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甜焙儿
甜焙儿Lv.8
独角兽赞助者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大公主怀孕了?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朋友的帮助

chrome_reader_mode 5,185 event 2 月 13 日 thumb_up 3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809 forum 3

清晨的太阳温暖和煦,照亮了一尘不染的地板。屋里的架子上摆着各种颜色和花纹的布料,淡红色的缝纫机上的线卷已经用掉了一大半,小黑板上是一套前卫的小马礼服素描。

青色的缎带、线团和上好线的针头在淡紫色魔法的光芒中飘浮在白色独角兽的身边。通过鼻尖上的红色眼镜,瑞瑞的目光停留在她刚刚设计好的夏日主题的礼服上,思考着还需要作什么改进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考。

瑞瑞把门打开,只看到鬃毛乱蓬蓬、有点黑眼圈的暮暮,她赶紧把暮暮引进屋里:“哎呀,亲爱的,你还好吗,发生什么事了?”

暮暮重重地坐到椅子上,努力压制住困倦与忧虑:“不是很好,我遇到了大麻烦。”

瑞瑞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递到暮暮面前:“那真是太糟糕了,亲爱的,我会尽力帮你的。”暮暮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温热的口感和淡淡的清香总算能放松一丝她紧绷的神经。

“假如你是万众敬仰的时尚明星,就像上次小蝶那样被时刻关注着,”暮暮鼓起勇气,用很低的声音继续说,“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突然怀孕了,也不知道另一个父母是谁,会发生什么?”

“在所有可能发生的坏事当中,这是最——最——最坏的事!”瑞瑞用魔法拉来一张沙发,就着哭腔躺在上面。假哭着,瑞瑞突然意识到什么,又恢复到淑女姿态:“又不是我,不过,难道暮暮你……”

我倒希望是我而不是塞莉可能怀孕了,暮暮腹诽道,又向瑞瑞解释:“不是我,只是假设一下会发生什么。”

瑞瑞撩了一下鬃毛,用轻松的语气说:“时尚明星肯定不能继续做了,一个没有名分的孩子是一个大丑闻,是所有粉丝都不会接受的。她会在这个惊天新闻中被扒光隐私,然后逐步淡出时尚圈。她的名誉会因为这件事而受到极大的损失,永远也挽回不了。如果她没有其他才能的话,说不定连生活都成问题。哎,暮暮你怎么了,亲爱的你没事吧?”

暮暮从深深的思考中惊醒,甩了甩头:“抱歉,刚刚有点走神了。”

瑞瑞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盯着暮暮,继续评价:“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一匹不辞而别的小马,就是她的所作所为才导致了这种结果。她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摧毁多少马的生活吗,真是一匹没有责任心的小马。我认识不少中心城名流,他们也许可以帮助你找到那匹‘不知名的小马’。”

暮暮不敢面对瑞瑞的目光,她只得找个借口尴尬地离开了时装店。在去香甜苹果园的路上,瑞瑞的每句话都在她的脑海里回荡。

事情真的有这么严重吗,塞莉可能因为这件事而没办法继续当公主了,可能再也不会受到小马们的爱戴,取而代之的是背后的嘲笑与窃窃私语,塞莉可能在小马中永远也抬不起头了。而这全都因为她那不知深浅的一吻,全都是因为自己的自私,才导致了今天这种局面,自己当时怎么就被冲昏了头脑呢?

——————————

“咿——哈”,嗒哒,嗒哒,“嘭”,一连串的声音把暮暮从深思中拉回了现实。她看过去时,一匹橙色小马后面的木桶已经被不断落下的苹果填满。暮暮慢跑过去,和苹果杰克打招呼:“苹果杰克你在啊,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苹果杰克把木桶放到马车上,皱着眉头看着没精打采的暮暮:“你好暮暮,你咋看起来不太好。有啥忙尽管说,我都会帮你的。”

“没什么大事,就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很忙,就像一匹马运作香甜苹果园一样,还能不能再照顾一匹小幼驹?”

