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Wusy
WusyLv.10
麒麟
长篇翻译
R
已完结

辐射小马国:卧倒并掩护!Fallout Equestria: Duck and Cover!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41568/fallout-equestria-duck-and-cover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四章:天气永远不会改变

chrome_reader_mode 7,808 event 2 月 14 日 thumb_up 30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83 forum 2

关于全骑,我有一句话需要坦白:我并没有在文章中准确地表现出他的口音。

话是这么说,我其实完全可以把它们尽数展现出来。可是如果我的确精准地保留他语言中的抑扬顿挫,他的话读起来大概就是“啊馁吼呀菇凉馁长嘚挺俊俏啊呕喜憨”然后下文的一切就特么一团糟了。所以你们所看到的都是经过自动翻译之后的发音。难道这样不是很棒吗?

通过一定的强制措施,全骑说服了我再在科尔顿镇待一段时间,等到一些补给送到之后再启程。

他很惊讶我身上居然有那么多瓶盖。我告诉他这是我自己捡到的。他不太相信,但是我演技很棒,所以也就蒙混过关了。

他问了我那小孩怎么样了——这时我才记起来他。我告诉他那家伙在旅途中自己玩自己的去了。他也信了。傻东西。

补给到了。我们基本上只装了水和食物。商店老板看见我们连一点弹药都没买,很是吃惊。我倒是很愿意先做一做表率,可我看不出来全骑脑袋里在打什么牌(我决定我每玩一次双关就灌自己一瓶酒,因为如果我说太多的话会死于酒精中毒)。

全骑拿起了一包消辐宁:“多少钱?”

“八十个瓶盖。”

“啥?这是敲诈!”

“不能改的,一分钱一分货。”

“我给你六十。”

“我说了一分钱一分货,所以你别想了。下一只被雨淋过的小马来我这儿会很乐意付给我一百的。”

“七十。”

“你这连讨价还价都算不上。”

我挑了挑全骑的帽子,说:“算啦,我们在别的地方估计会找到一些的。”

“等等,”商店老板忽然开口,“穿连裤衫的家伙。你来废土多久了?”

“我现在看向天空还想吐,所以你觉得呢?”

“行吧行吧。既然我是一个心软的家伙,那么……

我听到全骑嗤了一声。

 ……那么给我五个瓶盖,我就卖你这个。”

他用魔法举起了被一捆尼龙线裹住的一根条状物。

我歪了歪头。

他往后站了一步,把那根东西砰的一声打开。一张面料被撑开来,在金属臂的压迫下撑得紧紧的,整个平面由一根金属梁所支持。我觉得我在哪本书里看到过它,但竟然一时间说不出来这个物品的名称。

他随后便把这东西收了起来。

我耸了耸肩,然后把他想要的瓶盖扔给了他。毕竟这应该会是个很不错的近战武器。

“所以这是什么?”我问。

他比了个手势,让我离他更近一点。随后他也倾过身子来,用嘶哑的嗓音庄严地对我说:“我跟你讲,鞍开夏荒地(Flankashire)需要小马的献祭。这里下的雨会一点点腐蚀你的身子,直到你都认不出你自己了为止。所以你会想要一把伞,一把能将你遮挡起来,让你永远免于外界风雨的伞。只要你保持身体干燥,那么你就不至于每天早上醒过来都会在镜子里看到一个丑陋到令你难以忍受的外表。这把伞会给予你安全感,会给予你生存下去的希望。”

他在说完后仍然保持着那种过于严肃的神情。

我再次耸了耸肩,把它咬在我嘴里转了转,然后把它扔进了我的鞍包里。

在我们离开商店的时候,我又一次打开了我的包,然后扔给了全骑两袋消辐宁。

他愣愣地看了看它们:“你从哪儿搞到的这些?”

