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stialbeam
Lv.1 132/160 陆马

地狱九天(Nine days down, 原文完结)

第三章:预兆

本作评价
6()
()0

第三章:预兆

 

好吧,塞拉斯提亚想,这简直是太丢马了,在塔尔塔罗斯她能意外遇见的所有东西中,暮光设法找到了或许是最无害的东西,并且塞拉斯提亚被吓坏了,她慌张地差点把她要保护的小马烧成了灰,就是因为一只无害的小梦蛛。它在这里干什么?他们从来没被放逐到这里过。

“嗯?”暮光回应说。“额,是的,它,好吧,我以为它冲我尖叫?那就是你听到的,我肯定也冲它尖叫了。”

塞拉斯提亚在内心里往脑门上拍了一蹄子,真笨,真笨,真笨!你得更加小心!她坐了下来,羞怯地用尾巴裹住自己。“不,”她用安静的,懊悔的语气说道。“你没吓到它,那就是它们说话的方式,他在说你好,用他的方式,你好啊。”她给了那只蜘蛛一个恼怒的挥舞。作为对她伸出来的蹄子的回应,那只尖叫蜘蛛扭出暮光蹄子,举起它的四条前腿,向她发出嘶嘶的示威声。

她慢慢地收回她蹄子,带着遗憾的微笑说:“看到没,我才是吓到它的那匹马。”

暮光做出惯有的当她有或许一百个问题同时想要得到答案的表情,与其发起任何一个问题,暮光花了点时间来告诫那只蜘蛛。

“嗨,停止那么做!”

塞拉斯提亚知道那只是拖延时间的举动,暮光给了自己时间来整理出来合适‘审问进攻‘来攻破塞拉斯提亚的’堡垒‘。在她的小小的森林—爆炸尴尬结局后,塞拉斯提亚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挡住暮光的进攻。

那只蜘蛛向暮光歪了歪头,保持数个眼睛对准这匹新的,不怎么信任的小马。

 “这是你自己的错,你知道吗!如果你不像那样尖叫并且吓坏所有小马,刚才所有的......“暮光暂停住自己的指责。”额,东西,就不会发生“,那只蜘蛛显然羞愧地蜷缩起来。“现在友好点。这是塞拉斯提亚公主,她是位非常好的小马。”她严厉地看着它,随后它转向塞拉斯提亚不情愿地伸出一条腿。

塞拉斯提亚的笑容变得有点更加真诚了,她向前伸出蹄子轻拍了下那只小生物的腿。对公主来说那才是合适的举动,在公主的道路上,暮光和之前相比成长了很多。

“我无法想象这只小家伙怎么来到这里的,”塞拉斯提亚谨慎地说,“不过看上去它接受你了,你很幸运,在如今,他们很稀有,但是梦蛛是很棒的同伴。”

“额,公主?什么是......梦蛛?”

塞拉斯提亚点了点头,就那么一会儿,她认为她那无耻的转移话题的烟雾弹或许起作用了。“你的新朋友,被称作梦蛛,或者,更具描述性的来说,尖叫蜘蛛。露娜很多年前创造了它们,用来作为闹钟,或者,更像是一个永远不会结束的恶作剧。”

 “露娜创造了它们?”暮光又摆出那副表情。“我—”她摇摇头。“公主,发生了什么?我从没见过你像先前那样!你表现的如此......还有,那个燃烧的隧道?为什么你不和我说?“

只能瞒到这儿了,塞拉斯提亚想。她本来希望通过提供新话题来把暮光引导另外一个话题上,但是看上去这位年轻的公主不再那么好容易转移话题了。塞拉斯提亚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口气。她摆出一副刻薄的眼神瞪向空中那个火焰边框的黑洞,随后向下温柔的看起来。

“好的,暮光。我会告诉我我能做什么。但是我们不能待在这里。我们边走边说,好吗?“

“好的,“暮光说,紧紧地看着塞拉斯提亚。”但是我得先问问题,好吗?然后你来回答它们?“

“我......当然”一阵负罪感传遍她的全身,然而,一阵自豪感随之而来。自己对暮光的情感回应迟钝,塞拉斯提亚本身就对这个感到自责,但是作为老师的那一部分,塞拉斯提亚对自己的前学生能坚持自己的观点感到相当高兴,确实,暮光越来越像个公主了。

“我们可以走了吗?”

