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essionalism
Lv.4 737/760

Kinda over it.

《绽放》

本作评价
6()
()0

绽放

 

       冬末的晚上,小马镇民居的烟囱里冒着白烟。我是总算回到这里了。黑棕色的风衣抵挡不了夹杂着点点雨雪的冽风。我到路旁的咖啡馆里避开这不屈服的天气。那是杉木建的低矮屋子,浅蓝色的门,天花板挂着几盏暖黄色的吊灯。里面几乎被小马挤满了,有些喘不过气来。操着法式口音的侍马走过来,我要了一杯黑咖啡。雨停前,我打量着几只熟悉的小马。坐在另一边角落里的灰色小马是小呆,她沉闷地低着头,盯着桌上面前的一杯咖啡。她的脸被杯子里升腾的雾汽萦绕着;我又稍稍倾过脑袋,看到不远处和糖糖有说有笑的天琴心弦。后者穿着深灰色的帽衫,两只蹄子在空中比划着什么,糖糖弯起的眼睛跟着她的蹄舞腿蹈微笑,嘴巴不时地大笑。不一会儿,店门的铃铛响了,博士冲进来,摘下脖颈上的围巾,稍稍甩了甩上边的雪渣,为险些溅到我身上而致歉。我摇摇头,他挤过马群,去找小呆。我看到他若无其事地走到小呆面前,猛地做了个书呆子气的鬼脸。小呆吓了一跳,投入了博士的怀抱。还好,生活还是这样。在阻隔了风雪的这家小咖啡馆里,音乐是轻缓的,气氛是嘈杂的。但待得久了,就觉得那灯光有些晃眼了。我这一桌还有一只留着玫瑰红颜色鬃发的雌驹。她的脑袋拧到窗前,直勾勾地盯着停不下来的雨雪天气。我感到沉闷。

       大概是又有些晚了,我不知道是几点。我把钱摆到桌上,起身出去。这次回来,我是没有目的的。本想说,旅途是无意义的。但我在火车上也看到了一道美妙的彩虹,于是这也不是全无意义的选择了。

       我想必已是风霜满头,有些沉重。好在卵石路旁的民居都亮着灯火,那些微弱的光亮从暗色的窗帘透出一些——很少的一些。都是茅草顶的木头房子,刷着草黄色的油漆。我看到烟囱冒出的白烟消失在空气中,哆嗦了一下。那都是销匿了的火花。小马镇是不缺少温暖的,我见证过这一点。在清晨醒来,若是拿冬天举例,当举着装有浓郁咖啡的马克杯,轻巧地撩开末端配着几串珠帘的及地窗帘,望到皑皑无际的鹅毛大雪时,那种不用说出来的自得是有的。有的说,那就是温暖绽放到心里了。

       我到以前的老宅子去,简单地清扫出卧室的一片环境,好小住几日。其实这全无必要,我可以到旅馆凑合一阵。但闻到那飘散在房子的空气里的孤寂时,我就明白我念家了。不只是小马谷,还包括这处地板上积攒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房子。在坎特洛特,日子可不是这样的。花都绽放在花园。奢侈的品种更是难得一见。这倒不是某种贵族的吹嘘,但我的确见过皇室花园。那是夏夜,圆卵石还是温暖的。有堇色的睡莲开在池塘。栅门被藤蔓拥抱。花香是不必说的。但它缺少着什么,缺少着我来到小马镇所要寻找的东西。这也是我愿承担旅途的代价的缘故。我口渴了,可以去水井里舀水来喝。靠在潮湿的石砖旁,看着民居后边绵延的模糊山峦,那一刻,井水就是暖的,它就是绽放的心花。

       我知道我和其他小马一样,只是渴望爱。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羞愧的事情。爱就是被我们一直渴望的。像是口渴。但这座水井便难以寻求许多了。能否打上甘甜的井水又是另一番事情。我不会去想。这里的夜晚,一直是很宁静的。如果是夏天,还能听到树木间的蝉鸣。但在这平和里,渴望一样是不间断的。在脑海的思前想后中,我们一样走在渴望爱意的道路上。我见过美妙的笑容,出自许许多多路过的雌驹脸上。谁都见过。那就是绽放的笑脸。我们不予置评。但夜也同样是寒冷的。不论在哪里。只是在坎特洛特的夜晚,我有时会披着绒毛的袍子走到后院,坐到那里的梨木长椅上。我能看到夜的眼睛飞来飞去。萤火虫是身边的星辰,它们总是闪闪烁烁。我觉得它们怕马,也可能是它们注意在互相的圆舞之中,并不愿接近我罢了。感触从那些不起眼的事情里诞生和绽放。看到其他小马欢笑,也是因此才绽放自己的心花。