“在你和那家伙讨价的时候偷偷拿了俩。你们小马国居民真的很擅长出洋相,不过这对我来说倒是个完美的掩护,挺好。”

“但……

我加快了自己的步伐:“你要拿就拿,不拿就给人家送回去,别站在原地傻愣着了。”

他回头看了看商店,然后又望向自己蹄中的消辐宁,咽了口口水,然后把它们放进了自己防尘外衣的口袋里。

“所以你又为什么要跟着我呢?根据你刚才的描述来看,我敢自己去马彻斯特可比把内裤穿在脑袋上还疯。”

“我是只知恩图报的小马。废土游民一般并没有什么原则,可既然我有这么一条,那我就得遵守它。你从掠夺者蹄子里救了我的命,我就得跟着你来表达我的感恩。

“噢,别告诉我你就是那种花里胡哨的白衣骑士那样的家伙……

“我只会帮你一次,并且根据你目前的行为举止来看,我也帮不了你多久了。”

“呵,感谢支持。”

我们又走了一点路,但是这段时间里我们交流得并不多。全骑一直在走,而且他看起来知道方向——实际上这并不难,因为马彻斯特最显眼的标志就是地平线远处空中那一团非常暗、非常浓密的云。

沿路经过一些东西的时候,我都会花点时间去观察它:一些老旧的路标、破破烂烂的驾驶工具、被毁坏的建筑……我停了下来,想要搜刮一些东西,可是它们都被其他来过这里的小马们抢得干干净净的了。真他妈的无礼。如果之前来这里的家伙把这里有用的物资全抢光了的话,那我来这儿捡垃圾还有什么卵用呢?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得小跑一阵,不然早就被他远远落下了。

“啊,甘霖娘。”

“啥?”

“我刚刚想起来我本来可以在那商店里买……

“啥?”

“收音机。”

“不过你有哔哔小马啊。”

“我只有一个仿制的哔哔小马。”

……为什么?”

“否则我看起来就像是我刚把一个避难厩小马杀了,然后穿上了他的连裤衫一样。”

“不,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没有一个真的哔哔小马?”

512号避难厩就没有什么质量合格的东西,包括哔哔小马在内。”

“这是……贴纸吗?所以你真就闲的没事自己去做了这么一个玩意?不过它从远处看起来的确还挺像哔哔小马的。”

“在避难厩里你没啥事可做的。”

“这倒是真的。”

我们又走了一段路。

途中,我吃了一点东西。吃一些真正需要嚼的食物感觉很怪。我能感觉到那些逝去已久的桃农祖先们对我的嫉妒之感,这都让我有些心理负担了,于是我特意朝他们的方向——大概是空中的某个角落——使劲嚼了嚼。我依然记得我曾经因为某件事情而感到洋洋得意,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对谁炫耀的感觉。我现在的感受大概就是如此了。

不是,我不知道你想让我在这么一段长久而又枯燥的跋涉里说一些什么。我的意思是,我完全可以停下来,然后描写一只在烧烂的破布上蹦蹦跳跳的小雄驹、一栋被凝固的血液所覆盖的建筑、一个铁门被彻底拆了下来的避难厩、或者是几只全身皮肤都被腐蚀掉了的小马。但是如果你每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小玩意就停下来磨蹭好久,那你怕是永远都到不了目的地了。毕竟,你只需要挑一些重点来说就好了,对吧?

在我们路过一个写着“索尔特福德(Saltford”的路标时,我感到一滴雨水落在了我的鼻子上。

我停了下来,扭了扭我的鼻子。全骑大概是觉得我又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于是继续走向前去,头也没回。

我又感受到了几滴雨水,然后决定拿出我的伞。

全骑的整个身子都裹在宽檐帽和防尘大衣中,所以他八成没有注意到已经下雨了,于是他仍然自顾自向前走着。

我拍了一下雨伞的伞柄。

啥都没发生。

难道这又是一个只适用于独角兽的产品吗?他们可真他娘是一群自私自利的混蛋。

我的耳朵已经能感受到一股稳定的水分滋润了。我停了下来,寻思着是不是全骑的外套是防水的。但思考这个的这意义也不大了,因为不论如何,他的衣服在这场雨后也会变成一团潮湿而有辐射的危险品。

