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ut
Lv.1 52/160 天马

咱是一个普通的Brony

狙击手

第二章

本作评价
1()
()0

  啪!顶灯亮了。

  这是一个军品仓库。两面都是满满的军装和军靴,整齐地摆放在架子上。

  寒光闪闪走进来,拿着一个夹子点数。他是一只陆马,他看上去有30多岁,而且有点沉默寡言的样子。还穿着斑军(斑马军队)的迷彩服,身份铭牌在胸口晃荡。

  他在夹子上记着什么,清点着数字。

  夜晚的路上,林恩开着车,在道路上行驶。

  后面有辆黑色的车离她的车不远不近。

  林恩浑然不知,继续开着车。

  军品仓库里,寒光闪闪清点着数目。

  路上,林恩情绪低落,她默默地开着车。

  *  *  *

  军品仓库里,寒光闪闪还在清点着数目。

  一把蹄枪顶在他的后脑,他一惊,停下了清点。

  那支枪的保险被拔开。

  林恩:“警察,你因为私藏军火被拘捕了。”

  寒光闪闪:“好,把我关在哪里?”

  林恩:“我心里。”

  寒光闪闪笑,转身抱住林恩。

  林恩的枪口垂下来,两马接吻。

  *  *  *

  军品店里灯关着,路灯隐隐透进来。

  店里依然是一个军事世界,各种军品琳琅满目。

  啪!打火机亮了。

  林恩从地毯上坐起来,点着了一根烟,抽着。

  寒光闪闪把一件迷彩服给她披上:“怎么了?案子出事了?”

  林恩吐了口烟:“别问了。”她有些痛苦地闭上眼,底下了头,用长发遮住了自己的脸。

  寒光闪闪去摸她的脸,一蹄眼泪:“你从来不会哭的,到底怎么了?”

  林恩推开了他的蹄子,低头抽泣着:“在你们心里,我不是雌驹,对吗?”

  寒光闪闪笑:“什么话?不是雌驹你是我男朋友啊?”

  林恩抬起头,把头发甩开:“今天有只小马死了,他还有个六岁的孩子,是小雌驹。”

  寒光闪闪沉默了半天:“我不是想打听你的工作,不过你还是要注意安全。你总是为了证明自己,逼自己做到最好。归根结底,你也是一个雌驹。”

  林恩苦笑:“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吗?”

  寒光闪闪:“为什么?”

  林恩:“因为只有你最了解我,知道我也有脆弱的时候。在他们的眼里,我都是个野丫头假小子。但是在你面前,我会哭的。”

  寒光闪闪把她轻轻抱过来:“别想那么多了,你正好放松放松。好吗?案子总会破的。”

  林恩流着眼泪点点头。

  寒光闪闪抱住她,轻轻地安慰着。

  林恩哭得很凶,是一种发泄的凶。

  *  *  *

  店面的对面,停着林恩的车。

  远处,那辆黑色的车在慢慢晃悠着。

  车里,两只雄驹在默默地看着。

  一只雄驹拿起电话:“她进去两个小时了,还没有出来。我们怎么办?”

  电话里的声音:“监视器装好了吗?”

  雄驹:“已经在运转了。”

  “好,你们撤吧,今晚她不会出来了。”

  雄驹:“明白。”

  黑色的车走了

  *  *  *

  军品店里的灯光已经亮了。

  寒光闪闪在做三明治。

  林恩坐在店里的行军床上,穿了一件斑军迷彩服,低着头,在思考着什么。

  电话响。

  寒光闪闪:“你电话!”

  林恩抬起头:“这么晚了,谁啊?”

  她看向旁边桌子的电话的显示屏,眉头邹起来。

  寒光闪闪:“怎么了?”

  林恩:“嘘——”

  林恩飘起电话,接听:“喂?”

  霖余坐在路边的马路沿子上:“是我。”

  林恩:“我知道是你,说吧,什么事儿?”

  霖余:“你现在在哪儿?”

  林恩:“在家里啊!”

