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之主
Lv.3 468/540 独角兽

千万妙想,终成一集——《妙想故事集》……

《无限小马国:暗影重生》

第五章 往昔阴影

本作评价
4()
()0

朱崇銉一进门便瘫倒在地上,他脖子上的伤口已几乎流尽了所有的血。他喘着粗气,呻吟着,不断尝试着,想要站起来。但挣命地奔跑已经耗尽了他仅存的体力。他挣扎着,似乎看到那个黑色的形体一步步走近,它对于此时的他来说就是死亡的阴影……

“瑞奥拉提……”他虚弱地叫了一声他朋友的名字,然后就陷入了无梦的昏厥中。

听到朱崇銉的呼唤,瑞奥拉提转过头来,着急地喊道:“主啊!我几乎把他忘了!”他一下子丢下背上的雕像,扑到了朋友身边。他立马看见了那个可怕的伤口,但是还有更可怕的东西。看到它时,他惊骇莫名,以至于跳了起来。在他朋友的伤口中,一股股黑气正以一种古里古怪的方式流动,这流动方式很熟悉,就像……

“这下麻烦了……”瑞奥拉提翻开朋友的眼皮查看,正如他预料的一般,就连眼睛后的血管也已经变成了黑色。“是可怕的黑息诅咒,或至少也是类似的东西。如今已经少有小马医术高明到能与其抗衡了。幸好我还知道怎么祛除它……但是……不对……”他的眉头拧到了一起。“怎么会呢?这看起来居然是……许多年前的。”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从他心头升起,令他感到一阵恶寒。会不会是在那个时候中的咒呢?不过试一试总无妨。

他将独角放置在那伤口上,轻轻唱起一首歌。歌里有着阳光、欢快的溪流、青翠的树林以及一切美好之物。黑气涌动起来,逐渐消融。

有效!瑞奥拉提心里想着,歌声中注入的力量渐强。黑气消散得更快了。这时,朱崇銉闷哼一声。他的独角无意识地亮起,竟控制着一大股黑气反其道而行,冲上了瑞奥拉提的角!瑞奥拉提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的咬牙。他缓慢地抬起头,似乎脖子上驮着重担,那股黑气扭动着,想要钻进瑞奥拉提的独角。他可爱标记上的黑色痕迹也律动起来,像是在帮助着它们。有一瞬,瑞奥拉提的瞳孔变得狭长。但他最终抑制住了攻势,瘫坐在地上。

“以宝钻之名……”他喘着气,看着自己的朋友。在他眼中,他好像蒙上了一层阴影。

数百年前,坎特洛

噗——呲——绿色的浆液从怪物的伤口中喷出,溅到了瑞奥拉提早已肮脏不堪的铠甲上。他厌恶地皱起眉头,向周围看去。残破的街道上布满同类怪物的尸体和卫兵的尸体。瑞奥拉提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明天的这个时候,第四环城的城门就会被攻破了。”他向西边的天空看去,满心希望能够在厚重的乌云中看到一个裂缝。但是什么也没有。“梭隆努米的支援如果要来,现在就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他又自言自语道。但那浓云上确实没有任何变化。“那么我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他说。他把剑收入鞘内,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时,一个卷轴伴着一股红色的火焰出现在他头边。他接住它,打开来看。“汝心中黑暗已至,速离彼地?”他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阴影变得更加黑暗可怕。他再次拔出剑来,说:“看来已经来不及了。”

阴影汇集,凝聚成型,挡在了他的道路上……“分辨黑暗,你很有一套。”暗影道。他光滑独角上邪恶的光熄灭了,之前所持之物掉落下来。那是一条头骨碎裂的青年龙。
“没想到你已经能做出此等恶事……居然杀死手无寸铁的信使!”瑞奥拉提沉声道。
“他既不肯屈服,我为何不能杀他?你对我心中的黑暗,了解还是太浅。”暗影道。他大笑起来:“况且,被我杀死,乃是他的荣誉!被我赋予这荣誉的,可都是马杰啊。难道你会说你的朋友塔尔-维茹因·浮士德不是马中之杰?”
瑞奥拉提冷哼一声,摆出架势,道:“你我之间,还有什么话好说?尽管我已疲累至极,必定败与你蹄,但你也必定会付出巨大代价。”
“既然你那么急于赴死,那我就看在多年仇敌的情面上满足你的愿望吧!”暗影一下子抽出大锤,与瑞奥拉提缠斗起来。瑞奥拉提的剑术比百年前更加老辣,法力也比百年前更加强大。但他太累了,而且暗影的实力亦有增长。他终于被一下掀翻在地。暗影的前蹄重重地踏碎了他的胸甲,踏进了他的胸口。他惨叫一声,独角的光芒熄灭了。他的宝剑从半空中掉落,插在了旁边的地上。
“动蹄吧,杀了我……”鲜血从瑞奥拉提嘴中涌出,但暗影停住了。
“你……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还……还不动蹄?”瑞奥拉提嘶哑地说。
“我想到一个更好的主意,”暗影道,“你这样的马杰不应就这么死去。”他的独角亮了起来,一股黑气从他的角尖射出,直接射入了瑞奥拉提的角尖。瑞奥拉提的眼睛惊骇地瞪圆了。他开始尖叫起来,“我应该把你们收至麾下才对。真奇怪我怎么没能早想到这主意呢?”一团团黑色煞气开始从瑞奥拉提眼中飘出,他的瞳孔变得狭长。他的抵抗越来越微弱……