我用嘴衔住了伞柄,然后开始一口一口地咬它。我的牙齿成功地按下了一个按钮,但是雨伞张开的时候,它尖锐的零件划到了我的脸,我嗷地叫了一声。

我没有时间止血了,于是我便先让血自己流着,然后捡起我的雨伞来,将它夹在我的鞍包上稳住,接着追上全骑。

我赶上去的时候,他大概是用眼角余光看了一下我。

我每走几秒就得停下来调整我的雨伞,因为它会不停地向前倾去挡住我的视线,然后让我的屁股被雨淋透。

全骑对我皱了皱眉,看到了我背上的雨伞之后才意识到什么,于是他抬起头来看向天空……

一大团雨水落到了他的吻上,吓得他像一只猫一样跳了起来。

我咯咯地笑了笑,全骑则低声抱怨了几句,摆正了他的帽子,然后朝着一处破败的天桥赶过去了。

距离第一个水滴落到我的鼻子上才不过两分钟,桥底两侧的斜坡上就有雨水倾泻而下了。我们赶紧躲进了桥底,然后我又花了额外的五分钟来让这把伞合上。

冰冷的雨水从外界流到桥底,在这里形成了几条小型河流。它们如匕首一般,从天空的顶端轰然泄下,迅速而又无情。它们逐渐吸食了周围空气中的暖意,使得如同堡垒一样坚固的桥底也不再安全。它们撞击地面的力度足以溅起一片片污水撒向四方,在其所经之处全部留下肮脏而潮湿的水渍,好似一只临死的小马死死攫住杀死自己的凶手,想要用自己的鲜血在他的身体上留下罪恶的痕迹。

天空正将它的最后一口气力尽数抛向我们,在瓢泼大雨的白色噪音中厉声向我们嘶吼着:“屠杀!屠杀!屠……等等,那帮在雨里赶路的疯子是谁?

我眯起我的眼睛朝那个方向望过去,结果我的鼻子探出了天桥,紧接着就被雨水轰炸了。

全骑笑了笑,于是我捶了他一下。

那些身影仍然在那里。他们大概有四五只小马,正列着队行进着。

即使是在倾盆大雨之中,我也能看出来他们的一些身体特征:面具——或者是带有面具的头盔——和一些安装在马鞍上的笨重枪支。

我拿出了我的Nerf枪,拉上活塞,然后瞄准。

全骑把我的枪管摁了下来:“你这是在干什么?别射他们!”

“为什么不呢?”

“他们是铁骑卫。”

“又该到什么废土政治速成课的时间了吗?”

“他们在废土上四处活动,贮存战前科技并存案。如果他们愿意与其他小马分享这些技术的话倒还挺好,可他们就是不肯。如果你不惹他们麻烦,他们也就不会来招你。并且就他们背上的那些激光枪和动力装甲来看,把他们当做你的射击训练靶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我再一次瞄准了他们:“在掠夺者营地那里的时候你不也没信我吗?”

全骑一把抓住了我的前蹄,然后把枪从我蹄子里夺走。在一阵抢夺战之后,他朝桥底的地面开了一枪以解除填弹状态,然后把它扔到了我们俩中间的泥里。我死死地盯着那把枪和地上的弹坑。

“所以,现在你就打算从我面前滚蛋了?”

