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stialbeam
Lv.1 132/160 陆马

地狱九天(Nine days down, 原文完结)

第四章:残暴

本作评价
6()
()0

第四章:残暴

 

或者:蹄子和角上沾满红色。

 

接下来的一小时度过的和在森林里一样:安静。这对暮光来说没问题。上一次遭遇是她目前为止最感到不安的。她不敢确定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那头公牛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或者是他和塞拉斯提亚说的话间古怪的暗示。或者是因为他就这么离开她们了。那或许是最糟糕的。并不是对他的离开感到遗憾,而是怎么会有生物看到她们在急需帮助的时候就那么走了。还有他最后说的话......他是什么意思?然后她就在这里,没法条理起来向塞拉斯提亚问出答案。额。

一段时间以后,景象又开始改变了,这次是逐步的。出现了些树,和之前树林里的很相似,但是更稀疏,颜色更柔和,绿灰色的树叶长在银白色的树干上。塞拉斯提亚看着空地到树林间的逐步变化,但是没做任何表示。至少,在到达首个房屋前。

她们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很是不寻常,鉴于东西通常就这么凭空出现,那个单独的房屋足够让暮光有点怀疑(或者或许塞拉斯提亚的多疑心传染给她了),但是塞拉斯提亚看着那个东西就好像它是只某种危险的昆虫一样。

“嗯,公主?“暮光问,在她的老师盯着那个房子快一分钟后。就像建立好的程序一样,塞拉斯提亚先在前面走了些距离然后暮光在后面慢慢跟上。或许她能看到暮光看不到的东西?

塞拉斯提亚说的时候没看着暮光。

“塔尔塔罗斯没有房子,从来没有过,在我来过的所有时间里都没见过这种东西。”她停顿下来,然后往回看。“我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暮光。我不知道我们在哪里。”

暮光对于塞拉斯提亚的语气感到一阵寒意穿过全身。不是害怕,甚至不是生气,某些方面,更糟。

“额,我能看看吗?”

“是的,跟紧了。”

暮光紧跟着塞拉斯提亚,她柔和的脚步回响在这边安静中。她向前看去。

这远远不是一个房子,这是一个小镇。或者,至少来说,它曾经是一个小镇,现在废弃了。那些房子很老并且空空荡荡,它们简单的木墙随着岁月的和暴露的吞噬褪色了。暴露于什么?暮光遐想起来。这里甚至一点风都没。窗户上没有玻璃。桶,坏掉的独轮车,碎裂的工具,还有其他垃圾遍布在这个地方,所有房子全都一样,简单的设计。就像是暮光小时候去的那些老式的陆马“解决问题”主题公园一样,在那种地方她们用蹄子做所有事情,不用魔法和机器。除了当前的这个没有小马以外。一些门打开着,这里昏暗的光线无法显示出里面有什么。

“我们走,暮光,不要碰任何东西。”

“你认为谁住在这里,公主?”

“我真的不知道,每件东西看上去都是符合小马尺寸的,但是......塔尔塔罗斯不应该有任何小马。”

暮光的耳朵竖了起来。

“真的?一匹都没有?”

“好吧,我想某些不幸的灵魂掉进塔尔塔罗斯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不会有这么多。当然不会多到能建立一个村庄。这里存在着像小马的生物,但是没什么我能想到的生物能做到这些,”塞拉斯提亚回答说,边走边思索这里的场景。

“像小马的生物?”暮光问道,抓住每个她能抓住的重点。

“是的,比如,幻形灵,还有其他基于幻形灵的生物,露娜和我把他们中最坏的那部分扔了进来。还有一些米诺陶等等。但是这些生物厌恶文明,很难想象他们中人的任何一个会花时间来建造东西。”

“真的?怎么会有生物厌恶文明呢?为什么?”

“好的,单独一匹的小马,孤零零,害怕并且孤单,无法对付一个变形者,这种像幻形灵一样吸收爱意的生物。如果遇到些更强大的疯子还要更糟。但是几十匹小马?一起合作,武装起来一起使用魔法?即使是最肮脏的生物都无法匹敌”塞拉斯提亚的声音里明显露出自豪感。“小马之间的合作越多,像幻形灵攻击这种事就会越少,他们讨厌其他生物合作起来。我不确定他们是否知道怎么使用工具,更不用说制造工具了。除非能变成某匹小马,幻形灵实际上没那么聪明。”塞拉斯提亚停在路中间的一个喷泉前。她仔细观察充满灰尘的水盆,有很长时间没有水流过了。

“这就是我感到如此困惑的原因,暮光,”她说。“塔尔塔罗斯里面没有任何东西想要建造一个村庄。所以谁建造了这个地方?”