突然,一道大光照在了暗影之主身上。他像被蛰了似的大吼一声,抬头向天看去。天空中污浊的云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无数身着银色盔甲的天马从裂缝中飞出,如暴风一般袭击着周围的惊骇无比的怪物。“是梭隆努米的支援……看来你黑暗心思中的谋划落空了……哈……哈……哈……”瑞奥拉提挣扎着说。
暗影吼道:“住口!只要我将你转化完成,不管多少天马……”他突然停下了,瑞奥拉提的宝剑不知何时已经贯穿了他的胸膛。“什……么……”他摇晃了一下,轰然倒地。
朱崇銉丢下宝剑,准备扶起他的朋友。瑞奥拉提感激地将前蹄搭在了朱崇銉身上,任由他像背小马驹一样背起了他。在离开前,他瞅了一眼暗影的尸体,他的眼睛中似乎闪着奇异的光。

回到现在……

瑞奥拉提从柜子底抽出一个医药箱,草草地包扎了一下朱崇銉的伤口,然后把他轻轻的飘到了楼上客房的床上。现在就让他先好好休息吧,他还有更加紧迫的事情要考虑。他轻轻走下楼梯,开始在妙想先生珍贵的古书中遨游。

妙想先生打着哈欠走下楼梯,准备开门迎客。突然,他听见了楼下传来的奇怪声音,像是有小马在偷他的书……偷他的书!他立马冲下楼梯,想要给那蠢贼一个教训。但他只看见瑞奥拉提在他费尽心力收集来的古籍上蠕动着。他张大嘴,想说点什么,但只发出了一种古怪的干咳声。听到这怪声,瑞奥拉提抬起头来。
“很抱歉弄乱了你的书,奇思。不过我有紧急事务,所以弄乱你的书乃必须之举。请你原谅。”他说,“古老的邪恶已经降临,如果不妥善应对,艾奎斯陲亚将再次陷入深渊之中,永不得出,因为我们再凑不出一支如三族联盟般的大军。而且,把你在小马镇房子的钥匙给我。我有用处。”
“好的,没问题。”妙想先生说着,从墙上摘下了一把大铜钥匙,向瑞奥拉提递去。瑞奥拉提接过钥匙,开始收拾行李。
“能透漏一下那古老的邪恶是什么吗?还有你去小马镇的理由?谐律们可都在那儿。”妙想先生说着,开始痛苦地收拾他那散落一地的古籍。
“无可奉告。”瑞奥拉提耸耸肩,又补充说,“我只能说那可能与老朱的意外到来有关。”他迅速地走上楼梯,等他下来时,熟睡的朱崇銉已经被驮在他的背上了。
“注意一下古怪的事件好吗?”他对妙想说,“如果有任何古怪的事发生就给我写信。”
“嗯”妙想先生点点头,“再见。”
“再见。”瑞奥拉提说。然后,在一道白色闪光的掩护下,他消失了。

妙想先生忧虑地看着瑞奥拉提消失的地方。古老的邪恶?那会是什么呢?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以至于烧糊了早餐。“蓝图?我亲爱的,下来吃饭了!”他心不在焉的坐在桌子边,呼唤着他的女儿。蓝图很快就下来吃她那份糟糕的早餐。她并未抱怨厨房中弥漫着的可怕的焦糊味,而是看着房间的一角。
“你在看什么?”妙想先生问。
“呃……MO——咳咳,老爸,我实际上刚刚就想问你来着……”蓝图缓缓举起蹄子指着那个角落。“为什么我们的厨房里会有一尊雌驹的雕像?”
“什么???”妙想先生猛地回过头来,这才注意到了那尊石像。当他看清那尊石像时,他的下巴砸到了椅背上。“余晖……烁烁??!”他几乎要晕过去了!

 

thumb_up4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妙想故事集<艾> FT妙想著