暮光点点头,加入她一起走在路上

“啊啊!”蜘蛛尖叫道。

“额!好的。我猜我们不能就这么把这个小家伙留在后面,”暮光说。“你想......和我们一起走吗?”

“啊!”

暮光看向塞拉斯提亚,她耸了耸肩。

“好的,好吧......”暮光试探性地展开翅膀伸到地面上,靠近蜘蛛的旁边。随着一身*啵*,他跳到了她身上,迅速找到暮光背上相对较为平坦的地方安顿下来。他举起一条腿挥舞起来。“越多越欢乐,我猜。”

看着快乐啾啾叫的蜘蛛,塞拉斯提亚忍住一阵颤栗。她知道梦蛛很友好,但她就是没法习惯这只长着毛的怪胎在身边。或许露娜太喜欢它们了......

她们慢跑了一会后,暮光终于强迫塞拉斯提亚实现她的诺言了。

“所以,额,你说你会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确实是,好的,”塞拉斯提亚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考虑怎么准确地来解释这一切。

“很久很以前,在现在被你称作小马利亚的地方还是一片荒芜之地之前,这个世界是个充满残酷,危险的地方。你和永恒自由森林的一些生物打过交道,是吗?”

暮光点了点头。

“永恒自由森林是那个时代的一部分残留,但是即使是永恒自由森林,它也只是代表了那个时代一丁点阴影。永恒自由森林愿意守着自己的领地不动,它甚至能与小马有一点共存。但是回到以前那个时代,整个世界都像永恒自由森林。没有村庄,没有城市,只有一小部分饱受困境的小马部落,一些人类,还有很多,很多怪物。你曾想过像九头蛇那样的生物真正有多么危险吗,暮光?”

暮光思索地眨了眨眼睛。塞拉斯提亚没给她想出怎么回答的时间。

“如果其中一只游荡出森林跑向小马谷会发生什么?想想看它能造成的破坏,仅仅就通过踏在街道上。它甚至都不需要尝试刻意破坏。”

暮光显然对这个想法感到不安,她也应该感到不安。

“他们是捕食者,九头蛇就是,”塞拉斯提亚继续道。“它们几乎什么东西都吃,回到以前,那里没有公主来阻止这些怪物。”她直视暮光的眼睛。她看到一点寒意穿过暮光的身体。“那是个无法饶恕的时代,一个我们皇家姐妹太长时间放任不管的时代。”

塞拉斯提亚小跑了段后继续她的故事。

“但是有一天,我们决定要改变这一切。我们决定这个世界应该变得更好,小马和其他生物理应得到更好的生活,不用担心哪天某些怪物决定践踏他们,不用担心某些村庄要更多的奴隶,不用担心其他诸如此类可怕的事情。所以我们决定建立或许会被你称为“折中生活方式”的世界,我们选择和和平而不是暴力,我们支持建设者而不是破坏者。但是过程可不容易。毁灭可比建造简单多了,最终,很多,很多生物与我们为敌,或许在你看来他们那样做很疯狂,我能通过你表情看出来。”塞拉斯提亚带着一点伤感的微笑看着暮光。“看到这个世界巨大的改变让我充满自豪,但是不管怎样,他们开战了,然后我们反击。那......”塞拉斯提亚转过身,眼神空无一物。“很糟糕。当时有许多战争。”她又停下了,几秒钟后她才继续说下去。

 “我希望你永远不要真正的理解那个世界需要承担的一切。但是不管怎样,即使是那个时代,即使是在我们最糟糕的时刻,我们仍然无法相信一整个种族都是怪物。我们顽强地寻找更好的方法,寻找某些论证或者礼物或者某种生活方式能尽可能地让更多的生物自愿地和平生活。唉,尽管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有些生物我们就是无法接近,无法合作。然后我们需要解决他们的办法。最终,我们找到了。”她说,用一只翅膀示意周围的森林。“我们给了那些拒不合作者一个选择:如果他们就是不愿意和平生活下去,他们就会被放逐到塔尔塔罗斯,那些少数拒绝并且不能被强迫放逐的,好吧......这么说吧,你是不会看到那些蛇发女妖了,永远。”

