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stialbeam
Lv.1 132/160 陆马

地狱九天(Nine days down, 原文完结)

第一章:被困的公主,大概可以这么说

本作评价
6()
()0

第一章:被困的公主,大概可以这么说

 

至于这个地方,赫西奥德断言:青铜砧要花9天时间才能从天堂落到地面。再花9天时间从地面落入塔尔塔罗斯。

 

嗯,塞拉斯提亚从被困的高处想道, ’好吧,又被绑架了, 老天,我该怎么办?’她忍着不发出咯咯笑声。

放了公主或许我能饶你一次!”云宝喊道。

哈!”这位自诩为‘机器女主人’名叫‘诡计’的母马喊道。“你可吓不倒我,飞马!”

塞拉斯提亚,作为她来说,继续默不作声,隐藏着她的微笑。那条捆住她的粗壮,沉重的铁链在平台下面摇摇晃晃,她只要花两秒钟时间就可将其溶成熔渣,前提是如果她想要那么干的话。那条铁链连接着某种巨大的,叮当作响的奥术装置,随意观察后,这个装置的目的应该是建立起一个连接这位疯狂母马和小马利亚魔法间的隧道。

现在无所谓了,因为你们都太迟了!有了最后的部件,我的主宰装置就要完成了!”

那个所谓的最后的部件是塞拉斯提亚的王冠,在公主被吊起来之后不一会就被拿下来了。’

木哈哈哈哈哈哈!”

老实说,这就是那位一窍不通的母马这些天想出来的主意吗?盗取魔法,统治小马利亚?她真的考虑过王冠上面有任何魔法吗?

那个王冠,事实上,是塞拉斯提亚的一部分,她的一部分灵魂,铸就成无法摧毁的黄金和紫罗兰色的宝石。她不赋予其力量的话它就不会有任何力量,所以,就目前来说,没有。鉴于这样的情况,塞拉斯提亚相当确定这里没有真正的威胁。但是不管怎样她还是继续演下去。

暮光和她的朋友们阻扰坏蛋们已经有些时间了,她们干的很棒,确实,落难少女这种把戏有时来说有点老套了,但是对于塞拉斯提亚来说,让她的小马们知道没有她她们照样可以做的很好这一点就值得了。

除此之外,她们的小小战斗太可爱了。或许这个坏蛋,“诡计”,会认识到她的错误,暮光和她的朋友们可擅长这一点了。并不是说如果遇到打架的话,她们无法搞定,当然让每位小马学到东西总是很棒的。

暮光闪闪跳到前面。

好了,女孩们,抢回王冠!”

按照她的话,整个小队开始行动了。苹果嘉儿猛冲向楼梯,撞向那位不幸的挡道跟班,瑞瑞跟在她后面,向围绕在她周围众多装满水晶的装置中的一个施魔法,一些没被苹果嘉儿撞飞的恶棍蠢到盯着那个装置看,直到被闪瞎到足够让瑞瑞悠哉游哉地,毫发无损地,鼻子高昂着通过,“哼,”她藐视道,

恶棍。”

诡计看着这一切的同时脸上出现了一丝担心

无所谓!”她喊道。“我看看你们能不能通过这个!”

她猛地拉下控制杆,随即电弧跳跃在楼梯的尽头上。

额,塞拉斯提亚想,电弧屏障,经典,尽管有着固有的弱点......

云宝黛西快速闪避开盘旋在空中的恶棍飞马,围绕着他们形成一个圆圈,彩虹色的龙卷风把他们扔往各个方向。柔柔畏缩地跟在后面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勇敢点。

诡计怒吼着拉下另一个操作杆,在她站立的装满机器的高台的周围,一系列露出大量刀刃的面板打开了,刀锋旋转起来,瞬间从零加速到疯狂的速度。

塞拉斯提亚点头赞许地看着云宝速度慢下来并开始慢慢爬行,诡计这个保护整个平台的想法不错。

柔柔直接掉落到地板上,空中现在没有马能强大到解决这个‘风扇’,好吧,谨慎也是作为一个勇士更好的一面,但是,但是,仍然......暮光已经闪现到她上次记忆中平台的方位。

但是,首先......