暮光也停下来了,皱着眉头思考答案。

“你说过塔尔塔罗斯是一个给不愿意合作的生物准备的监狱,是吗?那些不愿意停止战争或者伤害其他人的生物?”

“嗯,”塞拉斯提亚说,心不在焉地刨了刨那个喷泉上坚硬的石头。

“如果他们中的某些变了呢?或者至少,稍微学会了点怎么友好相处?”

塞拉斯提亚慢慢的把她的前腿放到地面上。

“我非常希望那样的事能发生,暮光,但是我同样也担心,某些生物的群体真的联合起来建造了这个地方......”

塞拉斯提亚抬头看看了头上非太阳的天空。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暮光的眼神四处游荡,她也在思考同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不是特别能理解。在两个房子的间隔处,有一条小道,边缘被厚厚的树木和灌木丛包围,有一条通向它的小路,或许它通向其他的空地。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吗?一些隐约闪烁的东西?她走向前去,试着看清楚点。越是靠近,她就越是被吸引,她歪了歪头,试着找出她看到的确切是什么。那个东西似曾相似,似乎她每天都能看到,但是不知怎么的,她就是说不出来。就好像舌尖含了一个词无法说出,除了这个不是词,而是某个......东西。她听见一声短促的,可疑的噪音,但是或许并不重要。现在她真的只需要看到在她面前的到底是什么。它是什么形状,甚至,什么颜色?她就是想不出来,但是那确实是世界上最吸引马的东西。她的身后出现了另外一个声音,更大,但是遥远和浑浊,这没关系。

一阵尖叫声穿透暮光麻木的意识。她跌跌撞撞地在通往空地的半路停下来。她在奔跑吗?本在尖叫吗?那是 — 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喘了口气然后迅速跳开:一个生物,笨重巨大,黑色的蓬松的皮毛包裹着全身。在她面前高高耸起,两只脚站立,前臂两只显眼的的爪子倚靠在地面上。她的视线从它的邪恶的捕熊夹般的下颚慢慢爬升到它的眼睛。这是对极其怪异的眼睛,远远地隐藏在这个生物的头骨后面的地方,虹膜闪烁着怪异的所有颜色的光谱,把她拖往朦胧催眠的梦乡。

“嗯-额,”她结结巴巴地说,退后一步中断她的凝视。她想要逃离这个东西。她想要藏在有她好朋友的50匹左右的马的群体里,然后希望它不会发现她。但是她是个公主,她不会屈服于她的本能,并且她会给这个人(?)一个机会来自我介绍,就如同她对会对其他小马做的那样。“你好?”

这个生物眯起了她可怕的眼睛。

“暮光,跑!”

暮光照做了,用她能做的最快的方式。在她闪现出现实前看到的最后一幅景象是一条明亮的粉红色舌头,被那些残忍的牙齿包围,如此靠近她的脸以至于她都能闻到腐烂的气息。

第一只嗜血猎犬立刻就死掉了,在空中跳跃到一半就被塞拉斯提亚角上喷涌出的火焰烧成了灰。她疾驰到它刚才站立的地方,翅膀一次简单的挥舞就驱散掉了燃烧的烟雾和灰尘。这里还会有很多嗜血猎犬,从不会只有一只嗜血猎犬出现。

第二只怪物冲出塞拉斯提亚旁边的树木,怒目圆睁,舌头垂在嘴边,向她猛冲过去。这是只巨大的野兽,但是马上被塞拉斯提亚释放在它面前的不可动摇的屏障撞停下来,塞拉斯提亚不假思索地撤去护盾,用她的一对翅膀同时扇向猎犬头颅的两边,随即发出一声*咔嚓*的头骨碎裂声。没等它倒地,她就转开身体,寻找下一个受害者。还有,最重要的是......