暮光盯着塞拉斯提亚看,或许明白了那个声明暗示着什么。

前方传来一阵巨大地撞击嘎吱声,听上去很近,就在视线外,道路拐弯的地方。

塞拉斯提亚急停下来,耳朵和眼睛四处观察,等待,她慢慢向前移动了会,在确信没什么事会发生后,她示意暮光跟在她后面。

暮光慢慢地跟在后面。那个声音来源是......一棵树,倒在地上。暮光向一侧探出头。那棵树完整无缺,完全没被损坏显然除了它的根决定比起土壤它更喜欢空气那一部分。它直接躺在她们的路线上,直直地横在路中间。

“我想塔尔塔罗斯不喜欢我告诉你这些,”塞拉斯提亚说。她缓慢地接近那个路障,疑虑地看着它,然后轻快地跳过去。她再次示意暮光继续前进,目不转睛地看着暮光跟随着她的指引。她们慢跑了一段路后塞拉斯提亚继续她的故事。

“但是没办法,我们给他们的选择不多,真的。”塞拉斯提亚环顾周围,比之前更加谨慎。“但是这是我们能提供的最好选择了。并且塔尔塔罗斯当然不介意。”

 “现在。”塞拉斯提亚说,没等问题从暮光的脑子里滑落到嘴边。“你可能会想,‘为什么是塔尔塔罗斯?’好吧,这个问题的第一部分答案是,我们没有创造这个空间,而是我们找到了这个空间,但是这没有真正解答这个问题,是吧?我们选择这个可怕深渊是因为,老实说,是它想要我们这么做。塔尔塔罗斯喜欢监禁,它喜欢有生物在里面晃荡,用它扭曲的方式。严格来说,它造就了些天然的地牢。如果这个地方想让你待下去的话,想要逃出去比登天还难,不是吗?”

一阵隆隆声在她们身后传来,她们都停下蹄子,快速回头看,她们什么都没看到,只是树木和红色的土路。

并且刚才她们身后留下的倒在地上的树木已经不见踪影。

塞拉斯提亚咬紧牙关。她转身回到路上继续慢跑起来。暮光跳跃地跟上去。

“你可能也在想,”塞拉斯提亚说,似乎没东西打断她的故事。“‘为什么她一直在说这个地方就像这个地方有自己想法一样?’那是个狡猾的问题,但是如果不涉及复杂的天神生理学的话,那塔尔塔罗斯就只是一个地方。它不是......一个生物,真的,它从没有化身,就像我和露娜是太阳和月亮的化身,但它没有,但是它有自己的想法。”

过了些时间,暮光的嘴巴开始工作了,她问道,

“什么想法?”

“啊,一个很好的问题。塔尔塔罗斯,据我们中很少小马所知,喜欢看造物活着故事中。”

抓住这个重点,暮光问道......

“什么样的故事?”

塞拉斯提亚不顾吹来的风的寒意,突然没有预兆地瞪向树林。

“恐怖的故事。”

暮光还没回过神来准备问题,她的嘴张张闭闭或许有了六次,甚至试图在找到问题该怎么开头。还没缓过神来,她环顾四周看看她慢跑的道路。并不是说这里没什么可看的,就只有树林和泥土还有空空的天空。她再次转身,希望能看到什么东西,任何东西。那棵树发生了什么?它怎么倒成那样?然后就那么凭空消失了?但是,没,这里什么都没。她朝前看,灰心丧气地叹了口气,叹气到一半的时候她看到了她右边出现一条道路,叉开主路导向一个看上去阳光斑驳的地方。一块巨大的石碑立在一边。上面刻着太阳和云层覆盖的月亮......塞拉斯提亚和露娜的可爱标记。

“呣,”暮光发出声道

“嗯?”塞拉斯提亚说,转过身。她看到那条岔路然后停下来。她皱了皱眉,然后向上看了看石碑,她的表情变的奇怪。“额。”

暮光不确定塞拉斯提亚现在内心的情感是什么,但是其中一个几乎确定可以辨认出来。她不确定塞拉斯提亚是害怕,或者悲伤,或者愤怒,或者三者都有,但是还是很奇怪,就算没有那个(石碑),如果暮光没提醒,她可能会直接走过去。那怎么可能?

“公主?那是什么?”

塞拉斯提亚看上去显然在考虑怎么回答。

“这是......”她最终回答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我想。或者,至少,我以前从没在这里被攻击过。一个据我所知在塔尔塔罗斯唯一一个这样的地方。我没想到能这么快到这里。”她踏上一步走向这条岔路。

“额,好的。那是好事吗?”

