不一样。一阵沙沙声?暮光再次驱动了她的光线。光照显现出了很少的东西。只有前面的道路,还有她身旁的小溪。她等了下,在继续前进前,照了照前后。她蹄子的回声在这片安静中显得格外明显。

又听到了!某种叹气的声音。来自于前方,她很肯定。并不是说回声在这里很容易辨别......等下!这里有条路,从隧道的主路岔开。暮光咬了下嘴唇。这是目前为止这条路上她看到的第一条分叉。并且空间开始变得狭窄了,所以她不穿过距离她几码远的墙上的洞是不可能了,她再次往回看了看,然后蹑蹄蹑蹄地走向前方。

她远离那个黑暗的无底洞停下,那里有个标志,或者至少,看上去像有个标志。暮光蹑蹄蹑蹄地尽可能安静地走过去,专心地听着有什么新的声音。她什么也没听到,让自己尽可能地远离那个深渊,她试着阅读那个标志上面的内容。上面写着清晰的小马利亚语,但是每次她要读完的时候,上面的内容就飞走了。字母有点飞出了她的视野,每次试图理解它们的时候她都无法组织起来。但是有个东西她完全可以辨认出来:一个小马头骨,下面交叉着两根腿骨。

剧毒,或者某些其他的危险。

暮光转身离开,突然想能离这个地方越远越好,但是随后她又听到了。某种呻吟的叹气声,和一阵沙沙声,好像某些东西在黑暗里移动。不顾做出进一步判断,她照亮了旁边的通道。

这里有其他小马。

暮光开始往前走,都没想到过停下来。那是个模糊的轮廓,被覆盖在什么东西里面,但是她确定那是匹母马。她受伤了吗?她需要帮助吗!?

在滑停前,暮光差点就跑到那匹母马上方了。那种被从远处监视的感觉又回来了,比以往更加尖刻。

那匹未知的母马被某种花茎覆盖着。每个花朵同时面向暮光,花瓣大张就好像在看着她。暮光后退了一步,不确定它们是什么组成的。

过了一会儿,它们看上去失去了兴趣,转回到它们的......受害者?正如暮光看到的,那匹小马挪动了下,嘟哝着些什么。她的眼睛睁开,就一小会,随着其中的一朵花俯下然后轻柔地靠近她的角,她闭上了眼睛,就像一个吻,它缓慢包住她的方式,几乎有点色情,真的。先前苍白的花突然肿胀出颜色,洋溢着鲜明的红色。一些其他的花朵紧跟其后,每朵都“亲吻”小马的身体上它们靠近的任何地方。那些花朵开始面向对方,随着它们一张一合,它们的颜色也从黑色褪成了白色。就像它们在说话。一些花朵歪斜着面对暮光,随着安静,沙沙的大笑轻轻的摆动。

它们在吸收她!它们在从她身上吸取魔法和生命力,然后它们还在大笑!暮光感到恶心地离开。一阵突然的,出乎意料的愤怒像长矛般刺穿了她。她用魔法振作起来,用念力包裹住那株恐怖的植物的根,意图把这个东西直接从地面上直接拔起来。她抓住它然后拉动然后......什么也没发生。

那些花歪向一边,就好像它们在思索她在做什么。然后,突然,她的咒语失效了。那些花随着吸收她的魔法肿胀成了薰衣草色,完全不受魔法影响。那株植物和那匹小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随后那些花朵回到它们俘虏的小马身边,大笑声在她们中间传来。

暮光又愤怒地尝试了一次,这次就和上次一样无效。她试着抓住那匹小马。她举起了她大概一英寸,随后那些花朵就把她魔法吸收干净。在花茎中的小马没特殊的反应,除了在那些花朵再次爱抚她的同时转了下身然后继续沉睡。那株植物移动到她的下面,用发达的花茎在她的头下面形成一个枕头。暮光皱着脸困惑地看着这一切。那个举动看上很温柔,甚至很关切。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暮光停下了正在准备中的魔法然后认真看着这幅画面。这株植物偶尔回头看看她,等着她的下一步举动,但是它没有靠近她干任何事。它没有像对另一匹母马那样试图困住她。并且这匹母马本身......