嘿!”碧琪蹦蹦跳跳地跳过诡计开心的打招呼道。

什么?你怎么......!?”

哈!碧琪,真为忘记计算这一变数的坏蛋感到悲哀。

我怎么办到的?”碧琪边问边靠近目瞪口呆的博士,轻推电扇的操作杆到“向上”的位置,电扇正好在暮光闪现到平台正中间的时候关上了

投降吧,诡计,我们把你包围了!”暮光闪闪露出异常坚决的微笑,用魔法关上了激活电墙的操作杆,她的朋友们,在楼梯的尽头,一起加入了暮光。趁着她们这段空闲期,塞拉斯提亚本来要准备站起来鼓蹄了,如果她没被绑着倒吊在铁链上的话。

不,你们永远别想阻止我!”

那位疯狂的母马撞向碧琪的同时角上闪耀着明亮的光芒。暮光随即施展出护盾准备阻挡迎面而来的魔法攻击,但是......什么也没来。诡计直接跑过她冲向最后部件所在的高台。

佯攻!

塞拉斯提亚故作夸装地倒吸一口凉气道。

诡计用她所有的魔法抓住房间里的每一个操作杆并把它们同时推了下去。就在被苹果嘉儿阻断之前,她把王冠扔到了准备好的位置上。

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房间的呼吸声都静止了。

“......哈?”

什么也没发生。眼睛抽搐地充满着疯狂地绝望,诡计同时还从她的蹄子向上看到一匹陆马骑在她身上。

不!这应该起作用的!我考虑到了所有情况!”

塞拉斯提亚差点就笑出来。真是典型的坏蛋,保持着或多或少的安静,她想到,‘新手’。相反,她说,

干的好,暮光!你再次拯救了小马利亚!”她给了她的学生一个灿烂的微笑。“你,和你所有的朋友们,当然。”

暮光自豪和尴尬地脸发红了,她的朋友们以她们自己的方式庆祝。

哦,这没什么”暮光用一只蹄子轻刨着地面。“我只是感到高兴我们—”

整个房间发出了隆隆声,不是来自于机器发出的声音,而是深沉的,恐怖的,充满着恶意的声音。

你们这群蠢货!”诡计尖叫道,用突如其来的歇斯底里般的力气甩开苹果嘉儿。“你们以为我这么容易被打败!?我让你们见识见识!”

塞拉斯提亚想要不经意地说点什么,但是那种邪恶的嚎叫声让她感到一种可怕的熟悉感。

这群朋友们紧张地环顾四周,每匹马都看向暮光以为她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他们蹄下的地板开始震动,地面上每个装置,刀片,电墙,警报器,所有东西同时都激活了。

什—”暮光踉跄地走在由哪些机器产生的奇怪立场而导致重力消失的地板上。“你做了什么?”

诡计露出另一个疯狂的大笑,“哦,你会知道的!你们都会知道的!”她踉踉跄跄走向一个巨大红色的闪闪发光的按钮,用她的魔法在她的蹄子没法碰到地面的情况下向前游去,砰的一声她的蹄子扇向了按钮,她注视塞拉斯提亚的目光确实让公主感到了骨子里的寒意。

那是个寒冷的,恶毒的,并且作为坏蛋完美的神情。

我们来看看小马利亚没有了你能坚持多长时间,公主。”

一点点灰尘和碎裂的石块慢慢地升起飞过塞拉斯提亚,然后快速旋转形成一个充满狂暴魔法和地狱光芒的漩涡。捆住她的铁链已经被吸了进去,奇怪的泡泡,刺耳的魔法啸叫声在漩涡的表面凝结,塞拉斯提亚移开瞪向诡计的目光看向漩涡,在意识到里面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她的眼睛瞪的圆圆的,思想回到现实后,她的眼睛随即警觉地眯起来,诡计:独具创造性,聪明绝顶,或者......用了一个聪明的花招或者策略,狡猾,技艺高超,该死!她不敢相信自己先前没想到,她的目光从诡计那自以为是地咧嘴大笑中移到高台上的王冠上,那本身确实没有任何力量,但是和她却有着完美同步的连接,现在她没法避开这个空间撕裂咒语。它离得太近了,她没法阻挡或者弹开它。

干的好,你这个怪物。但是如果你想玩硬的......