“可......能是?”她听上去有点怀疑。

暮光走近到塞拉斯提亚的身边环顾四周。这个地方比她想象中还要大。这是个丘陵地带,妆点着树木,或许每颗树相隔一百码。这里平和地可疑。树上甚至有动物的嘈杂声,和外面无法触摸的安静形成强烈对比。一条小溪在转角处轻声嘟哝。道路漫游地穿过低矮的丘陵,还有......

等下......

当她看到整个地方都分布着墓碑的时候,暮光喘了口气。它们有各种年代的样式,从远古时期的石堆到中世纪病态的装饰墓碑,然而却没有现代的。让她感到惊恐的是,有很多坟墓前面安放着完整的头骨。很多甚至更奇怪的东西。武器,工具,盔甲,甚至一些完整的骨架躺在一堆草地上。

她转向塞拉斯提亚看到她正在专心地看着她。

“你还好吗,暮光?我知道这种地方会让小马感到不安。”

暮光犹豫了下,努力协调平和的气氛来和适应这个开放墓地。

“我......不,我是说,我没事。只是我不理解我在这里看到的东西。”

塞拉斯提亚点了点头。“这些是我的老朋友们,”她说,眼神飘向道路,“在塔尔塔罗斯失去的朋友们,大部分死于怪物攻击,但是有些就只是单纯消失了,或者遭受了严重的事故。我们花了不少时间才弄清他们不是死于事故。太多次了。”她的声音平静,遥远。“很久以前,我们探索了这里。我们甚至有次试图在这里建立一个定居点,如果你能相信的话,大部分都是士兵,我们也拒绝带上任何小马,只有那些不幸的勇敢的自愿帮助放逐到这里生物的小马,露娜和我知道他们中的每匹马,高尚的真正的小马,全部都是。”她恍惚的眼神温柔地落向了第一个标记,一堆简单光滑的石头的顶端放着一个银色的小园箍。不久后她又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塔尔塔罗斯创造了这个地方,或者为什么它引导我来到这里。我想这是某种奇怪的尊重。或者是为了一个值得的敌人。”她把一只蹄子放在其中一个石头上,闭上眼睛,回忆。一个轻微的,疲劳的微笑出现在她的嘴唇上。“不管这个地方的意图是什么,直到离开前,我在这里一直都很安全。那边有些水果,靠进水边。或者至少,那里总是会有。或许在我拜访我的同伴的时候你要休息会?”

“额,当然,慢慢来,公主。”

塞拉斯提亚微笑着表示感谢。

在她离开前,暮光转过身去。

“你认为你可以和我说说他们吗,某天?”

塞拉斯提亚歪了下头,然后,带着一个神秘的微笑,说,

“当然,当然,我想我非常乐意,谢谢你,暮光。”

塞拉斯提亚穿过场地,在每个墓地前停留了片刻,为了每个失去的朋友。但是这样不够。她不知道要花多久才能走到尽头,但是现在她已经走到了尽头。这里矗立着一个不应该有的墓碑,一个还没填上的坟墓。这是她自己的坟墓,当然。和平常一样,墓碑上刻着她的标记,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她的内心花了很长时间来挣扎。塔尔塔罗斯为她准备的计划公开发表了声明。她现在不予理睬,继续给予她前面墓地埋葬的小马致以敬意,他在三个世纪前就倒下了。看着这个坟墓她回想起他的标记,一个老式的日晷,这让她坠入很多她和他的美好时光的回想当中,他的墓志铭上写着“一生服务,从不后悔。”塞拉斯提亚露出了微笑,他本来可以说更多的。她花了最后点时间进行缅怀,然后转向最后一块石碑,叹了口气。

眼前的景象让她产生一阵刺骨的寒意:一个六角星,周围环绕着五个小星星。

暮光大失所望地发现,小溪附近没什么吃的。她可以咀嚼点青草,她想,但是她还没饿到那种程度。野草有时对她的胃可不好。她喝了点水,然后躺在松软的草皮上等待着塞拉斯提亚。这个地方的平静让她感到安宁,一点一点的,她合上自己的眼睛,让头枕在蹄子上休息。只休息了一秒钟,本(暮光决定那只蜘蛛该有个名字,而且他看上去也不介意)就欢快地跳到她的背上,然后在它的一只翅膀上安顿下来。她把翅膀展开一点以给他更多空间。

睡到一半,一阵石头碎裂的响声震动了整个墓地。塞拉斯提亚飞快跑向她,她看上去很愤怒,她刚才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冒着烟的坑洞,碎石还在继续从爆炸中落回地面,暮光现在完全醒了,跳了起来。

 “公主!?你—”

“我们要走了,暮光!现在!”

