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stialbeam
Lv.1 148/160 陆马

地狱九天(Nine days down, 原文完结)

第六章:黑暗

本作评价
5()
()0

第六章:黑暗

 

暮光随着柔和的话语声打起了瞌睡,一只蹄子温柔地梳理她的鬃毛。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个声音传来。“一切都会好的。我们很快就到家了。公主没真的做那些可怕的事,一切只是个天大的误会。”暮光陷入这些话语中。她相信它们。

“你会看到的,不一会儿我就会醒来然后看到......我会醒来然后......”

在意识到这个声音就是自己的后,暮光一下子惊醒起来。这里没其他人(马)。她一直在自言自语。而那只蹄子就是她自己的。

她试着咽了一口口水,但是她的嘴干的要命,除了艰难地吸了一口气外她的嘴里什么都没。

这里很黑。她被裹在一种毫无疑问的某种光明的虚空地带,一个能让你忘了你能有机会再次看见光明的地带。这里的空气如死一般沉寂,除了暮光自己的呼吸声外这里完全纯粹的安静。有那么一刻,她仍然相信这完全或许只是场噩梦。或许她只是再一次睡到地板上了。这有时会发生。还有她自言自语的情况?好吧,确实,她只会在压力极端大的情况下才会这样,但是这次噩梦确实让马压力山大,不是吗?当然。

但这不是一场梦,她知道。她真的就在塔尔塔罗斯,并且塞拉斯提亚真的杀......做了那些事。然后暮光惊慌了,她吓坏了,再一次的,然后像一个被吓坏的小孩一样跑掉了。现在她迷路了,独自一马。她在黑暗中又坐下了点时间,开始自责起来,就让一切这样发生吧,接受一切都会这样过去的事实,然后,快的出乎意料,接受这样的结果感觉太容易了。她想她现在是否处在某种震蒙的状态。或者她只是处在了一个糟糕的境地,这个时候自暴自弃不会起到任何帮助。

好吧。

暮光翻了个身然后用她轻轻颤抖的蹄子站了起来。塞拉斯提亚的行为肯定是有合理的解释的。好吧,当时她处在暴怒状态中,肯定是这样的。她和她的老师已经相互理解10几年了,这次,暮光再次相信她的老师,所以如果她觉得有必要做那些事,那么她大概是对的。但是暮光还是忍不住想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即使是在哪个怪物冲向她后,即使塞拉斯提亚告诉她关于塔尔塔罗斯和被她放逐在这里的怪物的事情后,暮光无法甩开这里有什么事情是她可以做的,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的这种想法,想起那场战斗,烧焦的毛发的臭味,塞拉斯提亚眼里的怒火,那恶心的—,她的胃翻滚起来。

好的,够了!等我找出该做什么后有足够的时间来担心!

暮光吸了口气然后点燃了一缕紫白色的昏暗光线。即使是那么点光线都让她畏缩了下。花了好几秒钟她的眼睛才愿意睁开。

暮光发现自己在一个狭小,简单的房子里。或许棚屋是更好的说法。很少的家具。只有一个桌子和一些椅子,墙角放着一张没床垫的床。另外一边墙角还有一个干涸的水坑。暮光转过身去,鼻子皱了皱。她勉强记得来过这里,但是勉强记得就够了。墙上没有窗户和门,但是却有一个大张的门框。她微弱的光线无法显示出门框的另一边有什么。这个地方是做什么用的?她打量打量了自己,内脏再次随着她的蹄子和胸前凝固的污渍翻滚起来。

好吧,那个再次推翻了她“这只是一场梦”的理论。她努力不让自己吐出来的同时逃出了那个房间,绝望地找到些其他能想的事情。

她走进了一个......山洞?她怎么落到山洞里来的?她努力组织起她最后的记忆,但是它们都零零散散,模模糊糊并且就像一场梦。她驱动了她的照明咒语。墙完全是石头构成的,完全整齐但是就她所说,也很粗糙。山洞的顶部很高,距离她的角有好几英尺。那条道路,如果是的话,有几码宽。暮光条件反射性的动了动翅膀,自从她得到了翅膀,她就有点对处在这种狭小的地方感到害怕。事实上这里有足够的空间,但是仍然。