好的,现在暮光的确在看着她,她很奇怪。她是红色的,和那株植物吸取她能量时候的变的颜色一样,但是她反射的光线不对。就好像她有个壳在身上而不是皮毛。她的身体线条大部分是锯齿形和直线形的,而不是通常的生物曲线型。但是也并不是全身这样。好像她才成长到一半还有另一半,什么?被制造出来的?暮光的光线集中到她的脸上。她的嘴巴懒洋洋地张开了一点,里面的牙齿很锋利。一条长长的紫色舌头舔了它们下然后就缩回到她的嘴巴里。那已经够让马不安了,但是最恐怖的是暮光可以在她嘴巴闭着的情况下看到她的牙齿。她的脸颊不在那里,不像是被移走了,好像就是本来它就没长脸颊。暮光继续盯着看。

 

她在她头上的发现没有让她的不安变少点。她有一个角,但是不像暮光见过的任何角。它们有两个,互相缠绕在一起形成锯齿一样的形状,双螺旋成一个锋利邪恶的顶点。它们互相分隔开,它们上面的每个部分都预示着那个古怪的,无法读清的警告标志的危险。暮光绞劲脑汁想出有什么东西可以作为参照,就快要断定自己从没见过类似的东西的时候,她想起来了。邪茧。她,也一样,身体不全(腿上有洞),有只不寻常的角,身上还有壳一样的东西。这就是这只小马的来源吗?另一只幻形灵女王?它们有好几只女王吗?

那匹红色小马在她的睡眠中移动了下,暮光随即后退了一步,那些花朵带着她们对小马奇怪的情感向下降低了一点。

那个警告标志指的是那株植物?还是这匹小马?这匹幻形—小马本来就在这里吗?这一切发生多长时间了?有什么方法暮光可以救出她的,但是即使是有办法,她应该那么做吗?她看上去不像在遭受痛......

暮光以前听说过捕食植物,比如猪笼草和捕蝇草。但是这株植物看上去不像是在伤害任何东西。不像是你通常在一株食肉植物旁边可以发现受害者残害一样,这里没有任何受害者的残害。这株植物在正在吸收这匹小马吗?或者......只是在包容?

暮光希望塞拉斯提亚在这里。她肯定知道些什么。就她自己来说,暮光绝不会让小马遭受这样的命运,但是如果是塞拉斯提亚自己监禁这匹小马的?假设暮光确实找到了放出这匹小马的方法,如果这匹小马被放出后变得敌对怎么办?并且公主和她说过不要碰任何东西......

暮光退出这个洞穴。她可以以后再来。如果她的想法是对的,并且这匹小马需要被拯救,塞拉斯提亚会知道的。然后她们在重逢后就会回来救这匹小马。

这个逻辑说得通,并且她很肯定,但是暮光的决定仍然让她自己感觉浑身冰冷。

她会回来的。

暮光迎头走向那看上去永无尽头的隧道。她感觉自信心比先前变少了一点,但是她不认为当前是有什么她可以做的。最好还是继续前进。

山洞里面转弯扭曲,通道随意打开和关闭。主路上现在出现了些细小的分岔路,但是鉴于靠近小溪更有利,她选择避开这些岔路。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这些。她想她可能已经向上走了一点点,这当然很棒,但是她没法真正确定。她的胃早就饿的已经记不清上次吃饭是什么时候了,但是她同样也没办法,至少她有足够的水......

一声平静的曲调的在隧道里回响。暮光头一次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大概是在半小时前,随着她继续前进,声音变得越来越大。除了在开始的时候,她的步伐一直没有变慢。她确定她现在应该随时都可能见到那个个歌手了。看上去事情就是从这里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的。

这里变得更亮了些。发光的蘑菇变的更大,一大片苔藓持续发出的光芒消失了。苔藓的一边是一个巨大的,空旷的盆地,紧挨着那个盆地,那个歌手出现了。它蹲坐在一个奇怪的一团她无法分辨的东西上面。那团东西在她的光线前闪烁着湿气。那个歌手不像是暮光看到过的任何东西。它是两足行走生物,有着又长又细的四肢,一个巨大的头坐落在狭窄的身躯上。触手像头发一样从头上垂落下来。脸上两只警觉的小眼睛向四周观看,但是宽的不像话的嘴和里面一圈小小的牙齿让她的脸变的更有辨识度。这只生物专心于他的乐器,长长的手指平静地弹奏着,完全没注意到它的听众。

奇怪,暮光决定,但是没用威胁的脚步,希望是吧,她小心翼翼地踏出隧道。那个恐怖的被观察感袭遍她的全身。

“你好啊,”她说。

    那只生物转头看向她,但是一句话没说。它没有表现出吃惊的迹象,只是一直在用它带着纤细的,平静的微笑的青蛙一样的嘴唇进行歌唱。

   “那真是首优美的歌曲,”在那个生物没有反应后,她小心说道。她向它挥了挥蹄。

那个歌手的嘴笑地更宽了。它用它的一只手向她挥了挥。那只一直弹的东西从她现在看来像是某种古琴。

暮光本来期待着更加强烈点的回应。或许它不能说话?那就太失望了。她向前走了几步。

“所以,我是暮光闪闪。我应该叫你什么?”

那只生物没做回答,只是把它的音调变得富有活力地平和。

好吧,那说明了点什么。

先前的气味增强了。暮光试着不让自己恶心的感觉被看出来。她维持自己保持礼貌。

“我,额,打扰一下。我有些迷路了?我希望你能,额......