他思考了一阵子,同时舔了舔他的牙齿:“刚才我是在救我自己,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算。”

我耸了耸肩,然后捡起Nerf枪和软弹。

我仍然不知道全骑的心里在打什么算盘,但是如果他坚持要跟我继续走,那他至少可以充当一个合格的肉盾。

又过了个把小时之后,雨势才弱下去。并且在我们刚刚启程那会儿经常时不时下一阵子小雨,所以我们时时刻刻都贴着附近的遮盖物前进。

我们离马彻斯特越近,附近的一切就变得越暗。这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离那里越近,我们头顶上的云就越浓。并且时间也越来越晚了,所以太阳光也愈发黯淡了。不过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里的高楼也密集了起来,它们混杂着肮脏的灰烬和烤焦的泥土,和一些不幸的流浪者的尸体——它们看起来比之前的那些要恶心多了。

我们大概在经过那个索尔特福德路标之后就算进入城市了,于是我们很快找到了一条电车轨道,并沿着它的方向前进。

以前供火车行驶的铁路周围全是碎石和水坑,两道铁轨之间的混凝土块上布满了划痕和崭新的半圆凿,头顶上的缆线貌似被修理过了。看起来有小马还在时常维护这条铁路。

尽管全骑似乎并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但他仍然在专心倾听着四周的动静。

我们在看到一个标志牌之后停了下来。

它歪歪扭扭地悬挂着,上面写着几个字:“瑞威尔河(River Rearwell)”。

在这几个字下面,一些血淋淋的内脏和肠子黏在上面,同样组成了几个字,但是它们过于模糊,看不清楚是写着什么。

向前望去,至少有十几座桥能让我们穿过那条河,但是距离我们最近的那一座桥前建起了一堵厚实的墙。

如果它是在战前建起来的,那我是真搞不懂那堵墙能起到什么作用,因为如果它就在那里立着,那小马就没法开车过桥了。不管它是什么时候建的,如今的掠夺者倒是把它利用成了一座坚固的堡垒。

在这座桥的另一端,立着一个八成是从其他地方偷过来的标志牌,上面写着“马彻斯特城”。而在这个牌子的上方,杵着一个掠夺者做的……雕塑。

那雕塑就是一块被敲成盾牌形状的生铁。在这块铁的左右两端,系着一对狮鹫的翅膀;在它的顶端,挂着一只狮鹫的脑袋。一件连裤衫被撕成了碎片,零星地点缀着雕塑,使其表面显示出蓝色和反光银所组成的颜色样式。在雕塑的上方和后方,立着三支长矛,三只狮鹫的头颅被砍了下来,扎穿在了矛尖上。每颗头颅上都插着五根长角或者是尖刺,将它们都做成了五角星的形状。

当我站在原地,凝视着这座宏伟的“嵌有狮鹫身体部位的盾牌”,不禁怀疑起艺术本质是什么的时候,全骑则把视线移向远方,看向马彻斯特城内。那里有不少被拦腰斩断的高塔和十分工业化的建筑,不过天际线中的一座尖塔仍然保存完好——它是一座身体被雷云环绕、顶端没入云层的天地支柱。

“哈!瞅瞅那个,活生生的戏剧效果之典范。”

全骑不得不对我的句子做一番句式分析,但还是没搞懂我这句话的含义,于是开口问道:“什么?”

“雷霆之首就在那座塔上面,对吧?”

“对。”

“那座在我们视线里最为明显、最扎人眼的塔?”

“大概是吧。”

“它也必须是。现在这个画面还不是从什么视媒体上看到的呢,结果咱们的目的地周围的整体景观还是美得一塌糊涂。”

“所以小原姐,你他娘了个腿的到底是在说啥?”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扑扇翅膀飞到了那座被改造成堡垒的桥上——毕竟抽时间多熟悉一下飞行不是个坏事。

“然后你这又是要去哪儿?”

“你可别再因为这些小细节叽叽歪歪的了……

这座桥的顶端似乎被荒废了,所以看起来那个雕塑大概只是用来吓一吓小马的罢了。不过这里也有一些看起来还很新鲜的尸体以及一些弹药盒,所以掠夺者估计近些日子也来过这儿。

一条卷成团的绳梯在桥沿处放置着,绳梯的其中一端还连接着一堆针刺碎玻璃废铁——看起来又是一个巨大的破伤风隐患。于是我把它抛下了桥,大喊着:“乐佩公主来救你们啦!!”