塞拉斯提亚把她凶狠的目光转向诡计,直视她眼睛的同时涌动出一些她真正的强大力量到现实中,她的鬃毛爆发出金色的火焰,她的身体点燃了不可思议的力量,轻易地撕裂了数百磅的钢铁就像—

这时候,暮光突然跳向她的上方,用她的腿裹住塞拉斯提亚并且用尽全部力气拼命地煽动她的翅膀试图把塞拉斯提亚从扭曲的魔法传送门中拽出去。

公主,不要担心,我抓住你了!”

不!暮光,松开—”

就在那一刻的分心,一个虚空能量的泡泡爆发了,喷发出的超凡的能量包围着她们。塞拉斯提亚的试图反对声和警告声淹没在了洪流里。卷须般的致命魔法从其他泡泡中爆发出来,盲目击打着任何它们能碰到的东西,绝望笼罩着塞拉斯提亚,她无法看到,无法听到这些攻击她的活跃的,致命的魔法外的任何东西,她用尽所有办法来罩住暮光并且把她甩出这个涌动的传送门。她不知道这是否有用,她最后听到的声音是一身尖叫。

或者是......一个呼唤?

~~~

塞拉斯提亚飘流在安静的空间里。她无法看见,有那么一刻,她甚至忘记了能看见东西是什么感觉。她漂流着,盲目,麻木,无法听见任何东西。或许她本来一直就是这样,那些奇怪东西和景象,声音和触觉都是幻觉,她在这里是孤独的,陪伴她的只有她自己困惑的思维。甚至这些思维都开始减弱了,并且这里有......

虚空。

逐渐地,她的思维开始组织起来

塞拉斯提亚睁开她的眼睛,马上开始后悔产生知觉的必要性。她或许嘟哝过,她已经记不得了。每样东西都不对劲,准确的说,并不是感到疼痛。只是不应该产生这种感觉。她不记得什么样的感觉才是对的,但是她知道就是不应该是这种感觉。

首先,这里太安静了。在疯狂地刺耳的传送门声音和空洞的虚空回响在她最后的记忆后,所有东西太过于安静了,极度安静。没有风,没有鸟和虫子,唯一的声音是来自于她摆动自己身体的沙沙声,如此安静她甚至可以感到血液在血管里流动,她的心脏和呼吸的节奏声。这完全不对!

她眨了眨眼,眼睛能集中焦点仿佛花了她好几天时间。能看清东西后,一排排毫无特征的树和一片片草地出现在眼前,这儿那儿有些灌木丛。往下看去,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条穿过树林的微红色泥土路上面。这里的光线完全不对,看上去不像是从任何特定的方向发出的,更别说完全是不符合自然规律,这里没有阴影。这代表着什么......塞拉斯提亚睡眼惺忪的抬头看了看天空,随即她的思维仿佛冷冻到了极端,完全地,彻底的恐惧。

这里不存在太阳。

塞拉斯提亚惊慌地深呼吸了口气。她看不到,通过太阳,她的灵魂,她应该可以看清整个世界,但是她现在能看到的只有她眼前能看到的一小片景象,她感到麻木,她感到耳聋。她的灵魂边界,小马利亚本身,对于她来说突然间感到未知,那无边无际的,低语嘟哝的希望声,臣民的需求声都消失了,那无尽的安抚感,指引,要求塞拉斯提亚伟大灵魂进行影响的需求都消失了,没有了它们,她不再是位公主,不再是位女神,只是一匹小马。

塞拉斯提亚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她的思想在无尽地坠落到深渊中挣扎地想要爬上去。

天空如同最漆黑的黑夜般黑。更糟的是,天空中甚至没有任何星星,天空中的正中间是一环抖动的红色火焰,它的中间是虚空的,一片不可能的存在的虚空,深沉的黑暗里面没有任何物质。

塞拉斯提亚思想的齿轮在大脑里不受控制的旋转,她第一个恼怒的想法是在小马利亚几代小马中都没说过的诅咒。