暮光迅速跳到塞拉斯提亚后面,转向道路,努力想要跟上。

 “发生了什么事了吗?我们受到攻击了吗?”

“是的,没,我......”她摇摇头来表达清楚。“我们要走了。我早该知道找到这个地方不是出于塔尔塔罗斯的善意。这地方没一点善意。记住这点,暮光,记住这个地方是什么本质。”

她没详细说明,但是暮光知道其中的意思。

一个墓地。

塞拉斯提亚公主从那以后变得非常安静,生气的一直走,保持着能让马累死的速度。她一直没慢下来,直到最终,老天保佑,周围的景象快速的改变了。她慢慢地停下来,暮光有点没那么优雅地停下来,或许离突然断开的森林有30步的距离。

 “嗯,”她哼道,声音几乎是在低吼。“等在这里,暮光,我先去看看。”还没等暮光回答,她就慢慢地向树林边缘跑去。塞莱斯提亚四处观察,耳朵对着这里或者那里轻微抽动。

暮光专心地看着她,试图揭开这个地方的谜团。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真的像塞拉斯提亚说的那么糟糕吗?塔尔塔罗斯是个怪异的地方,暮光会第一个承认。这里远过于安静了,然后那儿突然戏剧性地出现一个倒下的树,然后先前没有的风又突然吹起了来,还有那个墓地确实让马感到不安。但是即使是这样,这里还是......什么东西都没。一个值得害怕的东西都没看到。就像身处在黑暗中,事实上,暮光想起来了,她们找到了一样东西:本,并且他是个完全的绅士。塞拉斯提亚扭曲的,几乎暴力的谨小慎微比塔尔塔罗斯带来的东西让马担心多了。

显然确信没什么东西隐藏在空地中后,塞拉斯提亚走出空地透过树林进行瞥视。然后,另暮光感到惊讶的是,她事实上叹了口气然后笑了下,公主转身挥舞一只翅膀示意她继续前进。带着什么东西最终让她的老师振奋起来的想法,暮光快步跑向她的身边。

“怎么了?公主?什么......”暮光看到眼前的景象哑口无言。

树林直直的被切断了,直接就是完全没有了。树林在左右形成完美的墙,但是她们前面的空地上一棵树都没。

 “我,额......”暮光结结巴巴地说。

“是的,这是塔尔塔罗斯干的,”塞拉斯提亚说,就好像呈几何形的树林在这个世界是很正常一样。“尽管这样,但这很好,暮光。”塞拉斯提亚停下来用一只翅膀做了个宏大的示意。“欢迎来到水仙花之地,大门通常离这不远了。”

 “哦,哦!我听说过这个地方。”暮光丢下神秘的树林前往这片新的奇迹。她看见一个看上去无边无际的在慢慢摇摆的地方,苍白的草(比树林那些细长干枯的东西高多了,并且茂密多了,她注意到,)点缀在白色或者黄色的花中。这里的光线变得不同;有点更明亮,但是不知为什么的,有些抑郁,就好像一片模糊的薄雾笼罩在这里,让她无法看的很远。一阵柔软的,愉悦的微风吹过这些花朵,使它们发出沙沙声,让空气中充满它们的芳香。

“这个......我没料到。所有的书上的说明让这个地方听上去很幽暗。”

“嗯,是的,”塞拉斯提亚回到道。“我确实记得这个地方之前更加黑暗和雾气重重。”她又若有所思地停下了。“好吧,我不会介意一点点愉悦心情的。但是不要让这个地方让你变的感到安全,暮光,这个地方通常没什么危险,并且穿过这里,我们应该就靠近家了,但是保持警惕。”

 

 “好—吧。”

“好的,我们走,我会—”