我在这里都能听见全骑的抱怨声。

我们离市中心越近,雨下得就越频繁。

我说我在瑞威尔河那里就能分辨出来塔底下的雨是下得更多还是更少。而全骑说这是为了阻止像我这样鲁莽的小马闯入他们的地盘。

我们注意到每次闪电划破天空的时候,雨就会忽然变大,然后我们就会赶紧找个地方躲雨,等到雨停了再走出来。这样的循环持续了有十五分钟左右。直到我们无意中找到了一处破旧的电车站台蓬。

站台就像漏斗一样将刮来的风汇在了一起。阴冷的湿气朝我们吹了过来,所以我们身上被雨淋湿过的地方现在冻得要死。

空气中充斥着噪音。雨点落在大街裂痕上、碎裂的窗户上、毁坏的车辆上的啪啪声萦绕在我们四周。那些早已逝去的小马孤魂在周围互相推搡着,嘴里挤出着荒谬的语言,想要在这混乱的背景噪音中被他人所闻。雨水沿坡流下街道,在路缘处堆积成潭。拍在排水沟上的雨点朝我们溅起水花。因为百年前的野火炸弹而下了地狱的野鬼嘶嚎着,乞求着自己的救……

“现在我觉得你可以告诉我你的计划了。”

“啥?”我甩了甩脑袋,把自己拉回现实来,然后从站台边缘处退了回来,看向全骑。

“我猜……啊,我希望……你心里至少是有一点计划的,毕竟你前面飘着的是一艘雷霆之首啊。”

“啊当然了!”我撒谎道,“过去之后,我们只需要……

叮叮叮!

这声音从我们右边的山坡上传来。

“等一下。”

“这又是个什……

那铃声又响了起来。

紧接着,一个长长金属盒子从电车轨道上缓慢而沉稳地行驶了过来。在进入车站的时候,它发出了一声长长的电子尖啸。在它逐渐减速的时候,一阵刺耳的刹车声陡然传来,接着,那电车颤抖着停了下来。

电车大门咝咝作响,然后其中一扇门成功打开了。

在电车里,一个长得跟小马有几分相像的东西坐在驾驶位上。我说“跟小马有几分相像”是因为它那非生物般的扭头姿势和它如手电筒般的双眼已经清晰地表明,它百分之百是一架机器。

一种机械合成的女声从驾驶座的机器马那里传来:

“皮-----皮卡迪骊……

滋滋滋滋滋!一阵机器短路的故障声出现了。

机械列车长的脑袋又转了转,然后它胡言乱语了一阵子,声调从耳朵听不见的次声波一直抬升到了土拨鼠的音高。

“迪---迪骊站到了!感谢您-ing-ing-ing-ing-乘坐本次有轨电车!请带好你的随身财……

啪!一声静电爆音打断了它的话。

……物,有序下车!”

我们呆呆地注视着这一切。当然,我们俩都不知道皮卡迪骊是个什么地方,不过看起来这辆车正驶向高塔那里。

我看了看全骑。他耸了耸肩。我也耸了耸肩。

然后我跳进了电车里,他跟了上来。

电车门开了几秒,等待着那根本不存在的上下车乘客。然后它的门关上,大铁箱子继续开始前进。

电车的内部其实还蛮干净的。当然,我清楚一些自然劣化是难免的——一两扇窗户的玻璃片不见了、车厢尾部的墙上印着几个弹痕、并且天花板的某一处也被腐蚀穿了,但它至少躲过了掠夺者的“装饰”手段。而且这里零星的小马尸体也都还是完整的。不得不说,我有点失望。

“不论怎样,小原,这个地……

“我不清楚这条指令的含义。”

“给我闭嘴,你这破火车。”

“我不清楚这条指令的含义。”