       有时我会有一种想要把握一切的冲动。我知道时间在从我的蹄尖溜走,而我也永远不能和它讨价还价。但由此而诞生的对事情的限制是不必要的。若爱便是无止境的荒淫作乱,那就不会存在瑰丽的美感了。而奇妙的地方便在这里:即使是不应被规定底线的情感也能自己萌发节制的欲望。如果这样的爱能够如花绽放。

       我知道我想得太多,奔跑的太少。可寻求不代表着不停歇地奔跑。在那个我见过温暖和流动的咖啡馆里,我感受到一样东西。而那本是不属于我的。春天的气息就是这样,明明都是复苏的生灵各自的功劳,却在我们的眼里显得一片生机盎然。这也是绽放在心里的快乐。再怎样勘问也无法清楚缘由。事实上,那些熟识的老朋友们也是一头雾水。谁都可以被点亮或绽放,可这总会是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当我们踏上旅途时,谁也不会想到大地为什么在沉睡、列车为什么在摇晃。这都是奇怪的事情。当冲动被积攒了很长时间,我们就渴望厚积薄发。但其他事物都是无动于衷的。我们就因此踌躇。无论是否敢于寻爱。

       凄美的故事是悲惨的。像是亲吻带刺的玫瑰。酒吧里,环境要比咖啡馆混乱得多。大声喊叫、小声嘟囔。屋子中央凸起一小块留给乐队的舞台,有流光溢彩。来此酣醉的有些小马哭着,所以乐队有时会演奏蓝调。我见过奥塔维亚,她拉大提琴。但很少有马会注意到她。大家都为自己的事情在哭嚎。这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带着阴云来这里的小马不占多数。但氛围最容易被尖锐的境况夺过控制全局的权力。

       若是成功了呢?我们都不敢奢求。每年的这个时候,这样的话题或许最为常见。我知道沐浴在瑰香中的徜徉会有多么甜蜜。这和小马镇现有的温暖早已水乳交融。或许这便是它不同于坎特洛特的地方,为依归的一种神圣形式绽放清晰可见的纯真。不仅存在于那些吞云吐雾的烟囱,还有萦绕的蓝调、绽放的心花。

thumb_up6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EB02 Lv.5 独角兽
回复 《绽放》

好文,喜欢,赞

11 天前
2楼
回复 《绽放》

回复31727 @EB02 :

虽说咱这只是个游离天外的小破文,还是很荣幸得到您的欣赏:ftemoji_pinkiesugar:

11 天前
3楼
Haiter_Sothoth Lv.9 独角兽
回复 《绽放》

还是熟悉的让人眼前一白的文笔

11 天前
4楼
回复 《绽放》

回复31732 @Haiter_Sothoth :

??:ftemoji_pinkiesugar:

11 天前
5楼
立冬 Lv.11 独角兽站务赞助者
回复 《绽放》

语言一如既往的凝炼,有着别样的意境美,字里行间萦绕着“我”对往昔淡淡的思念和求爱而不得的悲伤:ftemoji_lyra:

这篇文章按照我的理解应该属于散文:ftemoji_pinkiesugar:散文的核心是“形散神不散”,这点毫无疑问。但实际上这篇文章的结构看起来有些散——每种情感都没能完成从头至尾的贯穿,或是在中间就没了,或是半途中又加了进来。相较而言,这篇看起来更像是随笔而非散文。

当然如果这篇文章属于记叙文的话,那就暴露出了更大的问题——故事性。不过如果这篇文章真的是散文的话,大可忽略这个。再接再厉吧!林清玄般的文笔可要好好利用鸭:ftemoji_raritydaww:

6 天前
6楼
回复 《绽放》

回复32695 @立冬 :

感谢长评!:ftemoji_lyra:

我就是个废物:ftemoji_pinkiesugar:,本来脑缺式地要在2.14的零点发布,结果欠手按早了几秒——实际上这篇是隐藏的连理节贺文。脑抽出这个想法时,已没有多少时间,是拿半个点写完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就爱用最小主义的笔法了:ftemoji_pinkiesugar:。

不过我还是会不要脸地称其为小说:ftemoji_pinkiesugar:我现有的篇目中,基本是故事性和文艺性互相离析开的。(咱称其为小破文,就是这个道理——本来以为不会有人看能早点石沉大海:ftemoji_pinkiesugar:但大家怎么总爱顶这些文:ftemoji_pinkiesugar:)

咱来推荐一个《生之爱》,我这拙劣的模仿来于此。或许您读过之后,能对我试图体现的文章结构更有了解——当然,还是我写得癫疯痴迷了:ftemoji_pinkiesugar: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