妈的!

塔尔塔罗斯,我在塔尔塔罗斯。好的,好吧,塞拉斯提亚闭上眼睛努力控制呼吸。这本来是很容易的事,但是在这片恐怖的地方没什么是容易的。她的心脏在肋骨里面跳动,这个地方给她带来的作为肉体凡胎的恐惧,完全作为肉体凡胎的恐惧。

这里没有太阳,这意味着她能死掉。没有她的国家,没有她的太阳,塞拉斯提亚只不过是一匹体型超标的长着翅膀的独角兽。

 

我在塔尔塔罗斯,但是没关系,因为我不会惊慌失措。她努力深呼吸,但是呼吸只是变得越来越短促,她甚至不需要呼吸。我准备让自己坐在这里,然后想想,然后我现在没有惊慌失措。

有时候说这些话确实有帮助,‘这一却都不是真的,’但是如果她只需要假装这一切都没发生,直到最糟糕的部分来临......

感到害怕是完全合理的,因为死亡太吓马了,但是死亡对我来说不是永久的,因为我其他的灵魂会让我复活,所以完全没必要害怕,是吧?是的,她深呼吸了口气,让肺里充满空气,然后慢慢地呼出来。

好吧,这里还是有能让你死的漫长,痛苦和毫无意义的怪物存在。

这一点帮助都没有!最糟的情况顶多就是,我明天会在小马利亚醒来,忘掉这里所有的事情,所以......

另一阵深呼吸,这次平静了点。

所以,这次就像是次冒险,就像云宝黛西喜欢读的那些书一样,一次冒险。

好的,有点帮助了,塞拉斯提亚试图压住自己的一点浮躁。

这次冒险可能很有趣,不需要要负责任,我不需要去任何地方,没有小报记者和流鼻子的贵族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塞拉斯提亚又呼吸了一次,这次甚至带了点笑容。没必要保持得体,当然,我陷在了一个到处是死亡陷阱的鬼地方,每样东西都想杀了我,但是好的一方面,没什么可担心的,除了我自己,就一次,她向下看了看她光光的蹄子和空空的脖子,她通常的穿戴,皇冠,鞋子和护脖,这些代表着她作为小马利亚统治者的穿戴,都没了,就像她的太阳和灵魂,她们是那个世界的一部分,通常不会就放那儿不管的,同时,是的,这意味着她在这里是匹凡马,这同时意味着......我得光着身子去冒险!真是太棒了!

塞拉斯提亚睁开眼睛向自己赞许地点了点头,她已经感觉好多了。这完全取决于你怎么看待这里,不是吗?好的,她往下看了看面前的道路,努力想起上次她来这里的时候这里是塔尔塔罗斯的哪部分方位。

公主?”

所有事物再一次冻结了。

塞拉斯提亚慢慢地,痛苦地转过头,面向声音的来源,她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是她最可怕的噩梦。

暮光闪闪站在原地,翅膀张开了一半,脸上布满担心。

你没事吧,公主?”

好吧,我现在在塔尔塔罗斯,身边跟着一匹死了一次就会永久死掉的小马,那没关系,因为我不会死,现在,开始恐慌吧!

 

 

 

 

thumb_up6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DreamsSetFree Lv.8 独角兽
回复 第一章:被困的公主,大概可以这么说

大公主被剥光了?好兴奋(bushi)

话说为什么同时用了暮光闪闪和碧琪的译名?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噩梦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