 暮光!她跑到—

第三只猎犬比他的同伴更聪明。它和第一只一样冲向她,但是在她的翅膀扇向它的时候马上急停下来,下颚假装咔嚓咬了下随后跳开。它抓了把泥土撒向她的眼睛,然后迅速冲过去,塞拉斯提亚向那个生物和泥土扇出一整强风,带有魔法的强风打断了这个野兽的冲击直接把他扇到地上。她冲向它的同时这个野兽翻滚着向后一跃,勉强避开她的蹄子的践踏。塞拉斯提亚前腿跃起面向这只嚎叫的野兽。

它在拖延时间,她知道。血腥猎犬是群体攻击猎手,这只在试图分散她的注意力直到它的其他同伴过来完成狩猎。她能看到它们在森林里包围她的模糊身影。好吧,那没问题。她也需要时间。塞拉斯提亚的眼睛快速寻找,寻找,寻找......那里!暮光正缩在一棵树旁,眼睛圆睁,离空地几码远。很好。现在塞拉斯提亚要做的就是确保她能吸引住血腥猎犬的注意力。

“你怕了吗,杂种狗?”她低吼道,塞拉斯提亚点燃爆发了一阵狂风和炎热,话语中传递着尖刺般的能量。“来,来死在你们的炽热女王前!”怪物们用一阵大笑和疯狂的嚎叫声回应了她。

安心于猎犬看不到她的学生,并且在这次小小的表演后暮光会安然无恙,塞拉斯提亚消除了涌遍全身保护性的恐慌,留下了其它的......感觉。一些这位古老的公主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过的感觉。

猎狗群嘎嘎笑地把它们自己冲向塞拉斯提亚,她可没给它们展现杀戮欲的机会,塞拉斯提亚往她面前的猎狗射出一阵快速的熔化魔法,它闪向一边,仍然辛灾乐祸地冲向她,她用钢铁般的念力抓住它的头颅,从它原地冲过来的方向敏捷的把它扔向另一只向她冲过来的野兽。它们栽落到地面的同时,她冲向第三只猎犬,角上燃烧着魔法。那只咧嘴笑的猎犬在奔跑途中就被她的火球击倒在地,塞拉斯提亚后腿直立,猎犬在她的蹄下破口大骂,随后她的前蹄重重践踏在它的脸上。在另一个轮廓出现在她右边靠近她暴露的大腿的同时,塞拉斯提亚随着一阵灼热的烟雾消失了。那个偷袭者的周围产生了剧烈的爆炸,塞拉斯提亚突然闪现在那个本该是偷袭者的旁边,抬起后退踢向猎犬,蹄子深深陷入它的肋骨中。她的蹄子踢碎了它骨头,烧焦了它的皮肤,直接把它踢飞,在后面几十码的地方留下一具死透的尸体。

塞拉斯提亚向她右边的怪物发射出一束灼热的魔法,用魔法光束切割着树林直到再次发生爆炸,又往先前她所在的方向再次切割过去。她带着恐怖的咧嘴笑满意地听着猎犬痛苦的愤怒嚎叫声,她眼睛往左右两侧扫视,寻找其他的敌人,并且这里还有更多敌人。

两只猎犬看到她后疯狂地冲锋,完全没在意塞拉斯提亚对它们半个族群的屠杀。

塞拉斯提亚重重蹬下她的蹄子,低下她的角,让自己充满魔法的能量。她的鼻孔里充满了烧焦的血肉,木头还有毛发的气味。她施展出她的能量,用念力抓住任何能毫不费力抓住的东西后将其升起,让她找到的一些石头和树枝围绕着她形成一个快速旋转的轨道。她同时准备好了护盾魔法和一些更多的传送魔法,让她的酷热的鬃毛展现出更强大的武力。猎犬口齿不清地撕扯着地面来面对她强烈的进攻欲。塞拉斯提亚沉浸在魔法涌动和肌肉能量爆发带来的强大力量中,她的鼻子喷着火焰,把自己扔进战场,如此愉悦以至于她甚至都没注意到第三只怪物在后面偷偷接近她。

塞拉斯提亚考虑到了和血腥猎犬战斗的问题,暂且不论它们的大小,力量和残暴性,它们在做的完全就是自杀。它们的最大乐趣就是打倒比它们更强大的生物,或者至死方休。大部分怪物会避免面对像塞拉斯提亚这样明显强大的存在,尤其是她着火的时候。不幸的是,这样的逻辑在血腥猎犬面前可站不住脚。