在她右边立着一扇门,嵌入石墙里面。她的左边那条道路通向黑暗。她可以听到温和的叮咚声从那里传来,就像一条小溪。她的舌头脱水地发黏,她的眼睛干到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它们在眼窝里转动,看到有水源存在的可能性让所有事物突然变得格外清晰。她马上起身出发前进。等下,她是不是应该先检查下门?它可能是到外面的通道。塞拉斯提亚可能就在那边,等着她......但是她现在一团糟!她不能像现在这样去见她的公主!

暮光把她的光线从“氛围模式”转换到“探照灯模式”来照亮前方,来找寻水源的方位。隧道可能在12码的地方转了个弯,然后没多久又转了个弯,但是然后......暮光呼出一声放松的空气。找到了。一跳小溪,小到足够可以跳过去,流经一个大的多的开阔空间。暮光迅速搜索了下这个地方。这里没什么可看的,除了石墙就是尘土,然后暮光直奔水源而去。

尽管身体极度需求,塞拉斯提亚先前不详的警告还是让暮光暂停下来。她照亮这条小溪,找寻她知道或者不知道的东西。溪水很清澈,在黑暗的包围下闪闪发光。水底的石头长了些青苔,但那是意料之中的。暮光一直等到她实在忍不住,然后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呡了一口。

这实在太他喵的可口了。

她快乐的大口咕隆咕隆的喝下去,仍然环视周围,以防万一。喝饱后,她满足地叹了口气,或许还端庄地打了个小嗝,随后便开始尽可能快的清洗掉她身上的污垢。她努力不去想那些污垢是从哪里来的,转而专注于想这里的水有多么的清凉。过了几分钟,伴随着快速搭理她的鬃毛,暮光准备—。

一阵巨大的隆隆声在她身后响起,就像石头在和巨大的石头进行研磨。

她立马警觉起来,耳朵和眼睛在迅速在周围环视。在一阵长时间的安静后,她跑回那个棚屋,疾驰进弯曲的隧道,发现什么都没改变。那个棚屋还在那里,和之前一样空空如也。墙上的门也还在。她迟疑了,身体前后踌躇了下,随后她慢慢地,试探性地走向那扇门。这是扇简单的木制门,就像那个棚屋。没有窗户,由一个简单的门闩关住。她上前碰到门的同时一阵恐怖的感觉爬上暮光的脊柱。就像有什么东西在看着她。

她碰到门的时候转念一想然后后退了一步,转而使用她的魔法打开它,随着缺油的铰链发出嘎吱嘎吱声,门缓慢的打开了。暮光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用她的角准备好所有她想到的或许有用的魔法,继续后退到更远的地方。

门最终滑向一边打开了,显示出......一堵石墙。上面用准确无误的小马利亚语写着“欢迎回家。

暮光呆呆得盯着,那种在脑袋里爬行的极度渴望很快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困惑。伴随而来的是她同样真的被困在这里的恐惧。但是她没给自己时间来考虑那些。相反,她把注意力移到墙上。或者这只是个假象?某种陷阱门或者其他什么的东西?这堵墙先前不存在于这里不然她就不会来到这个洞穴。一蹄子结实的踢上去了去掉了她的想法,给她留下一对轻微疼痛的蹄子。

好的,没问题。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尝试。

她准备好一个合适的传送魔法,一种远远比她经常用的快速闪现咒语更加精确和稳定的咒语。她估算了下墙的厚度。不太可能有那么厚,她在脑袋里回想起她能收集的在森林里奔跑最清晰的画面然后施展了咒语。明亮的薰衣草色魔法在她周围闪烁,把她拉近魔法风暴。然后......完成了!暮光睁开双眼看到一扇通往石墙的门。她皱了皱眉头。那个咒语没让她移动一寸。她没有很惊讶。在空气间的传送很容易,但是通过密度那么大的物体就变得很难。但是说真的,这堵墙到底有多厚?她看过塔尔塔罗斯移动过树木,扰乱过她对空间的感知,但是它能那么快的移动那么多的石头吗?它的能力肯定有某种极限......