塞拉斯提亚转向路上,她的眼睛眯了起来。

暮光再一次开始跟随塞拉斯提亚的凝视。那里有些动静。有个模糊不清的,鬼魂般的轮廓,向她们慢慢爬过来。那个东西不到30码远,但是先前她们绝对不可能没注意到,这是片空地。

塞拉斯提亚愤怒地喷着鼻息,暮光的反应几乎是塞拉斯提亚的三倍,她刨着地面,用她的角指向那个轮廓,魔法的火花点燃着她周围的空气。

“所以那是个花招,”塞拉斯提亚低吼道。“以前那片雾还在那里,我们只是看不到它,退后,暮光,准备好当我让你跑的时候。”

暮光呆呆地看着塞拉斯提亚突然公开的攻击性。看到她和蔼的,耐心的老师突然变到一个她目前还不理解的令她害怕的一面,但是她按照她说的做了。本紧张地发出唧唧声在她的背上移动。

一开始那个接近她们的东西看上去很巨大,直到逐渐靠近到暮光能看清为止,事实上,是很多东西在一起移动。她现在能听到它们。但是这些声音失真了,变得模糊,本不应该存在的回音穿过这里。她听到沉重的蹄子轰鸣声,伴随一阵沉闷的,可怕的敲击声,一阵缓慢的呻吟声穿过草地直奔向她。一阵寒意穿过暮光的身体同时,暮光低下角。她努力升起翅膀,但是它们就是不愿意张开。

那些古老的故事是真的吗?这里真的有很久以前死去的小马的鬼魂存在吗?传说这个地方应该是那些泛泛之辈死后去的地方,那些从没建立起名声,从不擅长于任何事情的小马死后去的地方,并且他们应该很嫉妒那些活着的。极度危险以至于......

.

这一团东西一直保持着一个无法看清,黄白色的模糊影子直到距离只剩下20码,然后,雾突然变得清晰了,暮光这时能清楚地看到甚至能完全闻到它们。她带着恐惧的呼吸随着那团真正可怕的幽灵轮廓露出它的真容。

母牛。

它们是母牛。

又大又白,明显是活着的母牛。暮光差点就为这十足荒谬的事笑出声来。这些在她面前“不详”的东西是一群强壮的,长角的牛,在路上徘徊。那些轰隆隆的啼声就来自于它们,还有那些“可怕敲击声”只是牛铃的叮当声。那些呻吟?其中一只母牛向另一只低下了身子。

“额,”塞拉斯提亚说。“可爱。”

暮光发现这些话中明显带着反感,但塞拉斯提亚的反应不明显。她正要问起的时候,母牛的头领抬起头从路上直直看着她,母牛完全停下,眼睛惊讶地瞪圆的同时用她一只分叉的蹄子敲击她脖子上的黄铜铃。她转向左边向她的牛群大声发出警告,笨重地围着牛群绕圈子。

暮光眨了眨眼睛,难道是两匹小马吓到她了吗?

“这没事的,暮光。我知道她们的公牛。他会试着吓跑我们,但是不要采取行动,由我来说。”

“我,额,当然。”暮光甚至都没尝试让塞拉斯提亚解释缘由。她讨厌这样,她已经习惯于对这里发生的事产生困惑了。

一阵阵蹄子的雷鸣响彻在她面前的牛群中。暮光看着那些母牛围绕着她们中的小牛形成一个圆圈,让开道路。奇怪的是,她现在能清楚地看到整个牛群了,即使她们并没有靠经,难道扭曲效果对背景敏感吗?魔法有时候确实能做到那样。

一头公牛冲上前来,他的体型巨大,和塞拉斯提亚一样高,但是要宽阔多了,肌肉鼓起,血管在他完美白色皮肤下清晰可见。他伸出巨大的有很多角的头,伴随着碾压性的嚎叫。然后,没等停下来看看,他就像把锤子一样直接冲向塞拉斯提亚。火舌在他的蹄子周围生成并在他的身后爆发,在他冲向她们的时候形成酷热飘渺的翅膀,他的爪子在泥土里烙印出黑烟。

暮光的翅膀上下扑腾,她的战斗/飞行本能向她呼喊着做点什么事,任何能躲开这只野兽的事。相反她呆住了,她记起了塞拉斯提亚的话并且相信她知道她在做什么。她感觉到本在她背上紧张地绷紧,但是他,同样也是呆住不动,这让她感到宽心,在某些方面来说。

安静,克里特斯!我是塞拉斯提亚,小马利亚的统治者,我不是敌人!