苹果杰克瞪大了眼睛:“甜心,你知道香甜苹果园有多大吗?独自一马运作它,也许只有塞拉斯蒂娅公主管理整个小马国才能与之相比。上次踢苹节的场景我还没忘呢,漫山遍野的苹果树等着我一马去收获,仿佛永远也干不完,更别提一个需要无微不至照料的小马驹了。”

苹果杰克用蹄子把暮暮的下巴从地上抬起来:“你知道照顾小马驹需要多少精力吗?小苹花现在就这么调皮,小时候更是捣蛋鬼,一步也离不开她。更小的时候还要每隔四个小时给她喂仿马奶,半夜也是如此;每隔三个小时哭一次,一次十分钟;每隔半天换一次尿布……对了,你说另一位父母怎么不过来帮忙呢,这太不负责任了,被我知道了我要好好教育她不可。暮暮,暮暮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暮暮拖着僵尸似的身体敷衍过苹果杰克,步履蹒跚地向小蝶的木屋走去,她的脑子里塞满了各式各样念头。

塞莉要处理整个小马国大大小小的事务,接见贵族、主持议会、处理公文,全都是她的职责所在。每天的事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她的肩上,纵然她是精力充沛的天角兽,处理完一天的政事后也没有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再照顾一只小幼驹了。

如果自己真的“成功”了,塞莉也没有时间来照顾她,而且来自家庭的爱是保姆所给不了的。因为这一吻,可能会给塞莉带来多少痛苦和不堪啊?

懊悔、自责和痛苦不停地从暮暮身体中渗出来,灰黑色的烟雾在她头上形成了一朵翻滚着闪电的小乌云。

——————————

夏日庆典的天气很好,蓝天白云,清风拂过,暖洋洋的阳光撒在身上,还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呢?远处一朵白云上,一只彩虹色尾巴的天马收紧了翅膀,信仰一跃,空中前身翻腾900度,随后张开翅膀像仰泳一样倒着飞。爬升了一小段距离后,她猛地收紧翅膀,背跃而下,空中水平转体七周半并不断加速,最后以一个L形转弯稳稳地停在垂头丧气的暮暮面前,只在天空中留下一道彩虹色的尾迹。

云宝闭着眼睛,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期待着欢呼与喝彩。

许久,没有声音。

云宝睁开一只眼睛,只看到满脸愁容的暮暮。她清了清嗓子,保持一种庄重的语气:“暮暮,这是我为夏日庆典准备的表演节目,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尽管提。”

还是没有声音。云宝这才注意到暮暮头上越来越大的乌云,一个横踢把乌云踢散:“夏日庆典可不允许有乌云的!”随着头上乌云的消失,暮暮才如梦初醒,和云宝打招呼。云宝关心地问:“暮暮你怎么了,这么没精神?”

暮暮有气无力地回答:“有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想问问你关于这件事的看法:如果你像飞火那样成了闪电天马的队长,突然怀孕却不知道另一位父母,你会怎么办?”

“我会,”云宝冲到空中,又以极快的速度把一朵像马的白云冲散:“像这样揍那匹小马!”

云宝停稳后,暮暮苦笑道:“云宝,别开玩笑了。”

云宝转头看向开阔的蓝天,平复了剧烈运动后的沉重呼吸:“我没开玩笑,暮暮。教训完那匹马后,我会辞掉闪电天马队长的职务,专心养育孩子。”

暮暮盯着云宝的鬃毛,似乎那就是云宝的眼睛:“那可是你最高的理想。”

“一匹小马驹的理想和我的理想同样重要,另一匹小马抛弃了她的责任,我必须扛起双份的职责。”云宝摇了摇头,甩掉阴郁的情绪,飞到低空,用活泼欢快的语气尝试着逗暮暮开心:“再说了,我还没有当上闪电天马的队长呢,而且本马暂无恋爱计划。”

暮暮咯咯笑了起来,心里却想着另一些事情。告别云宝前往小蝶的木屋,暮暮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没有责任感?若不和塞莉坦白自己的吻,万一那个吻真的“生效”了呢?塞莉知道自己没告诉她后会不会永远也不见自己了?甚至,把自己流放到太阳上?塞莉会不会辞掉公主的职位?小马国没了塞莉会面临怎样的未来?