没关系,她还没放弃,她召唤了一个魔法钻头,这是护盾魔法的一个变种,施展成独特的形状然后以高速旋转。很难长时间维持,并且钻头也不是很大,但她认为值得一试

暮光把它钻向墙壁,半分钟后钻出了一个1英尺宽,6英尺深的洞,还有一堆石头粉末。她照亮里面,看到的只有更多石头。

好吧,好吧。除了身后那不详的词语,暮光恼火的思绪再也想不出其他任何东西。或许那句词有些特殊的含义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暮光用蹄子摸了摸靠近石头的门框和边角。事实上......暮光用了另一个变形护盾来撬开用来固定门框在墙上的螺栓然后把它们完全移开了。她看看门框的另一边来找找看有没有什么隐藏的开关。几分钟过去了,仍然一无所获。这堵墙是由不平整的石头组成的,所以任何小马做的东西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出来,但是她找不到任何东西。她甚至都不确定被她从墙上移下来的门先前在什么位置。

好吧,思考,暮光,努力减缓逐渐堆积的恐慌,所以或许我被困住了。暂时的。但是我没受伤。我有我的魔法,还有足够的水。我会找到办法的。她还没花时间好好看看周围,是吧?或许这里有什么东西......暮光看看她荒凉的四周,在棚屋里?这听上不太可能,即使是在她的脑子里。我可以沿着小溪走。通常最终会引向地面,是吗?或者我应该就待在这里?她考虑了下那个。或许塞拉斯提亚现在正在找她的路上。或许她现在正在这个撕穿这堵他喵的墙。

或者或许她也不知道我在哪里。或许现在只有我自己了......

暮光脸部一阵扭曲,试着甩开那种想法。但是那种先前的,熟悉的恐惧感还是爬进来了。如果她受伤了怎么办?如果她认为我受伤了怎么办?如果她现在根本没在找我怎么办?暮光跺了一下蹄子,用愤怒感推开了严重的负罪感。不!我不会在这么做了!我不是匹迷路的幼驹!我是位公主!我经历过比这更糟的情况,并且我现在仍然完好无损!

好了,那感觉好多了。即使她不记得是否去过比现在更糟的地方。好吧,有一次邪茧俘虏了所有小马然后她被邪茧扔进了某种古怪的水晶地牢里面,看见没?记起来了。

暮光大步走向棚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找起,她只是乱翻她能找到的所有东西。这里有个水壶,一些锅,还有各种其他的厨房用品。一些简单的陶器。墙上有些好东西,所以或许这里曾经是个矿洞?地板上有一堆银尘,床架上面也有一堆。奇怪,她继续寻找。

她希望能找到某种钥匙之类的东西,某些能给她穿过这堵墙线索的东西。除非,当然,这堵墙是在她上次走开的时候移过来的。她想如果她要是一开始走门那条路,她或许早就离开这里了,但是她拒绝沉浸在这种想法里面。如果塔尔塔罗斯真的能像那样移动陆地,那么当她碰到门的时候它或许直接就把门当着她的面扇上。

在那张堆满灰尘的床上一阵搜索后,暮光发现一个简单的壶,软木塞还在上面,而且只受到轻微的腐蚀。它甚至还有一条能轻松背着的绳子。嗯。暮光拿起它仔细查看,摇了摇。里面听上去有什么东西。这个可以做成一个不错的水壶......