塞拉斯提亚皇家口音的申明差点推到暮光。就如她看见的,那好像也对那头公牛有用。他慢下来了,从奔跑变成慢跑,然后变成走路,然后最终停下来了。他瞪着她们,怀疑地眯起燃烧着凶恶的眼睛。

塞拉斯提亚一动不动,翅膀高高升起,藐视并且无畏。

“安静,克里特斯,”她重复说道。

那只公牛的看着两匹小马的同时耳朵转到前面,他花了很长时间动了动他的下巴。

暮光试图保持冷静,她强迫自己翅膀收起来,挺直身子,

让她先前准备的魔法消散。她甚至不知道之前要用的是什么魔法。她竭力让心跳平稳,然后首次好好看了看那只公牛。他很巨大,是的,全身象牙白就像塞拉斯提亚一样,但是在其他方面他也很不寻常,首先,他有六只角,第一对很正常,其余四只长在他的脖子上,全部向前并且邪恶般锋利。它们是黑奶油色的,并且被一些看上去青铜金属覆盖着。额,然后还有火翅膀,这些当然是不寻常的,他同样带着一个护喉,略微和塞拉斯提亚的相似,当然要大得多,并且和他角上带的青铜金属材料一样。他也戴了其他珠宝,前腿戴着护腕,耳朵上戴着耳环,身上的其余部分还有各种叮当作响的金属。

 “塞拉斯提亚?”

那声音,不出所料地,一声低沉的隆隆声。

“是的”

“呵,第一眼没认出你,你他妈的在这里干什么?我没听说你要来。”

暮光眨了眨眼睛,这不是她预料中的这只生物会说的话,还有那个f开头的词是什么意思?她从没听过。她看着塞拉斯提亚。

“我的到来不是出于理想中的情况”她缓慢庄重地说,十分皇家风范,然后带着更通俗的语气,“我的同伴是暮光闪闪。她没打算和我一起来,所以我在护送她到小马利亚的大门。我没有和你开战的意图,克里特斯。”

这是另外一个暮光辨认不出的词语,克里-特斯,那头公牛的名字,大概是,听上去很时髦。这个生物是谁?还有公主是怎么知道的他?

“哈!”克里特斯厉声说道。“这次是怎么搞的?无序又把你扔进来了?或者又是你的另一个愚蠢的把戏(shit)?一次你的‘实验?’”

“我认为细节不是非常重要,克里特斯,”塞拉斯提亚带着礼貌的微笑说。

她现在放松下来了,暮光注意到了,或许对特里克斯的态度有点恼火。暮光感觉自己有点被他的冒犯。还有他为什么一直用她没听说过的词语。Shit,是那个词吗?

“重要的是,老朋友,我在努力回家,越快越好。或许我们的会面是个巧合,事实上......”

老朋友?真的?还有她为什么要用那种方式说?那听上去几乎是在威胁。但是那不可能,塞拉斯提亚从不威胁。
    “是吗?”克里特斯说。

“是的,你是特里克斯,白色公牛,米诺陶之父,马拉松之伟大野兽,”塞拉斯提亚开始说起来,音量随之提高。“一个受尊敬和可怕的敌人。”

克里特斯对刚才的话得意洋洋,回头看着他的牛群,确保他们也听到这些恭维。

“你面前站着的是太阳女神,小马利亚统治者,混乱征服者!”

克里特斯点点头,被逗乐了。

“即使在塔尔塔罗斯的中心,也很少有生物敢挑战如此强大的联合。”

“完全正确,”那头公牛带着沾沾自喜的咧嘴笑回答道。

“如果伟大的白色公牛打算帮助一个倔强的公主和她的同伴毫发无损地到达小马利亚大门,谁都可以假设出来,这位公主会对这只公牛抱有慷慨的好感,是吗?”

克里特斯戏剧性地皱了皱眉,用一只巨大的开叉的蹄子抓了抓他的宽下巴。

 “嗯,好的,我猜她会的。但是在这对强大联合到达大门前她会提供什么?啊?”