如果那只生物理解她的话,那么它隐藏的很好。它身下那一团巨大的恶心的物质一直在靠近她,并且随着那团东西越来越近,她开始看清楚里面的细节。它在用它厚实的,黏乎乎的,尖刺一样的触手潮湿地拍打在地上拖着自己前进。这个锥形体,或者不管它叫什么,形体不规则。它的表面大部分是平滑的,斑驳的灰色。但是它的轮廓分裂成无法预料的模式。

并且从另一边伸出来的,借着洞穴里的昏暗的生物光线显示出的,是一只手。

看着眼前的景象,一阵可怕的恐惧感慢慢爬上暮光的身体,随着整个曲线看下去,暮光看到了一只胳膊挂在一个肩膀上,接下来显现出一只完整的米诺陶(牛头怪),半个身体卡在这团向前滑动灰色的肉里。

暮光惊呆了,思维卡在呕吐的强烈欲望和跳进去把那只可怜的家伙拖出来的想法中。在接下来的几秒钟里,她看到里面还有其他东西,被肉和触手包裹。有的看上去像狗,有的看上去

像体积超大的蝙蝠,还有几十个小点的东西。那只米诺陶(牛头怪)转过来面对她,它的手颤抖着。

它还活着!星星在上,它还活着!暮光冲到这个悲惨的生物面前。她没有计划,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是她得做点什么。她灵巧地跳过一条移动的触手,把那只公牛包裹在自己的魔法里。

“我抓住你了,坚持住!”

那只米诺陶(牛头怪)发出汩汩声,可怜地接近她。

她竭尽全力地猛拉,但是他几乎没怎么移动。她感到有什么滑腻并且肮脏的东西碰到了她的屁股,她马上跳开了。

“退后!”她喊道,向那只冒犯的触手发射出一个推力魔法球。它(歌手)一直在接近她吗?她向上看了看那只唱歌的怪物,它的歌声一直没减弱。它的咧嘴笑突然间变得扭曲,充满疯狂。她向它的脸直接发射了另一个魔法球,它的头折向后面,但是即使是这样,它的歌声还在继续。

尽管害怕,暮光还是很坚定。她向前猛冲过去,抓住那只被困的米诺陶(牛头怪),用她所有能用的东西往外拉,魔法,肌肉,和翅膀。随着一声恶心的*撕拉*,他很快被拉出来了。

“好的!站起来,我们......

好吧,他的大部分被拖出来了。她惊恐地看着这幅被她拖出来的躯体连连后退。这个米诺陶的腿和他大部分肚子还陷在那团粘肉里。只有一些尖刺般的触手连接着他的前部和尾部。他掉在地上溅湿了一地,暮光随即手忙蹄乱地退开。

然后她意识到了。陷阱。这是个诱饵,全都是。歌声让她靠近,微笑的歌手让她靠的更近,然后这只“米诺陶”让她碰到,她对这只“米诺陶”触碰,就是它骗她的最后一步诡计。

那些触手滑过来,对她进行包围,拖着这团巨大的东西靠近到足够碾压她。

一阵奇怪并且陌生的感觉充满着暮光,随即她扇动翅膀冲到一旁。她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但是她被突然,强烈地激怒了。怎么会有东西干这样的事!?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但是她没时间思考,所以她行动了。她向接近她的触手发射出了魔法球,击飞半打触手的同时她爬升到了空中。随着她的翅膀摩擦着山洞的顶部,她感到这种方法没用,那些慢慢掉落的触手只会一直过来。她又对那个歌手发射了一个魔法球的同时思考如何阻止它。

那个魔法球的力量比她其他发射的要大的多,直接把那个怪物从它下面那团黏乎乎的东西(打下来)......或者说本来在它下面,如果那个歌手没被和那个连接米诺陶的触手一样被连接在那团黏肉上面的话。它猛地回到它坐的位置,不受干扰。不到5秒钟,它的平静的音乐和安详的微笑就又回来了。

暮光盯着它,在它上空盘旋。这不是真的。那里没有真正的米诺陶。这是一个假象。一个诡计。就是的。没什么东西能如此骇马......这种内心的刺痛感越来越强烈。她的胳膊不愿移动。她讨厌这样!她想在这里做点什么,想要用某种方法解决掉这个恐怖的东西,但是她内心理智的那一部分知道她不能这么做。不是现在,不是靠她自己。她聚集起一个快速护盾,猛地回头然后直接穿过那个歌手飞向前面的山洞。她听到音乐跟随着她,但是隧道快速变窄,那团巨大的东西没过多久就放弃了追逐。

 

thumb_up6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楼
flicker-气球 Lv.3 幻形灵
回复 第七章:徘徊

那个红色的小马(或者是幻形灵?)貌似是毛毛马的姐姐!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噩梦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