塞拉斯提亚先前怎么说的?如果她们因为某些原因分开了,待在道路上?她不止一次地提起过,所以她可能知道像这种事情可能会发生。好吧,问题解决了,暮光想。我会沿着小溪一直走出去,然后回到道路上面。简单。暮光选择忽略她不知道她在哪里,或者一旦到地面后怎么找到塞拉斯提亚这这一部分,因为坦白说,现在她拿那两种情况没办法。

她现在把注意力集中到她的新计划的简单性上,走出棚屋的同时她心不在焉的旋下水壶的软木塞,她停下然后往地上倒出里面的无论是什么的东西。它形成了另一小堆她在棚屋里看到的闪烁的灰尘。

哈,我一直以为‘装满灰尘的水壶’这种事只是—

那堆灰尘快速移动,把自己聚集起来。暮光跳离开它,盯着它看的同时她再次准备好她能想到的尽可能多的魔法。

那堆灰尘合并,缠绕地聚集成一跳银灰色小蛇。它抬起头通过空洞的眼窝愤怒地盯着她看。

它的攻击如此之快以致于她完全不知道,直到那个东西从她施展的护盾上弹开。它嘶嘶地吐着信子再次发动攻击,然后又一次发动攻击,她倒吸了口气快速跑开远离这个危险的小生物。它在后面追上去,在最终放弃前再次发起了一次攻击。它盘成一团,愤怒地吐着信子,看着她准备卷土重来,就好像她是攻击的那一方一样。它只花了一秒钟往其他方向看,看向那个棚屋,然后再次瞪了她一眼后它游向门口。

暮光在它后面看着。为什么......?等下。她眯起眼睛。有很大的来回移动的声音来自于......另一团更大的灰尘刚才在的地方,她再次检查了她的屏障,然后跑向门口。

那条蛇正在滑向地板上的一堆灰尘。它变的比以前更大,并且增长的速度很快,在灰尘里打滚的每一秒钟都让它变的更大。它看到她后迅速冲上去,再次被她的护盾弹开。她用念力把这个东西抓住,举起它让它远离棚屋的灰尘,然后反转护盾,把这条蛇包裹在一个无法穿透(希望是)的泡泡里

这个东西—

它在泡泡里愤怒地扭曲。暮光看着它,不确定现在该拿她抓住的这个东西怎么办。她不能就这么把她留在这里。谁知道它可能会干什么?她也不能把它永远关在泡泡里,在这时,护盾对于她来说是最简单的方法了,但是即使是她的自称为护盾大师的哥哥,也不能永远维持护盾。

随着她的观察,这条蛇有点畏缩了回去,退回一堆尘土的状态,只留下它的头探出来。她看着眼前的景象思索着。很好的伪装。同样也极度不可能,但是魔法生物就像那样。水会对由灰尘组成的东西怎么样,她想,嗯。

 “不喜欢那样,哈?”暮光问。“好吧......”她另外看了眼那个空间。小溪很窄,但是它清晰地把通道一分为二,如她所见。她所在的那条通道经过小溪,整齐地把它的另一边分割开来。“很好。”

暮光举起魔法球扔出去,护盾在接触干燥地面的同时嘭的一下消失了。那条蛇在一阵灰尘的喷发中撞到了地面,重组自己瞪向她的同时往后撤退,一路对着水和她光线发出嘶嘶地叫声。

 “耶,(也很高兴)见到你,”她说,向那个生气的生物挥了挥蹄。她摇了摇头。“好了。”她宣布道,抓起挂在她脖子上的水壶。她快速装满它,确保里里外外都洗干净了,并且希望,总有一天,事情会再次变得说得通的。

 

 

 

 

thumb_up5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楼
DreamsSetFree Lv.8 独角兽
回复 第六章:黑暗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确定爱干净的暮暮肯定犯了大错…
汉字中间出现一个10这样的数字挺突兀的啊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噩梦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