这一系列问题困扰着她,在她脑海里纠缠不清,好在小蝶的木屋已经在眼前。

——————————

小蝶的木屋座落在小马镇靠近无尽之森的地方,这里很安静,有大自然的味道。暮暮这样想着,敲响了木屋的门。

橘黄色的天马撬开一条门缝:“嗯~暮暮,你好。那个,小动物们正在吃饭,现在我的屋子里面可能有些……乱。”

暮暮朝屋子里瞥了一眼:“小蝶,我不在意的,我过来就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小蝶点点头,红着脸把暮暮带进去。小蝶说得没错,现在果然不是做客的时候,屋子里到处都是动物,食物颗粒和水被它们撒在各种表面上。

暮暮坐到被魔法打扫干净的沙发上,内心的忧虑写在她脸上:“小蝶,实不相瞒,我过来是想解决心中的困惑。那就是:如果你在单亲家庭中长大,你会有什么感觉?”

小蝶刚缓解了自己的尴尬,又用蹄子捂住了嘴,发出沉闷的声音:“喔,那真是太可怕了,我都不敢去想。这里有很多动物都失去了父母,我只能尽我所能帮助它们,不然连它们健康快乐的成长都成问题。”

小蝶把蹄子从脸上放下来,招来一只灰褐色的小鸭子一样的动物,它不时跳上跳下,在小蝶的蹄子上玩得很开心的样子。小蝶把它拿到桌子上:“暮暮你看,这是阿格里•达克灵,一只幼年天鹅。它就只有一位父母,它的另一位父母永远地离开了。我不知道她有什么隐情,但一言不发地抛弃自己的爱马和子女绝对不是真爱。”

小蝶看着低头不敢面对自己的暮暮,继续说道:“作为天鹅,阿格里的唯一一位父母也没有去寻找新的伴侣,而是一直陪在阿格里身边。”

小蝶用翅膀搭在暮暮的肩膀上,希望能缓解暮暮的精神紧张:“失去了一位父母的阿格里如何能够身心全面健康成长呢,它的同龄不会正眼看它,排斥、歧视、辱骂、嘲笑、霸凌将会伴随它的一生。那只天鹅给阿格里和它唯一的父母的心底留下了永远流血的伤口,它们一生都不会再接受那只天鹅。”阿格里也叫了几声以示附和。

“暮暮你怎么了,你没事吧?”紧张的小蝶把眼里闪着泪光的暮暮叫醒,“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使用凝视的。”

暮暮有气无力地躺在沙发上,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但又振作起来,用半沙哑的声音解释并告别了小蝶。拖着沉重的步伐,暮暮漫无目的地走在小马镇的街道上。

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地面上,思绪却已飘到万里之外:小蝶说得没错,自己根本不是真爱,居然不敢告诉塞莉真相。孩子在缺乏另一位父母时,怎么可能获得足够的爱健康成长。因为自己的自私,导致了两匹马的悲剧,她们再也不会接受自己……

———————————

一只拥有气球图案可爱标志的粉色陆马在蹦蹦跳跳,心里计划着下一次派对的内容。突然,她的蹄子钉死在了地面上,直勾勾的眼睛穿过三个街区的小马,锁定在了一匹毫无生气,负面情绪让她周围都黯淡几分的紫色独角兽身上。

带着一条粉红色带,萍琪派闪到了暮暮的面前。当暮暮的角扎破萍琪派蹄子里一个超大的青色气球,巨大的“啪”声才打破了暮暮的一马世界。

萍琪派从卷曲的鬃毛中掏出一个杯糕,只舔了一口,立刻就把糖霜吐出来,仿佛吃到的是彩虹口味的一样:“瞧瞧这是哪位小马啊?她的悲伤已经把我的杯糕都染苦了。”

暮暮抬起头,她像是几天没睡觉的样子,纷乱的鬃毛和尾巴,布满血丝的眼睛和松弛的身体毫不掩饰它们对主人的抗议。但她还是撑着挤出一个笑容:“萍琪,别闹了,我现在心情不是很好。”

夹杂着欢快的哨子声,萍琪派把彩纸和饰带抛向空中:“看来又有小马需要萍琪派了,这意味着——一个派对!”