全骑忽略了它,继续说了下去:“不论怎样!你的计划,你打算怎……

“检测到铁轨上的障碍物!” 列车长忽然叫道,“在列车清除障碍物的过程中,请……

一阵飕飕的噪音传来,紧接着是咔哒一声。

……在座位上坐好。”

我皱了皱眉,因为在这个过程中,电车并没有发出刹车的吱吱声也没有停下来。于是我跑到列车前端,透过电车正前方的挡风玻璃看向列车前方。

在电车前面的轨道上,躺着一辆燃烧着的汽车,汽车两侧子弹横飞,显然是有一场枪战正在进行着。

不过电车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一片金属板从挡风玻璃底部升了上来,遮挡住了我的视线。

几秒钟之后,电车外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撞击声,然后电车剧烈地晃动了一阵子。那辆挡路的汽车被电车暴力地挤到了铁轨右侧。

紧接着,从电车前方的某一处传来了一阵突击步枪的突突声。

然后,随着“砰”的一声,一阵嚎叫从车外传来,由前至左。

我透过左侧的玻璃向外看去,恰好看见一只掠夺者向后飞了过去,四肢软绵绵地在空中乱舞。

“障碍物已被清除!下一站,丁斯骀特(Deansgait)。”列车长说着。同时,电车前端挡风玻璃上的金属板降了下去。

我赞许地点了点头:“干得好,列车长。”

现在,我们距离英克雷的那座尖塔已经很近了,以至于如果不把脑袋从窗户中探出去,我都看不到被云层覆盖的塔尖了。电车沿着一处山坡爬了上去,驶进一座看起来维护得还不错的车站,然后滑行(同时伴随着刹车时那刺耳无比的摩擦声)至停止。

当机械的尖鸣声逐渐减弱下去的时候,电车门咝咝地响了一阵,然后再次打开了。列车长转过自己的脑袋来望向车厢:

“终点站,丁斯骀-t-t-t-t-t-t……

它脸上的两盏灯灭掉了,接着,它的身体疲软了下来。

不过它立刻又如触电般直了起来。

“丁斯骀特站到了!感谢您乘坐马彻斯特城市铁路!其属于避难厩科技。”

我们在下车的时候可没浪费什么时间。

这个火车站可以说是很荒芜了,因为所有有价值的东西看起来都被掳走了。原本是出站闸门的地方只剩下了砖瓦,而小卖部则被搜刮得连百叶窗都不剩。一只小马在车站的角落里睡着觉。我把蹄子伸向我的枪,但全骑阻止了我,然后对我摇了摇头。

车站大门距离塔底还有将近一百米的距离。在这里,雨基本上是长年不衰的了。雨水不仅仅在下水井和街道的凹陷处堆攒了起来,而是整个在塔底积聚成了一片小湖——高塔的第一层彻底被水淹没了,水深至少有两米。除了塔底以外,其他地方也是如此,电车站在这里好似海洋中的一座孤岛。

“我原本的计划没有考虑到这种情况,所以我还真没买防水护身服。所以,如果还想进塔的话,我们大概得另寻蹊径了。”

 

升级!

也许如果我直接无视它们的话,这东西就不会出现了。

新技能:通勤票——你现在可以免费乘坐所有需要瓶盖才能使用的交通工具。

 

 

 

    索尔特福德:指的是英国城市索尔福德(Salford

thumb_up 30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小彦焱 Lv.1 麒麟
评论 第四章:天气永远不会改变

这个电车居然还能动

2 月 14 日
Wusy Lv.10 麒麟
评论 第四章:天气永远不会改变

回复31169 @小彦焱 :

是挺怪,不过刚来马彻斯特的时候说过这里的铁路看起来最近还有维修,所以......大概还有马在管吧。

2 月 14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辐射小马国

    CelestAI

  • FOEtale

    Haiter

  • 民间推荐

    魔法师T_T

  • Brined Collection

    咸鱼饭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