“额,好吧,看上去我们的公主这会蹄头有点紧,”塞拉斯提亚羞涩地脸红说。“但是一旦到达大门,这只会增加她的慷概。”

“噗,”克里特斯脱口而出。“公主应该停下浪费伟大公牛的时间。这是塔尔塔罗斯,让自己送命就为了什么也得不到,塞利,而且我已经活了很长时间了,给我点硬通货。”

暮光再次大吃一惊,这个混蛋是谁?她怎么敢这么跟公主说话?

“当然,”塞拉斯提亚说,明显有一点点不那么吃惊。“那么或许有其他我能提供的服务?一些任务我可能......”

塞拉斯提亚看着克里特斯脸上的突然淫笑暂停了下来。

“协助,用......”

“额,当然,有一种你的服务我一直感兴趣,公主。”他的眉毛不怎么微妙地上下摆动。

暮光看着公主继续说,一点粉红色在她的胸前形成慢慢蔓延到她的脖子上。

“那怎么样,啊?”克里特斯继续说,悠闲的贴近塞拉斯提亚,并且用一只燃烧的翅膀落在她身上。火焰看上去对她完全没影响。这个示意,本身,然而......

“我认为那,额”塞拉斯提亚结结巴巴地说,快速瞥了眼暮光,“在这个时候不合适。”红晕已经爬到了她的耳朵上,现在看上去开始慢慢退下去了。“或许有其他的东西?有些祸害你的生物,或者......”她坚持说下去,重新获得了些先前的仪态。

“额,拜托,宝贝,”克里特斯说,开始向前走,带领塞拉斯提亚随他走就好像她已经答应了一样。“你知道我一直有时间的,就像以前一样。”

塞拉斯提亚抬起一只蹄子轻轻地把他的翅膀从她身上推回去并走开。

“不,恐怕......不行,克里特斯。”

“哼。”克里特斯看向先前完全被他忽视的暮光。她能几乎感觉到他的眼睛在她身上滑动。他的眼睛滑过她的脸,盯向她的屁股然后又滑回去,暂停在了翅膀上,当然,最终看向她的眼睛。事实上,他大概在检查她的角,可以看出来。

“那她怎么样?”

 不行。

“额,我懂了,你和你的小马有一腿,”他察觉到一点点说,“呵,好吧。你们现在得靠你们自己了,甜心,我不会为了什么都得不到而让我的牛群去冒险的。我们走,女士们!”他最后一次喊向那些母牛们。它们立即停止消极的转圈开始笨重地走过这对小马。轻蔑地谈论这对正经马的同时快速消失在空地上。“还有给你一句忠告,孩子。”那是直接对暮光说的。“你能离她(塞拉斯提亚)越远越好。”克里特斯把头甩向塞拉斯提亚的方向。“她就是一个该死的行走灾厄。”

随着那群母牛的离开,暮光前后看着牛群和她的公主。塞拉斯提亚公主直直地盯向前方,空无一物地凝视,拒绝给那个牛群一点点尊重,哪怕一点注意力都没给它们。不知道该做什么,暮光努力模仿她的前老师。

最终那些生物的声音消失在耳边,塞拉斯提亚深呼吸了口气。她闭上眼睛很长一段时间。

“好吧!”她说,爆发出来的同时产生了一个微笑。“那有点意思,不是吗?我们走,暮光。”

她跳着跟上去。

“额,公主?”暮光知道她将要问的问题的答案。但是不可能是真的,是吗?我是说,谁会那么做?‘就像以前做的那些事?’绝不可能,绝不可能。

“什么,暮光?”

“他先前的要求是什么,准确来说?”

塞拉斯提亚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什么也得不到,暮光。“

“额。“

暮光回头看了一次。那个她们走了几个小时的森林,刚才离她们不超过15英尺,消失了,就这么消失了。她们站在一个巨大的,有风吹过的空地上。没有母牛,没有树林。甚至连她们通过的蹄印都没有。

暮光抖掉一阵寒意然后回头跟随塞拉斯提亚。

thumb_up6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flicker-气球 Lv.3 幻形灵
回复 第三章:预兆

我都上车了,结果发现是幼儿园的车:joy:

3 天前
#2
DreamsSetFree Lv.8 独角兽
回复 第三章:预兆

没想到地狱生物也可能和小马沟通。这一章前半部分很诡异,不禁让人觉得地狱里险象环生。后半部分险些上了车。让人为大公主担惊受怕。

可能译者没注意,很多地方,比如“停止那么做”翻译的不顺畅,希望以后能修改一下?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噩梦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