鉴于这个,她完全不奇怪第三只猎犬出现在她的盲点,落到她的背上。她控制住的一根木棍能撞到它的头完全是运气,让它咬在了她脖子周围的空气上,而不是她的脖子上。它的爪子仍然在她的背上留下了不规则的红色划痕。

塞拉斯提亚的眼睛燃烧着狂怒,她往她的周围发射出了一阵无导向魔法爆发光束。那只猎犬滚到了地面上,嚎叫着,燃烧着,但是还没死,一阵野蛮的*碎裂声*伴随着塞拉斯提亚踩进那只生物的头骨中传来。另外两只猎犬随着它们同伴的身体还在抽搐的同时冲过来。

借助她的翅膀扇动的冲量,塞拉斯提亚立即冲过去。她边跑边对它们进行光束轰炸。一只猎犬被残酷地切成两半,但是另外一只举起了爪子做了些......什么。一个半透明的黑粉色的屏障在前方升起。那个屏障无法阻挡塞拉斯提亚的魔法,甚至没法吸收一点魔法。光束击中屏障后,屏障就只是消失了。

塞拉斯提亚厌恶地哼了下,一个狼人,猎犬的一种变种,巫师。狼人魔法是无序多年前毁灭世界的时候一点小小“礼物”。它的出现或多或少是出于偶然,随意地赋予给通常没有魔法的生物。强力的东西,但是无法像真正的魔法一样用途广泛。并且,当它施展出来的时候,塞拉斯提亚以前就已经看过这种特殊的表现方式了:那种护盾可以阻挡几乎任何魔法,但是,不幸的是,除此之外就没其用处了。

塞拉斯提亚用念力震动墙壁然后抓起掉落的石头。墙壁震动地像油脂球。她不假思索地穿过开阔地冲上前去,相信她的石头击中了目标,确实是的,在它有机会向她挥舞爪子前塞拉斯提亚就把它踩在了蹄下。她的角直接戳穿那只巫师猎犬,直到它的身体滑倒她的头部,她举起猎犬,假设它会有小几率生还于被完全刺穿后,她向猎犬的身体直接爆发了一阵能量。火焰和烟雾还有一些不怎么愉快的东西遮挡了她的双眼。她早就预料到了这些,随着她伟大的翅膀的扇动,她窜向了天空。

她盘旋在空地上,她的声音充满着魔法能量。

“就这些吗?出来!出来面对我!”

她迅速扫视,那里!还有那里!还剩两只?

她又花了点时间来检查暮光,还在树那里吗?没有猎犬靠近她?很好。

那个短暂时间的分心差点害死塞拉斯提亚。其中一只猎犬径直向上跳了几乎20英尺,试图抓住公主的后蹄。塞拉斯提亚咆哮着用她另一只蹄子踢它。但是她已经被拽下去了。第二只猎犬跳上去加入她的同伴,下巴大张,她快速召唤了一个护盾。那只猎犬的爪子抓着护盾然后滑向地面。另外一只野兽利用塞拉斯提亚的分心爬到她身上,不顾掌心燃烧的剧痛,它把她的爪子陷进她的皮肤里,塞拉斯提亚狂怒地尖叫,用她的念力能抓到的所有东西扔向它。那只猎犬仍然抓住她的蹄子不放,绝望地用完所有办法后,塞拉斯提亚的头低到一个疼痛的角度然后以一个尴尬的角度的发射了一束射线,她感到那个生物的重量突然从她身上消失了,所以很显然,她的瞄准是正确的。确定另外一只猎犬已经爬到了她的身上后,她随着一个无定向传送魔法闪现消失了。

她是对的,剩下的猎犬随着挫败的狂叫,快速从空中掉下来,落到地面上。

塞拉斯提亚在距离她先前位置大概30英尺的地方闪现回现实。她看到树林,草地,石头......啊!那里!那只猎犬还没看到她,并且她可不会给它机会。一道纯粹的毁灭射线把它肩膀上的头颅烧毁了。塞拉斯提亚还没落地前就急速回到了空地的上空。她的视线随着眼睛上下左右全方位扫射变得模糊。没有动静,除了些附带的火焰和升起的烟雾,她让自己呼了一口气,然后花了点时间踢开那只被切开的仍然挂在她蹄子上的手。