  霖余:“我就在你们家楼底下,你们家里没有马,家里电话也没马接。”

  林恩:“喂!我说你不能监视我吧?!你什么意思啊?”

  霖余:“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路过,上来看看你,给你送点儿吃的。你家厨房肯定空了,尤其是这段日子咱们那么忙。我怕你晚上醒了饿着……”

  林恩:“我很感谢你的关心,但是我早跟你说过咱们俩是同志加兄弟的革命交情!你大晚上跑我家楼底下什么意思嘛?对,我是不在家,可我没必要给你汇报吧?”

  霖余:“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是路过,没有监视你的意思!看在咱们俩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你就告诉我,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林恩:“对,我就是有男朋友了,怎么了?我不能有男朋友吗?”

  霖余:“不是不是!我就是问问。”

  林恩:“霖余,咱俩不是好哥们吗?这事儿你可别告诉萧队他们,我不想让他们笑话我!”

  霖余苦笑:“好好!你原来说不找男朋友的时候那么绝对,我们都以为是真的呢!怎么?怕大家吃你喜糖啊?”

  林恩:“不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儿,闹得满城风雨干嘛啊?”

  霖余:“好吧,我不会跟其他马说的。你开心就好了。哎,他是干什么的?”

  林恩看了一眼在准备拿给她三明治的寒光闪闪,笑了:“厨子!”

  霖余:“啊?厨子?……喂!喂!”

  他沮丧地放下电话。

  霖余自言自语:“厨子?她怎么看上个厨子也不看上我呢?”

林恩把电话挂了,关机放回原位,接过三明治,调皮地:“谢谢!”

寒光闪闪笑着看她吃三明治,随后,电话就响了。

寒光闪闪拿起自己的电话,上面显示“号码保密”,他一愣,还是接了:“喂?”

一张中年斑马的嘴,对着电话(两马对话为斑马语):“蛋糕杯呼叫刺客,听到回话。”

寒光闪闪一听就呆住了。

“蛋糕杯呼叫刺客,紧急呼叫,回话。”

寒光闪闪看看吃三明治的林恩。

寒光闪闪对看他的林恩笑笑:“说,什么事儿?”

那张斑马的嘴:“看来你是不方便说话,没关系。我想见你。”

寒光闪闪:“你现在在哪儿?”

那斑马的语气突然冷峻起来:“小马国,坎特拉。”

寒光闪闪:“你什么时候来坎特拉的?”

中年斑马:“不久前,我来就是为了找你。”

寒光闪闪对疑惑地看他的林恩笑笑:“看来你很费点劲了。”

中年斑马:“对,找你真不容易。50万马的大城市,光流动的生物就有3万,比我们以前待过的一个国家的马口还要多。不过还是找到。我有事情找你做。”

寒光闪闪:“我早说过,我不做了。”

中年斑马:“你曾经答应过我做两件事,现在还剩下一件。”

寒光闪闪:“那一件我就不该做,你找其他马吧。”

中年斑马:“沙特说过,小马有选择的权利,每匹小马通过选择获得小马的本质。”

寒光闪闪有点紧张:“你什么意思?”

中年斑马:“你有选择的权利,我也有。你身边不是有只雌驹吗?”

寒光闪闪一惊。

林恩吃完三明治,正在大口喝水:“你放了多少料啊?辣死我了!”

中年斑马笑着看着车里的一个小屏幕,上面是军品店的图像:“她的确挺漂亮的,你也确实有手段,搞到一个铁血女警。他是叫林恩吧?家住在……”

寒光闪闪:“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这单生意我接了,什么时候见?”

“明天,等我电话。”

寒光闪闪放下电话,愣了半天。

林恩看他:“怎么啦?谁的电话?”

寒光闪闪笑:“我在国外的一个朋友,刚刚到坎特拉,我明天去见他。”

林恩:“哦,我还以为出事儿了呢!”

寒光闪闪:“有你在我还怕出事啊?”

林恩:“去你的!”林恩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寒光闪闪抱住她,什么也没说。

寒光闪闪冷峻的脸,许多岁月都从他的眼睛中流过去了。

  

  

  

  

  

thumb_up1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