暮暮有气无力地反对:“萍琪,我不需要派对,你把我的问题解决我就能开心起来了,但是我说之前你要发誓不说出去。”

萍琪用左蹄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然后用右蹄把一个纸杯蛋糕塞进右眼:“诚心发誓飞呀飞,眼里塞个蛋糕杯。嗯,好甜!”

暮暮带着蹦蹦跳跳还在舔眼里糖霜的萍琪派回到了图书馆,斯派克还在瑞瑞那儿,但她还是蹑手蹑脚地把萍琪派领到二楼卧室。

“塞拉斯蒂娅公主……”暮暮欲言又止,也不敢直视萍琪派的眼睛。萍琪派却没有催促暮暮一吐真言,只是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暮暮。暮暮用蹄子在地板上画了几圈,终于鼓起勇气挤出来:“我爱上她了!”萍琪派张大的嘴几乎可以塞下一个气球,但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她用右蹄凌空把嘴巴像拉链一样拉上,牙齿咬合发出哒哒的声音。

“我还趁她睡着的时候亲了她一口。”暮暮接着坦白。萍琪派发出呜呜嗯哼的声音,又拼命用蹄子比划,似乎想要发表自己的意见。

暮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憋了几秒,终于把“那个吻可能让她怀孕了”以极快的速度吐出来。暮暮紧张地看着萍琪派,希望她不要被这个消息吓到。事与愿违,萍琪派开始疯狂眨眼,全身抖动,尾巴也翘了起来。

在疯狂的抽搐中,萍琪派还在尝试交流:“你你——完全全——不不——用——担心心~”

暮暮眼中射出希望的光芒,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是吗?是什么?”

等萍琪派终于停止了抽搐,她平静地说:“你完全不用担心塞拉斯蒂娅公主可能怀孕了。”萍琪派看着暮暮充满向往,几乎是卖萌的表情,又凑到她耳边,幽幽地说:“因为她已经怀孕啦!”

当小马们听到不可能的事发生的时候,心理暗示使她们的第一反应是追问而不是惊讶,暮暮也不例外。于是萍琪派就开始用活泼轻快的语气开始解释:“刚刚出现的那些抽搐是萍琪超感的一个组合:眼睛跳、身体摇、尾巴翘。我叫它:小宝宝预感!能感受到新宝宝的出现!镇上所有怀孕的雌驹我都知道,而今天塞拉斯蒂娅公主到来我就出现了这个预感。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塞拉斯蒂娅公主怀孕啦!暮暮,我现在就去准备你和塞拉斯蒂娅公主小宝宝的降生派对!”说完萍琪派就从二楼窗户飞出去,只留下呆若木鸡的暮暮。

不知过了多久,暮暮终于从呆滞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她把自己的下巴合上,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开始思考如何摆脱目前的局面。自己解释不清的超魔法力量——萍琪超感也应验了,塞莉真的怀孕的几率粗略估计也超过了50%。与其侥幸想着不会发生,不如把这件事当成最坏的情况来处理。想到这里,暮暮背上她的鞍囊,动身前往无尽之森。

thumb_up 3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彩云虹翼 Lv.1 天马
评论 朋友的帮助

萍琪派从卷曲的鬃毛中掏出一个杯糕,只舔了一口,立刻就把糖霜吐出来,仿佛吃到的是彩虹口味的一样:“瞧瞧这是哪位小马啊?她的悲伤已经把我的杯糕都染苦了。”

想起《一匹马的派对》的请举蹄………

8 月 17 日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朋友的帮助

回复54546 @彩云虹翼 :

这个我真没看过,看过杯糕就再也不敢看有画面的黑同了:ftemoji_twicrazy:

8 月 17 日
詺载 Lv.3 麒麟
评论 朋友的帮助

回复54546 @彩云虹翼 :正剧里PP曾经尝了一口彩虹工厂里的彩虹,而且看样子那味道十分奇妙:ftemoji_twisheepish:

 

8 月 18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欢乐向日常喜剧

    DreamsSetFree

  • Shipping♥CP合集之主配角CP

    DreamsSetFree

  • 原作党推荐书目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