一些东西在她面前发出啪啪声,离暮光的距离已经到了危险的程度。她的眼神快速移动到声源;一只身体扭曲的猎犬正在爬行。它用一只爪子紧紧抓着土地,深深的挖进去来让它远离她......爬向暮光。

塞拉斯提亚的眼睛眯了起来,她快步走向它。她试着想起这是哪一只,确切说是,是怎么发生的。她得想想。它在流血,它的骨头暴露出胸膛,一整条胳膊被压扁了。是她扔下去的那只吗?或许她现在暂时记不起来了。

它看到她的到来,用它的一只好的胳膊蹒跚爬行,然后重重倒在地上。它向着她怒吼,下颚咬的咔嚓咔嚓响,就好像在这时这是唯一可以威胁到她的方法。塞拉斯提亚眼神严厉地盯着它看了会。她给了它她能给予的仁慈,虽然那个东西并不配拥有。

塞拉斯提亚抓起一块重量合适的石头,举起到空中,然后......

把它砸了下来,那只生物的头被砸进了地下。一声恶心的*咔嚓*声爆发出来盖过了火焰燃烧的啪啪声。暮光感到有什么温热并且鲜明的东西从她的皮肤上滴落下来了。但是感觉很遥远,不知怎么的,不真实。那个生物发出最后一阵软绵的呼气声后一命呜呼了,塞拉斯提亚举起沾满污渍的石头后扔到一旁。

暮光看着眼前的一切,惊呆地哑口无言,那是塞拉斯提亚,那位伟大,善解马意,无尽耐心,永恒和蔼的塞拉斯提亚,现在正在高效地扫视周围,查看空地上是否还有什么其他留下的。在显然很满意于她看到的一切后,她走到暮光跟前,她说了些什么,暮光没有听到。塞拉斯提亚看着她。她的眼神从钢铁般的决心融化成温柔的担心。暮光不明白这一切。所有事情都在以慢动作发生。树木上的火焰燃烧出嘶嘶和啪啪声。火焰内外飘舞。塞拉斯提亚向她伸出一只蹄子,暮光盯着它看,公主没穿鞋子。那很奇怪。她应该穿鞋子的。并且她不应该全身沾满鲜血,并且......

暮光暂停住她的思考。她向下看看自己,看着纯粹条件反射举起的蹄子。上面溅上了红色。所有东西都溅上了红色,她深呼吸了口气,闻到了刺鼻火焰和毛发燃烧的臭味然后,然后......

她抬头看到了一个曾经是她老师的全身浸满鲜血的东西。然后她开始尖叫。

然后她逃跑了,树林鞭打着她的皮肤,灌木丛在她蹄下碎裂,然后*闪现*,然后飞行,然后她不知道她在去哪,只要跑的越远越好。她只是想要一个地方可以去,一个和平的隐蔽的,并且没有她看到的可怕事情发生的地方,或者从不会发生的地方。

暮光撞到一个可能是门的地方。很疼,但是没关系,她不知道门的另一边会是什么,并且那也没关系,只要不是她以前去过的地方就行。她继续奔跑,但是没跑多长时间,这里太黑了,但是这样正好,她现在什么也不想看见。不管怎样,她继续跑,直到撞上了她完全确定是墙的东西后才停下来。她跌跌撞撞的退后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她没点亮她的角,她不知道她在哪里并且她也不在乎。她受够了。她想要回家。或许她可以的,只要她从这个噩梦里醒来。但是......那是什么味道。

暮光皱起鼻孔试图避开这个味道,但是没地方可避,因为那个味道就在它身上。她全身盖满了它!有些东西流进她嘴里了!

暮光大吃一惊后恐慌地到处乱跑,一直干呕直到刚才滑到她胃里的东西终于被吐出来。她并没有感到好点。但是她感到很空虚,有什么东西在这里。她爬起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直到眼前所有东西终于,令她愉悦地慢慢变黑。

thumb_up6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DreamsSetFree Lv.8 独角兽
回复 第四章:残暴

正剧里一直在吃瘪,从未派上用场的大公主在地狱里解除限制,化身成一台战斗机器,看到这一章时我懵了,因为之前还有外表吓人但却性格温和的小蜘蛛,这一章里就出现了完全失去理智的一群疯狗。地狱里还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大公主能否照顾好迷惑的暮暮?这故事很有吸引力啊。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噩梦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